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後篇(女兒嬌):006.◆(六)


◆(六)

  無情無緒地回了家,就把車子撂在一邊,妻子聽到動靜,趕緊走出來,「回來了?」說著遞過來毛巾,「快擦把臉。」見我一臉不高興,陪著笑問,「閨女沒見著?」

  「見著了。」沒好氣地回答了一句,也沒接毛巾,就進了屋。

  「怎麼?閨女惹你生氣了?幾天不見,親都還來不及呢。」妻子嘻嘻一笑,見我仍不說話,拽了我一把,「沒和她親熱?」

  看著妻子一臉低聲下氣的樣子,知道她從中一直撮合著我和女兒,又不忍心傷了她的心,就說,「那麼多人,我能……」

  想說又忍下不說,其實這不是原因,要不是那該死的教育局,或許我在飯館裡,就和女兒成就了好事。這當然不能跟妻子說。

  「也是。」妻子訕訕地,「快回來了,別憋出火。」

  躺了整整一上午,心煩意亂的,下午妻子忽然眼淚汪汪地進來了,抽抽搭搭地坐在我身邊。

  「怎麼了?」少有的一次溫柔攬過妻子的肩膀,還以為妻子一直為了我的原因。

  「她,她姑父出了車禍。」

  「你說什麼?」翻身爬起來,目光直逼妻子。

  妻子抬起頭,小心翼翼地,「小姑子捎信來,說她姑父昨天被車撞到了,在衛生院裡。」

  「什麼時候知道的?」我心急火燎地下床,妻子趕緊拿過鞋。

  「上午。」

  「你,怎麼才說。」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妻子囁嚅著,「看你心情不好。」

  嗨!這個傻婆娘。再怎麼那也是我妹丈,女兒的事還不是早一天晚一天的。

  「怎麼樣?」看著妹妹一臉倦容,心裡不知是什麼滋味。病床上躺著妹夫,雙腿纏著紗布。

  「沒什麼,醫生說左腿骨折,要休養半年。」隱約地還見妹妹臉上的淚痕。

  站在妹妹的背後,心裡很覺得過意不去,上午如果來了的話,也許還能幫上忙。「一晚上沒睡好吧?」

  「嗯,昨晚他疼得厲害,現在剛剛睡了。」妹妹想站起來給我倒水,卻被我按住了肩膀。「讓你嫂子來吧。」妻子來的時候在院門口的小攤上買水果,我急著見妹妹,就沒等她。這時正好跨進門。

  「我來,我來。」妻子放下水果,麻利地拿起水壺。「好點了吧?」

  「好多了。」妹妹見了親人,心似乎放開了。

  「今下午才知道,也沒能幫上忙,你一個人辛苦了。」

  「哎,剛來的時候,六神無主的,什麼都交給醫生了,這不等靜下來,處理好了,才想起給你們捎個信。」兩個女人見了面,因為沒了心事,就聊開了。

  妹丈現在是休息的時間,又聊不上,我只好轉到醫生那裡去探個究竟。

  回來的時候,聽到姑嫂倆人在嘁嘁喳喳地小聲說話。

  「沒摑著其他的吧。」妻子看著妹妹問。

  「現在誰知道。」妹妹的擔心溢於言表。

  「哎,千萬別有其他的事。」妻子顯然有所指。

  兩人沉默了半晌,妹妹忽然小聲地問:「你和哥哥還有那事嗎?」

  妻子不語,過了一會兒才說:「我那個沒有了,也沒有了那個願望,你哥哥……」妹子是過來人,顯然就明白了。

  「哎,苦了你哥了。」

  「那他……」妹子欲言又止,和嫂子談哥哥的性事,很是不妥。

  「有時他想得急了,」妻子低下頭,雖然不好意思,可也只能說,「我那裡又乾燥,就……」妻子說到這裡不說了,我聽得心裡像懸著什麼,怕妻子把和女兒的事說出去。

  妹子一邊聽著,知道肯定有別的事,也不追問。

  「只好給他用口。」我的臉騰地紅了。

  「你說……?」妹妹吃驚地望著嫂子,從妹妹的表情裡,我斷定她從來沒做過這樣的事。

  「嫂子來了。」妹夫這時醒了,看到床前的兩人,氣力很弱地問。

  「噢,還疼嗎?」姑嫂幾乎是異口同聲地問。

  「好多了,還讓嫂子惦著。」

  「說什麼呢,都是一家人,你哥也來了,剛才還在這呢。」妻子四處搜尋著我。

  聽到妹夫醒了,趕緊走進去。

  「感覺怎麼樣?」我抓住了他的手,以示男人般的關懷。

  「好了,就是摑了點骨頭,躺一階段就好了。」到底是男人性格。

  「別動。」看著妹夫想坐起來,趕緊制止他。

  「靜靜地養一階段,別想別的,家裡的事有我和你嫂子。」我安慰著他。

  「少不了連累你們。」妹夫對我一直很客氣。

  「大妹夫,看你說的,就像外人似的。」妻子站起來,「她哥先在這裡陪妹夫妹妹說說話,我去市場殺隻雞。」

  「好,那你去吧。」這次妹妹倒沒客氣,妹夫只是感激地望了一眼,就隨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