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亂的星系:014.第十四章 ◆ 女執政官的命運


第十四章 ◆ 女執政官的命運

  莫莉漸漸從痛苦中甦醒過來,但手腳好像依然不聽使喚一樣地哆嗦著。她好像還能感到那種電流穿透身體的灼痛,這種可怕的記憶和疼痛使恢復知覺後的女執政官第一個反應竟是無聲地哭了起來。

  「哭什麼哭?騷貨!」一個還帶著些稚氣的聲音惡狠狠地從莫莉側面的方向傳來。

  莫莉驚慌地止住悲聲,歪過頭突然發現那個假裝摔昏、又襲擊了自己的布裡斯托爾少年正背靠牆壁,冷眼看著由於痛苦而忍不住哭泣起來的女人。

  「你……啊?!」

  莫莉顫著聲驚呼起來!因為她忽然看到那少年手裡拿著一件黑色的東西──正是自己的內褲!

  自己的內褲竟然被那少年剝了下來!莫莉立刻感到一陣恐懼和羞恥,她下意識地掙扎著想把內褲奪回來,卻忽然發現自己的手腳竟然都已經被捆了起來!

  莫莉這才發現自己現在的處境簡直狼狽極了:她仰面朝天地躺在昏暗的地窖的地面上,身下只鋪了一張床單;自己的雙手被舉在頭頂,用一根結實的繩索捆住兩隻手腕,拴在牆角的一個裝滿酒的巨大橡木桶底座上;而自己的雙腳則難堪地張開著,兩隻腳踝之間用繩子捆著一根一米多長的棍子,使自己的雙腿根本無法併攏!

  莫莉的裙子已經被撩起到了肚皮上,而顯然是赤裸的下身此刻正暴露在冷颼颼的空氣和那少年惡狼一樣的眼神之下!

  「你、你……要、幹什麼?!」莫莉感到羞恥極了。被一個素不相識的少年如此捆綁又剝掉了內褲,被那少年顯然不懷好意的惡毒眼神大肆視淫著赤裸的下體,莫莉幾乎羞怕得要尖叫起來!

  「騷貨,穿這麼淫蕩的內褲,一定是為了勾引男人吧?」

  那少年沒有理會莫莉,逕直走到被仰面捆綁著的女執政官面前蹲下,把手裡那條從女執政官身上剝下來的內褲放到眼前看了看,鄙夷地說道。

  莫莉被剝下的內褲是一條小小的黑色絲質三角褲,而且還是有些透明的。莫莉一向喜歡穿這種柔軟透氣的內褲,並不覺得這樣有什麼「淫蕩」。可是如今自己的內褲被從自己身上剝下來,拿在一個年紀比自己兒子大不了多少的陌生少年手裡奚落自己,甚至……那少年還把自己的內褲放在鼻子下嗅了嗅!莫莉頓時感到羞恥得渾身發燒!

  「把它……還給我……」莫莉感到受到了極大的侮辱,她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趕緊把自己的內褲要回來。

  那少年好像沒聽見莫莉的哀求,他使勁嗅了嗅手裡的內褲上那種成熟女人特有的體香,然後忽然把手伸向了女執政官由於裙子被撩起、內褲被剝下而裸露出來的下體!

  「啊!!不!!!」莫莉立刻感覺一隻冷冰冰的手侵入了自己赤裸的私處,她立刻羞恥地尖叫起來,僅穿著薄薄的吊帶絲襪的雙腿下意識地踢動掙扎起來。

  「別白費力氣了,母狗!」那少年看著女執政官裸露著的豐滿修長的雙腿胡亂掙扎著,卻因為雙腳腳踝之間被捆著一根棍子而無法併攏,立刻冷笑起來。

  面前這少年看起來還是個孩子,可從他嘴裡竟說出這麼侮辱性的下流語言,莫莉立刻感覺羞辱得要昏了過去。

  可莫莉畢竟還沒有昏過去,她清晰地感覺到那少年的手在自己赤裸的下體上大肆輕薄著,手指撥弄著自己秘穴外兩片豐潤嬌嫩的花瓣,輕輕拉扯著自己的恥毛,撫摸著自己豐滿的恥丘,甚至試圖將手指插進自己的肉洞裡!

  「不!!啊、啊!」莫莉喘息著竭力搖擺著裸露的豐滿下身,尖叫不止。這少年儘管臉上是一副冷酷殘忍的表情,可莫莉從他玩弄自己下身的動作中就能感覺到他對女人的身體沒有什麼經驗,完全是一種好奇心理。可正是這樣,使莫莉感到越發羞恥難當!

  「叫什麼叫?!母狗!」少年嘴裡惡狠狠地罵著,手卻半刻沒有停止對面前這個成熟無助的女人的玩弄。他的手指粗暴地夾住莫莉兩片肥厚柔軟的肉唇,殘忍地將它們拉長,目光好像刀子一樣割進女執政官下身那羞恥地翕動著的迷人肉洞。

  「不、不……啊……」被少年殘忍地玩弄性器,莫莉感覺到一種幾乎脫力一樣的羞恥感,她嘴裡吐出沉重的喘息和呻吟,豐滿的大腿虛弱地顫抖起來。

  那少年看著眼前虛弱羞恥地呻吟顫抖著的成熟美女,忽然好像發狂的野獸一樣,猛撲到莫莉的身上!

  「啊……不!不、嗚嗚……」莫莉驚慌地搖擺著被捆綁的身體尖叫起來,但幾乎立刻就被那少年用從自己身上剝下的內褲塞進了嘴裡!

  莫莉感到自己身上的套裝被粗暴地扯開,接著連同裡面被撕爛的襯衣一樣扒開,然後乳罩也被突然瘋狂起來的少年一把扯斷,自己豐滿挺拔的雙乳立刻徹底地赤裸暴露出來!

  「嗚、啊……嗚嗚……」這突然襲來的施暴令女執政官好像一下失去了清醒的意識,她感到自己赤裸柔嫩的雙乳落到了那少年的手中,被用力殘忍地揉搓抓捏著,悲慘地變成各種形狀!而莫莉則只會從被內褲堵住的嘴裡發出含糊的嗚咽悲鳴,渾身不停顫抖,徹底失去了反抗的能力而任憑那少年施暴!

  「好大的奶子!不要臉的母狗!」少年口中胡亂地罵著,雙手不停地使勁揉搓著莫莉赤裸的肥美雙乳,拉扯著兩個雪白渾圓的肉團上的那兩個嬌小的乳頭,而且把頭埋進女執政官赤裸的豐乳之間,瘋狂親吻吮吸著,甚至用牙齒胡亂咬起莫莉豐滿的雙乳來!

  「嗚嗚……嗚!!」莫莉感到頭腦裡一片混亂,只覺得被少年瘋狂揉搓玩弄的雙乳一陣陣疼痛和說不出的酸漲!她含糊地悲鳴呻吟著,無聲地哭泣起來。

  少年對著成熟美麗的女執政官撕爛的上衣下裸露出的豐滿白嫩的雙乳一陣瘋狂的蹂躪,然後抓住莫莉被撩起到腰上的裙子,使勁地撕裂成兩片!女執政官那雪白細膩、微微賁起、充滿成熟女性特有魅力的小腹立刻也裸露了出來。

  少年手忙腳亂地解開自己的褲子,莫莉立刻發出一聲含糊的驚叫,羞恥地閉上了眼睛!

  莫莉知道自己錯了,因為那少年胯下露出的那根粗壯的肉棒已經清楚地說明他已經不是一個孩子,而是一個發育成熟的男人了。莫莉這時才忽然意識到自己將要遭到什麼樣的可怕命運:被一個素不相識的少年殘忍地強姦!

  自己竟然會被如此羞辱地捆綁住手腳、撕爛全身的衣服、大張著雙腳、毫無抵抗地被一個陌生的少年強暴!莫莉此刻的羞恥和恐懼難以用語言形容!

  「嗚嗚……不……」莫莉羞恥地閉著眼睛,哭泣著從喉嚨深處發出含糊的悲啼哀求。直到現在,可憐的女執政官也沒弄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遭到如此屈辱可怕的摧殘!

  少年好像失去控制的野獸,瘦弱的身體壓在衣服破碎、幾乎全裸的女執政官身上,用手扶住自己興奮無比的粗大肉棒,忙亂地塞向被壓在身下的女人那迷人豐潤的肉穴!

  莫莉感到一根火熱堅硬的肉棒盲目地在自己赤裸著的下體上頂撞著,一雙手不停搓弄著自己撕爛的衣服下裸露出的佈滿牙印抓痕的豐滿胸膛!她感到一種巨大的恐懼和羞恥,喪失了理智地大哭起來!

  「不許哭!臭婊子、母狗!!」

  被施暴的女人羞恥驚恐的哭叫使少年也感到慌亂和煩躁,他不耐煩地辱罵著莫莉,身體壓在莫莉赤裸的下身上不停蠕動著,終於找到了目標!

  「嗚!!!」莫莉喉嚨裡發出一陣尖銳的悲鳴!她清楚地感到一根粗壯堅硬的肉棒撕裂自己柔嫩的肉唇,戳進了自己乾燥的肉穴!

  初識女人身體的美妙的少年嘴裡吐出長長的喘息,抱住莫莉幾乎全裸的豐滿肉體,在她由於恐懼和疼痛而抽搐翕動著的迷人肉穴裡瘋狂抽送起來!

  莫莉則感到自己下身的肉穴裡充滿了一種痛苦的酸漲,乾燥的肉穴裡被一根粗大的肉棒劇烈抽插,使她感到一種火辣辣的疼痛!巨大的痛苦和被強姦的羞恥使她哭得泣不成聲,而整個身體卻徹底癱軟了下來!

  當那少年終於長長嘆息著,停止了激烈的動作,將一股濃稠的精液噴射進被施暴的女執政官撕裂流血的陰道中時,莫莉已經失去了知覺。

  ◇  ◇  ◇  

  莫莉再次從巨大的痛苦中清醒過來,感到自己的下身還在火辣辣地疼痛。一些冰冷的黏液糊在自己大腿根,那一定是強暴了自己的少年留下的穢跡。

  嘴裡還被自己的內褲堵著,莫莉只能無聲地哭泣起來。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遭到這種噩夢一般的可怕凌辱──被撕爛全身的衣服、捆綁手腳、赤裸裸地躺在地窖冰冷的地面上,只知道自己已經被一個陌生的少年瘋狂地蹂躪強姦了!

  這少年是什麼人?為什麼要這樣殘忍地對待自己?

  莫莉頭腦裡儘管清醒了一些,但依舊沒法正常地思考,畢竟這突如其來的打擊太大、太猛烈了。

  「看哪,維尼。這母狗醒了。」

  那略帶稚氣的聲音從地窖口傳來,莫莉看到那少年嘴角掛著殘酷的冷笑走了進來,身後跟著他的弟弟。

  那叫「維尼」的少年看到幾乎赤裸的莫莉被捆綁在地上,臉上立刻露出驚訝的表情。大概是第一次看到赤裸身體的女人,而且還是一副遭到殘酷蹂躪後的慘狀,維尼的臉立刻漲紅了。

  「維尼,我來讓你看看怎麼對付這種太陽系來的騷貨!」

  一看到赤裸著豐滿的雙乳和豐潤的下身的莫莉,那少年立刻又好像變成了發情的野獸,眼中露出可怕的兇光!猛地撲了上來!

  「嗚……嗚!!」莫莉驚恐地哀叫起來,死命地搖晃著幾乎全裸的身體反抗著,可還是被那瘦弱的少年死死地壓在了身下!

  「母狗,你的大屁股別亂動!」那少年雙手狠狠抓住女執政官赤裸著的豐滿的胸膛,下身用力壓住莫莉恐慌羞恥地扭動著的雪白肥厚的屁股。看起來這次他的動作已經熟練了很多。

  莫莉痛苦地嗚咽扭動著,感覺那少年粗大堅硬的肉棒再次戳進了自己疼痛乾燥的陰道。她徹底絕望了!又一次被這陌生的少年殘酷地強姦,甚至這次還多了一個少年在旁邊觀看這殘酷的場面!羞辱不堪的莫莉痛不欲生地哭泣起來。

  精力旺盛的少年好像發情的野獸一樣,趴在被捆住手腳的成熟美麗的女人身上瘋狂地抽插著。他粗長的肉棒在已經由於絕望而放棄抵抗的女人身下那嬌嫩的肉穴中快速進出著,看得站在一旁的叫維尼的少年面紅耳赤。

  莫莉痛苦地呻吟哭泣著,她感覺自己身體裡的力量已經好像隨著那狂暴的少年野蠻的姦淫而被搾乾了,只剩下哭泣和因羞恥而發抖的力氣。

  「啊……」那少年嘴裡吐出舒服的嘆息。這次他又沒能在身下那豐滿成熟的女人身體上堅持太久。他從羞辱地哭泣著的莫莉身上爬起來,看到赤身裸體的女人下身紅腫的肉洞裡流淌著自己白濁的精液,眼中露出惡毒的笑意。

  「維尼……」他看著自己那被殘忍的強暴場面嚇得有些發呆的弟弟。

  「拿繩子來。」

  「嗚!嗚!!」莫莉驚恐虛弱地哀號起來!

  那少年把繩子做成一個絞索,套在剛剛被自己強姦了的女執政官雪白的脖子上,使勁勒了起來!

  莫莉立刻感到眼前一片漆黑,窒息的可怕感覺迅速襲來,她赤裸的雪白肉體頓時激烈地抽搐起來!

  「維尼,拿緊這根繩子!」那少年眼看著莫莉美麗的臉已經由於窒息和驚恐變得紫紅,充滿絕望的眼睛驚恐地瞪大著,幾乎全裸的豐滿肉體痛苦地抽搐著,眼中露出殘忍和滿意的兇光。

  維尼猶豫著接過繩子,他臉上的表情說明這個少年已經害怕極了。但他還是聽話地緊緊抓牢繩子,使莫莉繼續感到可怕的窒息在襲擊著自己。

  莫莉現在感覺自己已經快要被勒死了,可怕的滋味使她連哭都哭不出來了,就連那殘忍的少年解開捆住自己雙手的繩子、把自己身上破碎的衣服全部剝掉都感覺不到!

  「行了,維尼,把這母狗脖子上的繩子鬆開點!」

  那少年已經把現在徹底被剝得赤裸裸的女執政官的雙手重新捆在了背後,然後一邊拽出堵在莫莉嘴裡的內褲,一邊告訴自己的弟弟鬆開勒在莫莉脖子上的繩索。

  「咳、咳!!」莫莉感覺那種可怕的窒息滋味終於漸漸遠去,她痛苦地咳嗽起來,驚恐痛苦的眼淚不停地流了出來。

  「跪起來!」那少年從自己弟弟手裡接過依然套在莫莉脖子上的繩子,然後揪住莫莉的頭髮,粗暴地將她從地上拉了起來!

  「不……」莫莉被那少年殘忍地扯著頭髮從地上拉起,搖晃著身體跪在了地上。她這時才意識到自己現在已經被徹底剝得一絲不掛,渾身赤裸而且雙腳依然被捆在腳踝上的棍子大大地撐開!這種姿勢使莫莉感到極其羞辱,立刻拚命搖著頭哀叫起來!

  「跪好了!」那少年不知從哪裡找出一根細長的鞭子。他一手牽著依然套在莫莉脖子上的繩索,另一隻手揮舞著鞭子好像對待牲畜一樣殘忍地抽向由於羞恥而搖晃反抗的女執政官赤裸的身體!

  「啊!!」莫莉感到裸露的肩頭一陣火辣辣的疼痛,立刻疼痛地尖叫起來!

  她現在感到巨大的羞辱感,但疼痛還是使她下意識地老老實實地張開著雙腳、被捆綁的雙手背在背後、赤裸裸地直跪在兩個陌生的少年面前!

  「你、你們快放了我!」莫莉感到羞恥和憤怒,覺得自己現在好像一個脫光了衣服被人隨便褻玩的娼妓一樣。

  「放了你?做夢了吧?騷貨!」那少年惡狠狠地罵著,而他的弟弟則好像有些害怕,緊張地躲在了他的背後。

  「你……你們知道我是誰嗎?」莫莉一時幾乎氣結,她覺得現在應該表明自己的身份來震懾這兩個瘋狂的布里斯托爾少年,儘管這使她越發感到羞恥難當,因為堂堂的佩塔魯尼女執政官竟然會如此屈辱地赤身裸體地被捆綁雙手跪在兩個少年面前,甚至大大張開著的雙腿之間的肉洞裡還流淌著那少年的精液!

  可那少年的回答卻幾乎令莫莉昏倒!

  「知道!你不就是佩塔魯尼的女執政官,那個叫莫莉的母狗嘛!」

  那少年淫褻的目光死死盯著赤身裸體直跪在面前的女執政官胸前沉重地墜下的那兩個柔嫩豐滿的乳房,用手中的鞭子輕輕抽打了一下莫莉被捆在腳踝上的棍子撐開、大腿根流淌著白濁粘稠的精液的雙腿!

  原來他們早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份?!他們竟然還敢這樣……對待自己!?

  莫莉赤裸的身體立刻搖晃起來,她現在感到加倍的羞恥。

  「你們既然……知道,還敢……這樣對我?不怕被我的部下抓起來嗎?!」

  莫莉實在羞於啟齒,因為自己現在的處境實在太屈辱悲慘了──竟被兩個少年扒光了衣服、強姦之後跪在地上,像對待牲口一樣拴住脖子鞭打!

  「臭婊子!還敢嚇唬我?!」那少年憤怒地罵著,掄起鞭子狠狠抽向面前赤裸著身體的女執政官!

  「啊!」莫莉發出痛苦的哀叫,裸露著的雪白圓潤的肩頭立刻浮起一道血紅腫脹的鞭痕!

  「你、你們是什麼人?」莫莉隱約感到這兩個少年一定對來自太陽系的軍人有切齒之恨,否則怎麼會冒這麼大的危險綁架並如此殘酷地凌辱自己?

  「我叫丹尼爾。克裡斯坦,這是我弟弟維尼。」那少年冷冷地說著,可淫邪殘忍的目光片刻也沒離開羞辱萬分地跪在面前的女執政官豐滿成熟的肉體。

  丹尼爾。克裡斯坦?這對莫莉絕對是一個陌生的名字。

  「我、我和你們,有什麼仇?你們這樣……」

  「有什麼仇?母狗!」聽到莫莉的問話,那少年眼中露出可怕的兇光。

  「維尼,告訴這母狗──我們的父親是誰?」那叫丹尼爾的少年驕傲地回頭對弟弟說道。

  「我父親就是安東尼。舒拉!」

  那叫維尼的少年聽到哥哥的話,本來充滿害怕和慌亂的臉上立刻浮現出驕傲的神情,大聲說道。

  安東尼。舒拉!

  這個名字使莫莉立刻感到天旋地轉!這兩個少年原來是那出名狂熱的詩人的兒子!難怪他們會這麼恨自己這個來自太陽系的女人!

  「哦……」莫莉不再說話,而是悲哀地長長呻吟起來。

  「臭母狗,我要替我們的父親報仇!」

  丹尼爾粗魯地罵著,一手拉緊女執政官脖子上的套索使她沒法躲避,另一隻手揮舞起鞭子!面前這身份高貴的女人赤裸美麗的肉體使少年發狂,他要用最殘忍的方式徹底蹂躪羞辱她!

  「不!啊……不!!」

  那少年手中的鞭子殘忍地抽在女執政官赤裸的後背、肩頭、屁股和大腿上!

  火辣辣的疼痛之中,道道紫紅腫脹的鞭痕可怕地浮起在雪白豐滿的肉體上!莫莉痛苦屈辱地大聲哀號著,可怕的凌虐使她放棄反抗地哭號起來!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莫莉屈辱地哭喊著。在這瘋狂復仇的少年面前,莫莉忽然感到自己竟是那麼軟弱悲苦!全然喪失了理智的思考,只會像一個被突然的打擊嚇壞了的小女孩一樣號啕痛哭,赤裸著的成熟豐滿的肉體在皮鞭的肆虐下淒慘地顫抖搖擺!

  「趴下!像條真正的母狗一樣趴下!!」丹尼爾忽然怪叫起來,一下將哭泣著的女執政官推倒在地上!

  「不……」莫莉哭喊起來。

  她突然被推倒,立刻好像一條母狗一樣撅著屁股、分開著雙腿趴在了地上!

  雪白渾圓的屁股高高撅著,上面佈滿縱橫交錯的幾道血紅腫脹的鞭痕,雙手被繩子牢牢捆在背後,脖子上還拴著一根繩子,樣子狼狽屈辱至極!

  「不許動,母狗!」丹尼爾惡狠狠地罵著,把莫莉脖子上的繩子從她赤裸的身下拽過來,勒緊繫在捆在她腳踝之間的棍子上,使莫莉只能弓著身體跪趴著,被鞭打得紅腫起來的豐滿屁股高高地撅了起來!

  「維尼,這回她真像母狗了吧?」那少年殘忍地拽著莫莉的頭髮,將她已經哭得淚痕斑駁的臉轉過來。

  「……像……」維尼的臉漲得通紅,顳嚅著。美麗成熟的女人被如此赤身裸體地拷打捆綁,使還是個孩子的維尼感到一種難以形容的激動和緊張!

  「維尼,騎到這母狗身上!」丹尼爾朝著莫莉惡毒地笑著。

  維尼遲疑了一下,瘦小的身體騎上了跪趴在地上的女執政官高高撅著的豐滿紅腫的屁股上。

  「不……」莫莉虛弱地掙扎著哀求,她感到真的被像一條狗一樣侮辱了!這種侮辱甚至比被強姦或赤裸著身體鞭打更令她羞辱!

  「快爬!!」丹尼爾呵斥著,全然忘記了莫莉現在被棍子捆在腳踝上、雙手又被捆在背後,根本沒法移動半點!

  「快!」丹尼爾惱怒地叫著,用鞭子狠狠抽打著被維尼騎著的裸體女執政官豐滿的屁股和大腿,卻只能使莫莉更加痛苦羞辱地哭叫著,根本沒法爬起來!

  「丹尼爾?!維尼?!你們跑哪兒去了!!」

  正當丹尼爾要繼續「教訓」不聽話的「母狗」時,一個男人的聲音忽然從地窖上面傳來,嚇得維尼立刻從莫莉屁股上跳了下來!

  「別怕,維尼。這是貝爾大叔。」丹尼爾鎮靜地撫摩著驚慌失措的弟弟的頭說著。

  「我上去看看,你在這看好這條母狗!」丹尼爾將鞭子交給維尼,自己爬出了地窖。

  丹尼爾一上來,就看到他的鄰居貝爾大叔和一個身材魁梧粗壯、相貌兇惡的大鬍子站在院子裡。

  「丹尼爾,你這渾小子!你弟弟呢?」貝爾大叔看著臉色慘白的少年從地窖裡爬出來,關心地問道。

  「大叔,這是誰?」丹尼爾警惕地看著相貌不善的大鬍子。

  「這是你阿方索叔叔,你父親的朋友。」

  「父親?我沒有父親!」丹尼爾警惕地看著那朝著自己怪笑著的大鬍子,倔強地歪過臉。

  「好小子!這股倔勁頭果然像極了你老爸!」

  那大鬍子忽然哈哈大笑著,走到丹尼爾面前輕輕摸摸他的頭。

  「別碰我!我說過──我沒有父親!!」丹尼爾憤怒地叫了起來。

  「哈哈哈……」那大鬍子絲毫不生氣,反而笑得更加爽朗。

  「小子,跟我走吧!你弗雷德叔叔在馬瑟梅爾等你們兄弟呢!」

  「弗雷德叔叔?」丹尼爾聽到這個名字,眼中立刻露出興奮的目光。

  「沒錯,丹尼爾。這就是大名鼎鼎的阿方索。文佐先生!」貝爾也走了過來說道。

  「你……真的是阿方索。文佐?」

  「他奶奶的!誰敢冒充老子?!」阿方索哈哈大笑起來,猛地一把扯開了自己的上衣,結實的胸膛上赫然紋著一把滴血的戰斧!

  「海盜之王」阿方索!

  「阿方索叔叔……」丹尼爾立刻叫著撲到了阿方索的懷裡。

  「好小子,咱們走,找上你弟弟一起回馬瑟梅爾!」阿方索拉著少年就朝院子外走。

  「阿方索叔叔,我弟弟……在地窖裡,地窖裡還有、還有……」丹尼爾忽然臉紅了。

  「在地窖裡?幹什麼哪?」阿方索疑惑起來。

  丹尼爾遲疑了一會,拉起阿方索走下了地窖。

  阿方索一走下地窖,就看到一個瘦弱的少年拿著一根皮鞭,站在一個好像狗一樣撅著傷痕纍纍的大屁股、渾身上下只穿著一雙高跟鞋和絲襪、赤身裸體地跪趴在地上呻吟著的女人身邊!

  「維尼,過來!這是阿方索叔叔!」

  「哥哥……」維尼叫著跑了過來,可阿方索的眼睛卻死死盯著地上跪趴著的那赤身裸體的女人。

  莫莉聽見背後傳來的「阿方索」的名字,驚恐地抬起頭。

  「啊哈!臭婊子!!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我吧!?!」看到赤身裸體、滿臉羞辱驚恐的女執政官,阿方索發出一陣狂笑!

  「不!!!!!」

  莫莉絕望萬分地尖叫起來,感到自己徹底落入了無邊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