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後篇(女兒嬌):012.◆(十二)


◆(十二)

  晚飯做的很豐盛,女兒的手藝越來越好,完全可以成為家庭主婦,令我這做父親的得到格外地享受。

  「明明,吃飯了。」做姐姐的叫起弟弟來格外親切,可聽在我的耳朵裡,仿佛就是另一番韻味。

  「叫兒子吃飯了。」我坐在一邊打趣地說。

  婷婷白了我一眼,用力地擰著我的耳朵。我則從桌子底下伸進她的腿襠,撫摸她那鼓鼓的腿間。

  「要死,待會弟弟來了。」她氣得跺著腳喊,眉頭擰成一個疙瘩。

  「誰的弟弟?傻丫頭,爸爸不是說了嗎?是兒子。」

  婷婷聽了,不再理我。我的手就順著她的大腿根直接上去,隔著褲子扣進她的縫縫。

  「姐……我把這門寫完了,待會再吃,你和爸爸先吃吧。」隔著屋子兒子回答。

  扣進去從大腿底部頂進女兒陰道,婷婷疼得皺了一下眉,「爸……」嬌嗲嗲的一聲,叫的人銷魂蝕骨。

  我一下子把她拽到,坐在我的大腿上。

  「喂喂爸爸。」凸著嘴要求女兒。

  「怪難為情的。」女兒羞得低下頭。

  這個姿勢,讓女兒高出我半頭,正好她的乳房抵在我嘴邊。「要不,爸爸就吃你的奶。」我忽然變得無恥起來,說著掀起女兒的下擺,一把抓住了,把頭湊上去。

  「壞爸爸,沒人形。」婷婷極力想擺脫,她是怕萬一弟弟從屋裡出來。

  我抓住了,撐起女兒的衣襟,伸進頭,含住了一個奶頭,學著嬰兒的樣子吞裹。多少年了,第一次又嘗受了吃奶的滋味,還是自己親生女兒的奶子,我抓摸著另一個,努力地咂吮。

  「爸……親爸……」婷婷顯然受不了我的折騰,坐在腿上扭動著身子。「先吃飯吧。」她乞求的目光拋向我,讓我忍不住緊緊抱在懷裡。

  「爸想你,半個月了,你知道不知道?」那奶子握在手裡,推上去像一隻活蹦亂跳的兔子,在手裡跳躍著,我沒命地在她懷裡亂拱,交替著撕咬兩個鮮嫩的奶子。

  「知,知道。啊……」不知為什麼,咂吮變成了用牙齒含住了往上理,女兒嬌嫩的奶頭當然受不了。

  「知道了還不補償我?今晚你娘不在,你和我睡,做我的小妻子。」我不可理喻地要求她。

  「爸,你怎麼都行,就別叫我做妻子好嗎?」女兒還局限於名份,不肯答應我。

  「傻丫頭,都這樣了,還不是嗎?」我感覺女兒氣緊起來。

  女兒在上面仰頭享受著我的捏摸。

  「不做妻子我怎麼操你?」我充分地暴露出我的慾望,對著親生女兒表白。「性愛是夫妻兩個人的事,你娘讓你和我,就是因為她不能和我行房,才讓你代替她。」

  「爸……爸……我不行了。」婷婷在我強烈的刺激下,身子一陣哆嗦,渾身癱軟的像一攤泥,幾乎攤在我身上。

  怎麼這麼快?心裡念頭一閃,更加快了節奏,我要讓我的女兒充分享受到父愛,一手轉移了陣地,摸到女兒的底褲,那裡已水淹金門,看來這小妮子真的高潮了,沒想到我只用手指和嘴就讓我的女兒高潮迭起了。

  「爸……」臉如桃花般地潮紅,一朵紅暈飛上來,身子綿軟無力。

  「看你,都發大水了。」我擰著她的腮,逗她。好長時間沒這樣和女兒親暱了,「是不是下面又像那天?」

  「嗡……」女兒身子一歪,倒在我的懷裡。

  「呵呵。」我側著身子找到她的嘴,抱著她的頭接吻。

  「爸,還沒動真格的。」親了一口看看她,女兒躲閃著不看我。

  「你就浪成這樣了,晚上到床上爸爸可要化進去。」

  女兒聽了也覺得不好意思,眉眼裡都含著笑,一顰一笑都顯露出風情。

  「弟弟該出來了,我去叫他吧。」婷婷這時徵求我的意見。

  「可爸爸還沒有……」兩人又溫存了一回。

  「先吃飯吧。雖說有小兒女的心態,但口氣完全是妻子的關心。

  知道這時間有兒子在不能暢意,也就順著她說,「那好吧,就先饒了你,晚上可要伺候好我。」從腿上滑下來時,我戀戀不捨地又抱了一會,兩人不免又說了一回情話。父女還在纏綿的時候,明明輕輕地推開門。

  「爸爸,姐姐,你們還沒吃呀。」明明小心翼翼地出來,看到婷婷還膩在我懷裡說。

  聽到兒子的話,意識裡老是出現「爸爸媽媽」的幻覺,就讓這小子做婷婷的兒子吧,畢竟我和她有了一腿,她的母親若有個好歹,婷婷還會承擔起家庭的事務,順便照顧我和明明,鋪床疊被,洗衣做飯,真是長姐如母。

  「等著你呢,作業做完了?來,先洗洗手。」

  大了幾歲,就已經像成熟的女人,這其間也許歸於妻子的教導,也許是我的熏陶。麻利地領著明明進了洗手間,剛才的羞怯早已沒了蹤影。

  坐在桌前思想著兒子和女兒回來,一邊慢慢地品嚐女兒做的飯菜,真的好手藝,這種口味是在哪裡也吃不到的,大概得自她母親的言傳身教。明明回來的時候,挨著他姐姐坐下,兩人互相勸著菜,言語間還有一些親暱的口角發生,看著自己一雙懂事的兒女,心裡忽然就有一種滿足感和成就感,也許再有三兩年,兩個孩子就長成大人了。

  一想到成人,心裡就有點酸澀,女兒不管以後能不能上大學,都會嫁人,那時候她還會想起我這個做父親的嗎?也許成家後的女兒會相夫教子,做個賢妻良母,我這個岳父不再成為女兒心中的主角。想到這裡,心裡不免黯然神傷。

  婷婷牽著兒子的手回來的時候,心裡泛起一絲不舒服,看著小兒小女親熱的樣子,便低下頭吃起飯來。「明明,快吃飯,吃完了去做作業。」

  「嗯。」兒子乖順地答應著,三口兩口扒完了飯,仍回裡間學習,看著女兒收拾碗筷的樣子,心裡的慾望又勃發起來,可飯後一時內急,也只好空望著面前的美物。

  「婷婷,爸爸去趟洗手間。」臨站起的時候,抱住了她,手裡還拿著碗筷的女兒,臉又紅起來,「先親一個。」

  婷婷送過來,輕輕地咂了一下,「快點收拾,爸爸等不及了。」

  放開女兒時,便急急地出了門。

  月亮掛在院子西頭的大槐樹上,一地的月光象撒滿了玻璃碴子,就連半人高地玉米秸圍成的廁所裡也像鋪了一層奶油,心裡懷滿了喜悅,聽著不同的角落裡發出蛐蛐地叫聲,心像寬亮了許多。

  把弄著自己那碩大的雞巴,用手套擄了幾下,就稀哩嘩啦地尿起來,尿罐裡發出夏夜裡特有的濃烈的騷味,熏得我有點噁心,可一想起那寬大的床上躺著女兒的身體,就自然地笑了起來,雖然和女兒有過多次的接觸,但那都是有她母親在旁邊,做起來也不暢意,今晚可就不同了,我可以把這雞巴塞進女兒的口裡然後再操進去。

  「嘿嘿……」不自覺地又傻笑了笑,抖了抖雞巴上的尿滴,匆忙掖進褲子。

  房間裡只有燈光晃動著,勃動的淫心在整個房間裡漫溢,逡巡了好久沒見女兒,我便悄悄地推開兒子的門,「你姐呢?」明明聽到我的聲音,回頭望了我一眼。

  「剛才還在呢。」

  輕輕地卡緊了,又用了點力,為的是不讓兒子聽到聲音。

  女兒哪裡去了?院子裡寂靜的月光傾瀉下來,鋪滿了整個,偶爾母雞在雞窩裡發出嘎嘎的聲音。忽然院西頭嘩啦嘩啦發出撩水的聲音,一下子明白了,原來女兒在洗身子,這小東西知道如何增加情調了。

  農村裡用半人高的玉米秸在背靜的旮旯圍成半圓,遮擋別人的目光,以備妻女傍晚在裡面洗澡,這還是妻子催著我做的。

  掂起腳尖走過去,知道那小人兒正在裡面洗奶澡屄,心裡一陣激動,扒開玉米秸露出一條縫,偷偷地望過去,果然女兒光裸著站在那裡,面前一大盆水,她正拿著毛巾往身上擦拭,月光下潔白的身體泛著白淨柔和的光。

  目光艷羨地望過去,怕驚動了她,女兒站立的姿勢正對著我,小巧但不失豐滿的乳房挺立著,一顆不大不小的乳頭就像一棵葡萄粒,引逗著別人想含住,躍躍欲試的心情讓我幾乎站不住。

  平坦的小腹下,白淨的肌膚閃耀著一縷柔和,肚臍小而圓闊,微微隆起的是佈滿著粘濕了水緊貼在陰阜上的陰毛,整齊而好看,再下面忽然像一壁懸崖,飽滿突起而又令人遐想地隱藏起來,我的慾望順著那裡延伸過去,我知道那是我今夜快樂的源泉,我培育了十幾年的風流地就會回報與我。

  月光並不很明,好在女兒在裡面又點燃了一支蠟燭,使得本不清晰的身體灼然動人,我的慾望在喉嚨裡存儲了一陣,又強烈地嚥下。身子不自覺地前傾著,為的是更清楚地看著,看著女兒那形成嘴角似的白淨奇怪形狀。

  「嘩啦。」玉米秸發出稀里嘩啦的聲響,驚動了洗浴的女兒。

  「誰?」

  女兒驚慌的眼神像一隻驚嚇的兔子,兩手不自覺地摀住了那塊地方。

  再也不能偷窺女兒的身體了,乾脆扒開玉米秸進去。

  驚慌的看清了我,女兒長舒了一口氣,「嚇死我了。」

  她蹲在地上大口喘氣。

  「嚇什麼?」我故作情態地問。

  「人家正在洗澡,你……」女兒連說話都斷斷續續地,白了我一眼,不滿地說,「像個小流氓似的。」

  「呵,爸爸就是個流氓,偷看人家閨女。」我站在她面前,淫邪地看著她的裸體。

  「不理你了。」女兒看我放肆地看她,害羞地別過身。

  側過的身子更顯露出女性的特徵,高聳的乳房,那隱藏的一縷陰毛,漸隱入大腿間,引人遐思。

  手不自覺地伸過去,摀住了。

  「爸……讓人家洗完好不好?」女兒小聲地央求。

  「不好!」在女兒的大腿間捏摸著,揉搓她軟軟的稀稀陰毛。「爸爸想同你一起洗。」

  「你先出去吧。」女兒開始往外推我了,「待會弟弟過來。」

  她光滑的身體讓我抓不住,濕濕的地面讓我站不住腳,趔趄著一步一步走向外面。

  「婷婷,婷婷。」我回轉身一下子抱住了她。「怎麼?你約了你弟弟?」貼住她的裸體,感觸著她的一對奶子的柔和。

  「爸……你胡說什麼呢?」女兒氣得直跺腳,月光下,她的眼簾下一滴淚珠,不知是氣得哭了,還是殘留的水滴。

  心疼地尋吻她的小嘴:「好了,沒約,你氣什麼。」

  女兒生氣的移開:「你怎麼那麼說人家?」

  「真生氣了?知道你對爸爸好,行了吧?」我摸著她光滑的屁股,緊夾的股縫裡往裡扣。

  婷婷哭了,趴在我肩頭,也許傷心於心有所屬的男人的誤解,也許是因了爸爸的放肆。

  「弟弟他還小,你就……」抽抽答答的。

  「傻丫頭,他不小了,你沒看他毛都長起了,還談戀愛?」

  「那也不能跟弟弟……」她摸了把眼淚抬起頭,這小人兒還當真了。嘿嘿,不能和弟弟,難道就可以和爸爸?

  「傻妞,你就是想,爸也不允許,你是爸的。」那粘粘滑滑的腿間混合著肥皂和淫液流滿了大腿根,一雙肥大的肉唇顯得格外柔軟。

  「不理你了,就知道逗人家。」女兒終於體味出我的心意,言語動作間露出喜悅。

  不得不輕聲地哄著女兒,款款撫摸女兒的寶貝。「讓爸爸陪你一起洗吧。」我手插進她的屁股下,硬是抱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