女兒紅後篇(女兒嬌):005.◆(五)


◆(五)

  回想著女兒慵懶地被我扶起和那軟綿綿的身子,一縷散發遮在臉上,兩腮潮紅,聽著門外過道雜亂的腳步聲,我和女兒彼此望了一眼,慌亂地整理著衣服,雖心有眷戀,又留有顧忌。

  「爸,你就走嗎?」女兒整理秀髮的時候,倒有一絲成熟女人的風韻。

  「爸還是走吧。」口氣有點勉強。

  「不走吧,還有一節課,你陪我去吃飯。」女兒嬌柔地說,我怦然心動。

  「這樣好嗎?你媽還在家裡等我。」

  聽了我的話,女兒有點哀怨的目光,令我心軟下來。

  「那爸就先不走。」看著女兒走路不自然,擔心地問,「怎麼了?」

  走了幾步的女兒,回頭媚笑了一下,「還不是被你弄得。」說著噘著嘴往外走,手不住地從腿襠裡往外拉褲子,我知道肯定是女兒那裡全濕了。哎……這該死的鈴聲早不響晚不響,但等到我要上自己的女兒時,卻響了。

  「婷婷!」

  「嗯……」女兒停下來。

  「是不是都濕了?」挑逗地問了一句,內心的掙扎顯易而見。

  「不是!」誰知女兒撂下這一句。

  「那你過來,我試試。」

  「就不!」口裡說著,身子卻站立不動。

  我識趣地走過去,心裡明知道女人的心眼小,女兒小小年紀也一樣。看了看門外,心裡還是擔心這時候有人來。輕輕地再次摟抱了,就嬉皮笑臉地摸過去。

  「哎呀,沒有了,爸……」

  「沒有?這是什麼,都濕漉漉的了。」隔著褲子撫摸女兒的底部,一層濕漬從底褲透出。

  「討厭!」被揭了短的女兒臉上掛不住。但還是掩藏不住一絲喜悅。

  輕偎著女兒的身子,手戀戀不捨地在那裡徘徊。

  「婷婷,」

  「嗯……?」

  「是不是浪了?」

  「爸……」女兒羞憤地抗議。

  「還嘴硬,不浪怎麼都濕成這樣?」面對女兒,我有點恬不知恥。

  「爸……你怎麼這樣說你的女兒。」女兒一副不高興的樣子。

  我愛惜地在她的臉上瀏覽,「好,不是浪,是想爸爸了,好了吧?」

  「人家才不想呢?」女兒嘴硬地說。

  「不想爸,那想誰?」我貪婪地撫摸著她潮濕的溝溝。

  「不告訴你!」女兒扭捏著,撲閃著眼睛,看得讓人心動。

  「不告訴我,我也知道。」隔著褲子壓進去,感覺那裡的濕度。「我的婷婷是想男人了,知道想男人了。」

  「胡說!不跟你來了,我上課去了。」女兒輕輕地推開我,逃也似地離開了宿舍。

  一遍遍回味著女兒的言語形態,慢慢品味著她的一顰一笑,心底湧上無數的幸福,我竟然一次一次地跟親生女兒調情逗欲。

  站在學校門口,看看日頭已上正午,在農村裡仍然保存著以太陽觀察時間的習慣,估計女兒也快下課了,遛了幾圈的我,早看好了一家比較隱蔽的小飯館,進去和老闆啦啦呱,心裡也忐忑著不是滋味,生怕被他看出什麼來。

  站在櫃檯邊,眼早已斜視著選擇了走廊最裡邊的那間房,就連和女兒坐的位置都設計好了。走出來的時候,還不自覺地看了看四周,好像輕鬆了許多,心裡是一遍遍地想像著和女兒怎麼開始,是先拉拉手,還是直接摟抱了親嘴;人多眼雜的,弄不好會被人發現。

  要不一進去,就插上門,可服務員上菜怎麼辦?

  那就先吃飯,等飯菜上齊了,再插門,然後看著女兒勸她吃飯,再親嘴,順便摸她的饅頭,等女兒順溜了,就摟過來,如果沒有人的話,就抱在腿上,摸她的蛤肉。

  這時候也許人就陸陸續續地來了,窗玻璃上或許會看見人頭攢動,那花玻璃也許會看見裡面的人影子,幹那個肯定不行,要不去野外的麥地,可半人深的麥子,擋不了多少,半站著肯定會被發現;要是躺在地上,或許能行,但一般的麥田離路邊太近又不能去,太遠了,時間又來不及。

  心裡就這樣七上八下的,不知不覺地又走回學校門口。看門的老頭,看我來來回回地走,笑著迎上來,「等閨女呀。」

  「哦。」心裡一緊張,差點撞倒他的身上,抬頭看是老頭,慌忙答應著,本不想讓他撞見,可最終還是躲不過,沒有辦法,學校門口光禿禿的。

  「閨女吃上了?」老頭羨慕地說。

  「哦,吃上了。」

  這句話讓我心裡又緊張了一回,女兒在宿舍裡吃了我的蛋,我卻吃了女兒的肉粽子。

  「那你還……」老頭尋根問底地。

  「噢,她媽媽讓我給她買件衣服,我又不會買,想等她放學一塊去。」我敷衍著他。

  「那是。」老頭知道我說的也是實情,哪有那老祖給閨女買衣服的。

  看著老頭一副老實的模樣,心裡忽然就有點羞愧的感覺。

  「你老是男孩還是女孩?」心裡想著就脫口而出了。

  「兩個女孩,大的去南方打工了,小的讀研。」

  「她們常來看你嗎?」

  「不常來,不過倒挺孝順的,時常給我寄錢。」老頭一臉幸福的樣子。

  唉!寄點錢就這麼高興,如果他知道了我和我女兒的關係,還不羨慕死。

  剛想再問一句,忽然聽到女兒的聲音。「爸……」看到和我說話的老頭,她忽然臉就紅了,低下頭說:「老師說下午教育局來檢查,中午要清除衛生的。」

  心如澆了一盆涼水,一腔的熱望霎時無蹤無影。

  「那、那……」結結巴巴地剛想再問一句。女兒已經跑出老遠,也許礙於門衛在場,不好意思說得太多,望著女兒的背影,心裡泛起無窮的落寞和失望。

  「你女兒長得真漂亮!」老頭的眼始終跟著女兒的背影,看到我回過頭來,嘻嘻地一笑,「就是有點靦腆。」

  我不自然地跟著一笑。

  「回去再給她買吧。讓你白跑了一趟。」

  老頭倒挺知疼知熱的,白跑就白跑吧。我緊跟著和他打了個招呼,就騎上車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