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亂的星系:015.第十五章 ◆ 苦獄


第十五章 ◆ 苦獄

  不過是從樓下走到樓上,加上一條不長的走廊,可這段路卻走得女執政官莫莉精疲力竭,幾乎要堅持不住了!

  莫莉感覺自己好像是在一場可怕的夢中,可即使是做噩夢她也不曾想到過自己會落到這種悲慘屈辱的處境!

  此時莫莉好像一個即將被販賣的奴隸一樣,赤身裸體、披枷帶鎖地被兩名同盟軍士兵用鞭子驅趕著。女執政官雪白的脖子上套著一個烏黑的金屬項圈,項圈背後垂下一條細長的鐵鏈,鐵鏈下面的一副硬皮手銬將她背在背後的雙手緊緊銬了起來;她的胸前赤裸著的豐滿雪白的雙乳可怕地瘀腫起來,兩個充血腫脹的乳頭被兩個小小的金屬夾子夾住,用鏈子連在脖子上的項圈上;她赤裸的雙腳上被殘忍地戴上了沉重烏黑的腳鐐,腳鐐上長長的鐵鏈隨著女執政官艱難的步伐在地上拖動著嘩嘩作響。

  女執政官成熟豐滿的肉體完全赤裸著,就連絲襪和高跟鞋都已經被剝掉。她豐滿寬大的屁股上遍佈縱橫交錯的紅腫鞭痕,使兩個本來就飽滿渾圓的肉丘越發可怕地腫脹起來!可即使這樣,只要她稍微走得慢了一點,後面的士兵手中的皮鞭還是會毫不留情地落在她悲慘的赤裸著的肉體上!

  莫莉一邊拖著沉重的腳鐐踉蹌著,一邊虛弱地悲啼嗚咽著。

  她已經幾乎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因為她剛剛遭到了一場最殘酷的拷打!

  就在幾分鐘前,女執政官還被像一個悲慘無助的奴隸一樣,繩捆索綁地被吊在樓下空地上的一個刑架上,在數十名叛軍軍官的圍觀辱罵中被士兵用細長堅韌的木條狠狠抽打著赤裸的屁股和後背!

  瘋狂叫喊著的軍官們用最下流骯髒的語言辱罵著痛哭哀求的女執政官,他們輪流上來殘忍地揉搓抓捏著莫莉赤裸的雙乳和大腿,抽打著她的耳光,用最殘酷的方式將他們的仇恨發洩在這個不幸落入他們手中的敵軍女性。

  巨大的羞辱和痛苦使莫莉幾度昏死過去,又都被敵人殘忍地弄醒繼續拷打,直到他們確信這個可憐的女人已經不能再承受這種可怕的拷打凌辱。

  於是阿方索才「慈悲」地命令部下停止了給莫莉這「下賤的母狗」上的「第一課」。

  他親手給已經被鞭打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女執政官戴上枷鎖,又將一根粗長的橡膠棒殘忍地插進女執政官紅腫瘀傷的屁股後面那緊窄的肛門裡,然後催促著兩名士兵將屈辱痛苦萬分的莫莉驅趕著走進披紅院。

  被殘酷地當眾赤身裸體地鞭打已經令莫莉羞辱無比,而柔嫩緊密的肛門裡被插進一根堅硬粗長的橡膠棒就更令她痛不欲生!她感覺自己每走一步,遭到鞭打腫脹的屁股和被橡膠棒殘忍擴張著直腸裡就會疼痛酸漲不已,屈辱痛苦的滋味使莫莉不停地小聲哭泣起來。

  「快走,母狗!!」走在前面的士兵粗魯地拉扯著栓在莫莉脖子上的項圈上的皮帶,拉扯著她來到一個鐵門前。

  「不……不……」莫莉絕望地搖著頭,哀求著再也不肯走一步。

  她已經猜到等待著自己的命運是什麼了!

  這些殘忍的叛軍會對一個被俘的女人做什麼?殘酷的拷打之後接下來的一定是更加可怕屈辱的輪姦!

  莫莉忽然想起了要塞裡那些關於桑德拉、琳達她們那些曾經被雷龍暴徒們俘獲的女軍人的可怕流言!而現在這種最可怕而屈辱的命運竟然真切地落到了自己身上!

  莫莉一下癱軟在了鐵門前,雪白赤裸的肉體匍匐在地上淒慘地顫抖著,虛弱絕望地哭泣起來。

  「他奶奶的,你這母狗耍什麼賴皮?快給我爬進去!」

  阿方索從樓梯下走上來,看到女執政官癱倒在鐵門前恐懼地哭泣,立刻惱怒起來。他走上來,剛要拖起莫莉,忽然怪笑起來。

  「哈哈哈……你這臭婊子這副樣子還真像條母狗哪!」

  阿方索從背後抱住莫莉軟綿綿的腰肢,抬起她佈滿鞭痕可怕地紅腫著的豐滿屁股。

  原來因為遭到可怕的鞭打,莫莉本就寬大豐滿的屁股已經驚人地腫脹起來,使那根被插進她屁眼裡的橡膠棒完全被遮蓋了起來。可現在莫莉趴伏在地上,那根烏黑的橡膠棒的末端也就從兩個豐滿紅腫的肉丘之間露了出來,樣子屬實怪異至極!

  「不要……嗚嗚……饒了我吧……」莫莉已經沒有再反抗的勇氣了,只知道軟弱地哭泣著哀求。

  「臭婊子,你現在只有老老實實地聽我的話,乖乖地做一條母狗,才能少吃點苦頭!」

  阿方索推開鐵門,揪著女執政官凌亂的長髮將哭叫哀求的女人拖進了房間。

  莫莉被阿方索粗魯地連拖帶拽拉到房間中央。

  「跪起來,母狗!」阿方索呵斥著將赤身裸體的女執政官拽了起來。

  莫莉搖晃著被拖起來,屁股壓在戴著腳鐐的雙腳上,輕聲抽泣著直跪在阿方索面前。

  阿方索看著跪在面前羞辱地悲泣著的女人,眼中放出異樣的光芒!

  美麗成熟的女人赤身裸體地跪著,豐滿寬大的屁股遍佈紅腫的鞭痕,跪坐在戴著殘酷的腳鐐的渾圓細膩的小腿上,形成一種奇特淫邪的對比:兩個豐滿挺拔的乳房赤裸著遍佈抓痕,上面的兩個嬌小的乳頭已經由於夾子夾住的緣故可怕地充血腫脹成兩個紫紅的肉塊;背在雪白細膩後背後的雙手被皮手銬銬著,握成了拳頭顫抖著,充分說明這個女人心底的巨大恐懼和羞恥!

  莫莉的頭使勁耷拉著,嘴裡發出彷彿要斷氣一樣的虛弱呻吟。她裸露著的圓潤的肩膀不停顫抖著,令胸前那兩個瘀腫豐滿的乳房也隨之不停淒慘地晃蕩著,顯得更加誘惑和屈辱!

  「抬頭,看看前面!」阿方索感到心底的那種衝動已經難以遏止。

  莫莉這時才感到這房間裡除了自己和阿方索之外還有其他人,從前面隱約傳來一陣女人低沉痛苦的嗚咽和喘息!

  莫莉慢慢抬起頭,立刻發出一聲短促驚恐的哀叫!

  在跪著的莫莉前方,一個和自己同樣赤裸著身體的金髮女郎正好像狗一樣跪伏在地上,被一個身材高大勻稱的男子飽著豐滿雪白的屁股從背後殘忍地姦淫!

  那金髮女郎穿著一雙黑色的高跟鞋,雙腿上的白色絲襪已經沾滿了污穢和塵土而變得破爛不堪,使她健康修長的雙腿與赤裸無異;她的頭虛弱地低著,凌亂的金髮披散著蓋住了她的臉;她的雙手被一根繩子捆著,支在地上撐著身體,一對豐滿結實的乳房垂在胸前淒慘地晃蕩著,同樣拖著長長的腳鐐的雙腿跪著朝兩邊張開著,隨著來自身後的殘酷姦淫嘴裡吐出虛弱的嗚咽和呻吟!

  莫莉驚恐地睜大了眼睛,感到一陣陣可怕的暈眩!

  難道這就是自己以後的命運?!像這個金髮女郎一樣、好像最廉價下賤的娼妓一樣被敵人隨意姦淫凌辱?!莫莉赤裸的身體立刻激烈地戰慄起來!

  「嗯……臭婊子,終於在這裡見到你了?!」

  殘忍地姦淫著那悲慘的金髮女郎的男子聽見了背後的動靜,慢慢回過頭來。

  莫莉看到了一張英俊優雅的面孔,兩撇精緻的小鬍子精神抖擻地掛在輕薄的嘴唇上。

  這張面孔莫莉簡直再熟悉不過了,因為這張面孔已經被印製在了無數張懸賞緝捕的海報上──伊塞亞。布爾梅耶──綽號「花花公子」的叛軍提督!

  「啊?!!」莫莉發出驚恐的尖叫!

  不是因為她看到了伊塞亞這個大名鼎鼎的叛賊,也不是因為自己現在這種赤身裸體的羞辱樣子被敵人看到。而是莫莉在伊塞亞轉身的同時,清楚地看到他粗大的肉棒正插在那悲啼著的金髮女郎屁股的肛門裡!

  那女郎竟然被敵人從屁眼裡殘忍地姦淫!這是一種多麼可怕和屈辱的方式!

  莫莉立刻明白了阿方索插進肛門裡的那根橡膠棒的惡毒目的!她絕望驚恐地尖叫起來!

  「啊……舒服……」

  也許是看到了赤身裸體地跪著的女執政官,知道又有新的美味送上嘴邊,伊塞亞抱住那金髮女郎在她的豐滿赤裸的屁股裡一陣快速有力的抽插,然後滿意地嘆息著在她的屁眼裡射了出來。

  被火熱的精液灼痛著柔嫩疼痛的直腸,那金髮女郎忽然仰起頭髮出悲哀的喘息和呻吟,隨著伊塞亞從她的屁股裡抽出肉棒,莫莉清楚地看到一股白濁粘稠的精液順著那金髮女郎屁股後面紅腫外翻的肛門觸目驚心地流淌出來。

  那女郎顯然已經飽受這種可怕殘酷的肛姦,她雪白結實的屁股上遍佈手印和抓痕,豐滿圓潤的肉丘之間的那個緊窄的屁眼更是已經變成一個紫紅腫脹得無法合攏的肉洞,片片白濁乾涸的污穢糊滿她豐滿的屁股和大腿內側!

  伊塞亞嘴角帶著邪惡的微笑走到跪在地上不停發抖的莫莉身邊,他的目光上下打量著她赤裸著的、遭到可怕拷打虐待的豐滿成熟的肉體。

  伊塞亞走到莫莉身後蹲下,雙手從背後握住她胸前那兩個挺拔柔軟的乳房使勁揉了幾下,然後順著她的身體一直摸下來,抓住她被皮鞭拷打得紅腫瘀傷的屁股用力捏著,最後粗魯地將她豐滿的屁股扒開!

  「啊!」莫莉發出短促的驚呼。她感到自己好像一個被出賣的牲口一樣被敵人肆意檢查著羞恥地裸露著的身體,這種羞辱使她赤裸的身體激烈地顫抖著,悲哀屈辱的淚水不停地流了下來。

  「阿方索,這婊子果然是個上等的貨色!」伊塞亞下流地笑了起來,他用手把插進女執政官屁股裡的橡膠棒又朝裡推了推,拍著手站了起來。

  莫莉已經羞辱害怕得說不話來了,她只知道不停地流著眼淚渾身發抖。

  「不過看起來你還得學點東西!」伊塞亞朝阿方索使了個眼色,兩人合力將莫莉拖起來到了一個滑輪下。

  阿方索將莫莉手銬上的鐵鏈從項圈上解下來,然後與滑輪上垂下的繩索連到一起。伊塞亞搖動滑輪,將莫莉慢慢地反吊了起來。

  「不……不要……求求你,嗚嗚……」莫莉感到被銬在背後的雙臂被一點點向後上方吊起,逐漸使她的身體前傾,拖著腳鐐的雙腳幾乎離開了地面。她感到自己的肩膀幾乎斷了一樣疼痛,驚恐和痛苦使她屈服地哭泣起來。

  阿方索見莫莉赤裸的身體已經被徹底吊了起來,雙腳只能勉強夠到地面,於是固定住滑輪末端的繩索。

  女執政官雪白赤裸的身體被筆直地吊在半空,戴著腳鐐的雙腿輕輕顫抖著,豐滿渾圓的大屁股由於羞恥和恐懼而輕輕搖擺蠕動,樣子很是狼狽和悲慘。

  阿方索把夾在莫莉充血腫脹的乳頭上的夾子取下來,血液迅速湧回已經變得紫紅的乳頭,疼痛使莫莉輕聲哭泣起來。

  「阿方索,這賤貨交給我。你先去和那小母狗玩玩吧!」伊塞亞好像很慷慨似的說道。

  「哼哼,你還挺會找便宜!算了,不和你計較。」

  阿方索看著自己的好友已經迫不及待地開始上下大肆撫摩著被吊起來的女執政官豐滿碩大的雙乳、瘀腫肥厚的屁股和細嫩的大腿,知道自己是沒法令這個家伙對莫莉這剛剛到手的新鮮貨色放手了,只好嘟囔著搬了張躺椅過來。

  「你,小母狗,爬過來!」阿方索大咧咧的躺到躺椅上,指著那邊剛剛被伊塞亞姦污過的金髮女郎說道。

  那金髮女郎聽到阿方索的話,看著他目露兇光的樣子,恐懼地哆嗦起來。她遲疑了片刻,還是強忍著羞辱慢慢像狗一樣地爬了過來。

  那金髮女郎慢慢爬到阿方索面前,莫莉終於看清楚了她的樣子:她張著一張年輕漂亮的面孔,精緻的小鼻子和寬大性感的嘴巴,但一頭長長的金髮卻沾滿了塵土和污穢,亂蓬蓬地披散下來;她赤裸的雙乳雖不如莫莉豐滿肥碩,卻十分挺拔,她的臀部豐滿結實;她的雙腿修長有力,只是腿上的那雙絲襪上到處是破洞和裂痕,加上她腳上的那雙骯髒的黑色高跟鞋,使她的樣子顯得十分狼狽難堪。

  她赤裸著的年輕豐滿的肉體上並沒有被拷打的傷痕,但當她慢慢站起並屈辱地主動將豐滿的屁股對向阿方索時,莫莉清楚地看到這金髮女郎雪白渾圓的屁股後面的小肉洞裡正流淌著白濁粘稠的精液!

  那金髮女郎的陰部還算乾淨,可屁股後面的肉洞卻已經好像一個灌滿了泥濘的精液的紫黑洞穴一樣骯髒醜陋地外翻擴開著!那些白濁的污穢糊滿了她的下身和大腿內側,加上她身上那骯髒破舊的絲襪和高跟鞋和被繩子捆綁雙手的樣子,使這個本來氣質和相貌都很高貴秀麗的女郎看起來好像一個久經風塵、卑賤骯髒的下等娼妓一樣齷齪!

  「小母狗,知道你該怎麼做了吧?演示給那邊的騷貨看看!」阿方索已經解開褲子,露出胯下那根烏黑挺立的大肉棒。

  那女郎回頭看到阿方索胯下的那根醜陋可怕的大肉棒,眼中立刻露出恐懼和羞辱的神色!她開始輕輕抽泣起來,但還是屈服地慢慢叉開修長結實的雙腿,將自己紅腫麻木的屁眼對準阿方索粗大的肉棒,輕輕搖晃著雪白的屁股坐了下來!

  「看到了吧?賤貨!」伊塞亞從背後撫摩著女執政官豐潤柔嫩的陰戶,在她的耳邊輕輕說著。

  「你知道這個出賣屁眼的小婊子是什麼人嗎?她就是你們那蠢豬保民官納托的女兒瑪格麗特!」

  這好像一個不知羞恥的廉價娼妓一樣任憑敵人姦淫自己的屁眼的金髮女郎竟是納托保民官的女兒?

  莫莉發出短促恐懼的驚叫!

  她知道瑪格麗特一定是在遭受了可怕的苦難之後才會墮落成這種樣子!可她還是感到難以置信和一種巨大的恐懼,因為她害怕自己也會最終變成像保民官的女兒一樣的下場!

  與此同時,瑪格麗特聽到伊塞亞說出自己的身份,也羞辱不堪地低著頭,小聲哭泣起來。

  瑪格麗特自從被關押在這裡,就徹底淪落成了專供同盟軍軍官們發洩姦辱的可悲的性奴隸!因為弗雷德有命令不許拷打和從前面姦污她,所以可憐的瑪格麗特的屁眼和嘴巴就成了那些軍官們洩慾的工具,平均每天可憐的瑪格麗特都要像一個接客的妓女一樣被那些軍官們從肛門和嘴巴裡姦淫二十幾次!

  瑪格麗特現在已經徹底絕望了,雖然她痛恨這些侮辱虐待自己的禽獸,卻一點也不能反抗,也沒有反抗的勇氣!因為她知道自己的反抗只會招致更加殘酷的蹂躪和凌虐。她只能像現在這樣,任憑阿方索粗大的肉棒撕裂自己柔嫩的直腸,殘酷而羞恥地姦淫著自己的屁股,成了一個伊塞亞嘴中「出賣屁眼的娼妓」!

  莫莉絕望地呻吟起來,她感到伊塞亞惡毒的雙手開始放肆地撫摩自己敏感的陰部,接著抓住了插進自己肛門中的橡膠棒。

  「不!!」莫莉絕望地尖叫起來!

  那根堅硬粗長的橡膠棒插進緊密柔嫩的肛門,本來使莫莉感到極其痛苦。但當伊塞亞要將它從女執政官酸漲疼痛的屁股裡抽出來時,她卻十分恐懼地尖叫反抗起來!因為莫莉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

  「咦?賤貨,原來你還很喜歡被東西插滿屁眼的感覺?」伊塞亞好像很詫異的冷笑使莫莉越發羞辱地啼哭起來。

  「不要……求求你……不要……」

  伊塞亞好像很同情似的點點頭,沒有把那根橡膠棒從莫莉豐滿紅腫的屁股裡裡抽出來。他走到女執政官的面前,突然狠狠抱住了她赤裸豐滿的身體!

  「那就先從前面幹你這母狗好了!!」

  毫無任何徵兆,伊塞亞突然將自己粗硬的肉棒狠狠插進了莫莉柔嫩豐滿的陰戶,接著猛力抽插起來!

  伊塞亞的肉棒上因為沾著剛剛姦淫瑪格麗特時射出的精液,所以不費什麼力氣就戳進了莫莉溫暖緊密的陰道。可他兇狠粗暴的抽插姦淫卻使莫莉感到巨大的驚恐和痛苦!

  「啊……不!!啊!!」莫莉聲嘶力竭地哭叫哀號起來!

  莫莉感到自己被突然插入的乾燥緊密的肉穴彷彿被撕裂了一樣劇痛起來!她感覺伊塞亞的每一下抽插姦淫都在殘忍地撕碎著自己最後一點自尊,巨大的痛苦和羞恥已經完全佔據了她的意識。

  「叫啊!母狗,叫得再大聲些!!」伊塞亞殘忍而興奮地姦淫著痛哭哀號的女執政官,同時還用手使勁捏抓著莫莉兩個赤裸的豐滿乳房。眼前這個曾經令自己的作戰失敗的女人被自己用最殘酷的方式強姦使伊塞亞感到獸性的滿足!

  「阿方索,你、也來,別便宜了這賤貨!」伊塞亞喘住粗氣說道。

  阿方索立刻明白了好友的意思,他一把將跨坐在自己身上,屈辱地扭動著腰肢和屁股用屁眼侍奉著自己的瑪格麗特。

  「讓這婊子嚐嚐三明治的滋味!」

  阿方索從背後抱住哭叫掙扎的女執政官,將插進她肛門裡的大橡膠棒抽出,用手指插進莫莉已經被粗長的橡膠棒撐得鬆弛起來的屁眼裡胡亂攪動了幾下,就興奮地將自己怒挺的粗大陽具狠狠插了進去!

  「啊!!!不!!不、饒了我……嗚嗚……」

  莫莉立刻感到自己的屁股被粗暴地插入撕裂了!粗大火熱的肉棒插進自己從未被使用過的屁眼,使她感到一種幾乎令她窒息的充實和漲痛!接著兩根堅硬粗大的肉棒開始同時在她的肉穴和肛門裡殘忍而有力地抽插起來!

  「不……嗚嗚……」莫莉哭泣哀求著,感覺阿方索的大手突然從背後摀住了自己發出悲號哭泣的嘴,接著開始用手指伸進自己嘴裡粗魯地摳挖著,拉扯著自己的嘴唇和舌頭!

  「嗚、嗚……不、饒……嗚嗚……了我……」

  阿方索粗暴的舉動使莫莉連哭叫都難以自主,她屈服地含糊嗚咽哀求著,徹底放棄了抵抗任憑伊塞亞和阿方索同時從肉穴和屁眼殘酷地輪姦自己。她的意識裡只剩下了巨大的痛苦和近乎麻木的絕望。

  為了使自己的動作更舒服,伊塞亞抓住莫莉雪白豐滿的大腿,將她的雙腿托了起來。而阿方索則一邊玩弄摳挖著莫莉不停啼哭哀號的嘴巴,一邊在她的屁股裡放肆殘忍地姦淫著。

  赤身裸體的女執政官被伊塞亞抬起雙腳,和阿方索一起夾在中間野蠻地輪姦施暴。她赤裸雪白的雙腳拖著長長的腳鐐在半空淒慘無力地晃動著,被皮鞭拷打得紅腫的豐滿屁股被阿方索撞擊得「劈啪」作響,一對肥碩瘀腫的奶子隨著前後的姦淫而激烈地晃動著,加上被反綁吊起的姿勢,使莫莉的樣子顯得無比悲慘!

  莫莉不停地哭泣哀叫的聲音漸漸微弱下來。

  伊塞亞和阿方索先後滿足地將他們復仇的精液射進了女執政官的肉穴和屁股後的肉洞裡,這時才發現被他們輪姦施暴的女人已經昏死了過去。

  莫莉赤裸著的豐滿雪白的肉體軟弱無力地掛在滑輪下,被姦淫後紅腫的肉穴和屁眼裡流淌著白濁的粘稠精液,嘴角還沾著些口水,哭得紅腫的眼睛已經虛弱地閉了起來,顯得十分悲慘和可憐。

  「哈哈哈!好精彩!!」

  正當伊塞亞把手伸近莫莉的鼻子,試探她是否還活著的時候,一個聲音忽然從門口傳來。

  阿歷克斯微笑著推開鐵門走了進來。

  「我早就來了,但看二位正在辦事,不敢打擾,於是少等了一會。」

  黑髮混血兒的臉上帶著一種神秘的微笑,使伊塞亞和阿方索感到有些尷尬。

  「這臭婊子沒事吧?」

  「還活著……不過,恐怕今天是經不起你再幹她了。你如果有興趣,可以讓這小母狗用她的屁眼來伺候伺候你。」伊塞亞說著,看了一眼還跪在旁邊滿臉羞辱驚慌的瑪格麗特。

  「哦,不,不!我不是來幹這事的。」阿歷克斯趕緊擺手道。

  「弗雷德命我來找你們回去,有正經事。」

  「弗雷德?有什麼事情?」走出披紅院,阿方索迫不及待地追問。

  「呵呵,你那個紅毛妹妹給我們送來一件特殊的禮物。」

  「紅毛妹妹?是薇洛妮卡那個小妮子?她送什麼禮物來了?」阿方索立刻想起阿歷克斯口中的「紅毛妹妹」就是那個潑辣美麗的女海盜。

  「一件『超級武器』」阿歷克斯眼中露出興奮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