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亂的星系:001.第一章 ◆ 海盜阿方索


第一章 ◆ 海盜阿方索

  在遙遠的銀河的另一端,有一個堪與太陽系相比的美麗富饒的星系--布裡斯托爾。在這裡也曾有過燦爛輝煌的文明,但腐朽墮落的統治使它迅速沒落了,終於成了先進強大的太陽系的一個最重要的殖民地。自從這以後,這裡再沒有過一天的安寧,叛亂和暗殺成了這個星系的主題,連綿的戰火在各個星球上燃燒。

  近一百年來這裡誕生了無數的亂世梟雄,他們的野心帶來了無盡的殺戮和無邊的苦難……

  弗雷德裡希。薩爾。奧斯赫洛姆,這個太陽系政府最痛恨也最畏懼的宇宙頭號恐怖分子,在布里斯托爾星系卻有著超乎想像的號召力,他在布里斯托爾人心裡就是一個傳奇。如今,這個傳奇即將在這個苦難而富饒的星系上演驚心動魄的續篇。

  「巨大的恐懼和絕望會使身處絕境中的人變得暴躁而兇殘,同時也失去了正常的思維和冷靜;而死裡逃生的巨大喜悅同樣會使人變得異常興奮和盲目。如果能夠做到無論何時何地都能保持平常的心態,那這樣的人才是真正的強者,他是最有資格獲得最終勝利的。」

  阿歷克斯。霍克似乎出神地呆站在曾經屬於紫羅蘭小組的「雅典娜」戰艦的指揮大廳的角落裡,看著那邊同樣靜靜站著,看著艦外那浩淼的太空的弗雷德,心裡想著,不禁湧起了一種難以遏止的敬仰和奇怪的畏懼。

  「這個面容蒼白的布里斯托爾人冷靜的外表下其實燃燒著熊熊的火焰和驚人的野心,他絕不會滿足於逃避了來自太陽系的追殺,一定會在那個養育了他的星系裡做出一番驚天動地的事業。」

  阿歷克斯眨了眨眼睛,他似乎想起了自己的祖國。「自己又何嘗不是在無法滿足的野心的驅使下做了一個背叛祖國的人,自己又何嘗不想做一番驚天動地的事業?」自從遇見了弗雷德,阿歷克斯就被他深深吸引了。這個布里斯托爾人使一向自負的霍克前准將覺得他值得自己為他所做的一切,值得自己付出的忠誠。

  弗雷德。奧斯赫洛姆忽然回過頭來,對走神的阿歷克斯說:「阿歷克斯,你沒有到過布里斯托爾吧?」

  阿歷克斯驚醒過來,他注意到弗雷德說到布里斯托爾這個字時,幽深的藍眼睛裡竟然閃動著一些晶瑩的光芒。他分明感到了這個被宣傳成魔鬼的人身體裡那顆深愛著他的故鄉的火熱的心。

  阿歷克斯誠實地搖搖頭。

  「阿歷克斯,那裡和太陽系一樣美麗富饒。也有蔚藍的大海和青翠的群山,也有繁華的都市和善良的人民,不同的是那裡現在還充滿了血腥的戰爭和殘忍的殺戮!你們、哦!不,現在你已經是我們的一員了,阿歷克斯。他們無恥地入侵了我的祖國,霸佔了我們的土地。仇恨!阿歷克斯,你也許還不能瞭解這是一種什麼樣的仇恨和屈辱!它無時無刻不在嚙咬著我的心,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我就不會停止戰鬥!」

  這些激昂的語言從弗雷德嘴裡說出來時,他的表情還是岩石一樣冷漠堅毅。

  阿歷克斯聽得渾身發熱,一種激情湧了起來。他想起在布里斯托爾短短的不到一百年的殖民史上,數不清的起義和叛亂都被鎮壓,但更多的新的戰鬥卻隨時在打響。他忍不住想立刻投入那悲壯的戰場上,與這些被視為叛賊的人並肩戰鬥。

  弗雷德似乎看穿了這個來自太陽系的年輕的叛逆者的心思,「阿歷克斯,準備好你的智慧和勇氣,戰鬥馬上就要開始了!」他說著又轉過身,深邃的目光又默默地投向了那熟悉而又未知的遠方。

  阿歷克斯深深感到了人性的莫測,此時的弗雷德像是一個哲人一樣的睿智而安靜,與凌辱紫羅蘭小組的女戰士時的殘忍和狂暴全然不同。

  大門被輕輕地推開,一個健壯的男子快步走進來。他原本英俊的面龐由於一道長長的刀疤的存在而變得猙獰可怖。毫無疑問,這就是雷龍的頭號軍事專家、最出色的勇士--傑夫。雅各布森。他一度落魄於偏僻的小星球「梅多維」上,與落後的赫爾人為伍,命運的安排使他又能夠和弗雷德相逢。

  「傑夫,是你嗎?」弗雷德沒有回頭。雅各布森衝阿歷克斯微笑了一下,大聲說道:「弗雷德,再有兩天我們就會進入布里斯托爾星系的範圍之內了。我們應該到哪個星球降落呢?」

  弗雷德抱著肩膀回過頭,頑皮地眨了眨眼睛:「我們就去切阿吧!」

  切阿是布里斯托爾星系內最大的行星,也是原來大康西耳王朝的首都,如今是布里斯托爾殖民政府的所在地。

  傑夫立刻笑了起來:「弗雷德,你是想把納托保民官嚇死是嗎?」

  約翰。納托是太陽系政府任命的布里斯托爾殖民地的保民官,他的貪婪和無能是出了名的。

  「傑夫,布里斯托爾的每一個星球都可以是我們的落腳之處。這裡是屬於我們的,神明既然保佑我們死裡逃生,也會指引我們前往何處的。」

  弗雷德的話不錯,雷龍已經離開布里斯托爾五年了。五年的時間既短又長,它不會改變布里斯托爾人對雷龍的支持,但足以改變一個星球的環境。所以對於這些逃亡者來說,去哪裡的確沒有太大的分別。

  「阿歷克斯,你馬上就會見到布里斯托爾星系了。忘記太陽系吧,你已經是他們眼中比我們還要惡毒的叛徒。你沒有退路了,和我們在一起戰鬥,你會愛上這裡的。」傑夫笑著對阿歷克斯說。

  「傑夫,從我加入雷龍那時起就沒有想過退路!」

  「好樣的!阿歷克斯。」

  弗雷德忽然問:「傑夫,利奧呢?他是不是又去看望那三個賤人去了?」

  「哈哈,弗雷德,這三個娘們可給我們寂寞的旅程增加了不少樂趣呀!」

  自從紫羅蘭小組在「梅多維」上被弗雷德打敗後,琳達、茱麗亞和橋本洋子三個被俘的女人就成了雷龍的玩物,是他們用來發洩的工具。雷龍的成員在漫長的航行中經常姦淫和折磨這些被俘的女戰士,以此來作為消遣和娛樂。

  雖然她們是自己的同胞,但阿歷克斯絲毫沒有感到內疚,因為他深信如果自己落到紫羅蘭小組手裡,她們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殺死自己這個叛徒的。阿歷克斯聽著傑夫的話不禁微笑起來,他彷彿已經看到:在這曾經屬於紫羅蘭小組的「雅典娜」號的底層的艦倉中,魁梧的巨人那巨大的肉棒正在女俘虜的身體裡重重地抽插著。在利奧身體下面,被赤身裸體捆綁的女戰士正在痛苦而絕望地慘叫、掙扎。

  阿歷克斯從雷龍的成員這麼殘酷地虐待被俘虜的女人中就能感到弗雷德說過的那種對太陽系的刻骨的仇恨,這種民族之間的仇恨只有血才能消除,敵人的或是自己的血。

  浩瀚的太空對旅行者來說,既充滿誘惑又充滿危險。三艘巨大的戰艦靜靜地行駛著,進入了神秘又美麗的布里斯托爾星系。

  弗雷德、傑夫、阿歷克斯和利奧正在「雅典娜」的指揮大廳裡興奮而激動地迎接著新的挑戰。

  忽然,一艘巨大的黑色戰艦像幽靈一樣從太空中冒了出來,快速地逼近三艘行駛中的戰艦!

  「雅典娜」的監視器上立刻顯示出這艘神秘戰艦的影像:巨大的不速之客像一個怪物一樣令人恐怖,它漆黑的艦身上醒目地漆著一把滴血的戰斧!

  「海盜!星際海盜!」一個船員驚恐地叫了起來!

  所有人都立刻跳了起來!

  星際海盜!這個名字對所有的太空航行者來說都是一個噩夢!這些兇悍的海盜的殘忍和兇猛足以令正規軍都聞風喪膽,他們不僅掠奪商艦的錢財,還會殺死所有敢於抵抗的人,即使是戰艦也會成為膽大的海盜的目標。

  一束電波通過星際公用信道傳送到了「雅典娜」上,它明白地表達了海盜的信息:放棄抵抗!交出你們的錢財!否則只有死亡!!!

  這艘海盜戰艦敢公然向三艘戰艦挑戰,可以想像他們的兇悍!

  「該死的!竟敢來搶劫我們?!」傑夫立刻大叫起來。「讓我們教訓教訓這些膽大妄為的海盜!」

  利奧則一聲不吭地就要往外走。

  沒想到戰鬥來得這麼快,阿歷克斯不禁苦笑了一下。

  「慢!」弗雷德說道:「趕快抓住這艘戰艦的頻率,試試和他們進行圖像聯絡!」他急忙命令慌亂的船員。弗雷德接著對其他人說:「如果是布里斯托爾海盜,那他們是不會向我們開戰的!」他充滿了自信。

  傑夫和利奧馬上明白了。阿歷克斯則好奇地注視著,他真的想見識一下:弗雷德裡希。薩爾。奧斯赫洛姆這個名字對布里斯托爾人來說究竟有多大的魔力。

  精幹的通訊員很快就聯絡上了那伙海盜。監視器快速地閃爍著,很快出現了那艘海盜戰艦上的景像。

  一陣忙亂之後,屏幕上出現了一個男人的樣子:這是一個年輕的布里斯托爾人,大約不到三十歲;長著一頭茂密而捲曲的褐色頭髮,下面是一張方方正正的面孔;兩道濃眉下的眼睛閃動著好鬥而兇狠的光芒,寬大的嘴周圍滿是密密的鬍茬。可以想像這個傢伙如果兩天不刮鬍子就會變成一個更加可怕的絡腮鬍子的樣子。他顯然是海盜頭領。

  「哈哈哈!鼠輩們!趕快投降還能保住你們的狗命!」海盜頭領狂笑著。

  阿歷克斯驚訝地看到傑夫和利奧的滿臉怒容被吃驚的表情代替了,而弗雷德則一言不發地走到了屏幕前,死死地盯著那個可怕的海盜。

  傑夫像是夢囈一樣自言自語:「天哪,太像了,太像了!」走到屏幕前的弗雷德面部的肌肉抽搐著,薄薄的沒有血色的嘴唇顫抖起來。

  屏幕那端的海盜顯然注意到了這個走近屏幕的金髮男子,他很顯然對弗雷德表情的變化感到驚訝。

  「喂!你這麼看著我幹什麼?咦?你……」弗雷德臉色越發蒼白,「你、塞爾吉奧。文佐是你的什麼人?!」

  海盜頭領的臉色也變得奇怪起來,話音溫和起來。「塞爾吉奧是我的堂兄,你、你是奧斯赫洛姆先生!!!」

  「天啊!你是弗雷德!哈哈哈!弗雷德、弗雷德回來了!弗雷德回來了!」

  那海盜像瘋了一樣手舞足蹈,臉上的表情不知是哭還是笑,回頭衝著其他的海盜狂喊著。

  阿歷克斯看到弗雷德蒼白的臉上泛起了血色,嘴角露出一絲笑容。他終於相信了這個男子在布里斯托爾--這個遙遠而神秘的星系裡具有的神奇的力量。

  一艘太空梭離開了漆著戰斧的海盜戰艦,飛進了懸浮在太空中的紫色的「雅典娜」號。

  弗雷德的眼前浮現出一片血光:在海王星上的雷龍基地裡,到處是橫飛的血肉和奪目的火光。雷龍的成員和國防軍的突擊隊員糾纏在一起,不斷有血淋淋的軀體倒下,倒在不知是敵是友的槍炮下。這一刻人的生命已經不再高貴,死亡變得無比接近。塞爾吉奧和弗雷德且戰且退,被逼到了一個角落。塞爾吉奧的右臂已經被鐳射槍齊根打斷,單手握槍的他半跪著還擊。突然,一發高爆霰彈落在了離弗雷德和塞爾吉奧很近的地方,重傷的塞爾吉奧猛地站起來,像一堵牆一樣擋在了弗雷德面前!一股熱浪幾乎使弗雷德昏倒,同時巨大的衝擊波和飛濺的彈片將塞爾吉奧魁梧的身軀重重地摔到了身後弗雷德的懷裡!!

  弗雷德蒼白修長的手指死死地抓進了椅子的扶手裡,他終生難忘那一刻他看到的景像:塞爾吉奧結實的軀體中的鮮血像泉水一樣湧出;那曾經是兩隻明亮的黑眼睛的部位已經變成了兩個深深的血洞,一隻眼球已經不見了,另一隻還粘著血肉垂在臉上!那血洞裡面的慘白的肌肉抽搐著,彷彿還在射出那永遠不會再見的目光!阿歷克斯看見弗雷德轉過身,似乎有晶瑩的淚水從消瘦的臉頰上流過。

  「弗雷德,文佐先生來了!」利奧領著健壯的海盜首領走進來。

  弗雷德輕輕地轉回頭來,蒼白的臉上恢復了原有的冷峻和優雅。海盜首領快步走上前來,單膝跪倒在弗雷德面前:「阿方索。文佐拜見尊貴的奧斯赫洛姆閣下!願為閣下赴湯蹈火!」

  弗雷德趕緊站起來,扶起跪在地上的海盜:「阿方索、阿方索,這真是太好了!你就是大神達魯賜給我的又一個塞爾吉奧!」

  雅各布森也走上來,仔細打量著阿方索:「阿方索兄弟,你和你的哥哥簡直一模一樣!」

  阿方索緊緊抓住弗雷德的手,竟然哽咽起來:「奧斯赫洛姆閣下,你、我還以為你回不來了。太好了,奧斯赫洛姆閣下,你終於又回來了!」

  弗雷德臉上露出笑容,「阿方索,我們都是兄弟,你和他們一樣,就叫我弗雷德吧!」他頓了一下,「阿方索,我這次回來就不會再離開布里斯托爾了!永遠不會再離開了!!」

  「雅典娜」的大廳裡已經擺上了豐富的酒宴,阿方索從他的戰艦上帶來了豐盛的食物,使這些已經經歷了長途旅行的逃亡者享受到了一頓豐盛的布里斯托爾式的晚餐。

  喝著熟悉的吉姆特酒,這些遠離故鄉的人立刻感受到了一種很久沒有過的親切。不過對於異鄉人阿歷克斯來說,這酒的味道還得很長一端時間才能適應。看著阿歷克斯喝著吉姆特酒,臉上勉強擠出來的禮節性的微笑,傑夫趕緊拍拍他的肩膀道:「阿歷克斯,要不要給你來點其他飲料?」

  「傑夫,是布里斯托爾的飲料嗎?我看給我來點白水就行了,全宇宙的水應該都是一樣的吧?」所有人都笑了起來。

  「阿歷克斯,布里斯托爾的水要比太陽系的水甜。」弗雷德微笑著說。

  利奧一把將阿歷克斯面前的吉姆特酒拿了過來:「阿歷克斯,不要浪費了這麼好的酒,你不喝就全給我吧!」

  海盜阿方索凝視著對面的這個年輕的異鄉人,這個黑頭髮、黑眼睛的年輕人臉上總是掛著充滿感染力的微笑,他喝不慣布里斯托爾的烈酒卻能捨棄遠大前程追隨一個被他的同胞視為異端的人。不知為什麼,這種春風般的笑容使阿方索、這個過慣刀頭舔血的生涯的海盜感到是那麼陌生。

  「弗雷德,和我到馬瑟梅爾星去吧!」

  「馬瑟梅爾?」那是一個遠離切阿的小行星,曾經是布里斯托爾最貧瘠的地方。

  「是啊。那裡如今是我們布里斯托爾海盜的大本營。在那裡有很多你的崇拜者,而且范。古爾德先生現在也在那裡。」

  「路易?他還活著嗎?」傑夫驚訝地問。

  「他兩年前逃回布里斯托爾後就一直隱居在馬瑟梅爾。弗雷德,有了你做我們的領袖,我們就不再做海盜了,我們都會聽你指揮的。」阿方索大聲地說著。

  弗雷德只是微笑著,靜靜地聽著卻一言不發。

  阿歷克斯對弗雷德說道:「弗雷德,我們現在應該聽阿方索的,和布里斯托爾海盜聯合起來,推翻執政府。這難道不是你的目標嗎?」

  「當然,阿歷克斯。傑夫,我們就去馬瑟梅爾!哼哼,正好還可以看到路易這個傢伙!」弗雷德抱著肩膀像個孩子似的笑了起來。

  這些布里斯托爾的熱血男兒喝起吉姆特酒來就越發奔放。阿歷克斯注意到傑夫、利奧和阿方索的眼睛都已經紅了,說話也開始不著邊際,已經被烈酒麻痺了的雙手只有在拎起酒瓶道酒時才稍微利索一些。而弗雷德顯然酒量要比這幾個家伙強,但他蒼白的臉上也還是出現了一些少有的血色。

  傑夫舉起一杯酒,搖晃著站起來道:「來!你們誰和我乾了這一杯?!」

  阿方索跟著也站起來,結結巴巴道:「傑夫、你、你已經不行了!我不佔你便宜!」

  「什麼?你這個傢伙!我會不行?你、你……」傑夫搖晃著就要朝阿方索走去。弗雷德看著傑夫的醉態,無奈地站起來拉住他,道:「好了,傑夫,以後有的是吉姆特酒喝!今天就這樣吧,都去休息吧。」說著,他也站了起來。

  阿歷克斯趕緊走過來,扶住搖晃著的雅各布森。弗雷德衝大家笑了笑:「抱歉,今天我也喝多了,我先去休息了。」說完,他一個人走了出去。

  利奧和阿方索紅著眼睛也站起來,正要往外走。被阿歷克斯攙扶著的傑夫突然掙脫出來,扯著嗓子喊道:「你們都別走!咱們還得喝!」

  巨人利奧馬上又一屁股坐了下來,也大聲道:「傑夫!喝就喝!我可不怕!阿、阿方索,你那裡還有多少吉姆特酒?都拿來!」

  阿方索剛要說話,阿歷克斯突然詭秘地眨眨眼睛說:「你們聽我說,今天酒先喝到這兒,咱們來點其他樂子?!」

  不等他說完,利奧忽然道:「對啊!阿歷克斯,你是說把那幾個娘們帶來玩玩?」

  「對!對!好主意!把那三個太陽系的婊子帶來讓阿方索兄弟玩玩!」傑夫好像突然清醒了。

  阿方索一頭霧水,迷惑地看著他們。

  利奧已經站了起來,大步走了出去。阿歷克斯笑著對阿方索說:「阿方索,簡單地說,太陽系國防軍派了一群小娘們來追捕弗雷德,結果被我們打敗了。我們反倒抓了三個國防軍的女軍官在我們的戰艦上,利奧這就把她們帶來。」

  傑夫也接著說:「阿方索兄弟,那幾個娘們長得還挺漂亮呢!哈哈哈!」

  說著,大門打開,利奧和幾個船員押著琳達、茱麗亞和橋本洋子走進來。

  看到三個絕色美女赤身裸體地被鐐銬和繩索捆綁著押進來,阿方索被酒精燒紅的眼睛立刻就直了:紅髮女郎琳達雙手被扭到身後,雙臂緊貼著身體被繩索捆著,繞過胸前的繩子使兩個豐滿的乳房更加突出;茱麗亞則戴著手銬和腳鐐,手銬和腳鐐之間有一道細鐵鏈連在一起,使茱麗亞不得不手腳同時挪動著,行走起來很困難;而女博士橋本洋子只是雙手被手銬銬在面前。三個女人嬌美的面容上還能看出淚痕,精神很憔悴,性感的肉體上有一些紅腫或淤青的傷痕,看得出曾受到十分殘酷的虐待。

  跟在女人身後的船員還拿來一些皮鞭、竹棍和粗大的注射器等用來折磨女俘虜的用具。

  看到陌生的阿方索,三個女人知道凌辱又將開始,都羞辱地低下頭。

  傑夫哈哈笑著說;「怎麼樣?阿方索,你看上了哪個娘們?」阿方索睜著通紅的眼睛在三個女人身體上看來看去,最後目光落在了身材修長健美的金髮女郎茱麗亞身上。他走過去一把抓住了連著茱麗亞戴的手銬和腳鐐的那根鐵鏈,茱麗亞小聲驚叫著,踉踉蹌蹌地地被拽了過去。

  阿方索命令茱麗亞站在自己面前,雙腿分開。這麼長時間在戰艦上被雷龍的成員們殘酷地折磨和姦淫使茱麗亞原本堅強的神經以經逐漸麻木了,她羞紅著臉乖乖地分開豐滿筆直的雙腿,身體微微顫抖著低著頭站在海盜面前,迷人的陰部全部暴露出來。

  阿方索貪婪地看著茱麗亞的身體,白嫩豐滿的大腿間一道深深的裂縫,柔軟的金色陰毛下暗紅色的陰戶略微有些紅腫,小腹平坦,乳房挺拔,兩粒嬌嫩的乳頭不知什麼原因竟然漲了起來。他伸出手揉搓著兩粒嬌小的乳頭,被凌辱的女戰士胸前的肉團顫抖起來,疼痛和羞恥使茱麗亞輕輕呻吟起來。

  另一邊,巨人大模大樣地脫了褲子坐在椅子上,赤裸的女博士跪在他面前用銬著的雙手握著利奧那粗大得嚇人的肉棒,張開小嘴吮吸著。同時洋子還要忍受著阿歷克斯來自背後的折磨:阿歷克斯面帶笑容地拎著皮鞭站在女博士身後,輕輕揮舞著皮鞭抽打著她肥碩白嫩的屁股和光滑細膩的後背。橋本洋子一面嗚咽著吸吮著利奧的肉棒,一面搖擺著雪白的身體躲避阿歷克斯惡毒的皮鞭,但還是在兩個豐滿的肉丘和嬌嫩的後背上留下了幾道淺淺的紅痕。

  醉醺醺的傑夫則粗魯地將琳達抱起來,按倒在桌子上。他將琳達的上身緊緊壓在桌子上,兩隻大手粗暴地揉捏著琳達胸前兩個驕傲挺拔的乳房,而他早已經挺立起來的傢伙則隔著衣服在琳達下身蹭來蹭去。

  自從琳達被再次抓上弗雷德的戰艦,由於她是紫羅蘭小組的副隊長,再加上她高雅的外表和倔強的性格,使琳達遭受比了茱麗亞和洋子更多的強暴和折磨。

  琳達知道在這些傢伙面前反抗和掙扎都是徒勞的,所以她雖然感到極大的恥辱和痛苦,卻一直默默忍受著。琳達知道在肉體上屈服於敵人的暴力雖然屈辱,但從精神上屈服才是最可怕的。琳達發現女博士和茱麗亞已經有些對敵人的暴力感到畏懼,精神已經逐漸開始崩潰。琳達自己也有過類似的時候,比如當初被阿歷克斯用那邪惡的「按摩機」折磨的時候,但琳達至少現在還懷著一點信心,期望能有逃脫這可怕的牢籠的機會。此時對傑夫粗暴的對待,琳達只是閉著美麗的眼睛,咬緊嘴唇忍受著從敏感的乳房傳來的疼痛,被傑夫按住的身體像死了似的一動不動,任憑敵人肆虐。

  阿方索的雙手在茱麗亞豐滿性感的肉體上來回遊走,放肆地摸著她每一處隱秘的部位。茱麗亞豐滿的胸膛劇烈地起伏著,赤裸的身體不住哆嗦。阿方索轉到茱麗亞背後,突然從她分開的兩腿之間抓住了那連著茱麗亞戴著的手銬和腳鐐的鐵鏈,將鐵鏈從茱麗亞身體後面拽了出來。那根細鐵鏈被從茱麗亞兩腿之間拽過來,立刻深深地嵌進了她兩腿之間那迷人的肉縫裡。茱麗亞一聲驚叫,忍不住用雙手抓住鐵鏈彎下腰來。

  阿方索抬手在茱麗亞雪白的屁股上狠狠地打了起來,馬上在茱麗亞的屁股上就出現了可怕的手掌印。茱麗亞淒慘地尖叫著,扭動著纖細的腰肢掙扎著。阿方索一手抓緊鐵鏈,一手使勁地打著茱麗亞的屁股,湊到茱麗亞耳邊罵到:「小賤貨,不許動!給我乖乖地站好!」

  茱麗亞害怕再遭到更加可怕的折磨,小聲抽泣著鬆開鐵鏈,哆嗦著站直了身體。阿方索得意來回拽動著鐵鏈,粗糙的鐵鏈摩擦著茱麗亞細嫩的秘縫,一陣陣鑽心的疼痛從下體傳來,茱麗亞搖著頭哀求:「別、別動了,太、太痛了,啊,受不了了,嗚嗚嗚。」

  那邊的傑夫還在使勁地蹂躪著琳達,但琳達那種毫不反抗的姿態使傑夫感到很不舒服,他惡狠狠地罵著:「臭婊子,你叫呀!掙扎呀!你怎麼不動了?死了嗎?」

  琳達慢慢地睜開眼睛,用一種充滿憎恨和厭惡的目光看著醉醺醺的傑夫,把頭扭到一邊。傑夫憤怒了,他決定要狠狠地懲罰這個倔強的紅髮女郎。他朝四周看了看,突然將琳達從桌子上拖到地上,按著琳達使她臉朝下趴在地上。

  琳達的雙手被反綁在背後,根本也沒有掙扎,木然地趴在地上,雪白的屁股高高地翹了起來。

  傑夫將一個粗大的注射器拿了過來,又從桌子上拿起一瓶吉姆特酒,倒進了注射器,獰笑著走近趴在地上的琳達,道:「小娘們,你不是倔嗎?我就讓你這個下賤的屁股喝點我們布里斯托爾的烈酒!!」

  琳達這才注意到傑夫要幹什麼,她雖然能夠忍受敵人的姦淫和拷打,但被灌腸的滋味琳達可是從心裡感到害怕,更何況還是用烈性酒。琳達開始慌亂起來,她趴在地上爬不起來,只好搖晃著被捆綁的身體,睜著驚恐的眼睛看著走近的傑夫。

  傑夫看到琳達驚慌的樣子,得意起來:「小娘們,現在知道害怕了?哈哈哈哈,太晚了!你等著洗屁股吧!!」說著,他一把按住掙扎的琳達,將粗大的注射器塞進了琳達緊縮著的肛門。

  琳達終於尖叫起來:「不、不、不!住手!不要!啊!啊!啊!」她清晰地感到一股冰涼而又火熱的液體流進了肛門,流進了身體裡。

  傑夫將幾乎一瓶吉姆特酒都注射進琳達的身體,然後死死地按住不停扭動著的女戰士的身體,哈哈大笑。

  琳達被按著像狗一樣趴在地上,撅著雪白豐滿的屁股淒慘地扭動著。一種火辣辣的感覺刺激著她的直腸,肚子裡也開始發漲。倔強的她開始感到受不了了,拚命掙扎著,嗚咽著悲鳴起來。那邊的女博士被利奧和阿歷克斯從前後兩面折磨著,利奧粗大的肉棒捅進她的喉嚨幾乎使洋子喘不上氣來。阿歷克斯看見傑夫折磨著琳達,忽然想起一個主意。他一下將女博士揪起來,拖到了不斷掙扎的琳達的背後。

  阿歷克斯將橋本洋子也按倒在地,讓她趴在琳達身後命令:「博士,你去舔你那個同伴的屁眼!!」

  琳達正忍受著肛門裡巨大的痛苦,隨時都可能崩潰。洋子驚恐地哀求:「求求你,不要讓我舔琳達!嗚嗚嗚,求你!」

  阿歷克斯揮舞起皮鞭,狠狠地抽打著女博士,嘴裡罵著:「臭婊子!敢不聽話??我打死你!!」

  皮鞭抽打在洋子細嫩的皮膚上,立刻暴起一道道可怕的血痕。橋本洋子慘叫著:「別、住手,求你,別打了!我舔,我舔。」

  她哭著把頭埋到琳達扭動著的屁股中間,伸出柔軟的舌頭舔起琳達不斷收縮著的屁眼來。

  琳達看到女博士在自己背後舔著自己的肛門,一種奇妙的感覺刺激著她瀕臨崩潰的神經,她尖叫起來:「洋子,洋子!別、別舔了!快停下來!快!」

  阿歷克斯則示意利奧過來,從後面抱住洋子肥碩的屁股,將粗大的肉棒刺進了女博士的身體,使勁地抽插起來。

  橋本洋子感到自己的陰道被一根又粗又硬的傢伙捅進去,立刻尖叫起來。

  阿歷克斯揮舞著皮鞭,威脅著橋本洋子:「賤貨!不許停!趕緊舔那個婊子的屁眼!!」

  橋本洋子含著眼淚,斷斷續續地呻吟著,繼續舔著被灌腸了的琳達的肛門。

  阿方索此時已經顧不得這邊的好戲,他將茱麗亞按倒在地上,撲了上去。

  茱麗亞分著兩條修長的腿,難過地蠕動著被鐐銬禁錮著的性感的身體,在阿方索粗暴的侵犯下呻吟起來。

  阿方索這麼幹著還覺得不過癮,他忽然注意到在大廳的一個角落有一個垂下來的掛懸浮監視器用的鐵鉤。他站起來走過去,將監視器摘下來,又將鐵鉤向下拉了拉,然後走回來。阿方索將倒在地上的茱麗亞拖到鐵鉤下面,粗暴地提著茱麗亞手銬和腳鐐之間的鐵鏈,將身材修長的金髮女郎提到半空,然後將鐵鏈掛在了空中的鐵鉤上。

  茱麗亞無力反抗孔武有力的海盜首領,整個人被掛在半空,全身的重量都落在被鐐銬鎖著的手腕和腳踝上。纖美的手腕和腳踝被堅硬冰冷的鐐銬勒得疼痛不已,茱麗亞的頭軟綿綿地耷拉著,嘴裡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阿方索淫笑著看著吊在半空的赤裸的金髮美女,用手使勁地扒開茱麗亞的雙腿,狠狠地插了進去。

  茱麗亞被頂得身體悠蕩起來,蕩回來的身體正好迎上阿方索怒挺著的肉棒,深深地頂進了茱麗亞的身體。阿方索乾脆就這麼推著掛在鐵鉤上的茱麗亞,用力挺著腰迎擊蕩回來的女戰士被淫辱的肉體。

  茱麗亞被鐐銬勒緊的四肢劇痛,下體又不斷迎上阿方索的肉棒,直插到底。

  痛苦萬分的她不禁大聲哀號起來。

  琳達的身體被傑夫死死地按住,只有撅著的屁股在失去控制一樣搖擺著,支撐著身體跪在地上的雙腿劇烈地哆嗦著。她感到被脅迫的女博士還在舔著自己隨時都可能崩潰的肛門,被洋子舔著的地方一陣陣麻酥酥的感覺,混合著直腸裡火辣辣的感覺,十分痛苦,肛門周圍的肌肉也開始急劇地抽搐起來。

  而琳達身後的橋本洋子的處境也同樣悲慘,利奧那可怕的傢伙捅得她感覺身體幾乎要被撕裂了,可強烈的快感也潮水一樣湧來。洋子渾身發熱,不停地顫抖著,嘴裡含糊地嗚咽著,卻不敢停下來,繼續舔著琳達的肛門。

  阿歷克斯看著兩個女人痛苦羞辱的樣子,得意地笑了起來。敵人放肆的笑聲使琳達更加悲痛欲絕,大滴大滴的汗珠從她的臉上和身上流出來,赤裸的肉體上一片晶瑩。琳達沉重地喘息著,捆在背後的雙手緊緊地握成拳頭,咬著牙咒罵著大笑不止的阿歷克斯:「魔鬼!阿歷克斯,你這個變態的魔鬼!!啊、嗚,洋子、別!我、我要堅持不住了!洋子!!……」

  橋本洋子感到貼在自己臉上的琳達汗水淋漓的屁股突然猛烈地搖晃起來,她尖叫起來,剛要抬頭,就感到琳達的身體一陣劇烈的抽搐,一股惡臭的黃色的混合物猛烈地從自己剛剛舔著的肛門裡噴射出來!

  兩個女人同時大聲尖叫起來。琳達的排泄物不可遏止地噴出來,噴到了女博士的臉上和身體上。黃褐色的液體散發著臭味,流在橋本洋子的臉上和豐滿的胸膛上,洋子羞辱難當地痛哭起來。琳達渾身癱軟,脫力了的身體不停機械地抽搐著,趴在地上傷心地嗚咽著:「對不起,洋子,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