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後篇(女兒嬌):029.◆(二十九)


◆(二十九)

  就那樣和女兒作了短暫的小別,望著女兒的背影漸漸遠去,秀蘭和我都有一絲說不出的異樣情感。我不知道幾日後和女兒再次見面會是怎樣的場景,也許更激情、更粗暴,也許女兒的肚子大起來,我這做父親的還要照顧她,「小別勝新婚」,這在農村裡是常見的。

  麥子鋪滿了場,兩人拉著碌碡來回地壓著麥秸,快到場頭的時候,翻起碌碡到另個來回趟的時候,秀蘭突然看著我說,「姿了吧?」

  一直還沉浸在和女兒的歡愛中的我,沾沾自喜地說,「嗯。」

  秀蘭瞥了我一眼,心裡酸酸的,眼睛裡就有股潮濕的光。

  「怎麼不高興了?」我小聲地安慰著她,「別那麼小氣。」

  「誰小氣了?你和她那樣,我說什麼來著?」秀蘭自己撇清著說。

  「秀蘭,我真的很高興,這些兒天,我們三人在一起做了那麼些事,作為男人,我擁有了你們,已經很滿足了。」我把纏到碌碡上的麥秸劃拉下來說。

  「嗯,你能不高興嗎?和她那麼纏綿的。」她說著,嘴角動了動,一副要哭的樣子。

  我扳住她的肩膀,低聲地告訴她,「她是我的女兒,你的侄女,我們在一起已經有了那事,你都容納了,還在乎這一次?」

  「我……」秀蘭哭了,哭的肩膀一抖一抖的,「你和她那麼好,我看了都難受。」

  「傻妹子,我要不和你好,還會當著你的面和她那樣,我們到哪裡不行?」

  晃著她的肩膀說,「別哭了,」用手臂給她抹了眼淚。

  「我就是太喜歡你了,才這樣。」秀蘭說出了心裡話。

  「我也喜歡你,愛你。」

  「那你還和她……」妹妹眼睛潮汪汪地說。

  「我心裡放不下她,」我的聲音低下去,我知道對一個愛著自己的女人說和另一個女人的事是一種殘忍,「可我更放不下你,你知道在男人的心裡可以裝得下很多女人的,尤其是我,」

  我看著她頓了一頓,「這些天讓我太癲狂了,秀蘭,不怕你笑話,我經歷了從沒有過的歡樂,在她身上我找不到和你嫂子那種平淡的感覺。」

  「和你嫂子做,就是插入拔出,做著夫妻間的機械運動,說白了,其實就是一種發洩,和婷婷那是一種境界,一種性的完美體驗,欲仙欲死,身心融合。」

  「那世界上就沒有第二個了?」看出妹妹眼裡的嫉妒。

  「你聽我說,你嫂子那裡我只是學會了性交,閨女那裡我學會了享受,」轉眼看著秀蘭,脈脈含情地,「從你這裡,學會了品味和欣賞。」

  秀蘭不說話,靜靜地傾聽著。

  「秀蘭,雖說你不是我的唯一,但你是我的愛。這些天來,我在你們中間,也沉思過,也痛苦過,可要我作出選擇,真的不能,婷婷和你都是我的摯愛,我愛我的女兒,也愛我的妹妹,不好嗎?」

  秀蘭一臉的迷茫,「可我更喜歡你做出唯一的選擇。」妹妹期待的眼神,我知道女人內心的嫉妒。

  輕輕地搖了搖頭,看著秀蘭一汪深情地眼神。艱難地,「你們兩人缺了誰,我都不會快樂。你嫂子,我是從陌生到熟悉,習慣了她的動作和姿勢;和婷婷,我是從熟悉到熟悉,習慣了你們的氣味,習慣了你們的愛。每每夜晚醒來,看著你們兩人躺在我身邊,我的那裡就挺起來,我知道我是為你和她而挺;可和你嫂子已經沒有這種感覺了,和她除了親情就是彼此照顧,而和你們,有的是激情,我願意一輩子擁有你們倆,不行嗎?」

  秀蘭長舒了一口氣,抬頭看著遠方,「我已經這樣了,無所謂,可婷婷,你為她想過嗎?她還要上學、嫁人,你總不能一輩子把她留在身邊吧?」

  「我是她父親,不會那麼自私。我擁有了她的身子,最重要的是她的心。可我也知道她會長大,有自己的家庭,會生兒育女,這些都不重要。只要她的心在我身上,她去哪裡都無所謂。秀蘭,她走到天邊,也離不開父母,她還會回來看我,看作我這做父親的,那時,我們三人在一起,彼此尋歡覓愛,就行了。」

  「那你心裡還會有我?」秀蘭證實性地看著我。

  「有。」看著秀蘭俊美的臉龐,嚥下一口唾液。

  「從小到大,你一直在我心裡。就是在和你嫂子新婚的時候,當我爬上她的身子時,不知為什麼,腦子裡突然就出現了你的影子,心裡雖然有罪惡感,但還是想像著你達到了高潮。秀蘭,其實哥哥不管跟誰做那事,都把那地方想像成你的,這些年我是一直在這種幻想中度過的。」

  我喃喃地跟妹妹訴說,這些話說出來實在是大逆不道,既然妹妹已挑明了,我也是一吐為快,「不管你接受不接受,每次我跟你嫂子性交的時候,都默念著你的名字,想像著你躺在我身下的姿勢,把雞巴插入你的屄裡。我知道這是骯髒的想法,是沾污了祖宗,可我控制不住自己,有時我甚至喊出你的名字,事後你嫂子還笑話我,說我不要臉,幹那事還想著自己的妹妹。」

  「和婷婷也這樣?」秀蘭的臉放開了,有一絲幸福的感覺。

  「和婷婷起初並不是我接受的,你嫂子那樣了,不能和我有性生活,她就表現出讓我和閨女,並時常暗示我。可那是自己的親閨女吶,我能和她做那夫妻應該做的事嗎?開始我不接受,但經不住她的挑弄,後來看看婷婷也不反對,在你嫂子的默許下就上了她。這也是後來我和你水到渠成的原因。」

  兩人說著話,拉起碌碡繞著麥場走。

  「怪不得……」秀蘭說到這裡,沒說下去。

  「你是說我和你顯得很自然了,是吧?」

  「嗯。」妹妹低下頭,拉著絆繩,只顧往前走。

  「和閨女第一次後,我想了很多,起初那種罪惡感愧疚感在心裡存了好久,和女兒也不敢見面,生怕女兒恨我,在外面見了人,就好像做了賊似地,生怕事情敗露。但我又忍不住,每當晚上上床後,就隱隱地期待著,期待女兒出現,期待你嫂子提起那個話題,後來次數多了,看看女兒好像也樂意的樣子,就不覺得怎麼了。」

  「既然男人和女人都想那事,都喜歡對方那地方,那還有什麼?女兒大了,就會嫁人,就會找男人,我這做父親的也是個男人,閨女喜歡,你嫂子又贊成,不說出去,誰知道。」

  「你讓她懷上了,嫂子知道?」秀蘭一直念念不忘這事。

  「恐怕不知道,我也沒在意。」

  「哼,你們男人只顧了舒服。」

  「嘿嘿,辦那事還不是圖舒服?」說得我有點架不住。

  「那你就不會採取點措施?」

  「你是說避孕?你嫂子沒提。」

  「噢,這事還得嫂子說呀,你又不是沒長腦子,孩子不知道,你做父親的也該愛惜她。」

  「愛惜是愛惜,只是做那事不想兩人中間隔著一層。」

  「好,那你就讓她懷。」

  「嘻嘻,」我嬉皮笑臉地,「以後和你我也不想……」

  「誰和你?想得美。」妹妹白了我一眼,羞澀地轉過身。

  「秀蘭,」我輕聲地、小心地叫著。

  「幹什麼?做賊似地。」秀蘭的大眼睛閃出一股媚意。

  「我想和你生個。」

  「生個什麼?」一下子轉移話題,秀蘭猝然沒有想到。

  意味深長地盯著她看。「你是說要我和你生個?」她指著自己,「煞!胡說八道!生個怎麼辦?叫你什麼?」

  我理屈地不敢說話,「你給閨女折騰上了,還不夠呀?還要作騰我。」

  「那是作騰?我們……」

  「我們什麼?我們是兄妹,一母同胞。」

  「可妹夫他……不是沒有生嘛,再說,你懷上了,別人也不會懷疑。」

  「呵,你真會想,你讓家裡所有的女人都為你懷上?」

  秀蘭撇了撇嘴角,「混世魔王!」

  兩人說不到一塊兒,就默默地拉著碌碡滿場轉。我真的是混世魔王嗎?真的是攪得全家女人不得安生的浪蕩人物?可眼前自己所愛的就還沒有……更不用說其他的。

  一想到其他的,腦海裡就出現那個不敢褻瀆的人,心理的罪惡感讓我變得更加沉重,我這個奸了女兒淫了親妹的人,真是這個家庭的罪人,也許有一天,上天會懲罰我,甚至到了那一邊,連父母都會罵我是畜生。

  烈日下的場地如火烤一般,剛剛經歷一場歡愛的我身子有點疲乏,汗水順著臉頰淌下來,秀蘭心疼地遞過來搭在肩上的毛巾。

  「虛了吧?讓你逞能,逮住了沒有夠,像個驢似的折騰。」

  我拿著毛巾擦了把臉,遞給她,「你也擦擦吧。」秀蘭本來清秀的面孔被汗水流下來混合著塵土劃出一道一道的泥土痕跡。

  「還是涼快一下吧。」妹妹看我精神有點萎靡,心下不忍。

  「我什麼時候像個驢了?」被妹妹說的心裡有點不快,低聲嘟噥了一句。

  「還沒象驢呀?沒象驢那今晚你拿出能耐。」說這話忽然就腮上起了紅暈。

  心裡一亮,原來妹妹是擔心今晚的主戰場不能開戰呀。看著那朵紅暈就想入非非。

  「能耐是有,只是沒有驢的那個。」

  「誰要驢的那個,除非你是驢。」收拾起毛巾,就往麥場的陰涼地裡走。

  心裡顫顫的,連心尖子都麻酥了,沒想到妹妹一下午的怨恨,只為了一個歡愛。

  心裡念想著妹妹罵我為驢,下意識地就出現了那天下午和妹妹一起看到的牛交配的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