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後篇(女兒嬌):007.◆(七)


◆(七)

  晚上妻子煲好了雞湯送過來,妹子用湯匙一勺一勺地餵下,姑嫂倆人親密地拉了好一會呱。

  看看天晚了,妹子催促著,「哥,你們回去吧,家裡還有侄子。」

  妻子收拾了一下說,「你哥今晚就在這裡陪你吧,妹夫這樣,沒人陪不行。你侄子我回去照顧就行了。」

  「是啊,就別再推了。」我說,「正好這間病房又沒住其他的人,晚上輪流著在這張床上睡會就行。」

  醫院是一家小醫院,雖沒多少床位,但住院的也不多,妹夫住的這間兩張病床,由於沒人住就空出一張。

  「那好吧。」妹妹也不再拒絕。

  五月初的天氣已經有點熱了,好在晚上有風吹進來,稍覺涼快。打完了六瓶點滴的妹夫有點疲倦,三人說了一會兒話,他就打起了呼嚕。

  「沒事你也休息吧。」我心疼地勸著妹妹。她昨晚大概一夜沒睡。

  「我沒事,你先睡吧。哥。」

  「我不睏。」初到這樣的環境,自己一點睡意都沒有。

  「那我先過去擦擦身子。」妹子忙乎了兩天,身上都有點餿味了。

  「我給你去打壺熱水。」起身拿起壺走出去。院子裡稀稀落落地有人走動,牆角樹底下還有人在隱隱地哭泣,大概是自己的親人遭遇著不幸。看到這一切心理感歎著、唏噓著。人生真的有時就這麼無情,好端端的一個人霎時就不見了,如果妹夫當時不是及時被人救出,也就命喪車底了。

  打完水回來,妹子正趴在床沿上。「去吧。」我推了推她。

  妹子這幾年活得也挺累,連生了幾個孩子都沒有留住,夫妻兩人也為這事吵了好久,好在不是妹妹的原因,兩口子鬧過去也就好了,這不兩人正商量著再生一個。望著妹夫憔悴蠟黃的臉,鼻子有點發酸。

  「你也去洗洗吧。」妹子進來的時候,走得很輕,我回過頭的時候,兩人的目光正好對視了一下。

  「嗯。」看著一縷濕發遮在她的臉上,一縷柔情湧上來,不自覺地別過臉不去看她,可心裡怎麼也抿不去妹妹清瘦的面龐。

  用毛巾擦乾了身體,起身回來的時候,妹妹已經鋪好了床。

  「你也一起睡吧,這會沒什麼事,再說有事也就聽見了。」

  妹妹說得很在理,看著她期待的樣子,不忍拂了她的意。再說,我不過去,她也覺得過意不去。

  「將就著吧。」她把一件衣服捲成筒,作為枕頭,遞給我。

  第一次和自己的妹妹睡在一床,心裡忽然就覺得非常尷尬,表情就不自然起來。

  妹妹大概也覺出來,走過去關上門。

  看著妹妹坐在床頭上,心裡老覺得兩人就像一對夫妻似地。

  「聽嫂子說……」妹妹這時忽然說,想起姑嫂倆人下午說的話,心裡很不得勁。

  「沒什麼,這不也過來了。」我輕描淡寫地說,努力裝的很平常。

  「你別苦了自己。」妹子長歎了一聲,「憋壞了身子。」

  「我知道。」看著妹子關心的樣子,很感動,「你和他……?」心裡想的自然就脫口而出了。

  「我們沒什麼的,他那事看得很輕。」妹子說這話低下頭。

  看著妹子一雙大眼睛撲閃著,心裡不知怎麼的一下子衝動起來,有股想保護她的衝動。「妹子。」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沒有抽回去的意思,「把燈關了吧。」妹子這時輕輕地說。

  抬手找到開關,不知什麼心理,就啪的一聲關了。

  「哥。」妹子偎在我懷裡,哭了。

  我摟住她的肩,任由她淚水傾訴。

  「哥知道你心裡苦。」我安慰著她。

  妹子擦了擦淚,聳動的肩膀安靜下來。「妹子再苦也沒有哥哥苦,嫂子那樣了,你還一樣照顧這個家。」

  「說什麼呢,傻丫頭。」體味出妹子的意思,可她哪裡知道,她的嫂子已經犧牲了很多,她甚至不惜把女兒推向我的懷抱,可這些我能告訴妹妹嗎?她知道了會怎麼看我?一個父親將自己的親生女兒佔有了,我還算是人嗎?

  「哥,妹子知道你心裡苦,你要是實在憋得慌,就,就再找一個吧。」她伏在我的肩上,還在抽搐著肩膀。

  「找一個,哪那麼容易,哥哥習慣了。」我摸著她瘦削的肩。「哥哥就是擔心你。」很自然地妹妹仰頭看著我,一雙大眼睛撲閃著,像極了一顆毛毛桃。

  「哥,妹妹是女人,對那方面看得很輕的,不像你們男人。」聽到妹妹說這話,體諒出妹妹的心思,手緊緊地抓住了她的肩膀。

  「好妹妹,知道你疼哥哥,可你嫂子對我確實不錯,我捨不得丟下她。」蜷在床頭上兄妹倆人緊緊地摟在一起。

  「哥……」妹子淚眼婆娑地看著我。

  再也忍不住對妹子的愛戀,兩手扳住她的肩膀,擠壓在胸前,一縷柔情彷彿擴散到她的胸腔。

  「妹子。」

  「哥……」

  很自然地嘴對了嘴,接吻。輕輕地對觸,喃喃地述說,彼此的愛戀融入對方的身體。頭抵著頭,胸脯嚴絲合縫地感觸對方的一切。沒有什麼顧忌,也沒有什麼疑慮,完全是一種身心的自然融合。

  妹子兩手攀住我的頸項,我環抱了她的背部,從嘴角到口腔,探進去,四片嘴唇咂吮著,包裹著。

  「哥哥。」妹妹鼓湧了一下更緊地貼上我。

  我的手已經滑到她的背部,穿著襯衫的背脊明顯地突出了兩根帶子,我知道那是女人用以吊起乳兜繫帶。手摸索在那裡,停下來,嘴更瘋狂地搜尋著,妹子有點喘不過氣來,可是硬是被我含住了。

  她幾乎是癱軟下來,任由我抱著,我抓緊帶子的手幾次拉起又放下,心底一次又一次地泛起慾念,又強制地壓下去。

  「哥……哥……」黑暗中的眼睛泛著乞求的光,一縷散發遮在額前,看著更讓人難以控制。

  這是我的親妹子,我能就這樣和她做這事嗎?可妹子分明也在掙扎,她的兩手不由自主地再次攀向我的脖子。胸脯挺向我,越來越近,我無法遏止地捧起她的頭,「好妹子,哥哥會下地獄的。」她不答,只是氣緊地迎向我,這樣的情景膨脹著我的慾望,我的下身高高地挺起來。我故意地在她腿間刺了一下。

  「咳……」妹子的鼻息很重,很急,鮮艷的嘴唇再次張開了,鼻孔如騾馬一樣呼哧呼哧地開合著,我知道女人已經動情了,沒想到我的親妹妹會對我這樣。

  含住她嘴的當口,我再也沒有顧忌了,直接解開了帶子上的紐扣。「妹子,哥哥……」沒有說下去,配合著再一輪的嘴對嘴地接吻,我戰戰兢兢地從妹妹胸翼的一側,感觸越來越豐盈的奶房,這本不屬於我的東西,摸起來格外的令人沖動。

  扯掉了礙事的乳罩帶子,手一步一步地爬摸上去。妹子這時動了動姿勢,調整了格式,顫抖著順利地爬上了山峰。

  「哥哥。」大口地喘著粗氣,更深地要求著我探進去。親妹子,親親妹子,兩指捏住了那顆碩大的奶頭,沒想到妹子的奶粒比妻子女兒的都要大。

  「啊……」妹子忽然抑制不住地叫出了聲,嚇得我趕緊嘴對嘴地含住了,妹子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黑暗中兩人就保持那個姿勢只一會兒,又纏磨在一起。

  寂靜的病房裡只聽到兩人沉重的氣息。

  摸夠了那兩隻肥白的奶子,慾望再一次升上來,先前的道德觀念早已拋到九霄雲外,望望病床上發出沉重的鼾聲的妹夫,我的膽子也越來越大起來。和女兒的經歷讓我沒有了亂倫的顧忌,連女兒都佔有了的人,還在乎和自己的親妹子?況且妹子早已經是殘枝敗柳,想到那個男人曾經無數次地在妹子的身上滾爬,一股醋意漫溢著全身。

  手麻利地解開了妹妹的褲帶,毫不遲疑地侵入了她的私處。

  「這是親妹妹的屄。」意念中只在毛叢處逗留一下,迅速地滑下去。

  兩條大腿間夾裹著肥碩的肉戶,被澆灌了無數次的女人禁地,更顯得肥膩豐盈。滿把抓住了,探進去,濕漉漉的充滿了汁液。這時的妹妹已經軟癱下去,黑暗中只看見她晶亮的眸子溢出羞澀。

  奸了女兒,又淫辱著妹妹,我的思想裡有著一種佔有了人家東西的快樂。抓住了妹妹的手,牽引到自己已經沖天而起的命根,妹妹好奇地抓住了,熟練卻是膽怯地在我那地方揉搓著。我知道她的內心還是放不下我是她哥哥。

  「妹妹,」我甜膩膩地叫了一聲,抓住了她的手解開了我的拉鏈,「摸摸哥哥。」妹子這次是羞澀地赤裸裸地接觸了我的雞巴。只一觸,便縮回手,跟著是又驚又喜地抓住了。

  「我也摸摸你的。」我直接從她的下股溝摸上去,感觸她長長的陰唇。

  抵住了她的額頭,和她對視著,彼此撫摸著對方的性器,感受兄妹倆人的無限愛意。

  「你的屄,」話還沒說完,妹子的表情裡就有點不願接受又期盼著的神情。「真軟和。」說完,一下子捅進她的屄門,就在我感觸著她的寬大,比較著妻子的瘦削,女兒的緊窄時,床那邊忽然發出聲音。

  「秀蘭,秀蘭。」正探索著地雙手一下子停止了。

  妹妹秀蘭慌忙推開我,理了理散亂的秀髮,趕緊答應著,「哎……」努力作出睡夢中的腔調。

  「哥……,打開燈吧。」提上褲子,下床摸索著穿鞋。

  幾下把還有點硬挺的雞巴塞進褲子,來不及整理就打開了開關。

  秀蘭已經把一半屁股坐在了妹夫的床頭。摸著他的額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