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開苞十個處女


我是一個富二代,來自一個華僑家庭,我家的富,可以鉅富來形容.

我爸從少就跟我說,若然他只是一個中產階級,或只是一個勤儉小富,他便從少嚴厲地迫著我唸好書.

但我們的家產,唸好書是沒有什麼意思的,我父又不想我家出一個學者.我父從小便以特別方式來教育.

富二代,第一件禍事就是賭,在我十二歲,我父便找高手來教我種種賭術,及種種出千方法,還讓我帶同學到家中開賭,我財大氣粗,必然當莊家.使我明白當莊必勝,十賭九騙之道理.

他還教我借錢給輸了錢的同學,然後又由家僕代我向同學追債,嚇得他們惶惶不可終日,如喪家之犬,那副可憐相,足以令我知道賭之禍.

富二代,第二件禍事就是女人,現在法律,當你傻乎乎和一個女人結婚,若然不合離婚,付出的代價,就是要支付一半的財產,這對我家是災禍性的.

我爸不想我因貪戀一個女性的肉體,便胡胡塗塗的和她結婚.

等我下體一發育始,我爸便鼓勵我帶女同學回家玩.我明白我身材和樣子都不是十分出眾之,但我自發育始,便是班中女同學樂意親近的對像,也因為我是鉅富家之子吧,見一些男同學,想接近班花十分因難,班花郤主動親近我,我明白這世界,人和人的交往,本質是十分勢利的.

我十四歲便帶一個班花回家,她主動對我投懷送抱,自己寬衣解帶,連褲子都幫我脫,就這樣給我操了,開了她的處吧.真是我要她張便張,我要她合便合,我要她蹬就蹬,我要插她前,她就把腿擡得高高的讓我插,我要挏她後,她就挺起屁股來讓我.當我不喜歡她時,那種死纏不放,要生要死的. 使我明白,要一個女人易,放一個女人難.其後我帶一些女同學回家,操了她,不管是處女非處女,我都立即塞她一把鈔票.對方總說她不為錢,我堅持主張兩不相欠,最後都拿錢走的.後來我長大,什麼女明星,女歌手,什麼名堂的選美小姐,以我家的財富,我要搞誰便搞誰,但我一定不忘付錢.

有錢人有兩種,第一種像我哥哥,他的人生唯一的目標,就是增加財富,一天廿四小時來說,他倒希望不用吃飯和睡覺的,完全投入於家業的擴大及賺錢.他好像有休閒時間,但他騎馬,玩遊艇,打高球,宴會,舞會,目的只是結交權貴,每說一句話,每一個表情,都是一場不可錯失的戲,他連打麻雀也不志在羸,還故意輸,明放必放,自模不胡.有我哥在,我父去世後,我家產業更擴大多倍.

我哥在廿多歲,我父便找一個門當戶對,一個鉅富之家的女兒,跟我哥結婚.我哥忙於業務,和嫂子的關係,是一般可以吧.在父臨死前,生了一男一女.

我父臨死,特別囑咐我,他很想我家人口旺盛,哥哥生得太少,我一定要努力,能生十個八個的,他在天之靈,便開慰了.

我是第二種有錢人,終日遊手好閒,靠著家中的財富,過快快樂樂的日子.我哥要公司的員工對他奴顏婢膝的,我要留在公司,對他是一種負累,我樂得全讓他幹.女人嘛,我可以說什麼樣的屄都操過,要我結婚,終日要給一個屄纏著,那對我是可怕的.年到四十歲,還是單身,我還是不忘父親開枝散葉的使命.

我計算下,唯一的法字,就是找代母來生.要是我手淫出一些精子來,交給醫生去用作人工受孕, 那是不可能的,我極度厭惡手淫,根本不能手淫發射,因為我從發育以來,不用手淫.我要的時候,一定有女人給我操的.

我不用為財富忙,我有太多的時間,為開支散葉的事忙.

外國的代母, 一生出來就是混血的樣,這不是考慮之中.自必要找中國的代母.

我可是看破紅塵了,什麼名堂的女人,我也視之如糞土.但我堅持一個原則,我要操一個兒子出來,那個給我操的洞,要從來都未給別的男人操過的,這樣的話,那我便要不停開處了,在現實中也是不易為的.

張紅是一個夜總會女經理,我時時在卡拉OK夜總會流連忘返.時時就開一個最大的貴賓房,點十多個小姐來陪.我這樣的人客,張紅必然特別照顧.

一次我和她說起,要找處女代母的事.她合情合理的分析說.現在市面賣處的女孩子不少,但有多少是真處很難說,而且這種女孩子,都是背景十分複雜的,多有黑道操控, 就是一次就懷了你的種,要她生下來,付出的代價也不少的,她知道你家有錢,自然背後有人教她要多的. 就是生了出來, 也不可能收了錢就走,黑道是永不滿足的. 要找一些家庭背景正常的人,要賣處,也不容易的.

我和她說了這件事,就是一個聊天的題目吧.沒多久,收到張紅的訊息,她有一個主意,但要錢也要時間,問我願不願意.我回覆不計代價,她便約我詳談.

她說有一個兒子在家鄉,每年八月,因他兒子放假,她必回家一個月.她有一個表兄是當校長的.她家鄉的城市,也不太小,有十來家中學.若然我能付錢,以一個機構的名義,搞一個校際少女表演才藝比賽,優勝者可得免費參加旅遊各大校市的半月旅行團.這樣她便能選出,十七歲,樣子最出眾的女孩子,普通人家的孩子,當優勝者組團到各大城市遊玩.那時,我出現在團中,她以三寸不爛之舌,說服女孩子陪宿,一定有女孩子答應的.

我說,這個主意不壞.她說:個人要十萬賞金.其他的,實報實銷不多拿.先付五十萬現金. 這個錢,對我來說是小事得很.幾個月,花上百萬,玩一個小明星,對我來說,平常得很.

六月末,錢付給張紅了,八月中,接她的電話,己帶著十個美少女在P城,要我立即到P城會合.

到了P城,入住了張紅和美少女一起的酒店,我是以計劃贊助人身分出現的.一起吃了晚飯,也一起卡拉OK,張紅問,喜歡誰.我看這十個美少女,都是皮光肉滑,樣子甜美,身體俏美,分別只是波波大一點和小一點,我跟張紅說:全都想操.

張紅說:可以,你先上房,看我本事,要她們全脫光一起跳舞給你看.

我走後:

張紅跟女孩子說:各位,今天是行程第一天.

今天大家參觀那些大百貨公司,可開了眼界,我見大家看到那些名牌商品,但又沒有錢買,那種表情,我是看得明白的.大家難得來大城市,都想買些名貴東西,回家穿穿戴戴,也送人一些,威風威風. 但身上又沒有錢,這是十分難過的.

去年我們發生一些麻煩事,是這樣的, 我們這個活動,去年在X市舉辦.女孩子看到心愛的東西,想買沒錢,自己想法子,這是很自然的.

大家都知道剛剛和我們一起的周先生,這次活動的贊助人,是十分有錢.

去年大家唱完歌後,有一個女孩子就摸到周先生的房間,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女孩子摸進人家的房間,要幹什麼很清楚啦.周先生那麼有錢,什麼人和事沒有見過,沒有享用過嗎!一個十七歲,成了年的女孩子,一個是正常男人, 那有貓不吃魚的,有女孩子自動送上門,周先生也沒有所謂的,當然和那女孩子,一起在房間脫過清光,胡天胡帝的.

本來這些事,一個願打,一個願捱,我也不管的.這樣周先生和那女孩子過了夜,他給的錢,女孩子夠也開心的.

就是太開心了第二天,這個女孩子又拍周先生房間的門,死要人開門的,原來同團的另一個女孩子,早她進了房,正和周先生脫得清光,胡天胡帝,這兩個女孩子,就亙相打起來.結果還要我來解決.

我很明白,在這里,有人也想用這個方法賺錢,我認為這是個人自由志願,沒有對不對的問題,大家都成年了,現在都性開放了,男女之間的事,遲早都發生的,可能白白給人玩了,才後悔一點不值得, 大家難得遇上周先生這樣的有錢人,把握這個機會,賺一點錢是值得的.

但我怕又像去年那樣出事. 這樣吧,我等一下回我的房間,誰要賺錢買東西回家的,就來我的房間,由我安排時間吧,你們沒有經驗,也不知可以賺多少錢的,我來做代表,要一個最高價錢.今後幾天,你們看到什麼,喜歡什麼,就隨心所欲的買個痛快.來不來是大家的自由啊.

張紅回到房間,十分鐘,第一個女孩子來了,跟著第二個,第三個,最後十個到來了.

張紅不愧是夜總會的經理,帶領一班女孩手有一手.

她住的是有客廳的套房,她先放跳的士高的錄像給女孩看,教她們怎樣跳,怎樣跳才性感,跟著她要十個女孩子,和她一起,脫得一絲不掛.教她們怎樣跳,怎樣搖擺把奶子搖得顫抖抖,怎樣搖動下身,可以把那片陰毛舞得飛揚.教一個女孩子光脫脫的學,說不定會害羞,十個女孩子一起光脫脫,就不會害羞了,還會亙相比劃,亙相戲弄.

張紅見女孩子門,一起演練得熱熱烈烈的時候,她打電話到我的房間,叫我過去.

我一進門,十個光脫脫的少女,加一個也是光脫脫成年的張紅.嬉嬉笑笑的,齊齊來,把我拉拉扯扯的,脫過清光.

然後張紅大聲說:老板,女孩子門都脫光來陪你,你值不值得先給她們每人一萬元紅包哪!

我大聲說:給!

女孩子們大聲歡呼.

張紅又大聲說:老板,這次十多天,她們每人陪你一晚,你值不值得賞她們每人五萬哪!

我大聲說:給!

紅孩子們大聲歡呼.

我在夜總會,也曾要十幾個小姐,一起脫光陪我.但夜總會的小姐,不少是殘花敗柳,那二點奶頭,都是褐黑色的,下體那片陰毛,要嗎就是剃清光,要嗎就是粗粗糙糙,像一把用殘了的刷子,一點美感都沒有.

十個美少女,身材都是張紅為我喜愛的口味挑選的,都是修身高俏,個個的奶頭都是鮮粉紅色的,有大中小不同而己,下體那片陰毛,有稀有密,有三角形,有長型,有才一點像一把大毛筆,都是細細軟軟,嬌嫩可愛.那光滑如玉,如裂開桃子的陰戶,每一個都是萬分誘人.

一男十一女,全光脫脫,在跳的士高,我一生玩樂場合不少,一次和那麼多好貨在一起,也是第一次.我的眼晴在左顧右盼,瞅下望上,大吃冰淇淋之際,我的小弟振振起來了.

張紅過來跟我耳語: 要一晚幹一個,還是一晚全幹!要是全幹,我為你準備了威哥.

我本是從來不用威哥的人,但也知道吃了威哥之後,可以有一小時金槍不倒的能力.也為了創造一次開十處女的記錄吧.

我跟張紅說:吃威哥.

吃了張紅的威哥,我的小弟更加威猛昂首.女孩子都不敢低頭看.

張紅問我:要一個一個帶入房間,還是集體處決.

我知道,威哥有一副作用,持久但難泄.想不如先把她們一起破了身,跟著才一晚一個的享用.

我跟張紅說:集體處決.

張紅說:喜歡什麼動作.

我指沙發說:要她們蹬在沙發上吧.

張紅說:好,等一回,我來安排.

張紅找出一條劑滑膏,放在沙發上.

再來問我:你先幹誰.

我說:由你安排吧.

張紅把燈全熄了,把音樂調得更大一聲.室內除了電視機的光,沒有其他的光源.

錄像是播著的士高的場面,也不是很光.

張紅叫女孩子們續繼跳舞.

她令十個女孩子,排成圓型圍在少發週邊,一邊扭動身體,雙手配合著音樂一下一下的拍掌.十對手,一起啪,啪,啪,啪的.

她拉了一個女孩子,按她跪在沙發上,上身俯靠在沙發背,踿起屁股,把劑滑膏在她陰戶口一沫,還要她按著音樂,屁股前後的擺動.

準備好後,張紅向揮揮手,我就順著的士高音樂,叮,叮,叮,叮的節拍,一搖一跳的,跳住那踿屁股的女孩子身後,在其餘十對眼晴之下,順著音樂的拍子,搖搖扭扭的,按著那女孩腰,小弟對準陰戶,順拍子叮一下時,狠狠的把小弟猛插進去,因潤滑劑的關係,不論多緊的屄,都給我一下插入,讓那屄一下吞沒我肉根至底,女孩子大喊一聲:哎唷!!!張紅即帶領其她女孩子像慶生日那樣拍手掌.

我順著的士高音樂拍子,叮!叮!叮!叮!每叮一下,我便猛力抽插一下,於是那女孩子又像順著音樂拍子,大聲喊:呀噢!!!!呀噢!!!呀噢!!呀噢!

我這樣抽插了二十來下吧,就把小弟拔出來.張紅又帶領其她女孩拍掌.

如是者,一個,一個的.十個女孩子都給我開處了.

有沒有臨退縮的女孩子,當然有三兩個,張紅是什麼人啦,她就是專業控制小姐的,她一反面,那雙眼一瞪那個兇相,也夠鎮嚇女孩子屈服的啦.

給我插過的女孩子,張紅還要她們站著,搖動著身體,看著我插其他的,都用手按著下面,有點血流出來吧,一些人用一只手按,一些人用雙手按.

插了十個洞,因威哥的藥力關係,我小弟沒有泄,我一定要泄出來,不然好痛苦.

我挑中了林莉,林莉是十個女孩中,看來年紀最小的,還是一個小女孩的面相,長髮,身體也是最瘦的,黑黑黃黃的皮膚,瘦得露骨的雙腿,小小的無肉股屁,兩個波波像才剛發育,扁扁圓圓的,像兩片荷包蛋,兩個奶頭像兩個小紅棗.我插小弟進去時,那一下破處之痛,她能忍著只在喉嚨發出咿呀一聲,不像一些女孩子,那一下喊得咿嘩大叫.外邊看那三角地帶,只是裂口上處,有十來條絲絲小短毛.

我也不用表示什麼,只拉著林莉的手,進了睡房,在床上給我為所欲為,一泄而止.這一次,因威哥的關係,搞的時間很長,足有四十分鐘.我細聲對林莉說,多打賞她五萬,這樣一晚,她便賺了十一萬,她都十分歡喜呢.

我跟著這個團,每三天搭飛機換一個城市,每天由張紅安排團中一個女孩子陪我過夜.

散團一個月,沒有人聯絡張紅,說大姨媽沒有來.這次借肚生子是失敗了.

我便吩咐張紅,跟著來的八月,她再安排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