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後篇(女兒嬌):018.◆(十八)


◆(十八)

  洗涮一新的我,倍感清爽,想到今夜的情形,或許閨女會用小嘴給我,捏起自己的卵袋,特別地在那些部位做了清理。回頭走進門內時,不見了女兒。

  屋內的電燈特別地亮,只是蛾子和蟲子在屋子裡飛蕩,妻子不知去了哪裡,站在那裡空蕩蕩的,好像自己被拋棄了。

  環顧一下這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炕上已經鋪上了嶄新的床單,這就是曾經作為我的洞房的地方,和妻子第一次的時候,父母邀請了親戚鄰居。

  在我們這裡,有新婚三日無大小的說法,也就是不管結婚的人輩分大小,都可以跟新娘調笑嬉鬧。但是在第二天的時候,必須展示墊在新娘身下的手巾,農村裡特別注重女人的第一次,那塊手巾就是新娘處女的見證。

  我的妻子可是地道的處女,被我開苞的的第二天,我展著笑容把它掛在了外面,父親和母親也笑吟吟地看了一眼,然後抿著嘴高興地到鄰家去了,我知道這一去肯定是揚眉吐氣,他們可以理直氣壯地跟鄰居說,他家的媳婦是地道的原裝貨。

  這張床從此就伴隨著我和妻子十幾年,但誰曾想,妻子得了那種病,那種讓女人不再是女人的怪病。妻子的性慾越來越差,夫妻之間的隔閡也難免存在了。就在我煩躁著不知所措時,妻子竟然讓我在這張床上又做了新郎,從沒想到要在第二個女人身上施展手段,可我竟然在自己的閨女身上又有了男人的責任。

  給閨女開苞的那天,作為父親,焦慮、擔心、欣喜,讓我幾天都消除不了。羞愧、無臉見人和沾沾自喜又讓我不自覺地偷偷笑起來,妻子的忍讓和慫恿讓我做一回就罷手的想法死而復燃,面對著新鮮的、充滿活力和誘惑的肉體我欲罷不能了。

  屢試不爽的在閨女的身上得到了滿足,一次比一次地更具有了性的張力和張揚。我幾乎離不開女兒的肉體了。

  可就是那十五天的短暫分離,讓我經歷了一場難熬的性的斷乳期。

  妻子的歉意和遷就助長了我的慾望,我尋找一切機會到學校裡和女兒親近,可在那樣的環境裡幾乎沒有一點機會,我不得不等待著女兒的再次歸來。

  「洗好了?」不知什麼時候妻子站在了背後。

  「你去了哪裡?」

  「給兒子買鉛筆去了。你閨女給他輔導作業呢。」妻子知道我的渴望,高聲地對著隔壁喊,「婷婷,還沒完呀。」

  「就好了。」婷婷的聲音甜甜的,聽起來甜到心裡。

  「那你到這屋裡作業吧。」

  妻子說完對著我一笑,然後快步去了兒子的房間。

  「媽……我也去。」兒子大概膩著妻子,嬌慣慣了,兒子總是對著她撒嬌。

  「你去幹嗎?兩人在一起就不好好學。」

  「誰不好學了?我還有問題要問嘛。」兒子也總親著女兒。

  「今晚你姐還要作業呢。」妻子沒理他,兒子噘著嘴不說話了。

  婷婷心知肚明地媽媽的行為,她稍微遲鈍了一下,就對著妻子說。「媽,我先過去了。」說完蹦蹦跳跳地來到我的房間。

  「爸爸。」看到我一愣,然後靦腆地走了進去,「我做作業了。」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今晚妻子在一邊,我作為男人不好說話。婷婷見我沒理她,什麼也不說,坐在桌前打開書本。

  我只好爬上床,雙手抱在腦後歪在被子一邊,看著女兒的背影靜靜地想。女兒已經16歲了,16歲的她已經明白許多道理,難道她就不知道我們父女這樣做是不對的?還是就如別人所說閨女都有戀父情結?

  屋內靜得很,連女兒作業時「刷刷」的寫字聲都聽得見,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前的她看起來更顯得清秀,身材不肥不膩,該凸的都凸了,側面看過去,她的胸脯顯得很高,我知道這是承襲了妻子的一切,妻子很小胸脯就大,所以素有「大胸脯」之稱,女兒顯然也不落後,那一對乳房捏起來還有抓不過來的遺憾。

  「爸……媽怎麼還不過來?」女兒一邊寫著作業,一邊問,語氣裡顯得有點侷促。

  我換了個姿勢,燈光下,女兒的臉龐顯得色澤很新、連臉上的絨毛都看得清楚。還沒等我回答,妻子已經推開門。

  「還沒睡呀?」說著輕輕地對著我,「怎麼這麼老實?」

  妻子費盡心機地為我,自己倒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婷婷,也沒跟爸爸說句話?」

  「人家還有作業呢。」女兒也是在找理由,回過頭來對著妻子笑了一下,擺了一下頭,「爸……你過來我有個問題。」說完竟扭捏起來。

  「快去吧。」妻子催促著我。

  我歪?下床,站在女兒背後,婷婷顯得很緊張,用筆指著告訴我,我不得不俯下身,女兒的頭髮觸到我的臉上,不自覺地伸出手撫摸著女兒的頭。

  「婷婷,作業待會再做吧,跟爸爸親熱一下。」

  「媽,人家作業還沒做完呢。」

  看著妻子想說話,趕緊用眼神制止她,「讓她做吧。」

  妻子也緩了口氣,「那讓爸爸陪你做吧。」

  婷婷僵硬著沒動,但還是往那邊挪了挪屁股,騰出一塊地方,我挨著她坐下來,手輕輕地環繞著她的腰。這時的妻子已經躺在床上,臉朝裡睡下。

  字再也不是很流暢,手老是有點發抖,這樣子下去女兒根本無法寫下去。我聽到婷婷輕微地歎了口氣。「怎麼了?」柔聲地只能讓兩個人聽見。

  婷婷拿筆的手停下來,不說話。

  我的手從她的胳膊底下漸漸地盡量不讓她感覺出來,摸到了她的胸部,輕輕地按揉。

  女兒的氣息越來越重,「爸爸……」

  她叫得很輕、很柔。扭頭望了望床那邊,嚶嚀一聲偎在我懷裡,雙手緊緊地抱住親生閨女。

  「婷婷。」我摸著她的胸脯親暱著女兒的臉頰。

  「嗯。」

  當女兒和我臉對臉地看著時,再也忍不住了,呢喃著親著閨女的嘴。

  婷婷更緊地靠著,讓我滿把箍著她,兩人都忘情地尋著合適的角度探索彼此的口腔。手不老實地從女兒的胸脯上滑下她的腿間,款款地觸摸那繃得緊緊的鼓鼓脹脹的陰戶。婷婷的腿伸屈了幾下,當再次蜷起來時,很自然地往兩邊張開,手自由地在那個地方來回地扣摸。

  閨女的嘴在自己的慾望中時而被包裹著,時而探進去,舌頭纏繞著舌頭,撕咬、糾纏,發洩著彼此的思念和愛意。

  窄窄的凳子只容得下半個屁股,女兒的後仰讓我不得不抱住她,這種姿勢使得我不能在她的腿間暢遊,一邊在女兒的嘴角、鼻子尖上親吻,一邊摸到她胸衣的紐扣,解開了,白白的胸脯發出耀眼的肉色,兩個乳房雖還沒有形成誘人的乳溝,卻已隆起著,漸漸形成尖挺,愛憐地握在手裡,將肩帶扯下來,讓大半個乳房完全露出來,看著那鮮紅的乳頭翹著,嘴不自覺地在上面拱著。

  婷婷的身體越來越熱起來,扭擺著,嘴裡發出膩人的哼聲。

  不滿足於一個,在含住了撕咬的同時,從耷拉下的乳罩裡摸到了另一隻,攥住最下端的墳丘往上捏,婷婷的哼聲更大,大概我的捏弄讓她感覺到了疼痛,她試圖擺脫我的粗魯的抓摸。

  我粗魯地更緊地抓住了,揉搓她的乳頭,牙齒圈住了另一隻乳頭咬住飽滿的顆粒。

  搖頭擺出我的控制,婷婷大口喘著氣,「爸……疼。」

  到底是自己的女兒,心底裡下意識地想進一步用力,看到婷婷皺眉的疼痛,不得不停下來換個姿勢。

  這個時候妻子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咳嗽了一聲,我剛剛伸出的手縮回來,婷婷趕緊坐直了身子,將已經被我解開的上衣掩了掩,拿起了筆。

  裝的都挺像,儘管妻子對我們父女做這事並不禁止,甚至還有點牽線搭橋,但是真正當著妻子的面和自己的閨女調情做愛,自己還沒那個膽子,也沒有那個面皮。閨女自然也放不開,剛才的那一瞥就是看見她母親面朝裡躺著,才接受了我的愛撫。

  和女兒並排坐著,像一個初戀的小男生,坐在自己心愛的女人旁邊,那份尷尬、那份侷促讓我有點惶恐。

  「還不睡呀。」妻子也許是無意中的,但到這個程度上,她不得不搭訕著。

  「閨女還沒做完呢。」我回過頭來跟她說,發現妻子已經轉過身來,莫非她在偷偷地窺視我們父女兩個的偷情?

  悚然地想著妻子的作為,拘謹地坐在那裡就有點不自然,做父親的和女兒做那見不得人的事卻被妻子看個正著,任何男人都好受不了哪裡去。

  「婷婷,做不完快和爸爸睡吧。」

  婷婷低下頭,在本子上寫著作業。

  「讓她做吧。」我擔心女兒的臉上掛不住,女孩子臉皮薄。

  「那我先睡了。」說著又臉朝裡。

  就這樣保持這個姿勢坐在那裡。

  婷婷似乎在那裡思考問題,我被冷落在一邊。

  終於挨不過,小心地挨著女兒,抱住了她的腰。

  婷婷這次採取了抗拒的動作,她往一邊坐了坐,不理我。這更加刺激了我的慾望,雙手抱住了,直接從她的腿襠裡摸過去。

  「不!」女兒像是賭氣地說。

  「怎麼了?你媽睡了。」

  婷婷沒說話,手裡的筆卻是一刻不停地寫著。我摸著她的腰帶解開了,婷婷開始還有點抗拒,在我的堅持下,卻放棄了,我知道她還是怕被母親看見。

  內褲的鬆緊帶很緊,手指試了幾次才爬進去。肚臍眼小巧而圓潤,可我的意圖顯然不在那,稍微隆起的地方稀疏地布著幾根陰毛,那是女兒的陰阜,一點一點地爬行著,生怕動作過激讓女兒再次拒絕。

  這時女兒寫字的手已經慢下來了,這樣子已經使她不能正常學習了,在女兒那裡小心翼翼地如履薄冰,看著女兒如蔥般的嫩指,悄悄地握住了。

  彷彿觸電般地,兩人都哆嗦了一下,隨後更緊地握住了。電與電通過手指傳向彼此的身體,流通著只有父女之奸才有的情懷。

  絲絲相扣,十指相連,傳遞著父女相親相愛的情誼。趴伏在女兒陰阜的手感覺女兒陰毛的濃密,一步一步往下越來越走向豐滿,臨近高高鼓鼓、軟軟乎乎的地方,突然出現了斷裂帶,懸崖斷壁之間,一條飛瀑飛漲而下。

  欣喜、惶惑之餘,一下子扣進去。

  「爸……爸……」女兒壓抑不住地叫起來,極力想掙脫我的手指。

  「好閨女,給爸爸吧。」按壓著女兒裂縫直接扣進深處。早已溪水潺潺的洞穴裡佈滿著閒情浪意。婷婷低聲叫著趴在桌子上。這給我的扣摸提供了更廣闊的空間。

  彎下身,試著脫去女兒內褲,讓女兒裸露出屁股坐在板凳上,我則在她的腿間玩弄她的私處。滿月型的肥臀白得耀眼,中間擠夾著鼓鼓脹脹的唇溝,陰唇薄而透明,在燈光的映襯下那條縫隙更具有形。

  從內到裡玩著,手指在女兒的肛門處旋磨了一圈,愛不釋手地把手指穿插進兩片肉唇之間,一點一滴地,穿插女兒的陰道,扳開她碩長的陰唇感受粘粘滑滑的春意。趴在桌上的婷婷渾身顫抖著,像是打著擺子。

  抱住女兒雪白的屁股坐在腿上,用陰莖挑穿著她的陰唇,手指並插在裡面,左右旋磨著她光滑的肉壁。再也不管妻子在不在旁邊,再也不管什麼倫理道德,只是內心裡就想這個姿勢插入閨女的身體裡。

  一點一點地把龜頭磨進去,享受著鉗夾龜頭的那種快感,女兒的兩個奶頭在手掌裡變換著各種形狀,當肥碩的屁股阻礙著陰莖的深入時,我兩手插入女兒屁股下,托起來,聳起屁股深深地一插,連根沒入,快感從那根部直傳入全身。

  「爸……爸……壞爸爸!」那致命的一激,讓婷婷突發嬌呼,爆發出來了,又突然摀住了嘴。我卻捏住她的兩個奶子,飛速地動起來,肉體的夯砸發出啪啪的聲音。

  妻子驚訝地翻轉身,張大了嘴看著我們父女做愛的姿勢,這是她自小到大從沒看過的姿勢,忍不住嬌羞地在黑暗中窺視,臉火辣辣地燒。

  破舊的凳子經不住兩個人的壓力,發出搖搖晃晃的吱嘎聲,托著女兒的屁股打樁似地將陰莖一次比一次狠地插進女兒的深處。

  就在我狠狠地按坐著女兒的身體時,那張凳子再也承受不住這樣的折騰,卡察斷為兩截。

  「哎呀!」

  坐在我身上的女兒一下子失去了支撐,連同我一起跌落在地上。肉棒高高地挺立著,乍失去肉洞的摩擦,仍保持著強勁的動勢,上下脈動著。

  婷婷一臉的驚嚇,兩腿大開著看著我。

  妻子慌不迭地坐起來,再也顧不得裝模做樣,「摔疼了沒?」到底還是母女情深,第一個抱起來的自然是婷婷。

  「嗚……壞爸爸!」

  她摸著自己幾乎摔成兩半的屁股,一副孩子氣地抱怨我。

  爬起來,首先想到的是安慰女兒,「摔到了哪裡?」兩手扶著女兒的身子,急切地問。婷婷的內褲掉在大腿以下,胸衣大開著,露出一隻乳房,乳房上一縷一縷的紅紅的手指印顯示著我的粗魯和野蠻。

  「沒……」女兒慢慢地往上站起來,我們夫妻二人在一邊架著,婷婷的兩腿左右試了一下。

  「你也真是,又不是沒有床,那麼大力氣,哪能架得住?」妻子疼愛地埋怨我,慌忙地為女兒掩著懷,這樣子的情景在我們面前畢竟不雅。

  「沒事了。」婷婷又摔了下胳膊,感覺到一切正常,怕妻子繼續對我生氣,女人的心就是細,一時間心裡很感激女兒。

  「你呢?」這時的妻子轉過來問我。還記得我呀,剛才還不把我吃了?但也只能裝的一切正常。

  「沒事,沒事。」我一連串地說,自己做下的,還是自己擔當吧。

  「沒事就好。」妻子說這話,眼睛始終沒離開我的胯間。低下頭一看,那東西還是高高地挺著,馬口裡正流露出一絲粘涎樣的東西,只是不如剛才強勢,正一點一點地往下低落。

  抬頭正碰上妻子的目光,「看你!真沒數。」嘴裡奚落著我,其實心裡還是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