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男,處女


處男,處女

  記得那是2013年底的事情,那時我20歲,慚愧啊!20歲還是一處男。

  那天在公司,快下班的時候接到一個很久沒聯繫MM的電話,原來我在廣州

花都區上班的時候認識的,是我們隔壁公司的一個女孩子,好像她當時才18歲,

剛到廣州不久,河南人,長的很清純,性格很活潑,開朗。那時我們一幫哥們都

想打她主意,偶爾大家會坐在一起吹牛,聊天,也不算太熟。后來公司把我調到

了白云區,就在也沒有聯絡了。畢竟半年沒聯絡了,接到電話還是有點激動的。

  她說她到白云區來買東西,記得我好像是調到這邊上班,就順便看看我,朋

友(來了當然是要請吃飯的。她就在我公司附近不遠,見到她時我們還是想以前

一樣開玩笑的打了下招忽,然后我就帶她去吃飯。去飯店的路上要穿過一條馬路,

她和我並肩走著,車流不急的時候,我就拉著她的手快步跑過了馬路,過了馬路

我牽著她的手繼續走,她也沒有主動要抽出手來,只是把頭著,一聲不吭,當時

看到她耳根都紅了。當時我就覺得這女孩子對我有好感,不過我那時也是一菜鳥

呀,也不知道說什麼. 就這樣傻傻的牽著她的手一路無話的走到飯店才鬆開。

  吃飯時候氣氛也沒有那麼曖昧了,還是和從前一樣嘻嘻哈哈的吹吹牛,吃完

飯也差不多9點多鐘了,她說她要回去,說實話我當時對她也沒有什麼想法(沒

經驗啊),就送她去車站,路過我住的小區(老闆自己的房子,還比較高檔)就

告訴他,我住在這裡,她很激動的說這麼好的地方啊,綠化做的真好,還有花園。

我就隨口說了一句要不要進去坐坐,她馬上說好。

  到了花園,因為是晚上也沒有什麼人了,我們就找了個鞦韆坐下來,就聊了

一會。她坐在鞦韆上不停的蕩,好像很開心的樣子。我由於剛吃飯喝了點酒,蕩

的時候就有一點頭暈,就讓她不要蕩了,她故意調皮的非要蕩,還哈哈大笑。

  我實在有點暈了不想和她開玩笑,就一把拉住她,不讓她在蕩了。誰知她順

勢就倒在了懷了一動不動,還把頭埋在了我胸前。當時我的第一感覺就是中獎了,

心裡狂笑不止。慢慢的她把臉擡了起來,滿臉通紅的看著我。我飛快的低下頭,

吻上了她的櫻桃小口,我舌頭一探她便張開了嘴,舌頭在她嘴了亂攪,也沒啥經

驗,畢竟她也是處女,明顯她很動情,雙手摟住了我的脖子,小聲的呻吟著。一

切太順利了,我一支手按住了她的胸部,輕輕的搓柔著。慢慢的我把手伸進了她

衣服裡面,飛快的從乳罩的下面伸了進去,一隻手罩住了她整個乳房,她乳房比

較小,但是很堅挺,很滑,乳頭早已經硬了。

  當我手伸他乳罩觸摸到她乳房的一瞬間,她身體強烈的抖了一下,大聲的呻

吟一聲,然后雙眼迷離帶些驚恐的看著我。我當時被慾火沖暈了頭,隨既又吻了

上去。握住她乳房的手,大拇指與食指捏住她堅硬的乳頭不停的撥弄。每稍微大

力一點搓弄她乳頭一下,她都會緊皺著眉頭張開嘴大聲呻吟一聲,玩了一會過后,

我讓她雙腿長開,正對著我坐在我的小雞雞上,硬硬的jb在她坐上來,受到到

擠壓更是刺激非常,險些把持不住。

  她正對著我,兩個乳房使勁的在我臉上蹭,她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羊毛衫,我

雙手從前面慢慢的拉起她的衣服,想看一看她的乳房。誰知她雙手忽然按住了我

拉她衣服的手,說道:「不要看,摸摸就好了。」這句話不亞於一瓶春藥,我更

是非看不可了。一般處男對女孩身體的視覺都會很感興趣,沒辦法招思驀想20

年的東西了。我當時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只是傻傻的說道:「我只看一眼,一眼

就好了,這麼晚了這裡也沒人。」聽我這麼一說,她按住我的手明顯的鬆了不少,

我一用力就把她的羊毛衫掀了起來,乳罩早已經被我剛才推到了上面,兩個小巧

精緻的乳房印入了眼睛。乳房很小,不過形狀很好,像一個荼蓋一樣,充滿著青

春氣息,乳暈和乳頭的顏色很淡,和皮膚顏色差不多,帶一點粉紅,乳頭尖尖的

很細很長,大概是硬了的原因吧!不過也算很長了。

  正當我對這20年來第一對真實的呈現在我眼前漂亮的乳房驚歎的時候,她

用極害羞的聲音說道:「好了,已經看過了。」

  說著就要把衣服往下拉。此時我怎能讓她把衣服拉下來,就算是俺當時是處

男也要被大夥拿板磚拍死。我雙手使勁的撐著衣服不讓她拉下來,說道:「讓我

親一口吧。」說完不等她有任何反應,就含著了她一顆乳頭。頓時她嬌軀一振

  原本僵強的嬌軀瞬間軟了下來。由於她的乳頭細長細長的,含在嘴裡感覺彈

性實足,我時而用舌頭撥弄,時而用牙齒輕咬,鼻子還聞到一股少女,特別是乳

房處特有的奶香,這時她哪裡還有半點反抗,爬在我肩頭,嘴正好對著我的耳朵

想大聲又不好意思,小聲而又壓抑的呻吟著,真是讓我爽到不行,坐在我身上,

用她的私處來回蹭著我的jb,畢竟我當時還是處男,哪裡受得了如此刺激,伴

隨著強烈的快感,jb一陣劇烈的抖動就射了,然后我就不動了,享受著這股快

感。我jb的強烈抖動與后來變軟了她肯定也知道了怎麼回事,還是問我怎麼了。

我說沒什麼,然后微笑的對她說道:「今天不要回去了吧。」

  她滿臉的潮紅嬌羞的對我說:「不行,你太壞了。」然后又說:「不回去,

老闆知道會罵我的,我改天在過來吧。」當時我剛剛射完,也沒有什麼慾望了。

就沒說什麼了,然后她整理了一下衣服,把她送到了車站。

  后來幾天,由於兩個人在不同的區,不方便見面,電話倒是通的比較頻繁,

記得當時我問她,我是你什麼人啊。她在那邊又羞又氣的說:「你那天那樣對我,

我都已經是你的人了,你還這樣問。」搞得我哭笑不得,看來遇到一個純到古董

級處女了。終於在那天分開后的第三天俺把她給破了,把自己也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