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出獄,操到小姐失禁


伸展了下身體並深吸了口氣,自由的感覺真好!整整兩年沒有嘗到女人的滋味

了,我立即做上車到了城裡,找了個大的洗浴中心,讓自己放鬆一下。

  清洗過後,我找來服務員說:「兄弟,給哥們找個妞做個按摩,要「功夫」

好的,說完朝他眨了下眼睛。那個服務員也是個鬼精的人,立即心領神會的回

答:「好嘞,你就去包間裡先等著,包你滿意」回身就走了出去。我自己躺在包

間的床上,點上一根煙,很愜意的閉上眼睛,等著美女的到來,可是心裡早就心

猿意馬了。不到半根煙的時間,我就聽到了腳步聲,我趕緊睜開眼睛。

  擡頭一看。一個大概20左右的,差不多1。70左右的細高條女人,染了

一頭的火紅色的頭髮,柳葉眉,小眼睛,一張潤圓的小嘴,薄薄的嘴唇。胸前兩

大碩大的奶子,圓挺挺的,細細的芊腰修長的雙腿,略帶古銅色的皮膚,讓我感

覺她很是健康,我還算是很滿意。

  我也沒多說話,只是拍了拍床示意她坐過來。她也順我的意走過來,坐在我

的身邊帶著甜甜的聲音問我:「帥哥,要做什麼樣式的按摩啊?是歐式,日式還

是泰式啊?」說完還伸出手輕輕撫摸我的大腿。

  要知道我整整兩年沒有碰過女人了,根本就沒打算浪費時間做那很無聊的按

摩,一把摟住她的小腰來回揉摸「小妞,實話說了吧,哥哥我才出來,很久沒操

b了,今天你也就不用浪費時間體力給哥我做什麼按磨了,錢我照樣給你算,我

們就直接……嘿嘿」我淫笑連連的說道。

  女人聽到的話,楞了一下然後笑著說:「行啊帥哥,只要你錢給的到位,怎

麼玩還不都隨你」說完話她的手直接從大腿往上移到了我的襠部,摸到了我的雞

巴。

  我知道洗浴裡的女人為了能多接客,都是那種速戰速決的。我也沒和她再多

廢話,一把扯掉身上的浴衣,裸露出身上充滿爆發力的肌肉。女人看到我的樣子

明顯一愣,然後笑的很淫蕩,手上已經開始由摸變擼,開始慢慢的擼著我的雞巴,

另只手自己解開浴袍,兩個大奶子突的跳了出來,隨著她擼雞巴的頻率上下晃動

著。

  我的雞巴早已是「聞雞起舞」了,我的手摸上了她的一隻奶子揉搓起來,她

不但不躲,反而把身子前傾,使勁的把奶子往我手上頂,像是希望我捏爆她的奶

子似的。

  她的手開始加快頻率,上下大力的擼著我的雞巴,嘴裡哼哼著淫詞浪語,另

只手在自己的b上揉按著,我的雞巴被搓的通紅,讓本來就不小的雞巴更是顯得

面目猙獰。

  我舒服的喘著氣,手上更加用力捏扭她的奶子和奶頭。她一低頭含住我的龜

頭,用舌尖添我的馬眼,又一口將我的雞巴整根含入,用力的吸住,慢慢的往外

抽,舌頭不停的來回攪動添我的雞巴,直到龜頭從她的嘴裡拔出發出「啵」的一

聲輕響。

  除了深喉時,眼睛水汪汪都是看著我。女人的口技很棒,讓我舒服的不得了。

我緊皺著眉毛咬著牙,隨著她每次將我雞巴從嘴中進出,我都哆嗦一下,莫大的

快感讓我不得不哼出了聲音。

  女人看火候差不多了,就要給我帶上套子,我阻止了她說「你先用嘴巴給我

解決一下,我快射了」女人二話沒說,又低頭開始給我口交,不過速度上明顯加

快,手也握住了我的雞巴,擼著我的包皮讓雞巴在她的嘴裡進進出出,自己猛搓

著自己的奶子扣著自己的b,嘴中更是發出「嗯……嗯。」的呻吟。

  我感覺一道道快感襲腦而來,知道時候到了,一把將她推倒,按住她的臉讓

她張開嘴巴,雞巴對準她的嘴開始射出濃燙的精液,每次射出都讓我的身體跟著

哆嗦一次,能射了有20多下,再最後的一陣哆嗦之後,終於算是徹底的玩成射

精過程。

  低頭再看那女的,她的嘴被我的精液灌的滿滿的,她看著我伸出舌頭添了下

嘴的周邊,咕咚咕咚的開始吞著精液,全吞食後又張開嘴巴射出舌頭,像是要讓

我知道沒浪費「精華」。

  我看了她騷包的樣子,手裡擼了擼雞巴,又一下插入了她的嘴裡。感受到她

嘴中的濕滑,還沒有完全軟下來的雞巴又漸漸的起了變化,我雙手把住她的頭,

快速的抽插著她的嘴巴。她沒有作出什麼抗拒的動作只是不滿的白了我一眼,然

後任由我有些粗暴的動作,配合著發出「嗚嗚……恩恩……咕嘰……」的聲音。

  我抽插了能有十分鐘左右,就在她的嘴巴快受不了的時候,我一把將她推倒,

給雞巴帶上套子。她也知道要進入正戲了,張開了雙腿等我的雞巴對她的b進行

考察。

  我一手握住雞巴,讓龜頭對準陰道口,另只手扒著她那有些烏紫的陰唇,腰

身一挺「嗞」的一聲插入了她的b,由於她的職業讓她的陰道已經有些寬鬆,所

以沒費什麼勁就一插到底「啊……你稍微慢點……就不能溫柔點麼……嗯哼……

啊。」我根本沒在乎她的感覺,只顧大力著抽插著,似乎要將二年的慾火徹底的

發洩出來。

  由於我的本錢的確是「雄厚」,再加上剛射了一次,所以第二炮的時間比較

長。身下的女人本來也就是發出職業般的呻吟和叫床聲,但是隨著時間越來越長,

抽插的頻率也越來越快,而且我又沒有一點要射精的跡象,女人可能是真的有點

吃不消了。

  「哎呦……呃……嗯。啊……帥哥。好哥哥……給我吧。我有點不舒服……

快給……我。」我能感覺到女人語氣中的變化,知道她已經除掉了偽裝,被我干

的暴露出真是的感覺了「哼。嘔。嘶……你說什麼呢,老子還沒盡興呢,你把腿

再擡高點,讓我能再操的狠一點」我繼續抽插,把她的腿搭到自己的肩膀上,手

握在她的腿彎處,固定住她的身體,然後又吸了口氣,開始了更加猛烈的轟炸。

  每次都要把雞巴拔出大部分,只留龜頭在陰道裡充當坐標,身子再用力的往

下壓,讓整根雞巴狠狠的的操入她的b裡,直到龜頭頂到子宮才抽出,睪丸拍打

著她的陰戶發出「啪啪」的聲音。雙手瘋狂揉捏著她的那兩個奶子,手指揪住她

的奶頭狠命的掐著,當然我是不會和妓女接吻,她們的嘴很髒。

  女人在肆虐的摧殘下,發出了舒服中略帶痛苦的叫聲「啊……輕點啊大哥…

…嘶。啊。爽死我了……你的雞巴太厲害了……恩……呃」女人的話語沒有讓我

產生憐惜,反而對於我來說就是催動獸慾的號角。

  兩年了,整整兩年的苦窯生活,並沒有讓我這個性慾超強的人有半點退化,

反而更是將我人性中最原始的獸性強烈的積壓,就算是被人雞姦的時候都是在想

著出來後也要狠狠的操女人的屁眼,忍住屈辱的淚水咬牙硬挺著,不得不說這個

女人也算倒黴,接了老子這個客人,有的她受的了。

  我伸出一根手指捅進她的嘴裡攪動著,感覺濕潤的差不多了,就沒任何預兆

就直接捅進了她的屁眼「啊,……不行。快拔出來啊。」「嗯?難道和我裝b啊?

別說你沒和男人肛交過?操」我不理會女人的哀求,繼續在她的屁眼裡狠命的扣

著,感受著雞巴在陰道中進進出出,就像是隔著一層套套在摸著自己的雞巴,寬

松的肛門口表示著女人也是經常肛交的,屁眼根本就沒什麼彈性,還和老子裝純,

操!

  一邊狂操著身下的女人,一邊猛扣著她的屁眼,她看霸道的舉動就沒再堅持

拒絕我對她屁眼的侵犯,只是咬著呀努力的夾緊陰道和屁眼,用祈求的目光看著

我,希望我快點完事。

  我用平拍的姿勢操了大半個小時,覺得不是很刺激了,就叫她反過身子趴在

床上,就在她以為我是要肛爆她的,不安的回頭看著我時,我的雞巴一挺操進了

她的b裡「操的,哪兒能這麼快就放過你,好戲才剛剛開始,不然老子的錢可就

是白花了,你個臭賣b的事不少,敢和老子耍花樣,一會再叫你知道後庭開花的

滋味,現在嘛,得好好過過隱再說」。

  女人以為我放過了她的屁眼,放鬆著心情出了口氣,像是對我表示感謝般的

搖晃著她的打屁股,伴隨我的抽插節奏,前後的晃動來迎合我,嘴裡發出「恩…

…哦……」的呻吟。

  我抓住女人的腰往身後拉動,身子往斜上猛挺,試圖讓雞巴每次都能進去很

打部分,龜頭頂到子宮的時候還使壞的扭那麼一下,一隻手順著她的後脊摸到她

的脖子,一把掐住她的後脖頸往下壓,讓她前身下壓,這樣她的屁股會不自覺的

高高擡起,能讓我的雞巴以一種平滑的姿勢進出陰道,每次都磨察著她那個已經

略帶外凸的大陰蒂。

  「啪啪」「撲哧撲哧」的聲音充滿了整個包間,連女人激昂的叫床聲都蓋了

過去,可見抽插力度非同一般,「噼」我大力的一個巴掌打在女人還算是白嫩的

臀片上,兩秒後女人的臀片顯現出一片紫紅色的印記,緊接又是一聲「啪」,我

又加上了點力氣,給了女人屁股一巴掌,女人這時候才發出「呃……嘶」的抽吸

聲,但是沒有說什麼,可能也是知道今天她算是栽了,自認倒黴的任我施為,只

是既希望我能早點完事吧。

  她沒想到的是,我似乎打上了癮,每一小陣疾風暴雨般的抽插中,都會伴隨

著幾個不顧憐惜的巴掌,打的她的兩張臀片都已經紅腫起來,還時不時的用中指

(中指最長)扣入她的屁眼,就是一陣瘋狂的攪動,狠不得要將她給穿透,從嘴

巴中透出,將她給串了,她真的忍不住了,回頭「喂!你變態啊你,還能不能行

了?再射不出來的話就算了,哪有你這樣的客人變著方的折騰我的?有毛病……」

女人衝著我說道。

  我也是愣了一下,緊接著又開始了動作,「實話和你說吧,哥們今天還真就

打算玩報廢了你,多少錢你說個數,哥們不是差錢的人」我邊說邊繼續著抽插,

甚至這把用了兩個手指扣進她的屁眼攪動,用勁其大,根本就沒什麼憐香惜玉,

現代的婊子嗎,都不會傻到還立什麼牌坊,每個人都有出賣自己的價錢,合適了

覺得對口就能讓她們對你獻出身子,不然也就沒什麼肛交,毒龍鑽,射尿的節目

來取悅現在的客人了。

  女人聽我說完,也感覺我是個痛快人,一咬牙「你除了正常小費的錢之外,

再給我二百圓,老娘今天就拼了」「切!我以為你值多少?那還等什麼?咱們就

來點更刺激的吧,騷貨」說完後我把她前身扶起來,抓住她的兩隻胳膊,讓她身

子向她斜上方向挺著,拔出雞巴摸了點她的淫水,再吐點吐沫在她的屁眼上按了

按,將我龜頭從屁股溝慢慢向下滑動,又一點點刺她的屁眼,到了地頭,我略微

一用力,雞巴刺溜的挺進的屁眼,只是我的雞巴已經完全「釋放」了戰鬥力,所

以勉強進去三分之一就停住了。

  女人發出「恩哼」的聲音,緊索著眉頭,汗珠從她的臉頰滑落,微閉著眼睛,

兩個臀片不停的顫顫幽幽的,顯得是在忍受著疼痛,雖然她的屁眼不是「處」,

但是以前做肛交前,都做夠準備,而且潤滑的到位,不像今天,沒有足夠的潤滑,

而且還帶著粗暴,我的雞巴也不小,所以給她帶來的疼痛感覺不言而喻,簡直是

要了她的小命。

  但是想到出來做不就是為了錢麼,他給的價錢也給的合適,又追加了小費,

就勉強咬著牙堅持,只不過她自己都想到今天她的狀態是奇差,根本不適合肛爆,

出現了讓她尷尬萬分又羞愧難當的結果,連我都是有那麼點意外,這是後話了,

暫且不提也罷。

  我現在感覺自己的雞巴被她的屁眼一緊一鬆的夾住,由於帶套的緣故,感覺

不是很敏感,不是很爽,不過為了安全也只有打住摘掉套子的衝動,兩隻手狠狠

的扒住她的屁股蛋,有兩個大拇指把她的臀片往兩邊分開,這樣我能讓她用屁眼

夾的雞巴,而不是臀片上的肉來「以次充好」,這還是我在苦窯裡學到的「經驗

」。

  我也沒著急,反正是嘴裡的肉飛不了,我把浴袍上的繩子腰帶抽出來,綁住

了她翻轉在自己身後的雙腕,打了個結扣,是在苦窯綁海帶時一種特殊的扣子,

把她腰要帶拿過來,現在她的嘴上勒住,然後繞著脖子纏了一圈,順著被綁住雙

腕的結扣中穿了過來。做好了準備活動後,用力的一拉。她本來就斜上挺著的身

子,感覺嘴角腰帶勒的難受,脖子一緊,雙腕上骨頭傳來一陣疼痛,最要命的是

有點喘不上氣,差點大小便失禁,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後下一沈。

  人在快窒息的時候,是四肢發軟,說不出話使不上勁,下身有種憋不住屎尿

的感覺,現在她的注意力都被放到了快窒息的感覺上,屁眼上的括約肌更是一陣

放鬆,徹底的向外放鬆並張來了菊洞,她這一下向後邊沈沈的坐了下來,我再有

心的一定雞巴,就這樣毫不費力氣的雞巴整個都沒入了她的屁眼,深深的插入,

龜頭都能感覺直腸壁的蠕動,屁眼有節奏的張合,夾著我的雞巴,睪丸上傳來陣

陣濕漉漉的感覺,我低頭一看,原來她被我幹的都失禁了。

  「唔!!呃……嗯嗯……咕嚕嚕……呃……哼哼……」痛苦悶哼聲與射尿的快感

帶來的喘息聲結合到一起,組合了一曲美妙的音樂,至少在當時的我聽來是這樣

的。女孩拚命的咬著腰帶,頭也晃來晃去的,雙臀顫抖著在我的小腹上敲打著鼓

點,鼻子只能發出哼哼聲,整個身子開始痙攣起來。

  我一隻手拽住繩子腰帶,一隻手伸到她身前盡情的揉捏的她的兩個大奶子,

身體前傾嘴巴咬住了她的一隻耳朵「嘿嘿,美人爽不,哥哥還有好多的招數呢,

不過今天就到此為止了,不能只便宜你一個人是不是?來吧,給哥哥我動起來!

吖戛!」我喊出了趕車老漢的號子,身體開始大幅度的挺動,我每挺一次,手裡

的腰帶就向後下拉一次,次次都讓雞巴干到她屁眼的最深處,直到捅進到直腸扭

動一下,再拔出來反覆的抽送。

  女孩已經沒了力氣,只能任我施為,在我把她的嘴巴解放時,就喊出了聲音

「啊!!!求你了……嗚嗚……輕點啊……胳膊快斷了啊……快給我解開啊……」

女人哭著,喊著,眼線上化妝的黑色染料已經模糊不清,跟著眼淚流淌,不知到

底的以為是她流下黑色的眼淚呢。

  女人的樣子給了我更大的刺激,我一邊穿著粗氣,一邊狠狠的衝動,她的臀

片和我大腿內側的肌肉磨察出「嗞嗞」的聲音,手裡握住一隻奶子死命的狂掐,

直到女人奶子上的毛細血管都爆了出來才送開。

  我的臉已經扭曲了,臉色已經變得陰沈,莫名奇妙的想到了苦窯裡的生活,

想到受到的屈辱和積壓在體內的獸慾,我再也沒顧上女人的死活,猛吸的一口氣,

手上緊緊的拉住繩子腰帶,下身用力挺動,每次都經女人挺的身子擡起老高,用

因為脖子上的疼感難受而無力的向下坐,等待著她屁股的就是我的大雞巴狠命的

插入。

  「小美人,叫的淫蕩點,哥哥的雞巴大不大?恩?能給你滿足嗎?說啊,你

給我說!」我邊操邊用手揪住她的頭發問道「……求你了……快別折騰我了……

我要死了……啊,……大……好哥哥的雞巴好大……滿足,我滿足了……求你給

我。」女人在我的狂虐加屁眼帶來的疼痛感下,終於徹底的屈服,只想著滿足我

然後離開,顧不了其他的了。

  「好啊,那就給我叫!嗎的,再讓你裝屁眼,恩?看我不操死你,把你給操

爛了,叫!給我含爽,大聲的叫」我的征服感上來了,雞巴似乎又大了一圈。

  女人開始大叫起來「啊……爽……操的我好爽。帥哥。情哥哥……狠狠的幹,

我……操爛我的屁眼……哦……給我……用力的干爛它……再快點啊……呃……」

由於女人用了最高的聲音喊叫,都已經乾嘔著起來,可見音貝之高,這回連服務

員都不放心的敲了敲門「先生?你怎麼樣,有沒有事??」。

  我盡量控制著語氣,說明這裡很好很愉快,讓服務員走開。等服務員走了後,

我想了想也該差不多了,畢竟還要和家裡人中午聚一下,就準備射精過程了。我

讓雞巴在屁眼裡的狀態下把她抱起來,我做到了床上,然後對她說:「乖一點,

來轉過身子,讓我看你被操時的樣子,呵呵」。

  我徹底的將所有的繩子腰帶解開,讓她艱難的在被插屁眼的狀態下轉個身子,

和我面對面的坐在我身上,我雙手托著她的大屁股,十個指頭都快陷入了她的臀

瓣中捏著,嘴巴一口含住了她的一個奶頭咬了起來,雞巴已經又開始頂了起來。

  她也沒什麼脾氣,只是沒好氣的說道:「老娘今天算是被你玩慘了,今天不

能再做了,折騰死我了,你什麼時候能射出來啊?」「嘿嘿,怎麼?著急啊?好

嘞,哥哥今天就讓你開開眼界長點見識,讓你也參一下」歡喜佛「。

  女人一聽我又要玩出新花樣,嚇的說道:「……哎呦……我的小祖宗,就別

玩我了,今天我不收你的錢都行,就求你趕緊射了閃人,我是實在抗不住了,你

的這根吊實在。大了點……要不我也不是沒水準的……好不好嘛……就算小妹求

你了」。

  我根本就沒搭理她,只是把自己的雙腿向坐禪樣盤起,把她的雙腿搭在肩膀

上讓她做到我的腿上,雙手從她的腿彎處繞過去,在她的後背處十指交叉的抱住

她,用力的把她向自己一拉,「恩哼……天呀……你。我的腿斷了你……快把我

放下來啊」我開始了抽插,手用力的把她往我懷裡摟,小腹用力挺著雞巴插她的

屁眼,雙腳在她的屁股坐下來的時候,與雙手配合著將她往上送,將雞巴拔出來,

然後雙手再用力的把她往自己身上摟,以達到順利操她屁眼的目的。

  人身上的肌肉是有彈性和自我保護的功能的,在身體的筋肉達到極限時,都

會本能的作出最合理的反映,她的腿現在由於面對著我擡起,我又將她緊緊的往

自己身上摟,腿被壓的生疼,本能的用力往後彈出,這樣再加上我的雙手及雙腿

的配合,很容易就她擡起身子,讓雞巴拔出,當筋肉不再承受極限時又會放鬆,

再被我雙手死死的往外懷裡一摟,這樣又會回到先前的狀態並將雞巴狠狠的操入

她的屁眼。

  由於速度上的加快,女人的脖頸會隨著身體前後擺動,時間長了頭就會像磕

頭樣的上下狂點,嘴裡還會不自覺的口水飛濺,發出「呃。呃。嘰裡咕嚕。恩恩

……呃呃……的呻吟,就像是在唸經,所以這個姿勢又叫」歡喜佛「。其實我一

點都不累,她的力氣從頭到尾都是用的最多的,也不用擔心最後因為她沒力氣而

使整個狀態失控,女人的耐力可比男人的強多了,正所謂」愁刀豈能斷流水,枯

木也會在逢春「。

  就在這樣的狀態下,女人終於的徹底的崩潰了,嘴裡也聽不出來說的什麼了,

總是是語無倫次了,聲音倒是越來越大聲,甚至有那麼點引吭高歌了。屁眼也徹

底的被我的雞巴操的開了花,我低頭偶爾還能看到雞巴沒一次抽出,就帶著她的

屁眼上的褶皺往外翻的美妙景象。

  我用力的挺動是身體,追求能讓雞巴再進去些,最好能連睪丸都干進去,但

這不現實的,她的奶子曾著我的胸肌,腿上傳來的顫抖讓我知道這個女人是真的

到了極限,我放開盤在一起的腿,往上一擡,鎖在她的腰上代替雙手,騰出雙手

狠狠的揉搓著她的奶子,她想和我親嘴,我別過頭去,原因大家是知道的。

  我也到了極限,拚命的喘著粗氣並活動著四肢,她也被我玩的崩盤了,先是

陰道裡冒出大量的白色津液,伴著她「……哼哼。哦……嘶……啊……」的尖叫

聲,射出了尿,她的雙手緊緊的抱住了我的脖子,雙手在我的背脊上胡亂的抓著,

身體大幅度的顫抖起來。

  我又感覺到夾住雞巴的屁眼,就像是爆開了般的放棄了我雞巴的侵入,任由

我的雞巴進進出出,我知道她是真的徹底的痙攣了。我鬆開肆虐著她奶子的雙手,

擡起她的屁股,咬著呀狠命的擡起放下,雞巴更是大了一圈,我知道雞巴的「末

日」來了。

  我大吼著「操的,操死你這賤b,干死你!啊……喔咋。呃……恩……哼…

…」緊接著開始了射精過程,雞巴在她的屁眼裡,伴隨著,每次的射出,都是一

跳一跳的。但是令我想不到事發生了。

  「噗……噗噗……噗……次次……」的聲音由為我們的結合處傳來,我低頭

一看,我日,我每次抽出雞巴,都帶出一些飛濺的黃色液體,其中不難看出是什

麼東西,緊接著我還在屁眼裡的雞巴感到一股實實在在的暖暖的「不明物體」向

它湧了過來,慢慢的淹沒的它,緊接著這股巨大的「洪峰」越過雞巴,慢慢的超

體外噴湧而出「噗……哧哧……淒……」還帶著屁聲呢。

  女人也知道她失禁了,尷尬的抱著我的脖子,死也不擡起頭。

  「天啊!!美女啊,不是吧你,這算什麼?在你身上花錢後你給的贈品?我

日!」。

  雖然是妓女,但也沒有在別人面前磕屎磕尿的習慣,這時候被我一說,強烈

的刺激是她的b又射出了點,當然,她的屁眼也跟著流水作業般的交了點貨。

  我現在的狀況就不說了,她還是死命得摟住我的脖子,偶爾還是會輕輕的顫

動一下,我拍拍她的屁股,在她的耳邊說「美女,你是不是該起來收拾一下了,

這樣我很難做的啊?」「恩……什麼……你!。壞蛋啊你……你怎麼不去死,你

將來不得好死啊你,快把我放下來」屋子裡到處都是難以忍受的味道,說實話我

都快吐了……

  「等等,你給我含住雞巴讓它軟下來再說,別墨跡,快點張開嘴」我把她推

倒在床上,拔出雞巴,摘去套子一下捅進她的嘴裡,就讓雞巴在她嘴裡的狀態下

點起根事後煙抽著。別罵我,屋子裡到處都是怪味,不來根煙頂一下,估計我就

死了。

  「帥哥,你有電話麼,給我留個電話,今天你把我搞得那麼慘,我得討回公

道啊」她突出舌頭,邊摸我的大腿邊說到,我也一時心血來潮把自己家的電話給

了她,然後去洗浴一番回家去和家裡人團聚。

  出了洗浴中心,我又深深的吸了口氣「哼,這就是tmd的自由,該回家了

……不知道表妹怎麼樣了?兩年沒見我,那個小騷貨該不會忍不住找別的男孩子

吧?」

  「家!!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