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後篇(女兒嬌):014.◆(十四)


◆(十四)

  夏日裡夜晚的風刮起來有點涼爽,剛洗過的身子被風一吹就感覺全裸一樣。和女兒親著嘴,每走一步就插進去,拔出來的時候,又邁出第二步。婷婷倍感新奇,嬌呼著配合我的動作,兩隻奶子上下顫動著,抵在我的胸前。

  挨過兒子亮著燈光的窗口的時候,我弓著腰,婷婷則大氣不敢出,兩眼一眨不眨地看著窗口的動靜,性器的接觸也只是半插在裡面,臨到抹過窗邊時,我回頭看見兒子正聚精會神地寫著作業,心理一邊感歎著兒子的用功,一邊唏噓著我這做父親的淫蕩。

  我聽到婷婷輕鬆地喘了一口,她害怕的心剛剛放鬆的時候,我猛地插進去。

  「啊……壞爸爸,嚇死我了!」

  她的小手擂著我的胸膛,我卻把她抵在牆角上,兩手托起她的臀部,拱起了腰,往前一送,又是一記猛搗,女兒的嬌軀顫抖著,合著我的動作貫穿了全身。

  「也不怕被人看見。」全身虛脫一樣,抵在牆上喘口氣,卻被女兒埋怨了一句。

  「誰能看見?」我親著她的奶頭,像嬰兒一樣吞裹著,「再說了,在自己家裡,和自己的女兒,被人看見又能怎樣?」

  「你這亂倫狂。」女兒狠狠地罵著。

  「亂倫狂?」我一時愕然於女兒說出這樣的話,「我就亂倫,就和我閨女亂倫,怎麼了?」說著用手挑開女兒的陰唇,摸著我深深地插入女兒體內的雞巴,粘粘滑滑的接合處是嚴絲合縫地焊接。

  「婷婷,爸爸就喜歡和你亂倫,」我咬著她的奶頭,「你喜歡不喜歡?」

  牆上的涼氣浸透著兩人的熱體,婷婷的手漸漸地伸下來,從我們的緊接處,嵌住了我的雞巴,然後又滑上我的兩個卵子,捏住卵黃托起來,擠夾。

  「爸……爸……我要你把這個也弄進去。」碩大的卵子被女兒滿把攥住了。

  「不……」我小聲地對她說,「把爸爸弄進去吧。」說著堵住了她的嘴,纏繞。

  「讓爸爸化進去,化進你的屄裡。」我再也不顧忌自己的身份,也顧不了自己的身份,滿腦子是閨女的毛蓬蓬、軟乎乎的性器。

  女兒的捏弄讓我感受到慾望的激增,藉著女兒下墜的體重,往上頂起來,女兒的宮口鉗夾著我的龜頭,像小嘴一樣翕動著,快感潮水般湧來,渾身就有化進去的慾望,想起妻子說的那句話,不禁脫口而出。

  「操你,操我閨女。」第一次當著閨女說出來,心底裡感到無比刺激。

  女兒這次沒有回應,大概我說得太露骨了,讓她一時接受不下來。

  接近門口了,燈光忽然明亮起來,婷婷害怕地縮回來,羞澀的偎在我懷裡,她的兩隻奶袋擠在我胸前形成深深的乳溝,我不知道如果能看清楚,下面的接合會是什麼樣子。

  「下來吧,別讓弟弟看見了。」屋內的燈光確實明亮如晝,不知道兒子的房門是否叩得嚴實,萬一留條縫,坐在桌旁的他只要微微側頭,就會發現我們父女的行跡。

  遲疑著站在門口,抵住門框,弓腰挺身往女兒的身體裡鑽,鑽得婷婷一陣麻酥,抽身出來的時候,婷婷得以喘口氣,「爸……我受不了了。」

  「怎麼了?」明知道這種調情的方法是讓女人得到蝕骨的滋味,還有意追問女兒。

  「你就知道在女兒身上使壞。」

  「呵,是不是浪得不行了?」淫水已經順著大腿流下來,女兒的秀髮遮擋著我的臉,只能看到大體的輪廓。

  「到床上去吧。」女兒再次乞求我,說著挪移著屁股想下來。

  本想就這樣抱著女兒,一步一步走向床頭,然後在她母親躺過的地方交媾,可眼前的情勢真的不敢做下去,我究竟不知道兒子會不會出來,難道真的不怕他看見?

  思想的檔口,雞巴已經滑落下來,女兒扶住門框試著一隻腳著地,另一隻腳還抱在我的胳膊上,這樣的姿勢就像劈叉一樣,新奇地伸過去摸了一把,女兒的大陰唇拉得長長的,連陰道口都有點變形。

  「爸……」她不敢大聲,示意我放開她,抱在胳膊上的大腿往外挪著,手摸著她的扯腹帶股陰唇,一用力把她擠夾在門框的邊緣上,保持了那個姿勢不動。

  「你……」女兒不解眼光看著我。

  「別動,讓爸爸這樣試試。」長時間和妻子都是那種姿勢,性生活上已經不存在質量,沒想到和女兒有了這種關係,連觀念都有點解放了。

  手從女兒的屁眼往前觸摸著,漸漸地有了隆起帶,分開的地方漸見豐滿,由於這種姿勢,使得長長的肉唇,被拉得緊貼在大腿間,幾乎覆蓋在陰道口。將女兒的身體面對著屋內的燈光,用力地掀起,婷婷有點站立不住,不得不抱住了我的脖子。

  陰毛稀稀拉拉地貼在大腿根處,屄的形狀已經完全不存在,兩條碩長的陰唇彼此擠壓著,凸出的陰蒂暴露出來,透著嫩紅的光亮,貪婪地用手摁住了,婷婷渾身一哆嗦。這種充分暴露的姿勢讓她有點難為情,可看在我眼裡卻是格外的新奇和誘惑。

  「爸……」氣息又有點喘。豆豆從包皮裡挑出來,和男人一樣連接著繫帶,看著那樣的形狀,喉嚨裡咕嚕著,左右揉搓,女兒的身體有了幅動,連小腹都明顯地成波浪式的。

  氣息越來越急促,噴在身上癢癢的。

  「別撩激人了,爸……我是你女兒。」婷婷大概覺得我這樣做有點過分,這好像不是在性交、性愛,而是在玩弄女人,可玩弄和性交有什麼區別?每個男人在女人的身上都會展示自己各種各樣的慾望,變著法子地伸張自己的私慾。

  「爸爸知道,」更狂地揉搓著,女兒已經受不了,嘴張得大大的,就是不敢叫出聲來,只好自己摀住了嘴。

  「知道你是我的親閨女,這樣不好嗎?」扳住她的頭和她對視著,「爸爸喜歡看你各種姿勢、浪態。」

  「你,你這樣,讓人覺得……好像,好像妓女似地。」女兒喘息著說出自己的感受。

  「妓女?嘻嘻……」在覆蓋著的陰部找到洞穴,無名指挑開了,插入,「爸爸就是想讓你做妓女。」

  「你……」婷婷聽了一時臉紅氣急,翻轉著身子想終止,再怎麼她也接受不了我這種說法,哪有爸爸願意讓自己的女兒做妓女的?

  身體靠過去,擠緊了,不讓她動,小聲地跟她說,「讓你跟妓女一樣淫蕩,一樣浪。」婷婷的目光裡蘊蓄著一股恨意,不自覺地瞪著我。

  心裡自然明白女兒的感受,可說出來的畢竟讓女兒受用,「做爸爸一個人的妓女,就和爸爸浪不好嗎?」

  「那,那也不好聽。」婷婷很在乎妓女這個詞。

  「難聽?難干的都干了。小東西,讓爸爸這樣操你吧。」我兩手抱住門框,看著女兒暴露出的屄洞,碩大的的雞巴靠過去,蹦跳了幾下,對準了,惡狠狠地刺了進去。

  由於女兒的身高不夠,我半弓著身子,扶著門框,另只手往上扛起女兒的大腿,斜著角度往上插,女兒受到攻擊,也是緊緊地抓住門框,這樣幹了一回,女兒俯下身子和我接吻,氣息重重地噴在臉上,我的每一下重擊都讓女兒脫離彼此的口唇。

  夏日裡燈光的照耀引得蛾子蚊蟲在屋裡飛轉,藉著喘息的機會,我拍了一下落在額頭的蛾子,婷婷的大腿微微地蜷起來,這個時間太長,保持這樣的姿勢讓她感覺到大腿的張力,連筋骨都覺得拉酸了,兩人適當地調整了一下角度,以使性器接觸的更加嚴實,

  「婷婷……」我輕聲地叫了一聲。

  「嗯……」女兒的目光是熱切的,我的雞巴在她裡面脈動了幾下,她回應似地用宮口鉗夾著我。兩人心照不宣地用性器傳遞著信息。

  我的手不老實地摸在她的前面,捏住了陰蒂。「唏……」女兒長噓一口氣,跟著我兩指順著我的雞巴角度扣進去,貼著她的內壁旋轉,身體幾乎要貼上去。

  女兒支撐不住快要倒下來。急忙用雙手扶住門框保持平衡。

  我的手立刻又摸到女兒雙手解放出來的陰戶上,淋淋的陰毛的觸感是那麼的美好。

  「閨女。」

  我繼續用體重壓迫,一隻手撫摸乳房,摸到陰毛的手繼續尋找肉縫。女兒的雙手扶在門框上已用盡全力,對我的淫邪舉動沒有辦法抗拒,夾在屁股溝裡的陰莖已經膨脹到極限。

  「啊,爸爸,爸爸……」

  尋找肉縫的手指滑進女兒的陰道裡。非常急躁地中指進入肉洞中,就不顧一切的食指也進入深處,女兒的身體也濕淋淋的,但那是和淋浴的水完全不同,粘粘的,熱熱的,那裡面的肉好像快要融化樣子。我把二根手指插入肉洞裡攪動,用拇指揉搓硬硬的陰核。

  女兒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我也完全沉迷在陰莖的摩擦感裡,閉上眼睛一手摸乳房一手玩弄陰戶,享受陰莖頂入子宮的感觸。女兒也開始陶醉在我手指的戲弄裡。

  她努力地調整自己的站姿,不用雙手也能站穩,但仍舊保持原來的姿勢。我把她頂在門框上,雞巴和著手指在她狹窄的陰道裡抽拉,內心裡有股想要撕破那東西的強烈慾望,女兒的柔軟和骨感強烈地震撼著我,我就那樣在自家的屋門口姦淫著親生女兒。

  世界上有多少男人看著自己的女兒進進出出手淫,有成千上萬的父親眼睜睜看著女兒出嫁而酸澀澀排斥著女婿,更有成堆的男人眼望著大了肚子的女兒幻想意淫著,而我卻在撫摸那些男人瞳憬的肉體,陰莖在自己閨女的身體裡摩擦。

  能作到這種程度的只有我一個人,這是父親的特權和優越,是父親對女兒的佔有和索求,天底下的父親啊,只要你自己敢於邁步,就足夠了。

  「啊……啊……」

  就在女兒發出較大的哼聲,然後全身抽搐時。我一手抱著女兒,另一隻手最大程度地掀起女兒的美腿,連連聳動著屁股。由於女兒大腿的拉扯,使得屄口更加緊窄,完全像一個套子套在屌頭子上,不自覺地發出「呀呀」的聲音。

  當我意識到這樣的聲音會引起兒子注意時,頭不自覺地扭向窗口,天哪!明明正停下筆,側耳聽著我和女兒發出的聲音,他大概弄不清楚這是什麼聲音,伸頭往外看了看,我趕緊悶下聲,明明聽了一會,又用牙齒咬住筆桿,像是思考問題。

  「爸,不……要啊,我……害怕……」這時女兒也意識到了危險,壓抑著小聲地說。

  「閨女,怕什麼?」我抬高姿勢,勇猛地把她頂上去,感受她子宮深處那塊能觸摸到自己雞巴硬塊。

  「這樣會被弟弟聽見的。」

  「傻閨女,到這程度上了,還怕他看見?」

  「壞爸,他要看見了,我以後還怎麼做人?爸到……床上……去吧。」

  聽到女兒的告白,喜滋滋地,「那就到床上去吧。」撤出雞巴的一瞬間,攔腰抱著女兒飛快地奔向臥室。

  「爸,把門帶上吧。」

  女兒念念不忘每一個細節,回身用腳鉤住門用力一帶。

  「這回不怕了吧?」炫耀似地看著女兒,將她扔到了床上。

  「閨女,和爸爸這麼多次,我從未看過你的玉體,讓我仔細地欣賞一下,好嗎?」

  「不,爸……羞……死人了。」

  我俯過身子,貼著她的耳朵,「還害羞嗎?都讓爸玩遍了。」賊眼逡巡著女兒高聳的乳房和毛茸茸的大腿間。

  「死人,知道還問人家。」

  「不問爸不敢上你,你沒聽人家說,母狗不翹?,公狗不敢弄。」

  「啊呀……你說話怎麼這麼難聽。」說著舉起小拳要打過來,「人家又不是母狗。」聲音嬌羞孱弱,聽的人心裡癢癢的,極為舒服。

  說著羞澀地扭過頭,將身體橫躺,那豐滿的身段,曲線畢露;整個身體,隱約的分出兩種顏色。自胸部到腿間,皮膚極為柔嫩,呈現白晰晰的,被頸子和雙腿的黃色襯托的更是白嫩。

  胸前一對挺實的乳房,隨著她緊張的呼吸,而不斷起浮著。乳上倆粒黑中透紅的乳頭,更是艷麗,使我更是陶醉、迷惑。細細的腰身,及平滑的小腹,一點疤痕都沒有,腰身以下,便逐漸寬肥。兩胯之間,隱約的現出一片赤黑的陰毛,更加迷人。毛叢間的陰戶高高突起,一道鮮紅的小縫從中而分,更是令人著迷。

  貪婪地看著每一個細節,整個神經又收緊起來,自己的女兒雖然在床上翻滾了多少次,也看了不少地方,但那都是在模糊中欣賞了局部,從沒有這樣將女兒身體看個遍,她媽在的時候,父女兩人只能裹在被裡,偶有外露,也只是匆忙的眼光,可今天我和女兒可以赤裸地呆在這張大床上盡情地享受父女之歡。

  想到這裡馬上伏身下去,此時的我像好久沒沾過女人身子的寡男,十幾天的憋屈,多少個夜晚的相思,無數次的欲罷不能,今夜都會在女兒身上一一得逞。

  婷婷像她母親多年來一樣,仰躺在床上,面泛春潮,紅霞遍佈,口角含笑。又白又嫩的皮膚,細細的小腰,又圓又大的臀部。尤其大腿根處,那縫隙一張一合,浪晶晶,透出騷浪,誘人極了,足以使任何男人見了,都想先上馬為快。跪爬起來坐在女兒的身邊,左手摟抱著她,右手按在她的陰戶上,手掌平伸,中指一勾,滑進了肉洞扣弄起來,中指也在陰核上撫弄著。

  陰核是女人性的最敏感的地方,如今經我手指一撥弄,她不由得渾身一顫斜躺在我的大腿上,讓我盡情的撫弄、挖撥。

  她一躺下,我的左手也空出來,於是在她的乳房上摸撫起來。一會兒摸,一會兒捏。

  她也不甘示弱,倆手握著我的大雞巴,輕輕套弄,偶而也用舌頭去舔舔的令我毛孔俱張,酥麻極了。

  「爸!你的好大、好粗、好長喔!」

  「真的嗎?有比別人怎麼樣,大嗎?」我淫笑著說。

  「爸!你怎麼這麼說呢,我還從沒和別人上過床呢。我怎麼知道別人的怎麼樣。」原本以為她也許被別人操了,這一聽我還是女兒的第一個男人,更是雄性中增加了獸性。

  「真的麼?」心裡的疑問一釋,心情更是爽朗。

  「你壞!」女兒伸出雙手摟抱我的脖子,「人家,人家就和你在家裡……」婷婷說到這裡嬌羞地不在說下去。

  貼身摟抱了,讓寬大的胸脯擠壓著女兒豐滿的胸,看著她迷人的臉龐,低聲說,「那天在學校裡做俯臥撐,我看到老師那雙賊眼一直沒離開你的胸口。」

  「你說什麼呢?人家那是軍訓。」女兒不滿地說。

  「傻閨女,爸知道是軍訓,可爸也看到你做俯臥撐的時候,那耷拉下來的小奶子。饞人答答的。」握住了捏摸。

  「就是你壞,人家才不會這樣想呢。」女兒白了我一句。

  「還有不吃腥的貓?」我低頭把弄著她的奶子含在嘴裡,「你要是這樣在他面前,他還不吃了你?」

  「我才不會呢。」女兒扭擺了一下身子,嘟起小嘴,「女兒,女兒只會在你面前這樣。」說著撒嬌地把頭偎在我懷裡,「爸……」鼻音膩人,眉眼裡蘊著無限的情誼。

  心裡一陣酥麻,沒想到我自己的女兒真的心有專屬,甜蜜蜜地伸手到她的屁股下,顫巍巍地摸下去,鼓包包、軟乎乎的像極了一個肉包子,抱著往上挪移到我的腿上,「婷婷……」

  「嗯……」她聲音拉長,挪動著屁股往前靠。

  「給爸爸生個兒子吧……」幾次挑逗、觸摸,屁股溝已經粘答答、濕漉漉的了。

  「我不……」

  「可爸爸想……」嘴上雖然這樣說,但內心裡其實真的不敢,只不過在挑逗女兒的心、挑戰父女亂倫的極限罷了。雞巴在女兒的屁股下亂拱著,尋找洞穴。

  女兒嘻嘻地一笑,手伸到兩人的屁股間,攥住了,「壞雞巴。」

  我擱在她的洞口上往上一挑,「怎麼壞了?」

  女兒擺了一下秀髮,「弄得人癢癢的。」

  抱住女兒的頭,看著她的眼睛,「就是讓你的心癢,讓你的……」我嚥了一口唾沫,「讓你的屄癢。」

  女兒聽了我赤裸裸的語言,不說話。

  「怎麼不說話了?」知道女兒每到這個時刻就會故作矜持。

  「就不說。」

  「不說那就是了。」掏摸著親生女兒的褲襠,在她長長的肉舌上感觸粘粘滑滑的淫液。婷婷的屁股坐在一條腿上,手只能摸著一半肉唇,心裡就想讓女兒騎坐在腿上,讓陰戶完全露出來。還沒等到我有所動作,女兒已經將另一條腿搭在我的大腿邊,呈騎乘之勢。

  手擠壓她的奶子,撳她的奶頭,和她親嘴。我咂了一口,喘息的當口,看著她的眼睛,兩人由衷的一笑,又抱在一起摳摸起來。

  「讓爸爸肏你吧。」

  婷婷只顧尋著我的口唇接吻。

  我慾望激增地對著女兒說,「肏你個屄!肏你媽!」

  雙手抱著她的嬌軀,大雞巴對準了她的小屄口,身子一聳,向上一頂「滋」地一聲,我的大雞巴全被她的小屄給吞了進去。

  「啊……」女兒嬌呼一聲笑了,笑的好得意,大雞巴頂在她的屄心子上,頂得她全身麻麻的軟軟的,燒的很,真是舒暢。

  「舒服嗎?」

  問詢中我雙腿一用力,向下一沉屁股,大雞巴又悄悄的溜出來,屁股一聳又套了進去。

  「啊!爸……爸……」。女兒的陰道口緊緊箍住我的龜頭,那滋味和她媽媽又別有一番風味。

  看她一副春意蕩漾的神色,忙伸出雙手,玩著她那對豐滿的乳房,時而看著小屄套著大雞巴的樣子。

  只見她的兩片陰唇,一翻一入,紅肉翻騰,美極了。果然,這姿勢誠如黃色書刊上所說,女的陰戶大開陰道提高,大雞巴可次次送到花心底部,低頭下視兩人性器抽插情形。小穴帶著穴肉外翻,分外好看,又插入時,又將這片的穴肉納入穴內。

  這一進一出,一翻一縮,蕩漾著父女無限的情愛,看的我慾火更旺,抽插速度也越快,由於剛洩了一次,所以這次我抽插的更是耐久。

  「?……?……」肉體的撞擊,夾雜著淫汁「噗嗤」聲,發出尋歡作樂的美妙樂章。

  「爸,爸,爸……」隨著我抽插的節奏,女兒的嬌呼也越來越快。

  三四百次後,女兒又是嬌喘頻顫嗲聲浪哼:」啊……啊……爸,親爸,你弄死女兒了。」

  我感覺到她的陰戶一陣陣收縮著,知道她又要出精,忙抽出陽具,伏在她身上。

  這時的女兒,正在高潮當中,欲仙欲死之際,我這麼一抽出,她猶如從空中跌下,感到異常空虛。

  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迷惑的說:「爸……你……」

  「好……」

  翻身又是一記,「滋」地一聲,我那火熱的陽具插入她那濕淋淋的陰戶中,猛抽猛送,根根到底,次次中花心。雙手粗魯的,在她的雙峰上、小腹上、大腿上,還有那最令人銷魂的地方,展開搜索,摸撫。

  果然,我的龜頭被火燙的淫水澆的一陣陣麻酥,這是多麼美、多麼銷魂的時刻,世界上還有比操自己的閨女更為刺激、更為淫蕩的嗎?長了這麼大,操過那麼多女人,我第一次嘗到這種欲仙欲死的亂倫滋味,也領略了人生最為禁忌的性交樂趣。

  我越抽越快,越插越勇,她是又哼又叫,又美又舒服。

  忽然她大聲浪叫著:「啊!爸……爸……我死了。」

  這時候的她,全身一顫,一股火熱的陰精又噴射而出,真是太美了,我的龜頭被淫精一燙,全身起了一陣顫抖,小腹一緊,丹田內一股熱乎乎的精子,像噴泉似的,全射到她的子宮內。「爸爸,別射進去!」高潮中,她伸出小手握住了我的雞巴,意欲抽離陰道。

  我抱住了女兒肉體,又頂進了幾分,雞巴一陣陣脈動,在女兒的陰道裡抽搐著,噴射著最後的精華。

  「爸……」女兒抓住那裡,往外撤著身子,明白女兒的意思,可那一刻我像著了魔似地就是有一股想化進去的感覺。

  「閨女,親閨女。」我叫著,努力鑽進去,再鑽進去。

  全身一陣抖動,知道最後的一滴也噴射完畢,才全身疲軟地癱下去。婷婷抓著那裡的手也無力地搭在雞巴上。

  「好閨女,舒服吧?」高潮後的餘韻讓我感受到性愛的美妙。

  我倆靜靜的擁抱著,享受這射精後的片刻美感。慢慢的我們恢復了理智。

  「爸,下來吧,我們倆不能這樣,否則等下弟弟看見了,那一切都完了。」

  爬下女兒肚皮的一剎那,隱約地看見兩人粘在一起的陰毛,透過兩人腿間,女兒的陰唇像一隻小嘴含住了我的雞巴頭,戀戀不捨地退出來,只是慢慢地挪動著大腿,看著那淫猥的情景。

  「爸,你在幹什麼呢?」

  低下頭專注地看著,看著親閨女的陰唇吞吐著父親的陰莖,光那情景就令人血脈噴張,更別說剛才的一番天人交戰。

  「你看,看爸爸和你……」我期待著和女兒一起欣賞這個場面。

  婷婷湊過臉來,一下子羞得摀住了嘴,「羞都羞死了,你個壞爸爸,讓女兒看那個。」說著不顧我的感受,硬是撤出身子,性器脫離的那一刻,婷婷的陰道發出「波」的一聲,隨即有空氣「咕咕」地排出。

  好淫猥!父親和女兒連在一起,好淫蕩!閨女和親爹一床翻滾。

  看著女兒蜷曲著腿,陰戶變換的各種形態和由於兩腿地抽離又把陰戶擠夾在一起而變得豐滿鼓蕩,心理的慾望一下子又激盪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