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後篇(女兒嬌):024.◆(二十四)


◆(二十四)

  雨後的河水顯得有點混濁,光光的浮橋上有幾個女人在洗腳,河水打著旋在這裡經過,女人們將腳伸到河裡,嘻嘻哈哈地傳來打情罵俏的嬉鬧聲。夜已經席捲了整個河邊,只是在近處還能看清周邊的實物,偶有一兩聲蟬鳴讓人感覺夏日裡的煩躁。

  在河這邊來回走了幾圈,也沒見婷婷的身影,心裡就有點急躁,這小姑娘究竟在哪裡?

  該不會就因為這事想不開吧,好在河水並不深,上下游都有人在洗澡,心理的擔心就減弱了。

  奔著河邊那幾叢蘆葦走過去,撥開稀稀落落的葦叢,一顆高高的樹下面,靜靜地坐著一個人,儘管有點模糊,但一眼就認出婷婷,悄悄地走過去。

  「生氣了?」

  隱約地聽到這時的婷婷抽噎起來。

  「還真哭了?傻丫頭。」我企圖摟住她的肩頭。

  「不用你管。」婷婷倔強地說,肩膀搖晃著掙脫我。

  「噢,有人管了?」我笑著說,有意貼近她的耳邊,「告訴爸爸,是不是有心上人了?」

  「討厭!你才有心上人呢。」婷婷說著站起來就想走。

  我緊緊地拉著她的手,「吃醋了?我和你姑姑真沒有什麼?」說這話心虛虛的。

  「沒有什麼?你以為我沒看到?」她轉過身來,看著我說,眼裡滿是不屑的神情。

  「那你告訴我,你看到了什麼?」我知道這時候的女兒肯定很敏感。

  「你,你們兩人互相……不要臉!互相扣那地方。」

  真的瞞不了她了,婷婷已經是大孩子了,況且又經歷了那麼多的男女之事。

  「你,都看見了?」我沒法對著她撒謊。

  「誰稀罕看,你去好了。」她賭氣地說。

  我強硬地扳住了她的肩膀,看著她的眼睛,婷婷還是用力往外掙。緊緊地抱在懷裡,一下子堵住她的嘴。「嗚……」女兒來不及掙脫,就被親了個結實。

  婷婷開始還有點推拒,但在我的強行攻擊下,一會兒就投降了,舌頭漸漸有了回應,嘴裡抑制不住地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兩隻小手在我背後不停地亂摸。

  嘴變換著幾個角度,由親嘴變成了啃噬,然後又調情似的看著對方再咂著彼此的嘴唇。到底還是小孩子,只是稍用了點技巧,就雨過天晴了。

  「婷婷,還生氣嗎?」小嘴高高地掘著,不說話。

  貼過去,含住了,嘴唇套著嘴唇往上拉。

  「壞爸爸,拉的人家都疼了。」她用拳頭捶著我。

  「爸爸喜歡,喜歡你這小壞蛋。」我哄著她。

  「你才不喜歡我,你喜歡姑姑。」她心裡還是沒有放下這個結。

  「嗯,爸爸是喜歡姑姑。」我不得不承認。

  婷婷聽了一下子扭過身,不理我。

  我扳過她,看著她不高興的樣子,「聽我說好嗎?」婷婷露出很大的白眼不滿地看了我一眼。

  「可我更喜歡你。」

  「那你還跟她……」女人就是小心眼。

  「小傻瓜,我跟她那樣可還沒有到和你的程度。」看著她的面龐,用手觸摸她的小嘴。

  「什麼程度?你又不理人家?」

  「還不理你?每天都跟你上床、做愛,還要怎麼理你?」我故意說出那些字眼讓她聽。

  「你?」女兒畢竟太純情,她大概感覺到那些語言的刺耳,眉毛翻了一下,「人家才沒願意。」女人的天性,做了也說沒做。

  「好,好,你不願意!是我抱著你上床的,爸爸強姦了你還不行嗎?」

  「啊呀,你個壞東西,不理你了。」徹底地轉過身去。

  「嘿嘿,小祖宗,你到底要爸爸怎麼說?」我站在旁邊不知所措,原本以為自己的女兒很好哄,可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那麼回事。

  「婷婷,爸爸真的喜歡你。」我試著去扳她的肩膀,女兒只輕微地反抗了一下,就不動了,我知道轉機的時機已經來了。

  「你姑夫已經那樣了,你姑姑也很可憐的。」我利用了女兒的善良,「她從小就喜歡爸爸的。」婷婷兩隻小手蜷在我的胸前,低下頭不說話。

  「再說我和你姑姑真的還沒有什麼,我們就是彼此摸了一下,你都看見了,再說這也是彼此喜歡的,你不是也喜歡姑姑嗎?」

  「喜歡就那樣?」婷婷有點賭氣地說。

  「男人喜歡女人,還能怎樣?喜歡很了,就想把她的一切都喜歡著,都佔有著。婷婷,爸爸不也喜歡你嘛。」

  「我是你女兒!」她趴伏在我的懷裡,抓弄著臉前的辮子。

  「對呀,你是我的親女兒,是爸爸的貼身小棉襖。」我搬著她的臉,鄭重地告訴她,「是我的貼身小棉襖,知道嗎?」

  「嗯。」婷婷的心放開了,臉上露出了一點笑容。

  「那你還嫉妒姑姑嗎?」

  「可我就是見了你和她那樣,心裡就不好受。」婷婷嘟氣嘴,臉又拉長了。

  「你怕什麼?小棉襖天天穿在身上,誰也代替不了。爸爸雖然也喜歡姑姑,可她是我的妹妹。」婷婷的辮子梢在她胸前來回擺著,我捏住了,就勢摸著她的乳頭。「爸爸喜歡她,只是偶爾地和她那樣,可以嗎?」溫柔的口氣,為的是打開女兒的心結。

  女兒的臉徹底放開了,如雨後綻放的骨朵。

  用手撳著她鼓鼓脹脹的奶頭,羞著她說,「看,又翹起來了,是不是想爸爸了?」

  「嗯。」經歷了這一劫,女兒毫不掩飾地說。

  摸著女兒隆起的墳丘,從她開著的衣領往下掏摸,「那下面也肯定流水了,是不是?」笑著按了一下她的鼻頭。

  女兒嬌羞地拐了我一下。

  「呵呵,不說我也知道,我閨女浪了,浪給爸爸了。小騷貨,快跟爸爸洗澡去。」

  父女至此已經再也沒有隔閡,拽著婷婷的胳膊,走下河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