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後篇(女兒嬌):026.◆(二十六)


◆(二十六)

  秀蘭在一邊欲看又不敢看,想制止又不敢制止,口裡一邊說著,「要死,要死。」,看著婷婷要掉下來的樣子,兩手不自覺地扶住了婷婷搖搖欲墜的屁股。

  我挺起雞巴,弓腰後撤,婷婷感覺到身體下滑,兩手緊緊抱住了我的脖子,托住女兒兩腿的手變成抓住她的兩臀,踩住河沙的腳一蹬,身子一挺,再次發力直搗女兒的子宮。

  婷婷哪受過如此的刺激,一顆懸著心又提到嗓子眼上,身邊的姑姑讓她覺得難堪,就這樣在野外和自己的父親交媾,是和她課本上根本違背的,就連性交這個字眼也沒聽說過,更別提和自己的親生父親。

  「爸……」癲狂著,女兒的身子上下顛簸著,奶子擦著裸露的男人胸脯,騎跨在我身上的肉體和我貼肉摩擦。

  「噗……噗……」婷婷每一次下落,屁股在水面上都彭出一些水花,連同父女倆人肉體的碰撞聲。

  「羞死了,姑姑……」她摟著我脖子的手環繞著,頭髮隨著我的撞擊摔得老高,她知道在這荒天野地裡,我當著她姑姑的面要她,就不會再讓她下來。一邊被動地讓我抽插,一邊回頭面含羞意地看了秀蘭一眼。

  秀蘭的手不經意地從婷婷的屁股上滑下來,正好接觸到我從女兒體內抽出的雞巴上,捅火棍似的粘滿了粘粘的東西。貪饞似的摸了一下,正好碰到和我對視的眼,看著妹妹眼裡流露出羨慕、渴望的神情,雞巴一下子又長了幾分,內心裡有股想把兩個女人一槍挑的慾望,挑開女兒的屄葉,看著妹妹的眼睛拉鋸似的鑽進去,鑽得女兒一驚一乍地地叫著。

  「爸……爸……」抱著我脖子的手像小猴爬樹似的驚懼地躲閃,卻被我連根送入。

  「婷婷,姿不姿?」當著妹妹的面,問親生女兒的感受。

  秀蘭的手已經在抓捏我的卵子,挺起屁股有股想化進女兒身上的感覺。

  狂浪地抱著女兒的身子飛快地動起來,感覺秀蘭的手由抓摸到狠狠地捏住了我的卵黃,原先一下一下跳躍著擊打女兒的陰門卵蛋變得生疼。

  「輕點。」我輕輕地叫了一聲。

  「哥……肏我。」秀蘭的檀口裡咕嚕一句,聽得我渾身一奮,我知道她已經在浪尖上了,再矜持的女人經歷這一仗也會變成淫婦,更別說一直對我有著深深眷戀的妹子。

  「肏你,姿不姿?」不知是回應了妹妹一句,還是被妹妹那句話激起了更大的慾望。脹的有點生疼的雞巴在女兒體內左衝右突,想要貫穿女兒的肉戶。

  拉扯著我的卵子緊貼在自己的肉戶上,眼睛殤殤兒的,「婷婷,告訴爸爸,姿不姿?」她的舌尖捲著嘴唇,用牙齒上下咬住。

  「姑,我不要。」到底是自己的女兒,被頂得嬌聲連連的還忘不了撒嬌。

  「姿不姿?」我惡狠狠地大抽大拉,想讓女兒說那句話,卻由於用力過猛,雞巴脫離了陰道,騰不出手來,只好試著女兒的屄口,感覺對上了,猛力一頂,雞巴戳在屄門連著肛門的地方,一下子彎出去,彈跳了起來。

  「唏……」屌頭子有點疼,卻意外地彈到妹妹的腿間。秀蘭的眉眼裡一下子對著我的眼睛,一股貪婪,一股柔情,下面不自覺地靠上來,原本想騰出手來握著送入女兒的體內,卻刺激地在秀蘭的腿間蹭了一下。

  秀蘭抓捏我卵袋的手飛快地握住了,拉扯著兩人都努力地往前靠了一步,對准了,就是一挺,小葦笠似的雞巴頭子被妹妹的屄門阻了一阻,擠夾著一下子進入。

  「哥……」她唏噓了一聲,閉上了眼睛。

  身上騎跨著女兒,不得不後仰起身子往裡插,由於插得不夠深,只在妹妹的前端抽拉,秀蘭得不到暢意,手從我的根部摩挲著揉搓我的卵子,搓得我刺激地想連身子化進去。

  「秀蘭,秀蘭。」我念著親妹妹的名字,肆意地姦淫著她。

  已經空出下體的女兒得不到安慰,只得拚命地親著我的嘴,嘴裡呀……呀地叫著。

  妹妹和女兒上下夾擊,讓我血脈噴張,托著女兒的手尋找著女兒的陰唇,扣進去,盡最大量地插入四根手指,感覺女兒陰戶的擠夾和被撐後的寬大。

  「爸……疼!」婷婷的屁股上移著試圖脫開,嘴巴脫離了我,低下頭去看我的動作。我只想讓女兒和妹妹一起和著我一起進入那種境界,哪管女兒地求饒,四根手指把女兒粘滑的緊窄的屄門撐開,插進去。

  「爸爸……」剛才的疼感一閃而過,跟著是一股巨大的浪潮,婷婷感覺陰道裡充滿了無比的張力和快感,她像抓住了救命草似的,瘋狂地用舌頭堵住了我的嘴。

  「啊……好閨……」只發出一個音,就被嗚嚕聲掩沒了。

  河水被攪得波滾浪湧,在這村頭小河隱秘的一角,我作為父親和哥哥肆意地奸女淫妹,也許在這農村粗曠、豪放的表面下,本身就上演著無數的這樣的亂倫事件,在這夏日的溫情夜晚裡,人們藉著看護妻女的理由,在激盪的河水裡噴射了多少精液在親人的身體裡。只是嫁出和未嫁出的都不會洩露罷了。

  「哥,給我。」秀蘭的恥骨摩擦著我的恥骨,身子傾斜著迎合我的進入,她的鼻音發出膩膩的聲音,聽得人渾身酥酥的。

  終於找到合適的姿勢,仰身大幅度地插入秀蘭的身體,身邊的水紋左右搖晃著,一波一波。婷婷在上面已經開始身不由主地往下坐,手指扣進去,感覺女兒裡面的空曠與寬大,在身體的最深處,那塊硬硬的東西頂著手指,我知道那就是女人的子宮,這已經在妻子的陰戶裡試過多次,可如今我又在親生女兒的這裡感受到,摸著那塊滑滑的地方,頂著,頂得婷婷受不了,往上縮著身體扭擺著。

  「姿不姿?」身體的爆發和語言的爆發讓我脫口而出。

  「姿!」一老一少在挺起身子的瞬間回應著,但一瞬間又覺得無地自容,和自己的親人偷情,又說出那麼淫蕩的話,讓兩人一時間恨不得有個地縫鑽進去。

  「騷屄,肏死你個騷屄。」我粗魯地罵著,對著親妹妹和女兒感到無比的痛快,姦淫著她們就已經是天下大忌,再肆意地侮辱她們,讓變態的情慾和心理得到宣洩,那種衝破了幾千年的倫理道德,那種扒了自家祖墳的禁忌快感讓我難以自抑。

  「爸……」

  「哥……」

  聽著她們被自己挑弄的抑制不住地叫起來,內心的慾望一浪高過一浪,操著妹妹,指奸著女兒,兩個女人都從我粗魯的罵聲中感受到尊嚴的挑戰,但越是這種侮辱,越能讓亂倫的快感得到充分的張揚。

  「好妹妹。」我深深地插進去,讓雞巴盡情地宣洩,感覺到妹妹的陰唇幾乎夾到我的卵蛋上,第一次和親生妹妹性交就當著親閨女的面,那種刺激、那種淫蕩浸淫著骨頭縫裡:「親閨女。」左右旋磨著扣扯女兒的子宮,讓女兒在我的猥褻中飽脹著她的慾望,婷婷象騾馬一樣張大著鼻孔,眼睛半閉著享受這亂倫的滋味。

  秀蘭的屄孔突然收縮起來,箍住屌頭子像小嘴一樣地咬噬著人的神經,她卻全身像打擺子一樣哆嗦著、顫抖著。

  「啊……」突然那股慾望從大腦傾瀉而下,從全身齊聚於自己的命根,來不及細想,雞巴在秀蘭的陰戶內一陣脈動,想控制卻控制不了,收縮起卵子忍了幾忍,終於一洩如注,大股大股的精液直射進妹妹的深處。

  一陣陣痙攣的秀蘭,身子往上挺了幾挺,終於軟癱下去。

  大口喘著氣,大股精液揮灑著,直到精盡力疲。

  「壞了。」就在我感覺到全身無力,手和雞巴都抽離了女人身體,婷婷滑下我的身子的時候,秀蘭急急地說,然後蹲在水裡。

  「怎麼了?」我和女兒同時看向她。

  她蹲下的姿勢,顯示著兩手往下扣著。「我今天是危險期。」

  心裡輕鬆地剛想逗她一句,誰知女兒說道,「姑,沒關係,都在這呢。」她捧起一縷一縷銀魚似的條絲狀的精液在掌心裡,好奇地看著,那是來不及抽離時,從自己馬口裡散落的和秀蘭蹲下時,從下體汩汩流出的部分精液。

  那東西在清水的映襯下,看起來晶瑩透明,果凍似的慢慢擴散起來,猶如一束束冰雕似的花朵。內心裡就忽然想到,如果在秀蘭的體內是否也會這般形狀。

  「傻丫頭,看入迷了,那都是你的弟弟妹妹呢。」戲謔著女兒,調戲性地逗了她一句。

  婷婷抬起頭撲閃著一雙迷人的大眼睛,猶如毛毛桃似的,「我弟弟妹妹會在姑姑的身體裡?」問似好奇懵懂無知,卻讓我和秀蘭互相對望了一眼。

  她忽然掩住嘴笑了一下,飛速地看了我倆一眼,「那姑姑不是我媽媽嗎?」

  「你……?」蹲下的秀蘭又羞又怒,杏眼圓睜地瞪著婷婷。

  婷婷知道說錯了話,吐了一下舌頭,吃吃地一笑。

  「死丫頭。」我怕妹妹下不來台,撮起女兒的下巴讓她看著我,「在姑姑的身體裡就是你媽媽?待會爸爸讓弟弟妹妹也進入你的身體裡。」

  「我不要!」婷婷嬌羞著扭過身子。撮著下巴的手變成了捏住,眼睛對著眼睛地看著,「還說不要?看你剛才浪的,恨不能連爸爸一口吞下去。」

  「你胡說!」

  看著女兒嬌俏的姿態,一把摟進懷裡,「還胡說?讓爸爸肏你,把弟弟妹妹肏進你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