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後篇(女兒嬌):010.◆(十)


◆(十)

  妹夫脫離了危險期,病房裡就熱鬧起來,親朋好友的迎來送往,讓我幾乎沒有機會接觸妹妹,雖然內心裡時常想著再有一次機會好讓我和妹妹成就了那事,但看看妹妹裡裡外外忙著,幾乎連個說話的機會都沒有,心裡就冷落起來,再加上那些天看到妹妹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樣子,心裡像有一把亂草一樣,堵得難受。

  妻子照常地在家裡做好飯送來,偶爾我也輪流著陪宿,但不久病房裡就又增加了一個病人,讓我還存留的一份心思也斷絕了。

  心灰意懶地又呆了幾天,妻子突然氣呼呼地撂下飯盒,悶著頭不說話。

  我和妹妹都一時摸不著頭腦,還是妹妹機靈,走過去低聲下氣地問,「怎麼了?嫂子,是不是這幾天累著了?」她原以為因著妹夫的拖累讓嫂子發火,卻不知妻子對著我說:「看看你養得好兒子。」

  沒頭沒腦地一句話,讓人如墜霧裡,「到底怎麼了?你說清楚。」

  妹夫也著急地,「別急,慢慢說。」

  「還不急,人家都找到門上了。」

  不著邊際的又是一句,弄得三人云裡霧裡。

  我氣得看著她,數落起來,「怎麼大一個人了,怎麼說話無頭無緒呢,到底怎麼回事,你說清楚行不?」

  「丟死了。」妻子扭頭坐在一邊,從沒見妻子生這麼大的氣,以前可都是順著我的。

  秀蘭心裡七上八下的,也不敢看我,我心裡雖有氣,聽的妻子如此說,也不敢過分地追問。

  就這樣房間裡冷靜了一會。

  臨床的病人都看著我們,也不好過來勸,過了一會,秀蘭覺得妻子可能覺著有外人在場不好說,就把秀蘭勸到一邊,兩個女人才嘁嘁喳喳地說開了。

  原來十三歲的兒子在學校裡被人風言風語地說和女生搞對象,弄得那女生回家哭著不去上學,班主任老師找到兒子,可兒子一句話也不說,被老師留住了。

  那女生的父母鬧到家裡,罵妻子不要臉,教兒子那麼小就搞對象,說我們不要臉他家還要臉呢,妻子怎麼勸都勸不走,弄得三鄰四捨圍著看熱鬧,妻子一氣之下,含著淚鎖上門出來了。

  心想多大的事,用的著這麼生氣,可嘴上又不能說,就跟妻子說,我回去看看吧。

  秀蘭走過來對我說:「哥……回去千萬別和人鬧。」

  「我知道。」賭氣不理她,妹妹大概感覺出來,頓了一下腳步,又跟上來。

  「還生氣?」看看四周無人,小聲地說。

  「生什麼氣?」我故作不知,腳步依然如故。

  「我知道你生那天的氣,可我……」我停下來細聽。

  秀蘭輕聲地哭了,一時間我慌了神,想安慰又不能夠,就輕聲地說:「你哭什麼?哥又沒欺負你。」

  她聽了這話卻哭得更厲害。我只好扶住她的肩勸說:「好了,別哭了,哥以後不要求你了。」看著妹妹抽動著肩頭,心疼地哄著她,秀蘭卻搖動著肩膀不接受我。

  再也不管有沒有人在一旁,我輕輕地摟住她的肩膀,柔情地說:「你到底讓我怎麼樣嗎?」

  「你欺負了人家想罷手。」秀蘭忽然止住哭,冒出這一句,讓冷卻了的心一下子溫暖起來,喜滋滋地摟緊了,就差親嘴了。

  「傻丫頭,哥還沒欺負夠呢。」

  「噗嗤」一聲秀蘭笑了,掙開我轉身跑了,望著她俏麗的身影,一時間甜蜜和柔情包圍了我,一路上想像著親妹妹的嬌態俏語和兩人的親密動作,兒子的事早已丟到九霄雲外了。邁著輕輕的步子回家,院門開著。

  還沒來得及喊出兒子,就聽一個久違了的令我神魂顛倒的聲音響起。

  「爸,你回來了。」女兒婷婷嬌羞地從屋裡跑出來。

  驚喜、愕然、彷徨交加著。

  驚喜……是日思夜想的女兒回家了;

  愕然……計算著還有一天才回來的女兒,怎麼就這麼突然來到了面前;

  彷徨……剛剛和妹妹有了約定,女兒又如約而至。

  我該怎麼面對她們倆?

  回頭看了看院門,半掩的柴扉只留下一條縫兒,根本擋不住人。

  但依然還是張開了手臂,迎著撲過來的女兒。

  滿把抱住了,懷抱著整個的青春。

  「怎麼提前回來了?」思念、糾纏一下子凝聚在眼前這個小人兒身上。

  「怎麼不歡迎?」女兒俏皮地說。

  「傻丫頭,想都來不及呢。」手愛惜地摸弄著女兒的小嘴。

  「真的嗎?」沒想到離開半個月的女兒知道俏皮了。

  「要不,你摸摸這裡,每晚都想著你。」我壞壞地示意了一下。

  婷婷不樂意了,嘟氣說:「壞爸爸,人家這麼長時間沒回家,回來就……」

  「就什麼?」我擔心地看了一眼院門。

  「就耍流氓。嘻嘻。」她說著,居然放肆地笑了。

  「爸爸是流氓,爸爸要是流氓,在宿舍裡就奸了你。」我惡狠狠地攔腰抱起她,「快告訴爸爸,怎麼提前回來了?」

  婷婷被勒得有點氣喘,「學校裡老師要開會,就縮短了一天。」

  「噢,原來不是想爸爸呀。」我放下她,「弟弟回來了嗎?」

  「沒有。」她說完忽然擺了擺手,「我是說弟弟沒回來。唉,你一下給人兩個問題,讓人怎麼回答呀?」俏皮的大眼眨呀眨的。

  「那就是說想爸爸了?」我追著不放。

  我的女兒鄭重地點了點頭,窩在我懷裡,「人家,人家每夜都想你。」說著竟有點哭腔。

  將頭緊緊地壓在我的懷裡,摩挲著。

  「告訴爸爸,都怎麼想。」

  「就是……就是……」婷婷描述著,可支吾了半天沒說明白,就生氣,「不告訴你了。」

  「嘻嘻。」我從摟抱著她變成摸她的屁股。

  夏日裡的風從半敞的院門外吹進來,連牆角的草兒都發出沙沙的聲音,心虛地又看了看四周,便輕輕地告訴女兒,「進屋吧。」婷婷大概明白了我的要求,臉紅紅的不說話。

  「你不是想爸爸了嗎?那就好好地告訴爸爸怎麼想的。」

  這時的婷婷臉像紅布一樣,白了我一眼,低聲咕噥一句,「壞爸爸。」

  「爸爸壞?到屋裡爸爸壞給你看。」幾乎想親吻自己的女兒了,礙於在露天的院子裡被人看見。

  「媽媽呢?」婷婷大概有點擔心。說實話,我倒不怕她媽媽,妻子的撮合讓我和女兒有了今天。可兒子呢,一會兒兒子回來怎麼辦?

  「媽媽在醫院裡。」

  婷婷一下子掙開我,「媽住院了?」看著女兒那麼緊張妻子,心裡的疼愛又多了一分。到底還是自己的女兒,那一份關愛是令人感動的。

  「不是,你姑父住院了。」

  「噢,他怎麼了?」

  女兒緊張的心放下來,兩手不住地理著腮邊的頭髮。

  「出了點車禍,沒什麼大礙的。」我一字一頓地跟她說,可心裡還是急於進入二人世界。

  「那……那不去看看嗎?」婷婷真的有點懂事了。

  「不用了,爸爸剛從那裡回來,再說你媽媽今晚還要在那裡陪宿。」

  說到陪宿,我的臉一下子紅了,從來沒有過的事,畢竟和自己的兩個親人有了曖昧關係。那些天,對女兒的思念一下子有了依托,整日整夜地和妹妹在情與欲裡掙扎,似乎沖淡了我對女兒的思念。可再一次見到女兒,心裡又覺得彆扭。

  男人真的這樣,見一個愛一個?

  「婷婷,你喜歡姑姑嗎?」

  和女兒面對面地站著,一時間就想問這個問題,我不想以後女兒知道了我和妹妹的關係傷心。

  「喜歡!」女兒毫不思索地說,她自小就對姑姑有感情。

  「那要是姑姑喜歡你喜歡的東西怎麼辦?」

  「呵呵,爸爸真小氣,給她唄。」我愕然。「那如果那東西你很喜歡,你也會給她?」女兒這會似乎真的思考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傻丫頭!「那要是爸爸呢?」心裡一急也就脫口而出。

  女兒一驚,但隨即開心地笑了,「爸爸真會開玩笑,爸爸能拿走嗎?」

  「爸爸不能拿走,可……」我走近她,很困難地對著她說:「可姑姑如果也喜歡爸爸……」

  「你是說和我一樣喜歡?」她扭著胸前的紐扣問。

  「嗯。」我扶著女兒的肩,等待著她的回答。

  「那我就和姑姑一起喜歡。」

  「真的?」我驚喜地看著女兒,心裡一陣高興,美滋滋地望著女兒俊美的臉龐。這小丫頭還不知道吃醋,還是一副懵懂無知?

  「好閨女!」站在門前,喜歡地摟住閨女,把頭低在她的胸前,第一次像個孩子似地在她懷裡顯示著男人的柔弱,有人說男人只有在心愛的女人面前,才會表露出柔弱的一面。

  「婷婷,你真的喜歡爸爸嗎?」面對著親生女兒,我追問著只有情人間才問的問題。

  「喜歡呀!」

  「可你知道這喜歡是和媽媽一樣。」我不能表述我們之間的那層關係,只好用她母親來代替。

  「我知道,可我喜歡這樣。」女兒毫不遲疑地說。

  望著女兒天真清純的面容,心裡一陣陣的歡喜。「你可想好了,爸爸也喜歡你,可這樣子的喜歡就和你媽媽一樣成為會爸爸的女人。」我捏著她的下巴,想讓她明確地知道今後我們之間的關係。

  「你是說像妻子那樣?」女兒到底還是明白了,一時間我等待著她的宣判,也許是功虧一簣,也許是成就今生的約定。

  「嗯。」

  「為什麼是妻子?我做女兒。」婷婷不加思索地說。

  「不一樣的,傻閨女,父女是不能……不能發生性關係的。」我只好使用這種解釋,以使女兒能明白其中的利害。

  「可我們……不是……發生了嗎?」捏著她的下巴,讓她不能低頭,只好垂下眼瞼。

  「就因為發生了,我才讓你知道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

  「不!我就做你女兒,只做你女兒。」婷婷眨巴著眼倔強地說。

  「那你不想和爸爸睡覺了?」

  聽到這裡,婷婷一下子又羞紅了臉,想低下頭,卻被我蠻橫地撮起下巴看著我。她微微有點曬黑的臉更顯得俊秀,一張厚薄均勻的嘴微微上翹著,似乎永遠帶著微笑。

  「那媽媽今晚不來了?」婷婷目不轉睛地看著我問。

  「她,陪你姑姑。」婷婷的小口鮮紅的,惹人愛憐。一字一頓地告訴女兒,喉嚨裡明顯地發出咕嚕聲。

  「那讓弟弟自己睡吧。」我一下子明白了女兒的心思,嘴上不答應,其實內心裡已經安排好了。

  小人精!明知道這些,但還是問問女兒。

  「你睡哪裡?」

  婷婷一愣,我看到她嘴角動了動,扭過頭,轉身要走,「我陪爸爸。」

  一陣狂喜後,猛地清醒了許多,真的沒白養女兒,妻子的話讓我再次領略了父親的幸福,知道養閨女好了吧。

  趨前一步,抓住女兒的胳膊,用力一帶,緊緊地摟在懷裡,父女兩人成湯匙的形狀重合著,忍不住地扳過女兒的頭,回轉來對著我的臉,低低地說:「好閨女,知道你疼爸爸。」

  意猶未盡地,「疼爸爸嗎?」

  「嗯。」

  小奶子尖翹翹地握在手裡,有半個月了,愛惜地捏了一會,兩人都明顯有了氣息。父女的對望漸漸有了那層意思,眼神的交流之間互動著性的信息。

  先親了她吧,湊近了,捧住了頭,輕觸了一下,就撬開了舌頭,女兒這時已轉過身,看來這個姿勢她也不能適應,兩人摟抱了站在屋門口,哪管天地人倫,父女大義,盡情地含著彼此的舌頭,纏裹、撕磨。

  「爸……」一聲欲言又止的輕呼驚醒了沉淪的父女,兩隻手已插入女兒內褲的我尷尬地看著站在院門口的兒子,明明一隻手捂在嘴上,顯然看到這種場面讓他不知所以,想叫喊又感覺突兀,所以就保持了那個姿勢。

  婷婷在我轉身的時候就掙開來跑進屋裡,想攔住又不能,想安慰又無言,我不知道兒子到底看了多少?難道他早已進來了,把我們父女之間的情與欲看了個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