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佔群芳:014.第十四章 ◆ 東方明珠


第十四章 ◆ 東方明珠

  東方明珠坐在慕容偉長懷中,慕容偉長一手秉燭。一個起起落落,一個翻心照亮。單見陽物時進時出,瓊漿玉液順莖溢下,不一時,兩卵盡染,果真是有趣得緊。

  「啊哈,妙得很呢。」她道。

  「快慢你盡可自專。」他說。

  「怪不得交合圖上有二三十種姿式,卻果然法多呢。」

  「然而萬變不離其宗。」

  「什麼其宗?」

  「反正男人的肉棒總須在女人體中。」

  「也不盡然。」

  「怎的,還有別的?」

  「女人還有口。」

  「對,對對,男人也有舌。」

  她說得性起,雙腿支身,玉臀更起落地快了。

  於是那話兒便急速隱現。「撲哧哧……」

  「吧……吧……」

  時而直拔至龜稜。忽又猛然間齊根而沒。「啊喲,好暢快理!」

  「我……我只覺股熱流從腿中生出,上那話兒集聚呢。」

  「你不是久戰不疲嗎?可不興半道洩洪。」

  「你那唇夾得緊,你那股升降快,摩得它忍不住。」

  「忍不住也要忍。」

  「那……那就說點別的。」

  「不不,別的什麼也別說。」

  「我要成仙啦……」

  「好,我慢點。」她於是放慢了起落速度,便坐著那話,身體向前彎下,把櫻口湊近他的雙唇,讓粉舌進入他的口內。

  他吮吸她的舌尖。閉唇,用齒,恨不得吞到肚中。

  她攪動他的口腔,便似赤龍鬧海。兩條舌你推我擋,架擠遮攔。連心裡都麻癢起來。

  驀地,他猛然擺動下身,讓那話一進一出,一抽一送。

  她微抬玉臀,靜候那話兒出入,細心體味其間情趣。

  「唔呀,累得很。」

  「你說怎辦?」

  「你可看夠嗎?」

  「看夠了,彼此扯平。」

  「那就先休息休息。」

  「不行,抽出你那棒杵,我小穴中便空得慌。」

  「幹麼抽出?我永不抽出呢。」

  他猛地一翻身,把她扳倒在床,側躺下,便掀起她一條園潤的玉腿,讓自身倒臥她的身後,下身從她兩腿中穿入,那顫微微,直楞楞,紫膛膛,如鋼賽鐵的肉桿又頂開陰唇,直入穴中。

  他從背後抱著她,雙手繞到胸前抓住一對香乳,輕揉慢撚。

  「為了這張小口,千萬年來,多少人做了多少事?」

  「不錯,假如世上沒有了小穴,真不知男人會怎樣呢?」

  「只要想上沒有肉杵,小穴便空達達難受,便會知道沒有女人,男人會多麼寂寞。」

  「要是小穴願吞哪個肉杵便吞哪個肉杵,要是肉杵願進哪個小穴便進哪個小穴,不知會是什麼樣的。」

  「一定是好樣的。」

  「人就會有這一天嗎?」

  「我說會,只是要在很久很久之後。」

  「為什麼現在不能那樣?」

  「因為肉棒要進的小穴,小穴未必同意,而小穴欲吞的肉棒,肉棒也不見得高興,湊不准。」

  「要是都同意呢?比如你和我。」

  「那當然可以。我們不已經這樣做了嗎?」她微微把身前移,讓那話兒拔出寸許。然後伸纖纖玉指,在那話兒根部捏揉。

  陰唇本已包緊龜頭,恰到好處的溫熱便莖桿本就陣陣暢快,現下又加上玉指的揉捏,更使他快美難言。

  「真個是一刻千金。」

  「願我們永遠永遠。」

  「男人多負心薄情。」

  「女人多水性揚花。」

  「所以我們還是順其自然的好。」

  「所以我們不可辜負良宵美景,該盡情時且盡情。」

  他於是聳動臀部。

  她便也高抬玉腿。

  臀部帶動肉杵在穴中快速出沒。

  「撲哧……噗哧……」

  「吧卿……吧唧……」

  「喂!」

  「怎麼?」

  他停止抽送。

  「休息好了嗎?」

  「幹這事有幾個人捨得休息?」

  「那好,咱們來點挪動的。」

  慕容偉長先是一怔,接下恍然大悟,不覺歡然大叫:「妙,來點挪動的。」

  他在虎頭谷中,和彩雲飛便來過挪動的,那種滋味至今還烙印在懷。

  立馬抽出那話兒,彈身下得床來。

  東方明珠用手帕揩淨陰唇旁的玉漿,緩緩立起身。

  燈光下,但見慕容偉長的陰莖又長又大。又粗又亮,龜頭反射著燭光,顯得雄壯異常。

  兩卵則重重欲下,說不出的神奇,說不出的迷人。

  再瞧瞧自已飽滿,光滑,潔白如玉的小腹,真不知究有多深,竟能一口把那壯物吞沒。緊緊含住。

  那修長的身體,嬌弱似柳,曲線曼妙。胸部峰巒起伏,小腹光潤平滑,禿臍隱隱,毛髮蓬蓬,大腿渾圓,小腿堅挺,整個的一位粉雕玉琢,絕貫古今的美嬌娃。

  他也看到了自己的陰莖。粗如拳,長過尺,青筋盤繞,魚口開合,雖猙獰,但不可怕,豈但不可伯,而且還惹人愛、惹人伶,讓無數美人為之傾倒呢。

  他曾親眼目睹龜頭破開陰戶,昂首直入的雄姿。也曾目睹玉莖抽送,瓊漿四溢的絕妙好場景。尤其是,他不敢想像這鋼鐵般的肉杵在那如凝脂,似乳酪的嬌肉內橫衝直撞,左右衝突,卻不僅絲毫無損她的芳容,反而使她容光煥發,帶給她們無限歡樂,無窮樂趣。

  啊!真是神妙,神奇。

  她已走近前來,用手帕為他的下身擦試,揩千淨他陰莖上的玉液,愛拎橫溢地捧在掌中,在腮顴上靡擦,在額頭磨擦,在櫻唇上磨擦。

  擦之不足,開啟櫻唇,輕輕地吮。

  「吧唧……」

  「撲哧……」

  吮之不足,用粉舌慢仗地舔,舔龜眼,舔龜稜,舔莖身……那一付嬌舔。

  那一腔柔情,那一縷愛意。

  那一片春心。

  那一篷慾火。

  匯成江河,泛起巨浪,淹沒了她自己,更淹沒了心上人。

  他閉上眼晴,用雙手撫摸著她滿頭青絲,細心品嚐異性之愛,胯下之樂。

  當然,更品嚐著她如水柔情,如火心房,如綿般的感覺。

  他幾乎要飄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她終於戀戀不捨地立起身,用嫩藕般的雙臂抱住他的脖頸。

  他伸出雙手,抱緊她的豐臀。

  她屈起兩腿,環繞在他的腰間。

  於是,他把肉棒對著她的小穴。她則舉穴相湊。

  「嗤……」

  「啪……」

  那話兒齊根而沒。

  便這樣抱著她。

  便這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他們走出小草棚,走到了野外,走到了花叢中。

  夜間的花也是美的。

  風吹花影動。

  果是玉人來。

  她把玉面放在他的肩上,任他抱著她走東走西。

  他把她的渾圓的臀部緊緊抱住,貼緊自己的小腹。

  她用厚而綿軟的陰唇吞含住他粗而長大的陰莖。

  他用鋼鐵般肉杵深深插入她的體內,直頂花心兒。

  「啊!多美的夜!」她道。

  「當我抱著你嬌好的身體,當我進入你迷人的小穴,當我的魂靈因你而飛揚上天時,你知道我常想什麼?」

  「那還用說?」

  「怎麼,你知道?」

  「當然知道。」

  「說說看。」

  「讓性愛變得更和諧,讓人生變得更美好,對不。」

  「啊呀,我的好珠妹。」他忽然快速擺動下身,抱牢玉臀,讓肉棒急速進出起來。

  「晤……你……」她把豐滿的胸,高聳的香乳貼在他的胸部。

  一陣抽插。

  ——陣興奮。

  一陣陶醉。

  一陣銷魂。

  他終於安定下來。

  「你怎知道我心之所想?」

  「只需將心比心便行。」

  他真想放聲長嘯。

  他真想跑遍整個多情谷。

  他更想去找無情婆婆。

  他要感謝婆婆把明珠賜給了他。

  他感謝明珠把歡樂賜給了他。他甚至想到人生歡樂何其多!

  人生,得一知己難。

  得一紅顏知己更難。

  倘若這紅顏知己能知自已的所思、所想、那就尤難。

  可他卻有。

  不僅有,而且還不只一位。

  他抱住她的玉臀雪股。

  她抱住他的寬肩闊胸。

  兩人連做一體。

  突然間他便提氣疾奔。

  像閃電,在谷中掠過。

  似流星,在花間飄移。

  更如清風一陣,迦環綴繞。

  兩人終於達到了快樂的頂點。

  現在已齊躺在床上。

  這是風暴過後的平靜。

  這是潮退後的大海。

  他並未拔出那話兒。

  她正在輕握慢裹。

  兩人都閉著眼。

  似看見了麗日,見著了藍天。藍天下綠草如茵。草地上牛羊成群。

  牧童悠閒地倒在地下,倒在青青的草上,倒在牛羊身旁。

  他在吹笛,笛聲悠悠,更顯得寧靜,平和。

  兩人都未出聲。

  此時無聲勝有聲!

  彩雲飛出得韋莊便向北行去。

  北邊山多。

  山多的地方才有谷。

  她腳程快,但歐陽開化比她還快。

  用為出了韋莊,她便追丟了他倆。

  現在是如何打聽多情谷的下落。

  有了多情谷,便不難找到慕容偉長。

  找到了慕容偉長,她便可向宮主交差。

  交了差呢?便可以自由自在遊蕩江湖。這是宮主親口答應的。

  天色暗下。

  山裡黑得更早。

  所以她便來到了一個路邊小店,坐在了小店的桌旁。

  應該來的店小二未來,不該來的一一個乞丐卻忽然便出現在身前。

  乞丐本該站著或跪著,但這個乞丐卻在對面坐了下來。

  不但坐下,而且還執住了桌上的茶杯。

  不但執住了茶杯,而且還推向彩雲飛身前。

  乞丐的衣飾本就令人不快。而其身之髒,其味之臭,更令人不敢卒聞。

  更何況愛美的女孩!

  然而乞丐卻似很是得意,而且彷彿已估計到少年不會惱他。

  彩雲飛果然沒有惱他。因為她聽他說了一句話道:「多情谷?」

  「不錯。閣下肯賜告否?」她說。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他道。

  「我用一條性命換你這個消息。」

  「誰的性命?你的?倘你沒了性命,還要這消息干甚?」

  「可有通融辦法?」

  「有,當然有。」

  「講!」

  「用你的身體。」

  彩雲飛忽然笑了,忽然便問了句只有他們兩人明白的話。

  「你知道了?」

  「千里眼從不走眼。」

  「你想打什麼主意?」

  「賣給你一條消息。」

  「你是誰?」

  「你只須知道我是千里眼便行。」

  「你那消息我買定了。」

  「好,請隨我去一個地方。」

  「如果我不去呢?」

  「咱們便不能成交。」

  「隨你去一個地方未嘗不可,只是你怎知道我要去多情谷?」

  「不該問的最好不問。」

  「那麼,咱們走。」

  彩雲飛並未看錯,髒兮兮的乞丐身懷高超武功。

  彩雲飛也未想錯,乞丐要帶她去的地方,一定是個很神秘地方。

  「你要帶我去哪兒?」

  「去要去的地方?」

  「那裡有我要買的消息?。

  「難道你還懷疑?」

  乞丐把彩雲飛帶到了一個山洞中。

  洞中己經坐了一個人。

  這人竟然是韋莊主的掌上明珠韋千金。

  彩雲飛當然不認得她。

  「閣下是……」

  「韋千金。」

  「是你要賣我一個消息?」

  「不錯。」

  「價錢?」

  「價錢並不昂貴,只要你立即回轉九幽宮。」

  「我想做的事,沒人能勸得了,我不想做的事,也無人能迫我去做。」

  「姑娘,我瞧你年齡與我不相上下,按理你該當有點經驗了。」

  「正因為我有經驗,所以才這樣說。」

  「那麼,你馬上就會知道,你方纔的話是多麼錯誤。」

  「告辭!」

  「慢著,」韋千金未見作勢,便已立刻到了洞口,擋住了去路。

  「你不讓我離去,對你可沒什麼好處。」

  「你還沒有答應掉頭回去。」

  「我不會答應的。」

  「你知道多情谷位置?」

  「我想我有辦法。」

  「唔?」

  「比如,我可以跟著你們。」

  「我們同意嗎?」

  「你不同意又能怎樣?」

  「不怎樣,只不過讓你無法跟蹤罷了。」

  韋千金把手向外一揮,她左右兩側又出現兩條人影。

  人影卻是兩條壯漢,忽然便現身,忽然便擋住了去路,彷彿從地下鑽出的一般。

  「還有人嗎?」

  「他兩人足夠了。」

  「我本來想跟蹤你們前往多情谷,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識時務者為俊傑,倘你答應掉頭回去,還不失為聰明之舉。」

  「不,不是這個意思。」

  「你是……」

  「我要讓他講出消息。」彩雲飛用手一指帶她來此的乞丐道。

  「他要服從的是我,而不是你。」

  「我用一條性命換他這條消息。」

  「性命?誰的性命?」

  「當然是他的。」

  彩雲飛忽然便揮起了手掌。

  掌心忽然便射出一道紅光。

  紅光不偏不倚,正好點上乞丐的胸口。

  紅光來得好快,乞丐竟已忘了閃避。

  立在中間的韋千金突然出手。五指未見作勢,已向紅帶剪去。

  看看便要鉗牢,沒想到紅帶突然一彎,帶端竟似靈蛇般退後,纏向韋千金的手腕。

  韋千金手指回抓,紅帶已經縮回,當真快遁閃電,迅捷異常。

  一瞬間,兩人已交手數招。

  數招一過,兩人同時住手。

  「咦!你還行。」韋千金道。

  「你也可以。」彩雲飛道。

  「現下你該明白,」韋千金道:「我們功夫不相上下。」

  「可能是的。」

  「可你仍然走不了的。」

  「我不會相信你的。」

  「你何妨吸口氣試試?看你還有多少真力?」韋千金忽然轉過頭,向乞丐漢子道:「時間到了嗎?」

  「到了。」乞丐答。

  彩雲飛吸了口氣,不由地心頭巨凜。

  真氣已在這瞬間消失不見。

  「你們……你們……」

  「你不該得罪叫花子。」韋千金道。

  「怎麼,是你下的手?」

  「是的。」

  「你還用毒?」

  「花子都用毒。」

  「你是丐幫弟子?」

  「丐幫弟子是花子,但花子不一定都是丐幫。」

  「你是什麼門派?」

  「韋莊。」

  「韋莊,原來你是韋莊主手下。」

  「怎的,你認識韋莊主?」

  「有過一面之緣。」

  「料你與莊主之間也無深交。」

  「莊主是前輩高人,我乃後生晚輩,又怎會有甚深交,只不過在那次雪山之戰時,莊主偏因不慎失手,我放過他一次罷。」

  彩雲飛越是說得輕描淡寫,越令韋千金驚異不已。

  「雪山之戰?」

  「你想,七大武林高手圍攻韋老英雄,天下任誰也無法抵擋,可韋老英雄竟然支持了一柱香功夫,了不起,實在了不起。」

  「怎的,你在跟前啦?」

  「姑娘這不是說笑嗎?我不在跟前,又怎樣救他。」

  韋千金沉默了。

  只是這件事她曾聽韋莊主講過不止一次,但出手相助之人是誰,除非韋莊主親眼所見,別人決計無法知道。

  但彩雲飛講得很認真,很細緻,便如親歷,不由人不信。

  能讓敵人都相信自己的話,這本身便是功夫。

  彩雲飛這方面功夫很深。

  韋千金雖然仍有疑問,可她不得不信,至少不得不信一半。

  「原來暗中相助之人是姐姐。」

  「區區小事,何足掛齒?」

  「這……這不成大水沖了龍王廟啦。」

  「不知者不罪嗎?」

  「韋三,快給彩姑娘服過解藥。」

  韋三走過來,把一隻小瓶打開,放到彩雲飛鼻下。

  瓶中是什麼她不知道,但瓶中物異香撲鼻卻是不應置疑。

  嗅了第一口,便想第二口,嗅了第二口更想吸第三口,第四口……彩雲飛用力地嗅,貪戀地嗅。

  真力該當恢復的時候,傳來了韋千金得意的大笑:「哈……」

  於此同時,她也感到了異樣,因為真力不僅未曾恢復,反而較前尤為衰竭。

  但她還要鎮定,因為只有鎮定才有希望擺脫危機。

  「你又贏了一籌。」彩雲飛道:「不過……」

  「好姐姐,有話就說唄。」

  「這樣對待恩人,莫非便是韋家莊的傳統?」彩雲飛不無嘲諷道。

  「韋家莊的傳統是,有恩必報,有仇必復,恩怨分明。」

  「然而今天這事怎樣解釋?」

  「像你這樣的說法,像你這樣的恩人,我們韋莊已接待了8位。」

  「這……不可能。」

  「甚至你方才說的這句話,8個人便有7個人講過。」

  「此事可真?」

  「當然。」

  「你認為……」

  「我認為還會有第十位,第十一位恩人出現。」

  「你認為我不是真的。」

  「你們之中肯定有一位真的。但哪位是,我還不得而知。」

  「你怎樣處理他們?」

  「關在誰也找不到的地下室中。」

  「你不怕難為了你的恩人?」

  「有什麼辦法呢?誰讓他總是在有求於人的時候才暴露身份呢!」

  「你打算怎樣對我?」

  「我不想把你關入地牢。我只想讓你靜靜地躺在山洞中。」

  「不,不行,絕對不行。」

  「為什麼?」

  「來了壞人怎辦?來了虎狼怎辦,倘一直無人來又怎辦?」

  「來了壞人怎麼都好辦。再壞的人,也不會殺女人,尤其不殺漂亮女人,來了虎狼更好辦,聽之任之好了。倘——直無人來呢?三日後藥力消失,你的真力便會恢復大半……自顧自總不會有問題的。」

  「看來我只好在這兒呆著啦?」

  「只好呆著。」

  「沒有別的辦法?」

  「沒有。」

  彩雲飛忽然歎了口氣,幽幽地說道:「我們為什麼不能同心協力去找多情谷呢?」

  「因為我想單獨得到那只無價之寶。」

  「女人跟女人永遠談不到一塊兒。」

  「這是天性。」

  「我要是你,我一定請你參加。」

  「可惜我不是你。」

  韋千金衣袖忽然甩出,甩向彩雲飛的胸腹要穴。

  彩雲飛委頓在地。

  「咱們走。」韋千金帶著另兩漢彈身而逝。

  韋千金為什麼去多情谷?

  為什麼她對自己前去嫉妒要死,為什麼她稱那裡有一塊無價之寶?女人與女人的心是相通的。

  驀地裡,她明白了。韋莊的小蹄子原來要獨享慕容偉長。

  一想到魁偉、英俊的慕容偉長精赤條條地被韋莊小蹄子抱在杯中……一想到

  慕容伴長光嫩滑膩的舌尖將要被香香地吮吸……一想到她的體內將要滿塞他身體的一部分,而且不盡的好風光,她的心都要顫抖。

  她盼望來人,立即來人,幫助她恢復真氣帶她直奔多情谷。

  三天後她會真氣漸復,這是她說的。

  然而她無法等到三天。憑自我感覺,甚至只要三個時辰,她便會發瘋。

  心誠則靈。果然不到三時辰,洞外便傳來了腳步聲。

  只可惜她無法開口說話。

  腳步聲停在洞口。

  洞口外傳來了說話聲。

  「韋總管,你怎知小姐去了多情谷?」一個粗嗓道。

  「想當然耳。」一個細嗓道。

  「我們追了一天一夜,也未見一點影子。」粗嗓道。

  「你侯四想吃天鵝肉,卻又不想費力,真是豈有此理。」

  「韋總管,倘你成就了兄弟這件事兒,兄弟來生變成牛馬服侍你。」

  「只需你小子有這點孝心便成,只需到時讓我個頭箸便成。」

  「好,咱是君子協定。」

  「現下我倒不怕老莊主,只是少莊主……」

  「少莊主投靠了九幽宮,他奈何不了咱們。」

  「但願如此。」

  「總管,咱們便在這洞中休息一會兒,趕明兒上路可好?」

  「我也正要歇歇呢。」

  火折突亮。

  「咦!這裡有人。」粗嗓口叫。

  「什麼人?」細嗓總管轉過身。

  火折亮光照向地下的彩雲飛。

  「你是什麼人?」粗嗓道。

  「為何不說話?」細嗓道。

  「總管,死人。」

  「真晦氣……咦,不對。」

  「當然不……喲哈,還真的有呼吸呢。」

  兩人一齊用火折照近。

  彩雲飛雙目大睜。

  細嗓走近去,用火折照她的臉,照她的身,突然似發現了鳳凰一般大喜道:「啊呀,她……她是女的。」

  「果真?」

  「你自己瞧嘛。」

  兩人一齊瞧向她的胸部。

  胸部高高隆起把那上衣頂起很高。

  「女人不假,而且長相也好,只是美中不足。」細嗓道。

  「什麼不足?」粗嗓道。

  「殘廢人,不會講話。」

  「的確。再美的女人,倘不言動,和木頭人有何區別?」

  人需要交流。

  但不能交流的人也是人。

  總比沒人好。

  所以詛嗓右手食指一挑,彩雲飛上衣便已打開。

  「哇哈,好俏氣的胸脯。」粗嗓失聲大叫。

  「等等,」細嗓忽然擋住粗嗓的右手道:「我先。」

  「是,總管。」

  被稱為總管的細嗓把右手小心翼翼地放在彩雲飛胸脯上,一張蒼老的面孔,登時便發出了紅光,顯得年輕的好多。

  他用手抓住香乳,捏了兩捏,揉了三揉,然後便俯下身,把自己的左腮貼了上去。

  粗嗓顯已心癢難熬。二次用右手食中二指剪開彩雲飛下衣。

  「慢著。」韋總管道。

  「你……」粗嗓大急。

  「候四,慌什麼?」

  「你想怎樣?」

  「她這是被人封了穴道。」韋總管道。

  「我說呢。」

  「該當行解開她的穴道,何明情況,然後再消遣不遲。」

  「這……末了問也是一樣。」

  「那可不行,萬一她是……」

  「對對,還是總管想得周密。」

  「那麼我現在便給她解穴。」

  「只是別讓她跑了便行。」

  「曉得。」韋總管把雙手按向她的雙乳,又揉又捏,但地上的人仍無絲毫好轉。

  猴四己看出了不對,這哪裡是在解穴,分明是在猥褻。

  「我來。」侯四道。「就開。」韋總管道。

  「你歇一歇。」

  「耗不了我多少內力的。」

  韋總管終於摸到膻中穴上,把自身內力慢慢輸入少許,然後在彩雲飛啞穴上輕輕拍了再下。

  「啊呀……」彩雲飛總算說出一句話來。

  「好了,原來她不是啞巴。」

  「天下哪兒有這樣漂亮的啞吧!」總管大喜道。

  「不錯。」

  「你們是誰?彩雲飛雖不能動,但已能說話。

  「該當我們問你才對。你是誰?」候四道。

  「我叫彩雲飛。」

  「門派?」

  「無門無派。」

  「原來是孤魂野鬼。好,好得很。」

  「你被誰封閉了穴道?」韋總管問。

  「你家小姐。」

  「我家小姐?」

  「除了她,決不會另有她人。」

  「她幹嘛要閉你穴道?」

  「因為她要阻攔我去多情谷。」

  「什麼?你也要去找慕容小兒?」

  「不錯。」

  「天下女人彷彿都瞎了眼似的。」

  「怎麼了?」

  「慕容小兒有什麼好,而我和侯四又有什麼不好?」

  「慕容偉長可能有許多地方不如你們,但他有一點比你們強。」

  「哪一點?」

  「瀟灑。」

  「瀟灑值多少錢?」

  「瀟灑雖不值多少錢,但卻能吸引女孩子的心。」

  「所以你們便要去救他。」

  「不錯。」

  「如果我們不救人,你又怎樣去找他?」

  「所以我感謝你們。」彩雲飛道。

  「感謝要動真的。」總管道。

  「莫不成你說上這麼一句,便算感謝我們了?」侯四道。

  「依二位之見……」

  「我們倘若提出,豈非授人以施恩圖報之嫌!」總管道。

  「如何感謝,必要你先提出。我們假意推辭,你定要致謝,最後我們裝做沒辦法,只好受禮,於是好心好報,在我們都皆大歡喜,又不失俠義之道。」侯四道。

  「那好,白銀千兩。」彩雲長道。

  「你一定還不知道。」總管向侯四一點頭,道:「我們兩個最不受的便是銀子,不要說千兩,便是萬兩,也不待見。」

  「我有一本《寒玉神功》小冊子,不知二位…」

  「寒玉神功?你有?」

  「這禮物雖還不大對我兄弟二人的胃口,但也湊合了。」

  「你先取出讓我們瞧瞧,世上許多人講話都講假話,大話,空話……」

  「只是這本秘籍現下未在我身上。」

  彩雲下話音未落,韋總管和侯四已「哈哈」大笑起來。

  「怎麼樣?是空話不是……」

  「姑娘莫不是拿我們開心?」

  「二位千萬不要誤會,小女子所說、決無半點虛言。」

  「就便你說的是真,難道要我們跟著你去問人討要?」

  「再說,很可能你會乘我們不備、偷偷溜走呢。」

  「二位把人也看得太小了。」

  「你切莫以為我們是兩個很好欺騙的傻瓜,笨蛋。」

  「倘若以上所說二位都覺不妥,小女子確實無以為報了。」

  「不對不對,你要想報恩,方法原本多得很。」

  「動動腦筋,想上一想。」

  「如是我想上一想,何如二位乾脆講出?」

  「那可大不一樣呢。」

  「再說了,一個姑娘家被兩個男人搭救,最好的報答該是什麼?」

  「男人最好什麼?」

  「男人最好女人。」彩雲長道。

  「對!對對!」侯四大喜道。

  「你總算明白了。」韋總管也喜道。

  「男人最怕女人。」彩雲長又道。

  「不錯,我們便最伯你。」侯四道。

  「女人會殺人於無形。」彩雲飛道,「能在花下死……」侯四道。

  「做鬼也風流。」韋總管道,「如果我不答應呢?」彩雲飛道。

  「我們重新點了你的啞穴。」韋總管道。

  「然後呢?」彩雲飛問。

  「然後我們便一走了之……便,當然不走。」韋總管道。

  「我們既然已解開過你的穴,則你想要不報答也已不能!」

  「哎…」彩雲飛歎了口氣道:「欲要我同意,你們須答應我一個條件。」BR>「男人最好什麼?」

  「男人最好女人。」彩雲長道。

  「對!對對!」侯四大喜道。

  「你總算明白了。」韋總管也喜道。

  「男人最怕女人。」彩雲長又道。

  「不錯,我們便最伯你。」侯四道。

  「女人會殺人於無形。」彩雲飛道,「能在花下死……」侯四道。

  「做鬼也風流。」韋總管道,「如果我不答應呢?」彩雲飛道。

  「我們重新點了你的啞穴。」韋總管道。

  「然後呢?」彩雲飛問。

  「然後我們便一走了之……便,當然不走。」韋總管道。

  「我們既然已解開過你的穴,則你想要不報答也已不能!」

  「哎…」彩雲飛歎了口氣道:「欲要我同意,你們須答應我一個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