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後篇(女兒嬌):011.◆(十一)


◆(十一)

  就那樣站在那裡一會,我不知道和兒子怎麼說。明明似乎有點害怕見我,躲閃著不敢看。

  我像做賊一樣心裡七上八下,畢竟和自己的女兒偷情,被兒子撞見,但內心裡又隱隱地希望他沒看見,那個姿勢,兒子又是那個角度,只能看見我們兩人的背,至於親嘴要是剛剛進來就不可能發現,再說我的兩手又是從疊著的身子插入女兒的內褲,不在側面根本看不見的。

  「明明。」我底氣不足地喊了一聲。

  「爸……爸……」兒子抬頭看我時,用的是餘光,一副膽戰心驚的樣子。

  「你什麼時候進來的?」心存僥倖還是問了一句。

  「剛剛。」

  「噢,那你知道姐姐回來了?」問這句話時,心虛地不敢看兒子。

  「姐姐不是進屋裡了嗎?」明明開始往院內移著步子。

  「嗯,剛才爸爸……」一點點想引出兒子到底看到多少。

  「姐姐怎麼哭了?」明明這時是一副關切的神情。

  「哭了?」莫名其妙的一句話。

  「剛才姐姐不是扶在你肩頭哭的嗎?」

  心花怒放地,這小子全沒看見,白擔心一場,還不知道女兒在屋裡怎麼害怕呢,傻小子!嚇死你爸爸了。

  明明見我有點微笑,臉色也見了晴,但還是不自然,躲著我往屋裡走,莫名其妙地看著兒子那鬼鬼祟祟的神態覺得好笑,我和你姐姐做了虧心事,你來的哪門子勁!

  摸了摸走近身邊的兒子的頭,明明皮笑肉不笑地對著我,心裡忽然就像有了心事。兒子轉身快步走進屋裡時,忽然就想起來了,怪不得這小子鬼鬼祟祟地不自然,也難怪他沒有發現我和女兒的秘密,原來他自己心裡有鬼,見了我打怵。

  「明明。」做父親的責任讓我丟掉了一時貪歡的想法。

  明明一下子停住了。

  「過來。」

  乖乖地、可憐巴巴地看著我。

  「是不是有什麼是瞞著爸爸?」

  兒子低著頭不說話。

  原本想回來對著兒子發火,可想想自己剛才的行為,這火從哪裡發起,做父親的和女兒有了曖昧關係,還差點被兒子撞見,這本身就說明為人父的不齒。

  口氣變溫和了,「今天人家找上門來是怎麼回事?」

  兒子小心地看了我一眼,結結巴巴地說,「沒……沒什麼事。」

  「你小子學會撒謊了是不是?」看兒子不想說,口氣嚴厲了一些。

  明明的腿有點哆嗦起來。

  「他……他們胡說。」他忽然口氣也變得硬起來,還憤憤不平地,然後就流著淚。

  心裡一軟,就撫摸了一下他的頭,「他們胡說什麼了?」

  眼淚刷刷地流下來,哽咽著一句一句地說,「根本沒那回事,都是他們嚼舌頭,老師還把他們也批評了呢。」

  「你沒做什麼事?」

  「沒,沒做。嗚嗚-」他一邊抹著眼淚一邊說。

  「沒做,你哭什麼?沒出息。」

  「他們冤枉人。」我一時聽了覺得好笑,看兒子這種神態也知道這本是青春期的正常事,只是那家大驚小怪罷了。

  「那你說,你喜歡不喜歡人家?說實話。」對兒子的表現我還是滿意的。

  兒子誠實地看了我一眼,點了點頭。

  嗨!這小人兒到底還是有那種想法,青春期的孩子對異性有好感本是情理之中,無可厚非,連我這樣的大男人不也突破了倫理的束縛,愛上了自己的親生女兒嗎?

  可孩子還是得教育,這是做父親的責任。

  「明明,你年齡還小,有這種感情說明你在長大,只是現在還是長身體和學習的階段,不應在這方面發展。」

  「嗯。」兒子乖順地點了點頭。

  「回去寫個檢討,明天交給老師。」心裡掂著女兒,自然不願在這方面多糾纏,還不知道女兒躲在房間裡是不是哭泣,我這做父親的得趕緊過去安慰。知道兒子的行為了,以後多注意、多教訓就行。

  明明聽了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提著書包走回房間,我知道這次你不叫他他是不會出來的,我的兒子我瞭解。

  輕手輕腳地走進房間,想給女兒一個安慰,房間裡卻空空如也,心裡不覺後怕,難道女兒想不開?

  都是這個傻兒子,攪散了我的好事,還弄得女兒虛驚一場。

  「婷婷。」小聲地叫了一聲,沒聽到回答,卻聽到廚房裡傳來洗刷聲。

  惦著腳過去,看見一直擔心的人兒站在洗手盆邊。

  一縷薄發遮在眼前,胸前尖尖挺挺的,顯露出女性的柔美,朦朧中更引逗得我想急於一見。

  從背後摟過去,抱住了,就挑逗地捏住了乳房。

  「爸……弟弟。」女兒放下手裡的盤碗。

  「你弟弟沒看見,嘻嘻。」我用力地捏了下她的奶膀子。

  「害怕了?小傻瓜。」

  放下手裡的活計,女兒任我摟抱著。

  「羞人答答的,弟弟要是看見了,怎麼好?」

  「他能看見什麼?」握在手裡感覺少女的瓷實和那種兔子似地亂跳。

  「剛才,看見弟弟回來,真的好怕,爸,你說,要是弟弟看見我們倆!」女兒說到這裡臉紅了。

  「他沒看見,就是看見了。有爸爸,你怕什麼?」我摸索著,伸入到她的乳罩裡。女兒仰起臉,一臉的依賴。

  「大了。」從隆起的乳墳往上,貪婪地撕揉她的奶子,我知道今夜這奶子將是我的。

  「哪能?」女兒隨口答道。

  「爸爸感覺得出來,你走那天,和現在不一樣,人家都說女人的奶子男人越摸越大。婷婷,快趕上你媽了。」

  「真的嗎?」她回過頭來。

  「真的。」像征性地咂了一下她的唇,「是不是下面也大了?」

  婷婷沒說話,眼睛撲閃撲閃著,兩手反過來抱住了我的脖子。

  「待會爸爸看看。」

  「爸……弟弟怎麼了?」

  「沒怎麼呀。」我一時不明白女兒的問話,也許心不在那裡。

  「那怎麼你還讓他寫檢討?」

  「你聽見了?」這個小人精,原來躲在後面偷聽。

  「人家不是害怕嘛,可後來知道弟弟沒發現,就趕緊過來做飯了。」

  「呵呵,那麼害怕呀。哎……你弟弟談戀愛了。」

  「什麼?真的?」女兒好奇地問。

  「真的,只是兩人沒親熱,不像我們。」我說話的時候,牽連上她,為的是尋求一點和女兒的刺激。

  「你說什麼呢?」女兒聽了這話顯然不樂意。「我做飯去了。」

  女兒不由分說擋開我的手,我看見她背過身去,在整理胸前的乳罩。看看天還未黑,自己就要和女兒尋歡,真的很不像話,想到這裡,內心裡也就釋然,好肉等著慢慢嚼,想到晚上和女兒獨處,只好暫時忍受著內心的煎熬,由著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