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亂的星系:010.第十章 ◆ 十分鐘的戰爭


第十章 ◆ 十分鐘的戰爭

  莫斯塔船長現在又感到了那種年輕的衝動。這種源於人類最本能的衝動使老尼克再次感到自己還沒有老,他依然可以像年輕人一樣戰鬥、拚殺,和做那種事情。

  每當大戰之前,莫斯塔船長總會有這種難以遏制的衝動。

  他在指揮室裡焦躁地徘徊著,終於下了決心--他要在血戰來臨之前先去發洩一下身體裡那狂野燃燒著的烈火。

  「塞巴斯蒂安,我要『下去』一下,這裡你先照顧一陣!」莫斯塔船長對他那忠誠精幹的小個子副手說著。

  塞巴斯蒂安楞了。他當然知道莫斯塔船長說的「下去」是什麼意思,可現在離弗雷德給他們指定的出擊時間只剩下不到一個小時了,他沒想到自己的老船長在這個時候還有這種念頭?!

  「呵呵,好小伙子,你不用擔心!我這樣的老頭子做那種事,不會像你這樣的小伙子花很久的。」

  塞巴斯蒂安立刻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老船長的信任和坦率使腆的塞巴斯蒂安臉紅得幾乎到可脖子根。

  「我去了。對了,要是米婭娜來找我,你就隨便找個理由替我搪塞一下!」

  莫斯塔船長忽然想起自己的女兒。聰明的米婭娜一向不喜歡他做那種既傷身體又有些殘忍的事情,不過他知道外表忠厚的塞巴斯蒂安總會找到理由來擋住自己那單純而癡情的女兒。

  「如果這次能戰勝,回去就讓米婭娜和塞巴斯蒂安完婚吧。」

  走向戰艦底層的莫斯塔船長好像所有慈祥的父親一樣,考慮著那對相互鍾情的戀人。他相信塞巴斯蒂安一定會成為一個可靠的丈夫,絕對會比自己更能照顧好米婭娜。

  『可笑!我怎麼想起這些了?!』

  莫斯塔船長走到了戰艦最底層的一個厚重的鐵門前。他知道這鐵門後有怎樣一個暴虐殘酷的世界,他忽然為自己剛才那些足以令自己剛剛積攢起的衝動全部消散的溫柔念頭而失望地輕笑起來。

  「臭婊子,我來了!!」老船長興奮地高叫著,推開了那秘密牢房的鐵門。

  莫斯塔船長一走進牢房,立刻看到了他此刻最想見到的場面--一個被赤身裸體捆綁著的、美麗而悲慘的紅髮女郎。

  紅髮女郎的雙手被用一根結實的繩子捆在一起,吊在牢房的天花板上,雙腳則被沉重的腳鐐鎖著,分別禁錮在身體兩邊的兩根柱子上。她成熟健康的肉體完全赤裸著,挺拔豐滿的雙乳由於驚恐和羞怒而微微抖動,看到好像發情的獅子一樣走進來的老船長,不幸的女人嘴裡發出一陣絕望而羞恥的呻吟。

  毫無疑問,這個悲慘的裸體女子就是追捕弗雷德失敗反而被擒、又被弗雷德做為「禮物」送給莫斯塔船長的前紫羅蘭小組的副隊長--琳達。

  可憐的女軍官已經被做為戰俘關押在這牢房裡很長一段時間了。在這裡,女戰俘的命運只有一個,就是做敵人任意凌辱糟蹋、發洩獸慾的工具。長時間的蹂躪和大肆淫辱已經在琳達那健康美好的肉體上留下了很深的烙印--她的肌膚變得更加蒼白而且傷痕纍纍、她的雙乳變得更加豐滿甚至有些臃腫、她飽滿勻稱的豐臀開始變得肥碩、只有健美修長的雙腿依舊結實勻稱。

  「禽獸……你、你……」看到莫斯塔船長眼中那燃燒著的慾火,琳達立刻知道自己又將遭到多麼屈辱而可怕的折磨,她羞憤地掙扎著失去自由赤裸身體,低聲怒罵著用最卑鄙的手段摧殘自己身體和意志的敵人。

  「哈哈哈,臭婊子,還是這麼囂張?!」

  莫斯塔船長愉快地笑了起來,因為他很高興看到這個被俘的女人依然保持著抵抗的意識,這會使他折磨凌辱起這個女人來更加有滿足感。在與敵人決戰之前能先痛快地蹂躪敵軍被俘的女軍官,這使老船長感到一種難以形容的快樂。

  「母狗,我們就快徹底地打敗你們了!你們的佩塔魯尼要塞已經在我們的手中,也許你很快就可以見到你的那些該死的同伴被一個個地絞死在切阿的廣場上了!哈哈哈……」

  莫斯塔船長實在無法抑制內心的狂喜,他一邊解開琳達被捆在頭頂的天花板上的雙手,一邊說著。

  「不!!……你、你妄想……」

  琳達聽到佩塔魯尼要塞竟然已經失陷,立刻感到一種巨大的絕望。她當然清楚佩塔魯尼要塞那幾乎是決定性的戰略地位,要塞失陷幾乎等於徹底毀滅了被俘的女軍官心底那最後一絲微弱的希望,使得琳達絕望地悲鳴起來。

  琳達的雙手被解開,她立刻竭力扭動著赤裸的身體掙扎起來。但長時間的監禁和殘酷的蹂躪已經使昔日的女戰士變得極其虛弱,莫斯塔船長輕易地就勒住她的脖子制止了女俘虜軟弱的抵抗,接著將她的雙手重新用繩子反綁在了背後。

  「臭婊子,老實點!難道你又皮肉發癢了?」

  莫斯塔船長一邊打開鎖著琳達雙腳的腳鐐,一邊惡狠狠地威脅著。

  「跪下!!」他接著惡狠狠地說著,朝著被反綁雙手的女俘虜膝蓋後狠踢一腳,使琳達痛苦地呻吟著跪伏在了地上。

  琳達由於雙手被反綁在背後,所以跪下的同時立刻失去重心,上身也趴倒在了地上,使得她赤裸著的雪白豐滿的屁股高高地撅了起來。她赤裸的屁股和後背上還留著上一次凌辱後留下的淡紅的鞭痕和一塊塊可怕的瘀青,琳達感到老船長粗糙的大手粗魯地扒開自己結實的雙臀,立刻羞恥萬分地嗚咽著,死命地夾緊雙腿反抗起來。

  「該死的母狗!」莫斯塔船長怒罵著,順手抄起了旁邊地上的一根皮鞭。在這特殊的牢房裡,這種折磨拷打女囚犯的刑具可說到處都是。

  他抄起鞭子,朝著跪趴在地上掙扎抵抗著的女俘虜那赤裸的雪白屁股狠狠抽了下去!

  「啪」!一聲沉悶的鞭子抽打在肉體上的聲音響過,琳達搖擺掙扎著的渾圓飽滿的屁股上立刻出現一道血紅的鞭痕!

  「嗚!……」琳達立刻歪過頭,嘴裡發出一聲低沉淒慘的哀叫!她緊接著感到一陣毫不留情的鞭子重重落在了自己赤裸的屁股和大腿上,肉體上傳來的那種熟悉的火辣辣的疼痛,和慘遭敵人肆意鞭打的羞辱使被俘的女軍官幾乎立刻就大聲地哀叫呻吟起來。

  「不……啊……不要!」

  琳達慘叫著,幾乎立刻喪失了抵抗的意志,因為她知道自己反抗的結果只是使自己肉體遭受更大的痛苦,而絲毫不能阻止敵人對自己的姦淫和施暴。

  「賤貨!」老船長見跪趴在地上的女俘虜開始屈辱地呻吟哀求,不再試圖反抗,於是也丟下了手中的皮鞭。

  「母狗,讓我檢查一下你下賤的身體。」他說著,再次用手粗魯地抓住女俘虜雪白肥厚的屁股,殘酷地扒開兩個由於鞭打而微微紅腫的肉丘,露出了女俘虜下身那兩個悲慘無助的淒美肉洞。

  女俘虜下身的恥毛已經被全部剃光,而使得她豐滿的恥丘變得光禿禿的,顯得十分淫賤和難堪。由於經常遭到姦淫,琳達下身那豐潤迷人的肉穴已經變成好像一個久經風霜的妓女一樣的深褐色,兩片肥厚的肉唇鬆弛地垂著,就連屁股後面那狹小的肛門也能使老船長輕易地插進兩根手指。

  「臭婊子……」莫斯塔船長將兩根手指插進琳達的屁眼粗暴地抽送了幾下,接著又插進她的陰戶。儘管女俘虜的肉穴外觀上已經十分不雅,但肉洞裡面乾燥的陰道和直腸還依舊充滿彈性。

  「不……嗚嗚……」

  在慘遭無情的鞭打後,又被敵人這樣大肆淫辱自己的身體,琳達開始屈辱而傷心地呻吟著,小聲啜泣起來。但由於經常遭到姦淫,她的身體已經變得十分敏感而適應這種羞恥的肆虐,老尼克幾下扣挖就使琳達的陰道內立刻濕潤起來,這使得她越發羞恥地嗚咽起來。

  「還假裝什麼貞潔?分明就是一個下賤的母狗嘛!」

  莫斯塔船長從女俘虜羞恥地濕潤起來的肉穴裡抽出手指,下流地辱罵著已經羞憤得無法自持的琳達,開始解開自己的褲子。

  他跪在赤身裸體被捆綁著趴伏在地上的琳達背後,用手扶住自己難得如此堅挺的肉棒,對準女俘虜被迫叉開的雙腿之間那迷人的肉洞,用力插了進去。

  「哦!該死的!!」老船長忽然惱怒且有些沮喪地怒罵起來!

  原來是女俘虜肉穴周圍那些剛剛長出一點的陰毛妨礙了老船長的插入。

  本來琳達的下身已經被徹底剃光了陰毛而光禿禿的,但是那些剛剛長出一點的陰毛卻因此而顯得更加硬而惱人。老船長的肉棒前端觸到它,立刻感覺一陣說不出的沮喪和不適!

  老船長惱怒地將琳達從地上拖起,抬到了一張桌子上。他將琳達的身體平放在桌子上,被反綁的雙手壓在身下,雙腿耷拉在了桌子外。

  「該死的母狗,看來我還得給你剃一下你那骯髒的騷毛!!」莫斯塔船長粗魯地分開琳達赤裸的雙腿,接著從桌子的抽屜裡找出了一個薄薄的、鋒利的小刀片。

  「不……不要……」琳達見老船長要直接用那鋒利的刀片來刮自己下身的恥毛,立刻驚恐萬分地尖叫起來。

  「別亂動,臭婊子!」老船長焦急地用一隻手按住琳達緊張地抽搐著的小腹和下身,另一隻手拿著刀片放在了她的恥丘上。

  「刮傷了你就不好玩了,知道嗎?」老船長威脅著驚慌羞恥的女俘虜。他也不想弄傷這女人的身體,於是蹲下將臉湊近琳達赤裸的下身,小心地用刀片在她嬌嫩的肉穴周圍剃了起來。

  琳達現在感到驚恐極了,因為她知道那鋒利的刀片對自己嬌嫩的身體是多麼大的威脅。這種恐懼的感覺使琳達忍不住輕輕抽泣起來,雙腿和下身都不住地發抖起來。

  莫斯塔船長焦急而惱怒地剃著女俘虜下身那些惱人的毛髮,但也許是年紀大了眼睛不好的緣故,鋒利的刀片還是輕輕劃到了琳達緊張地發抖著的大腿內側!

  「啊!!」琳達立刻感到大腿根一陣劇痛,本能地抬腿踢在了蹲在自己面前的莫斯塔船長的胸前!

  毫無準備的莫斯塔船長立刻被琳達踢倒在地上,與此同時,琳達聽到一聲極其可怕的、低沉含糊的嘶吼!

  「不!」琳達還在尖叫著,掙扎著跳下桌子,但立刻被眼前的場面驚呆了!

  她看到倒在地上的莫斯塔船長那魁梧的身體已經可怕地抽搐成了一團,他的雙手痙攣地扣挖著堅硬的地面,眼睛好像死魚一樣地突出,而喉嚨上則有一道可怕的傷口在不停地噴泉一樣湧出大團的鮮血!!

  「咯、咯……」

  莫斯塔船長的嘴裡湧著血泡,發出低沉模糊而可怕的聲音,雙手瘋狂地抓著自己的胸口,終於漸漸僵硬下來!

  琳達發出一聲短促的驚叫,她立刻明白了這一切:原來自己本能地踢倒老尼克的同時,他手中那鋒利的刀片正巧割中了他自己的喉嚨!!

  『怎麼辦?!怎麼辦?!!?』跳下桌子的琳達跪在莫斯塔船長漸漸僵硬的屍體前,驚慌地思考起來。

  她知道如果敵人發現莫斯塔船長死了,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殺死自己!

  但幸好被割斷了喉嚨的老船長沒能發出大聲的慘叫,這使得琳達立刻決定了自己該做什麼--逃走!!

  「該死的老畜生,這真是報應!」琳達緊張地用背後反綁的雙手在地上摸索著,終於找到了那鋒利的刀片,接著她開始小心地握住刀片,慢慢割斷自己被反綁的雙手上的繩子……

  ◇  ◇  ◇  

  「塞巴斯蒂安,我父親到底上哪兒去了?他是不是又去『那兒』了?」

  嫻靜嬌小的金髮姑娘端坐在莫斯塔船長的大皮坐椅上,溫柔的目光靜靜注視著面前焦躁不安地來回徘徊的情人,柔聲問道。

  聰明的米婭娜早就知道塞巴斯蒂安在為老船長隱瞞,因為她太瞭解他了,勇敢堅毅的塞巴斯蒂安其實根本不會撒謊,他閃爍的目光早就將一切都告訴了米婭娜。

  米婭娜知道老船長去了哪裡,不過她知道「那兒」不是她一個姑娘家適合去的地方,她很為自己的父親在這種關鍵時刻還想做「那種」事情而感到羞愧和一絲氣憤。

  塞巴斯蒂安此時心裡感到十分焦急,因為距離與弗雷德約定的出擊時間只剩下不到五分鐘了。如果不能按時出擊,接替前面的布裡安艦隊去繼續阻擊回援佩塔魯尼的執政府軍聯合艦隊,那就意味著阿歷克斯苦心設計的這個大膽的計劃將面臨徹底失敗的危險,而此時深入要塞的阿方索和伊塞亞就更是成了有去無回的犧牲品!

  塞巴斯蒂安使勁地用手拽著自己的頭髮,終於做出了決定。

  「米婭娜,你在這裡等著,我去把莫斯塔船長找回來!」他說著,急匆匆地跑出了指揮室,將他那聰明溫柔的情人丟在了身後。

  塞巴斯蒂安快步跑向戰艦的最底層,剛剛走下旋梯就見一個軍官迎面跑了過來。

  「赫斯利提督,剛剛有一艘太空梭飛出去了!不知是什麼人在上面!!」

  「什麼?!!」塞巴斯蒂安一楞。

  在這種時候,如果沒有莫斯塔船長或自己的命令,是任何人都不能輕易離開戰艦的。

  塞巴斯蒂安忽然感到一絲不祥,他丟下那不知所措的軍官,飛跑向戰艦底層的那個特殊牢房。

  他一拐過走廊,就聞到一股濃重的血腥味!

  「不好!!」

  塞巴斯蒂安驚叫一聲,衝進了鐵門大敞著的牢房,立刻被眼前可怕的情景驚得目瞪口呆!

  只見那佈置得無比淫邪陰森的牢房地中央,被割斷了喉嚨已經死去的莫斯塔船長那可怕地痙攣起來的屍體躺在血泊中,而那個被俘的女軍官琳達則早已蹤影全無!

  「船長……船長!!!」

  塞巴斯蒂安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輕輕呼叫著老船長,接著發出一陣淒厲的吼叫,猛撲到了躺在血泊中的屍體上。

  已經不用再看了,塞巴斯蒂安知道他尊敬的莫斯塔船長已經斷氣了。但巨大的悲傷使他還是發瘋一樣拚命地抱起了老船長僵硬的屍體,大聲吼叫著。

  「軍醫!!叫軍醫來!!!軍醫……」

  塞巴斯蒂安瘋狂地吼著,好像一頭暴怒的獅子一樣抱著老船長的屍體猛衝出牢房。

  塞巴斯蒂安的吼叫立刻將附近的軍官和士兵們招了過來,那跟隨著他的軍官一把從背後攔腰抱住了他。

  「赫斯利提督,赫斯利提督!莫斯塔船長已經死了……」

  塞巴斯蒂安被那軍官攔腰抱住,他號啕痛哭著,抱著莫斯塔船長僵硬的屍體頹然地跪倒在了地上。

  「父親!塞巴斯蒂安……阿歷克斯在找你們!」

  一個清脆溫柔的聲音從旋梯上傳來,接著米婭娜小跑著奔下旋梯。

  「父親……」米婭娜看到了渾身是血的塞巴斯蒂安流著淚跪在戰艦底層的的過道上,懷裡抱著老船長僵硬的屍體,立刻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她發出一陣淒厲的呻吟,眼前一黑,立刻暈了過去。

  「米婭娜!」一個軍官驚叫著,抱住了金髮姑娘正在倒下的身體。

  「赫斯利提督,那太空梭裡一定就是那個害死船長的臭婊子!我們追上去把她抓回來!!」那個最早向塞巴斯蒂安報告的軍官憤怒地叫著。

  「不必了……」塞巴斯蒂安忽然說道。他將老船長的屍體小心地放到地上,然後走到被軍官抱著的失去知覺的米婭娜身邊。他用一種歉疚的目光溫柔地注視著自己只是暫時失去知覺的情人,然後堅定地回過頭來。

  「統治艦隊:做好立刻出擊的準備!」恢復了鎮定和堅決的塞巴斯蒂安大聲說著,快步奔上了旋梯。

  ◇  ◇  ◇  

  「塞巴斯蒂安!!莫斯塔船長呢?!你們為什麼還不出擊?!布裡安那裡的防線已經被突破了!!!」

  巨大的通訊用顯示屏中的同盟軍首席情報官阿歷克斯已經失去往日的風度,他幾乎是咆哮著吼著,英俊的面孔已經變得十分可怕和猙獰。

  「霍克提督,莫斯塔船長他、他死了……」塞巴斯蒂安說著,眼角還閃爍著晶瑩的淚花。

  「什麼?!」

  「我們現在馬上就出發,如果不能完成任務,我就不再回來了!」

  「塞巴斯蒂安!等等!!……如果不能阻擊住聯合艦隊,那你也要去佩塔魯尼,把阿方索和伊塞亞他們接回來……」

  阿歷克斯說著,眼中露出無比絕望和痛苦的神情。

  ◇  ◇  ◇  

  「泰諾,通知艦隊:繼續阻擊!」

  「可是……布裡安提督,我們的艦隊已經損失大半,無力再戰了呀!」

  「……可是莫斯塔船長的艦隊還沒有到來,我們必須繼續戰鬥下去!」

  英俊的年輕公爵坐在指揮室裡,已經由於血戰而變得蒼白的臉上露出與他的年紀不相符的決絕。

  ◇  ◇  ◇  

  「赫斯利提督,我們、我們來晚了……十分鐘。聯合艦隊已經突破了布裡安艦隊的防線,朝佩塔魯尼回援了。」

  一個軍官沮喪地向莫斯塔艦隊如今的指揮官塞巴斯蒂安。赫斯利匯報著。

  「唉……這難道就是命運嗎?」塞巴斯蒂安自言自語著。

  「通知下去:所有戰艦除了必須的燃料和武器外,拋棄所有的裝備!艦隊全速前往佩塔魯尼!」

  「可是……敵人的艦隊也在駛向那裡,我們這樣不就成了佩塔魯尼要塞炮的目標了嗎?」

  「顧不了這麼多了!莫斯塔船長已經死了,我們不能再讓阿方索和伊塞亞也白白送命!」

  ◇  ◇  ◇  

  這真是一場宇宙戰爭史上最奇特,也最殘酷的戰役。

  在塞巴斯蒂安指揮艦隊趕到後,已經幾乎損折殆盡的布裡安艦隊終於能夠撤離戰場。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則可謂曠古絕今!

  兩支互為敵對的艦隊一前一後,好像亡命一樣瘋狂地奔向佩塔魯尼要塞。他們現在比的不再是火力或指揮,而是速度----生死存亡的速度!

  拋棄掉了大多數裝備的塞巴斯蒂安艦隊瘋狂地追趕已經突破了布裡安的防線的聯合艦隊,兩支艦隊的數千艘戰艦組成一支滾滾的金屬洪流,湧向佩塔魯尼。

  他們一邊朝著同一目標亡命前進,一邊互相攻擊,不斷有巨大的戰艦被擊中,化做宇宙中的一團耀眼的白光,但誰也不知道這戰艦究竟是毀滅在哪一方的炮火之下!!

  ◇  ◇  ◇  

  「阿方索!!不行了!!敵人已經登陸了……我們在外面的防線已經被突破了!!」

  伊塞亞。布爾梅耶踉蹌著衝進蜂巢的控制中心,他已經徹底失去了平常那種好整以暇的風度,雪白的鬥篷被鮮血染得通紅。

  「該死的!!你這頭笨豬!!怎麼還沒破解開這個狗娘養的密碼?!!」

  阿方索好像要吃人一樣朝著那個還在不停操作著電腦的工程師吼叫著。

  「我……可是、再有幾分鐘就好了……」

  「王八蛋!!!笨豬!!!」阿方索的吼叫幾乎要將伊塞亞的耳膜震裂了。

  「阿方索,這不能怪他!是我們的阻擊艦隊沒能完成任務。現在就算解開密碼也沒用了,因為敵人的聯合艦隊已經回來了。我們還是趕緊突圍吧!」

  伊塞亞現在還能保持鎮靜,儘管他也十分沮喪和絕望,但至少他知道向阿方索這樣狂吼亂叫是沒用的。

  「該死的!!我就知道那乳臭未乾的小子沒用!!」阿方索還在抱怨,但他以為問題出在了布裡安的身上。

  正在這時,控制中心的門被推開,渾身沾滿血污的塞巴斯蒂安出現在門前。

  「伊塞亞,阿方索!快跟我走!!」

  「你這小子!!這是怎麼一回事?!」阿方索猛撲到塞巴斯蒂安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領子。

  「對不起……我、我來晚了……」

  「老尼克呢?!這老東西在哪兒?!」

  「莫斯塔船長、他、他死了……」

  「……」阿方索目瞪口呆地看著浴血殺來援助自己的塞巴斯蒂安眼中又流出了淚水。

  「快跟我走!」

  塞巴斯蒂安拉起阿方索,和伊塞亞一起衝了出來。

  「等等。」伊塞亞忽然站住了腳步。

  「你!你去帶人炸毀佩塔魯尼要塞的鑭晶庫!」伊塞亞對身邊一個已經受傷的軍官命令道。

  「不能給敵人留下一點燃料,否則我們逃跑時還會成了蜂巢的炮灰!」

  儘管已經大敗,但伊塞亞依然還保持著清醒的頭腦。

  ◇  ◇  ◇  

  鮮血染紅了佩塔魯尼要塞的每一寸土地。

  馬瑟梅爾同盟軍精心設計的突襲計劃最終以悲慘的失敗收場。

  儘管塞巴斯蒂安終於捨命救出了阿方索和伊塞亞,同盟軍的布爾梅耶艦隊和莫斯塔艦隊卻幾乎損折殆盡。

  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執政官,和一個被俘的女軍官決定了這樣一場戰役的最終結果。

  這難道不是命運對那些自以為能夠主宰別人的人的無情捉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