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後篇(女兒嬌):020.◆(二十)


◆(二十)

  自從和她們母女有了共同的秘密後,閨女見了我變得扭捏起來,妻子自然不再避諱,只是每次三人在一起時她都躲開去,讓我刻意地想再有那麼一次都不能夠。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女兒的學業也漸漸地有所下降,只是我們夫妻都沒有放在心上。婷婷在我的梳攏下日漸豐滿,兩個乳房高高挺挺的,我總是忍不住地在她放學後和她躲在門後裡撫弄。

  「爸……同學們都說我……」婷婷嘻嘻地笑著,和我接吻。

  「說你什麼?」兩個奶子都明顯地呈現出乳溝。

  「說我大胸脯。嘿嘿,你輕點。」女兒被摸得癢癢起來。

  「還說你哪大?」接了個吻,看著她。

  「不跟你說了。」女兒白了我一眼,不滿我的問話。

  「沒說你這裡也大?」我伸手摸著她的屁股溝。

  「壞爸爸,這裡大別人也能看見?」女兒嬌俏地往後撤著屁股,不讓我摸。

  「怎麼看不見?你穿短褲的時候,高高、鼓鼓的,有時還露出一條小縫。」隔著褲子觸摸她的中間凹進去的裂縫。

  「你最色了,你個壞爸爸。」後撤的屁股讓我不得不伸出手跟著摸過去,努力地從中間扣進去。

  「爸爸色嗎?」試著插進女兒的屄裡。

  「不要臉。」婷婷突然說出這句話,讓我愕然。

  「你說爸爸不要臉?」我停下來,吃驚地看著她。

  婷婷知道說得有點過火,不吭聲。

  「為什麼那樣說爸爸?」

  「老師和同學們說我們這樣子是亂倫。」婷婷終於說出了理由。

  「可爸爸喜歡你呀。」我強詞奪理。

  婷婷遲疑了一會兒,結結巴巴地,「爸爸,我也喜歡你,可他們說父女再喜歡也不能做那事的。」

  看著女兒一臉不解的神情,我知道她說的對,可我們已經走到這份上,就是現在停下來,女兒不也已經跟我好過了嗎?

  「那你想讓爸爸跟你斷了嗎?」說這話其實心裡很難過,就像剛剛戀上,又被甩了一樣。

  「我不知道,反正他們這樣說。」

  父女兩個一時沉默著,沒有話題。

  就在這時,門吱的響了一聲,跟著就聽到兒子的聲音,「媽媽,姐姐回來了嗎?」

  「有什麼好事,這麼高興?」妻子趕緊接過去,她知道我們父女這幾天做的好事,我也是一時的熱乎勁,自然不會瞞著妻子。

  「我考了好成績了。」他搖著手裡的成績單,很明顯,這幾天婷婷給他補課出結果了,他第一個要告訴的自然是姐姐。

  「我出去吧,爸爸。」婷婷看著我說。

  心理上怕女兒以後不理我,緊緊地抱在懷裡。臉摩挲著她的臉,「婷婷,別離開爸爸。」

  婷婷沒答,任我摟著。

  「爸爸離不開你。」我柔聲地哄著她。

  「嗯……」婷婷輕輕地點了點頭。

  我一時興奮得像孩子似地在她臉上又親又吻。婷婷默默地和我接著吻,兩人咂著彼此的嘴唇,眼睛對視著眼睛,流露出愛意。

  「媽,姐姐在哪?」他說著就要拉我們的門。

  妻子趕緊制止,狠狠地拽了一把兒子,「別過去。」眼角望了一下門縫,「你姐在換衣服。」

  「噢。」被母親拽了一把的他有點疑惑,可聽了妻子的訴說,害羞地跑了。「那我先出去玩了。」

  門內的女兒剛想掙開走出去,卻被我拉住了,「沒聽到你弟弟出去玩了?」

  「他很快就會回來的。」婷婷擔心地。

  「沒那麼快。」抱住女兒解她的褲子,「先讓爸爸肏一下吧。」白白的大腿一撮陰毛乍煞著,褲子掉到腳踝上。

  將女兒推到牆角,扶著牆,掀起女兒的大腿,弓起腰,扒開女兒的屄,手指插進去,「恣嗎?」女兒皺著眉不說話。

  屄口被撐得很開,手指進出的時候帶動著屄肉外翻,薄薄的像一層粘膜。

  「說嘛。」我央求著她。

  「羞人答答的,說什麼?」

  「姿不姿?」我堅持著。

  女兒拗不過,「姿!」

  「那以後還怕人說嗎?」怕女兒以後知道羞恥,會躲避我。

  「爸……你快點吧,待會弟弟就來了。」女兒有點哭音。

  「他來了也不會看見的。」把女兒的一條腿扛在肩上,另一隻手從?溝裡身到肚臍下摸著陰蒂,捏住了輕輕地擰。

  「啊……啊……」女兒有點氣緊了。

  「好受嗎?」看著她大開的的陰門吞裹著我的手,眼睛盯著那淫猥的形態。

  「壞爸爸,就知道折騰我。」

  盯著她的臉色,感覺屁股溝裡粘答答地濕。

  妻子推門進來,看到這樣臉色一沉,「就知道窮折騰,待會兒子要來了。」

  女兒被掀起大腿暴露著,看到母親進來,有點不自然,腿抽搐了幾下,想往回縮,「媽,爸就知道糟蹋人。」我抓住她的大腿用力地掀得更高。

  妻子沒看她,對著我說,「要弄就快點吧,別讓兒子學壞了。」

  聽到女兒說那句糟蹋,我扶起雞巴對著她開張的陰戶,猛力一頂。婷婷猝不及防,身子被擠壓到牆上。

  「媽,你看看爸。」

  妻子皺一下眉帶上門出去了。

  我興奮地將女兒按在牆上,看著雞巴在女兒的屄裡進進出出,一下一下地慢送輕拔,女兒的屄口粘滑中帶點生澀,滋味頗為好受,拔出來時一下脫離屄口,為的是欣賞那一聲「啵」的音響和紅彤彤的屄肉。

  女兒緊張地等待著我再次插進去,我則慢慢地把龜頭研磨著,看著屌頭子擠出屄肉那瞬間的情景,然後猛地送進去。

  「啊呀,爸……你……弄死我了。」女兒不堪我的折騰,害怕地說。

  「你哪那麼不禁弄,又不是紙紮的?」

  「可你這樣讓人家又緊張又害怕。」

  「是嗎?那你要爸爸怎麼弄?」

  「你快點!」她回身抓住了我的雞巴。

  「那你跟爸爸說哪樣姿?」我撅著雞巴在她的屄口亂頂,頂在大腿間時,屌頭子都有點疼,可越是這樣心裡越覺得過癮。

  婷婷突然狠下心用力地握著,強行拿著送到屄口往裡插,挑逗著女兒的心,就勢強力插入。

  「啊!」身子一震,雙手按扶著牆承受住了,撅起屁股迎合著拱送。

  父女兩人勇猛地朝著一處使勁,粗大的雞巴粘著女兒白白的淫液象塗了一層潤滑劑,雞巴沒入時,箍住雞巴的陰門又將淫液翻擼到兩人的陰毛處,粘滿了彼此的大腿間。婷婷張大著鼻孔呼哧呼哧喘氣,我雙手抱住女兒的臀部藉著女兒的用力使勁推拉,啪啪肉體的撞擊在屋子裡迴盪。

  「閨女,閨女。」我氣喘著一連串地叫著,將女兒送上高潮。

  滿屋子淫蕩的氣息和淫蕩的浪意。

  「媽……姐姐還沒換好?」明明小心翼翼地跟妻子說,這小傢伙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就在我感覺到那股狂潮將要臨至時,突然聽到兒子的聲音。

  「去,去,沒看見媽忙著嘛。」

  妻子顯然有點心煩意亂,沒好氣地對著兒子。

  明明探頭探腦地走到門口,想推又沒敢推,只是貼著耳朵細聽。

  「明明,怎麼那麼沒出息。」妻子罵了兒子一句,擔心兒子的唐突。

  「媽,姐姐她……她怎麼了?」明明顯然聽到了什麼。

  「什麼怎麼了?」

  「她,她怎麼那種聲音。」

  「小死孩子,知道什麼,到你屋裡學習去。」妻子攆著兒子。

  就在女兒意識到危險,用眼神制止我時,我卻看著女兒半轉著身子顯露的兩個耷拉下的奶子,刺激地從她的肚子底下伸手握住了,尖尖翹翹的,飽滿瓷實,兩顆奶粒勃挺著顯示著性的信息。

  「明明……」女兒從唇齒間吐出危險的信息。

  我卻在危險中感覺到了瘋狂,腳尖掂起來,看著女兒白白的大腿根由於展開的幅度呈現出骨感的圓弧,兩條陰唇拉得又長又闊,雞巴插在屄裡,被兩片肉葉含著就像一根玉莖綻放的葉瓣,高高地靠過去,攢足了力氣和伸縮的長度,長驅而入,幾乎連卵子都被包裹了,只剩下兩顆卵蛋擊打在女兒的陰阜上。

  「爸……」婷婷咬唇忍住,卻被我如雷般的速度擊出一連串地呻吟。

  再也忍不住了,精液似乎從腦門傾天而降,在臨近噴射的最後一剎,抱住女兒的大腿狠狠地拉向自己,感覺到雞巴穿透了女兒的肚子,強忍著脈動了幾下。

  這時婷婷回過頭來,「別,爸……別射進去。」

  這一個乞求的眼神讓我憋住的意識一下子放鬆了,像一發強力的彈丸激射而出,直打在女兒的子宮壁上,抱住大腿又是一頂,再次噴射,「啊……」舒服地吼叫了一聲,再次做著最後的努力。兩腿繃直了,在密實的結合處感受女兒裡面的翕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