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老同學女朋友的熟客


我今年廿八了,由于錯過了許多機會,所以至今還沒離開光棍隊伍。孔子有云“食色性也”,人們對色的需要就猶如對食物的需求一樣,乃人們與生俱來的本性。既然身邊沒有個伴侶,就只好讓自己的生活放蕩一些。

  一晚,百無聊賴,又想到外面去消遣一下打發時間。忽然想起了我的老同學伯明,已經許久沒跟他一起去夜蒲了,于是撥通了他的電話。果然他還在家里。

  “那麽安分守己?沒出去玩嗎?”

  “今時不同往日啊!我現在需要一條心去疼愛我的女朋友。”

  “人們常說‘有異性沒人性’,果然不假!老同學也可以冷落了,”

  所謂話不投機半句多,本想邀他一同去酒吧聊天的,既然如此,也就不好勉強他了。

  我獨自一人到了街上。想到沒有夥伴聊天,去蒲吧更覺無聊。忽然,前面耀眼的霓虹燈閃著斗大的“桑拿”二字,馬上牽動了我的神經。好久沒去桑拿放松放松了,正好到哪里去享受一下。

  對于桑拿按摩,我是有著豐富的經驗的。所謂醉翁之意不在酒,沐浴過后到休息大廳的沙發上只是稍躺了一會,我就把領班叫來。

  “要上房了嗎?你有沒有熟識的按摩師?”

  我知道,如果你不是“點號”要自己熟識的按摩小姐,那就只能由得他按輪著的號碼把人叫來,那輪上號的小姐是個美女還是個醜八怪,那就看你走不走運了。當然見到面時如果不合你心意的話,是可以再換一個的,但有可能輪著下一個號的會更加醜陋,如果你三番四次的要求再換,那就不好意思了。

  被動不如主動。我打定主意胡亂點一個號,是自己點的雖然不好意思再換人,但總比任由他安排好。憑我的經驗,如果點的是18、28之類的幸運號碼,就有很大可能是個紅牌小姐,不過但凡這類小姐就是超級的衆人馬桶,不如胡亂點一個不吉利的號碼,或會在冷門中撿到寶貝也說不定,于是我就點了4號。四與死是諧音,爲一般人所忌諱的,正如有些樓宇發展商在給樓層編號時,就故意漏掉了帶4的樓層編號,以免難賣出去。這是題外話。

  我在按摩床上躺著,耐心等候按摩師的到來。不久,虛掩的門被輕輕的敲了兩下,得到我回應后,我點的4號小姐就走了進來。只見她臉容娟秀,皮膚白皙嫩滑,身穿著一件只遮蓋到大腿一半的無袖V領連衣裙工衣,胸前兩個高挺的肉球呼之欲出,深深的乳溝格外迷人。面對如此靓麗的俏佳人,我的精神爲之一震。

  全身按摩作業開始了,她先爲我進行頭部按摩。按我的經驗,這正是互相熟識的好機會。我打聽到她叫婉兒,是本地人(這是極少有的),24不到,入行才三個月。不過憑我的感覺,手藝已相當不錯了。

  “我好像還沒替你服務過,你不認識我,怎麽會點我號的?”

  “是朋友介紹的。他說你長得漂亮,手藝又好。”我不敢說是胡亂點的,順便也好恭維她一下。女孩子是最喜歡男人稱贊她漂亮的,聽我這麽一說,看得出她非常高興。

  接著是手部按摩。她側身坐在床沿,我也側過身來方便她操作。當按我的左手時,我便裝作無意地把右手放到她裸露的大腿上,她沒抗拒,我便大著膽子輕輕撫摸起來,她卻並不太用力的把我的手推開。

  “老實點!想占我便宜?”

  “別這麽說,你給我按,我也給你按,這才公平嘛!”

  她聽后,嘎吱的一聲笑了。于是我便變本加厲地撫摸起他的大腿來。她的肌膚嫩滑而富彈性,手感好極了。摸著摸著,我便得寸進尺地摸向她的大腿內側。我知道這是非常敏感的禁區,果然她受不了了,于是連忙放下我的左手,拉起我調皮的右手繼續按摩起來。

  這回輪到我閑著的左手不老實了。我先是撫摸她的玉臂來作過渡,然后出其不意地襲擊她的乳房,但她只輕輕的把我的手推開一下,這半推半就的動作反而壯了我的膽,于是加大了動作揉弄起來。后來感到隔靴搔癢的已不能滿足我的欲望了,便把手從她的V領探進去,整個乳房便在我的掌握之中。這時,她干脆停止了按摩,側身伏到我的身上。我便更加爲所欲爲了,不斷揉搓她的乳房和玩弄他的乳頭,使她興奮得不斷發出了醉人的嬌吟。

  過了十來分鍾,她突然掙脫我的糾纏,說要讓她完成全套的按摩作業。于是讓我把雙腿打開,然后坐到了我的胯下,給我做下身的按摩。她的手法相當了得,當按到小腹和大腿內側以及前列腺部位時,雖然極力避免碰觸我那話兒,可是已經刺激得它雄赳赳氣昂昂了。

  她見到我已經很難受了,于是微笑著神秘的說:“給你吹箫和推油好嗎?”,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不過我還是問她如何收費?她說你試過我的功夫后隨意加點小費就成了。說罷,便動手把我的短褲脫去。

  果然,她的口技非常好,先從舔弄馬眼和冠狀溝開始,接著便全根吞入到她的深喉里,然后有節奏地吞吐起來,還用手緊握著下部,配合著上下捏弄著,時不時還揉搓那陰囊和蛋蛋。多麽要命的刺激啊!我興奮得身體不斷扭動起來。可能她知道我快要支持不住了,恐怕我在她的口里爆發,于是便突然刹車了。

  她拿出了一瓶潤滑油,抹遍了我整個下陰部位,最后還給陰莖加了點,然后一只手緊握陰莖快速地套弄,另一只手就不停地按摩陰囊和前列腺附近的地帶,嘴里還故意發出了輕輕的浪叫聲。兩分鍾不到,她見我放在她玉腿上的手突然死命地越捏越緊,意識到千鈞一刻的時候到來了,于是配合著增加快了套弄的速度和力度,終于使我盡情地射了個一塌糊塗。

  完事后,她在給我清理現場時,稱贊我射得又猛又稠又多。我便打趣地說,這是我的小弟弟遇上了漂亮的姐姐的結果。最后在閑聊中,我打探到她也做全套服務的,不過一要看心情,二要看對方是否合眼緣。不過第一次光顧的生客她一般是不做的。聽她這麽一說,我就心中有底了。

  臨走前,我特地問了她的當班時間。她說除了雙休假日,每天都上白班,而晚上只上星期二五的十一點前。我覺得她的上班時間很特別很奇怪,但又不敢多說什麽。

  本來逢場作興,過后就煙消云散的了,但不知怎的,自從邂逅這按摩女郎后,她的倩影老是萦繞腦際,揮之不去。

  所謂食髓知味,才過了兩天,我的心又癢了。我特地選在周五晚上天剛黑就去,不然恐怕要點她卻被別人捷足先登了。果然,她還未上鍾,我在按摩床上躺了不一會,一個熟識的身影就出現在我的面前。所謂一回生兩回熟,我一躍而起,把她摟入懷里就向她索吻。她仰著頭,閉上了眼睛,更覺妩媚可愛。我先吻了她的額和臉蛋,然后吻向她的耳朵。當我用熱唇撫弄她的耳墜時,她便開始發出了輕輕的嬌吟。當我把手探進她的衣領內,摸捏她的乳房,挑弄她的乳頭時,她的浪聲就更加誘人了。

  后來她掙脫了我,站起身放嗲聲線怪責起我來了:“看你急色的樣子,好嚇人啊!那有一進門就動手動腳的。”

  “誰叫你長得這麽誘人啊!”我知道女孩子是最喜歡贊她漂亮的,便委婉地去掩飾剛才自己的瘋狂舉動。

  “快給我老老實實地躺下,開始按摩了。”她命令著。

  當按到我的上體時,她揉搓了我的乳房地帶后,就用手指去重點侍候我的乳頭,先是揉搓,繼而挑彈,當變硬了后更覺肉麻非常。我閉上眼睛好好的享受著這美妙的感覺。不久,又轉移到按摩我的下身。這次她不再旁敲側擊了,直接的就揉搓起我的陰囊和陰莖來。我的肉棍被她玩得出神入化,早已漲硬如鋼,一抖一抖的,難受極了。

  “你喜歡它嗎?”經我這一挑逗,她的臉唰的一下漲紅了。

  “這兩天是我的生理期,超想做!就來個全套好嗎?連鍾錢一起算是三百二。”她不忘先小人后君子,開價在先,大概這是職業的規范吧。

  她先自行把工衣脫了,原來她里面根本就什麽也沒穿,瞬間白嫩的胴體就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只見她曲線玲珑,皮膚嫩滑無比,一雙挺拔的豐乳鑲嵌著迷人的粉紅色乳頭。下身那倒三角形的並不太茂盛的陰毛長得整齊有致,隱約可見那兩片大陰唇白里透著微紅,一看就知道她是個並非飽經風霜的人。如此俏麗的嬌娃,一下子就把我迷住了。

  她把我的衣服剝去后,就伏在我的身上,送上了一個甜甜的香吻,隨后就玩弄起我的乳頭來。來而不往非禮也,我的手也沒閑著,也同步地去揉弄她的乳頭。后來她便主動地向前挪動身子,把奶頭湊到我的嘴邊,我不敢怠慢,先叼到嘴里咬了幾口,然后津津有味地吮吸起來,使她興奮得不斷在嬌吟。

  不久,她擺脫了我,躍起身來,從工具包里拿出一個安全套,迅速地剝去了包裝銜在嘴里,然后用嘴把它套到我的陰莖上。看著她熟練的一氣呵成的動作,不得不佩服她的專業水準。

  到了這時,大家都已經處于火燒火燎的時刻,只見她一步跨坐到我的下體上,調正了位置,讓我那牛氣沖天的鐵棒兒對準了他的陰門,然后往下一坐,小弟弟便憑借泛濫的淫水潤滑,一下子便全根盡入到她的肉洞深處。她的坐功很好,時而上下抽動,時而左右搖晃,時而蹲著套弄,時而坐下讓陰莖深插著,通過身體的搖動來得到快感。我也不斷配合著往上用勁頂撞,不消一刻鍾,她就來了高潮。

  由于這按摩床只能容得下一個人,搞不出什麽花樣。我便示意她站在地上,然后把上半身趴在按摩床上,讓我從后路進攻。后來覺得她的陰部不能上露,不容易施勁,便讓她到床上趴著,把美臀高高擡起,這樣我才終于能奮勇向前拼力沖撞,只聽見撞擊臀部的啪啪聲,陰莖進出時帶動淫液的滋滋聲,和她嚎叫般的呻吟聲,形成了一陣陣極其美妙的扣人心弦的交響曲。

  我感到有點堅持不住了,就讓她平躺著,壓到她的身上。她也配合著把雙腿叉開擡起,好讓我的鐵棍兒對準她的陰門。位置調整好后,我一下子便直搗黃龍。在我的猛烈沖擊下,她又再次進入了高潮,我也在同一時間向她的玉穴傾盡了我的所有。

  本來但凡拈花惹草,女的只是爲了掙錢,所以都是應付式的,極少會全情投入。就算是那淒厲的叫床聲,你也千萬別當真,大多數都是裝腔作勢騙你的,能快點把你弄出來她便早點收工,能真正進入高潮的也少之又少。但她確實與衆不同,不但工作認真,待人誠懇,而且善解人意,溫柔體貼,而且跟你做愛也不會馬虎苟且,就如跟情人纏綿一般,由于她的全情投入,所以也能享受到高潮的快樂。能遇上這可謂絕無僅有的小姐,可以說是一種幸運。

  此后,我就頻頻去找她,漸漸地,只要一個星期沒見到她,我的心里就會感到無比的失落。這不正常的情況,使我懷疑自己是否愛上她了?不過冷靜下來,想到“歡場無真愛”這個至理名言,就會感到自己很傻。逢場作興而已,又何必認真呢!再說,她干這行有著天文數字的收入,自然過慣了奢侈的生活,假如一旦成爲你的伴侶,你能養得起她嗎?!這麽一想,我就在不會再去自尋煩惱了。不過,我還是時常會去光顧她。

  一天,我突然想起許久沒跟伯明聯絡,也應該約他敘一敘了,于是打電話約定他星期日到長江樓飲早茶。

  我們在大學的時候已經是死黨,工作以后還是時常聯系著,所以兩人是無話不可以說的老朋友。我了解到他已經交了一個女朋友,拍拖已經幾個月,感情已很鞏固,很快就會談婚論嫁了。我恭喜他之余,顧影自憐,不禁長歎一聲。自己活到快要奔三了,還是個“孤寡老人”,只能終日放蕩自己。伯明聽后便安慰了我一番。

  閑聊中,我還告訴他,最近在碧海桑拿邂逅了一個女郎,這姑娘如何漂亮,性情如何好,技藝如何精。還坦率地說被她吸引住了,所以近來經常光顧她。

“她是4號,如果你有興趣,不妨去見識一下,就知道我所言非虛了。”我還開玩笑補充說“如果你也搭上了,我們就成了襟兄弟,親上加親了!”

  “我自從拍了拖后,已經修心養性,向準夫人保證過不再夜蒲的了。你留著自己享用吧!”頓了一頓,他好像想起了什麽似的問我:“你對這女子如此鍾情,不是看上了她吧?干這見不得陽光的行業的人,也居然適合你的胃口?如果你跟她好上了,就不怕到處都是你的襟兄弟?!”

  我聽了他的勸告,臉唰的一下紅了,連忙辯白說:“別誤會,別開玩笑,要是我的女朋友是干這行的,認識她的人一定多,那時我還有臉見人嗎!”

  “你知道就好了。好女孩多的是,以你的條件,只要在心,何愁天下無芳草!”

  臨別時,我要他找個機會介紹他的女朋友給我認識,否則如果在街上有什麽碰撞,還不知對方是嫂嫂呢。

  過了兩個星期,恰逢公休日。由于前一天我在電話里氣弄他,說他給女朋友迷倒了,所以就“有異性沒人性”,近來連老友也被冷落了。這激將法果然靈驗,所以他今天煞有介事的約我到他家里作客,請我吃晚飯。

  他早已自己買了房子和家人分居了。過去我常笑話他是個獨居老人,想不到現在已經和女朋友同居了。對于他的未婚妻來說,我到底是個生客,所以鄭重其事的買了一籃水果才敢登門。

  按過門鈴不久,門開了,嚇得我連忙倒退一步,幾乎昏厥過去。原來給我開門的竟然是婉兒!幸好這時伯明已從廚房里緊跟了出來,我一冷靜,就裝著若無其事似的沈著面對一切。

  “這是我的死黨老同學敬文,李敬文,李生。她就是我的女朋友婉兒,馮婉兒。”伯明即時給我們做了介紹。

  “呵,是李生,早聽伯明說過了。”婉兒神色鎮定地跟我打起招呼來。

  “嫂子!你長得好漂亮啊!伯明真有福氣,怪不得他近來連老朋友也放在一邊了。”我跟他們開起玩笑來,使氣氛驟然變得輕松了許多。

  伯明把我讓進客廳里,剛落座,婉兒便把一杯熱茶遞了過來。我慌忙接過,喝了一小口我打趣的說:“我算是預支喝媳婦茶了!不過現在沒紅包,先欠著吧。”說完,我留意一下婉兒的臉,已變得略帶桃紅了。伯明爲免她尴尬,于是立即打圓場說:“敬文一向是個愛開玩笑的人,跟他在一起是不會悶著的”

  閑聊了一會,忽然廚房里傳來了焦味,原來伯明爲了出來招呼我,不知把什麽燒糊了。于是吩咐婉兒先陪著我,便連忙跑到廚房去。

  伯明走后,我和婉兒四目相投,開始尴尬了起來。

  “真想不到我們會在這里見面!”還是我首先打破了悶局。

  “你還算是個君子!要是你把事情捅破了,小心我要你的命!”她漲紅了臉,神情非常嚴肅地既贊賞我又警告起我來了。

  “我懂得怎麽做的了,一萬個放心吧,嫂子!”看到她對我宛然一笑,說明她真的放心了。

  “我不是欺騙伯明,我是有著不可告人的苦衷的,以后找機會再跟你解釋,你就會理解我的了。”她壓低聲音,神色凝重的對我說。

  爲了對老朋友負責,我急著一定要盡快弄清婉兒的秘密。第二天我打通了她的手機,證實她正在上班,于是跑到碧海桑拿去點了她的鍾。

  過去我們一見面總是立即就溫存一番的,但這次我卻無心與她癡纏了。在按摩房里是容易說話的,我開門見山就進入正題。

  “萬萬料不到你竟然是我老友的女朋友!我的老友也萬萬料不到你會瞞著他到這里打工!也萬萬料不到他的老友竟然是你的老顧客!”這時我很沖動,一連爆出了幾個“萬萬料不到”來。她聽后一時語結,臉孔鐵青的。

  “你是不是有話要跟我說?”她被我逼著要解開謎團,可能一時不知從何說起,急得哭了。沈默了一分鍾,等到情緒稍爲平靜下來她才開了腔。

  “我知道很對不起伯明,但我有難言的苦衷啊!”接著,就給我詳細地講起她的故事來……

  婉兒原來是這碧海桑拿宮附屬商場的一名營業主管。一年多來一直勤勤懇懇地默默工作,很得老板的賞識。可是后來受到同事的影響引誘,玩起了股票來。初始得到同事的指點,也賺了一些錢,可是后來運氣卻很壞,連番的挫敗讓她喘不過氣來。后來知道有同事炒“孖展”賺了一大筆,爲了盡快收複失地,她便瘋了似的傾盡了手頭上的所有抛了出去。可是時運不濟,僅兩天就頻頻告急,如不及時補倉,就將全部化爲烏有。然而她再也沒法籌錢了,正在愁眉苦臉無心工作之際,給老板發現了她不正常的情緒,終于知道她正處于十萬火急的關頭,于是慷慨地伸出了援手,立即開出了一張十二萬的支票給她。

  不幸的是,這十二萬救命錢投了進去,一夜之間就虧了一大截!眼看再也沒有還手的余地了,唯有盼望著會有奇迹的出現。可是三天過去,盼來的卻是全軍盡墨!

  她想到死,但卻沒勇氣。就是死了也不能一了百了,欠著老板的錢怎麽辦?這筆錢對于一個打工者來說,簡直是個天文數字,要弄到十二萬除非去打劫銀行!雖然老板很同情她,答應讓她慢慢想辦法,也不會乘人之危要挾她什麽,但如果單憑微薄的工資,就是不吃不用,要多久才能湊足這個數啊!

  她想到唯一可以考慮的就是如何賺快錢。忽然她想到隔壁的桑拿按摩小姐,聽說過她們如果是干正規按摩的,一個月下來就起碼能賺五千,如果能把身體抛出去,一些樣子靓麗身材出衆的,少說一個月就能掙一萬多!

  走投無路,唯有豁出去了!以自身的優秀條件,就不信不會豔壓群芳!主意已決,于是找老板商量,提出辭掉商場的工作,下海去當按摩小姐。在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懇求下,好心的老板終于答應了。

  她暗暗盤算過,打算先以正規按摩爲主,遇上合眼緣而又素質高的客人,才賣出自己的身體,狠狠地賺上一把。經過一周的按摩培訓后,她很快就能上位了,而且很快就博得了很多回頭客,點她鍾的越來越多,有些甚至甯可排隊等候也不要別的小姐,以致其他的夥伴對她也眼紅起來。但她堅持著一個原則,就是“甯少勿濫”,甯可少賺些也不會有求必應。每天做全套服務的只限一到兩個,沒遇上合意的甯可一個也不做,這是她的底線。約束著自己不能爲了錢而搞垮了自己的身體。反正湊足了錢還債,就要退出江湖的了。

  兩個月過去,一天她休息在家,突然接到一個大學舊同學的電話,約他去看菊展。她本來是沒這份閑情逸致的,但也想出去散散心,于是就答應了。

  她們走向了一個花卉排列得很擠的展棚,這里狹窄的通道兩人幾乎不能並排而過,突然一個男子想快步超越他倆,就閃身而過,可是挎在肩頭上的相機卻卡在婉兒的挎包上,前后一拉扯,大家都嚇了一跳。那男子以爲是有人要搶他的相機,誰知竟是無意中釣到了一條美人魚。兩人道過歉后,四目相投,都被吸引住了。只見那男子風度翩翩,不但長得帥,而且一眼就看出是個很有素質的人。而她在男子的眼里正是他夢寐以求的那種類型的姑娘。可是萍水相逢又怎好結識對方呢。最后那男子向他倆遞上了自己的名片,說了聲再見就走了。

  晚上婉兒躺在床上,那男子的身影老是在腦海里揮之不去,于是在挎包里翻出了那名片細看,才知道這個叫韓伯明的是一間外資廠的技術總監,就立即感到心如鹿撞。不過顧影自憐,看看自己目前的身世,又怎能配得起人家呢。由于翻來覆去睡不著,想到跟他閑聊一下又何妨。于是毅然撥通了對方的電話。

  “韓先生嗎?您好!我是在菊展上不打不相識的哪個女孩子,我叫婉兒。”

  “我也很想給你打電話,可是正后悔當時沒問你的電話號碼。正盼著你會給我電話哩!”

  “呵!那麽巧。你還沒睡?”

  “我習慣了晚睡的,正在上網。”

  “過得那麽潇灑啊,你的孩子不用你照顧嗎?”

  “開玩笑!我那來孩子啊,我還是個孤家寡人呢,慘慘的,一個人住一間房子。”

  婉兒巧妙地放出了試探氣球,知道對方還是個光棍,于是對他更有興趣了。天南地北,一直聊了半個鍾。此后,他們幾乎一兩天就通一次電話。一個星期后的星期天,伯明約她晚上到一間咖啡廳去見面。

  婉兒特地到發型屋去整理一下頭發,挑了一件白底淺藍碎花的無袖V領T恤,襯上一條能充分顯露身段的牛仔褲,再化了個不容易覺得修飾過的淡妝。在鏡前一照,那露臂的上衣正好襯托出傲人的雙峰和性感的乳溝,不覺滿意的笑了。

  在咖啡廳一見面,伯明一時驚呆了,原來稍經打扮后的她,竟比邂逅時更漂亮得多了。定過神來,才懂得招呼她入座。

  閑聊中,婉兒最不願意接觸的問題終于要面對了。

  “我在什麽單位任職和做什麽工作,你看過名片就知道了,但還不知你在哪個單位工作呢?”

  “可以暫時不告訴你嗎?”婉兒早就想好了對策。頓了一頓,再解釋說:“其實這是沒什麽秘密的,我的工作類型屬于辦公室的文職,但不是當秘書。反正我打算再干幾個月就要跳槽的了,所以具體單位就不說了。”她說得含糊其辭,反正他也不會再追問的,問題就這樣給她巧妙的打發過去了。

  此后的一段時間里,伯明在許多個周休日都約見她,而且次數越來越頻繁。終于,伯明向她表白非常喜歡她,希望能成爲他的女朋友。

  頻繁交往了一段時間后,有一個星期天在伯明家里幽會時,恰逢遇上了大雷雨天氣,到了天黑后也走不了。孤男寡女在濃情蜜意中,伯明終于占有了她的身體。自從這晚在伯明家過夜后,不久兩人就干脆同居了。

  爲了適應同居后的生活,婉兒跟老板商量,周一至周五只上白班,而且要與寫字樓上下班時間一致,逢周二周五上夜班,但在十一點就要下班回家。由于婉兒已是該桑拿館大紅大紫的人物,加上知道她下海是爲了還債,所以就格外寬容地照顧她。

  婉兒本來也知道伯明是有相當積蓄的,但從沒想過要伯明幫助她還債,不想因金錢問題而破壞了感情,所以固執地堅持要秘密地賣身還債。她下定決心,只要湊足了錢還清了欠債,就多一天也不干,金盆洗手以后就重歸淑女行列,跟伯明好好過上正常的生活。

  婉兒把自己淒婉的故事,一口氣對我訴說了一個多鍾,引起了我的共鳴和同情,同時也很欽佩她的正直和膽識。我知道她對伯明隱瞞了自己的境遇,只是一種善意的謊言。所以我向她做了保證,絕不會向伯明捅穿她的秘密。她非常感激地回報了我一個甜甜的熱吻。不過這次桑拿我是很吃虧的,九十分鍾時間只是聽著她說故事,什麽“正事”也沒做。幸好到櫃台結賬時只收了我的鍾錢。

  此后,我還照樣時常去捧她的場。我們都能把與伯明的關系放到一邊,一如往常地享受著無盡的纏綿之樂。

  到了一年之后,婉兒終于清償了欠債,如釋重負地告別了按摩生涯。幸運的是,她在桑拿館工作期間,雖然名噪一時,熟客也很多,但由于她與伯明拍拖非常低調,極少人知道她與伯明的關系,所以她的的秘密始終能瞞過了伯明。她也打算過,萬一以后伯明知道了真情,他如此愛著自己,相信只要如實地說出自己的苦衷,伯明也會原諒她的。

  離開了桑拿后,她詭橘地對伯明謊稱她任職的單位因爲財政困難而結業了,她也失業了。從此就把一年多的慘痛經曆,徹底地掩蓋了過去。

  不久,伯明爲她找到一份地産公司資料員的理想工作。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佳期正式結了婚。婚后兩口子過上了甜蜜的生活。

  在他們結婚后,我也時常到伯明家去串門。不過我與婉兒互相只當作朋友般的相處,大家以禮相待,從來就沒有過任何越軌的言行。

  六個月后的一天,伯明約我到他家吃晚飯。原來他的公司要派他到外國母公司去參加爲期三個月的培訓,下周就要出發,故此他要委托我照顧他的妻子。他也囑咐婉兒,在他離家后,如果遇到有些有什麽自己不能解決的事情,就通知我去幫忙。他對我如此信任,份屬老友,我自然樂意應承。

  三個星期過去了,雖然間中也與婉兒通電話,關心一下她的近況,不過她都說沒有什麽需要我幫忙的事。

  一天晚上九點,我剛洗過來澡,正準備上網打發時間,突然婉兒火燒火燎地打來電話,說家里的電熱水器壞了,無法洗澡,要我趕去幫忙看看是怎麽回事。

  我一進門,看見婉兒穿著一件浴袍,頭發散亂,看來是個準備洗澡的樣子。我二話沒說,就走進主人房的衛浴間去查看。根據電熱水器連電源都不通的情況來看,就可以斷定並不是熱水器有什麽毛病。經過檢查,原來只是電源插頭松了,所以很快就恢複了正常。

  當我走到客廳,正想告辭,她卻正在開著咖啡機爲我煮咖啡,說要我品嘗一下她泡制的哥斯達尼加地道咖啡才回去。當一杯香氣襲人的咖啡端到我面前后,她打開了音響,播放出悠揚悅耳的小提琴協奏曲,說要我好好品嘗她的咖啡,就自顧自地跑回主人房洗澡去了。

  大概過了十五分鍾,突然傳來她呼喊我的聲音,我趕忙走進房間去問有什麽事,她說熱水器又壞了,不知如何是好。這局面使我感到很爲難

  “這樣吧,你先穿好衣服出來,讓我進去看看。”

  “怎麽成啊,我現在滿頭都是洗發水的泡泡!”

  “你不可以用浴巾把它抹淨嗎。”

  “我叫你進來你也不敢?我的身上有什麽你沒看過的!”

  她這麽一說,我還可以扮君子嗎!不過還是感到自己的臉上火辣辣的,可能是有點害羞的感覺吧。

  我大著膽子,推開虛掩的門,在霧氣騰騰中看到她一絲不挂,白皙的肌膚,玲珑的曲線,胸前兩團肉峰高挺,倒三角形的陰毛下私處欲隱欲現。我霎時有著好像第一次看到她全裸的感覺,不禁全身熱血沸騰。我極力掩飾著自己的尴尬,背著她站上了浴缸的邊沿,拔出插頭把兩片銅片用力往里按了按,豈料當把那插頭插回去時,沒想到出水開關正處在打開的狀態,那放在地上的活動花灑便立即亂噴起水來,噴得我滿身滿臉的水花,首當其沖的褲子竟全濕了。她連忙關掉了開關,轉身看到我的狼狽模樣就哈哈大笑起來。

  在我正感到不知所措的時候,她也笑完了,就毫不客氣的動手替我解褲子的皮帶。

  “你要干什麽?”我慌忙按住她的手制止她。

  “難道你就能濕著身子回家去?快脫下來讓我洗洗,再放到干衣機里,很快就能把干干淨淨的衣服還給你。”

  “那不好意思吧?多難爲情啊!”

  “還裝什麽正經啊!你身上的東西我還有什麽沒看過啊?!”

  我無言了,于是任由她把我全身上下脫了個精光。這時,大家都全裸著,我那話兒早已沖動得漲硬起來,還一抖一抖的。

  “多可愛的寶貝啊!”她伸出手來,一把握著。

  “不要這樣!今時已不同往日,你現在是我的嫂子了。”

  “我們交往的日子還淺嗎?這寶貝早就屬于我的了!”

  “都說‘朋友妻不可欺’呀,我不可以對不起伯明的。”

  “老套!你把那個‘不’字去掉不就成了嗎,再說,伯明臨走時不是交帶過有什麽事就找你幫忙的嗎?我現在就是需要你幫忙,給我解除寂寞之苦!”說罷,就緊緊的摟抱著我,把熱辣辣的香唇湊了過來。幸好,這時她的頭發雖然還是濕滑的,但泡泡已經消失了。

  我們在激情的熱吻著,下面我那雄赳赳的話兒正頂著她的私處,我的手不知什麽時候已經摸弄著她那豐滿的乳房。雖然我們肌膚之親過去已習以爲常,但現在卻有著前所未有的感覺。

  一番親熱后,我幫著她洗擦了身體,她也細心地給我洗擦了一遍。雖然過去我們有過無數次的纏綿,但鴛鴦共浴還沒嘗試過,所以覺得特別的激情滿懷。

  擦干身子后,我把她抱到了床上,接下來的戲就不用敘述了。當纏綿過后,我提出要走了,她卻把我緊緊的摟著,嗲聲說:“我會讓你走嗎?今晚就在這里陪我!再說,你的衣服還沒洗哩,想光著身子回去嗎?”

  又一番親熱后,她起來把我的衣服拿去洗了,然后再到回到床上再次挑逗我。由于我已泄過了一次,所以再次上陣時就能更持久地讓她爽翻了天。她前后來了三次高潮,所以完事后已經累得全身軟癱了。

  過去在按摩房里,由于環境的局限,特別是在按摩床上根本不能任意發揮。這次在溫馨的家里纏綿,情形就大不一樣,可謂別有一番情調。她還拿我跟伯明比,說我的小弟弟比他的長,比他的粗,所以特別的刺激,但伯明的花樣多,特別容易持續誘發她無盡的激情。我不甘示弱地辯解說,夫妻之間的床戲又怎能跟按摩房里的遊戲相比的呢,要是我處在伯明的位置,我就不相信不把你送上了天!

  這一晚,我們相擁著睡得很香。第二天清晨,我們再做了一次,才匆匆趕去上班。

  事后,我的心情很矛盾。這次的越軌,雖然由始至終都是她主動的勾引,但我作爲男人經不起挑逗而做出了對不起老朋友的事,是不能完全推卸責任的。不過,我相信婉兒並不是個隨便的人,她這樣做,一來是在過去近一年的交往中,我與她已經不能看作是一種買賣關系,兩人之間其實早已潛伏著一種千絲萬縷的感情,潛藏著一種沒有說出來的愛意;二來,伯明離家這麽久,她一個人獨守空閨,日子難熬是可以理解的。女人跟男人都一樣,是有生理需要的,當碰上了機會時就會失去理性的了。因此,我曾懷疑過她是兩次故意弄松了插頭來制造機會,巧妙地安排這出戲的,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也是可以理解的。

  在伯明離家的三個月里,幾乎都是應她的邀約,大概一個星期我們就會幽會一到兩次。不過大家商定,伯明回來后就當沒事發生一樣,回複以前的正常健康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