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亂的星系:008.第八章 ◆ 佩塔魯尼


第八章 ◆ 佩塔魯尼

  緊張地工作了一天的女執政官莫莉。納爾斯回到了自己的住處。已經是快到深夜了,但納爾斯小姐已經習慣於加班工作到很晚。她不僅要處理佩塔魯尼的行政事務,還要負責安排要塞的補給,不過這些難不倒精力旺盛、被部下背地裡稱做「工作狂」的莫莉。

  莫莉打開住處的大門,一走進客廳立刻先踢掉了腳上的高跟鞋,輕輕伸了伸腰,一邊脫掉套裝的外套,一邊光著腳走進了臥室。

  莫莉走進臥室,剛想打開門邊的吊燈開關,忽然從她的背後伸出兩隻粗壯結實的手臂,攔腰將她抱了起來!

  「啊!嗚……」莫莉剛要驚叫,就感到一隻大手摀住了自己的嘴。接著那背後的男人用另一隻手抱著她的腰,將身材豐滿的女執政官推到了牆角!

  莫莉的臉被貼在了牆上,她能感到那背後的男人魁梧健壯的身軀緊緊地從背後將自己的身體擠在牆角,動彈不得。那男人帶著一股酒氣的沉重喘息從女執政官脖子後面噴來,使莫莉渾身不禁一陣陣發抖。她的兩隻手向身後胡亂地抓去,竟然抓到了一個男人赤裸著的汗毛濃密的大腿?!那個背後的襲擊者竟然已經脫光了衣服?!莫莉不禁感到一陣驚慌。

  「不要叫,寶貝!」那男人壓低聲音說著,放開了捂在莫莉嘴上的手,然後繞到她的胸前,隔著襯衣和裡面的胸罩抓住了女執政官豐滿柔軟的乳房,粗魯地揉搓了起來!

  「啊……不……」莫莉感到那男人有力的大手揉搓著自己胸前嬌嫩的雙乳,一陣陣電擊一樣的麻酥酥的感覺傳來,加上那男人結實的身體將自己緊緊地壓在了牆上,她忍不住輕輕地呻吟起來。

  那隻抓在莫莉胸前的大手撫摸了一會,開始利索地解開女執政官襯衣上的扣子,接著將毛茸茸的大手伸進女執政官敞開的襯衣裡面,滑進了胸罩裡抓住了那柔嫩飽滿的肉團。

  「不、不要……哦……」感覺到那隻有力的大手抓住自己的乳房,手指夾住雪白的肉團上那嬌小敏感的乳頭輕輕搓弄著,一陣微弱的抗拒和嬌媚的呻吟從女執政官嘴裡傳出,被擠壓在牆上的豐滿的身體也開始嫵媚地扭動起來。

  那個男人感覺到手指夾著的乳頭迅速地漲大變硬起來,女人的呻吟也越來越嫵媚。他也喘起了粗氣,另一隻手熟練地撩起女執政官的裙子,滑了進去!女執政官裙子裡面穿著吊帶的絲襪,隨著「叭叭」兩聲,莫莉的吊襪帶上的搭扣被打開,那男人的大手開始在裸露在絲襪外的柔嫩細膩的大腿上撫摸起來。

  「哦……」敏感的乳房和大腿同時被那人的大手溫柔地撫摸著,莫莉立刻感覺渾身發軟,她輕輕地呻吟著,忍不住開始在那男人魁梧的身體擠壓下左右擺動起豐滿的屁股來。

  那人的手順著莫莉豐滿的大腿摸上去,突然用力地抓住緊緊包裹著肥嫩肉感的雙臀的小內褲,用力地一撕!隨著「嘶啦」一聲,莫莉的內褲竟然被那人粗魯地撕破,拽了下來!接著那男人解開莫莉的裙子,讓它順著她的微微分開的雙腿滑落下來。然後用手抓住女執政官裸露出來的豐滿肉感的雙臀使勁地擠壓撫摸起來!

  「啊!不、不要……」突然感覺到那個男人的動作粗暴起來,裙子滑落在腳下,內褲也被拽了下來,下身完全裸露出來的女執政官忍不住輕輕呼叫著,扭動著白嫩的下體輕微地掙扎起來。

  那個男人依然沉默著,喘著粗氣玩弄著莫莉豐滿肥嫩的肉丘,接著用自己的身體緊緊抵住莫莉輕微地反抗著的身體,雙手都伸進她敞開著的襯衣裡,開始解女執政官的胸罩。

  被那男人死死地將自己擠在牆上,莫莉能清楚地感覺到一根火熱粗大的東西抵在自己裸露著的雙臀之間,輕輕蹭著自己敏感嬌嫩的肉縫。她立刻覺得自己的心頭狂跳不止,一種不知是害怕還是渴望的情緒在慢慢升起。隨著胸罩也離開了自己的身體,兩個沉甸甸的肉球落在了男人有力的手掌裡,女執政官的感到渾身發熱,嘴裡情不自禁地發出好像哭泣一樣的陣陣嬌啼。

  那人的雙手粗魯而有力地揉捏著莫莉赤裸的胸膛,將自己怒挺起來的肉棒伸到女人已經自動地分開的雙腿之間,在那柔嫩的小穴周圍輕輕地蹭著,感覺到這個女人的秘穴已經逐漸變得濕熱起來。他接著用手抓住莫莉的襯衣,將女人身上最後的一件遮羞布也粗魯地剝了下來。然後緊緊地壓住女執政官完全赤裸著扭動著的身體,在她的耳垂上溫柔地親吻起來,同時雙手粗魯地揉搓著女執政官胸前兩個豐滿柔嫩的肉團。

  被赤裸裸地擠壓在牆上親吻著身體上最敏感的耳垂,莫莉感覺到好像一陣暈眩,一點冰涼的液體順著自己裸露著的大腿流淌下來!她立刻渾身發抖,雙手使勁地摳在牆上,嬌喘著拚命逃避著男人的親吻,嫵媚地呻吟起來:「不,哦,侯塞因!親愛的!我、我受不了了!給我吧……我要……」

  原來莫莉背後的那個男人竟然是執政府軍的艦隊司令侯塞因。庫特裡斯!他赤裸著的魁梧健壯的身體死死將女執政官抵在牆上,雙手粗魯而又細膩地玩弄著女人赤裸著的肉體,聽著他的情人嘴裡發出哭泣一樣充滿誘惑的呻吟和嬌啼。

  「侯塞因,我要你!我要……啊!」突然,莫莉感到自己已經好像要癱軟了的身體被庫特裡斯有力的大手提了起來,猛地被轉了個身,後背靠在了牆上!然後庫特裡斯雙手抓住莫莉赤裸著的豐滿柔嫩的大腿,猛地向兩邊分開,將自己的身體抵向了女人的兩腿之間!

  「啊!……」庫特裡斯粗魯的動作使莫莉越發感到身體裡像是著了火一樣,一股難以遏止的慾望使平時冷靜文雅的女執政官變得失去了控制!

  莫莉感覺到庫特裡斯那火熱堅硬的肉棒在自己濕潤的肉穴外輕輕撞擊著,卻偏騙就是不肯插進自己的花瓣之間!赤身裸體的女執政官立刻好像發情的母獸一樣,雙手緊緊地摟住了庫特裡斯的脖子,將自己赤裸著的豐滿的胸膛死死擠在他結實寬闊的胸前,頭拚命向後仰著,成熟的女人身體裡的苦悶和空虛使莫莉失去控制地尖叫起來!

  「啊!侯塞因!!我受不了了……快點進來吧、我要、我要!!!」女執政官好像哭泣一樣地尖叫起來,拚命將自己的下體向前挺去,迎向情人那火熱的肉棒!

  「寶貝!來吧!!」庫特裡斯喘著粗氣,腰部猛地用力向前一挺,粗大的肉棒立刻撐開女人早已經充血發熱的花瓣,插進了濕潤柔嫩的肉穴裡!

  庫特裡斯的肉棒剛插進莫莉的小穴,就感到一股溫暖的液體順著自己的肉棒流淌下來。他抱起女人的雙腿,女執政官的雙腿立刻緊緊地盤在了他的腰後,然後庫特裡斯緊緊地抱住這個趴在自己胸前的女人豐滿火熱的肉體,在她濕熱緊密的肉穴裡奮力地抽插起來!

  莫莉死死地摟住庫特裡斯的脖子,頭向後仰著,感覺到隨著他有力的抽插一陣陣強烈的快感衝擊著自己幾乎失去意識的大腦。她使勁扭動著雪白豐滿的肉體迎合著,閉著眼睛大聲地發出陣陣妖冶誘人的嬌啼!

  「親愛的、快、快點!……哦,親愛的,侯塞因!我愛你!!用力、快!!快!!!啊!!!……」

  庫特裡斯抱著莫莉赤裸裸的的雪白身體,在黑暗的房間裡一邊走、一邊抽插著,趴在他身上的女人不停地大聲呻吟嬌啼,瘋狂地扭動著豐滿的身體迎合著。

  庫特裡斯走到床邊,突然將身上的女人丟到了床上!

  「啊!!」那根火熱粗大的肉棒突然離開了自己的身體,莫莉忍不住尖叫起來!但庫特裡斯立刻將她翻了個身,擺成了跪伏在床邊的姿勢,然後從後面抱住她雪白肥嫩的屁股,又插進了她洪水氾濫的肉穴裡!

  「啊!親愛的!!快、快……」跪伏在床上的莫莉,瘋狂地扭動著雪白的雙臀,一陣陣觸電一樣的快感使她渾身顫抖,雙臂已經支撐不住身體,變成了雙肩抵在床上的,屁股高高地撅著的姿勢,大聲地呻吟著。

  庫特裡斯一言不發地抱住女執政官渾圓雪白的屁股,在她火熱緊密的小穴裡抽插著。他平日裡壓抑著的慾望只有現在才能爆發出來,這個美麗成熟的女人那迷人的肉體是他最好的安慰。

  就這樣,兩個赤身裸體的男女像發情的野獸一樣陷入了瘋狂。女執政官穿著絲襪的雙腿向兩邊分開著跪伏在床上,白皙的手指深深地抓進了床單裡,拚命甩著頭,嘴裡發出哭泣一般的嗚咽和哀鳴。汗水淋漓的豐滿性感的肉體在黑暗中發出妖冶的白光,赤裸著的渾圓雪白的屁股瘋狂地扭動迎合著那塞滿濕淋淋的小穴的肉棒的抽插,顯得無比妖艷而淫蕩。

  一陣急風暴雨過後,兩個赤身裸體的男女平靜了下來。庫特裡斯手腳攤開躺在床中央喘著粗氣,這個美麗而妖嬈的女執政官總能給他最大的滿足和事後最多的疲憊。

  美麗的女執政官莫莉。納爾斯蜷縮著她雪白豐滿的身體趴在庫特裡斯胸前,嘴裡還在斷斷續續地呻吟著,豐滿渾圓的雙臀,好像依然沒有滿足似的輕輕搖晃著,細嫩的大腿根和雙腿上黑色的絲襪上沾滿了閃亮的淫水和白濁的黏液。

  庫特裡斯喘息著,忽然推開了好像乖巧的小貓一樣趴在自己胸前嘆息呻吟的情人,下了床去取自己的軍服。

  「親愛的,不要走。今晚留在這裡陪陪我好嗎?」趴在床上的莫莉抬起頭,可憐巴巴地看著即將離去的情人說著,美麗的眼睛裡充滿了乞求。

  「不行!寶貝,我不想被人看見明天一早我們一起從你的公寓裡走出來!」

  庫特裡斯一邊穿著衣服,一邊回頭看著莫莉堅決地說道。

  女執政官的眼睛裡閃動著晶瑩的淚光,她緊緊咬著的嘴唇顫抖了幾下,突然尖叫起來!

  「侯塞因!你這個沒良心的!你、你把我當成什麼了?讓你隨便玩的婊子?我都不怕別人看見,可你、你還、嗚嗚嗚……」莫莉喊叫著,突然摀住臉傷心地哭了起來。

  庫特裡斯看到美麗的女執政官聳動著圓潤的雙肩,傷心地痛哭起來。他也感到自己有些對不起莫莉,他走回床邊,抱起哭泣著的情人,在她的額頭深深地一吻,然後說:「對不起,寶貝!你知道,我必須這麼做!原諒我,親愛的。等到這裡的戰爭結束,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庫特裡斯這麼說著,竟然感到自己的眼眶也有些濕潤。他堅決地站起來,朝門外走去。

  「回來!侯塞因……嗚嗚嗚……該死的戰爭,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啊……」看著庫特裡斯走向大門的背影,莫莉輕輕地呼喚著,把頭埋在床單裡哭泣起來。

  ◇  ◇  ◇  

  佩塔魯尼要塞外的一家酒吧裡,幾乎坐滿了喝酒消遣的人們,酒吧中央的空地上五、六個年輕的布里斯托爾人正隨著搖滾樂的節奏瘋狂舞蹈著。

  在酒吧靠著鄰街的窗子旁的座位上,兩個衣著很普通的男子正在嘈雜的環境掩護下小聲地交談。

  「阿歷克斯,你可真夠大膽的!!難道你就不怕你當初的同事們認出你這個『叛徒』?!」說話的是伊塞亞。布爾梅耶,一向注重儀表的花花公子伊塞亞現在穿著一身很普通的布里斯托爾獵裝,他那標誌般的小鬍子是不能刮掉的,只是鼻樑上多了一副黑邊眼鏡,乍看上去很像是個專門打聽花邊新聞的二流記者。

  「嘿,我現在的樣子只怕我奶奶都認不出我了,還擔心國防軍的傢伙嗎?」

  坐在伊塞亞對面的阿歷克斯同樣是布里斯托爾人的裝束,黑色的頭髮染成了雜亂的紅褐色,臉上也粘上了阿方索一般的大鬍子,只有兩隻眼睛中的眼神依然如故的狡黠機敏。

  「哈哈哈,阿歷克斯,你說得沒錯!現在你這種樣子,你那好心的奶奶看見了也許會施捨給你一頓晚飯呢!」阿歷克斯身上的衣服的確不太整潔,加上那亂糟糟的頭髮和鬍子,說他是個流浪漢一定有人會相信。

  「喂,伊塞亞!你看!」正衝著不遠的座位上的兩個衣著暴露的布里斯托爾女郎擠眉弄眼的伊塞亞趕緊順著阿歷克斯的手指朝窗外看去,街上正有四個身穿便裝的高大男子走過。看著街邊的酒吧和舞廳,那四個人的眼睛裡流露出欣喜和嚮往的神色。

  「他們一定是要塞裡的國防軍士兵。」阿歷克斯很肯定地說。國防軍的軍規很嚴厲,但要塞外的花花世界對這些遠離家鄉的士兵的誘惑是難以抗拒的,所以偷偷溜出來消遣一番的士兵一定不在少數。

  「有什麼奇怪的?!幾個士兵嘛,又不是來抓你的。」

  「不是,伊塞亞。這些士兵既然能出來,就說明我們同樣也能進去。」阿歷克斯感到自己的心開始狂跳起來。

  「那當然,要想混進要塞裡不是很困難。可是要想混進一支陸戰隊去只怕就沒什麼機會了吧?」

  「伊塞亞,只要幾個人就足夠了!」阿歷克斯好像看著情人一般地深情地注視著遠方那巨大、恐怖的佩塔魯尼要塞說著。

  「只要我們能有十幾個精幹的突擊隊員混進要塞,等到國防軍主力被引離要塞後,就有機會打開佩塔魯尼要塞七十幾個入口中的一個,那時……嘿嘿……」

  阿歷克斯興奮地搓著手,表情就好像一個流浪漢對著一桌豐盛的酒席。

  阿歷克斯和伊塞亞正說著,忽然吧台那邊一陣騷動,接著傳來一個女人清脆尖利的聲音!

  「混蛋!敢吃你姑奶奶的豆腐?!」

  阿歷克斯和伊塞亞都驚訝地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身材高挑的紅髮女郎站在吧台前,她穿著一身緊身的深紅色連衣裙,下擺短得剛剛能蓋住女郎渾圓結實的臀部,豐滿的胸膛氣憤得劇烈起伏著,一雙同樣是深紅色的皮靴長到膝蓋,整個人就像是一團火焰。

  女郎滿臉怒氣地一手揪著一個醉醺醺的傢伙的衣領,另一隻手狠狠地扇了那傢伙一記響亮的耳光!那男子身材壯實,比那女郎還高一頭,卻被那潑辣的女郎揪著領子從地上提了起來!那女郎提著被揍得鼻青臉腫的壯漢走到酒吧門口,像丟破口袋一樣將那傢伙摔到了街上!

  那被摔在大街上的傢伙在眾人的哄笑中狼狽地爬起來逃走了,叉著腰站在酒吧門前的女郎衝著他的背影啐了一口,氣咻咻地走了回來,酒吧裡所有人都對她投以驚奇的目光。

  「嘩,這個小妞好厲害!」幾個年輕人小聲議論著。

  走回吧台前的女郎聽見了他們的話,立刻回過頭,圓圓的杏核眼狠狠地瞪了那幾個人一眼,那幾個人立刻低下頭不出聲了。

  「呵呵呵,原來是她!!那傢伙竟然想佔她的便宜,真是有眼無珠、活該倒霉!」伊塞亞盯著吧台前的女郎說著。

  「薇洛妮卡。伊儂?」阿歷克斯微笑著問。

  「咦?你怎麼知道這個潑辣的小紅毛?!」伊塞亞驚訝地說。

  阿歷克斯於是把自己同阿方索押送茱麗亞和洋子去真島重宗那裡時,遇上了女海盜的情景講了一遍。伊塞亞邊聽邊笑:「哈哈,阿方索總算還佔了點便宜?幸虧當時薇洛妮卡是在自己的戰艦上,如果兩人在一起,你就可以看一出全武行了!那時阿方索恐怕就沒便宜好佔嘍!」

  「怎麼?這個姑娘的功夫很厲害嗎?」阿歷克斯瞟了一眼吧台前火焰般耀眼的紅髮女郎問道。

  「這個小紅毛的功夫只怕連利奧都佔不了她什麼便宜,而且她脾氣暴烈,小嘴也不饒人,嘖嘖,真是厲害得不得了!」

  「哦?看來是個連伊塞亞都有些懼怕的姑娘,那一定是很不簡單嘍?」阿歷克斯聽出伊塞亞的語氣裡充滿了一點酸溜溜的滋味,於是開始調侃地對一直盯著那邊的薇洛妮卡看著的伊塞亞說道。

  「嘿嘿,這個小紅毛……耳朵也靈得很!」那邊的紅髮女郎顯然聽見了這邊又有人在議論自己,她立刻轉過頭,火辣辣的目光射向了坐在窗邊的阿歷克斯和伊塞亞。伊塞亞趕緊轉回臉,將已經到了嘴邊的話嚥了回去。

  阿歷克斯看到紅髮女郎盯著自己和伊塞亞看了一會,離開了吧台朝自己這邊走了過來。

  「喂,阿歷克斯。那小紅毛過來了?」紅髮女郎的腳步很輕,伊塞亞甚至還沒聽見她已經到了自己背後,還在低著頭小聲問阿歷克斯。

  「咳!」走到伊塞亞背後的紅髮女郎輕輕咳嗽了一聲,她臉上的表情不知是生氣還是竊笑,總之在阿歷克斯看來十分迷人。

  伊塞亞聽見背後的聲音,立刻嚇了一跳,慢慢地回過頭來。

  「原來是你!我說怎麼這酒吧裡有種花花公子身上的酸味!」紅髮女郎冷艷的俏臉上流露出一絲嘲諷的笑意,不等伊塞亞和阿歷克斯表示就拉過一把椅子,很大方地坐在了伊塞亞旁邊的位置上。

  「嘿嘿,是紅毛妹妹!好久不見了?你又漂亮了!」伊塞亞很紳士地衝著薇洛妮卡微笑著。

  「得了吧,伊塞亞!別妹妹妹妹的,我還不知道你是什麼人?看見漂亮姑娘就想拉人家上床!不過你還是趁早別打我的主意!!」薇洛妮卡說話的時候表情很自然,一點也沒有羞澀的樣子,還邊說邊抓過伊塞亞面前的酒瓶,很隨意地給自己倒了一杯。

  「嘿嘿,薇洛妮卡,你不要總把我想得那麼壞!」伊塞亞有些尷尬地說。

  「咦?難道你不是一個壞人嗎?怎麼不早點說!!」薇洛妮卡故做驚訝地說著,俏麗冷艷的臉上已經開始露出了自覺佔了上風的得意笑容。

  坐在薇洛妮卡對面的阿歷克斯,一直悄悄盯著這個美麗迷人的紅髮女郎,她潑辣爽朗的性格令阿歷克斯感到十分欣賞。薇洛妮卡身上穿著露肩的火紅色連衣裙,微微露出的一抹雪白豐滿的酥胸和迷人的深深的乳溝令對面的阿歷克斯已經感到了一絲的心旌搖動。

  「喂,伊塞亞!這個人是誰?」薇洛妮卡毫不客氣地用手指著阿歷克斯。

  「哦,他呀!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阿歷克斯。霍克提督!」

  「霍克提督?」阿歷克斯趕緊把自己的眼神從紅髮女郎高聳的胸膛上移開,看到薇洛妮卡正用懷疑的目光看著自己。

  「我聽說大名鼎鼎的阿歷克斯是個英俊的小伙子,怎麼會是這副樣子?」薇洛妮卡上下打量著阿歷克斯,疑惑地說著。

  「阿歷克斯是怕讓老朋友認出來。怎麼,紅毛妹妹對來自太陽系的俊男有興趣?」伊塞亞的眉毛跳動著,終於開始反擊了。

  「呸!狗嘴裡吐不出象牙!」薇洛妮卡說著把目光從阿歷克斯身上移開,阿歷克斯敏銳地注意到紅髮女郎的臉上忽然閃過一絲淡淡的紅暈。

  正在這時,阿歷克斯不經意間朝窗外瞥了一眼,立刻大驚失色!

  幾乎就在阿歷克斯他們坐著的窗戶外,一個一身國防軍軍服的女軍官和幾個國防軍士兵正在走過,而且這個一頭栗色短髮的女軍官似乎也朝著酒吧裡瞥了一眼!

  桑德拉!!阿歷克斯差點就跳了起來!!

  真是冤家路窄,竟然這麼巧地遇上了桑德拉!阿歷克斯趕緊低下頭,在心裡暗暗禱告這個和自己仇深似海的女軍官沒有認出自己。

  阿歷克斯的驚慌失態當然沒有逃過伊塞亞和薇洛妮卡的眼睛,他倆看著那英氣勃勃的女軍官和士兵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走遠了,伊塞亞才小聲地問:「阿歷克斯?那美女走了!」

  阿歷克斯這才長出了一口氣,他感覺自己剛才心都幾乎不跳了。

  「是你以前的老相好嗎?嘿嘿,長得還滿不錯嘛!身裁很豐滿,相貌也很端正,估計年齡也就是三十出頭?嘿,這種女人最有味道!你還滿有眼力嘛!」伊塞亞眉飛色舞地說著,沒注意到身邊的薇洛妮卡已經豎起了眉毛。

  「什麼老相好?!她就是紫羅蘭小組的隊長桑德拉!!謝天謝地她沒認出我來,否則我們今天就糟糕了!」

  「哼哼,有什麼糟糕的?!我就不信那個女人能打得過我?!」薇洛妮卡很不屑地撅著嘴說。

  「哦,桑德拉……我記起來了!唉,你們當初怎麼沒把她也弄來?!可惜可惜!」伊塞亞還在嘟囔著。

  「伊塞亞,薇洛妮卡小姐!咱們還是趕緊離開吧!剛才我覺得桑德拉看到我時好像也有些懷疑的意思,只是沒有肯定。趁著這個女人還沒返回來,我們還是趕緊走吧!」阿歷克斯緊張地說著,站了起來。

  「好,好!我們趕緊走吧。」伊塞亞雖然已經開始打上了美麗的女軍官桑德拉的主意,但他畢竟還知道現在是在國防軍的地盤上。

  「哼,膽小鬼!」薇洛妮卡雖然也跟著伊塞亞和阿歷克斯朝外走,但還是在他倆背後嘀咕著。

  走出酒吧,幾個布里斯托爾人跟了出來,他們顯然是薇洛妮卡的手下。

  「好了,紅毛妹妹。我們就先分手吧?歡迎薇洛妮卡小姐以後有時間來馬瑟梅爾做客。」伊塞亞滿臉真誠地朝紅髮女郎伸出了手。

  「哼?!等我有時間再說吧!」薇洛妮卡先衝阿歷克斯微笑了一下,然後笑著白了伊塞亞一眼,在幾個手下的簇擁下走了。

  「真是個有性格的姑娘!」看著紅髮女郎遠去的窈窕背影,阿歷克斯笑著對表情酸溜溜的伊塞亞說著。

  ◇  ◇  ◇  

  「約瑟夫,我總覺得那個傢伙就是阿歷克斯那叛賊!」

  「桑德拉,你真的這麼肯定?」

  「感覺上是這樣,但我回去時那兩個人已經不見了。」

  「阿歷克斯……這個惡棍!他為什麼會出現在佩塔魯尼?」約瑟夫。蘇拉咬牙切齒地說著,一團疑惑和擔憂緊緊纏住了他的頭腦。

  「難道是叛軍真的在打佩塔魯尼要塞的主意?」桑德拉一想起阿歷克斯那充滿陰險和狡詐的笑臉,就覺得渾身發冷,仇恨和恐懼混雜在一起令她的胸中怒火熊熊。

  「來吧!阿歷克斯,你這個惡棍!我要親手把你撕成碎片!!」又想起了自己的未婚妻琳達的約瑟夫情不自禁地握緊拳頭,惡狠狠地說著。

  ◇  ◇  ◇  

  馬瑟梅爾上空戰雲密佈,無數閃爍著耀眼的銀光的戰艦幾乎覆蓋滿了整個基地,同盟軍的艦隊已經整裝待發,即將撲向光榮和死亡的終點--佩塔魯尼!

  弗雷德站在他那華麗威風的旗艦--「光榮」號的舷梯前,在他的身邊站著同盟軍中的提督們--傑夫。雅各布森,阿歷克斯。霍克,尼克。莫斯塔,布裡安。阿杜米雷。

  「路易,阿歷克斯,馬瑟梅爾和拉森就交給你們了!」

  「您放心吧,弗雷德閣下!」阿歷克斯恭敬地說著。

  「莫斯塔船長,布裡安,你們的任務都記住了嗎?不要讓伊塞亞和阿方索久等啊?!」

  「弗雷德閣下,我們沒問題的!」老尼克和年輕的阿杜米雷公爵齊聲回答。

  「好!」弗雷德和傑夫走上了「光榮」號的舷梯。

  「目標--佩塔魯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