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佔群芳:020.最終章 ◆ 情有所終【全書完】


最終章 ◆ 情有所終

  「哇哈……嘖嘖……」

  「我的天,見所未見……」

  「聞所未聞……」

  「要老夫捨了她們去當神仙;老夫也決不答應。」

  男人總是男人,老年男人也是男人。

  而只要是男人,就沒有不被少女的嫵媚所引誘的。

  三人六目,每一目中都似生出一雙小手,牢牢地抓住一位少女。

  長鬚老者性子最急,兩手候然伸出,便向文娟胸部抓去。

  「我長鬚老年屆古稀,還從未見過如此妙人。」

  他用手揉搓抓提,蒼老的面孔上浮起孩子般的笑意。

  花須老者見狀,不禁哈哈大笑。

  「四弟,你一生玩過多少女人?」

  「該當說我一生中,被多少女人玩兒過。」

  長鬚老此言一出,花須老「哈哈」大笑。

  「好、妙,意思相同,換個說法,便見出四弟是正人君子之相。」

  「本來便是正人君子嘛!」

  「對,對,你是正人君子,我是正人君子,她們也是正人君子,下面我們就來做正人君子非做不可的事兒。」花須老者笑聲中已抱起牡丹掠出門外。

  一直未曾說話的白鬚老見狀,便也抱起文昌,彈身而出。

  屋中只有長鬚老和四位少女。

  其中文娟已被除去衣衫。

  「你們是不是看我老啦?」

  「你不是說你年老心少嗎?」文娟道。

  「你還說打是親、罵是愛呢!」文秀笑道:「要不要我們再打賞給你一個耳光呀?」

  「要不要我們再罵你一聲畜牲?」秋菊道。

  「哎,我真替你可惜。」玉蘭歎了口氣道。

  「可惜?可惜什麼?」長鬚老者道。

  「你原本就要入土了,誰知你竟然還嫌慢!」玉蘭道。

  「一派胡言。」

  「女兒腰中一把刀,你沒聽說過?」

  「刀是斬別人的,不關我事。」

  「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老夫年紀雖長,但自覺陽壽還多。」

  「人都以為自己會長命百歲。」

  「長命短命,那是以後的事,即使老夫壽命再短,也能支持到與四位交歡之後。」

  「你太自信了。」

  「老夫現在便演給你看。」

  長鬚老者雙手劃過,文秀、秋菊和玉蘭之女衣衫盡除。

  潔白如玉的胴體閃著亮光,嬌嫩美艷的體態曲線柔曼。

  園肩、豐臀、凸胸、平腹,整個的三位仙女下凡。

  他已慾火洶洶,他已失去理智。

  他只一把,已除盡了自己的衣衫。

  「好不自愛。」文娟道。

  「好不要臉。」文秀道。

  「假加我能動手,我一定把他的鬍子一根根拔掉。」

  「世界上要是沒有這些人,那該是多麼的乾淨。」秋菊道:「都是他們沾污了人生。」

  「女娃兒,應該從小注意積點口德。」長鬚老者道。

  「我有件事忘了告訴你。」玉蘭道。

  「什麼事?」

  「你如果還想活命,最好把衣服給我們穿好,然後解開我們的藥力,恢復我們的武功,我們一定會從輕發落你。」玉蘭道。

  「從輕發落,便是不要你性命。但我決心讓你做個老太監。」秋菊道。

  「我同意菊姐的意見,天下男人都死光了,我們也想不到跟你好。」

  「做太監實在是太便宜了他,不過菊妹既然這樣說,我便同意好了。」

  長鬚老不由地仰面大笑。

  「你是不是很滿意?所以才發笑?」文娟道。

  「女娃兒太愛開玩笑。」

  「你把這件事當成玩笑會吃虧的。」

  「你們己在我掌握之中,不要說老夫只要你們身體,便是要你們的性命,你們又怎能拒絕?」

  「越老越糊塗。」

  「死在臨頭,還要逞強。」

  「世上什麼人都有,唯獨沒有他這號糊塗蟲。」

  「糊塗蟲若和他放到一塊讓我挑,我寧可挑糊塗蟲也不挑他。」

  「為什麼?」

  「糊塗蟲人家自認糊塗,不像他,明明糊塗,卻要假作聰明。」

  「女娃兒們,你們便是口吐蓮花,今天也需受老夫擺佈。」

  「我說你糊塗,你還不改,你看身後是誰?」

  長鬚老轉回頭,忽然便怔住了。

  因為不知何時,身後竟立下了兩位少女。

  而兩位少女,偏生又是剛剛被花須、白鬚二老抱去的牡丹和文昌。

  「咦?你們……」

  「我們是來送你上路的。」牡丹笑道。

  「上路?」

  「不錯。」

  「上什麼路?」

  「死亡之路。」

  長鬚老者忽然大笑,忽然便揮出雙手,疾向二女抓去。

  出手之快,便似電光石火,沒有語言能夠形容。

  因為他驚奇於二女的脫困,所以是盡去出全力。

  然而還是慢了一步。

  兩女忽然側身閃開,雖僅毫釐之差,但卻安然無恙。

  一抓未中,二抓又到,三抓、四抓,竟然抓了七抓。

  因為七招「龍虎擒拿手」是他的絕學。七抓一過,便知勝之無望了。

  尤其是二女解開毒性,功力復原已是無疑。花須老者、白鬚老者定也遭了不測。

  那麼自己的功力並不高過二哥、三哥,能行嗎?畢竟是年老者奸。

  牡丹、文昌藥力除去,而立在一側的文娟、文秀、秋菊和玉蘭的藥力尚存。

  所以突然間變抓為拍,掌力直取玉蘭。

  只需能抓住人質,他便能保全自己。

  然而他失敗了。

  玉蘭雖未閃避,但文昌卻鬼魅般地切入,正好擋在玉蘭身前。

  長鬚老的掌力並未減弱,只是在擊實之後,方感掌心一陣劇痛,一條右臂登時軟軟地垂了下來。

  心頭方色一怔,「嗤嗤」幾聲輕響,週身六大要穴已被封閉。

  牡丹則從衣中摸出四粒藥丸遞於文秀、秋菊;玉蘭和文娟,幫她們恢復了功力,為她們披上了衣衫。

  「你們是怎樣脫困的?」文娟笑問文昌道。

  「自然是外力相助。」

  「誰?」

  「你真的不知?」

  「宮主駕臨?」文秀喜道。

  「不錯,宮主正在前庭等待我們。」

  三女聞言,一齊整衣,帶了長鬚老,直奔前庭而去。

  在三老戲弄六女的同時,寨容偉長和令狐芳菲也進入了實質性階段。

  令狐芳菲所講的故事令人激憤,她所用的語音,又十分衰婉淒切,從聽者的耳中,直鑽到人們的心靈深處。

  尤其是幾杯竹葉青穿喉而過,直令人憐意大生,血流加快,幾難自持。

  令狐芳菲所要的,便是他的無法自持。

  現在他動情地撲上來,用手抓住了她的兩臂;她哪裡還會拒絕,於是嬰哼一聲,撲人他的杯中。

  「我大你十多歲。」她悠悠地道。

  「我只知你很美。」他輕聲道。

  「足可做你的娘親。」

  「不、不,你嬌媚仍如處子,年齡雖大,做我的妹子尤嫌小些。」

  她把頭埋在他的胸前。

  他用手輕理她的秀髮。

  「來,再乾一杯。」她又在杯裡注入酒漿。

  他一手抱了芳菲,一手舉杯飲下。

  杯中有軟玉溫香,腹內存瓊漿玉液,兩相湊合;慾火如焚。

  「我乃殘花敗柳。」

  「你我有緣便即相會;姐姐又何必自謙如此?」

  「你不嫌棄?」

  「姐姐不怪小弟小弟便已感激不盡,何來嫌棄之說!」

  「然則弟弟將何以待我?」

  「姐姐但有所命,小弟無不凜遵。」

  「姐姐無它求;但願春風一度耳。」令狐芳菲衣服無聲落地,露出了豐腴、細嫩的肌膚。

  慕容偉長見過不少少女、少婦的嬌軀,各有千秋,色彩紛呈。

  他也享受過少女、少婦的嬌軀,也是各有風韻。

  然而似今日所見之中年美婦,他還是第一次見。

  第一次往往最令人興奮,最令人刺激。更何況還是酒後,更何況酒中還有催情藥!

  他不顧一切地撲上去,把那閃著光澤的軀體抱在懷中。

  「你……你還是這樣年輕、稚嫩、嬌媚、動人。」

  「受弟弟雨露一滴,今生無憾矣!」

  「天下美男子千千萬,姐姐何必情系一人?」

  「我早就聽到過你的名字。」

  「聽誰講的?」

  「這個人說出來你一定曉得。」

  「他是誰?」

  「她是與你作過露水夫妻的五姨太。」

  五姨太曾和他數度交歡,不勝其樂,至今憶及,當餘味無窮。

  他沒想到她竟然認識五姨太。

  「你怎麼認識她?」

  「是她來投奔我。」

  「我真的不明白。」

  「她知道你要到岷山寒玉山莊,所以先你而來,已恭候大駕數日矣。」

  慕容偉長心頭一怔。

  「這是寨玉山莊?」

  「不錯,寒玉山莊。」

  「姐姐是……」

  「現在的莊主。」

  「原先的莊主呢?」

  「死了,永遠從人世消除了。」

  女人的心最溫柔,溫柔的令人消魂。

  女人的心最狠毒,狠毒地令人心寒。

  溫柔和狠毒有時會同時出現在一個人身上。

  他沒有多說。

  因為此時此刻,最好的辦法,便是閉口不語。

  果然,她面色漸漸轉暖,秀目中重又閃出亮光。

  「我們最好說點別的。」她說。

  「我們最好什麼也別說。」他道。

  她用手輕輕解開他的衣衫,裸露出他結實而又寬闊的胸膛。

  小男人還是男人。

  大女人也還是女人?女人只有倚在男人的胸膛上,才能感覺出生活的安全,生命的穩定。

  男人只有擁抱住女人,才能鼓起做人的勇氣,產生無盡的力量。

  他用雙手在她赤裸的背上輕輕滑動。

  她用雙唇在他的胸部依次吮吸。

  他感到她的肌膚雖然細膩、光滑,但已有些鬆弛。

  但鬆弛也是一種美。

  他感到她的乳房有些垂下,抓在手中,缺少彈性。

  但柔軟也是一種美感。

  雖然臉上有些皺紋,但皺紋也有美醜之分。

  令狐芳菲的皺紋便好看,所以他已有些動情。

  所以他總是慷慨施捨,盡量滿足對方。

  他現在便已除去衣服,赤條條一絲不掛,立在她的面前。

  「聽說你力大無窮,久戰不疲,連馭數女,而不見敗相,此話可真?」

  「那是因為她們不慣久戰之故。」

  「尤其是你能給女人以最大的滿足,最美的享受?」

  「那是她們的錯愛。」

  「但願她們所言不虛。」

  「但願能使姐姐滿意。」

  她向後仰倒在床。

  他走近前,把她的雙腿扛起,將小腹湊近,於是,漲紅了龜頭的陽物就向著小穴慢慢逼近,均勻無聲地頂開陰唇,悄然地向內偷窺,正欲破門而入。

  「咦!慢著。」

  「怎麼啦?」

  「來了外客。」

  「難道沒有下人?」

  「有的客人需我親自照顧。」

  「待一會怎樣?」

  「有的客人性子很急。」

  「我等你。」

  「先讓五娘陪你。」

  令狐芳菲去了。

  興高采烈的五姨太走了進來。

  客人是九幽宮宮主。

  九幽宮主司馬丹鳳當然不是一個人來的,她帶來了韋家莊收伏的一干眾雄。

  此時凌波虛渡水上飄,彈揩無敵蓋滿天,金刀神拳孫老三便立在她身後。

  司馬丹鳳坐在右側椅中,令狐芳菲坐在左側椅中。

  「你終於還是來了。」令狐芳菲道。

  「我本不想來,但我與他畢竟夫妻一場,他有事求我,於情於理,我都無法拒絕。」司馬丹鳳緩緩道。

  「我不明白。」

  「你自然不明白,可你應該明白寒玉山莊的寒玉鳥己經不見了。」

  「那是九年前的事。」

  「不錯,三年前,我只不過前不久才得到消息。」

  「這和他似乎沒甚關係。」

  「那只是因為你不知道而已。」

  「宮主可否略述一二?」

  「我得到了消息,知他求我相助,這己經足夠了。」

  「你要見他?」

  「我想你不會拒絕吧!」

  「我有什麼理由不會拒絕?宮主以心細如髮、料事如神著稱於世,這次可未曾料對。」

  「因為他是你的師傅,我是他的妻子,尤其因為……」

  「請講。」

  「你無法阻攔。」

  「宮主已過知天命之年了吧?」

  「怎樣?」

  「卻不料仍然迷惑不解。」

  司馬丹鳳猛然立起身來,但隨即又慢慢坐下。

  「宮主離開寒玉山莊有幾年?」

  「十年。」

  「十年是段很長的時間。」

  「那又怎樣?」

  「寒玉山莊已今與昔比,明哨暗樁林立,即便有通天入地之能,也難去來自如、隨意而為。」

  「凡是人設置的,人也能破解。」

  「那樣的人的確有,但是很少,而且以宮主之精細,想必也該知道,當機關暗卡設置完畢之後,他們便會永遠消失。」

  「你好狠。」

  「這都是師傅一手所傳。」

  「他真個是養虎未患。」

  「不不,宮主差矣,這叫報應循環。」

  司馬丹鳳良久未語,但最終她還是下定了決心。

  「如果我非要見他不可呢?」

  「那要看宮主的本事了。」

  「好,你們劃下道來,我們賭上一賭。」

  「我若輸了,寒玉山莊自然歸宮主所有,你夫婦盡可團聚,倘若宮主不能贏呢?」

  「本宮性命交你便是。」

  「不,我不要你的性命,那對我有什麼好處?」

  「你要什麼?」

  「我要慕容偉長。」

  「慕容偉長與本宮非親非故,要他,與我無損;不要,與我也無益。」

  「那麼說你同意了?」

  「我同意。」

  「當然,要包括你的屬下。」

  「好。」

  「那麼第一場比鬥,便是請你走出這間屋子。」一語未完,水上飄掠上前,一把抓向令狐芳菲。

  水上飄輕功獨步天下,與樑上君子葉揚齊名江湖。

  葉揚是縱高伏低,輕巧如燕;水上飄則是行速極快,捷如流星、迅若閃電。

  然而他還是慢了一步,一抓落空。

  令狐芳菲的木椅已沉沒地下不見。

  待他們打開房門時,心中更是一驚,整個屋子被一個碩大無朋的鐵網罩住。

  現在即便把房屋拆掉,也無法脫困出去。

  令狐芳菲已從地下通道中,進入自己的密室。?密室中還有瀟灑俊俏的慕容偉長。

  慕容偉長早已被五姨太描繪成天上地下、古入往今來未有過的奇男子。

  她隱約猜出他練過寒玉神功。

  因為莊主寒劍心便曾以此功與之交合。

  寒玉功交合之術的確令人迷戀。

  但同樣的武功與寒劍心她是被動應付。而於慕容偉長,則是熱情如火。

  兩種心情自然能帶來兩種情趣。

  所以她要急急奔向密室,用自己和慕容偉長的無限風光,來映襯司馬丹鳳的無可奈何。

  她回到了密室,但她卻怔住了。

  密室中只有五姨太,而慕容偉長卻蹤影不見。

  五指連彈,五姨太穴道已解。

  「怎麼回事?」

  「他……走了。」

  「怎麼走的?」

  「蒙面女……女……」

  「快講!」

  但五姨太卻再也無法說話。

  蒙面女救走了慕容偉長。

  慕容偉長被蒙面女救走。

  蒙面女是誰?她對寒玉山莊的秘密似乎知道不少。

  能救慕容偉長出密室的人很少。

  因為這裡暗道、機關甚多,然慕容偉長卻真的失蹤了。能救慕容偉長的人,會不會也能救司馬丹鳳脫困?司馬丹鳳倘若贏了第一注,那其後的幾步棋不易擺布了。

  伸出纖纖素手,在桌上按了幾下。

  密室忽然旋磚起來,而且迅速下沉。待固定不動之後,她忽然揚聲喚道:「即到下處,何不下坐敘話?」

  「哈哈,令狐芳菲果然不凡。」隨著話音,樑上飄落一條人影。

  「你不該躲在樑上。」她道。

  「那就是夫人聽到我的呼吸聲了。」

  「染上君子,能讓人聽到吞吐之聲?」

  「然夫人卻識破了老偷兒的行蹤。」

  「那是你身上的氣味。」

  「氣味?什麼氣味?」

  「錢味,只有偷兒才有錢味。」

  「夫人,你不該不點燈燭。」

  「為什麼?」

  「孤男寡女,暗中相對,人家這會說閒話。」

  「為了別人不說閒話,好,我們便秉燭夜談。」

  令狐芳菲身未動,桌上己燃上巨燭。

  「好一招火焰神掌。」葉場笑道。

  「你果然見多識廣。」令狐芳菲十指連彈,密室四壁安放的小燭一齊燃起。

  「火焰神指。」

  「不錯,用來對敵,想來多少是管點事的。」

  「豈只是『管點事』,取人性命,也易如反掌呢。」

  「我還道你不明白。」

  「原來不明白,現在明白了。」

  「你椎備怎麼辦?」

  「夫人但有所命,我自全力以赴。」

  「那好,我要你在此安然靜坐,不可有絲毫非份之想。」

  「我不聽顯然是不智的。」

  「與其受司馬丹鳳的挾持,何如在我這溫柔鄉。」

  令狐芳菲擊掌三記,竟然從側門走入一位少女。

  出去是生死之搏,留下是無限風光。

  沒有人捨去風流而去尋死。

  樑上君子不覺笑了。

  「老偷兒雖是偷寶、偷錢,想不到今天偷起女人來。」

  令狐芳菲已經不見。

  寒玉山莊銅牆鐵壁一般。

  她不信蒙面女能背轉自己,將一個活生生的慕容偉長隱沒不見。

  現在她招來了自己的七龍八鳳。

  「莊內出了內奸。」令狐芳菲道。

  眾人神情均是一震,但沒人出聲。

  通常情況下,她只要不是向某人發問,大家便只是靜聽。

  「並且將一個少年隱沒不見。」

  眾人又是一驚。

  「我要你們格外小心,全力防守。從現在起,不許任何人出莊,不許任何人進莊。有能抓到蒙面女和慕容少年者,賞銀千兩,男賞一女,女賞一男。」

  眾人面上不見喜怒,但聽喘息聲,顯然有些興奮。

  「你們去吧。」

  眾人聞聲轉身。

  「七鳳六鳳留下。」

  七鳳六鳳年紀十七、八歲,一身武功都是她一身親傳。

  尤其是二女心智譴認,稅敏非常,常日裡便很得她的歡心。

  此外,二女還有一大特點,那便是和她身材、臉形長得十分相近。

  她把二女帶到一所房間,然後幫她倆化妝,穿衣。

  於是寨玉山莊便有了三位令狐芳菲。

  而在暗下裡已展開了一場大規模的默默搜尋。

  慕容偉長和五姨太必竟有過肌膚之親,當見到五姨太真個出現在門口時,他先是一怔,繼而大喜。

  那幾位如花似玉的姑娘們雖未見得是處女,但卻未曾真的嫁人,故在風月場中,時不時或真或假推推托托。

  五姨太則不同,她是擺明了人家的姨太太,擺明了是位弄花草的行家。所以玩兒起來,花樣百出,妙不可言。

  更何況她還挺身而出,救過他。

  所以一見五姨太的粉面,便不由得血流加快,情慾大放。

  當五姨太衣服除盡,玉體橫陳,疑惑開花蕊,專待蜂蝶采時,他已是情慾大張。但他卻突然發現了五姨太驚慌至極的神色,雙目懼意大現,直盯他的身後。

  他轉過身,便也怔住了,身後是一位蒙面少女。

  「閣下……」

  一語未完,蒙面女已點了他的穴位,隨即抱起他轉身掠出門去。

  他當然也曾發現在出門之時,蒙面女左手向後點了兩點,但他委時不知道這兩點竟是點上了五姨太的死穴。

  他被挾持到一個洞。

  沿洞越行越下,隨後越行越升。左彎右拐,最後停在了一個洞道中。洞道盡頭處,是一個小屋。小屋有門,蒙面女將他放在地上,便即悄然離開。

  當然,蒙面女並未忘記關門。

  不知過了多久,慕容偉長竟然發現自己的手足能動,再後來,他已能講話。

  試——運氣,真力雖弱,但卻正在恢復。

  於是他盤膝在地,默默吞吐,依照司馬丹鳳所述,清除雜念,導引內氣在身上緩緩流動,撞動各穴。

  又過良久,終於功行三周天,丹田中重又真氣鼓蕩,內力洶洶。

  他未看到蒙面女的面孔,甚至未聽到蒙面女的聲音,但他感激她。

  他現在急於脫困,然而屋門牢牢扣住,而且接下他也明白,從內裡,很難撞出門去,唯一的辦法是等待。

  蒙面女既把他救到這裡,決不是要殺他。但究竟何時放他出去,卻也無法預料。

  等待最為勞神。

  地下死一般的沉寂。

  他只好默默吞吐,神遊戶外。

  忽然他聽到頭頂傳來了聲音,聲音雖然低微,但在靜寂的地下聽來,仍是十分清楚。

  終於確定了聲音傳來的方位,當下把心一橫,默運「寒玉指」,功凝十指,輪番點出。

  「嗤嗤」之聲不絕於耳,頭頂石屑紛飛。

  神功初成時,他的指風能將青右點透。

  現在功力恢復不久,但是連續發動,只一會兒功夫,便已大見成效。

  又一記寒玉掌出手,「砰」的一聲,頭頂己透出一洞。

  慕容偉長卻不敢掠出洞口,凝神靜聽,卻不見上面有任何動靜。

  他想起了投石問路,當下把落下的一塊碎石猛地拋出洞外,身子也在石後隨著竄出。

  「砰砰」幾聲響,洞上果然有人出手,只是擊中的是石塊。

  「咦?你?」眾人乍見慕容偉長從地下竄出,不覺大奇。

  而最為奇怪的是慕容偉長。他沒想到,在上面守著的,竟然是九幽宮主司馬丹鳳和三位武林前輩。

  剛才出手的,便是水上飄、蓋滿天和孫老三。

  「你們怎麼在此?」他問的是司馬丹鳳。

  「你怎麼到了地下?」宮主問他。

  「宮主,我們便從這裡出去。」水上飄道。

  慕容偉長這才知道他們是被困此地,然來路洞門已閉,能出得去嗎?

  「好,我們馬上走。」宮主道。

  「蒙面女把我放到洞底便閉了洞門自去。」慕容偉長道。

  「我們何妨一試?」

  於是眾人一齊下到地洞裡。

  慕容偉長意外的是,那原本關閉的洞口,竟然已經敞開。

  「咦?這洞門怎的開了?」慕容偉長疑道。

  「原來確曾關閉?」司馬丹鳳道。

  「我還用掌擊多時,無法脫困出去,怎能記錯?」

  「這麼說方才有人來過。」

  「這會不會是個陰謀?」

  「不論是否陰謀,反正我們只此一路。」

  「宮主,我去探路。」水上飄道。

  「蓋、孫二位也請同去。」三人當即彎腰快步向前行去,司馬丹鳳一拉慕容偉長道:「跟我來。」慕容偉長疑惑地望著司馬丹鳳,待發現她拉著自己重又回到地上屋內時,更是驚奇不己。

  他正要發問,司馬丹鳳向他打了一個手勢;示意噤聲。

  兩人在屋中剛剛伏好;便聽令狐芳菲的聲音在屋外響起。

  「人都已經走了,還要這鐵網何用?」令狐芳菲的聲音顯然有些氣憤。

  氣憤是正常的,明明困住了慕容偉長,但慕容偉長卻失蹤了;明明困住了司馬丹鳳,卻不料也被她從地道申逃去。

  功敗垂成,眼看第一場比鬥必勝無疑,卻不料轉眼間變成失敗。尤其令人氣憤的是,這一切究竟是誰在暗中搗亂!她至今還未曾猜出。

  氣憤便易喪失理智,喪失狸智便易作出錯誤決定。

  現在她決定收起罩屋的鐵網,但當她發現鐵網收起。屋中卻走出了司馬丹鳳和慕容偉長時,不曲地疑惑張大了口說不出話來。

  「你還在屋中?」令狐芳菲問。

  「如果我不在屋中,我是誰?」司馬丹鳳道。

  「你怎麼也到了這裡?」令狐芳菲問的是慕容偉長。

  「連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現在可是從屋中走出了屋外?」司馬丹鳳問。

  「我輸了。」令狐芳菲答。

  「那麼請兌現你的諾言。」

  「莊主在寒玉洞。」令狐芳菲說完自去,慕容偉長卻見她眼角的餘光掃了一下自己。

  寒玉洞在寒玉仙莊的後面,司馬丹鳳當然清楚,所以她未費大力,便到了莊後。出她意外的是,莊後竟靜悄悄的,不聞一絲聲響,甚至通向寒玉洞的洞口都敝開著。

  「莊主會在裡面嗎?」慕容偉長問。

  「應該會。」司馬丹鳳道。

  「宮主不妨少候,在下願前往一探。」

  「還記得本宮在傳你寒玉神功時的所說嗎?」

  「要在下探聽莊主下落。」

  「此其時也。」於是慕容偉長緩步走向洞門。

  火折發出昏黃的光,洞中一片沉寂。他一步步前行,他沒想到寒玉洞竟如此陰寒剃骨。他更沒想到先他脫困的蓋滿天、水上飄和金刀神拳孫老三竟然也在洞中,但這三位卻再也無法出聲。

  「這是怎麼回事?」他百思不得其解。

  然而接著更出乎他意外的事情。文娟、文秀、文昌、牡丹、秋菊和玉蘭竟然也在洞中,也已成了冰人。

  「文娟……文秀……文昌……」他依次呼叫。到呼出玉蘭的名字時,他已是長聲大叫,痛不欲生!

  天下竟有如此凶狠之人?此仇不報,怎立於天地之間?他憤恨、他痛苦,他幾乎要發狂。但接著,他便受到了更猛烈的震動,因為他竟然看到了彩雲飛和韋千金的身影。

  她們和別人一樣,也已是不會言語,身體僵硬。

  曾幾何時,他和她們翻雲覆雨,極盡綢繆,那銷魂蝕骨的滋味,至今還無法忘記。可現在,她們已是兩世人,生死永別。

  他無力地委頓在地,發狂般在彩雲飛、韋千金和東方明珠的臉上親吻,發狂般抱摟文娟、牡丹六女。

  他覺得自己彷彿已經消亡,當她們活著的時候,他是喜歡她們。現在她們死了,他這才真真切切地明白她們在自己心中的位置。

  她們中的任一位,都烙印在他的心靈深處。

  欲哭無淚,欲叫無聲。

  便在此時,他聽到一聲長長的歎息,歎息發自洞內。

  慕容偉長心頭大驚,忙不迭折身而起,舉起火折,急向裡行。拐過一個彎,眼前出現了一個洞室,洞室中透出燈光。當他定晴細著時,不覺又是一凜。

  燈光下坐著一位老者,老者左右,各坐一位令狐芳菲。

  老者是活的,兩位令狐芳菲也是活的。

  「你叫慕容偉長?」老者問。

  「不錯,慕容偉長便是他。」左側令狐芳菲道。

  「進入寒玉洞,而未見絲毫陰寒侵襲之相,莫不你練過寒玉神功?」

  「前輩是……」

  「寒玉山莊莊主寒劍心。」

  「原來是寒莊主,慕容偉長有禮啦。」

  「免。」老者殊無喜悅之色道:「是你攪擾了寒玉山莊的平靜?是你要抓令狐吾愛?是你要打擾老夫?」

  任何人聽了這番話都會不瞭解,都會驚疑。

  老者是被囚此處?還是自願來此?對司馬丹鳳好?還是對令狐芳菲好?他無法猜測。

  「洞外有人要見你。」慕容偉長說。

  「不見。」寒劍心道。

  「你不見我,我卻要見你。」聲音來自身後,慕容偉長不用轉身,便知司馬丹鳳已到。

  「你……」

  「東方哥,你怎的還在迷戀?」

  「一念之差,鑄成終身之恨。我東方一劍有生之年,便是為了贖罪。」

  「你這是何苦?」

  「唯其如此,我心中方得少安。」

  「那你何以將《寒玉神功》寄我?」

  「怎麼?你只見到寒玉神功?明珠呢?她不在你處?」司馬丹鳳面色倏變。

  「不,我其實連《寒玉神功》也未見到,是後來聽說的。至於明珠,她……她……」

  「自生她三日後你離家出走,至今己十有餘年了。三年前,她思母心切,我便差人送她去到九幽宮,難道你未見她?」

  「你不但害了我,也害了我的女兒,我與你拼了。」

  司馬丹鳳倏然揮掌,猛然拍下。

  「彭」地一聲響,這一掌重重地拍在寒劍心的胸口。

  司馬丹鳳一怔,復又猛然撲上,緊緊抱住寒劍心,失聲驚呼:「你……你為何不閃不避?你……劍心兄,你這是為什麼?」

  寒劍心身體搖了兩搖,口一張,鮮血狂噴,但他的神情是平靜的。

  「我不是有意的,你……你本可以躲開,你是有意死在我的掌下的。」

  「我負你良多,負她良多,也負女兒良多,我實是死有餘辜。」

  「不,不,你不能死,我不讓你死。」司馬丹鳳口中大急。

  「我真想見見她。」

  「他說的她,自然是令狐芳菲。」寨容偉長想。

  「可她不要見你。」

  「千錯萬錯,錯在聽信了別人的挑逗。」

  「人誰無過?知過能必改,善莫大焉。」

  「我本來就該死在她的手中,可她不殺我,今天你成全了我,其實也是個解脫。」

  「不,你不會死。」

  「唯一憾事,未見明珠。」便在此時,一聲驕啼,一女投入司馬丹鳳和寒劍心的懷中。

  司馬丹風一怔,東方一劍卻面露喜色。

  慕容偉長一見也是心中一動,撲來的人便是和他如膠似漆的東方明珠。

  「東方明珠不是無情婆婆的女兒嗎?」

  「這是你媽……媽?」寒劍心聲音發抖道。

  東方明珠和司馬丹鳳同時一怔,復又大喜。

  「媽媽……」東方明珠撲入司馬丹鳳的懷中。

  母女兩人抱頭大哭。

  「你……你也來了?」東方一劍忽道。

  各人聞聲回頭,竟然是無情婆婆。

  「怎麼,不歡迎?」

  「將死之人,真想都來呢。」

  「姐姐。」司馬丹風忙忙見禮。

  慕容偉長恍然大悟。

  「是你將他打成這樣?」無情婆婆道。

  「他……他竟不閃避。」

  「納命來。」無情婆婆揮掌便向司馬丹鳳拍去。

  「娘親不可。」東方明珠急急插入道:「你還是快看爹爹吧!」

  無情婆婆聞言,和司馬丹鳳同時撲向寒劍心。

  一個輸氣,一個呼叫。

  寒劍心復又緩過氣來,他的目光在人們臉上掃過,終於露出失望的神情。

  「你找什麼?」無情婆婆道。

  「她還是不肯原諒我。」

  「我去揪她來。」無情婆婆道。

  「不,不……」他突然住口不語,因為他終於看到了令狐芳菲。

  所有的人,全都把目光轉向令狐芳菲。

  「我讓她倆扮成我的模樣,把你們分頭誘來,用意是聚而死亡。」令狐芳菲語氣冷酷無極。

  「你……你殺我一人……放她……」寒劍心吃力地道。

  「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眾人同時鬆了一口氣。

  「她們都可以活著離去。」

  「怎麼,她們沒有……」慕容偉長大喜。

  「沒有死,但若再過半個時辰不救,便真的成為死人啦。」令狐芳菲道。

  「你……你原諒我?」

  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目光都望著令狐芳菲。

  良久,令狐芳菲突然一言不發,彈身向洞外掠去。

  不說便是默許,至少有幾分寬恕。

  寒劍心長歎一聲,閉上了雙眼。

  慕容偉長和東方明珠將眾位受制的男女抬到洞外。

  此時已是夜晚,月掛南天,輕風悄悄。

  突地,遠處傳來了歌聲:

  「桂花謝了春紅?太匆匆!

  常恨朝來寒雨晚來風!

  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歌聲悠悠,低回婉轉,一唱三歎。哀怨欲絕。

  歌聲乍一傳來時,聞者無不一怔。

  「寒如冰!」東友明珠忽然大聲道。

  驀地裡,慕容偉長彈身而起,直向音韻傳來的地方掠去。

  眾女中有幾位立即明白過來。這歌聲,這歌詞,正是慕容偉長想念心上人常吟的那首「烏夜啼」。

  莫非……有幾人已猜到慕容偉長心目中的美女,便是令狐芳菲。

  歌聲還在傳來。

  「桂花謝了春紅,太匆匆!」

  除了東方明珠,六女齊聲道:「我們也去。」

  只一眨眼,六女幻化為六股淡談的煙霧,向著那歌聲飄來的地方飛去。

  「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