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佔群芳:004.第四章 ◆ 返樸歸真


第四章 ◆ 返樸歸真

  她急急披衣而起。

  她找到他時,他正在一塊青石上,像個石雕般站立。

  「我知道你會來。」他並未轉身。

  「你好像有什麼心事?」她問。

  「你為我已經操了許多心,我不想再讓你勞神。」

  他突然抓住她的雙手。

  「雲妹……」

  她感到一陣巨大的喜悅。

  沒有比這聲呼喚更為深情,沒有比這聲呼喚更動心扉,沒有比這聲呼喚更讓她激動。

  她表示理解的舉動,便是無言地靠上他的肩頭。

  寬厚龐大的男人胸膛永遠是女人的避風港。

  他用手輕輕攬著她柔弱的腰肢,心中在默念著一句話:「紅顏知己」。

  男女相悅不難,肉體交合也易,但女人能體察到男人的所思所想,那才是最難的。

  可她卻做到了,對他的心事瞭如指掌。

  朝陽初升,金光從峰頂寫入,七采絢麗,動人心神。

  花香陣陣,撲鼻而來,令人身心發醉。

  不知名的小鳥追逐嬉戲,尋樂逗趣。

  春光迷人,春日的谷底尤為迷人。

  他身體微微發抖。

  「你……」

  「我……」

  「你的淫毒又發?」

  他只點了點頭。

  「春光惹人醉,就便是你身無淫毒,在在迷人的地方,又是迷人的時候,誰個能無春心?」她用手向樹上一指。

  樹上正有一雙美麗的小鳥,疊立在一起,雙翅扇動,發出歡快的叫聲。

  他不知何時已俯下了頭。

  臉下有一張秀麗脫俗的粉面,長睫覆蓋下櫻唇微啟。

  他再未猶疑,猛地便吞吸住那張小口。

  嘴唇是溫潤的,氣息是醉人的。

  「撲哧……」

  「吧唧……」

  他用力吮吸。

  她巧妙應付。

  身體抱著身體。

  嘴唇吮著嘴唇。

  心連著心。

  他彷彿已經發狂,雙臂越抱越緊。

  「唔,我要喘不得氣啦。」

  他雙臂略鬆。

  「不,不要松,抱緊我。」

  無論多麼堅強的女性,在此時也卻是個弱者。

  溫順是女人的天性。

  溫順也最令男子動心。

  他的手已探入她的懷中。

  肥膩的乳房觸手柔軟,精巧的乳頭令人心醉,光滑溫潤的胸部,彷彿有探索不完的無盡奧妙。

  女人,永遠是一個極端美麗的夢。

  她那一雙柔弱、嬌嫩的小手在他健壯的胸部輕輕撫摩,像一絲夢幻,如一縷春風,更似七彩虹霓。

  神妙之極的感覺似一道小溪,通過他的皮膚,流進他的心田。使他的神經興奮不已,湧起浪花。

  她也感到無法言傳的舒服,便如春陽無限,直灑進她的心靈深處。

  「地老天荒,我們永不分離。」他夢囈般地輕語。

  她的衣服忽然便落在地上。

  於是一首溢彩流光的女性胴體便呈現在他的面前。

  燭光裡看美人,有一種迷濛感,所產生的美,是一種朦朧美。

  繡房中看美人,有一種人為的美,所產生的美,是一種誘人的美。

  現在呢?

  周圍群山懷抱,壁立千仞,群芳竟艷,青柏蒼松,尤其是初升的朝陽,將千萬縷金光射向山巒、樹木、花草,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樣和諧、美好。

  她的體香和花香同時散發,真真令他心醉神馳。

  他瞪大了雙眼,眨也不眨地盯著她。

  「人為什麼要穿衣服?」她問。

  「人還要帶面具,各式各樣的面具。」他答。

  「可能是為了保護自己吧?」

  「更可能是為了引誘別人。」

  「現在我們回歸自然,遠離了人間,既不用保護自己,也不用引誘別人。」

  「所以我們不妨赤身相隨。」他也除下了自己的包皮。

  兩具肉體。

  回歸自然。

  她肌膚細嫩如水。

  他肢體健壯似鐵。

  她香霧繚繞如蘭似麝。

  他青春勃發瀟灑飄逸。

  連樹上的鳥兒都停止了鳴叫,彷彿都在笑歎這一雙璧人。

  「啊!你像一座大山。」她愛憐橫溢,把玉面偎上他的胸口。

  「我不敢出大氣。」他說。

  「為什麼?」

  「怕把你化了。瞧你,像一團彩雲,漂浮的彩雲。」

  「彩雲不是看的。」她說。

  於是他抱住她,輕輕地抱住她。一雙大手從她的背面向下滑去,直停在她豐滿的臀部。

  他在那多肉之處輕輕揉搓,緩緩擠壓,抓住,鬆開,鬆開又抓住……她抱著他粗壯的腰,高聳的玉乳在他的胸部擦來擦去,無可名狀的快感通過乳頭流向她的全身。

  背後有一棵松樹。

  於是立起身,靠在樹上。

  她彎下腰,伸出長長的粉舌,在他的乳上輕輕舔過。

  「唔,也是麻癢呢。」

  「連著心嘛。」

  「好……好舒服。」

  「撲……撲……」

  「唔哈……輕點……」

  她用嘴唇把他小巧的乳頭夾住,吸得好長,然後猛一鬆口。

  「咯……太小了,不經吃呢。」

  「要是一樣大怕你不吃呢。」

  「要是一樣小,你也一樣。」

  「這男人和女人,還真的有做不完的希奇事呢。」

  她的舌尖已離開他的乳房,沿著胸前任脈一路向下舔去。

  「哇!連骨頭都要酥了。」

  「不要大聲嘛。」

  「這裡又無人聽見。」

  「我怕嚇壞鳥兒嘛。」

  「唔……哎……」

  他此時的陰莖重又放出光華。

  莖桿已高度充血,腫得似一根挺拔的小白樺。只是白樺樹端已長出綠葉,而這陰莖上卻只有一個龜頭。

  龜頭已放光,紫光。

  她那柔軟無骨的小手一握住陰莖,他便電擊般地一抖。

  這是第二次被人撫弄。由於撫弄人不同,環境不同,所以感覺也大異其趣。

  強大的快感似電流般直射入他的心靈深處。

  如果說上一次令他感到新奇,刺激的話,這一次又多了一縷欣慰。

  這裡快感強烈,較之乳頭的麻癢不可同日而語。

  只覺得身體輕飄飄的,雙腿軟綿綿的,精神恍恍惚惚。

  「啊……」

  「唔……」

  「你幹麼閉眼?」

  「不……不由自主。」

  「要不要?」

  「要,要進入……」

  「進入幹什麼?」

  「進入小洞,進入小穴……」

  「我這兒有一個。」

  「那……那我要進去……」

  「小穴怕放不下呢……」

  「擠進去……我真受不了。」

  她的回答是撫弄更快。

  「救救我……」

  他突然抱住了她溫軟如雲的軀體,下身慌不擇路地一陣猛塞。

  「哎呀,好疼……」

  「還沒進去呢。」

  「進不去的。」

  「為什麼?」

  「沒開門嘛。」

  「門?門在哪兒?」

  「神穴仙洞是好開的嗎?」

  「求求你,雲妹,我要入穴,我要進洞。」

  「只是進一次洞穴更……」

  「更什麼?」

  「淫毒會更深一分。」

  「我不管什麼淫毒,我不管是深是淺,我只要進入神穴仙洞。」

  「其實,我這小穴裡邊也正難受呢。」

  「難受?」

  「不錯,空曠的慌,極願你那大鐵杵到裡邊衝撞一陣呢。」

  「果真?」

  「幹嗎騙你?」

  「那我馬上便進去衝撞一番。」

  「可你身體……」

  「今天能與雲妹二次巫山雲雨,慕容偉長死而無憾。」

  「不,我不要你死。」

  「可你不讓我入神穴仙洞,我急也會急死的。」

  「男人,男人都是這樣?」

  「連皇帝老兒也是這樣。」

  「那麼,我只有同意啦?」

  「我希望你同意。」

  「好吧,你要有憐香惜玉之心。」

  她把身體微微後仰,把兩腿分開來。

  他把身體也微微後仰,把小腹凸出。

  於是那鐵鑄般的陰莖高舉著紫紅色的龜頭慢慢衝向她的神穴。

  「哎呀……」

  「不疼……不疼……」

  他慢慢送入。

  長大的陰莖一截截被送入她的體內。

  「哇……好舒服……」

  「慢……慢些嘛……」

  「熱乎乎,包得好緊……」

  「呀呀……小穴好脹……滿得很呀……」

  「我抽出點?」

  「不不,全進去未?」

  她把手扶向小穴,發現仍有一截陰莖外露。

  「進去嘛……」

  「怕你疼……」

  「神穴不是凡穴,能大能小呢。」

  「那我可要進啦?」

  「不不,稍停一會,我們幹點別的。」

  「別的?」

  他幾乎要吃驚地拔出來,女人的心事簡直無法揣測。

  「這個時候?」

  「當然。」

  「幹點什麼?」

  「我們一塊把那朵花摘來。」

  他正要抽出陰莖。

  「咦!幹什麼?」

  「不是要摘花嗎?」

  「這樣不更有趣嗎?」

  他忽然明白過來:他中有她、她中有他,合而為一,然後再去做點別的,當真是有趣得緊呀。

  為免於分開,他倆各用一隻手臂抱住對方,然後慢慢地走到石邊,慢慢摘下那朵野花。

  摘完野花又折松枝,折下松枝又掃落葉,這些事兩人竟然全做到了。

  「怎樣?」她問。

  「有趣得緊。」他說。

  「我不是問這。」

  「那是問什麼?」

  「我們是不是躍下大石?」

  「你主意總是奇妙的。」

  「你同意了。」

  「當然。」

  「我說一二三,三字出口,一齊跳?」

  她喊出了三,兩人跳了下去,但卻因毫釐不差未能諧調,陰莖脫出了神穴仙洞。

  好有趣,好刺激。

  出於自然,歸於自然,一切都還彼等本來面目。

  兩人彷彿變成了孩子,這男女交合之事,似乎便是過家家一般。

  他興奮的大叫,滾倒在地翻觔斗。

  她玉立婷婷,含笑而視。

  他們再次抱住,直到他的精髓射入她的體內。

  直到兩人全部達到高潮。

  採花淫賊花蝴蝶回到虎頭山上,在椅子上還未坐穩,便聽說有客來訪。

  來客是位大漢,五大三粗,胯闊腰圓,只需看上一眼,便永遠不會忘記。

  因為他是個獨眼。

  奇人多有奇能,花蝴蝶這點常識還是有的,不然他也做不到虎頭峰上的山大王。

  所以他對來人很是客氣。

  「閣下要見我?」花蝴蝶道。

  「是。」大漢答。

  「不知有何指教?」

  「隨我去。」

  大漢面如寒冰,連語言也冷得令人發抖。

  「你是哪路朋友?閣下姓甚名誰?」花蝴蝶已嗅出了異常。

  大漢搖了搖頭算是回答。

  「我若不去呢?」

  「死!」

  花蝴蝶一凜,突然間「哈哈」大笑。

  「這是在我的家裡,你知道嗎?」

  大漢點點頭。

  「我有紅、黃、黑三旗屬下,他們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大漢搖搖頭。

  「你既不信,何不一試!」

  大漢點點頭。

  花蝴蝶拍掌三響,門口忽然便出現了三位香主,而且木門竟也關閉。

  三位香主忽然便立在了花蝴蝶周圍。

  大漢面上不見喜怒,他反在木椅中端然正坐。

  「這位朋友是來拆廟的。」花蝴蝶向大漢一指道:「紅旗香主可去領教一下高招。」

  紅旗香主於是向著大漢道:「我們用甚兵器?」

  「隨便。」

  「我用葫蘆。」紅旗香主從腰間摘下一個葫蘆道:「這葫蘆裡所藏何物閣下可知?」

  大漢點點頭。

  「我只需那樣一指,你便插翅難逃。」

  大漢搖搖頭,彷彿不信。

  「好,你小心了。」紅旗香主握有葫蘆的手突然揮出。

  幾乎同時,「轟」的一聲,火光迸現。

  幾乎同時,人們發現大漢正坐在院中。所坐之物,還是那把木椅。

  奇怪的不是大漢到了院中,而是那兩扇木門,正好從中間破了一洞。

  洞的大小,正好容一人坐在椅上通過。

  現在大家之所以看到大漢坐在院中,便是從破洞中看見的。

  「看來必須黃旗香主出手了。」花蝴蝶道。

  黃旗最擅長的是煙壢,黃色的煙霧。煙霧的最大特點,便是嗅到黃色煙霧氣味的,不論是人還是畜生,必死無疑。

  當然,欲要不死,便須有解藥。

  解藥在花蝴蝶手中,而且他從不與人,即便是最親近的人也決不賜予少許。

  現在黃霧已瀰漫了院子。

  大漢自然仍坐在椅中。

  該當沒事的人卻有了事。花蝴蝶雙腿突然變故,身不由己竟要委軟在地。

  該當有事的人卻沒有事。大漢竟然連動也未動過。

  「解……解藥!」

  可是他當日裡帶在身上的解藥卻在最為需要的時候不見了。

  在最不該哭的時候,花蝴蝶哭了,他不想死,尤其不想死得那樣慘。

  在最不該笑的時候卻有人在笑。

  發笑的當然該是坐在椅中的大漢。

  然而卻不是。竟然是七姨太、六姨太和五姨太。

  「你……你們……」花蝴蝶大怒。

  倘在半個時辰前,他定會一一將她們處死,可現在他已覺出自己油盡芯干。

  「我們盜了你的解藥。」七姨太道。

  「因為你殺了慕容偉長。」五姨太道。

  「我們本想要守在你的身邊。」六姨太道。

  「可你卻是個虐待狂。」

  「所以我們要走了。」

  「本來我們要把解藥還你。」

  「可解藥被他搶去了。」

  大漢突然也哈哈大笑起來。

  怪不得他笑。

  怪不得他不畏毒亡。

  原來他有解藥。

  「我知道你心中不服。」大漢揚聲道。

  「不錯。」花蝴蝶道:「若非我的三妾有叛於我,你的圖謀自然難成。」

  「好,解藥還你。」大漢手一揚,一物電射而至。

  花蝴蝶伸出手掌,但卻無法去抓,不料藥瓶竟自動跳到他的手中。

  黃旗香主幫他服下藥丸。

  花蝴蝶脫險後第一句話是:「黑旗香主何不把屬下全部調來?」

  黑旗使黑旗分揚處,十多位身著黑衣的青年忽然便出現在當場,彷彿從地下鑽出的一般。

  「兀那漢子,你可知毒水的厲害?」黑衣香主大聲道。

  「知道。」

  「你可準備認輸?」

  大漢搖了搖頭。

  「一滴毒水,便會毒死十頭大牯牛,我這黑旗弟兄倘若一齊發作,會有千千萬萬滴毒水噴出。」

  「我知道。」

  「黃泉路上,你須怪我不得。」黑旗香主把手一揮道:「噴水。」

  十多人手中忽然便多了一條袋子。

  袋子忽然便飛向天空。

  於是一片黑色的毒水從空落下。

  世上再不會有這樣快速的手段,彷彿只一閃。

  然而還有比黑旗部下更快的。

  便在這一瞬間,大漢連同坐椅已經不見。

  但人們聽到一聲大響。

  響聲來自屋內。

  屋內空無一人。

  花蝴蝶和三位香主都立在門口。

  十多位黑水旗屬下,也都立在門口。

  無論是黃霧還是黑水,都是射向椅中人的,而不是射向屋內的。

  然而屋內卻傳來了響聲。待人們目光掃向屋內時,卻意外地發現大漢已在屋內,而且仍舊坐在木椅上,只有屋頂露出了天空。

  三位香主瞪大了眼。

  花蝴蝶則在瞪大眼睛的同時又張大了口。

  「你……你是怎麼進來的?」

  「屋頂。」

  七位姨太太,三位最年輕,最喜愛的離他而去。

  三場比鬥,他以失敗告終。

  大漢還在盯著他。

  現在唯一的辦法,便是隨大漢走上一遭。

  不去死路一條,去呢?還有生機。螻蟻尚且貪命,何況是人!更何況是個他這樣的人!

  他現在便立在一座極為精緻的院子中。

  一瞧這院子,他便知這是一個大戶人家。不是商賈,便是官宦。

  若是商賈,必定有錢。

  若是官宦,必定美女如雲。

  他既愛錢,又愛人。

  但這裡決不會給他的任何滿足。

  因為他是囚犯,是被獨眼大漢強迫來此的囚犯。

  但這地方實在不是一個囚犯能來的地方。

  世上想不通的事很多,既然想不通,那又何必去想!

  所以他便老老實實地呆著。

  終於,他被帶到一間構造極為豪華的房屋前。

  房屋門上掛著一張竹簾。

  竹簾裡影影綽綽坐有兩位人影。

  「你便是虎頭峰花大王?」一個女聲從簾內傳出。

  一聽聲音,花蝴蝶懸著的心落在了實地。

  世上沒有任何人會用這樣的聲調與犯人講話。

  「豈敢豈敢,在下叫花蝴蝶。」

  「嘻……」一女嬌笑道:「什麼不好叫,怎的叫花蝴蝶?」

  「小的原來叫花胡佳,是江湖人見我衣著花哨,而且好采個花呀草呀的,所以便送了我個『蝴蝶』稱號。若是姑娘說不好,我便立刻改了。」

  「人家姑娘才好花呀草的,你個大男人,卻怎……」

  「燕兒休得多言。」先一女道。

  「本來嘛。」小女兀自嘟囔道。

  「這麼說江湖中盛傳你性好女色,沾花惹草之事不假啦?」

  「這……這可是雙方同意,互不損傷的美事呀。」

  「這麼說你和我屬下丫頭之事也是自願?」

  「屬下?丫頭?她……她是誰?」

  「彩雲飛。」

  三個字似三聲雷,他最不想提起的事發生了。

  彩雲飛墜崖之事是為救慕容偉長,但根子還在自己頭上。

  倘這簾內的女人提出要為彩雲飛報仇,則他便只有死路一條了。

  只有抵賴。

  「姑娘明鑒,在下與彩雲飛實無任何過節。」花蝴蝶道。

  「我知道你與雲丫頭無甚過節,你只是驚羨於她的美麗而已。」

  「姑娘差也。」

  「莫非本座真的有甚差錯,你且講給我聽。」

  「彩雲飛秀麗非凡,實乃人間罕見之一大美人。」

  「那又怎樣?」

  「如此美艷絕倫之少女,人見人憐,豈在下一人。」

  「你卻只想佔有。」

  「欣賞彩姑娘之絕代芳容,以在下之見識並不算錯,而欲佔有之,實乃是愛之切而已,和過節之語可是相去甚遠了。」

  「有理,有理。」

  簾內女人每說一句「有理」,花蝴蝶便暗叫一聲慚愧。

  只聽得簾內女子歎道:「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非特你一人爾。只是你愛美卻竟敗毀美。」

  「愛之切,便恨之深,此也人之常情。但就在下而言,卻無毀美之心。」

  卻聽簾內女子恨道:「可你卻把她逼落懸崖!」花蝴蝶怔了一怔,心知已說到關鍵處了,便道:「姑娘可知彩姑娘如何墜崖?」

  「你可講來聽聽。」

  「實在是不關我事。」

  「豈有此理。」

  「姑娘息怒,」花蝴蝶強自震懾心神道:「她之墜落懸崖,完全是為另一男人之故。」

  「另一男人是誰?」

  「慕容偉長。」

  「沒聽說過,無名小子。」

  「不錯,確是無名小子,而且長相實在也非上上,然彩姑娘卻被他迷的七顛八倒。」

  「那和她自己墜崖和何關係?」

  「慕容小兒欲要尋死跳崖,是彩姑娘伸手救助,反被那小兒一把揪下。」

  「有這等事?」

  「是千真萬確。」

  另一少女突然格格嬌笑道:「你這人太不老實!」

  花蝴蝶一怔,道:「在下不敢有半句謊言。」

  「我們說螻蟻尚且貪命,何況一個大男人,怎會好端端跳崖尋死?」

  「那一定是他看到人生無常,生不如死。也可能因為得不到彩姑娘而傷心欲絕,所以便決定跳崖一死。」

  「也可能是你將他迫落崖下。」

  「姑娘明鑒,在下功力平平,又怎是他兩人聯手之敵。」

  「嘻……你終於說了實話。」少女道。

  「在下一貫老實,從無半句虛言。」

  「我家雲丫頭既然和那慕容什麼聯手,可見他兩人早已心心相印,卻還要說什麼得不到她而傷心欲絕,跳崖自殺。你終是不能自圓其說。」

  「在下所言句句是實。」

  「花大王。」年長夫人忽道。

  「在下恭聽教誨。」

  「你可知本座姑娘最恨什麼?」

  花蝴蝶想了一想,只好照實回答道:「在下愚昧不知。」

  「你可知本姑娘最愛什麼?」

  「在下委實不知。」

  「你可知姑娘對說謊話人會給與什麼懲罰?」

  「請姑娘明示。」

  「燕兒,你來告訴他。」

  「是是,請燕姑娘指導。」

  「我姑姑最恨的是說真話的人,最愛的是說假話的人,對說假話人給與的懲罰,若是女人,便多給她男人,若是男人,便多給他女人。」

  花蝴蝶直聽得心蕩神搖,心花怒放,不覺脫口道:「此言可真?」

  「你這人果然愚昧。」

  「是是,在下愚昧之極。」

  「你見有勝利者欺騙自己俘虜的?」

  「委實沒有見過。」

  「只可惜你這人也太老實。」

  「不錯,在下老實。」

  「所以你是我姑姑最恨的人。」

  「對我的懲罰?」

  「當然是殺頭啦!」

  花蝴蝶心頭狂喜。然而他接下便忽然定下神來。

  「姑娘怎知在下說的不是假話?」

  「那是你自己講的。」

  「一個愛說假話的人,他的話都該從相反的方面去理解。」

  「這麼說你方纔所說的都是假話?」

  「豈但是假話,而且是大假而特假。」

  「彩丫頭是你殺的?」

  「反正是因我而死。」

  「慕容偉長也是因你而死?」

  「不錯。」

  「你想佔有彩丫頭但卻未成功?」

  「是的。」

  「你還要不要和她那樣漂亮的女孩?」

  「要,要要。」

  「多多益善?」

  「越多越好。」

  「我相信你這次講的都是真話。」

  花蝴蝶一怔之下,立即想起簾內人最恨的是講真話,於是立即改變口風道:「不不,在下所言句句是假,無半句實言,請姑娘懲罰在下。」

  「哎!」少女燕兒歎了口氣道:「倘若世界上都是你這樣的男人,真不知世界會是個什麼樣子的?」

  「在下願領受懲罰。」

  「世上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又有誰說得準?」

  「姑娘聖明。」

  「花大王除了善說假話之外,你可曾發現自己還有大特長?」

  「唔?」

  「你還會拍馬!」

  小女孩「咯咯」笑道:「千穿萬穿,拍馬不穿,我姑姑一定會好好賞你。」

  「謝姑娘吉言。」

  「我本來要給你四名女人。」

  「好,好好。」花蝴蝶已是狂喜。

  「但現在我改變了主意。」

  花蝴蝶一顆心又沉了下去,但口中不得不道:「但憑姑娘吩咐。」

  「因為你的話有真有假,半真半假,所以懲罰便也相應加重。」

  「唔?」

  「由四名女人,升為八名。」

  「這……這是懲罰?」

  「怎麼,你仍顯輕微?」

  「不不,在下但求懲罰再重些呢。」

  「本座做事,歷來是公正而合理的很,懲罰是據罪而定的。」

  「是,姑娘天聰英才,公正廉明,雖包文正復生,也難抵萬一。」

  「你現下還有何說?」

  「我一定努力,下次假話一定講得更多更更好。」

  「恐怕不會有下次了。」

  「不,在下一定竭力爭取。」

  「來人呀。」

  隨著簾內聲音,門口出現了一位俏生生的少女。

  「帶花大王到第三行宮。」

  少女彎腰施了一禮,向花蝴蝶展顏一笑,轉身向外行去。

  花蝴蝶明知簾內人已去,但還是誠惶誠恐深深施了一禮,這才轉身隨在少女身後向院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