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後篇(女兒嬌):009.◆(九)


◆(九)

  秀蘭的一對大奶子柔軟的抵住我的胸脯,我的雙手摳扯著她的衣褲,就在她配合著我將褲子脫到屁股以下時,一陣輕輕的敲門聲。

  「有人。」

  兩個人屏住了呼吸細聽,又是一陣輕微的叩門。

  秀蘭慌忙推開我,她提上褲子下床,神態中顯出一絲慌亂。

  我稍作整理後了無情趣地躺下,媽的,兩次剛要入港,都被打破了好事,和妹妹就真的那麼難嗎?

  「怎麼,都睡了嗎?」秀蘭敞開門的時候,隨手開了燈。

  「剛睡下。」努力裝出睡眼惺忪的樣子。

  「哦,累了一天了,不過病人還在危險期,量量體溫。」護士要妹妹幫忙的時候,看了躺在床的我一眼。

  「五分鐘後,拿給我看看。」她說完就走了,秀蘭又坐在了床沿上,她驚嚇的心似乎還沒有平靜下來。燈光下臉紅撲撲的看起來更美麗動人。

  「給他夾上了嗎?」我曖昧地問。

  「嗯。」妹妹聲音很小,每低一下頭,都能看見雪白的乳房輪廓。

  時鐘滴滴答答響著,很清晰,可那難熬的五分鐘著實令人心急,眼睛一遍遍地看著時鐘,期待著快點結束。

  「可以了吧?」我問。

  「快了……」妹妹看了看表,低下頭,透過她的前襟,兩隻乳房擠得非常飽滿,形成深深的乳溝,看得我一時又勃起起來。

  「好了吧。」她大概也有點心急,俯下身,從妹夫的腋下拿出來。滾圓的大屁股對著我,想伸手又不敢,怕妹妹一時生氣,就那樣只是一瞬間的事,妹妹起身要走。

  「我看看。」秀蘭送過來時,依舊俯下身,剛才的情景讓我不得不仰起上半身,再一次看到了親妹妹掩藏在衣服裡的乳房。一手拿過遞上來的體溫表,一手直接插入了妹妹衣襟裡。

  「哥……」妹妹嬌嗔地,下意識地回頭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妹夫,這個情景太刺激了,那個耷拉下的乳袋握在手裡,讓我再一次體會出什麼是偷情。

  「別怕,」攥住她的奶幫子往前扯了扯,從深深的乳溝裡摸過去。

  「我先送過去吧,省得她們等急了。」妹妹其實也不想走。

  「讓她們等會吧。」我色迷迷地看著她。

  「壞哥哥,我以前還以為你是正人君子呢。」秀蘭俯著身子任我玩弄。

  「哥哥現在不是正人君子了?」拿著體溫表的手放下來,從妹妹岔開的兩腿間摸了過去。

  「這樣還是……」她嬌羞地抬起手,想羞我一下,卻被我抓住了軟和的毛蓬蓬的地方。

  「噓……」一股浪意迅速地漫溢著她的腿間,不自覺地哆嗦了一下。

  「你的屁股真大!」我往前探了探身,滿把攏住了她的奶子。

  「你怎麼知道?」妹妹的手抬起來搭在我腿上,想摸又不敢表示地看著我,眼睛裡充滿了挑逗的神情。

  「剛才你趴在床下的時候,屁股撅得老高。」我嚥著唾沫,心裡極想再一次看著妹妹光裸著屁股保持那個姿勢。

  「流氓,光看女人的下三路。」秀蘭突然說出這種話,令我一時震撼,一向清純的妹妹其實在男女感情上並不那麼純潔。秀蘭說著,趴著的身子又往前靠了靠,伸出手摸上了我的褲襠。

  「哥……你想妹妹了嗎?」她攥住了,嘻嘻地笑著,看在我眼裡就像我在嫖娼。

  「想。」心裡不自然,可還是脫口而出。

  秀蘭生硬地從我的褲子裡掏出來,表情極不自然地卻是很貪婪地擺弄著,然後捏著馬口翻弄我的包皮。我卻掠過她的高高鼓鼓的陰阜,穿梭在肥厚的陰唇。

  「那天嫂子說給你用嘴,」她看著我,想得到證實,手狠狠地用了一下力,似要掐下來,我一下子明白了前次妹妹說的,原來她對妻子給我口交一直唸唸不忘。

  「嗯。」我答應著,看著她的嘴,「她那裡很乾,每次用嘴給我……」說著捅了一下妹妹的屄門。秀蘭拿著在手裡擺弄著,頭低得很低。

  我整個地掏進她的腿襠,來回地鋸開她的寬大的陰唇,手不時地蹭著她的陰蒂。

  秀蘭拿著我雞巴的手輕輕地套擄著,頭低的更低,就在她幾乎貼近我的那裡時,我惡作劇般地挺了一下屁股。

  嘴唇摩擦著雞巴,秀蘭並沒有躲閃的意思,相反卻握著那裡頻頻地接觸。

  「你喜歡嗎?」她張開口,飽滿的唇在雞巴上遛了一圈。

  「喜歡,你嫂子很賣力。」看著妹妹鮮紅的嘴唇,一用力頂開來,龜頭撐開妹妹嘴唇的一剎那,像極了插入陰唇的景象。

  「壞。」妹妹嬌嗔了一聲,張嘴含住了,「要我也這樣嗎?」她捏著陰莖的手變作了滿把握著。

  「喜歡給哥哥嗎?」我挑逗地擠進她的牙縫。

  雙手摸著我的卵子,張開口,我再一用力,直搗她的喉嚨。

  「啊……」秀蘭出其不意地感受著,也許從來沒有這樣過,她本來紅紅的臉憋得鐵青,兩隻腮撐得鼓鼓的,一時間氣都喘不過來。

  感觸著親妹妹的口交,心裡的慾望一波一波地湧來,兩人都慢慢地適應著對方,秀蘭像啃一隻芋頭一樣,在龜稜上打著圈,時而舔一下馬口。我則頻繁地撐開妹妹碩大的陰唇,手指難抑地插入深深的陰道。

  兩條大腿象剪刀似的開合著,盛納著我的挑弄。

  「咚咚。」那個年輕的小護士在外面敲著門,「好了嗎?」

  再也沒有過的慌亂和驚嚇,一時間真的後悔剛才的舉動。從妹妹腿間抽出手的那一刻,看到秀蘭的臉色都變的鐵青。

  「幹什麼呢?不好好照顧病人。」護士不滿地說,「不是告訴你們了嗎?五分鐘後。」妹妹的褲子還沒來得及提上,護士就走進來。「看看你們,一點都不在乎病人。」她說著做了一個要體溫表的手勢,秀蘭紅著臉遞過去,沒敢吱聲。

  她拿著體溫表,對著燈光看了看,然後轉過身掖了掖妹夫的巾被,「好了,沒事了。」走了幾步,又回過頭,叮囑起來,「不要睡得太死,兩人輪流著休息吧。」說這話的時候,口氣變得溫和起來。

  從護士的語氣裡,聽出來她並沒有發現我們的齷齪,心才一下子放下來。不過經過這幾陣折騰,心裡的慾望似乎平靜了許多。兩人默默地坐了一會,看看天也有點亮了,就攬過她的身子,妹妹沒說什麼,只是坐著沒動,剛才的驚嚇大概讓她清醒了。

  「秀蘭,上來吧。」

  秀蘭望了我一眼,「天快亮了,哥……你睡會吧。」

  「你也過來睡吧。」我溫柔地想抱住她。

  「不了。」她掙開身子,理了理散亂的秀髮。

  「哥哥想……」撩起來的慾望已經讓我變得有點失去理智。

  秀蘭坐在那裡想了一會,拿開我的手,「待會我去家裡拿飯,你先睡會。」她說著離開床。

  「好妹妹,還早著呢。」我往前探了探身子,雙手箍住她的腰。

  「聽話,一宿都沒睡了。」態度堅決地下了床。

  一時間的失落和憤懣充溢著我,生氣地背過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