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喝得很醉,心裡癢癢的很難受,找了位性感少婦..


那天晚上喝得很醉,心里癢癢的很難受,心想一定要找一點樂子。我快40歲了,上次出差被同事說動了也就嫖過那麽一次,一方面自己有結婚4,5年的老婆了覺得良心不安,一方面怕染病,所以基本上都是好好先生,但是當晚不曉得哪根筋不對,在一些野雞聚集的地方徘徊。走來走去,經過一些穿著性感暴露的妓女都會被她們挑逗,五花十色,雖然一些確實蠻漂亮的,但就是看不上,可能因為自己也緊張,一些看起來又像吸毒似的,不干淨。之后累了,坐在附近一張木椅上休息,心想這樣也好,不做有愧于自己的事,打算再坐一下子就回去了。

這時看到一個女的向我的方向走過來,一把長長直直的黑發長至腰部,穿著一身大外套遮到大腿處,包著上半身看不到里面穿什麽,但可見修長的美腿細細的非常的白,穿著黑色高跟鞋,我頓時睜大了眼想仔細瞧瞧。當她走近我的時候近距離一看,看不出有沒有化妝,一點也不像出來做的,樣子說不上太美,不過走在街上足夠吸引男人目光了,眼睛很有電,皮膚很白,她瞄了我一眼,表情非常的緊張,仿佛可以感覺到她在微微顫抖,接著就經過我的面前,當時我還在想這樣的美女這麽晚一個人來這種地方干什麽?看著她走過我,接著停了一下然后又繼續走了兩三步,緩緩轉過頭望著我,我也望著他,兩個人對望了有四五秒,我問她怎麽了。

「要不…?」她說話有一點顫抖,我呆呆的看著她,點了一下頭。

她貼在大腿上的小手搖了一下示意要我跟過去,接著她快走的走向晚上超陰暗的公園,發現原來我的肉棒已經有反應了,走路都有點困難,我站起來,跟在她后面。走進公園里,里面暗的有點可怕,可當時哪還管那麽多,走到一張很里面的兩人椅處停了下來。「這里可以嗎?」她說。雖然說在野外很誇張,不過當時我急壞了,忙問她多少錢,她竟然有點慌張的回問我可以要多少,這更讓我覺得她要麽第一次出來做,要麽根本就不是妓女,或許只是某些原因像出來尋刺激,欲火焚身的受不了之類的,可是這樣正的,會找不到伴?不想那麽多,我給她一個價,她想都沒想就點了一下頭。

接著她讓我坐下。她半蹲得幫我拉開牛仔褲拉鏈,把我的褲子跟內褲一並拉到膝蓋處,當她看到我粗大爆青筋的肉棒不知道是驚訝還是嚇到,水靈靈的眼睛直直盯著肉棒,接著在包包里拿出安全套叫我套上,我叫她先幫我口交。開始她一直說不行口交,她的聲音很好聽很柔,經過我再三要求后達成協議,一定要先套上安全套才幫我吹。她叫我自己套,我要求說要她用嘴幫我套遭拒絕,然后她就用手笨拙的幫我套上。

「第一次做哦?」

「沒…不是…」

「你真可愛啊…皮膚很白哦,幾歲啦?」

她沈默了竟然無視我,我就沒再說話了。

我以為她會坐在旁邊幫我吹的,卻看著她輕輕地跪在我胯下,赤裸著腿就跪在草坪上,慢慢幫我把褲子脫掉了,放在旁邊椅子上,我看著亂興奮的,把身子坐底一點把腿張得開開的,肉棒已經呈最硬的狀態在微微跳動著。開始她只用手幫我套弄,不時的四處張望確定有沒有人,這時我可以稍微清楚的看到她的臉,雖然她一直沒有正面望過我。

五官算標致,出乎意料的蠻不錯的,看上去應該接近28,30歲左右,完全不像是出來做的,化了一點淡妝,像我說的眼神很有電,水汪汪的,雖然因為緊張的關系眼神閃爍,我喜歡她的嘴唇,小而飽滿,像櫻桃似的,看起來很可口,我用手把她的頭推過來想好好吸吸她的嫩唇,她一下子把我推開拒絕了,我多無奈啊心里暗罵著這婊子這也不行那也不行。

「不要只用手,讓我嘗嘗你的嘴巴…」她瞄了我一下后乖乖的慢慢低下頭,像是聞了一下,在龜頭處舔了舔,接著整根含了進去。「喔…」我不禁歎了一聲。雖然隔著安全套,但是她吸的蠻緊的,卟滋卟滋的聲音,看樣子蠻有經驗的。有時候稍微牙齒碰到了,雖然根本不痛,但我還是壞壞的想試著嚇嚇她,假裝有點生氣地說「小心你的牙齒別碰到了,善用妳的舌頭。」她擡起頭來對我小小聲的說對不起,接著用手套弄了兩下又一口含住了肉棒,我心里暗自高興,心想蠻聽話的嘛,要慢慢再戲弄她。

這次她好厲害,用濕潤柔軟的嘴唇內側帶節奏的滑動,口舌並用,可以時不時感覺到她水蛇般的舌頭在里面蠕動著,隔著安全套也可以感覺那股溫暖濕潤的感覺,真的好強,好舒服。「喔…媽的…好舒服啊…真想脫掉安全套…喔好爽…」真的很想再享受多一點,不然遇到這樣正的貨太可惜了。「诶,可以不戴安全套嗎?我給雙倍價,怎樣?」看她又是一陣沈默。「價錢可以再商量嘛。」她吐出我的肉棒,瞪著我手還在繼續套弄著「不行。」語氣很冷酷,顯然她已經慢慢進入狀況沒那麽緊張了。「好好,不再要求了,再讓我爽爽,快…」看著她又低頭嗯的一聲含住了,看來其實她也還蠻享受的嘛。

聽著我的喘息聲她好像越吹越帶勁了,節奏時快時慢,不時在里面轉動著舌頭,我抓著她的頭搖動著腰部想試著頂深一點,看她沒反應,便想更加地享受她溫熱的嘴,使命擠弄她的嫩舌,時不時往她的喉嚨頂去。唷有經驗喔,我這樣玩弄著她的嘴她也沒嗆到。「我操,爽死我了,每晚都幫別人吹哦?喔喔…有男朋友了嗎?寶貝?喔…」我也知道自己很多話,但實在是太爽了好像要成仙似的,我覺得是時候了,在這樣下去我會射的,在還沒干到這婊子的淫穴就射了的話太可惜了。

「來來,可以了,騎上來。」我拉著她的雙臂把她拉上來,她看起來好像也有點興奮了,臉色紅潤的眼神迷蒙。她騎在我身上,自己把手伸進裙子里應該是把內褲撇開,稍微調整好坐姿位置后,再用手指調整我硬挺許久的肉棒對著她的小穴頂了幾下,整個人坐了下來,一插到底。「啊…」終于,她第一次的嬌呼,還記得是多麽的銷魂,我也幾乎是同時歎了一聲長氣,她顫抖了一下,可以感覺到她的小穴早已經泛濫成災,才剛進入就感覺到有淫水在慢慢湧出了。看她紅潤的俏臉緊鎖著眉頭,嘴巴緊閉著,她一開始不知道要把手放在哪里,把手放在后面撐在我的腿上又覺得姿勢不對,接著把雙手跨過我肩膀撐在我躺著的椅背上,開始有節奏的搖擺著她的腰了。

「脫掉衣服,自己。」我命令她。她仍搖著腰,速度變慢了,把雙手收回來,慢慢的一顆一顆鈕扣脫著,我懷疑她的舞應該跳得不錯,那蛇腰超會搖的,我緊盯著她的一舉一動,發現真的好性感撩人,自己的腰也不知覺的向她的水穴狂頂著,我快失控了。在她聽話的把衣服鈕扣全脫掉后,緩緩地往左右兩邊拉開,眼神羞澀又帶著妩媚地看著我,才知道她里面只穿著紫色的蕾絲胸罩,白白的胸部好正形狀好美,看上去雖不是太大,但當時覺得比那些巨乳更加吸引人,丁字褲是同一款的紫色系,身材一覽無遺,那個纖細如水蛇般的腰更讓我興奮,我迫不及待的想享用她白嫩的乳房,想都沒想就繞到她背面脫掉胸罩扣子,扯掉胸罩隨手丟在地上,一把大手緊緊抓住她的奶,她又是一聲蕩人心魂的呻吟聲,第一感覺就是超柔軟的如水球般,我另一只手就環抱著她纖細的腰。「啊…小力一點,會痛…」她嬌呼著,腰部很靈活地搖擺著,水穴的肉壁摩擦著我粗大的肉棒,發出卟滋卟滋的聲音,好聽極了。「好好…寶貝我小力一點…喔…你真會搖…讓我包養你,好好的疼你…天天插你這濕的不像話的淫穴…」當然包養的話我只是隨便說說。她雖然沒回答,不過可以感覺她聽到這些后越加的興奮,腰搖擺的更厲害了。我左右兩邊乳房都揉捏一番過后,接著把頭整個埋進那對散發出誘人香氣的乳房,開始吸允著細細品嘗,真讓我覺得人生中就享受的就是干逼。「啊…嗯…嗯喔…」她的呻吟聲有如優美的樂曲啊。

「寶貝,喜歡我的肉棒嗎?夠大吧?告訴我。」

「嗯…大…」她終于回答我了,我無法控制的咧開嘴笑了。

「什麽夠大?」我雙手抓著她的細腰,腰部順著她的節奏頂撞著她的小穴深處。

「啊…肉…肉棒…」很有印象她的眼神迷蒙微開著的表情,烏黑的頭發已經因為有點涼風的關系吹的稍微有點亂了。

「什麽?說清楚一點啊…寶貝,我想聽…」

「肉棒…我說肉棒好大…」

「喜歡嗎?我的。」她還是有點矜持,不敢看我的眼睛,也不回答。我接著再說

「告訴我啊…寶貝,我要聽你說現在插在你那里的東西你喜歡嗎?正插在你里面喔…給我老實一點」

「啊…喜歡…我喜歡…」

「喜歡什麽?」

「喜歡你的肉棒,喜歡你的插進我那里…」她好激動,搖的好厲害,這時我兩只大手掌大力抓著她的翹臀。

「看你這淫蕩的樣子,坐在陌生人的身上干著這種事,在公園里喔…你是壞女孩吧?啊?」

「是…我放蕩…壞女孩…我是」

「喔…你不像妓女啊…你不是吧…?」

她又沈默了。

我已經快像禽獸般的爆發了。

「趴在草地上。」

「哈?」她有點回不過神。

「我叫你趴在草地上。」

她疑惑地看著我,感覺到我們交媾的地方粘粘水水的,她的淫水已經擠出來流到我的屁股處了。

「趴著,像狗一樣。」

「可以…可以不要嗎?」

「先起來」

她照做了,停住搖擺著的腰,肉棒慢慢離開了緊包著的肉壁,她腿軟的坐在我旁邊。

我伸手想脫掉她的外套,她縮了縮身體,試圖阻止我。

我當時失控了,強硬的把她拉過來脫掉外套,故意丟的老遠的,也沒注意她的表情,一把拉起她的左手臂往地上一丟,正好她雙手撐住草地,趴著像母狗一樣,我興奮的發狂。她想起來,我整個壓了上去,一手撐在地一手扯下她身上唯一剩下的紫色丁字褲到一半,接著再拔掉安全套,手指想嘗嘗她濕透了的陰道,插了進去使命摳著。

「啊…先生…不要這樣…啊…」

「你水都流出來了,還在給我裝?讓你嘗嘗自己淫蕩的證據。」

我把沾滿白色分泌物的兩根手指湊到嘴邊,想塞進她嘴里,她竟然主動含住了,並在里面添著,像吹肉棒那樣,發出享受的嗯嗯喔喔的聲音。

「喔對…乖…幫爸爸舔干淨…我就獎勵你喔…」肉棒頂在她的小穴外面,她擅長的扭腰擺臀又出現了。

「怎麽啦?等不及了是不是?」

她吐出已經添的一干二淨的手指,喘著氣說

「不是!我不是…」我知道她不是像之前那樣在裝矜持,而是在跟我調情。

「不是?那頂在你那濕的一塌糊塗的穴穴那里的肉棒就要離開了哦?」

「嗯…你要離開…你要就離開啊…」被這婊子反將一軍。

「是哦?」

我把肉棒擠進了包的緊緊的,溫熱濕潤的陰道,清楚的感覺到肉壁正被我粗大硬挺的肉棒慢慢擠開了,這回我沒帶套,欲仙欲死也不夠形容了,也不知道她有沒有發現我脫掉安全套了,我把肉棒插進了3分之1,又慢慢地把它拔出來,接著完全離開了她的小穴。

「嗯…不要…」

「不要?不要什麽?」

「嗯…」

我壓在她背后,雙手繞過前面一把抓住她那對嫩滑的白奶大力揉捏擠壓,搞得她嬌喘籲籲。

「說啊…快…」我捏著她的奶頭向外拔。

「啊…不要…好痛…」

「嗯?什麽?告訴爸爸。」

「肉棒…不要離開我那里…我的小穴…」

我再也受不了了,沒給她預警的一子下整根肉棒沒入了陰道里,因為足夠濕潤了一插到底。

「啊!啊嗯!喔….」她完全放開了,簡直不管附近有沒有人,盡情的放浪淫叫了。

「啊…啊…騷貨…看你騷的…比妓女還賤…竟然趴在草地上任人干..告訴干爹…你說是不?」

「喔…賤貨…對…喔對我是賤貨…是母狗…讓干爹干穴穴…」

我使力把她的上半身往地上壓,她的翹臀也就高高地擡起,這樣正好洽到好處,肉棒能更深入地侵入,看著我進進出出的肉棒已經沾滿她白色的分泌液了,除了她身上誘人的香水味,還有我們交媾的地方所散發出來淫蕩的味道,真的是太刺激了…

「啊啊!」我幾乎是喊出來的,差一點就爆醬了,但是撿到這樣的寶不想這麽快就結束,我的肉棒就這樣插在她里面不敢動,接著拉著她的肩膀把她拉起來,把頭湊到她脖子耳朵處亂添,像添著美味可口的雪糕。

「嗯…怎麽了?」她像是意猶未盡地問我。

「我想射了…都是你的騷逼…把我吸的這麽緊…」我竟然不甘的生氣了,好像真是她的錯那樣。

「你好無賴…自己不行還怪人家…」她緩緩的向我的肉棒推進,輕輕的進又出。

她劉海因為汗水有點濕的貼在額頭上,那眼睛像要把我吸進去似的,那樣子看著真受不了,把她雙手壓在她頭頂處,接著我用盡全身的力氣使命胡亂頂撞,一股要命的酥麻感直攻全身到達頭皮,男人最舒服的時刻要來了,原本打算射在她臉上的,真的來不及了,咬緊牙關再猛插了不到十下忙拔出來正想爬起來對準她的臉,怎知腿一軟,一腳撐了起來一腳還跪在草地上,爆發了。好多好多,自己也嚇到了,一發射到她的白奶上,一發射到她的肚子肚臍附近,肚臍都裝滿了,大腿也沾到一點了,接著最猛最多的那一發竟然射到她的脖子處,下巴也中了,差點就射到臉上。我已經拔出來了,想不到她的高潮現在才來,看著她突然一顫,雙手緊抓旁邊的短草,接著一波一波的渾身顫抖「嗯嗯………..」她緊閉嘴唇的壓抑著,顫抖的好厲害。

我們都完全虛脫了,累垮了,我坐著看著她喘著氣就這樣躺在草地上,我走去幫她撿起之前丟掉的外套,當我走回來的時候她在包包里拿出面紙坐在椅子上擦拭身上的精液,之后穿好胸罩丁字褲,用手稍微遮住身體,雖然當時那里很暗但也能看到她一直避開我的視線不敢看我,她接過外套匆忙穿上,竟然轉身就想走,我叫住了她,把我手上正拿著的鈔票拿過去給她,她看了一眼,一手把鈔票抓過去,抓的都皺了,看著她慢跑的跑了出去,我坐在椅子上休息了一下后就回家了。

之后的日子我常常回到這個地方,很想再碰到她,不過一直沒緣,老婆還以為我是不是有外遇了常跟我吵架。想想也沒錯,我是真的很想找到那個機會外遇。我到現在還時不時回去,不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