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後篇(女兒嬌):015.◆(十五)


◆(十五)

  第一次沒有別人干擾地和親閨女一起無拘無束地同房,那種感覺比新婚之夜都要來的刺激,看著親閨女光裸地躺在自己的身邊,那種隨意讓她變換的各種姿勢,和在腿間凌辱過的飽滿的陰戶,想想就讓人想入非非。明明什麼時候睡的,我們都不知道,只記得和婷婷兩人摟抱了親嘴、摸奶之後,又調笑著說了一會兒淫話,就疲倦地睡下了,朦朧中聽的腳步聲在房門口停下,又悄悄地離開,但意識裡知道是兒子。

  雞叫的三遍時,我聽得窗外起風了,趴在床上聽了一會,感覺的稍有尿意,就起身出去小解。明明光著腳丫出來的時候,正巧碰見我。

  「爸……」他揉搓著雙眼,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我們父子兩人就站在天井裡一前一後的小解。

  抖了抖雞巴上的尿液,回頭看看兒子正將小雞巴塞進褲頭裡,心想這麼小就能和女人幹那事嗎?連毛都沒長齊?如果那小東西插入婷婷裡面不知會是怎樣?可心底裡又起了一股酸澀的感覺,男人都不希望自己喜歡的女人被別人分享,看著兒子一臉稚氣就說,「快睡吧。」

  「嗯。」兒子答應一聲就快速地跑進屋裡。

  關上門,又躡手躡腳地在兒子門前聽了一會,才急匆匆地回了屋。

  「爸,起風了嗎?」這一折騰,婷婷也醒了,看著我爬上床問。

  一把摟在懷裡,將熱身子抱著,親了一口,「快天明了。」

  閨女很自然地偎進懷裡,手順著閨女的屁股溝摸進去,昨夜的感覺又湧了上來,心裡想到剛才看見的兒子的小雞巴,就有股淫邪的想法,若是沒長齊毛小雞巴操進去不知是怎樣一番景象。

  婷婷的腿錯開的時候,手就直接插進去,扣挖著女兒的深處。

  「爸……」睡眼惺忪的婷婷,開始擺動起了身子,「弟弟是不是剛才也起來了?」

  摸著閨女經歷了一夜抽插的那有點寬鬆的陰道,「你怎麼知道?」

  「我聽到他開門。」女兒往上竄了竄身子。

  「他和爸爸一起尿尿。」我別有深意地說,手使勁往裡扣,「那小傢伙那裡還沒長毛。嘻嘻,不像你這裡,和爸爸一樣茂盛了。」

  「爸……」閨女嬌膩地說,仰起頭,接住了,探進去,父女兩個一陣密吻。

  「是不是想了?」我挑逗地問,就勢捏住了她的小奶子,婷婷攀住我身子靠了靠。兩個小奶子熱熱地擠夾在我的寬厚的胸膛上。

  「爸爸肏你吧。」我擺平她的身子,滑進去,「以前你娘都是和我這樣。」捏住她的肉片,身子疊在一起。

  爬起來,分開她的腿,讓她的大腿夾著,直插入她的肉戶裡。

  婷婷意外地拱著身子迎合。

  水聲嘖嘖地灌滿了接合處,我托起女兒的兩腿大起大落地和女兒交媾。

  風刮得門窗「啪噠啪噠」地響,回身將女兒拖至燈光下,紫脹的龜頭發出透明的光穿插於婷婷柔軟的蚌唇內,她的兩葉小陰唇像一片葉子包裹於莖上,抽拉出來時,透明的陰莖上塗滿了白白的淫液。就這樣聽著女兒斷斷續續的呻吟,一記一記地在閨女的肉體裡穿梭,那情景還有什麼能比得了的?男人隱藏的慾望此時都張揚出來,性這東西越禁忌越快樂,越暴露越能體味出其中的快感。

  婷婷一聲一聲悠長的哼哼刺激著我的慾望,隔壁兒子的存在讓我無時無刻地不感到潛在的危險。

  猛然風刮得門窗更劇烈地搖晃起來,趴在女兒的腿間,回頭看了看「咕咚咕咚」的破舊的窗扇,就那樣搖曳在慾望膨脹的快感中。

  「爸……別弄進去。」婷婷感覺到我快要噴射的時候,仰身乞求我。

  按住閨女的身子快速地動作著,那種乞求反而激起我心底的暴虐。

  「婷婷……給爸爸吧。」我大吼著告訴女兒,將她的大腿劈到最大程度,逼口鮮紅而嬌嫩。

  「別……」女兒蜷起身子試圖脫離陰道,我拽住她的腿更緊地拉上自己。

  快感急速地膨脹著,齊集於交合點。

  「啊……啊……」一陣陣鼓脹讓尿道口有點疼痛,噴射了幾次的精液已經有點枯竭,可女兒那緊窄的屄門套擄著內心深處的慾望,再次到了臨界點,女兒哀怨中夾雜著乞求的眼光相反讓我更想射進去。

  拚命地趴下去,讓雞巴更深地插入,感覺那硬硬的子宮口,婷婷翕動著鉗夾我的龜頭,像小嘴一樣吞裹著,我的閨女真的有一種令男人銷魂的功能,那就是傳說中的縮陰,吸盤似的箍在龜稜下,忍不住了,噴射,再噴射。

  再也沒有這麼疲累和全身抽空的感覺了,手無力地搭在女兒身上,連眼皮也感覺抬不起來。

  東方如魚肚白地出現了黎明的現象,噴射得精盡力疲的我再也睡不著,看著那魚肚白的東方想像著女兒細嫩的肚皮,心裡有一股沾沾自喜的感覺。

  作為男人,一生一世不可能只有一個女人,可我在女人之外又佔有了自己的親閨女,將自己的親生女兒壓在自己的肚皮下。

  我無恥嗎?

  可在無恥之外對女兒有著無限的憐惜,我可以當著她母親的面,扒下她的內褲,在無人的地方,我可以像對待自己的妻子那樣,玩弄女兒的一切,包括她的身子、她的奶子和讓男人銷魂的洞穴,我甚至在女兒的百般乞求和阻止中,將孕育生命的精華射進她的肚子裡,潛意識裡想讓女兒懷上我的骨肉。

  這是做父親的唯一不能洩露於人的秘密,可如果女兒肚子裡懷上我的種,我將怎樣面對我的祖宗?我會坦誠地告訴他們,我讓我的祖業在自己親生閨女的肚子裡得到延續嗎?

  摟住女兒睡了個回籠覺,再次聽到兒子聲音的時候,回身摸了一把,女兒早已起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