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亂的星系:004.第四章 ◆ 血戰拉森


第四章 ◆ 血戰拉森

  藍地紅色火焰旗在拉森要塞上空獵獵飄揚,整個要塞就像一個巨大無比的怪獸一樣,陰森而安靜地趴在被炮火燒焦了的土地上。

  要塞的裡面,三萬名馬瑟梅爾同盟的陸戰隊員正緊張地忙碌著。一邊修理排放著被傑夫。雅各布森艦隊的奇襲毀壞了的要塞武裝,一邊將運輸來的液態鑭晶小心地運進庫房。

  布裡安。阿杜米雷一身筆挺的軍服,站在要塞空曠的指揮塔內,看著正往庫房裡運輸鑭晶士兵,心裡莫名地泛起一陣興奮:拉森要塞裡那些威力恐怖的超級射線炮竟然因為沒有足夠的能量支持,在傑夫奇襲時成了一堆廢鐵!不知道這應該算是傑夫的幸運,還是證明了敵人的愚蠢?

  想到自己有可能即將面對的苦戰,布裡安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能有傑夫一樣的好運?敵人也許不會真的來這裡吧?如果這樣即使自己失去了一次立功的機會也無所謂,畢竟戰爭的殘酷和多變是年輕的布裡安還無法立刻適應的。

  布裡安想著想著,竟然有些害怕起來。是自己太衝動了?也許應該只提出建議,而不必非要堅持親自來這裡吧?如果自己真的就這麼戰死在這裡,那麼母親該多傷心呀!

  臨行前母親葆拉公主和米歇爾叔叔說的話又迴響在布裡安耳邊:「布裡安,你聽叔叔一句!弗雷德他們是利用你!你就算戰死在拉森他們也不會有任何惋惜,只會讓你的母親傷心而已!」

  「布裡安,你一定要小心。如果實在不行了可別硬撐著,能保住性命是最重要的!記住啊!」

  「媽媽,你說的是什麼呀?!我是指揮官,怎麼能臨陣脫逃呢?」

  「可是……」

  「好了,公主殿下,布裡安會平安回來的!記住,布裡安!你現在是康西耳王室唯一的血脈了,一定不能不明不白地死在那裡!!」

  布裡安心裡暗想:自己的確不能不明不白地死在那裡,可如果在戰爭裡不想死就能不死的話,那麼也就不會有那麼多諸如「血腥」、「殘酷」等等用來形容戰爭的字眼了!

  憂鬱的年輕提督忽然笑了,他狠狠擰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心裡暗暗想:「自古以來恐怕沒有哪個名將在大戰以前就先想到死,還有就是自己的母親吧?」

  布裡安看著指揮塔下正在搬運鑭晶的戰士,忽然想起了什麼,趕緊對身邊的一個軍官說:「你!去通知軍需官:保留一部分鑭晶!另外,把拉森要塞的自毀裝置打開,把保留的鑭晶用來給要塞自毀系統提供能源!」

  那個軍官立刻楞了,看著布裡安英俊的臉上那堅決的神情,知道這個年輕人不是在開玩笑,趕緊下去通知。

  目送著傳令的軍官跑出指揮塔,布裡安長長地出了口氣。他忽然因為自己做出了這個決定而覺得輕鬆了下來,終於可以安心地等待預料中的敵人到來了!

  一支由幾千艘戰艦和補給艦組成的威武浩大的艦隊正行駛在布里斯托爾星系裡,這就是由剛剛晉陞為少將的約瑟夫。蘇拉指揮的國防軍遠征軍。

  「由一頭蠢豬和一個殺人狂所組成的搭檔,真是妙極了!能把所有的事都搞糟!!」

  約瑟夫。蘇拉站在布里斯托爾星系的星圖前,眼看著變藍的星球越來越多,那表示著被馬瑟梅爾同盟軍佔領的星球。他一邊搖著頭,一邊咬牙切齒地笑了出來。

  「但願我們還能趕得上最後的晚餐?!」蘇拉的副手比爾。德魯格接著說。

  「哼,這頓晚餐得由我做給弗雷德吃!不能再讓那些惡棍和海盜以為我們國防軍都是像納托和庫特裡斯一樣的廢物!」

  「蘇拉提督,庫特裡斯中將並非您想像的那樣無用吧?」女軍官桑德拉突然說話了。

  「他能很快決定退守到佩塔魯尼要塞,並以那裡為中心構築防線,說明庫特裡斯至少不是您說的廢物!」

  桑德拉對蘇拉如此藐視自己的盟軍有些不滿,她感到蘇拉固然是很優秀的提督,但如此目中無人似乎有些不妥。

  蘇拉緩緩地轉過頭,用一種陰沉的目光盯著桑德拉:「當縮頭烏龜誰不會?」

  「你、……」桑德拉被蘇拉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舒服,更為他的狂妄而惱火。

  她一跺腳,轉身走了出去。

  蘇拉依然用那種奇怪的目光看著桑德拉走出房間,喃喃自語:「胸大沒腦的女人!難怪會替庫特裡斯那個老粗說話!?」

  他有些無奈地搖搖頭。蘇拉自從和桑德拉一起出發以來,每次看見這個美麗的女軍官時總會有一種奇怪的幻覺,總好像看見了桑德拉赤身裸體地捆住手腳趴在地上、被雷龍的暴徒抱著豐滿的屁股從後面凌辱著。他的理智告訴自己,不要因為琳達的事而遷怒於桑德拉,但蘇拉還是時常被這種可怕的幻覺折磨著,所以他寧願看不見桑德拉反而會舒服一些。蘇拉又回到巨大的星圖前,凝神觀看著那些已經變成藍色的星球。

  「我們是要去佩塔魯尼嗎?」他指著星圖,頭也沒回問著。

  「當然!」比爾知道他年輕的長官肯定有了新的計劃,否則不會如此明知故問。

  「不!比爾,我可不想去佩塔魯尼和納托他們一起做縮頭烏龜!!」蘇拉回過頭,藍灰色的眼睛開始放光。

  「你過來!比爾,這才是我們的第一個目的地!」比爾走近星圖。

  蘇拉得意地指著一個藍色的星球:「這裡!拉--森!」

  「提督!阿歷克斯。霍克閣下要和您講話!」

  正在自己的艦倉裡悠閑地看著小說的伊塞亞。布爾梅耶聽見傳令軍官在門外說話,自言自語道:「一定又是和那個小公爵有關係?」他不慌不忙地起來,走進了通訊室。

  屏幕上是正是馬瑟梅爾同盟軍的首席情報官阿歷克斯,他顯得有些憂鬱,平日總是掛在臉上的春風般的笑容已經無影無蹤。

  自從得知布裡安帶領著陸戰隊去了拉森要塞,阿歷克斯就產生了一種擔心。

  他知道布裡安的判斷是很有道理的,因為他太瞭解敵軍的指揮官蘇拉了。

  蘇拉是一個情緒外露的人,喜歡出風頭而且從不掩飾自己的喜怒與驕傲。但這些並不會妨礙他敏銳的判斷和理智的思考,在這方面蘇拉的能力令同樣自負的阿歷克斯也十分佩服。阿歷克斯以前就與同事說過,蘇拉是國防軍中少數幾個絕對有資格狂妄和傲慢的軍官。

  阿歷克斯知道以蘇拉的個性,他極有可能不會甘心就這麼老實地去到佩塔魯尼,和納托及庫特裡斯一起組織防禦戰。蘇拉一定會找機會露一手,以顯示自己的不凡來鎮住他一貫看不起的納托等人,而目前空虛的拉森要塞因其重要的戰略價值很可能成為敏銳的蘇拉的攻擊目標。

  阿歷克斯原以為憑馬瑟梅爾同盟目前的實力,暫時放棄拉森要塞是不得已的選擇,所以他也就沒有提出防禦拉森的計劃。可沒想到年少衝動的布裡安卻提出了防禦拉森的建議,並親自去執行這個在阿歷克斯眼力是絕路一條的任務。

  和阿方索、伊塞亞他們不同,阿歷克斯從見到布裡安開始,就對這個年輕而又單純的公爵產生了好感。也許是因為布裡安和自己一樣,對馬瑟梅爾同盟裡其他人來說屬於外人。阿歷克斯已經隱隱感到,阿方索他們對年輕的布裡安的態度似乎不是那麼友好。所以當他剛剛得知蘇拉指揮的龐大艦隊突然改變了航向,朝著拉森撲去時,阿歷克斯的心立刻懸了起來,他真的擔心伊塞亞會對布裡安的危險處境視而不顧,借蘇拉之手置布裡安於死地。

  阿歷克斯幾乎沒有考慮,就命令通訊官接同與伊塞亞艦隊的聯絡,他下決心要說服伊塞亞,救阿杜米雷公爵於水火。

  看見伊塞亞還是那麼一副漫不經心的表情,阿歷克斯強壓著焦急搶先說道:「伊塞亞,蘇拉的艦隊已經朝著拉森要塞駛去了!!!」

  「呵呵,果然被那個金髮小子料中了!看來他還真有些本事呢!」伊塞亞瞇起眼睛笑了起來。

  阿歷克斯更加焦急,如果不是只能通過屏幕聯絡,他真想過去抓住伊塞亞的衣領來說話。

  「伊塞亞,你必須加快速度趕往拉森!不能眼看著要塞落入蘇拉的手裡!」

  「阿歷克斯,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沉不住氣了?」

  伊塞亞見阿歷克斯幾乎有些氣急敗壞了,心裡暗暗好笑。

  「傑夫已經通知過我了,我安頓好托勒司提那裡就立刻出發前往拉森,不會落在國防軍後面的!」

  阿歷克斯見伊塞亞的表情變得嚴肅了一些,稍微放了點心。但他還是摸不準這個像花花公子似的提督到底是什麼打算。

  「伊塞亞,蘇拉的艦隊速度比你要快!你可有絕對把握趕在他之前到達拉森嗎?」

  「老實說,沒有!」伊塞亞收斂起笑容說道。

  「那、那布裡安和要塞就危險了!」

  「阿歷克斯,你一定是在擔心我置那個阿杜米雷公爵於不顧,想看著他送命吧?」

  被伊塞亞一下說穿心事,阿歷克斯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伊塞亞又笑了起來:「哈哈,怎麼樣?足智多謀的阿歷克斯的心事一下就被我說中了!」

  伊塞亞悠閑地坐下來,不緊不慢地接著說:「阿歷克斯,你放心吧!我伊塞亞還不是那麼不知輕重緩急的人!不錯,我是不怎麼喜歡那個漂亮的金髮小子,可我還不至於愚蠢到拿同盟的戰略要地來開玩笑!阿歷克斯,你還是趕緊去通知那個布裡安去佈置防禦吧,這樣我萬一趕不到蘇拉的前面他也能支撐一陣!而我你可以放心,我拿我伊塞亞的生命保證,一定會全力支援布裡安的!!」

  阿歷克斯看著伊塞亞一本正經地說出這番話,心裡突然感到了一種內疚。也許是因為自己過分的憂慮,誤解了伊塞亞的緣故吧?

  「謝謝你,伊塞亞!那麼一切就全拜託你了!!」

  「哈哈,阿歷克斯,你太客氣了!不過這幸虧是我,如果換成了阿方索,那可愛的阿杜米雷公爵可就真的要倒霉嘍!?」

  阿杜米雷公爵現在已經感覺自己有些倒霉了,在通訊室與阿歷克斯通話後,返回指揮大廳的路上竟然會沒有看見一扇透明的玻璃門,一頭紮了進去。

  現在被笨手笨腳的布裡安弄響的警鈴已經停了下來,而年輕的提督本人則正坐在椅子上,接受著隨軍護士的包紮,漂亮的金髮被推上去,額頭上包上了一圈紗布。

  看著護士小姐似笑非笑的表情,布裡安只有一臉苦笑,知道自己苦心營造的大將風度已經被撞得蹤影皆無。

  雖然已經做了很多準備,可當聽到阿歷克斯通知說蘇拉艦隊已經朝要塞進發時,布裡安還是免不了一陣慌亂。走出通訊室時不知心裡在想什麼,竟然會撞到玻璃門上?

  布裡安已經在心裡告訴過自己無數次了,作為指揮官一定要鎮定、鎮定,可還是做出了這麼丟臉的舉動。雖然當時在場的人都對這個意外沒有什麼特殊的表示,可布裡安還是注意到有兩個年長的軍官似乎轉過身在偷笑。

  「謝謝您。」布裡安有禮貌地對包紮完自己傷口的護士小姐說著。

  在別人沒注意時,布裡安很惱火地捶打了一下自己惹禍的腦袋。

  還好,至少還沒緊張到雙腿發抖的程度。布裡安深深地呼吸著,盡量放鬆自己。「看來,以前書裡說的是有道理的:『最可怕的不是死,而是等待死亡的過程』。」布裡安心裡嘀咕著:「其實還應該加上一句:『比等死更可怕的是在生與死之間的選擇』?」

  金髮的公爵長長地伸了伸懶腰,站了起來。

  「傳令官!通知所有人:按照原定部署進入臨戰警戒狀態!降下要塞上的旗幟,所有人進入要塞內部!」

  「等等,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啟動要塞火力!!」

  「蘇拉閣下,為什麼不與總部聯繫就改變原來的計劃,而轉向拉森要塞?」

  在約瑟夫。蘇拉的旗艦「貝裡塔」號上,作戰會議正在蘇拉的主持下召開。

  面對著愚鈍的部下的提問,約瑟夫顯然感到惱火。

  他用手裡的原子筆焦躁地敲打著桌面,不耐煩地轉向坐在旁邊的副手比爾。

  德魯格。

  比爾知道他急性子的長官要發作了,趕緊說道:「諸位,現在大家應該對拉森要塞的戰略意義沒有疑問了吧?我們這次突然的轉向進攻要塞,雖然會使總部和執政府感到突然,但更重要的是能夠令馬瑟梅爾叛軍措手不及!兵貴神速和機不可失的道理難道大家也忘了嗎?」

  他清了清嗓子,看約瑟夫的表情顯然對自己的解釋很滿意,於是來了精神。

  「而且,我們已經得到可靠情報:偷襲拉森要塞的叛軍提督傑夫。雅各布森已經回到了馬瑟梅爾,現在的要塞對我們來說是唾手可得!」

  在座的將領聽見這個消息立刻在底下交頭接耳起來,有些人似乎已經面露喜色,顯然雅各布森至少對一部分人是很有震懾力的名字。

  但比爾忽然發現約瑟夫的臉上閃過一絲怒色,立刻意識到自己畫蛇添足了。

  的確,按照他的說法,好像蘇拉就是趁著雅各布森不在才敢對拉森要塞下手的,當著這麼對將領的面,這肯定會使驕傲的約瑟夫感到不快。

  他表情尷尬地看著蘇拉,不知道怎麼說下去了。

  「真是遺憾,不能將傑夫。雅各布森那個魔鬼消滅在拉森!」桑德拉忽然冒出一句。

  一聽到傑夫。雅各布森這個名字,就讓桑德拉不由自主地想起在梅多維星球的那段不堪回首的屈辱回憶,她恨得緊緊攥著拳頭。

  但桑德拉的話正好讓比爾找到了台階,他趕緊接著說:「桑德拉小姐,這不要緊!我們既然已經到了布里斯托爾,遲早會與雅各布森正面交鋒的!是不是,約瑟夫?」

  「哼,那是當然!我要親手把絞索套在奧斯赫洛姆和雅各布森的脖子上!」

  約瑟夫。蘇拉咬牙切齒地說著。

  「約瑟夫,那你準備怎麼安排進攻呢?我們那些運輸後勤補給和備用武裝的運輸艦怎麼辦?」桑德拉問著。

  「比爾,你負責指揮小型戰艦和運輸艦隊在外圍警戒!桑德拉,你指揮陸戰隊和我率領的重型戰艦一起進攻要塞!卓凝,你就和我、還有桑德拉一起吧!」

  一直坐在一旁默不做聲的少女卓凝聽了約瑟夫的安排,立刻興奮得笑著說:「好啊,約瑟夫!我早就想見識一下那些什麼雷龍的惡棍、還有馬瑟梅爾海盜,是不是真的那麼厲害?」

  比爾突然眨眨眼睛,冒出一句:「卓凝,那些傢伙有多厲害,你問問桑德拉小姐就知道嘍?」

  桑德拉立刻俏臉漲紅,狠狠地瞪了比爾一眼!有些已經聽明白比爾的意思的軍官們則個個表情古怪地捂著嘴,幾乎要笑了出來。

  「奇怪呀?難道叛軍已經逃走了嗎?」

  約瑟夫在旗艦上通過巨大的監視器,注意到龐大的拉森要塞好像是一座空城似的,當他那些可怕的巨型戰艦已經下降到離地面近千米,好像一團烏雲一樣籠罩在要塞頭上時,要塞裡仍然一片死一般的寂靜。

  他不停地用懷疑的目光掃視著牆上的星圖和對面的監視器,叛軍出乎意料的沉默使蘇拉嗅到了一股莫名的恐怖。表面狂傲的蘇拉其實在作戰中十分謹慎,目前的情形使他不得不重新審視一下自己原定的作戰計劃。

  按照蘇拉的計劃,敵人應該已經開始用要塞火力進攻自己的艦隊,蘇拉將動用自己帶來的那些火力驚人的「聖馬可」戰艦與敵軍進行空對地的交戰。蘇拉對自己的艦隊的實力深信不疑,即使是與火力強大的要塞地面武裝交火也不會落入下風。同時蘇拉還將利用戰艦的火力,掩護將自己數量不算太多的陸戰隊投入地面,對要塞進行強攻。

  蘇拉的遠征軍因為原本沒有進行直接作戰的計劃,所以雖然艦隊龐大,但帶來的陸戰隊卻相對較少,只有不到五萬人。但蘇拉對自己的軍隊質量很有信心,認為攻佔一座拉森要塞是沒有問題的。

  可是現在叛軍眼看著龐大的艦隊幾乎要降落到自己頭上,卻毫無動靜?蘇拉甚至閃過一絲懷疑:該不會叛軍此刻在要塞裡也沒有足夠的鑭晶補給?

  蘇拉搖著頭,他實在不敢相信自己也會有如此好運,而且他也不相信他那些危險的對手如弗雷德、傑夫還有叛徒阿歷克斯會像納托那樣的愚蠢,丟給自己一個毫無防備的要塞。

  他也不相信此時的拉森要塞裡會是空無一人,因為馬瑟梅爾海盜決不是貪生怕死之輩,況且此時的拉森要塞那巨大無比的防禦外罩已經合攏,就好像一隻烏龜把整個身體都縮進了殼中。

  和布里斯托爾星系著名的佩塔魯尼要塞不同,拉森是一座防禦型要塞。佩塔魯尼處在通往布里斯托爾星系中心地帶的咽喉要地,它的火力和規模都是首屈一指的。如果佩塔魯尼要塞啟動,它恐怖的威力將完全把布里斯托爾星系的主航道徹底分割開。而拉森要塞則是一座以防禦為主的要塞,它當初建立的目的是為了抵禦外部的入侵,在布里斯托爾星系的邊緣,建立一個集中兵力和後勤補給的基地。地理位置也決定了拉森要塞不必擁有佩塔魯尼那樣的無雙火力,但它較小的規模和防禦為主的目的使建設者為它設計了一個獨特的防禦外罩,可以極大地抵消來自外部、主要是空中的攻擊。

  正因為拉森是一個能夠有效地集中軍力的基地,所以弗雷德和傑夫才決定必須把這顆插在馬瑟梅爾同盟身邊的釘子拔掉。也正因為這樣,蘇拉才對納托將這麼一個易守難攻的要塞愚蠢地丟棄而憤怒異常,所以他決定趁馬瑟梅爾同盟在沒有十足防備的情況下奪回拉森!

  「約瑟夫,還猶豫什麼?既然敵人不動手,我們還不趕緊登陸??」卓凝在一旁已經摩拳擦掌,躍躍欲試了。

  約瑟夫回頭看著滿臉興奮的中國少女,又看看站在一邊冷眼看著自己的桑德拉。

  桑德拉此時的表情雖然嚴肅,但眉宇間卻讓有些焦躁的約瑟夫看出了一絲嘲諷。桑德拉本來就不是很贊成約瑟夫這種突然出擊,她認為叛軍雖然準備不足,但蘇拉艦隊經過長途航行也已經十分疲憊,況且原本就沒有做直接投入戰鬥所必須的物質和人員準備。桑德拉在心裡對蘇拉這種賭博式的攻擊很不以為然。

  蘇拉看著桑德拉,心裡升起一股無名之火。

  「傳令官!傳我的命令:戰艦停機在目前的高度,登陸艦從四面一起開始登陸行動!」他說完,又走回監視器前。

  看著安寧得可怕的巨大要塞,約瑟夫喃喃地說道:「到底裡面有些什麼呢?」

  此刻年輕的提督布裡安的心情也和他自負的對手一樣忐忑。儘管目前的形勢是敵明我暗,但看到那些烏雲一樣壓在頭頂的戰艦,英俊的公爵還是不免感到一陣緊張。

  布裡安在聚精會神地盯著監視器,密密麻麻的巨型「聖馬可」戰艦懸浮在空中,而那些好像鱷魚似的「羅曼」型登陸艦則逐漸脫離了艦隊編組,開始陸續減速、做登陸準備。

  布裡安心裡一陣猛跳,雙手情不自禁地哆嗦起來。敵人到目前為止的每一步行動都和年輕的公爵預計得一模一樣!他開始感到嗓子發乾,雙腿也彷彿痙攣了似的,布裡安實在有點控制不住自己,走回椅子上坐了下來。

  此刻布裡安的心情就好像一個聽話的少年第一次躲開父母,偷偷在自己的房間裡看成人圖畫一樣,那種興奮和緊張是金髮的年輕提督從未體會過的。

  他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那些登陸艦,眼看著它們降落在自己要塞的周圍,張開了鱷魚般的大嘴,全副武裝的國防軍陸戰隊踏上了這片即將令他們血肉飛揚的焦土!!!

  「傳、傳令官!」布裡安控制不住自己的聲音,竟然有些發抖。

  「是!提督!」

  「傳令:開火!!」

  令所有人,包括陸戰隊員和空中的約瑟夫在內心驚膽寒的一幕出現了:那原本像沉睡中怪獸一樣靜靜地趴在地面上的了拉森要塞剎那間露出了猙獰的面目!從要塞巨大的防禦外罩的底部距地面那不足兩米的縫隙裡突然伸出了無數淡青色的粗大炮口!!

  「天哪!那、那、那不是超級射線炮嗎!?怎麼會在那裡??!」旗艦上的桑德拉不禁驚呼起來。

  「該死的!!竟然把射線炮給拆下來了!!!」

  約瑟夫猛然間明白了叛軍險惡的用心:他們之所以在自己艦隊黑雲壓城之際仍然禁閉著防禦外罩而毫無動靜,並不全是因為他們存心死守,而更主要的是他們把拉森要塞原本用來對付空中的戰艦的威力巨大的超級射線炮給改裝了!現在的射線炮已經被平放於要塞四周,變成了專門對付登陸部隊的嗜血死神!叛軍現在已經無心,也根本無力對付自己空中的艦隊,但自己的登陸艦隊則徹底成了叛軍屠戮的美餐!!

  「不!!混蛋!趕緊回來!!」

  蘇拉已經丟掉了驕傲的儀表,像瘋了似的揮舞著雙手徒勞地撲向了監視器!

  一片眩目的光芒從監視器上炸開,耀眼的白光背後,是漫天飛舞的殘肢和血肉。用攻擊戰艦用的超級射線炮來攻擊可憐的陸戰隊員,就好像用鐵錘來砸螞蟻一樣,瞬間生命就變成了一縷煙塵;而那些被炸上半空的殘肢甚至不等再落回地面,就在空中化為了灰燼。一個人可以在眨眼間被消滅得無影無蹤,好像從未在這個世界上出現過那樣乾淨而徹底,甚至是鱷魚般的巨大登陸艦在超級射線炮的齊射之下也被無情而輕易地撕成了碎片!

  來自地面上的極其強烈的爆炸產生的巨大衝擊波,甚至使懸浮在千米高空的戰艦都猛烈地搖曳起來。

  約瑟夫。蘇拉絕望而憤怒地揪著自己的頭髮,瞪大著眼睛,惡毒地咒罵著狡猾而殘忍的對手。

  這一瞬間的變化使所有人都震驚了。

  桑德拉和卓凝看著痛苦的蘇拉不停地捶打著無辜的桌子,心裡也一陣發酸。

  桑德拉知道此刻的約瑟夫需要的是鎮靜,畢竟幾萬名陸戰隊員這個損失對龐大的遠征軍來說還不是什麼致命的打擊。

  她走到蘇拉身邊,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約瑟夫!」

  約瑟夫突然猛地抓住了桑德拉的手。桑德拉一驚,在轉過來的蘇拉的臉上,她清晰地看出了一絲復仇的猙獰。

  約瑟夫長出了一口氣,放開桑德拉的手,站了起來:「傳令官!通知所有戰艦:從空中集中攻擊拉森要塞的防禦外罩!!」

  他在很短的時間裡就又恢復了原來的從容和自信,這一變化使桑德拉也不得不佩服。

  桑德拉心裡明白,此時的形勢是本方的登陸部隊在敵人那一輪駭人的攻勢下已基本被全殲,如果還要對要塞進行攻擊只有從空中利用戰艦的火力進行強攻,用數量和時間來慢慢砸開那堅固的防禦外罩。

  約瑟夫此時的心裡則是十分複雜的,他知道自己選擇了一個艱難而相對漫長的攻擊方式。登陸部隊的喪失實際上使自己的艦隊失去了以最快速度奪取要塞的機會,但敵人的這種苦心部署對自己來說,唯一的好處是可以減少自己空中的艦隊的損失。

  如今從空中打擊要塞,約瑟夫心裡清楚也是有很大風險的。首先就是有可能使叛軍有時間召來增援部隊,其次是會使自己的遠征艦隊本來就不是很富裕的能源補給變得緊張。

  但對於驕傲的約瑟夫,此時已經沒有退路,必須拿下拉森要塞!

  布裡安的心情十分悲涼,不僅以為要塞在蘇拉艦隊強大火力的持續攻擊下,淪陷只是時間問題;更主要的是那些不斷倒在血泊裡的馬瑟梅爾同盟軍戰士。

  「早就應該想到是這樣!不如只留下少數的戰士,控制射線炮將敵軍的登陸部隊全部消滅後就乾脆引爆要塞!何必讓三萬名陸戰隊員為自己白白犧牲呢?」

  「布爾梅耶艦隊還沒有消息,難道他們真的像母親和叔叔說的那樣,是要借蘇拉之手除掉自己?」布裡安一陣心酸,有些頹喪地離開了椅子,走到指揮塔的窗前。

  進入眼簾的景象使年輕的公爵幾乎要流下眼淚。巨大的防禦外罩已被撕裂,拉森要塞內到處是燃燒著的廢墟和橫七豎八的同盟軍戰士的屍體;渾身是血的傷員躺倒在被擊毀的巨炮周圍或炸裂的掩體內,痛苦而無助地翻滾哀號著,等待著死神的降臨;那些倖存者也已經焦頭爛額,但還在頑強地操縱著炮火與來自空中的敵軍對抗著;那些吞噬了無數國防軍陸戰隊員的巨型射線炮,已經被搬離了原位,有一部分被同盟軍戰士重新架設回原來的位置,用來攻擊敵人的戰艦,但絕大多數則依然大張著恐怖的炮口,無奈地任憑敵人從上方猛炸。

  自己苦苦支撐了這麼長時間,但還是眼看著失敗的降臨。布裡安此刻已經沒有任何奢望,既然援軍遲遲未到,那只有最後一個選擇了!

  旗艦上的蘇拉和桑德拉、卓凝等人眼看著在艦隊強大火力的慢慢侵蝕下,堅不可摧的拉森要塞的防禦外罩終於被撕開,代價巨大的勝利終於即將到來。

  「傳令官!通知戰艦:不要再浪費能量了!組織倖存的陸戰隊員,我親自率領他們空降到要塞!」

  約瑟夫眼看敵人還擊的力量越來越弱,此時已經無須再使用戰艦了,他要親自率領陸戰隊奪取要塞,順便要親眼見識一下這個狡猾而頑強的對手!

  「怎麼會這樣?該死,那個蘇拉的艦隊竟然這麼快??」

  伊塞亞。布爾梅耶已經失去了那悠閑的花花公子神態,神氣的小鬍子氣惱地抖動著,焦急地在旗艦裡轉著圈。

  「金髮小子!你可一定要挺住啊!」伊塞亞心裡暗暗祈禱著,自從得知拉森要塞已經遭到蘇拉艦隊的進攻後,阿歷克斯就不斷地來催促伊塞亞。拉森的通訊聯繫已經中斷,現在布裡安的全部希望就都落在伊塞亞的身上了。

  「一定要趕上!該死的,無論如何我伊塞亞保證了事情就一定要做到!!」

  龐大的拉森要塞已經幾乎完全被摧毀,整個要塞內到處是血肉模糊的屍體和還冒著煙的廢墟。

  最後的抵抗在蘇拉親自率領的陸戰隊面前是那麼軟弱無力,當桑德拉手中的戰斧劈開指揮塔前最後一個同盟軍戰士的胸膛時,蘇拉一直緊緊繃著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穿過冒著煙的走廊,盡頭就是指揮塔的指揮大廳。

  蘇拉和桑德拉、卓凝一起,帶著幾個士兵以勝利者的姿態大步走進大廳,想看看在頑抗之後、終於失敗了的叛軍首領究竟是什麼樣子。

  進入眼中的景象令所有人難以置信:端坐在指揮大廳另一端那桌子後面的竟然是一個如此英俊文弱的年輕人?!

  那年輕人臉色蒼白,額頭上纏著紗布,但軍服卻一塵不染,顯然並未參與殘酷的撕殺。他英俊的臉上沒有一點恐懼和驚慌,反倒掛著一絲輕鬆的微笑,明亮深邃的眼神中充滿著淡淡的哀愁,手裡緊緊握著一個黑色的遙控器,一動不動地坐在椅子上,坐姿驕傲而挺拔。

  指揮大廳裡的空氣似乎凝固了,那年輕提督神態中分明表現出的必死的威嚴令久經戰陣的約瑟夫和桑德拉也感到了一絲畏懼。

  「你是蘇拉?我是布裡安。阿杜米雷公爵。沒想到你親自來為我和拉森要塞送行?!」年輕的提督用輕鬆的口氣說著。

  他的話卻令所有人大吃一驚!阿杜米雷公爵?昏庸衰弱的康西耳王室竟有如此的後裔?送行??

  「那是拉森要塞自毀裝置的遙控器!!」桑德拉突然明白了,她大喊起來!

  「該死!!」約瑟夫在心裡狠狠地咒罵著。他用惡毒的目光看著對面如今在自己眼中已與魔鬼無異的英俊的公爵,腳下卻不由自主地向後退去。

  「提督!不好了!!比爾報告:在我們的艦隊後面出現了馬瑟梅爾同盟軍的艦隊!!」

  剎那間,約瑟夫的心裡冒出了「失敗」這個最可怕的字眼!他終於堅持不住了,發瘋一樣奔出了那令他快要窒息的大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