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後篇(女兒嬌):008.◆(八)


◆(八)

  「想小解嗎?」秀蘭柔聲問。

  「哥哥沒回去?」妹夫看到我在有點不好意思。

  「哥不是惦記著你嘛。」秀蘭用力地將他扶起。

  我趕緊走過去抓住了妹夫的肩頭,正好碰到了扶著妹夫後肩的妹妹的手,兩人觸電般地縮回,又放下。

  秀蘭大概感覺出我手的粘液,臉一下子紅得像蒙了紅布。從妹妹那裡拿出來時,還沾滿了一手的粘液,沒來得及擦掉,就過來了。兩人對視了一眼,就趕緊縮回。

  「哥,你扶好了,我給他拿夜壺。」秀蘭說得很自然。

  妹夫卻很不自然,當著舅子的面,讓妻子拿著小解,心理上就覺得彆扭。

  「還是……」妹夫憋屈著說。

  「怕什麼,又沒外人。」秀蘭說著低下頭,把夜壺放到妹夫的兩腿間。

  看著妹妹很自然地解開寬鬆的褲子,又伸手拿出那龜縮著地陰莖,不知怎麼的下面騰起勃起了。

  妹夫的陰莖短而很黑,陰囊皺巴巴的縮進腿襠裡,看起來一副萎縮的模樣。就是這個東西每晚都進出著妹妹身體。「秀蘭。」心裡默念著,看了妹妹一眼,

  妹妹正好也抬頭看著我,兩人躲閃著目光,但還是抑制不住地再次對視著。

  稀稀拉拉地聲音折磨著兄妹,什麼時候秀蘭也能光明正大地拿著我的,要不婷婷也行,這樣想著,下面就一直勃起脹硬。

  妹子拿起夜壺的時候,才收回心思。「我來吧,你扶他躺下。」

  「還是我去吧。」妹妹深情地看了我一眼。

  秀蘭穿的是一條寬鬆的棉布褲子,白色的柔軟質地包襯出身體的肉感,燈光下忽然發現圓圓的大?下一片水漬,心裡豁然一亮,我的惡作劇已經讓妹妹水漫金山了,想起校園裡弄濕了女兒,醫院裡又水淹了親妹,那種征服感和佔有感得到了徹底的滿足。

  扶妹夫躺下,又替他掖了掖床單,妹夫感激地望了我一眼,「好好休息吧,別想得太多。」感覺到他厚重的手抓住了我的,緊緊地握著,心情複雜地又囑咐他幾句。

  「睡吧,養好了才能有力氣。」

  坐在床沿上,看著病中的男人,曾經一絲羞愧湧上來,罷手嗎?就這樣沒有交代的和妹妹剛上手就斷了?意有不甘,也不是男人的風格。已經經歷了女兒情欲的我,倫理道德已經殘存無幾,可面前的男人真的讓我無心傷害他。可那樣就是傷害了這個男人嗎?

  儘管妹妹是他的妻子,可她確確實實是我的親妹子,和她從來沒有任何瓜葛的男人就可以沒日沒夜地玩弄她,作為她的哥哥卻連她的身體都不能得到嗎?

  不!只要妹妹願意,今夜我要得到她的一切,包括她的心、身子和性器。

  就這樣想著,聽著他的鼾聲又漸漸地晌起,心裡才一塊石頭落了地。

  秀蘭輕手輕腳地進來,看了我一眼,隨手帶上了門。

  「睡了嗎?」

  「嗯。」看著她彎腰把夜壺放到床下,肥大的屁股撅起來,猛地那股慾望又勃勃燃燒起來。

  「哥,咱也睡吧。」

  輕輕地拽過妹子,攬在懷裡。秀蘭默默地低下頭。

  「明天該給他做點別的。」

  「讓你嫂子給他煲個鴿子湯送來,好癒合傷口。」

  說著心抑制不住地看著妹妹,妹妹的溫順,讓我再一次地下定了決心。手直接撮起她的下巴,讓她仰臉看著我,妹妹的眼神已經蘊儲著無限的溫柔,就這樣和妹妹對視著,直到她有點羞澀的想躲閃,我才低下頭,另一隻手從她的衣襟裡伸進去。

  「哥,把燈關了吧。」她是怕被妹夫看見。

  一手抬起來,急不可耐地啪噠一聲關上。重新摸進妹妹的懷裡時,秀蘭輕輕地哼了一聲。

  奶頭大而豐盈,像極了一顆熟透的葡萄。捏住了那顆顆粒,挑逗揉搓,妹妹的嘴主動地送上來,勾住了她的舌頭,親嘴。

  「秀蘭。」一手攬住了兩個奶頭,「你的奶子真大。」盤住了往中間擠。拇指探進深深的乳溝。

  「嗯,哥……」妹妹一邊衝動地吻著,一邊往懷裡拱。

  「我看看。」離開妹妹的嘴,低頭把目光探進她的衣襟,扯出她的雪白的奶子,透過微弱的燈光,貪婪地玩弄著。乳房肉感頗豐,奶頭又大又飽滿。

  秀蘭羞澀地垂下頭,不敢看我。

  「舒服嗎?」

  「嗡……」秀蘭扭捏著,「哥,嫂子真的給你用嘴?」

  沒聽明白,意識裡以為妹妹想要我用嘴,嗨!真是的,女人都喜歡男人像孩子一樣裹住奶頭,扯出一隻,含住了,像嬰兒一樣咂進去,碩大的奶頭在口腔裡一進一出,舌尖不住地圈住奶頭的各個方位。

  「啊……啊……」秀蘭的大腿已經壓在我的腿上,胸脯劇烈地起伏著,手膽怯又是急切地摸索著我。牙齒理住她的奶頭往上拽,妹子突然雙手抱住我的頭,咬唇看著我,「哥……疼。」

  「疼嗎?」到底還是自己的親妹子,心底裡一片顧惜之情,「躺下吧。」

  抱著妹妹移到床上,並排著在一頭,像夫妻一樣摟抱了,把腿插進妹妹的大腿內,輕輕地摩擦那地方。

  妹妹像小時候那樣,窩在我懷裡,這是兩手放到我胸前,突然又環抱了我。

  「哥,我喜歡你!」

  「傻妹妹,哥也喜歡你。」我咂了她的兩片唇,意猶未盡地補充,「哪有哥哥不喜歡妹妹的。」

  「不是。」

  「什麼不是,一母同胞,還有彼此不喜歡的?」

  「不是那種喜歡,是男女之間的愛。」她說這話有點不自然,畢竟向親哥哥表白自己的不倫之戀。

  心裡一陣狂喜,自己真的是有女人緣,剛剛和女兒進入不倫之旅,又傾聽了妹妹對自己的愛慕,看來妹夫的意外事故倒成就了我一生中又一段艷遇。

  「什麼時候?」驚喜地摟著親妹子,大手摸向她的屁股。

  「你還記得小時候那一次捉迷藏嗎?」

  記憶中真的沒有,但手卻沿著股溝穿過妹妹寬鬆的衣褲滑下去,在她的兩瓣肉臀上抓捏。

  「我們玩家家遊戲,臭蛋和平平,我卻爭著要和你……」秀蘭說到這裡臉紅了,「其實那時我內心裡就特別喜歡你,我們彼此扮著新郎新娘,掀蓋頭,入洞房,可你入了洞房之後,就只顧得自己玩,平平和臭蛋兩人嘁嘁喳喳地轉過了草垛那邊,我心裡很生氣,發誓不和你玩了。」

  「你怎麼記得那麼清楚?」秀蘭的屁眼皺巴巴的,掰開了,輕輕地揉搓。

  「癢!」妹妹輕哼了一聲,屁股拽了一下。

  「還癢嗎?」我挑逗地親了一下她的嘴,妹妹主動迎上來,接了一會,她又說。

  「眼淚汪汪地很傷心的時候,聽到平平嘻嘻的笑聲,我偷偷地轉過去躲在一邊看,哥,你說我看到了什麼?」

  「親嘴?」

  心不在焉地往下,緊夾的臀瓣裡掩藏著起伏連綿的陰戶。秀蘭分了分腿,使得大手進入的更深。

  「嗯。臭蛋摟住平平說,入了洞房要親嘴的,平平眨巴著眼沒說什麼,兩人親的巴達巴達的。」

  「嘻嘻,那不都是小孩子遊戲,還當真了?」我扒拉一下秀蘭的?,示意她靠近點,妹妹貼身爬過來,我感覺她濕漉漉的陰床,

  「可你卻……」妹妹有點抱怨了。

  「那時我們不是兄妹嗎?」摳扯著妹妹的陰戶,和兩條長長的肉舌,秀蘭的兩腿時而夾緊時而放開。

  「那我們現在不是兄妹了?」她哀怨地說了一句。

  「可那時你不是也沒告訴我嗎?」我到抱怨起妹妹來。

  「怎麼沒告訴你?我去拉你,你卻拽開了我。後來我又偷偷地過去,看見臭蛋騎在平平的身上。」

  「真的?她們那時就做那事了?」我好奇地停下來。

  臭蛋臉紅紅的往裡插,可平平卻嘻嘻地笑著擺動著身子。

  「不來了。」萍萍說。

  臭蛋按住了她,「人家拜完了堂都要這樣。然後就生小孩。」

  「那我們要什麼孩子?」平平問,任臭蛋往裡蹭,「當然要男孩了,男孩可以當家。」

  「不,要女孩。」平平不樂意了,「女孩可以做家務,可以疼媽媽。」

  我聽到這裡就忽然特別想你,你還記得那天很晚了,我一直蹭著你不願離開嗎?後來還是爹娘吆喝了,然後你挨了打。

  「奧,這倒記得。」記憶中母親第一次打了我一巴掌,我哭著跑進裡屋。

  「那時我就特別想要你和臭蛋那樣。」秀蘭說到這裡把頭偎進我懷裡。

  我摸著她的秀髮,第一次聽著女人說著從前的故事。

  「傻妹妹,為啥當時不告訴我,」另一隻手揉搓著她的陰毛,「告訴了我也許就不會有今天的事了。」

  「我怕。」妹妹委屈地說。

  「怕什麼?」扣進去,感覺到妹妹的緊縮。

  「怕你告訴媽媽。」

  「現在不怕我告訴媽媽了?」刺激地玩弄妹妹的陰蒂。

  「啊……哥……」秀蘭這時攀上來,「你想告訴也告訴不到了。」她一時間露出調皮的神情,看在眼裡越發顯得嬌俏。

  「呵呵,那你就勾引哥哥了。」妹妹已經再一次水漫金山了。

  「嗯,就勾引你,勾引你就上?」

  「傻子。」我快速地撫弄她的陰蒂,秀蘭兩腿蜷曲著又伸直,鼻子裡不覺又哼出聲音。

  「你結婚的那天,哥哥心裡很不是滋味,還記得你出嫁的那天,我沒有送你嗎?」

  「嗯,那天我很委屈,發誓不再見你。」妹妹說。

  「我就是見不得你被人接走了。」想起那時候不知為什麼有那種想法。

  「壞哥哥!」秀蘭一下子伸進我的腿襠攥住了我,「你知道那夜我睡不著,半夜起來在你的門前站了好一會兒,我多想你出來,然後和我進入房間,哥,要是那晚你出來,我就給了你。」

  緊緊地抱著妹妹,傾聽著她的述說,內心裡的慾望排山倒海般地湧來,「妹妹,傻妹妹,為什麼你不早告訴我,告訴了我,今天就不是這個樣子了。」

  「那會是什麼樣子?」

  「會是……」我猜測著最可能的程度。

  「我會留下你,不讓你嫁出去。」

  「那可能嗎?哥……我是你妹妹。」

  「怎麼不可能?你現在不也是我妹妹?」我深深地扣進去,告訴她我不是正在玩弄你。

  「現在不一樣。」妹妹幽幽地說,「父母不在了,我又結了婚。」

  「傻瓜,父母在不在,只要你願意,我們就可以……可惜!」我恨恨地說。

  「可惜什麼?」

  「可惜你洞房的時候,不是我。」

  「你在乎?」

  我長歎了一口氣,撫摸著妹妹的頭,「哪個男人不在乎,那時你只要輕輕地叩一下我的門,恐怕就不是這樣了。」

  「哥……別說了,你要是嫌我髒,就……」妹妹欲言又止。

  「哥不是嫌你髒,哥是想一個人佔有你,秀蘭,今晚給哥吧。」

  「哥,你想就拿去吧,我早等著這一天了。」

  「親妹妹。」我抱著她一下子壓在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