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聚會


昨天一早,我被我的太太聲音吵醒,老婆正準備去上班,我睡眼惺忪的聽到她說「別忘了,老公,我今晚下班后要和小惠出去,你的媽媽會去學校接孩子。」

我稍微清醒了些,問道:「你們要去哪里?」

她回過頭來大聲說:「不一定,也許我們要去看電影或做什麽吧。」

我掙紮著起床,還好今天是星期五,我洗了個澡,穿上衣服,幫小孩準備早點,送小孩出門去上學后,我得去上班了,一杯咖啡是上班的第一件事,接著我打開我的信箱,除了一堆的廣告信外,我還收到一張結婚請帖,我的一個老朋友--阿牛,他將在這個禮拜六結婚,他將在今天舉拜一個單身漢的派對。

我已經好久沒有看到阿牛了,所以我今天非得去一趟這個派對才行,而我的老婆老婆今晚又和小惠出去了,所以我得找個人看小孩才行,我打了個電話給我媽,她答應今晚幫我照顧小孩,當一切搞定后,我開始猜想今晚將會去一個什麽樣的聚會。阿牛是一個又帥又放浪的單身漢,我希望今天晚上也會是一個和他一樣的派對。

時間過得很慢,六點一到,我立刻打卡下班,阿牛的派對將在七點開始,路上的交通狀況很糟,還好派對的地點並不是很遠,最后,我到了派對的地點,那是一幢很大的房子,所以我懷疑這些日子過去之后,阿牛會不會破産。

幫我開門的是個男人,他向我自我介紹他叫阿強,他是阿牛的老板,他帶我去裝潢像個娛樂間一樣的大廳。角落里還有個木頭建築的酒吧,還有一台大螢幕的電視,牆的周圍則是許多柔軟的沙發,音響里正播放著熱鬧的搖滾樂,而電視上正放著一部色情片。

我向在場的十個人互相介紹彼此,然后很快的忘了他們的名字,我也不忘祝賀阿牛也和大夥打屁。我問阿牛,爲什麽這麽晚才計畫結婚,他膚衍我一個答案,那答案就像是兩個醉漢喝了一個小時的酒后,所說的醉話。在八點的時候,一個叫小傑的人走了,他說他要去附近的上空酒吧帶兩個脫衣舞娘回來,我有一個感覺,她們可能不止是跳脫衣舞而已。

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我與其它人更熟稔了,我們看A片看得相當開心,沒有人離開,因爲我認爲每個人都希望能馬上開始現場的春宮秀,小傑在半個小時前就走了,我開始希望脫衣舞能馬上開始,啤酒快撐爆了我的膀胱,所以我暫時離席,穿過大廳走向廁所。

當我解決我的問題后,我聽到走廊上有女人格格笑的聲音,脫衣舞娘來了,所以我馬上離開廁所,要回到大廳,我有一個奇怪的感覺,好像剛才的笑聲非常耳熟,但是這個念頭一閃而過,等我走向大廳時,就忘記了。

我站在大廳門口,看著那兩個性感、美麗的女人,她們有著標準的 165

公分身高,一個是長的直發,而另一個則是長的卷發,兩個人都有明亮的大眼睛,還有令男人們斷魂的身材--37D-23-34,而且我非常確定這個數字,因爲她們就是我的太太老婆,和她的朋友小惠!

老婆和小惠並沒有看見我在這里,她們忙著和周圍的男人打招呼,我不相信老婆會做這樣的打扮:一件超迷你的黑色緊身衣,她豐滿的胸部幾乎露了一半出來,只有兩條細如發絲的細帶,繞過她的脖子,挂著兩個罩杯,撐著她豐滿的乳房,衣服背后的布料更是少得可以,裙子的大小就正好只能蓋住她的臀部,衣服的質料相當的薄,我打賭,這件衣服足以藏在她的小錢包里。

小惠也穿了同樣的白色衣服,一個家夥問小惠爲什麽要做同樣的打扮,小惠說:「其實還是不一樣的,我穿白色的,而老婆穿黑色的,所以我是好女孩,而老婆是壞女孩。」老婆則回報了一個微笑。

阿牛說:「她是壞女孩?」

老婆點點頭。

阿牛繼續說道:「讓我們看看,你如何證明你是壞女孩。」

老婆用非常誘惑人的姿勢走向阿牛,將手放在他的褲裆上,我不敢相信我眼中所看到的情景,老婆拉下了阿牛的拉鏈,將阿牛的肉棒掏了出來,阿牛的家夥大概有廿公分長,而且還在持續勃起中,老婆跪在阿牛面前,將眼前的那根陽具整根塞入口中。

她用我從未見過的狂暴姿態吸吮著阿牛的陰莖,真令人難以相信,老婆居然能將這麽長的一根肉棒插入喉嚨中,更諷刺的事,僅管我一再要求,可是老婆從未爲我口交,以她這麽純熟的技巧來看,她絕不是第一次這麽做的了。

我真的不敢相信在我目前所發生的一切,我原本打算出面阻止這一切,但是又被一些奇怪的想法所阻止,我發現我自己還看再看多一些,老婆看起來是如此的性感,在嫁給我之后這麽多年,她從未像此刻如此像個女人,我覺得我像是在看一個完全陌生的人,在此同時,我發現我的下體也硬了起來,我要加入他們,看我其它的男人如何對待我的妻子。

在五分鍾之后,阿牛似乎到了盡頭,他粗暴的抓住老婆的頭,猛烈地將那粗大的陽具一再沖向老婆的咽喉,沒多久,他將粘糊糊的精液盡數射盡老婆的口中,流進老婆的肚子里,老婆看起來一點也不覺得這樣很惡心。

阿牛最后將他的沾滿老婆口水而顯得發亮的陰莖,從老婆的口中拔了出來,老婆得口中沒了陰莖后,才能開始微笑,她看著阿牛的眼睛,告訴他:「真好吃。」接著又用手指撫弄著阿牛的陽具,阿牛的龜頭又滲出了一些白色的泡沫,老婆又伸出舌頭,舔著阿牛的肉棒,將那最后一滴精液吸進嘴里,然后再將阿牛的陰莖舔了個乾淨。

當老婆的表演結束,在場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在一陣深呼吸后,老婆得到了熱烈的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