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後篇(女兒嬌):028.◆(二十八)


◆(二十八)

  婷婷假期很快就結束了,可秀蘭的麥子還沒打完,娘兒倆個站在麥場的一邊悄悄地說著,過幾天,等打完場,曬好麥子後,就和婷婷去醫院把孩子拿掉。

  心裡酸溜溜的聽著這些話,遺憾著不能讓女兒生下來,可世俗和人言又不能不讓我考慮。唉!這可恨的世界,為什麼相愛的人就不能自由自在的在一起呢?

  女人生來就是讓男人愛的,說粗俗、說白一點,就是讓男人操的。

  閨女大了,父親不做,別的男人也照樣做。試想如果一個女人沒有男人,嫁不出去?就是家庭、鄰居也會碎言碎語,更不用說閨女本身了,女人和男人同樣需要性愛,哪個男人娶妻不是操別人的閨女?

  輪到自己的閨女,就非得讓別人操去,自己操了,就是亂倫,就是敗德,難道父親和女兒的家什就真的不合適?真的不能做愛?

  可人們一旦打破了那種觀念,無論是父女還是母子還不是一樣生子育女?一樣追求樂趣?

  所以只要兩廂情願,彼此喜歡,還管什麼輩份和人倫?

  看看女兒在和妹妹告別,一絲戀戀不捨讓我不得不回頭看了她一眼。秀蘭到底是過來人,看到我的眼神就知曉了我的心意,趕忙推了婷婷一把,「跟爸爸道個別吧。」

  整天在一起的父女,其實也沒有什麼可說的話,只是最近一個階段和女兒做了那些事,委實有點捨不得。婷婷撇眼看著我,很自然地迎著女兒走過去。

  農村裡的麥場到處是整垛的麥子和打完麥子的麥秸,將整個場地幾乎圍成一圈,在這半封閉的自家麥場裡,對外就是一個隱秘的場所。

  在兩垛麥堆的中間,婷婷親暱的摟著了我的脖子。「爸,我回去了。」

  「好,告訴媽媽,姑姑家的麥子拾掇好,我就回去。」

  「那可要快點。」她說著這話又回過頭對著秀蘭,「姑,一收拾完,就讓爸爸回來啊。」

  秀蘭微笑著說,「知道了,姑姑留不下。」

  「哼!那可說不定。」婷婷嬌嗔地說。

  「死丫頭,姑姑哪有那麼大的吸引力。」她含情默默地看著我,看得我心裡一動。「爸爸惦記著你呢。」

  「才不呢。姑姑……」她悄悄貼著秀蘭的耳邊,低低地說,「人家說新婚燕爾呢。」

  「啊呀,你個小東西,誰新婚了?你才新婚呢。」秀蘭追過來作勢要打,婷婷卻跑到我身後躲著,「爸……看看姑姑要打人家。」

  我一手攥住女兒的手,幸福地笑著。

  「看把你美的。」秀蘭看我一副志得意滿的樣子,圓睜著杏眼瞪了我一眼。

  我能不美嗎?這幾天兩個女人都作了我的女人,每天割完麥子,躺上床左擁右抱的,起初兩人還有點扭捏,可經不住我的纏磨和調情,燈光下我裸露著扒下女兒的內褲,再竄掇著妹妹,當三人都赤裸著只用一床被單遮蓋著時,還有什麼比這更讓人滿足的呢?

  「死丫頭,」秀蘭故作憤憤不平的樣子,說,「看看誰新婚,都讓人家弄大了肚子。」

  「哼!先別說嘴,說不定這幾天早被下了種。」說完對著我擠眼,又用能讓秀蘭聽得到的聲音說,「爸,加油!」

  「你?」秀蘭這次是真的怒了,她沒想到侄女說出這樣的話。

  「好了,別說了,」看著她們逗嘴,不得不上前勸解著。牽著女兒的手,又摟抱了妹妹。

  「小丫頭,沒大沒小的。姑姑說你不對嗎?瞧,小肚子都快挺起來了,小心你姑姑不帶你去做,讓你生下來。」

  「壞爸爸,都是你,從來不帶套。」

  「呵呵,戴套?」我學著女兒,貼在她耳邊小聲地說,「戴套還是肏你嗎?那乾脆爸爸就肏避孕套得了。」

  「那你就去肏避孕套好了,以後別再找我。」婷婷氣得扭過頭不理我。

  「呵呵,恐怕到時候你要爬上床等著我。」我望著她嘟起的小嘴,真想咬一口。

  「我才不呢。」婷婷白了我一眼。

  「還嘴硬?那剛才是誰要爸爸早回家的?」我揭著女兒的老底。

  婷婷在背後掐了我的大腿一下,我疼得「噓」了一聲。

  「不跟你們鬧了,我先走了。」閨女拿開我的手,作出要走的姿勢。

  「還沒跟爸爸道別呢。」我緊緊地拉著她,眼睛裡溢出喜愛的光。「親親爸爸。」婷婷掂起腳尖,兩手摟住我的脖子,像情人那樣,我的嘴在她的嘴上來回親了幾下。

  然後額頭又對著額頭磨蹭著。

  「還有下面。」女兒鬆開手臂的時候,我淫蕩地說。

  婷婷趕緊看了秀蘭一眼。「看什麼?你們兩人愛怎麼著怎麼著,權當我沒看見。」秀蘭扭過身子。

  「爸爸,」她小聲地,「回家再那樣吧。」她像哄小孩一樣對著我說。

  「不行!爸爸喜歡那樣。」我堅持著。

  「姑姑在。」她又恢復了害羞的樣子,看的人心動。

  「姑姑不是不看了嗎?」我逗她,為的是調劑一下父女之間的感情。

  「髒兮兮的,讓人家用口。」女兒誤解了我,以為我又要她給我口交。

  我疼愛地抱著她,「傻閨女,人家又不是讓你用小嘴。」

  婷婷吃了一驚,「那用哪裡?」

  「用下面的嘴。」

  「你是說在這裡,用……」她用手指著自己的下面,擺著手勢問我。我點著頭告訴她,一面指著她那裡,「用那裡和爸爸吻別。」

  婷婷低下頭不說話,然後眼睛對著我,「你越來越不像話,光天化日之下,在這裡姦淫我。」

  「姦淫?我姦淫你?」我指著自己的鼻子,「爸爸那是愛你,和你做愛。」

  「我不管了,你愛怎麼著就怎麼著。」她突然兩手一鬆,作出什麼都無所謂的姿勢。

  「你真不管了?」看她瞇眼的樣子,我心裡突然起了壞主意,「你不管,那我讓你姑姑給你脫褲子。」

  婷婷也許以為我只是說說,再說,秀蘭也不會幫我做那樣的壞事,就靠在我懷裡一副任君採摘的樣子。

  我對著秀蘭打手勢,秀蘭拽拉著大皮股走過來,「幹嗎?」

  我做好了摟緊女兒的準備,做了個脫褲子的手勢。

  秀蘭摀住嘴笑了一下,眼睛瞇縫著壞笑著瞅我,「真壞!」這幾天秀蘭加入後,已經讓我的生活增加了不少情趣,我知道這樣的事情她也不會拒絕。

  雙臂摟著閨女的胳膊,和她親嘴,秀蘭在下面解女兒的褲帶。

  婷婷感覺出來時,掙開嘴低頭下看,「姑……」

  「你爸讓脫的,嘻嘻。」她突然加快了動作,為的是怕婷婷掙扎。果然,女兒推扯著我,想掙出來,我卻死死地箍住她的兩臂。她倒不是因為害羞,而是覺得在這大白天的場地裡。人來人往的,一旦被人發現就難以收拾了。

  秀蘭抽出她的腰帶,拎住褲腰往下扒。

  「壞姑姑,浪姑姑。」婷婷身子被我箍住不能動彈,跺著腳喊。

  她扒下了婷婷的褲子到腳踝,看著婷婷的一撮陰毛翹翹著,薅了一把,「姑姑再浪也比不得你,大白天的,就知道勾引爸爸。」

  「啊呀,爸爸,你看姑姑胡說些什麼?」婷婷氣得跺著腳。

  「姑姑說什麼了?」我裝作糊塗地問,感覺到妹妹已經解開了我褲子,一絲涼風鑽進來,感到無比的舒服,雞巴已經在腿間高高地撅著、躍動著,感覺到秀蘭的手輕輕地握著,顯得很留戀,牽引著讓我們父女對上。

  「和爸爸親親吧。」秀蘭有點拘謹地捏著我的龜頭拱開閨女的兩唇。

  感覺到閨女的肥厚、柔軟和硬硬的陰床。

  就那樣站著和閨女,還是妹妹用手把著往裡送,真的很刺激、很享受。

  「姑姑說什麼了?」一邊配合著秀蘭的手,一邊親著閨女問。

  婷婷站立著,任我摟抱、親吻,聽到我的問話,氣得跺著腳喊,「你又不是沒聽到?她說我勾引你,乜個浪姑姑自己勾引你,還說我。」

  「你勾引爸爸不好嗎?」我伸進女兒的口腔裡撅動。

  「不好!說得人家就是個壞女人似的。」女兒辯白著。

  「那爸爸勾引你還不行?」我想掙脫妹妹的拿捏,在閨女的屄口上滑動。

  「爸爸勾引你,然後姦淫你。」

  「你也……」婷婷擺動著屁股滑出來,讓我的雞巴斜插在她的大腿上。「也不是好東西,和姑姑就是一對姦夫淫婦。」

  我把手滑下去,抱住了她的屁股,和她貼近了對上去,一下子插進去,陰唇緊緊地套在龜稜上,「那和你呢?和你是一對奸父淫女了。」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婷婷巧笑著罵了一聲,看樣子並不反對,但弄得我心裡不是滋味,這種父親不是父親,情人不是情人的角色讓我心裡有了感覺。

  我故意拉鋸似的往裡一送,沒想到閨女這時竟然挺起小屁股迎合了一下,刺激得我狠狠地插進去,享受那種打破禁忌的快感。

  「是不是喜歡我這樣?」站著和女兒交媾,雖然得不到暢意,但是比較新鮮刺激。

  「不……喜……歡……」女兒拉長了聲音,然後咯咯地笑了起來。

  「小騷女,小妖精,知道逗弄爸爸了。」我狠狠地插著,表示著我被她耍弄了的報復。由於一時狂野,幅度過大,這種姿勢讓高矮不等的兩人合不了格式,雞巴拉出來,戳在女兒的鼓鼓的陰阜上,頂得好疼。

  「秀蘭。」我只得求助於妹妹。

  在一旁看得眼熱心跳的妹妹,手不知往哪裡放,聽到我的叫聲,趕緊抓住我粘粘的雞巴,順著婷婷粘滿被弄濕了的屄毛的大腿根頂過來,手觸摸到婷婷的大腿底部,摸到陰唇,撐開了,將雞巴頂到屄口上。就在她抽回手時,捏了一下婷婷肥胖的粘滿白白的、滑滑的淫液的屄。

  「操!」我輕輕地喊了一聲,發力挺進去,婷婷的兩腿開了一下叉,我曲身讓雞巴從下面往上頂,頂得閨女發出嬌嬌的呻吟。

  「爸……」她含羞著沒往下說,只是繃緊著大腿合著我的節奏。

  我感覺出她想說什麼,拔出來在她的屄口左右搖晃著插,插得她嬌喘連連,氣息壓抑著尋著我的嘴唇。

  一手摸到那裡,在我和女兒的接合處,感覺我們父女的融合,雞巴硬硬的撐開女兒的性器連著蛋子陣陣聳動,女兒的嬌喘讓我感覺到進攻的動力,用手指肚捏住她的陰蒂揉搓,搓得閨女一陣哆嗦,淫水順著大腿流下來。

  嬌呼聲跟著一連串地發出,「爸……使勁,肏我。」

  「肏你,肏死你。」下面更是如雷般的撞擊,閨女由親嘴變成了啃噬,父女兩個彼此交疊著口勢尋吻,下面一刻也不停地迎合著夯砸。

  「爸,親爸,你弄死我算了。」婷婷看來實在受不了這種姿勢,掂起腳尖努力使兩人結合得更深。

  我一時間恨不能化進去,意識裡有一股連卵子甚至身子都進去的慾望,世間若有如此大的女人性器,我想不知多少男人會在此時因慾望而埋身其中。

  秀蘭在一旁看著我們父女在麥場裡野合、交媾,一邊看著行人的蹤跡,傾聽著緊鄰麥場的路上人來人往的腳步聲。她的心??直跳,生怕被人發現。

  就在我覺得像飄在雲尖上,時聞行人的說話聲時,婷婷「呀呀」了兩聲,跟著一陣哆嗦,嘴裡喊著,「爸……爸……」

  一股麻酥順著脊樑骨擴散,身子一緊,跟著閨女一洩如注。

  驚天動地!太驚險了!竟然在大白天裡,自家的麥場裡,和女兒有了一場臨別的歡愛。

  「舒服了吧?」秀蘭紅著臉看了我們一眼,兩人猶自沉浸在性愛的餘韻裡。

  雞巴軟軟的耷拉下來,龜縮著像一個罪犯低下頭,婷婷那裡卻是一片狼藉,陰毛濕呼呼地貼在陰阜上、大腿間,大陰唇紅紅的外翻著,兩腿之間到處都是白白的精液混合著她自己的淫液。

  「快穿上吧。」

  秀蘭疼愛地推搡了婷婷一把,彎腰拎起女兒掉到腳踝的褲子。

  我下意識地看著自己狼狽的樣子,雞巴萎縮著,連一向緊巴巴的包皮都皺巴巴的翻起來,紫黑的龜頭上塗了一層薄膜似的東西,馬口裡吐出一絲粘涎一樣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