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後篇(女兒嬌):027.◆(二十七)


◆(二十七)

  「姑……」婷婷開始向秀蘭求饒,可她哪裡知道,秀蘭還對她剛才說的話生氣呢。剛剛弄完了身體裡的東西,就站起來。

  「讓弟弟妹妹進去吧。」她不懷好意地笑著。

  「姑,你真壞!」女兒的兩個小奶子已經握在手裡,往中間擠夾著,形成深深的乳溝。

  看著兩個女人逗著口角,玩弄著親生女兒的乳房,可眼睛卻始終盯著妹妹秀蘭那兩個碩大無比的胸脯,不用擠夾那條乳溝都涇渭分明。

  「秀蘭,」我用舌尖舔著婷婷尖翹的奶頭,抓握著她兩個堅實的奶子,到底是沒生育過孩子的身體,奶房瓷實而有質感,學著嬰兒的動作咂裹,婷婷羞澀地低下頭看著我的動作,兩手放在自己胸脯的兩邊。

  「讓爸爸抱抱你的奶子。」深深地含進去,感受到母性的情懷,已為人父的我在自己的女兒懷裡貪婪地裹住她的奶頭。

  秀蘭聽到我的吆喝,走過來,我卻騰出手,抓住了她晃晃悠悠的大乳房。

  「哥……」她想往後縮,卻被我捏住奶子擠扁了,妹妹的奶子渲軟柔和,只是沉甸甸的,有點下垂,這更加深了乳溝的深度和誘惑力。

  「怪羞人的。」被我牽著不得不往前走了幾步,由於剛才的性愛,兩個女人都已有點放開。風刮過來,水面上起了細微的波紋,在這半人深的水裡已經不能讓我所有的慾望都得到滿足,一手攬過女兒的腰,一手捏住妹妹的奶房,三個人在這水際空闊的夾雜著蘆葦的河面上,一步一步地往淺水裡挪動。

  「哥……疼。」秀蘭的步伐有點慢,抓住奶子的手絲毫不放鬆,她眉頭皺了皺,搖晃著身體跟上。

  淺淺的沙灘上,布著幾灣飄帶似的水域,就那樣赤裸著在兩排蘆葦中間,將兩個女人攬進懷裡。

  「婷婷,讓爸爸肏你吧。」我故意說出來,刺激自己的感官。

  「你……」婷婷白了我一眼,又看著姑姑。

  秀蘭添油加醋地,「又不是第一次了,就給爸爸吧。」

  「你們壞。」婷婷扭過身子,臉轉向一邊,趁著這個機會,我的手從秀蘭的胸脯上,滑下她的?溝,摸著妹妹碩大的陰唇,扣進去。

  「啊呀!」秀蘭驚叫了一聲,引逗得婷婷回過頭來。

  鮮紅的陰唇撐開了,露出了淫猥的肉舌,手指輕輕地滑過,捏住了頂端的陰蒂。

  秀蘭忽然氣緊起來。

  「爸爸,你先肏姑姑吧。」婷婷靠過來,報復地說。

  扣進親妹妹的屄裡,對著女兒說,「爸爸已經肏過她了,現在就想肏你,肏我的親閨女。」婷婷扭捏的眼神裡露出幸福的光。

  「來,趴下。」想像著剛才院子裡母牛的姿勢和牛犢的騎跨動作,又一次想在親生女兒身上體驗。

  「不!像個狗似的。」婷婷覺出了那種姿勢的不雅,嘟嚕著不願在姑姑面前擺出那屈辱的姿勢。秀蘭這時夾緊了兩腿,讓我感受到來自陰道口的鉗夾感,彎腰兩指伸進去,在裡面扣著她的前腔的寬大,三指攀著她的屄門,體味著陰唇的柔軟和粘滑。

  「秀蘭,用嘴給我。」知道小孩子脾性,轉而乞求妹妹。

  秀蘭遲鈍了一下,看著我向前挺起來的黑黑的屌子,一彈一跳地從腿間爬起來。伸手握住了,又愛又怕的放在腮上親了一親,我挺了起來,在她的唇邊磨蹭著,看著她不願又不忍的樣子,從她的嘴角一端往裡穿撐開了,嘴唇包著雞巴,秀蘭的臉上出現很難為情的樣子,我知道也許她從來沒有過這樣,只是對我,不願違逆心愛的男人。

  婷婷的奶子被我捏得飽鼓鼓的,奶頭尖立著,用嘴唇每擺弄一下,都彈跳著打回來,捏著奶膀子的地方顯得很白、很嫩,捏過的地方又顯得鮮紅,像開過的桃花。

  秀蘭已經從下面滿把握住了我的卵蛋,在卵黃上輕輕地搓著我滿是皺褶的睪丸,小嘴只是淺層次地觸摸著龜頭,觸得我癢癢的,再也控制不住,一用力,擠開她的牙縫,牙齒理著我雞巴上鮮嫩的嫩肉,直搗進她的口腔。

  「嗚……」一聲鶯啼般的叫聲,刺激著我的神經,在痛感和快感交雜中快速地抽拉。

  秀蘭捏著我卵蛋的手變成了抓住雞巴的根部,往下套擄著我的包皮,那種快感強烈地攫取了我,難以自抑地張大了口。手不由自主地在婷婷的奶房上加大了力氣。

  「爸……爸……」婷婷抓住我的手,乞求的語氣裡想讓我放手,可快感已經讓我失去理智,親妹妹的口腔含著我的雞巴,我的意識已經迷失在慾海裡。

  婷婷疼得臉有點發紫,抓住我的手無意識地掐了下去。

  「啊……」我疼得縮回手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的粗暴。

  看著婷婷疼得可憐巴巴的樣子,心裡一軟,剛才設計好的場面再次在腦海裡一閃。「婷婷,快趴下。」

  「我不……」似乎還是不願,也許是在賭氣,卻被我撳住奶頭往下拉。

  她只好憋屈著兩手撐地,將屁股撅得高高的。

  這種姿勢真他媽的淫蕩!從正面看起來只是鼓鼓的、白白胖胖的陰戶,從女兒撅起的?溝裡顯得肉感而飽滿,從屁眼下扯腹帶股地兩條陰唇,中間夾著那突出的肉舌更是凸顯出性器的神秘。

  眼睛貪婪地盯視著女兒那塊神秘的地帶,感覺到下身飛速地暴脹起來,抱著秀蘭的頭快速地在她的口腔內抽插,雞巴翻擼著嘴唇就像兩片陰唇一樣箍在雞巴頭上,我感到她牙齒輕微的嚙咬著,濃密的陰毛在妹妹的口唇間扎煞著,刺向她的嘴和鼻孔。

  婷婷的頭從撐起的胯間往後看著,散亂的頭髮披散著和腿間那一小撮陰毛融合起來,小奶子由於趴下的姿勢,尖挺地下垂著,眼神裡露出一種期待和曖昧,撅起的屁股像一隻母狗在等待著公狗的幸臨,我的意識裡非常明顯地知悉,女兒的這種姿勢是專為我準備的,她在等待著我這做父親的在玩弄了妹妹之後,再把雞巴插入她的肉體內。

  天哪!我這做父親的真的淪落了,我不但在自家的床上當著妻子的面玩弄了女兒,而且還讓女兒在這荒天野地裡學著狗的姿勢等著我上她,而我卻和自己的親妹妹做著天下最淫亂的事情。

  喉嚨裡發出強烈地咕嚕聲,昭示著我的慾望,腦子裡晃動著騎跨在女兒臀部的淫蕩場面。

  就在秀蘭咕嚕著拔出我的雞巴時,我晃動著陰莖在女兒雪白的臀上頂著,從滿佈著皺紋的菊花洞滑動著,漸漸挑開那碩長的陰唇,軟軟的肉舌包裹著雞巴頭子,從上到下滑下來,又挺著再次移上去,在陰床上滑動了幾次,對準了那嫩肉密佈的洞穴,猛地刺了進去。

  「爸……」感覺到被穿透了的女兒,剛剛喊出一聲就自己摀住了嘴,那聲悶哼讓人聽了說不出的壓抑和嚮往。

  肥白的屁股在眼前晃動著,雞巴穿插在陰戶裡將女兒的肉體灌得滿滿的,撐開了滿張著,像一朵嬌艷怒放的花朵。

  秀蘭的目光始終沒離開我們父女的性器,在她的性生活裡根本沒有如此的情景,她驚訝而又羨慕地看著這一切,眼裡不覺露出淫蕩的光。

  手不由自主地抓摸著自己的乳房,兩腿大大地叉開著,那縷濕漉漉的陰毛象山羊鬍子一樣遮在肥胖的陰阜上。

  婷婷的陰道越來越滑溜,淫液塗抹著雞巴帶出白白的粘液,奶油似的從女兒的屄腔裡溢出,屌頭子每每抽離陰道的片刻,又再次狠命地楔進去,像打樁一樣地在女兒的身體裡夯砸著。

  婷婷的身子被我撞擊的前後擺動,兩個結實飽滿的奶子象吊鐘一樣快速地搖擺,口裡發出難以自抑的「呀呀」聲,終於她忍不住了,滿含春情的臉上看著我的快速抖動的卵子,伸出小手握住了那滿佈皺紋的黑黑卵袋,一種更加舒服的快感從那裡蔓延起來,加劇了我的動作。手盡量扳著女兒的臀瓣,讓她的淫花更加開放。

  「爸……肏,」她已經喘息著像要窒息的樣子,「肏我。」

  我用手指扣進她的肛門在裡面旋轉,雞巴暴漲著在裡面橫衝直撞,有幾次由於幅度過大,抽出陰道的瞬間從陰門處「撲楞」一下騰空躍出,我看到那瞬間女兒的淫花鮮紅的嫩肉濕淋淋的慢慢閉合,兩片大陰唇象鮑魚似的紫脹著,期待著我的再次插入,快速地握起來,捅火棍似的捅進去,「肏你。」長驅而入進入子宮。

  「啊呀……肏死我了,浪爸爸。」女兒經不住我的猛力撞擊,撐地的兩手一軟,幾乎趴在地上。

  「肏死你,浪屄!和你媽一樣浪。」大雞巴紫筋暴挺著拉出女兒薄薄的陰膜箍在陰莖上,又推拉著送進去,形成一個窩窩。

  婷婷的手搓著我硬硬的卵子,眼睛裡流露出無限的風情。

  「你個屄,讓爸爸肏的騷屄。」看著女兒那裡一哆嗦,一股白白的凍膠似的淫液從女兒的陰道裡流出,原來婷婷聽了這話也格外刺激,不自覺地進入了高潮。

  「浪爸爸,浪爸爸。」婷婷晃動著屁股,反覆地說著這句,在她的心裡,看來我真的是個色爸爸、浪爸爸。

  「爸爸就是浪,就在自己的閨女身上浪,婷婷,做我的小老婆吧。」我刺激地要求著親生女兒。

  「你個流氓,不正經。」閨女突然學著妻子的口氣罵了我一句。我摸著她流水的陰部,掐她的滑滑的肉舌。

  「給爸爸生個吧,生個兒子。好老婆。」我無恥地稱呼著親生女兒,抱著她的屁股象錐子似的往裡楔。「閨女,親閨女,叫我一聲男人,我是你男人。」

  婷婷的屄裡又是一陣抖索,子宮口突然又翕動起來,夾的我麻翹翹的直酥到心窩子裡。

  含羞逗欲地,「男……男人。」屁股往後一迎,撞擊到我的陰阜上,跟著又是一聲,「爸,使勁,使勁。」雞巴頭子上的快感和心理的快感融合起來,使我幾乎有飛起來的感覺。

  「肏你,肏我老婆。」這時身下的女兒已經成為我禁忌情感裡的情婦,雞巴頭子挑著女兒的屄,飛速地穿進去,意識裡想要穿透她的一切。

  「哥……」秀蘭聽得耳熱心跳,那句句淫詞浪語挑逗得她渾身燥熱,她沒想到我和自己的女兒已經跌到了這種亂倫的深淵,更沒想到還是少女的侄女就已經學會引逗男人、勾引男人了。她的眼球幾乎不動地看著我們瘋狂的動作,看得眼熱心動,嘴裡不自覺地發出一聲囈語,我騰出手來,薅住了那撇在腿間遮蓋著的陰毛,感覺秀蘭的腿在發抖。

  「秀蘭。」歉意裡更加刺激著我的慾望,本想和妹妹用著這個姿勢,卻和女兒再次經歷了,摸著妹妹胖胖的陰戶,手指再次插進去。

  「哥……快!」妹妹已經自己在激發高潮,那聲音激勵著我、慫恿著我,我狂野而粗暴地在女兒的屄內抽插著,手同時快速地扣挖著妹妹的陰道。

  猛然那股熟悉的慾望再次來臨時,一個念頭從腦海裡閃過。

  「秀蘭,趴下。」我強硬的態度不容妹妹考慮,她乖順學著婷婷的姿勢,看著自家兩個最親的女人向自己暴露著陰戶,一個紅肉翻騰著任我抽插,一個高撅著性器等我臨幸,就在臨近噴射的那一刻,我猛地從女兒體內抽出來,一下子貫於妹妹的陰道,跟著一陣狂抽,「呀……呀……」隨著兩聲吼叫,大股大股的精液直打在秀蘭的子宮壁上。

  三人狂喘著,久久才平息下來,太淫亂了,我竟然在這原始的世界裡,跟自己的親妹妹和閨女做了人世間最醜陋也是最美好的交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