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佔群芳:013.第十三章 ◆ 久別重逢


第十三章 ◆ 久別重逢

  「卡喳」一聲,茶桌已碎作數塊。

  與此同時,歐陽雄長袖候然甩出。直向匕首捲去。歐陽豪五指如鉤,疾抓少年腕部,歐陽傑用的是指,「嗤」的一聲響,也已疾點而出。

  四人志在必得,出手卻已盡施絕學。

  少年沒想到對方會來這手。

  匕首桌碎落地。便在尚未著地的瞬間,歐陽雄的長袖已將匕首摔向窗外。歐陽豪五指虛抓之後,已斜插在匕首與少年之間。歐陽傑則在點出一指後,身似電閃,隨後向匕首追去。變起倉促,連「江南三怪」都為之愕然。雖然歐陽英打碎茶桌,歐陽雄掃飛匕首有些耍賴,但鬥勇鬥智原本便不可分,只需匕首到手,便算掙回了好大面子。

  三怪不覺面呈微笑。

  任誰,即使是神仙下凡,也決無挽回匕首被奪,少年失敗之命運。

  便此時,眾人只覺眼前一花,匕首已經不見。

  於此同時,歐陽傑後發先至,已向匕首抓去。

  他出手雖快,但還是慢了一點。

  「江南四友」像是被人用釘身法釘住一般,一動不動地立在地下。

  「江南三怪」吃驚地張大了口,瞪大了眼望著錦衣少年。

  少年仍坐在原先的木凳上。

  左手拿著被歐陽雄掃飛的匕首,右手正把一條紅色飄帶握在掌心。

  沒有人能形容他的瀟灑,沒有人能描繪四友的神情,更沒有人能想像三怪的心情。

  簡真令人不可思議。

  然而卻明明白白地展現在七人面前。

  「你……你是人是鬼?」歐陽雄問。

  「你看呢?」少年答。

  「看你像人,但武功卻非人所能及。」歐陽傑道。

  「自己不知的,未必便不存在。」少年頭也未抬道。

  「究竟叫什麼名字?」歐陽英道。

  「這是你們第二次問我。」

  「不錯。」

  「我本不想告訴你們。」

  「現在呢?」

  「我改變主意了,雲飛。,」雲飛?好生飄飄的名字。「歐陽雄道。

  「我乃無名小卒,你不知道,原本並不奇怪。」雲飛淡淡一笑道。

  「我們奇怪的是……。」

  「是什麼?」

  「天下武功深厚之人,我無有不知,卻怎的連你的武藝門派也看它不出?」

  「這個……你該問你自己。」

  「我們輸了。」歐陽英道。

  「輸了便需履行諾言。」雲飛道。

  「好,我『江南三怪』,一切唯你之命是聽。」紅須怪道。

  「我們走,」歐陽英向其餘三人道。

  「江南四友」同時轉身,抬腿欲去。

  「慢著!」雲飛突然道。

  「雲飛,」歐陽英問著雲飛立定道,「你和『江南三怪』下賭注,我們『江甫四友』可未賭甚輸贏。」

  「知道。」

  「那你理我四人離去有何用意?。

  「我想打聽一個人。」

  「我們若是不想說呢?。

  「不不,你們會開口的。」

  「江南四友,可不是受人挾迫之輩。」

  「但如果性命不保呢。」

  「寧死不辱。」

  「好,我倒要瞧瞧你們怎樣寧死不辱。」

  「你先講出要問之事。」歐陽傑道。

  「慕容偉長何在?」

  四友均是一震。

  他們也在找慕容偉長。

  「找他何事?」歐陽豪道。

  「你不覺自己問得太多了嗎?」

  「閣下和慕容偉長是敵是友,總該可以告人吧?」歐陽雄道。

  「是友。」

  「不知道。」歐陽英道。

  末找仇人,碰上了仇人的朋友,按說好好羞辱一下他的朋友,也可少解心頭之恨。偏生面前之人功深莫測,合四人之力也非人家敵手,惱恨之餘,便只有這兩個字好回答。

  「只回答兩個字,顯然忒少了些。」雲飛冷笑道。「我們走。」歐陽英向其余三人一擺頭,當先行走。

  「去把他們請回來。」雲飛向「江南三怪」擺了擺手。

  「三怪」彈身掠出門外。「四友」惹不起「三怪。」

  所以僅只一轉眼,「四友」便又出現在屋中。

  與先不同的是。「江南四友」立在地下便再未少動。

  「慕容偉長何在?」雲飛又問。

  「不知道。」歐陽英道。

  「歐陽傑,你這把匕首鋒利嗎?」雲飛突又轉向歐陽傑。

  「鋒利,當然鋒利。」

  「千年寒鐵所鍛?」

  「不錯,閣下很有眼光,它與魚腸劍不相上下呢。」

  「魚腸劍吹發立斷,削鐵如泥。」

  「此劍也然。」

  「如此說來,這把匕首足可削下歐陽英的雙耳,挖出他的雙眼啦。」

  「這……」

  「兩次回答『不知道」,自然便去其兩耳啦!「雲飛竟立起身來。

  「且慢……」歐陽傑道。

  「晤!什麼事。」

  「我大哥所講乃是真情。」

  「你怎樣讓我相信你的話是真實的,我們也在找他。」

  「你們?找他?幹什麼?」

  「他昨天曾茬這裡戲弄了我們。」

  「啊,我明白了。」雲飛竟然大樂,道:「『江甫三怪」原來是你們請的幫手?「

  「不錯。」

  「那麼,他可能會到何處?」

  「依我推測,」歐陽雄道:「他很可能要去韋莊。」

  「去韋莊幹甚麼?」

  「韋莊主柬邀武林同道,於明日共聚韋莊,至於有何用意我們也不曉得。」

  於是雲飛便來到了韋莊。

  於是便見到了慕容偉長。

  只是他們並未接觸。

  因為雲飛要暗暗觀察他的行事。

  尤其因為他發現那應該是韋莊主坐的位子上,卻坐著九幽宮宮主。

  沒想到武林大會變成了奪美會。

  更沒想到慕容偉長會被人劫去。

  所川待慕容偉長出莊後,她便也出了韋莊。

  雲飛是誰?是彩雲飛。

  慕容偉長只見山石樹木閃電般向身後掠去。耳旁風聲呼呼。

  待一切靜下來後,他發現自己已到了座華美的草棚前。

  草棚之所以華美,是因為它坐落在鮮花叢中。

  鮮花俯仰萬態,爭奇鬥勝,香氣陣陣,中人欲醉。鮮花香艷,映襯得草棚也香艷異常。

  「這是什麼地方?」他問。

  「你該先問我是誰。」老者答。

  「你不是歐陽老哥嗎?」

  「我不是講過嗎?對人只講三分話,萬勿拋卻一片心。」

  「難道你不是歐陽老哥?」

  「我是歐陽開化不假,但不是老哥。」

  「我不明白。」

  「那是因為你閱世忒淺。」

  「唔!」

  「你瞧!」老者右手揮處,臉上浮起一層脫落的人皮面具。

  「啊呀,你是……」

  「我是老身,無情婆婆。」

  「無情婆婆,你是女人。」

  「現在你該明白了吧。」

  「不,我還不明白,你何以要以男人面貌男人聲音出現?」

  「因為形勢所迫。」

  「以婆婆的武功,天下誰人能迫?」

  「司馬宮主。」

  「她武功比你好?」

  「各有所長,各有所短。」

  「可我還有一事不明。」

  「你儘管問。」

  「婆婆帶我來此何干?」

  「因為你會寒玉神功。」

  「那又怎樣?」

  「只是會,並不精。」

  「婆婆所言不錯。」

  「老身要讓你精進一步,練成天下無敵的寒玉功。」

  如此機緣,許多人夢寐以求。

  慕容偉長也是這樣。

  「你肯收我為徒。」

  「不僅如此。」

  「唔?」

  「我要收你為婿。」

  沒有比這六個字更令慕容偉長吃驚。

  他疑心自己聽錯了。要麼,便是婆婆講話失誤。

  「收我為什麼?」

  「為婿。」

  「你?」

  「當然。」

  「咱們倆……」

  「對!」

  「你可以做我的祖母。」

  「不,我只做你的岳母。」一顆懸著的心落在實地。

  岳母年老,岳母的女兒未必也是老太。

  「我會同意嗎?」

  「你應該同意。」

  「為什麼?」

  「因為寒玉神功的練成,要靠陰陽諧調,你不能沒有妻子。」

  「可這裡……」

  「這裡只你我兩人是嗎?」

  「不錯。」

  「我女兒想必快要到了。」

  她這裡話未完,草棚外已傳來了說話聲。

  「咦,來啦!」

  隨著話音,門外閃入一女。

  「哎呀……是你?」慕容偉長大喜欲狂。

  「我知道你會來。」

  「韋姑娘……」

  少女撲前的腳步猛然止住。

  「你叫我什麼?」

  「韋姑娘呀,或者稱為千金妹子。」

  「我老大耳刮子刮你。」

  「怎麼啦?」

  「你說,韋千金是誰?」

  「當然是你。」

  「我?我是韋千金?」

  「難道你不是?」

  連一旁坐著的無情婆婆都面露奇異之色。

  「你難道不是偉長哥?」少女疑道。

  「我當然是慕容偉長。」

  「那你怎的連東方明珠也不識的?」

  慕容偉長一怔,隨即恍然。

  「啊呀,瞧我。」慕容偉長甩手拍擊自已的頭頂道:「可不是嘛,你正是東方明珠,東方妹子。」

  「你真的想起來啦?」

  「茉莉鎮茉莉店一夜好風光,在下刻骨銘心,永難忘懷!」

  歐陽開化笑了。

  「原來你們早已認識。」

  「豈只認識。」東方明珠依偎在母親懷中,不勝嬌羞!

  「那好,既然你們認識,省卻老身許多麻煩。」

  「娘只是為兒好。」

  「算他小子造化。」無情婆婆歐陽開化從懷中掏出一出的小冊子遞予東方明珠道:「給你。」

  「什麼?」

  「陰陽交合圖。」

  東方明珠打開來,玉面上立時飛起兩朵紅暈,妍若桃李,嬌媚不可方物。

  慕容偉長直瞧的心中一蕩,恨不得立將珠妹抱在杯中。

  「今日便算好日,晚上吃合歡酒,陰陽功即日便練。」

  慕容偉長直喜地抓耳撓腮,忙不迭跪在地下行了大禮。

  沒想到晚飯竟很豐盛。

  更沒想到桌上還有美酒佳釀。

  一切世俗的繁文縟節俱都省去。

  飯後兩人便進入洞房。

  洞房很是簡樸,只不過一桌、一凳、一床而已。桌凳皆為木製,床上也只一被,但燭光一照,花香陣陣,仍有說不出的愜意。

  他一把抱住她。

  她依偎在他的懷中。

  兩人未來得及互訴別後遭遇,便即輕啟朱唇,慢展芬舌,直探入對方口腔。

  唇摩著唇,舌攪著舌,齒碰著齒。

  好一陣吮吸,好一陣吞吐。

  「你……你抱我好痛。」

  「我好想你。」

  「鬼話!」

  「我從不說謊。」

  「你心裡只有一個姓韋的。」

  「你不知道,她…」

  「這時候談別人,掃興。」

  「好,談我們自己。你……」

  「以後時間還長,今兒個先看這本書。」

  東方明珠把歐陽開化送她的小冊子取出,兩人湊近燭光看時,不覺大樂。「陰陽交合圖」果然繪製精妙,男女姿態栩栩如生。而交合之態千奇百怪。

  「真虧他能想得出。」

  「誰想得出?」

  「創此圖例之人。」

  「其實還有比這更玄的!」

  「你怎知道?」

  「有想不到的,沒做不到的。

  「我們今晚……」

  「當然依圖習練,循序漸進啦。」

  「我……我真想一夜把這些全練一遍。」

  「日子長著呢。」

  他坐在凳子上,她偎依他的懷中。

  《陰陽交合圖》放在桌上。

  「第一式……」

  「陰陽和諧。」

  「怎麼和諧?」

  兩人一齊望向交合圖,只見女人仰躺,男人俯臥於女身上,陽物近對女人陰戶,一旁注字雲,「收懾心神,精光內斂,慢抽緩送,意守丹田。」

  目光望夠多時,兩人竟誰也未曾說話。

  她突地轉過身,抱住他的頭頸,在他的眉上,眼角,腮部吻去,最後落到他的雙唇上。

  舌尖頂開雙唇,直達縱深。

  他用雙唇吮住粉舌,含住櫻唇,舔動皓齒。

  將津液一口口吞入肚中。

  「噗嘰……」

  「吧撻……吧噠……」他的雙手已探人她的衣中,從她光滑細嫩的背脊向下滑去。

  她一隻手已插入他的衣內,輕輕握住他的陽物。

  他自己也不清楚是怎樣解開她的下褲的。直到雙手在那肥嫩的玉臀上揉搓了半天,才想到她的下衣已去。

  好一個銷魂的時分。

  好一個迷人的瞬間。

  可是她卻猛一撤手,坐到了床沿。

  「你……怎麼啦?」他問。

  她頓了一頓,彷彿下了很大決心似的道:「我們明天開始練功可好?」

  「那今天呢?」他故意問。

  「好好睡覺。」她嫣然一笑道。

  「啊呀,妙,妙之極點,真乃知我者珠妹也。」

  他一彈身,便已到了床前。只一把,便將她摟在懷內。

  她沒有拒絕,而是向後仰倒,一任他的輕薄。

  「久別勝新婚。」他悠悠地道。

  「呸,什麼久別,才三四日呢。」她笑點他的額頭道。

  「思君不見君,一日如三秋呢。四日不見豈非便已十多年分離!」

  「你年紀輕輕,江湖閱歷甚淺,可拍女人馬屁的功夫還真很深呢。」

  「拍馬?我幹麼要拍馬?」

  「反正女孩子聽了你的話,都會樂滋滋喜歡透呢。」

  「你自然也很高興。」

  「我是由已及人。」

  「我讓你高興,你也須要我高興才好。」

  「當然。」

  「我說怎樣便怎樣?」

  「可以。」

  「我說多久便多久?」「行,行行,好囉嗦的。」

  「囉嗦事說完,餘下的就好辦啦。」

  他解開她的上衣。爍眼的光澤連燭光都比得暗了。

  她用雙手抓住豐滿的奶子,用力擠向他的腮部。

  龍吞虎吸,吧啜有聲,良久。他才抬起頭來。

  「看把你饞的。」

  「真恨不得永遠埋在乳溝中呢。」

  「乳溝中有什麼好,這兒才有滋有味呢。」

  她在乳頭上輕輕一捏。

  他當然明白她的意思。

  所以他立刻便吞住了右乳,捏住了左乳。

  「吧唧……」

  「撲……撲……」

  「唔呀呀,又麻又癢。」

  「吧……吧……」

  「癢骨髓去啦。」

  他又換了左乳。

  又是一陣吮吸。

  他大口大口的吮,大口大口地吸,真恨不得把整個奶子吞入口中。

  她已閉上眼,長長睫毛已覆下,像一場夢,一場醉人的夢。

  她的玉手也末閒置,而是一齊探入他的下身,除去他的緊身褲,團團握住那根半尺餘長,拳頭粗細的肉棒。

  肉棒在她的掌心輕輕捻,慢慢揉,緩緩捏。一股股快感直湧他的心窩。那肉棒越發得粗壯起來。

  一陣狂吮狂吸之後。他用雙手沿她身體兩側緩緩滑下。於是,她便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

  他從乳頭上一路舔下,那股玩愛且憐的神態,任誰見了也會感動。

  在小腹神闕穴上,他把舌尖捲得尖尖,深深探入她的肚臍之中,彷彿那裡有不盡的甘泉醉人的香醇一般。

  從小腹滑下,便已到了陰埠。

  陰埠黑毫飄灑,既堅且聳。

  他用腮部去擦,去磨,那光滑的感覺,毛茸茸麻癢,都給人說不出的歡樂。

  這裡也是她最為敏感的地方。

  他在陰埠上磨擦越急。她雙手對他的陽物握的便緊。

  「麻……麻的人心肝疼。」

  「癢不癢?」

  「當然癢,癢的人心神亂呢。」

  「小洞怎樣?」

  「開門待客來呢。」

  「可真?」

  「那還能假。」

  他拾起頭,用兩手扳開陰唇,那鮮嫩的陰蒂便裸露無疑。

  「好漂亮的花芯兒。」他讚道。

  「你可盡情享受。」

  「要是能永遠帶在身上才妙呢。」

  「那不是花心兒……」

  「那是什麼?」

  「那是個夢。」

  他猛地一抬腿,馬爬在她的身上。兩人頭腳倒置。他面對著她的陰戶,她面對著他的肉棒。

  頒開陰唇,露出陰蒂,他知道這裡最可使女人興奮,所以便用舌尖在蒂上或頂、或舔,做出百般花樣。

  她這面對著肉棒,其偉長直抵上她的面部。

  「啊呀,你這龜頭好大哩。」

  「再大也大不過窩。」

  「龜稜好厲。」

  「割不下肉來。」

  「這肉棒又粗又長,乖乖,我真有點怕。」

  「怕什麼?」

  「怕小穴放不下。」

  「小穴是個寶,再大的肉棒也放得了。」

  「你可要穩著點。」

  「我們又不是第一次,怕什麼。」

  「那次好像小。」

  「怎的,四天沒見又長大了?」

  「什麼可能也有。」

  「就這可能沒有。倘四天便長一圈,到老豈非便成參天大樹啦。」

  「要那樣,所有女孩子都會怕你。」

  「女孩子怕我關係不大,只需你不怕便成。」

  兩人同時大笑。

  他低下頭,用舌尖舔動陰蒂。

  她張開口,把龜頭塞入口中。

  「哎呀,單只一個和尚頭,便把小穴填得滿滿的。」

  「和尚本來該住廟,現在你讓你進錯了門,當然會滿滿的。」

  他說完,把舌尖捲成肉棒,用力擠開陰唇,直向小洞中探入。

  舌尖上粘粘的,熱熱的。運力於舌,尖端便在小穴中東搖西擺,勾挑刺點,抖精神大戰陰戶。他這裡精神一抖,舌尖一奮神威立馬攪得她骨軟筋酥,週身上下,麻癢難擋,便似要化了一般。

  「吧唧……」

  「撲……撲……」

  她心中一蕩,便拚力把玉莖塞入口內。用唇吮,用舌舔,繞龜稜,抵魚口,兩人便似要飛昇一般。

  玉莖長大,當然無法全部含住,便即側過莖身,從上舔到莖根。

  最後,她吞住一個卵丸,在口中往來推擋,真個是其樂無窮。

  「今天我們要盡情。」她吐出卵丸道。

  「還要盡興。」他接著道。

  「我們要多出花樣。」

  「瞧。」纂容偉長除去身上所有衣衫,雙手摟住那話兒,在莖根套上一個束子。

  「這是什麼?」

  「絲帶。」

  「怎的捆這兒?」

  「防止洩洪。」

  「捆這兒就能辦到?」

  「這……難道捆的不對?」

  「不是不對,而是還少一個套子。」

  「有,有有。」慕容偉長立馬從衣兜中取出一個套子。

  「帶這兒。」她接過套子,套在了龜稜之下的莖桿上。

  「還有嗎?」

  「沒了。保你鐵杵寧折不彎呢。」

  他立在地下,雙手抓住她的兩腿,放在自己的兩肩上。

  「唔哈,好白嫩的臀部。」

  「今天才知道?」

  「似乎每次見每次都不一樣。」

  「那怎麼可能!」

  「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話未完便已俯下身去。

  那消融般的感覺已淹沒了他。真個是銷魂蝕骨,欲仙欲死呢。

  他雙手托住玉臀,小腹忽縱忽收,那粗壯長大的陰莖便進進出出。

  她用手扳住陰唇,讓門戶開得滿大,盡那話「出來進去」,抽抽插插。

  小穴中水流汩汩。

  三萬六千個毛孔,似乎都張開小口,大叫妙極。

  粗壯長大的陰莖,摩擦著陰壁,也摩擦著她的手指。

  心中泛起一汪春潮,直欲得將她淹沒。

  「哎喲……哎喲……」

  「撲哧……撲哧……」

  「吧嗒……吧嗒……」

  「啪……啪……」

  人的嬌吟、肉的撞擊,形成一曲天上人間,古往今來最美妙的樂聲。

  樂聲使人筋酥。樂聲給人以無限遐思。

  然而樂聲忽停。

  「咦,你怎的啦?」她睜開長長的睫毛。

  「無情婆婆該換個稱呼。」他道。

  「換什麼稱呼?」

  「有情婆婆,或者多情婆婆。」

  「為什麼?」

  「她要無情,怎會讓我倆盡情盡興?」

  「這稱呼是江湖人送的。」

  「為什麼?」

  「因為我娘十年前一口氣殺過二百餘口。」

  「啊呀,好狠,殺了誰?」

  「我爹爹全家。」

  慕容偉長吃驚地差點抽出陽物。

  他鬆開她的玉臀,讓那話兒在小穴中放得平穩。

  「這……為什麼?」

  「因為爹爹又找了一位女人。」

  「那女人一定長得好看。」

  「年輕女人總是比老年女人好看。」

  「所以她便殺了他。」

  「我娘一怒之下,不僅連女人,甚至連我爹和家中所有的下人一股腦殺了個淨盡。」

  「你恨你娘嗎?」

  「幹嗎要恨她?」

  「她殺了你爹。」

  「一個男人朝三暮四,本就該死!」

  「連你也這麼說?」

  「可是,她未殺成功。」

  「如此說來,你娘無情婆婆的稱謂倒是很恰當的。」

  「所以你以後也要小心些。」

  他忽然笑了,忽然便抽出那話兒。

  「喂,你……」

  「我們換個樣子。」

  他把她轉過來,讓她馬爬在床,臀部高高翹起。

  「我們來個隔山打穴。」

  他彎下腰,伸頭到她的胯下,見其陰戶濕漉漉有白漿溢出。豐滿的陰唇抱合在一起,便如含苞帶露欲放的紅荷花般嬌艷。

  用手扳開陰唇,小洞中淫水溢出,似瓊漿玉液,帶著點迷人的體香,慕容偉長不由地心中一蕩。

  心中興奮,玉莖便越發粗壯起來,龜頭色呈紫紅,龜口啟動,精神抖擻。

  用手扶住雪白的,泛著玉光的美臀直覺光滑、細膩、妙不可言。

  急急將小腹湊近,粗壯的陰莖頂著紫色的龜頭,直向小穴揮入。

  龜頭一觸陰唇,便有一股麻癢從莖上生出,直流向五臟六腑。

  小腹微微一挺。

  「撲哧……」

  「龜頭進去啦。」

  「啊喲,妙處難與君說。」

  「要不要……」

  「進……深深進……」

  他把小腹用力一挺。

  「哧溜……」

  「喲……」

  「唔哇,暢快到達。」

  「全進啦!」

  「頂……頂花芯兒啦……」

  「連我也想進去呢。」

  「只要能進去,你進去好啦。」

  他牢牢抱住她的玉臀雪股,把小腹緊緊貼近,連兩個卵子也恨不得塞進去。

  「怎樣?」他問。

  「比原先還深。」

  「動不動?」

  「當然要動。」

  他把小腹一縱一收,那話兒忽進忽出,好不暢快煞人。

  隨著他的一縱一收,她的身體便即前後移動。巧妙湊迎,兩人真個是魚水和歡,樂不可支呢。

  「有多少下啦?」

  「百餘下。」

  「還有力氣?」

  「力氣大著呢。」

  「不錯,男人幹這事,力氣永遠用不完。」

  「女人呢?」

  「也用不……啊呀,捅得人好痛。」

  「這痛不知多少人想呢。」

  「你莫不想親手讓天下女人都痛一痛?」

  「即便我有那心,也沒那力呢。」

  「瞧你今兒個,比虎狼還凶呢。」

  「你既說我凶,我便凶給你看。」

  他突然間猛力抽動玉莖,那話兒立時急速進出。

  「啪啪……」

  「嗤嗤……」

  「啊呀……好死人啦……」

  「我……我想上天。」

  「等等,我隨你一塊……晤哇……」

  「妙……妙……」

  她已是嬌喘噓噓。

  他也已汗水潛潛。

  終於,兩人動作都慢了下來。

  「你拿燈燭照照。」她道。

  「咦,有趣哩。」

  他從桌上取過燭台,讓亮光照在她的胯下,然後看著那兒帶水抽出,帶漿進入。

  一抽一送,那莖上仍帶之漿便溢在陰唇兩側,順股溝流向小腹。

  「真個妙,妙之極點。」

  「我看不到。」

  「你看到不就怪啦……」

  「只你看,太不該。」

  「唔喲,我有辦法?」

  他忽然抽出玉莖,然後便一仰身倒在床板上。

  「你……」

  「你坐在棒上。」

  「依你。」

  她一抬腿,便已坐在他的胯下,然後讓那話兒對準小穴。

  她這裡慢慢地坐。

  他那裡慢慢地進。

  她全坐實,那話兒也已盡入陰戶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