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亂的星系:013.第十三章 ◆ 布里斯托爾少年


第十三章 ◆ 布里斯托爾少年

  佩塔魯尼基地裡充滿著古怪的氣氛,也許是「勝利」來得過於僥倖?但約瑟夫卻總是感到所有人都在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那眼神中充滿了憐憫和同情。

  儘管國防軍中充滿著勝利的氣氛,但約瑟夫卻沒有半點的喜悅,因為他知道這勝利來得多麼僥倖!而且……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勝利令他有一種深深的羞辱感!

  現在所有人都知道,為什麼叛軍的莫斯塔艦隊沒能準時趕到預定的狙擊的星域--因為幾乎是赤身裸體地駕著太空梭返回佩塔魯尼的前紫羅蘭小組的副隊長琳達已經說明的一切!

  自己的未婚妻被敵人俘虜,這一直被約瑟夫視為自己的奇恥大辱。正是這種復仇的怒火驅使他跨越時空來到遙遠的布里斯托爾,他要親手剿滅叛軍來洗刷敵人帶給自己的恥辱。這段日子裡,約瑟夫一直在懷念從前與琳達在一起的美好時光,但他知道自己也許再也見不到自己那美麗機智的未婚妻了。

  可是如今琳達竟然奇跡般地生還,約瑟夫反而不能接受這個事實了!

  難道自己真的要娶一個在三年多的時間裡、一直被敵人像奴隸和娼妓一樣玩弄奴役的女子?自己就這麼在別人的閑言碎語和憐憫嘲諷中與琳達渡過一生?驕傲自負的約瑟夫無論如何不能接受這種現實,他甚至開始痛恨琳達為什麼會歷險歸來?為什麼自己心目中最純潔的女人不能永遠是一個飄渺的偶像而又重新落回到殘酷的現實!

  約瑟夫徘徊了半天,還是走向了琳達的居處。

  「約瑟夫?」

  正斜倚在床頭的琳達看到約瑟夫走進自己的房間,驚喜地招呼著坐了起來。

  由於長期被囚禁摧殘,女軍官的身體受到極大的傷害,醫生囑咐琳達必須靜養幾個月才能復原。

  琳達的臉上慢慢泛起淡淡的紅暈,多情美麗的眼睛濕潤地望著約瑟夫,嬌艷的嘴唇微微翕動,彷彿在等待著未婚夫溫存的擁抱!

  約瑟夫看著面前的未婚妻。儘管臉色依然有些蒼白,可重新穿上國防軍軍服的琳達神色間又恢復了從前的風采。但她的胸脯比以前更加豐滿,臀部更加渾圓寬大,身體曲線更加凹凸有致,全身都充滿了成熟的少婦一樣的妖嬈嫵媚。

  看著未婚妻軍服下那豐滿美好的身體曲線,約瑟夫忽然感到一陣噁心!因為他知道,面前軍服下的這具豐滿成熟的肉體不知遭到過多少敵人的玩弄,她挺拔的雙乳不知被多少男人的大手撫摸揉搓過,迷人的肉穴裡更是不知被多少根醜陋的肉棒肆意地姦淫抽插!

  約瑟夫知道琳達悲慘的遭遇決不是她的過錯,可是他就是無法接受自己再去擁抱一個曾經純潔如聖女、卻又如最低賤廉價的娼妓一樣被無數男人玩弄過的身體的事實!

  「琳達……」約瑟夫顳著,乾澀的眼神從面前的女軍官身上移開,慌亂地投向窗外。

  琳達眼中濃蜜的柔情慢慢僵硬、消散,她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嘴唇顫抖著失去了動人的紅潤。敏感聰明的女人已經從約瑟夫的眼神中讀懂了一切!

  「約瑟夫,你、你又來我這裡……還是想來看我窗台上的那盆雛菊,還是想借一本書呢?……」

  琳達強忍著幾乎要奪眶而出的淚水,聲音悲涼地念叨著未婚夫已經在自己面前重複過無數次的借口。在敵人那麼殘酷狠毒的蹂躪摧殘下都堅強地忍受下來的女人,現在感到僅僅是情人一個冷漠的眼神,就將自己的心徹底擊成了碎片!

  「你走吧……」琳達聲音哽咽了,她把頭扭到一邊,不令約瑟夫看到她傷心的淚水奪眶而出。

  約瑟夫默默走向門口,琳達聽見房門重重關上的聲音。

  琳達流著眼淚回過頭,驚訝地發現約瑟夫又站在了自己面前!

  約瑟夫的目光好像一團火焰,那是一種明明白白的烈火。

  「琳達!」約瑟夫低聲叫著,突然撲過來將坐在床頭的琳達緊緊抱住!

  「約瑟夫……唔……」

  琳達有些驚慌,有些羞怯。她感到約瑟夫好像要把自己搾乾了一樣緊緊摟抱著,瘋狂了似的親吻著自己,吻去自己臉上的淚水,用他的舌頭撬開了自己的嘴巴,使琳達連害羞的呻吟也無法發出。

  琳達感到自己的傷心和悲苦都迅速地溶化了,她感覺渾身失去控制一樣地發抖,在約瑟夫有力的懷抱裡漸漸癱軟下來。

  她感到約瑟夫開始解開自己軍服的扣子,將軍服和襯衣一起粗魯地從自己的肩膀上褪了下來。

  「約瑟夫,約瑟夫……」琳達閉上了美麗的眼睛,軟綿綿地癱倒在了床上呻吟著。她有些緊張,但更多的是一種渴望,渴望得到情人的愛撫的女軍官羞怯地閉著眼睛,半裸著的豐滿雪白的肉體緊張地顫抖著,嘴裡發出甜美的呻吟。

  琳達感到約瑟夫解開了自己乳罩的搭扣,一把將這自己上身最後一件小小的累贅扯離了自己的身體,然後迫不及待地抱緊自己,順著耳垂、脖子一直吻著,一直吻上了自己赤裸豐滿的乳房和敏感的乳頭。

  「不……約瑟夫……我要……」琳達心口不一地拒絕著、呻吟著,袒露的身體卻努力弓起,向上挺著使自己赤裸的雙乳完全貼到了約瑟夫火熱的嘴邊。約瑟夫臉頰上沒有刮淨的鬍茬刺在琳達敏感的雙乳上,使她感到一種觸電般的戰慄!

  琳達嬌羞動人的姿態使約瑟夫感到胸中那團烈火幾乎要將自己燒成了灰燼。

  他忽然感到自己真的欠了不幸的琳達很多,他要加倍地補償回來!

  約瑟夫狂亂地親吻吮吸著琳達那豐滿柔嫩的雙乳,雙手同時忙亂地解開女軍官的腰帶,將軍服裙子近乎粗暴地順著琳達緊張嬌羞地顫抖著的結實修長的雙腿上褪了下來,然後順勢將琳達的內褲也剝了下來!

  「約瑟夫!」琳達感到自己的身體已經徹底裸露出來,赤裸的下身忽然暴露在空氣之中使她忍不住輕輕尖叫起來,修長結實的雙腿下意識地緊緊夾住了約瑟夫的腰,雙手則抓住了約瑟夫寬闊的肩膀。

  約瑟夫順著琳達赤裸的胸膛向下吻著,親吻著琳達依然平坦結實的小腹……

  他向下親吻著,忽然感到自己好像被重錘狠狠打在了腦袋後面一樣,遭到了重重的一擊!!

  約瑟夫看到了琳達雙腿之間那隱秘的私處!

  微微賁起的豐潤的恥丘上那些美妙的金色陰毛竟只是些短短的毛茬,而下面那兩片微微開啟著的濕潤的肉唇則是一種濕潤的深褐色!

  這分明是被敵人殘忍地剃淨了恥毛,又遭到過無數次姦淫的證明!!

  約瑟夫立刻感覺眼前一片黑暗,一桶冰水兜頭淋了下來!

  他忽然間看到了阿歷克斯那張英俊而淫邪的笑臉!黑頭髮的混血兒好像一個陰險卑鄙的幽靈一樣,漂浮在了約瑟夫的面前;阿歷克斯那雙深邃的黑眼睛惡毒地注視著茫然地面對著自己情人赤裸美麗卻不再純潔的肉體的約瑟夫,嘴角露出憐憫譏誚的冷笑!

  「約瑟夫,這個賤人那被成百上千男人玩過的身體還是那麼美妙,是嗎?和這樣一個人盡可夫的婊子做愛感覺還不錯,是嗎?」

  約瑟夫分明聽見了阿歷克斯帶著一種嘲諷和同情的語氣,在自己耳邊說著!

  「不!!!」約瑟夫忽然嚎叫起來,他兇狠地將沉醉在喜悅的戰慄之中、輕輕為自己解開軍服的琳達的雙手推開!

  「不!阿歷克斯!!你這個雜種!我要殺了你!!!」

  約瑟夫好像發瘋了似的吼叫著衝出了琳達的房間!

  在他的身後,全身赤裸著的琳達抱住頭,絕望而羞辱地失聲痛哭起來。

  ◇  ◇  ◇  

  「侯塞因,鑭晶補給狀況不是很好。你知道,自從叛軍偷襲佩塔魯尼被我軍挫敗後,保民官對後勤不僅就不那麼及時了。」

  莫莉。納爾斯端坐在執政府軍聯合艦隊司令侯塞因。庫特裡斯中將的辦公室裡,娓娓陳述著最近的後勤補給狀況。

  儘管和庫特裡斯有著那種親密的關係,但在工作場合莫莉從不有超越正常上下級關係的舉動,一直表現得十分得體。

  莫莉今天穿著一身深藍色的西服套裝,上衣的西服領口開得很大,露出裡面質地極好的白色絲製襯衣,隔著薄薄的絲製襯衣甚至能看到裡面半碗形的胸罩下豐滿渾圓的雙乳的美妙形狀。她穿著肉色絲襪的雙腿併攏著,微微側身坐在椅子上,腳上穿著一雙無帶黑色細高跟鞋,顯得端莊嫻靜。

  但莫莉此刻的內心卻沒有外表那麼平靜。身為佩塔魯尼的執政官兼要塞後勤司令,她不得不更多地關心這場本來一點也不感興趣的戰爭。而要塞在叛軍那場膽大得近乎瘋狂的偷襲後,後勤補給狀況實在不容樂觀。

  「納托那頭蠢豬!看到我們打敗了叛軍,他又覺得可以鬆口氣了!該死!」

  庫特裡斯毫不掩飾地咒罵著無能而懦弱的保民官。由於戰事暫時緩解,納托也不再像以前那麼積極地輸送補給了,以至於由於伊塞亞撤退時炸毀的要塞鑭晶庫始終不能恢復戰前的儲備狀況。

  「比爾,比爾!統治艦隊,準備出擊!!」

  門外的走廊裡忽然傳來約瑟夫失去理智的咆哮,驚得庫特裡斯和莫莉都跳了起來!

  「怎麼回事?出什麼事了?!」庫特裡斯不知道究竟出了什麼狀況,跳起來走到門口。

  「侯塞因!侯塞因!!」

  狂暴地推開門衝進來的約瑟夫幾乎把庫特裡斯中將撞倒在地。

  「約瑟夫,你發瘋了嗎?」火暴脾氣的中將按捺不住心底的不快,揪住了約瑟夫還敞開著的軍服領子。

  「放開我,你這個傢伙!」約瑟夫喘著粗氣推開侯塞因的手。

  「侯塞因,也通知你的艦隊,和我的艦隊一起出擊!我們把那些叛賊的腦袋都擰下來!」

  「你中邪了吧?約瑟夫,你不知道我們的艦隊損失多少嗎?我們不是已經一致決定,暫時休戰讓艦隊得到補充嗎?」

  庫特裡斯疑惑地看著好像發瘋了似的揮舞著雙手喊叫咆哮的約瑟夫。儘管他也對這個恃才傲物、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的遠征軍艦隊提督沒有好感,可還是不敢相信現在面前這個敞開著軍服、臉色漲紅、雙眼噴火的傢伙就是原來的約瑟夫。

  「不行!我一刻都不能在等了,必須馬上把那些叛賊都殺光!」約瑟夫已經失去了理智。

  「蘇拉少將,目前要塞的鑭晶補給根本不足以令全部艦隊出動……」一直沉默著、被瘋狂的約瑟夫的舉動驚呆了的莫莉開口說道。

  「這裡那有你說話的地方?你這個只會在床上勾引男人的賤人,給我趕緊閉嘴!」約瑟夫這才注意到莫莉也在庫特裡斯的辦公室裡,立刻越發憤怒。

  「你、你……」莫莉立刻羞辱得滿臉通紅。

  「你說什麼哪!約瑟夫!!」庫特裡斯也發怒了。

  「行了,尊敬的中將閣下!你和這位納爾斯小姐的醜事以為我不知道嗎?你的銳氣是不是已經被她在床上給磨光了?!」失去理智的約瑟夫毫不示弱地反唇相譏。

  「混蛋!!」庫特裡斯終於爆發了,他吼叫著撲向了約瑟夫。

  兩個執政府軍最高將領不停互相辱罵著,好像兩個潑皮一樣粗魯地推搡著。

  他們吼叫的聲音驚動了走廊裡所有的軍官都走了進來。

  莫莉此刻感到極大的羞辱和傷心,因為她和侯塞因之間那種秘密的關係經過約瑟夫這麼一鬧,肯定會立刻傳遍整個要塞!她知道所有人、包括那些本來就在自己背後說三道四的傢伙,都會高興地將自己說成一個淫蕩下賤的騷貨!!

  莫莉從那些湧進庫特裡斯的辦公室、竭力拉開兩個全不顧身份撕打在一起的提督的軍官們之間,強忍著淚水衝了出去!

  ◇  ◇  ◇  

  莫莉駕駛著一輛對流車離開了要塞,她要找一個地方讓無端遭到羞辱漫罵的自己平靜下來。

  布里斯托爾也有大海,也有沙灘。不過由於地質結構和微生物群的差異,這裡的大海湛藍色、而是深紅色的,血一樣的紅色。這裡的沙灘也是一樣的血色。

  莫莉把車停在了遠離要塞的海邊,走上了血色的沙灘。

  迎面吹來的濕潤的海風中都好像帶著一絲血腥的氣味,也許是因為這個星球上流淌過太多布里斯托爾人和太陽系人的鮮血。

  莫莉攏了攏被海風吹散的長髮,漫無目的地在沙灘上走著。遠處的一個布裡斯托爾人的村落裡飄出了久違的炊煙的氣味,使莫莉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以前那種平靜平凡的生活。

  「也許我該離開侯塞因了,我申請調回太陽系吧?」莫莉想起了剛才約瑟夫那惡毒的辱罵,頓時感覺對自己在布里斯托爾的前景不能抱任何期望了,因為明天基地裡幾乎一定會被關於自己和庫特裡斯中將的流言充滿,簡直難以想像那些無聊的軍官會怎樣形容自己這個「淫蕩的騷貨」!?

  莫莉感到委屈和猶豫,因為若要她真的離開佩塔魯尼,她又實在捨不得外表粗魯卻對自己十分體貼的侯塞因。

  「哥哥,等等我……」

  莫莉忽然聽見背後傳來一個少年帶著稚氣的聲音。她回頭看到兩個布里斯托爾少年正一前一後地朝自己這邊跑來。

  跑在前面的少年看起來也就十五、六歲的樣子,臉很瘦且帶著一種營養不良的臉色,一頭金髮好像雜草一樣亂蓬蓬的,但兩隻眼睛卻十分明亮有神。後面的少年看來是前面的少年的弟弟,十三、四歲的年紀,長著一張可愛的娃娃臉,鼻子上還長著雀斑。

  從這兩個少年身上髒兮兮的衣服和瘦弱的身材來看,他們一定是住在附近的布里斯托爾人的孩子。因為長期戰爭加上佩塔魯尼本身是一個軍事要塞的原因,住在這個星球上的布里斯托爾人生活都很窮困。

  前面的少年飛快地從莫莉身邊跑過,經過時不由放慢了腳步,用一種好奇和懷疑的眼神看了看一身套裝、美麗大方的女執政官。顯然,像莫莉這樣有身份的太陽系女性是不應該出現在這種地方的。

  「等等我……」後面的少年喊著追了上來。

  兩個少年嬉笑著,跑到了遠處沙灘上的一堆巨石上玩耍了起來。

  望著這兩個窮困卻依然快樂的布里斯托爾少年,莫莉忽然想起了自己留在地球上的兒子。

  兒子現在應該也有十二歲了,大概至少能長得和那營養不良的布里斯托爾少年中的弟弟一樣吧?

  想起自己的兒子,莫莉忍不住盯著那跑遠的兩個布里斯托爾少年看了起來。

  那兩個少年瘦弱的身影很快閃到了那堆巨石的背後,接著漸漸朝那布里斯托爾人村落跑去。

  過了一會,那兩個少年又跑出了村落,繼續圍著那堆巨石爬上爬下,喊叫著玩耍起來。

  看著這兩個少年快樂的身影,莫莉有些哀傷地閉上了眼睛。

  「是該離開這裡了……」莫莉覺得繼續留在佩塔魯尼已經沒有意義了。

  正當她回頭要離開的時候,忽然聽見那邊巨石上玩耍著的少年發出一聲驚慌的尖叫!

  莫莉回頭,正好看見那個哥哥失足從巨石上跌了下來!接著她就聽見了弟弟驚慌的喊叫!

  「哥哥!哥哥!!」弟弟幾乎哭喊著,從巨石上爬下來,跑向了臉朝下趴在沙灘上的哥哥。

  莫莉幾乎是下意識地跑了過去,她現在好像關心自己的孩子一樣關心著這兩個素不相識的布里斯托爾少年。

  「哥哥,哥哥你醒醒啊!」弟弟已經真的哭了起來,使勁把哥哥的身體翻過來,搖晃著失去知覺的少年。

  「讓我來看看……」莫莉跑上來,跪在了兩個少年身邊。

  她抱過昏迷的少年,看到他稚氣的臉上和瘦弱的肩膀上有些細小的血痕,顯然是從巨石上摔下的結果。他的呼吸有些微弱,脈搏倒還算正常。

  莫莉相信這個少年只是暫時地昏迷了過去,也許這裡面也有體質虛弱的原因吧?但她知道這少年至少沒有生命危險。

  「好心的女士,求求你,救救我哥哥吧……」弟弟慌張地扯住莫莉的衣襟,哭著懇求。

  「別擔心,孩子!」莫莉安慰著驚慌的少年。

  「你們住在哪裡?我幫你把你哥哥送回家,讓他休息一會就好了!」

  「是嗎?那、那太好了……我們就住在那個村子裡。」弟弟聽莫莉這麼說,立刻破涕為笑,感激地指著附近的那個布里斯托爾村落。

  「那好,你帶路,我幫你把你哥哥背回去。」

  莫莉看那弟弟瘦弱的樣子,肯定不能一個人把昏迷的哥哥弄回家。而那個昏迷的少年瘦弱的身材還沒有中等身材的莫莉高,所以莫莉沒費什麼力氣就把昏迷的少年背了起來。

  弟弟在前面領路,女執政官背著昏迷的少年走進了村子。

  「你的父母都在家嗎?」莫莉隨口問著。

  「……沒有。」前面的少年有些猶豫,聲音也很輕。

  「怎麼?他們上哪兒了?」

  「他們……都死了。」少年說著,回過頭。莫莉清楚地看到他緊咬著嘴唇,眼淚已經在眼眶裡轉了起來。

  原來他們是孤兒!莫莉開始後悔自己問了一個多麼愚蠢的問題!她甚至猜測這兩個少年的父母也許就是死於這場無意義的戰爭。

  「好心的女士,前面就是我們的家了!」弟弟忽然指著前方一個有院子的小房子說著。

  莫莉不說話,背著昏迷的少年走進了院子。雖然背上的少年的確很瘦弱,可背著他從沙灘上一直走到這裡,還是使莫莉感到真的很疲憊了。

  「到了……」弟弟嘟囔著,跑進了房子。

  莫莉背著少年跟在後面,她剛剛邁過門檻,忽然感覺一雙手從後面用力地勒住了自己的脖子!!

  「啊!」莫莉發出一聲短促的驚叫!

  她感到背後那一直「昏迷」的少年突然「醒」了過來!他狠狠地勒住自己的脖子,把自己用力地壓倒下來!

  那一瞬間,莫莉幾乎被這突然的變化驚呆了!

  這少年為什麼突然襲擊自己?!他要幹什麼?!

  莫莉只覺得呼吸困難,她臉朝下摔倒在地上,下意識地用力想將背後的少年摔下來。她雙手反到背後,用力抓住少年的腰,拚命和他撕打起來。

  背後的少年畢竟瘦弱年少,儘管莫莉是女人,可還是漸漸佔了上風。她已經將少年推倒在了地上,但少年的雙手還是死死地勒住莫莉的脖子。

  「你、你為什麼……」莫莉感覺喘不上氣來,她一邊使勁掰著少年的雙手,一邊還沒忘了盤問他襲擊自己的原因。

  「你、這個、太陽、系、來的、臭女人,我、要、為我、父親、報仇!」那少年也已經累得快沒力氣了,氣喘噓噓地說著。

  「為、什麼……」莫莉感覺徹底糊塗了,但她知道自己必須先把這個襲擊自己的少年制服。她用力地用手肘擊打著少年的胸。

  「維尼、維尼……你快點……」那少年已經快支持不住了,他拚命喊叫著。

  莫莉眼睛的餘光看到那個弟弟正站在自己身旁,臉上帶著驚慌看著自己和他的哥哥撕打成一團。他的雙手背在背後,好像拿著什麼東西的樣子。

  「維尼!!」那少年聲嘶力竭地喊著,他勒住莫莉脖子的雙手已經馬上就要被女執政官掰開了。

  莫莉看到那叫維尼的弟弟咬了咬嘴唇,突然背在背後的雙手突然伸了出來,他的雙手上分明拿著一根閃閃發光的金屬棒!

  電擊棒!莫莉驚恐地認出了那叫維尼的少年手裡那恐怖的武器!

  「不!」莫莉一聲驚叫剛剛出口,就感覺脖子上傳來一陣可怕的灼痛!

  女執政官的身體立刻痛苦地蜷縮抽搐起來!而那個哥哥則從弟弟手裡奪過了電擊棒,不停地朝著莫莉的脖子和大腿上打了下來!

  「啊!啊……」莫莉發出痛苦的慘叫,她不停翻滾抽搐著,徹底失去了反抗能力。

  莫莉開始感覺手腳都失去控制地痙攣起來,電流的灼痛猛烈地從雙腿和脖子上傳遍全身,她感覺意識漸漸模糊起來。

  「總算把這臭女人制服了……維尼,幫我把她抬進地窖去。」

  這是漸漸昏死過去的莫莉聽見的最後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