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亂的星系:002.第二章 ◆ 馬瑟梅爾


第二章 ◆ 馬瑟梅爾

  馬瑟梅爾,一個偏僻荒涼的小星球,如今成了在布里斯托爾最出名的地方,因為這裡聚集了可以說是整個宇宙裡最兇悍善戰的海盜。

  艘戰艦在一艘海盜戰艦的引領下平穩地降落在馬瑟梅爾的一片高地上。這裡還停留著四、五艘海盜戰艦。

  幾個人從一艘紫色的戰艦裡走出來,大名鼎鼎的海盜阿方索恭敬地陪著布裡斯托爾的英雄弗雷德。奧斯赫洛姆朝高地下的一所房屋走去。

  「看!弗雷德,這些都是我的戰艦!有些還是我繳獲的太陽系國防軍的戰艦呢!」

  弗雷德和傑夫、阿歷克斯看著驕傲的阿方索,臉上雖微笑著,心裡卻感到沒那麼興奮:畢竟只有不到十艘戰艦,這是無法與統治著幾乎全部布里斯托爾的執政府抗衡的,即使它是那麼無能。

  馬瑟梅爾海盜從來都是以戰艦為家,只有開戰前才把女人和小孩送下戰艦,所以在馬瑟梅爾幾乎沒有什麼市鎮,房屋也是稀稀落落的。

  走近那所房子,傑夫問:「路易不會不在吧?」

  阿方索說:「古爾德先生從來不出門,咱們這麼一夥人突然出現不知他會是什麼表情?」

  正說著,一個低沉的聲音從門裡傳出:「阿方索,什麼一夥人?」

  隨著聲音,一個中等個頭戴著眼鏡的中年人走了出來。

  「啊!弗雷德!你、你、天哪!還有傑夫??我不是在做夢吧?!」

  路易。范。古爾德,雷龍組織的前三號人物,一個對歷史和政治非常有研究的物理學家彷彿見了鬼似的叫了起來。

  這所外表簡陋的房子裡面卻很豪華,弗雷德正站在一座古老的銅像前仔細端詳著這價值不菲的古董。

  「弗雷德,這座銅像是阿方索送給我的,是諾蒲人兩千年前祭祀用的。」

  「路易,看來這兩年你生活得很舒服嗎!」

  「哪裡,我不過是苟延殘喘地隱居在這裡躲避通緝而已。阿方索很照顧我,經常送給我一些他的戰利品,我其實現在和死了也差不多了。」

  「古爾德先生,現在弗雷德閣下回來了,我們再也不要像以前那樣躲藏了!準備大幹一場吧!」精神抖擻的海盜阿方索大聲說。

  「是啊,弗雷德,你給我帶來了勇氣,給布里斯托爾帶來了希望,給納托帶來的卻是無限的煩惱。」

  「路易,你這個傢伙是怎麼逃回來的?」傑夫躺在寬大的沙發上。

  「說來話長,帶我回來的是真島重宗。」

  「哦?你什麼時候和走私犯打起交道了?」

  「真島重宗可不是普通的走私犯。」

  「他是太陽系政府重金通緝的走私之王。」一直沉默的阿歷克斯接著說。

  「有通緝我的獎金高嗎?」傑夫還在很有興致地接著問。

  「比你和我都要高!但不如弗雷德值錢!算了,我們不談他了。弗雷德,你回來有什麼計劃?」

  弗雷德表情嚴肅起來,「暫時沒有。阿方索建議我們和馬瑟梅爾海盜聯合,你怎麼看?」

  古爾德那厚厚的眼鏡後面射出了興奮的目光,微笑著說:「阿方索的建議很好,馬瑟梅爾海盜裡藏龍臥虎,是一支不可小看的力量。對了,阿方索,為什麼不讓你的好朋友伊塞亞來見見弗雷德?」

  幾個小時以後,在古爾德的房子旁的空地上一艘淡藍色的戰艦落了下來。

  阿方索站起來走過去打開門,一個瘦高的年輕人走了進來。

  這個人三十不到的年紀,白淨的臉上長著兩隻細長的眼睛,高挺的鼻樑下醒目地留著兩撇精神的小鬍子,薄薄的嘴唇驕傲地向上撇著,再加上整潔筆挺的衣服和白細的雙手,整個一副養尊處優的花花公子的模樣,難以想像他就是阿方索剛剛說到的馬瑟梅爾海盜裡最可怕兇狠的一個——伊塞亞。布爾梅耶。

  見到整個屋子的陌生人,伊塞亞先是一楞,接著問路易:「古爾德先生,你這裡是什麼聚會嗎?」

  阿方索拉著他來到弗雷德面前,說:「伊塞亞,你好好看看,這是誰?」

  伊塞亞盯著弗雷德看了半天,遲疑地說:「這……奇怪,你怎麼這麼像一個人?你……你和弗雷德裡希。奧斯赫洛姆閣下是什麼關係?」

  阿方索哈哈大笑起來:「伊塞亞,伊塞亞!他就是你一直想見的奧斯赫洛姆閣下!!他旁邊的是傑夫。雅各布森!!」

  弗雷德和傑夫在布里斯托爾可以說是家喻戶曉,伊塞亞。布爾梅耶卻從來沒有親眼見過兩人。聽阿方索這麼一介紹,伊塞亞立刻驚喜得不知怎麼說了。

  「弗雷德閣下,我還以為你回不了布里斯托爾了……」

  阿歷克斯已經開始聞到了一種血腥的氣味。

  一群亂世的豪傑圍坐在「雅典娜」的會議室裡,沉默的氣氛使人幾乎要發瘋了。

  阿方索終於忍不住了:「弗雷德,你怎麼不說話?」

  弗雷德慢慢地抬起頭,「康西耳王族還剩下什麼人了?」

  聽見這話,阿方索幾乎跳了起來。「弗雷德,你怎麼還想著那些沒用的王公貴族?」

  阿歷克斯看到伊塞亞的眼中也明顯流露出失望的神色。

  路易沉默了一會,說:「弗雷德,你知道萊卡親王已經自殺了,他死時沒有留下子嗣。貝拉克公爵父子也戰死了。而且……」

  「是啊。而且要不是愚蠢的貝拉克,我們當初何至於一敗塗地!」傑夫也用一種不高興的口氣說著。

  萊卡親王是被推翻的大康西耳王朝末代皇帝的孫子,當初弗雷德他們起義時擁立了萊卡為首領,可他是個懦弱無能的人,在弗雷德他們的起義失敗後自殺。

  貝拉克公爵是萊卡的叔父,他仗著自己的身份從弗雷德等人手裡奪取了軍事指揮權,結果剛愎自用的他在一次決定性的戰役中不聽弗雷德和傑夫的勸告,和自己的兒子一起戰死。弗雷德等人慘淡經營起來的軍隊也幾乎在那一次戰役中損失殆盡,這直接導致了弗雷德那次起義的失敗。

  對於這段歷史阿歷克斯瞭如指掌,所以見弗雷德又有意擁立康西耳的王族他也很吃驚和失望。阿歷克斯沒想到弗雷德這樣的人竟然還對那個昏聵的康西耳王朝如此忠誠。

  「弗雷德,如今和康西耳王族有關係的人只剩下萊卡親王的妹妹葆拉公主。她的丈夫阿杜米雷侯爵已經去世,她和她的兒子布裡安在聖伊尼隱居。」路易用毫無感情的聲音說道。

  「弗雷德,你不會推舉一個寡婦做我們的領袖吧?!」說話的是阿方索。

  「弗雷德,現在最合適的人選就是你了!你不要猶豫了,布里斯托爾人都會明白你不是為了自己,你是為了我們的國家!」傑夫耐心的解釋使阿歷克斯終於明白了弗雷德的心病。

  伊塞亞。布爾梅耶也終於說話了。「弗雷德,你應該汲取以前的教訓。如果你是真心為了布里斯托爾,就應該勇敢地挑起重擔。這麼猶豫不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弗雷德的作風!」

  「而且如果不是你來號召,馬瑟梅爾海盜和布里斯托爾人也不會忠心的!」

  阿方索接著勸說。

  阿歷克斯也感到弗雷德此刻的心裡鬥爭一定很激烈。「弗雷德,你應該知道現在只有勝利是最重要的!其他的東西都應該放下!即使你想再把布里斯托爾交給康西耳王族的後裔也應該是打敗納托之後。」

  「阿歷克斯!你……」阿方索怒目圓睜。

  「我……」阿歷克斯不知怎麼向這個急燥的海盜解釋。

  伊塞亞和路易見此明白了阿歷克斯的意思,兩人示意阿方索先冷靜下來。

  弗雷德終於明白了這些人都不想再和康西耳王族打交道。他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站起來說:「好!你們這些人就算是說服了我吧!」

  其他人立刻歡呼起來,阿方索和伊塞亞拍著桌子、吹著口哨和傑夫、阿歷克斯一起喊道:「弗雷德閣下萬歲!布里斯托爾的新領袖弗雷德萬歲!!」

  弗雷德微笑著對路易。范。古爾德說:「路易,不過你還是要把葆拉公主和她的兒子布裡安接來,我還是想見見他們。」

  太陽系國防軍的作戰部的一個房間裡,幾個軍官正焦躁地走來走去。

  這時,從裡面房間裡走出一個五十來歲的胖子,戴著醒目的上將軍銜。

  「部長閣下,布里斯托爾方面有那些惡棍的消息嗎?」一個三十多歲,中等個頭,微微有些禿頂的准將問。

  「比爾,執政府目前還沒有得到弗雷德一夥的消息。不過估計他們已經回到布里斯托爾了。」國防軍作戰部長戴維。塔林斯說。

  這時另一個年輕的准將突然說道:「為什麼當初要派紫羅蘭小組去追捕弗雷德?她們是女人,怎麼能是弗雷德那個惡棍的對手?!」說話的年輕人身材高大魁梧,長方形的臉上的濃眉和大眼睛表達了極大的憤怒。

  「約瑟夫,我理解你的心情。不過現在說這些已經晚了!」

  原來他就是年輕的國防軍太空特勤旅長,被俘的紫羅蘭小組副隊長琳達的未婚夫,約瑟夫。蘇拉准將。

  正在這時,一個女人的聲音在門外響起:「部長,我來了。」

  說著,門打開,一個年輕的女軍官走了進來。正是被約塞巴放走的紫羅蘭小組唯一倖存的桑德拉隊長。

  桑德拉穿著精神的軍服,頭髮梳得整整齊齊,臉上也恢復了原有的自信,全然不似當初在梅多維星上被弗雷德和赫爾人凌辱折磨時的狼狽和悲慘。但當初那段可怕的日子在桑德拉的心裡還是留下了十分深刻的烙印。

  看見桑德拉,約瑟夫。蘇拉立刻表情一變,用奇怪的語氣說道:「桑德拉隊長,歡迎你歷險歸來!梅多維上的經歷很曲折吧?」

  桑德拉的臉立刻紅了,顯然她和紫羅蘭小組其他姑娘的遭遇,如今已經傳開了。她吞吞吐吐地說:「約瑟夫,對不起,我沒能把琳達她們救出來!」

  「好了,約瑟夫!」部長制止了蘇拉的譏諷。

  蘇拉盯著桑德拉軍服下那成熟誘人的身體,心裡忽然搖動起來。他忽然有些羨慕弗雷德那些傢伙,他們能把這些國防軍裡最優秀的女人抓住,扒光了衣服隨意玩弄。雖然知道自己的身份不允許自己這麼做,可僅僅是想想就使蘇拉產生了一種犯罪的慾望。尤其是蘇拉現在不知為什麼,對桑德拉這個唯一脫險歸來的女軍官竟然有著強烈的佔有慾,也許是因為知道她曾經被那些罪犯姦淫而破壞了原來神聖的形象?或者是把她當成了琳達的替身?

  蘇拉使勁把自己的拳頭砸在桌子上,來自手上的疼痛使他能夠把分散的注意力集中回來,蘇拉准將畢竟是一個優秀的軍人而不是無法無天的匪徒,他不允許自己再胡思亂想。

  他的舉動把其他人嚇了一跳。

  「約瑟夫,你沒事吧?」他的副手比爾。德魯格關心地問。

  「沒關係!部長,讓我去布里斯托爾把那些惡棍消滅了吧!」

  「約瑟夫,我找你來就是這個意思!納托保民官那裡也需要人協助。」

  說到納托,約瑟夫和比爾都不屑地撇了撇嘴。在國防軍裡,納托的名字和愚蠢是劃了等號的。

  正在這時,門又被推開。一個一身便裝的東方女孩輕鬆地走進來。她烏黑的頭髮在腦後梳著一個馬尾辮,鴨蛋形的臉上兩隻彎彎的眼睛隨時充滿著笑意,十分苗條的身材使原本中等的個頭顯得高了許多。

  「部長,您找我來有什麼事嗎?」

  看見這個女孩,約瑟夫和比爾都不約而同地問部長:「部長,您是要卓凝和我們一起去布里斯托爾?」

  這個叫「卓凝」的女孩扭頭看見約瑟夫,笑著說:「蘇拉准將,您是不喜歡帶我一起去嗎?」

  「不,不!我怎麼會不希望帶可愛的卓晴一起去呢?」

  這個卓凝雖然只有十九歲,可在國防軍裡已經是一個很出名的人物了。她其實不是軍人,但這個有特異功能的中國女孩近幾年幫助國防軍出色地完成了好幾項任務,名氣很大。別看她外表纖弱,但一身中國功夫卻十分厲害。

  「約瑟夫,這次你和比爾帶上你的特勤旅,和桑德拉、卓凝一起去布里斯托爾!務必將弗雷德一夥徹底消滅!」

  「弗雷德,葆拉公主殿下和布裡安。阿杜米雷公爵來了!」

  正和傑夫、阿方索、阿歷克斯和伊塞亞一起商量著事情的弗雷德聽見路易的話,趕緊來到門口。

  一個四十歲上下、十分高貴文雅的夫人和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已經走了進來,他們就是康西耳王族最後的宗裔,葆拉公主和她的兒子布裡安。

  「你好,弗雷德!」

  「公主殿下,把您請來實在有些冒昧!」

  弗雷德恭敬地將公主母子請到座位上。

  房間裡的人都將注意力集中到葆拉公主和年輕的阿杜米雷公爵身上。

  公主從外表上就能看出是一個出身高貴、受過良好教育的貴夫人,儘管已經四十多了,但因為保養得好,所以外表仍很年輕。公主的氣質極好,並沒有因為見到這麼多陌生人而有什麼不安,仍十分平靜地看著這些似乎有些敵意的人們。

  年輕的布裡安則使大家吃了一驚。雖然這裡的所有人都算是見過世面的,可他們還從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年輕人,氣質文靜的布裡安的相貌就像一個女孩子一樣清秀,五官沒有一點缺陷,身材挺拔勻稱,整個人就像希臘神話中的阿波羅一樣英俊高貴。

  「布裡安,幾年沒見已經成了一個大人了!」弗雷德微笑著說。

  「弗雷德閣下,再次見到您,我太高興了!您有什麼事情就吩咐吧?」

  「這……」弗雷德有些遲疑。

  「弗雷德,你不要猶豫了!剛才在路上路易已經都告訴我們了。」葆拉公主平靜地說。

  弗雷德看著路易不知該怎麼辦。不過路易先說了也好,畢竟要弗雷德親口說出來是很尷尬的。

  「弗雷德閣下,我和母親對您的志向十分欽佩!康西耳王朝成為了歷史這已經是事實,我們現在只是普通的布里斯托爾人,和您一樣,除了對自由和尊嚴的期盼之外沒有其他任何個人的野心。所以,弗雷德閣下,請您不要再有顧慮,您做的一切都是正確的。而且,我請求您能夠讓我加入你們!」

  年輕的公爵這一席話使所有人都驚訝起來,弗雷德驚奇地看著布裡安。他英俊的臉上在說話時神態十分安詳,沒有一絲勉強和做作。

  阿方索和伊塞亞也驚奇地互相看著,他倆沒想到公主和她的兒子這麼爽快地支持了弗雷德。

  「布裡安,好樣的!」傑夫首先站了起來。

  「弗雷德,讓布裡安跟我在一起吧!我會教給他怎麼像一個真正的勇士一樣打仗!」

  如釋重負的弗雷德看著傑夫,又回頭看看布裡安真誠的眼睛。

  「好!傑夫,你要照顧好阿杜米雷公爵!」

  「弗雷德閣下,不要再叫我阿杜米雷公爵。您就叫我布裡安吧!」

  「布裡安,你真的要和那些海盜一起去打仗嗎?」

  「媽媽,您放心吧!我不是小孩子了,您難道不希望我成為一個偉大的戰士嗎?」

  「可、可你沒注意他們對我們並沒有那麼友好嗎?」

  「沒關係,媽媽。如果換了您,不也會有戒心嗎?我想只要我們真心地對待他們,他們也會真正改變對我的看法的。我要讓所有人都看到,布裡安。阿杜米雷不是一個毫無用處的紈胯子弟,是真正的男子漢!」

  「……」

  「媽媽,你不會是還想要恢復康西耳王室的王權吧?算了吧,您應該看到,王權的時代已經一去不返了,弗雷德他們才是布里斯托爾真正的希望所在。」

  母子倆的談話被一個人的走進來打斷了,進來的是一個瘦高的中年人。

  「叔叔,您回來了!」

  米歇爾。阿杜米雷嚴肅地看著布裡安。

  「布裡安,你今天見到弗雷德他們了?」

  「是啊,我已經把我的想法都和他們說了。而且,我馬上就要加入到他們中間了!」

  「布裡安,你太單純了!你這麼做,就等於是徹底把康西耳王室的光榮斷送了!而且,那些野心勃勃的傢伙不會信任你的,你和他們在一起太危險了!」

  「行了,叔叔!你總是用懷疑的目光看所有人!什麼康西耳王室的光榮?我真的不願意被人知道是王族的後裔,現在這已經不是什麼光榮的事了。我只想真正為布里斯托爾做些有益的事情。」

  「布裡安,你畢竟是出身高貴的人,和那些海盜不是一路人。你的一生注定要打上皇族的烙印,這是無論如何不能逃避的。」

  「還有,布裡安,你別怪我多心。我總覺得傑夫。雅各布森不是真心想讓你和他在一起!他似乎是為了監視你方便!」

  「叔叔,媽媽,你們都別說了。我想休息了,晚安!」

  年輕的公爵有些生氣地離開了房間。

  「米歇爾,這個孩子真讓我擔心!」

  「公主殿下,布裡安真的是長大了!看來,我們不能再像對待小孩那樣對他了!」

  「他好像完全被弗雷德他們迷住了。」

  「這正是我最擔心的地方,他開始感情用事了!」

  弗雷德和他的同伴們正在開會。

  「阿方索,馬瑟梅爾海盜已經全部聯絡好了嗎?」

  「傑夫,基本上都同意加入我們了!伊塞亞,你那裡怎麼樣?」

  伊塞亞臉上精神的小鬍子立刻耷拉下來。

  「實在抱歉!我那裡還差一點。」

  阿方索立刻瞪了他這個好朋友一眼。

  路易。范。古爾德馬上接著說:「伊塞亞,是不是尼克船長那裡有問題?」

  尼克。莫斯塔是馬瑟梅爾海盜裡最有勢力的一夥,他是一個頑固而粗魯的老頭,對他的情況大家已經有了瞭解,所以對伊塞亞的麻煩大家早有心理準備。

  「那麼,伊塞亞,尼克究竟是什麼意思?」弗雷德輕輕問了一句。

  「弗雷德,他還是不太信任我們!」

  「伊塞亞,你能不能把他請來?我親自和他談談!」

  「弗雷德,沒問題!其實尼克還是很想見你的,這個固執的老頭不過是怕你把他的家當都揮霍了而已。」

  「弗雷德,你想好了明天怎麼和尼克談判了嗎?」

  弗雷德正在窗戶前望著漫天星斗。

  「路易,你莫非有什麼好主意?」

  「弗雷德,那個莫斯塔船長其實很好對付!他有一個最大的弱點:好色!」

  弗雷德的眼睛立刻亮了,有弱點的人就容易說服。好色幾乎是所有男人的通病,他似乎知道該如何做了。

  路易見弗雷德轉過身來,他厚厚的眼鏡片後面的眼睛開始發光。

  「弗雷德,那三個女人你準備怎麼處理?把她們一直留在這裡做我們的玩物嗎?」

  自從弗雷德落腳於馬瑟梅爾以後,琳達、茱麗亞和橋本洋子就被監禁在海盜的基地裡,成了隨時供馬瑟梅爾海盜淫樂的女奴隸。

  「當然不!那幾個娘們我早就玩夠了!而且,女人也不是我追求的目標!」

  弗雷德停了停。

  「路易,如果用女人能夠說服尼克。莫斯塔,那就把她們都交給他好了!」

  「不,弗雷德。給老尼克一個女人就足夠了!你不要小看了這三個女人,美麗的女人有時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留下兩個女奴隸,我還有用處。」

  弗雷德忽然產生了興趣。

  「路易,你還要幹什麼?」

  路易故做神秘地笑著,「弗雷德,現在還不是時候,到時你就明白了!」

  尼克。莫斯塔是一個身材高大的魁梧老頭,滿臉的皺紋說明了他所經歷的滄桑。

  見到大名鼎鼎的弗雷德,莫斯塔船長也變得很有禮貌,畢竟他也是布里斯托爾人,對傳奇般的弗雷德至少是充滿敬重。

  勸說一個像莫斯塔這樣的沒受過什麼教育的粗人其實也很簡單,只要他對你有這麼一分敬重,再加上像路易這麼能言善辯的幫手。

  尼克。莫斯塔已經和弗雷德、傑夫融洽得像一家人一樣,他完全同意支持弗雷德他們的起義,前提是他的艦隊還要由他自己指揮。

  所有的雷龍首領都陪著尼克坐在一起,不過引起阿歷克斯注意的卻是和尼克一起來的一個年輕人。他身材結實粗壯,個頭不高,但兩隻眼睛卻十分有神,射出的目光會使人不寒而慄。

  阿歷克斯小聲問旁邊的伊塞亞:「伊塞亞,這個人是誰?」

  「哦,他是老尼克的助手,叫塞巴斯蒂安。赫斯利。他是個很好鬥而且很精明的傢伙。」

  阿歷克斯微笑著朝塞巴斯蒂安走去。

  「你好,我叫阿歷克斯。霍克。」

  「我叫塞巴斯蒂安,很高興認識你。」他的語氣和眼神一樣寒冷,但卻沒有使阿歷克斯感到不舒服,反而覺得這個年輕人很有趣。

  不過阿歷克斯感到和這個傢伙似乎不會有什麼愉快的交談,塞巴斯蒂安顯然不是個愛說話的人。阿歷克斯只是看著他,聳聳肩笑了一下,轉身走了回來。

  「伊塞亞,這個傢伙好酷啊!」

  「阿歷克斯,他能和你說話已經很看得起你了。上次阿方索就因為塞巴斯蒂安不理他,幾乎動起手來。所以這次讓我去找莫斯塔船長聯絡。」

  莫斯塔船長這時的聲音忽然大了起來。

  「弗雷德,我們已經是朋友了!你不用這麼客氣,還要送給我什麼女人?」

  他大聲說著,拍了拍弗雷德的肩膀,但眼睛裡明顯流露出慾望。

  「莫斯塔船長,這只是我們初次見面的一點小意思,您不要客氣!」

  「哈哈哈,那我就不客氣了?!」弗雷德站起來,拉著莫斯塔朝外面走。

  「來,莫斯塔船長!請你挑選一下貨色吧?」

  其他人跟著往外走。

  「伊塞亞,你猜這個傢伙會挑哪個女人呢?」

  「阿歷克斯,老尼克這個傢伙肯定會想把她們都帶走的。不過,如果是我,我會選那個叫琳達的紅頭髮姑娘,她年輕、氣質不凡,還很倔強。這樣的女人操起來才過癮!」

  「哈哈,伊塞亞,你果然像個花花公子。」

  一群人來到旁邊的一所房子。自從琳達她們被監禁在這裡以後,這個房子就成了馬瑟梅爾海盜的臨時妓院,三個失去自由的女軍官成了供海盜發洩和凌虐的女奴隸。

  走進房子,一股潮濕的氣味就迎面而來,這是因為這裡經常發生殘忍的對女奴隸的虐待,經常需要用水清洗地面上的穢跡的緣故。三個女人本來是分開監禁的,但現在已經被帶到了一起,等待莫斯塔船長的挑選。

  一走進房間,莫斯塔船長的眼睛就直了。

  琳達、茱麗亞和洋子已經在裡面了。三個悲慘的女奴隸全身赤裸地站在房間中央,雙手被銬在背後,等待著挑選。

  在莫斯塔到來之前,路易已經囑咐海盜給三個女人的身體清洗乾淨,但從琳達她們美麗的身體上還是能夠看到一些被鞭打和虐待留下的傷痕。由於頻繁的性交,三個女人的肉體充滿了異樣的光澤。

  琳達她們知道面臨的命運,被迫赤身裸體站立著等待被挑選,使她們感到更加悲哀和羞恥,所以她們都羞辱地低著頭。

  莫斯塔看著三個裸體的美女,眼睛裡發出貪婪的目光。他慢慢地走近琳達她們,伸出手在三個女人身體上挨個摸了起來。

  三個女奴隸的皮膚細膩,身體豐滿而有彈性,乳房和屁股飽滿結實,雙腿勻稱,個個都是絕色美女。尤其是琳達和茱麗亞,軍人出身的她倆身材尤其出色,渾身沒有一點贅肉,雖然沒穿內衣,但豐滿的乳房和屁股一點也不下墜。而女博士則另有一種東方美女的韻味。

  弗雷德他們看著莫斯塔貪婪的樣子,心裡好笑極了。

  莫斯塔左右為難,他猶豫了半天,終於指著琳達說:「弗雷德,我就要這個娘們吧!」

  阿歷克斯立刻小聲的對伊塞亞說:「伊塞亞,沒想到這個傢伙的眼力和你一樣?!」

  伊塞亞則似乎有些遺憾:「可惜了。」

  弗雷德揮揮手:「把這個娘們送到莫斯塔船長的戰艦上!」

  立刻有兩個海盜來拉琳達,推著光著身子的紅髮女郎就往外走。

  「琳達……」

  見琳達就要被帶走,還不知能不能再見面,一起受了這麼長時間折磨和凌辱的茱麗亞和洋子都抬起頭叫了起來。

  琳達裸露著的身體微微發抖,看到莫斯塔貪婪的樣子,她知道自己這一去可能要受到更加殘酷的凌辱,但此時的自己已經完全失去自由。她回頭默默地看了茱麗亞和洋子一眼,被兩個海盜推搡了出去。

  莫斯塔船長似乎已經沉不住氣了,他匆匆與弗雷德等人道別後,帶著他沉默寡言的助手上了自己的戰艦。

  在他的身後,弗雷德喃喃自語:「尼克船長,你把最扎人的一朵花摘走了。你可要小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