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亂的星系:009.第九章 ◆ 為了蜂巢


第九章 ◆ 為了蜂巢

  浩瀚的星空中懸浮著無數閃耀著銀光的戰艦,這些關閉了引擎的龐然大物好像風中的飄絮一般茫然的搖曳著,反常的安寧襯托出了更加猙獰的恐怖。

  「來了,弗雷德。」

  站在巨大的監視器前的傑夫目不轉睛地盯著屏幕上閃耀著的亮點,臉上那道猙獰可怖的刀疤不易察覺地抽搐著。

  「全部嗎?」

  金髮的弗雷德懶散地坐在舒適的寬椅上問著,憂鬱深邃的藍眼睛裡射出興奮的目光,蒼白的臉上也泛起了紅光。

  「從反射過來的能量上判斷,敵軍的戰艦數量應該在八千艘左右。」一個軍官回答。

  「這個數字應該基本是敵人的全部戰艦了。」傑夫補充道。

  「看來侯塞因和約瑟夫都不願錯過活捉我這個頭號叛賊的機會呀?」弗雷德的嘴角露出一絲嘲諷的微笑。

  「啟動引擎嗎?」

  「再等等,傑夫。我們若逃得太快會令我們的對手失望的!」弗雷德說著,好像很疲憊的樣子閉上了眼睛,整個身體都向後仰去靠在了椅背上。

  ◇  ◇  ◇  

  「該死的魔鬼,這次終於讓我揪住你了!!」約瑟夫。蘇拉咬牙切齒地低聲怒罵道,他仔細地盯著監視器上傳回的叛軍艦隊的圖像,其中一個耀眼的純白色巨大戰艦顯得格外醒目。

  「這就是弗雷德那惡棍的旗艦--『光榮』號。」蘇拉的助手德魯格說。

  「我知道。怎麼?敵軍開始撤退了??!!」

  「全速追擊吧,約瑟夫!」一直抱著雙肩站在一旁的女軍官桑德拉說著,她美麗的眼睛裡充滿的仇恨,豐滿的胸膛劇烈地起伏著。

  「等等,讓我想想……」約瑟夫皺起了眉頭。

  這時,通訊用監視器上一陣閃爍,執政府軍艦隊司令侯塞因。庫特裡斯那兇惡的紅鬍子面孔出現在了上面。

  「約瑟夫!我們兩路包抄,全速追擊逃竄的叛軍!!」侯塞因沙啞的吼叫聲迴盪在蘇拉的旗艦指揮廳裡。

  「侯塞因,我們要小心其中有詐!」

  「哈哈哈!約瑟夫,弗雷德就在前面,如此良機豈能錯過?!」

  「不過……」約瑟夫的腦海裡又出現了叛賊阿歷克斯那掛滿奸詐的微笑的面孔,這個前國防軍中最優秀的情報官發達的頭腦裡充滿了出人意表的詭計,他恰巧在叛軍行動前夕出現在佩塔魯尼決不是偶然。

  「約瑟夫,兵貴神速!即使前方有叛軍的陷阱,我們也要試一試!以我們兩倍於叛軍的實力決不應錯過這個消滅賊首的機會!」

  「那……好吧!我們繼續追擊!」約瑟夫雖然隱約覺得哪裡出了問題,但這個一舉殲滅弗雷德的誘惑的確太大了,他實在無法抗拒。

  ◇  ◇  ◇  

  佩塔魯尼要塞的司令部裡充滿了緊張和興奮,留守的軍官們聚集在一起等待著前方戰鬥的消息。

  「有消息了!!」一個上校興奮地飛奔進來。

  「叛軍開始全速逃竄,不過他們的後衛艦隊還是被庫特裡斯中將的艦隊追上了,已經交火!叛軍艦隊損失慘重!!」

  「啊,太好了!最好把弗雷德和傑夫都一起消滅了!」

  「我就說過嘛,如果打正規戰叛軍根本不是對手!真難以相信,那個弗雷德會狂妄到直接進攻佩塔魯尼?!」

  「也難怪,誰讓我們的援軍一來就被那個乳臭未乾的小公爵給教訓了呢?」

  這裡的軍官基本上都是庫特裡斯的部下,所以他們才毫無忌憚地嘲笑約瑟夫的失利。

  在這些交頭接耳的軍官議論的同時,角落裡一個一身便裝的美貌女子正安靜地傾聽著他們充滿自信的話語。

  莫莉。納爾斯做為要塞的後勤司令留守在佩塔魯尼,而且美麗的女執政官對軍事也基本是一竅不通,對血腥的戰鬥也毫無興趣,即使要莫莉隨艦隊出擊她也不肯的。

  現在莫莉的外表雖然平靜,但內心裡同樣翻騰不已。美麗而多情的女執政官現在感覺好像在夢裡一樣,一種戰爭即將結束的預感或幻覺使她必須竭力克制才不會失態。莫莉不敢相信,那個邪惡狡詐的弗雷德會如此衝動而愚蠢地自投羅網?聽說弗雷德是一個外表極具魅力的男子,莫莉開始希望侯塞因能將弗雷德活捉回來,自己也好親眼看看這個將這美麗的星系捲進了血腥的戰爭的男人究竟是什麼樣子!

  忽然,司令部外一陣騷亂!一個驚慌失措的軍官幾乎是狂奔進來!!

  「不、不好了!!叛、叛軍攻進要塞了!!!」

  「什麼?!!」莫莉聽見那軍官驚慌得口齒不清的報告,立刻腦袋裡「轟」地一聲!她只感覺自己好像一下子跌進了深不見底的深淵,立刻雙腿發軟,幾乎無法從椅子上站起來。

  「第、第六十七號通道被叛軍打開了!!」那軍官滿頭大汗,結結巴巴地說著,渾身不住地發抖。

  「叛軍、叛軍有多少人?!」一個軍官問著,這些剛剛還眉飛色舞地議論著的軍官們現在也都已經嚇得面如土色。

  「不太清楚……」

  此時忽然從司令部外傳來一陣震耳欲聾的轟響!緊接著,一片密集的喊殺聲和淒厲的慘叫從遠處傳來!

  「快!大家各自趕回自己的位置!!」莫莉總算控制住了自己不住發抖的手腳,扶著桌子好像用盡了全力在喊叫著。

  庫特裡斯和約瑟夫都已經率艦隊出擊,這裡的指揮官中已經沒有善戰的角色了,但要塞裡的士兵還有大約四萬人,至少應該能與突襲的叛軍對抗堅持到庫特裡斯回援吧?莫莉想到這裡,感到好像有了些信心。

  軍官們急匆匆地離開了司令部,留下的一個軍官則開始打開通訊儀器一陣瘋狂的叫喊,呼喚著出擊的艦隊急速回援。

  「糟了!蜂巢!!」莫莉忽然想起了什麼,她立刻丟下亂做一團的軍官們,一個人飛快地跑進了地下通道。

  「蜂巢」--這是人們對佩塔魯尼那恐怖的超級要塞炮的敬畏的稱呼。一萬兩千門熱能射線炮集合成了四個巨大無比的要塞炮群,坐落在龐大的要塞的中央好像四個猙獰的蜂巢一樣,將死亡的氣息投射向要塞上空的入侵者。

  蜂巢的指揮中心坐落在佩塔魯尼要塞的西邊,有地下和地上兩個通道可以直接到達。叛軍的突然襲擊令要塞陷入一片混亂,但莫莉很快分辨出密集的戰鬥主要集中在叛軍進入要塞的南邊和西邊,她立刻意識到了敵人的目的--奪取蜂巢的控制權,令返回的國防軍艦隊成為要塞炮下可憐的犧牲品!

  ◇  ◇  ◇  

  「哈哈!我的寶貝!我已經聞到你的氣味了!!」

  阿方索揮舞著鋒利的戰斧,將又一個國防軍士兵斬為兩段!死者的鮮血已經染紅了他身上灰色的緊身生化戰鎧,魁梧的「海盜之王」彷彿注視著自己的情人一般凝視著要塞中央高指向天空的四座「蜂巢」,爆發出一陣炸雷般的狂笑。

  在阿方索的周圍,聚集著同樣身穿厚實的生化戰鎧的無數同盟軍敢死隊員。

  他們或揮舞著戰斧,或高舉著狙擊射線槍,組成了一個龐大的人流,踏著死去的同伴或敵人血肉模糊的屍體湧向了要塞的西方。

  在阿方索身後不遠的地方,伊塞亞。布爾梅耶剛剛砍倒了一名倒霉的國防軍士兵。

  儘管身處殘酷無比的血戰之中,伊塞亞依舊不失風度,從容地將戰斧上流淌下來的鮮血在剛剛倒下的屍體上擦拭乾淨。與所有身穿灰色戰鎧的同盟軍戰士不同,伊塞亞還披上了一件雪白的披風,他的雙臂的小臂上綁著一對短小卻火力強大的連發爆裂槍,雙手持著鋒利的戰斧,嘴角還帶著輕鬆和驕傲的微笑。伊塞亞刻意要顯示出自己與那些以阿方索為首的亡命之徒的不同,儘管他的腳下躺下了不比任何人少的屍體。

  「阿方索!!」

  伊塞亞忽然高喊一聲,他看到一名國防軍的軍官已經悄悄溜到了阿方索的身後,朝著狂笑不止的「海盜之王」舉起了鋒利的戰斧!

  幾乎在伊塞亞出聲示警的同時,他已經抬起了右臂,垂下手腕,一束刺眼的白光從伊塞亞手腕上方射向了阿方索背後偷襲的敵人。

  就在同一刻,大笑的阿方索忽然以一種不可思議速度曲下膝蓋跪在了地上,同時反手將滴血的戰斧劈向了背後那個不幸的偷襲者。

  那軍官發出一陣淒厲的嚎叫,就在他的額頭上猛地出現一個恐怖的血洞的同時,他的上身和下身也已經在阿方索鋒利的戰斧下分了家!

  「狗雜碎!呸!!跟你爺爺玩這種手段?!」

  阿方索重新站起來,看著自己背後那已經被攔腰劈成兩段的、手腳還在抽搐著的屍體,狠狠啐了一口。

  在阿方索身邊,一個同樣身穿一身戰鎧的同盟軍士兵被那倒斃的屍體濺了一身鮮血。

  「夥計,你可得緊跟著我!聽見沒有?!」

  阿方索拍拍身邊那士兵的肩膀,那士兵的一隻手上提著一個結實的鐵箱,另一隻手上則握著一把激光槍。他的臉色已經嚇得慘白,使他看起來與這血腥的屠殺很不相稱。

  「阿方索,我掩護你們。你們趕快去蜂巢那裡!!」伊塞亞大聲說著,同時又用雙臂上的槍射殺了幾名遠處的國防軍士兵。

  「跟上來,夥計!!」阿方索大聲招呼著那手提鐵箱的士兵,在一小群突擊隊員保護下殺向了蜂巢。

  ◇  ◇  ◇  

  莫莉從一個銀灰色的金屬門中急匆匆走了出來,走進了一間寬敞堅固的大房間。房間中央是一台簡直已經不能用龐大來形容的巨型計算機,它就是蜂巢系統的控制中心。

  腳步匆匆的女執政官差點被地上的一條電纜絆倒,她踉蹌著幾乎是撲到了巨型計算機的操作台前,不等坐下就急促地敲打起鍵盤來。

  「快點、快點!你這大笨傢伙!!」

  莫莉望著屏幕上不停變換著的窗口和提示菜單,一邊飛快地輸入著各種指令和密碼,一邊焦急地小聲咒罵著。這種每秒鐘運算幾百億次的巨型計算機的操作系統總是在關鍵時刻顯出那種令人煩躁的複雜。

  控制室外已經傳來一陣越來越近的騷動聲,莫莉纖巧的鼻尖上已經滲出了汗珠。她此刻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趕緊把蜂巢的主控制系統鎖死!她不能讓這恐怖的要塞炮落到叛軍手中,從而使正在返回要塞的庫特裡斯的艦隊成為蜂巢下不幸的犧牲品!

  「啊!」莫莉發出一聲激動的輕呼,她終於看到了鎖死這個系統的最後一個菜單。

  就在這時,控制室厚厚的金屬門在一陣猛烈的撞擊下轟然裂開!

  「哈哈!我的寶貝!!」

  一個興奮異常的男人粗曠的吼叫聲從門口傳來,渾身沾滿鮮血的阿方索已經大步走了進來!

  「啊?!!臭娘們!!!你在幹什麼?!!」

  阿方索忽然看到計算機前坐著一個戴著金絲眼鏡、身材嬌小豐滿的栗色頭髮的美女,正在飛快地敲擊著鍵盤!他立刻意識到了什麼,大聲吼叫著朝莫莉撲了過來!

  「住手!!你這臭婊子!!!」阿方索狂吼著,伸手抓住了莫莉的頭髮。

  莫莉剛剛輸入了最後一組密碼,眼前閃爍著的屏幕瞬間灰暗了下來。但與此同時,她也感到自己的頭髮被一隻大手狠狠抓住,一股巨大的力量將自己猛地拖下了椅子,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你這該死的、太陽系來的母狗!!你都幹了些什麼?!」

  阿方索咆哮著。他憤怒的神情使他那張本來就與英俊或和善等字眼無關的面目顯得越發猙獰。

  「你……你這野蠻的海盜。我必須提醒你,我不是什麼母狗,我的名字是莫莉。納爾斯……」

  阿方索扭曲的臉上那可怕的憤怒使莫莉感到了真實的恐懼,但女執政官還在竭力克制著自己,掙扎著站起來表白著自己的尊嚴和不滿。

  「住口!!」

  可憐的莫莉在魁梧健碩的阿方索面前顯得是那麼弱不禁風,她幾乎立刻就被憤怒的海盜之王用拳頭放倒在地上,接著就昏死了過去。

  「呸!賤人,幸虧我們早料到了你這一手!」阿方索看著昏死在地上的女執政官,忿忿地用沾著血跡的戰靴踢著失去知覺的莫莉那豐滿柔軟的軀體。

  「看你的了,小伙子!」他接著拍拍那一直跟隨在他身邊、提著金屬箱子的人。

  「阿方索提督,只要您能保證給我安靜的一個半小時,我就保證給您一個聽話的蜂巢。」

  這個擅長破解各種密碼的工程師熟練地將金屬箱子裡的機器連上控制著蜂巢指揮中樞的巨型計算機,頭也不回地對阿方索說著。

  「小伙子,時間的問題你不用操心!」阿方索自信滿滿地說著,看著那工程師開始專心地操作著機器,臉上忽然露出一種邪惡的微笑。

  他的注意力落在了昏迷在房間中央的女執政官莫莉的身上。因為摔倒時裙子捲起,使得莫莉豐滿勻稱的雙腿幾乎裸露在了西服套裙的外面,而腿上肉色的絲襪被劃破一個裂口,更使得一抹動人的柔嫩的雪白暴露出來。

  「這娘們倒是打發時間的好玩意!」阿方索臉上露出惡作劇般的壞笑。

  他拖起了女執政官失去知覺的柔軟身體,好像擺弄玩具一樣將莫莉擺好在了一張椅子上。阿方索將莫莉的雙手背到了椅子靠背後,用一根電線將她的雙手與靠背捆綁在了一起,接著將她的雙腳也分別捆在了椅子腿上。

  「哈哈,這個騷貨竟然穿這種內褲!我喜歡!!」阿方索捲起昏迷的莫莉的裙子,一把將她下身那條窄小的粉色三角褲扯了下來!

  女執政官被剝掉的內褲下裸露出的下身,使阿方索貪婪地咽起了口水。莫莉儘管都已經生過了孩子,可由於有節制的性生活和持續的運動,小腹依舊平坦結實,緊湊豐滿的秘穴的顏色也很嬌艷,就連濃密的陰毛也修剪得十分整潔。

  「乖乖,真是個一流的貨色!」阿方索讚嘆著,情不自禁地用手撫摸起莫莉裸露出的成熟豐滿的下身,用手指撥弄著兩片還是淡紅褐色的肥厚柔嫩的肉唇。

  阿方索沒有真的想在這裡和這個時候就強姦成熟美麗的女執政官。不過手上有這麼好的女人,儘管阿方索不是伊塞亞那樣的花花公子,可也不會就這麼輕易放過。

  他開始用手指撥開莫莉肉洞口的兩片嬌嫩的肉唇,將還沾著死去的敵人的鮮血的手指插進昏迷中的女執政官那緊狹溫軟的肉洞,毫不客氣地挑逗抽送起來!

  「嗯……啊?!!」

  昏迷的莫莉朦朧中覺得敏感的下身開始躁動騷癢,她嬌喘著呻吟起來。但當她睜開眼睛看到自己目前狼狽難堪的狀況,和面前邪惡地笑著、用手指玩弄自己最隱秘敏感的部位的阿方索,立刻發出羞恥的尖叫!

  「怎麼了?!……」

  莫莉的尖叫使那工程師回過頭朝著這邊看來。當他看到被捆綁在椅子上半裸下身的美女時,立刻吃驚而興奮地叫了出來。

  「沒你的事!小子,快幹活!!」

  阿方索惱怒的呵斥使那工程師心有不甘地又回過頭繼續操作起機器,但他的眼神卻依舊不時瞟向身後。

  「不!!!你這野蠻人、禽獸、海盜!!快放開我……」

  莫莉猶自喊叫掙扎著,直到惱火的阿方索用她自己的內褲堵住了她的嘴。

  「省省力氣留著叫床吧,賤貨!」阿方索毫不留情地抽打著莫莉的耳光,接著又一把撕開了她的上衣,將裡面那鏤花的白色文胸也扯斷了。

  「嗚!嗚……」莫莉高聲嗚咽著,徒勞地扭動著自己豐滿的身體抗爭著。

  莫莉嘴角流著鮮血,眼看著自己雪白豐滿的雙乳悲慘地從撕開的上衣和斷裂的胸罩間裸露出來,女執政官又羞又急,猛然感到眼前一黑,再次昏迷了過去。

  「沒用的臭婊子!」

  看到莫莉再度昏死過去,阿方索帶著譏諷的口吻說著,用手抓住女執政官裸出的一對豐滿白嫩的乳房,大力揉搓起來。

  忽然,阿方索感到房間的角落裡閃出一個山貓般矯健敏捷的身影!

  一個身材苗條修長,相貌清純秀美的年輕女郎好像幽靈一樣站在了阿方索的面前!

  那少女身上的緊身服將她健康青春的美好身段全部展示了出來:健康修長的大腿,飽滿結實的胸膛,纖細苗條的腰身,加上天使般純潔的面孔,將這個東方少女美好青春的形象襯托得無比完美!

  這少女當然就是卓凝,她並沒有隨艦隊離開佩塔魯尼要塞,因為只有近身肉搏才是她的特長。

  阿方索看著眼前這個突然出現的神奇少女,也有些迷惑了。因為布里斯托爾最好的海盜也想像不出東方人的功夫會是如此的奇妙和不同尋常。

  那少女看著相貌兇惡的阿方索發呆地看著自己,忽然莞爾一笑。這一笑差點使阿方索都忍不住也要對著那少女笑了起來,但他忽然感到那東方少女的手中有一道白光朝自己飛來!

  「啊!!!!」

  阿方索忽然好像受傷的野獸一樣嚎叫起來,因為卓凝的飛刀已經準確地扎進了他健壯寬闊的胸膛!

  卓凝在阿方索吼叫、跌倒的瞬間已經以一種令人眼花繚亂的速度將半裸著身體被捆綁在椅子上的莫莉解了下來。她知道自己武功再高也敵不過先進的武器,所以偷襲得手的中國少女立刻架起依然昏迷的女執政官朝房間角落的秘道奔去!

  「阿方索?!」

  就在卓凝架起昏迷的莫莉轉向秘道時,房間大門忽然打開,被阿方索的吼叫驚擾的伊塞亞。布爾梅耶出現在門前!

  身上那雪白的鬥篷已經被鮮血染紅的伊塞亞站在門前,還沒等他清楚地判斷出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那背著昏迷的女執政官的少女忽然敏捷如貓般輕靈地朝他躍了過來!

  伊塞亞甚至還沒看清這少女的長相--這在素有「花花公子」之稱的伊塞亞來說簡直是不可想像的恥辱!就感到手裡的武器被踢飛,接著人也莫名其妙地摔出去,撞在門外走廊的牆上!

  當惱羞成怒的伊塞亞爬起來,再次站在門前時,那神奇的少女和昏迷的女執政官已經消失在了牆角的秘道裡。

  「噢……伊塞亞!這小婊子打傷了我!!」

  阿方索倒在地上,用手摀住自己插著飛刀、流著鮮血的胸膛,用一種好像很疑惑的口氣對著同樣滿臉惶惑的伊塞亞喊叫著。堂堂的海盜之王決難相信,自己竟然會這麼輕易地敗在了一個美麗清純的東方少女手上!

  「好了,阿方索!你什麼時候學會受傷時像個娘們一樣大呼小叫?!」

  伊塞亞走近阿方索,發現他儘管胸口的傷很深,但並沒有生命危險,於是開始安撫起由於疑惑和憤怒而躁動的阿方索來。

  「讚美大神貝維耳吧,阿方索!那小婊子的刀再偏一寸,你就可以放一個長長的長假了!」

  伊塞亞調侃般地邊為阿方索包紮胸膛上的傷口邊說著,同時指揮著幾名突擊隊員護衛好那驚魂未定的工程師。

  「不必追進秘道!只要守衛好這間房間!」

  「小子,你現在的命比我們重要,好好珍惜吧!」

  伊塞亞臉上掛著自嘲的微笑,拍著那工程師的肩膀說著。

  ◇  ◇  ◇  

  「泰諾,我要是有這麼一艘旗艦該多好!」

  年輕的公爵像個孩子一樣拍打著暫時歸他指揮的、伊塞亞的旗艦「桂冠」號的指揮室中佈置豪華的電子星圖台,高聲地叫著,英俊漂亮得甚至帶些女人味的臉上充滿了發自內心的羨慕。

  「公爵閣下,您會有這麼一艘旗艦的!而且您的旗艦一定比『桂冠』號更大更威風!」

  被稱做「泰諾」的是一個四十開外的中年軍官,他態度極其恭敬地站在布裡安。阿杜米雷公爵的身邊。

  泰諾。拉克洛是阿杜米雷家族最忠實的隨從,也是一位優秀的軍官,曾做為布裡安的父親的副官直到老阿杜米雷公爵去世。如今忠誠的泰諾又以小阿杜米雷公爵的保護人的身份,隨布裡安參加了馬瑟梅爾同盟軍。

  由於頑固的阿方索堅持不讓「乳臭未乾的小公爵」糟蹋他的艦隊,所以弗雷德只好讓布裡安率領不那麼頑固的伊塞亞的、不那麼強大的艦隊來完成這次狙擊執政府軍和遠征軍聯合艦隊的任務。

  儘管伊塞亞的艦隊不如阿方索的強大,但能夠首次以一個真正的提督身份出戰,這就已經足夠布裡安興奮的了。

  「泰諾,我不是說過嘛--以後不要再稱我『公爵』。叫我布裡安,或阿杜米雷先生就好了!」

  布裡安漂亮的臉上掠過一絲不快,但瞬間就消失了,因為他看到對面牆壁上的通訊屏幕上出現了同盟軍首席情報官阿歷克斯。霍克的面孔。

  「布裡安,準備好了嗎?聯合艦隊已經回頭了,看來他們已經知道要塞被偷襲了!」

  阿歷克斯的表情儘管依舊輕鬆,但語氣卻已經掩飾不住他內心的緊張。

  「我已經準備好了,阿歷克斯!」

  也許是因為在同盟軍裡只有阿歷克斯待自己最友善,所以每次看到這個來自太陽系的叛將,布裡安就感到一種由衷的溫暖和喜悅。

  「好,布裡安,希望你能拖住聯合艦隊足夠長的時間。祝你好運!」

  「是!」

  ◇  ◇  ◇  

  風暴的中心--風暴眼本來應該是最平靜的。

  但約瑟夫。蘇拉的旗艦--「風暴眼」號上卻炸開了鍋。

  「蘇拉提督,我們必須回援佩塔魯尼要塞!」

  桑德拉竭力克制著內心強烈的緊張和恐慌說道。

  前紫羅蘭小組的指揮官臉上已經明顯流露野獸落入陷阱中的那種巨大的憤怒和絕望,這使得桑德拉那充滿成熟女性的穩重和美艷的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好像一條受傷的母豹。她經受過最慘重的失敗,所以對失敗的恐懼來得比任何人都真切得多。

  「這不用你說,我知道!」

  蘇拉已經失去了對待女性應有的風度,開始朝著桑德拉咆哮起來。

  「通知艦隊,全速撤退!!!」

  他高叫著,幾乎暴怒得想將已經手忙腳亂的通訊官一腳踢進計算機裡,像電波一樣地直接飛到各艘正追擊敗退的弗雷德艦隊的戰艦上!

  「不好了!!」

  又一個壞消息隨著連滾帶爬衝進指揮大廳的軍官一起降臨了!

  「一、一支艦隊……好像是叛軍中那個伊塞亞。布爾梅耶的艦隊,出現在我軍背後!!!」

  那軍官好像喉嚨裡被塞進了雞蛋,幾乎是掙扎著說完的,然後就跌坐在桑德拉身邊的椅子上窒息一樣張大著嘴巴,再也說不出話了。

  「該死的布里斯托爾狗!!」

  約瑟夫大聲咒罵著,剛要發佈命令,卻看到侯塞因。庫特裡斯那張難看的醜臉出現在了通訊屏幕上。

  「蘇拉提督,我命令你的艦隊全力狙擊叛軍艦隊,為我的艦隊回援要塞掃清通道!!!」

  侯塞因。庫特裡斯那張兇悍的臉上的幾乎每一根鬍子都可怕地支了起來,使他同樣充滿緊張表情的臉看起來像一隻滑稽的刺。

  身為聯合艦隊中官階和軍銜最高的司令,庫特裡斯中將現在終於顧不得什麼面子問題,開始毫不客氣地向蘇拉發號施令。

  「哼哼,庫特裡斯中將,我看你現在還是應該去追弗雷德那個雜種,而不是忙著趕回要塞會你的情人!」

  已經氣極的蘇拉開始毫不客氣地冷笑著回擊庫特裡斯的狂傲,他還在記恨庫特裡斯鼓動自己一起追擊弗雷德,所以惱怒之下連這位司令閣下的老底都掀了出來。

  儘管庫特裡斯也知道,自己和莫莉的關係一定是掩不住眾人的耳目的。但在這個時候被蘇拉當眾揭穿,他還是感到極其氣憤。口拙的中將竟然一時只會瞪著一雙牛眼,而一句話也說不出!

  「中將閣下!您放心地回援吧!我會全力替你殿後!!」

  氣憤歸氣憤,約瑟夫。蘇拉還是能夠分得清輕重緩急的。他知道自己在此刻必須更加保持清醒,和庫特裡斯緊密合作才能渡過危機。而且自己已經一逞了口舌之快,所以也就滿足了。

  庫特裡斯的面孔在得到蘇拉的承諾後,立刻從屏幕上消失了。

  「太無禮了!」

  與庫特裡斯的聯絡一中斷,桑德拉就憤憤地說道。這位傲慢的司令在關鍵時刻命令自己的部下為自己斷後,這種做法令女軍官感到極其失望。

  蘇拉看著桑德拉由於氣憤和緊張而劇烈起伏著的豐滿結實的胸膛,心中忽然升起一個念頭。

  『要是這一仗我敗了,這女人再落回叛賊的手裡,大概還會像從前那樣被扒光了衣服捆綁起來輪姦凌辱吧?如果我能看到這樣的場面……』

  蘇拉一向對這個曾由於失敗而落入叛賊手裡受到可怕凌辱的女軍官缺乏應有的好感和同情,所以在這種絕望之中竟然還會對自己的女同僚生出這樣荒唐的念頭來,但幸好一個倒霉蛋打斷了他。

  「讓侯塞因這個無禮的傢伙先逃吧,說不定,佩塔魯尼要塞的巨炮已經準備好迎接他了呢!」蘇拉的副手比爾。德魯格幸災樂禍地說著,他甚至還為自己的「幽默」和「才思敏捷」而咯咯地笑出了聲。

  桑德拉驚訝地看著這個不知是缺心眼還是反應遲鈍、或者二者兼備的傢伙,簡直不敢相信如此愚蠢的話是出自一個國防軍准將的口中?!

  「閉嘴,你這頭蠢豬!!」

  比爾的話果然招來約瑟夫暴雨般的斥罵,他將自己一肚子的怒火都傾洩到了自己這個愚蠢到連開玩笑都不會看時機的副手身上。

  「要是庫特裡斯成了『蜂巢』的炮灰,我們也就將是這宇宙中的一堆永遠飄不到目的地的垃圾!你懂不懂?你這呆鳥加笨蛋!!!」

  「不要戀戰!全力突破叛軍艦隊,全速追隨庫特裡斯艦隊回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