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後篇(女兒嬌):025.◆(二十五)


◆(二十五)

  雨後的河水有點微涼,淺淺的沙灘佈滿鵝卵石,踩在上面腳底下癢刷刷地,有點舒服的感覺。風一吹,垂下河水的柳條搖擺著,倒也有別緻的情樣。

  婷婷還是嬌羞著不敢脫衣,我攔腰抱住她,夾裹著,蠻橫地脫下她的衣褲,臨到乳罩、內褲,她兩手把住了,死活不讓我脫,這小妮子到底還是害羞。

  我伸手到她的奶罩裡,幾乎將她的帶子扯下來,她兩手捧著,卻阻擋不了我的手勢,扯住她的小奶頭撳著,在夕陽黃昏裡看點點餘暉灑落她雪白的胸前。

  「爸,讓我下來吧。」

  「那先把褲子脫了。」我蠻橫不講理地對著她說。

  女兒一手抓住我的手,小聲地,「沒看見周圍都有人嗎?」婷婷滑下來,站在水裡,慢慢地抬起一腳,小心翼翼地脫下一隻腳,然後迅速地脫下另一隻。看著婷婷仙鶴似地姿態,抬腳和落腳姿勢的那一抹驚鴻似地動作,翹翹的小鬍子似地陰毛在腿間一閃,跟著飽滿的肉戶擠夾著形成豐腴的丘,脫下了快速地蹲在水裡。

  河的上游和下游不遠處都閃著人影,農村裡這個時候正是洗浴乘涼的時刻,家家吃完飯後,男男女女成堆成群地坐著,或者找一個僻靜水窪之處泡在水裡。

  我赤裸著站在淺淺的河水,因為一下午都泡在和兩個女人的糾纏上,心裡並不怎麼急於做那事,倒是常常幻想著妹妹這時的到來。撩了一點水,讓身子在風中散發著一天的熱氣,從上到下搓著身上的汗跡,一邊逡巡著女兒的動作。

  婷婷不時的用眼光看著我,在我不注意時,偶爾能發現她用餘光掃著我的下身,看到我回過頭時,就低下頭自己搓著身子。

  婷婷的肌膚很白,白得有點發青,且相當的細膩,一縷秀髮遮在臉上,半隱半現地倒讓人想多看幾眼。

  我們父女兩人躲在河的這一灣被柳樹遮擋的寂靜地方,上下游都能聽得到人們的戲鬧聲,每有腳步聲清晰地傳來的時候,我總是期盼著什麼,我知道,這個時候,秀蘭在家裡也是著急得很,她該不會過來找我們吧?

  婷婷又把目光掃過來,我快速地回過頭,直接和她對著目光,婷婷不好意思地笑了,我看著她,試著走過去。女兒那兩隻浸在水裡的奶子,像兩隻兔子躍動著。

  屌子在腿間象吊鐘一樣來回擺動,看得婷婷有點傻眼,又掩飾性地別過頭。

  我的那裡一點一點地躍動著,漸漸對著女兒抬起頭來。

  就在我想著用什麼語言打開父女的前戲,才不會顯得突兀時,我聽到了秀蘭的聲音。

  「婷婷,婷婷。」她循著河沿一路找來,在家裡忐忑不安的她,心裡七上八下地半天等不來,眼巴巴地看著、聽著門的響動,卻遲遲不見人影。只好先伺候妹夫吃了飯,才一路找尋著,在沒人的時候小聲地吆喝一聲。

  「哎,在這呢。」婷婷答應著時,快速地離開我,眼光又急又怨地示意我離開。

  秀蘭走近了時,我輕聲地叫了一聲,「秀蘭。」

  看到暗影裡蹲在水中的我,她愣怔了一下,停下來,「怎麼在這?」

  「熱了一天,洗一洗。」

  站在河巖上的秀蘭眼光?上婷婷。

  「好了。」我小聲地告訴她,看到妹妹有點疑惑的目光,知道她也是心存疑忌。女人的嫉妒心真的很重。

  「下來吧。」我招呼著。希望秀蘭也洗一洗。

  「不害羞,那麼大的人。」妹妹聽得我這樣說眉眼裡含著羞意,扭頭看向婷婷。

  「姑。」婷婷完全把自己泡進水裡,雙手在裡面搓著身體。

  「還早嗎?」秀蘭走過去,「該吃飯了。」

  「你,你也下來洗洗吧。」婷婷期待的目光正是我想要的。

  「我,不了,我在這等一會。」

  「洗洗吧,秀蘭,熱了一天的身子,酸不拉嘰的。」我盡量用著無所謂的口氣。秀蘭的心有點動了。

  「就是,姑,又沒有外人。」

  「這……」秀蘭四下裡看了看。

  「我爸你還怕什麼?」婷婷笑了,這小妮子說這話暗中看著我。

  「死丫頭,我哪就怕你爸了?」她站在岸上作勢要打。

  「那你下來呀。」婷婷一再邀請,其實在農村裡,一家人在一條河裡洗澡是常有的事,男人們雖然純樸、正直,但也顯得粗曠、剽悍,在性的問題上,既不細膩,也不太在意,因此夏日裡男人常常帶著一家老少在河裡裸浴,省得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打壞主意。只是秀蘭和我有了那一節,心裡自然有所芥蒂。

  可她也是在麥田里淌了一身的臭汗,看看侄女並不在乎,便躲在一棵樹的背後解開衣服,慌促地從樹縫裡一閃,一道雪白的影子在眼前一晃而過,跟著「撲騰」一聲跳進水裡。

  河水激起大片的浪花,婷婷嘻嘻地笑了一聲,姑侄女二人就相互調笑著往身上撩水。看得我心裡真想摻合進去。河水一圈一圈從她們身邊慢慢擴大,直消失在我的身邊。

  夜色漸漸地合攏了來,偶爾看到兩個女人胸前那團雪白在水面上一晃,又潛入到水裡,看看時光已經不早,便輕輕地說,「給我搓搓背吧。」

  婷婷看了秀蘭一眼,推桑了一下,秀蘭起初還怕婷婷在身邊,可眼前的光景讓她悟出了我們父女之間的關係,只是扭捏了一下,不好意思說出來。

  「秀蘭,你過來吧,你還有力氣。」我直接點了妹妹的名。

  秀蘭起先還拿捏,聽到叫她的名字,想起下午和她的光景,又看看侄女的神情,已明白了一大半。只是在邁步的時候,嘻嘻哈哈地看著婷婷,兩人又互相攉了一下水,才呼呼隆隆地在水裡走過來。

  我弓著腰背對著她,「還害羞?」感覺到手觸到我的背上,尖尖的奶頭不經意地掃了那裡一下,就想告訴她下午怎樣哄婷婷的過程。

  「婷婷在。」按在我背上的手輕輕地搓著,從脖頸到脊溝。

  「哎……婷婷可能有了。」

  「你說什麼?」我一怔,腦子裡似乎一片空白。她的手軟軟的,從我的背脊滑下胸肋。

  「她可能懷上孩子了,你不知道是誰的?」她說這話,手遲疑著明顯哆嗦了一下。

  「你怎麼看出來的?」本想往後伸的手停下來了。

  「剛才她嘔了。」過來的女人都明白女人懷孕的跡象。

  腦子裡一連串地閃動著近幾天的情形,證實了秀蘭的話。半蹲起身子讓秀蘭從脊柱往下搓著股溝。

  「是不是,」秀蘭說這話遲疑著,顯然在斟酌著該不該說,我在等她的下半句。「是不是你的?」本想告訴她我們父女之間的事,既然已經知道,就更沒有隱瞞的必要了。

  「多長時間了?」

  「快兩個月了。」

  「噢。忙過了這一陣,你帶著做了吧。」

  「真是你的?哥……」她搓著的手慢下來,像是等著我的回答。

  「你嫂子那樣,你知道。」

  她的手哆嗦了一下,又快速地搓著,搓的皮膚有點火辣辣的疼。

  「她那麼小,你也忍心。」

  「我……」張口結舌地,想起自醫院裡互訴衷腸後再也沒有什麼瓜葛,心裡就有點怨恨,「你不是一直躲著我?」

  「你找過我嗎?」她有點賭氣地說。

  「你那樣……」我沒說下去,卻聽到秀蘭輕微地哭聲,心裡一直不好受,沒想到妹妹為這還一直怨恨著。秀蘭的手停止了,聳動的肩膀帶動著胸脯抽噎著。

  心裡酸酸地,似乎也是為了報復,男女之間的情感讓人不敢捉摸。可聽到妹妹的訴說,心底裡又升起一股莫名的幸福。猛地扳住她的肩頭,面對面看著她,「別哭了,還生氣嗎?」擦著她眼角的淚水,柔聲地問。

  秀蘭想靠又不敢靠地扭了一下肩膀,我扳住她緊緊抱在懷裡。

  「給哥搓一搓吧。」

  我雙手滿貫摟住她,感覺她柔軟而又飽滿的胸。秀蘭的胸脯劇烈地起伏著,粘著水滴的身子溫潤柔滑。

  「別……」她小聲地說,眼角瞥了不遠處的婷婷一眼,面對侄女的存在,她還是放不開,儘管她已經知道我和女兒的關係。

  「傻子。」我輕輕地放開她,眼裡充滿無限的疼愛,我知道,這其間如果不能打開妹妹的心結,一切企圖都是徒然的。

  「婷婷。」我轉頭看了女兒一眼。

  「嗯……」一直看著我們倆的女兒這時故意低下頭泡進水裡。「過來給姑姑搓搓灰吧。」

  「噢。」婷婷先遲疑了一下,趕忙應了一聲。

  看著婷婷劃著一道水紋,兩個奶子顫顫的上下顛動著,小手在水面上劃拉著走過來。

  「姑,我先給你搓背吧。」

  沒等秀蘭回答,我一把拽過她的胳膊,「你先給爸爸搓吧。」

  擁女入懷之際,和先前跟妹妹一個姿勢,不過這次兩手直接插入女兒的屁股溝,深深地扣進濕濕地夾在屁股間的陰戶。

  婷婷羞澀的沒敢吱聲,半人深的水掩沒了父女在下面的動作。

  「爸……姑,」

  沒等女兒表示異議,以身高壓住女兒的頭,直接侵入她的口腔。婷婷一個趔趄,剛剛吻住的的嘴又離開。在秀蘭的驚訝中,我再次攬過女兒,手從前端直接扣進她的陰戶。

  「爸……」婷婷在水裡跺著腳喊,好在沒有被姑姑看見,又羞又憤地晃動著身子。

  「好閨女,給爸爸搓搓。」我另手抓住女兒的小手摸到已從水裡漏出頭來的龜頭。婷婷觸摸了一下,礙於姑姑的存在,趕忙縮回手。

  「婷婷,別怕,姑姑知道了我們的事情。」那撮小鬍子在水面上漂浮著,看在眼裡滿是誘惑,手從女兒的隙縫裡往下,漸漸沒入了手指,混合著淫液和水的陰戶裡充滿了滑滑的感覺。婷婷的手被我強行按在雞巴上後,握住了,只是不敢動。

  「爸,怪羞人的。」

  「傻丫頭。」聳動著屁股在女兒的小手裡穿梭,包皮翻擼起青筋爆起的雞巴在女兒掌心裡蹦跳,就這樣在妹妹的面前教唆著閨女和我行淫。

  「和爸爸做給姑看。」頭抵著女兒的前額,以胸磨蹭著婷婷的兩個奶頭,水流衝擊著腳下的流沙,感覺到身體一點一點地塌陷。

  「姑……」女兒欲掙脫不出,晃動著身子向秀蘭求援,卻激起身邊一連串的浪花。

  秀蘭不說話,「你看看爸呀。」我的手指靈活地在下面挑開她的陰唇。

  「姑改天會帶你去做了。」我不得不跟她交實底。

  「做什麼嘛。」閨女還是小孩子脾性,對著我和秀蘭撒嬌。

  「婷婷,你有了。」鄭重地看著她,一本正經地說。

  「有了?有了什麼了?」她歪頭疑惑地看著秀蘭。這時的秀蘭不知道說什麼好,面對如此尷尬的境地,呆了似的站在水裡。

  我扳住她的肩膀,把她固定住了,一字一頓地說給她,「你姑說,你有了身孕,是爸爸的骨血。」

  「你,你說什麼?」婷婷吃驚地瞪大了眼睛,「姑姑,這是真的?」

  「嗯,」秀蘭小聲地,「你想想看,有沒有和別的什麼人在一起過?」她從心底裡不相信我和女兒會有這事。

  婷婷低下頭小聲地,「姑,就是和爸爸……」她的聲音低得聽不見了。

  「作孽!」

  「那……」婷婷抬起頭,欲言又止,她真的是不希望自己懷孕。

  秀蘭強抑著點了點頭,「你吐了那麼多次,就是懷上了。」

  「那怎麼辦呀?」婷婷急得突然哭起來。

  一直站在旁邊的秀蘭趕緊走過來,扶住了婷婷的肩膀,「別哭,別哭,姑姑會帶你去做的。」

  「那,那別人不會知道吧?」婷婷仰起淚眼看著秀蘭,她擔心的還是別人的閒言碎語。

  「不會的,姑姑那裡有熟人。」秀蘭安慰著婷婷。

  「嗯。」婷婷點了點頭,扣在女兒下面的手,變成了不經意地捂在那裡。三人沉默了一會,婷婷突然橫了我一眼,嬌俏地說,「都是你。」

  我趕緊摟著她哄她,「嗯,都怪爸爸不好。」貼身地摟在一起,父女兩人一時也是親暱地傳遞著親情愛意。秀蘭扶著婷婷的手一直放在那裡,她怕這時輕微的動作都會驚醒了我們。風從三人中間刮過,帶起絲絲涼意,讓我更緊地將閨女摟進懷裡。

  「還恨爸爸嗎?」女兒的兩個肉堆軟軟的靠著,散發著熱力。

  「嗯。」婷婷誇張地點了下頭,小嘴掘了一下。

  「那恨爸爸什麼?」

  「恨你……」婷婷突然意識到中了我的圈套,白了我一眼,嘟起嘴不說話。

  「告訴爸爸和姑姑,」秀蘭在一邊微微地笑著,嬌媚地瞪了我一眼,那意思是說你就逗著女兒玩吧。

  「你壞!」濕濕地秀髮遮在臉上,顯得嬌俏動人。

  「是不是爸爸的雞巴壞?」看著妹妹和女兒都融洽地在一起,感覺到那個火候到了。趨前一步,把一直翹起來的雞巴對準閨女的屄門,蹭了幾下,婷婷臉羞紅著,眼角下視著,她還是有點擔心秀蘭。上身緊緊地抱著,用力一挺,雞巴撐開閨女的屄口一下子鑽進她的腿襠。

  「啊……」她不經意地叫了一聲,意識到姑姑的存在,已經晚了。雞巴在她腿襠的底端刺穿了兩片陰唇,輕輕地晃動了一下身子,努力想鑽進去,可兩人的個子的差距及姿勢使我試了幾次都不能夠。

  乾脆抱住閨女的兩腿藉著水力托起來,讓她的兩腿攀夾在我的腰部,婷婷害羞地把頭伏在我的肩窩,掀起女兒的屁股,看看合了格式,讓仰起的雞巴在軟軟的屄門口一蹭,跟著猛一用力,全根沒入。

  「啊!……」三人同時叫出了聲。

  婷婷是乍受到了攻擊和打破了禁忌的意外之喜,我則是在龜頭受到緊窄的夾裹後,包皮大幅度翻擼而得到的暢快,秀蘭呢,秀蘭親眼看到我們父女之奸的淫猥和亂倫的刺激。不同的角度體會到了各自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