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亂的星系:016.第十六章 ◆ 超級武器


第十六章 ◆ 超級武器

  「德魯格提督,不好了!!」

  一個穿著便服的軍官驚慌地喊著跑進比爾。德魯格的房間。

  比爾正躺在自己的艦倉裡回憶著出發前約瑟夫對自己的囑咐……

  ◇  ◇  ◇  

  「比爾,軍部命令我們去接收一件超級武器。」

  「什麼超級武器?」

  「就是好幾年前就開始研製的『聖卡門羅』光子大炮。」

  「什麼?『聖卡門羅』已經研製出來了?太好了!這回可以好好教訓教訓那些叛賊了!」

  「是啊!不過怎麼把『聖卡門羅』順利安全地接回來還得好好考慮一下。」

  「是啊,那些海盜佔據著進出布里斯托爾星系的門戶,的確棘手。」

  「我們只有裝扮成民用星艦,繞開拉森要塞進入星系。」

  「好主意!」

  「那麼,這次就派你去完成這個任務!」

  「我?」

  「你!比爾,這是我從庫特裡斯那傢伙那裡爭取來的機會,我們一定不要讓那傢伙看扁了!」

  「放心好了,約瑟夫!」

  「嗯,那麼就派給你一艘戰艦。記住,一定要裝扮成民用星艦,繞開叛軍佔據的拉森要塞!」

  ◇  ◇  ◇  

  那軍官驚慌的喊叫打斷了比爾的思路,使他不能再繼續考慮這次順利完成任務後的陞官發達。

  「什麼事?」比爾一臉不快。

  「有、有一艘海盜戰艦出現!!」

  「什麼?海盜?」比爾也吃驚地叫了起來。

  自己這次小心地繞開拉森要塞進入布里斯托爾,可沒想到卻遇上了那些沒有加入叛軍的布里斯托爾海盜?!

  比爾感覺自己真不走運。

  自己的這艘星艦雖然是戰艦改扮,卻因為把巨大空間留給了那笨重的「聖卡門羅」,而沒有裝備足夠的武器。遇上惡名昭彰的布里斯托爾海盜還真是麻煩!

  比爾走進星艦的指揮室,看到與那艘海盜戰艦的通訊已經開通。

  「咦?!」比爾驚訝地睜大眼睛。

  屏幕那邊竟然出現的是一個女人!!

  一個看起來二十出頭的姑娘出現在屏幕上。她一頭金色的齊耳短髮,相貌中帶著一種桀驁不馴的英氣,美麗大方的臉上露出一種自信的冷笑!

  「你們聽著,我是辛茜婭!你們這艘星艦趕緊放棄抵抗,把財物交出來,我可以保証你們的人身安全!」那金髮女海盜自信而驕傲地說著。

  「美麗的女海盜?有意思!」比爾盯著屏幕上那張年輕美麗的面孔,情不自禁地胡思亂想起來。

  「喂!你們這些傢伙想清楚沒有?給你們一分鐘時間,如果不投降,我就開始進攻了!!」

  那叫辛茜婭的女海盜不耐煩地喊了起來,美麗的眉頭皺到了一起的樣子看起來更顯得富有野性的魅力。

  「啊……不!請不要進攻我們,我們投降!」

  比爾趕緊喊了起來,面對一個少見的女海盜,他忽然有了一個主意。

  「小妞……嘿嘿,你等著吧……真走運!」

  比爾看著那年輕漂亮的女海盜滿意地中斷了聯絡,嘴角露出淫邪的冷笑。

  ◇  ◇  ◇  

  「薇洛妮卡小姐,薇洛妮卡小姐!出事了!!」

  身材修長健美的紅髮女郎站在窗前,用一條大毛巾擦著自己濕漉漉的頭髮。

  在陽光明媚的上午睡個懶覺後再舒服地洗個澡,一向是薇洛妮卡感到最愜意的享受。

  看著一個滿頭大汗的海盜衝進來,紅髮女海盜美麗的大眼睛中立刻露出不快的表情。

  「什麼事?」

  「辛、辛茜婭小姐出事了!」

  「什麼?辛茜婭怎麼啦?」薇洛妮卡趕緊追問。她和辛茜婭是從小長大的好朋友,情同姐妹。

  「辛茜婭小姐今天早上帶著您的『冰玫瑰』號出航,遇上了一艘星艦。她、她被那星艦上的人給抓住了!」

  「你說什麼?辛茜婭被抓住了?說清楚點!!」

  薇洛妮卡急了起來。海盜打劫時失手被抓住可是十分可怕的事情,因為那些船員和海盜是不共戴天的仇敵,海盜落到他們手裡的下場必定十分可怕!

  「是,薇洛妮卡小姐。那艘星艦上的船長本來已經打算投降,可當辛茜婭小姐帶人登上他們的星艦時,他們又突然變卦!雙方在他們的星艦上打了起來,結果辛茜婭小姐帶去的弟兄全部被殺,她自己也失手被擒了!!」

  「該死!!!」

  薇洛妮卡大聲咒罵起來。做為好友,她十分瞭解辛茜婭,這個金髮女郎功夫是很不錯的,就是行事粗心鹵莽一些,經驗也不夠豐富。怎麼能輕易相信那些對手呢?!

  「快,召集所有還剩下的弟兄!『冰玫瑰』馬上最出航準備!我們一定要把辛茜婭救回來!!」

  ◇  ◇  ◇  

  德魯格改扮成民用星艦的戰艦上,寬敞的會議室裡聚集著一群身穿便衣、得意洋洋的軍官們。他們圍在一張巨大的會議桌前卻不是在開會,而是……

  會議桌上,一個身材豐滿、面容姣好的金髮女郎被殘酷地用繩索和鐵鏈捆綁著,一絲不掛地好像狗一樣地跪趴著,正在被跳到桌子上的比爾用一條寬寬的皮帶毫不留情地狠狠抽打!

  那金髮女郎豐滿健美的肉體完全赤裸著,有力的雙臂背在背後,被一根烏黑細長的鐵鏈緊貼著後背牢牢地捆綁著,鐵鏈繞過她的身前,將她赤裸著的兩個雪白肥碩的巨乳殘酷地勒得突出出來;她修長豐滿的雙腿彎曲著向上翹起,雪白赤裸的雙腳被用繩子分別與雙手捆在一起,雙腿的膝彎處還用繩子捆在一根鐵棍上面,使她被迫分開著雙腿、雙腳腳心朝上翹著、膝蓋和肩膀抵在桌子上像條狗一樣難看地跪趴著!

  她的嘴被用一根繫在腦後的繩子殘忍地勒了起來,比爾的皮帶惡毒地專門抽打在她赤裸著的肥厚豐滿的屁股和朝上翹著的腳心上,使得痛苦不已的金髮女郎只能從嘴裡發出含糊淒苦的嘶號和哀叫!

  桌子上和地上凌亂地丟棄著被剝下來的戰服和皮靴,以及被撕爛的內衣、胸罩和內褲;而被捆綁並殘酷拷打的金髮女郎的嘴角則流淌著鮮血,臉上和大腿上有好幾處可怕的烏青和瘀傷,加上皮帶重重落在肥碩多肉的屁股上發出的沉悶殘酷的「啪」聲和周圍男人的狂笑,使會議室裡的場面顯得越發淫邪暴虐。

  毫無疑問,這悲慘可憐的金髮女郎就是不幸落入比爾的圈套、力戰後被俘獲的女海盜辛茜婭。

  此刻辛茜婭心裡充滿驚恐、羞辱和悔恨。她沒想到這外表普通的星艦裡竟然有那麼多化裝了的軍人,雖然自己竭力苦戰還是被敵人抓獲。自己疏忽和鹵莽的結果就是幾個小時前還自信英勇的女海盜,現在卻被對手殘酷地扒光了衣服用繩子鐵鏈捆綁起來,像悲慘的女奴隸一樣遭到可怕的羞辱、蹂躪和拷打!

  「臭婊子!母狗!!女人還做海盜?!想和我作對,這就是你的下場!!」

  比爾興奮無比地叫罵著,皮帶準確地抽向了女海盜已經被抽打得紅腫不堪的肥大屁股下那隱秘嬌嫩的肉縫!

  「嗚、嗚!!」辛茜婭立刻發出淒厲模糊的嘶號!!

  皮帶落在她的雙腿之間,立刻有一些白濁的液體被抽得飛濺起來!

  辛茜婭痛苦萬狀地蠕動著紅腫肥厚的屁股,她分開的雙腿之間露出的上下兩個嬌嫩的肉洞竟然都已經可怕地腫裂起來!不僅她前面那瘀腫的肉穴不停流淌著大量粘稠的精液,就連屁股後面被姦淫得無法閉合的肛門也好像一個注滿精液的紫紅肉洞一樣翕動收縮著,擠出一股股夾雜血絲的白濁黏液!

  辛茜婭痛苦地哀號嗚咽著,她顯然已經遭到了最可怕的姦污。事實上,這會議室裡所有的男人都已經不止一次地從肉穴或屁眼裡殘酷地強姦了辛茜婭!

  比爾眼中露出殘忍暴虐的目光,皮帶不停準確地抽打在辛茜婭還流淌著他們的精液的陰部和肛門上,使悲慘的女海盜越發痛苦不堪地大聲哀號慘叫起來!

  辛茜婭現在感到自己慘遭皮帶拷打的屁股和腳心已經疼痛得近乎麻木起來,但身下兩個嬌嫩的肉洞在慘遭輪暴後又被皮帶抽打,再次使她感到不可忍受的疼痛和羞辱!一直堅持著反抗忍受的女海盜終於屈服地哀號哭泣起來!

  比爾暫時停了下來,他從辛茜婭歪著的臉上那種痛苦不堪地哭泣嗚咽的樣子上知道這個年輕漂亮的女海盜已經不堪暴虐的折磨拷打,精神上完全屈服了。

  但比爾可不打算就這樣停下來。他決不會輕易錯過盡情玩弄折磨一個像辛茜婭這樣少見的女海盜的機會,何況她又是那麼年輕漂亮。

  「把這母狗翻過來。揭開勒著這賤貨嘴巴的繩子,讓我們聽聽清楚這布裡斯托爾婊子的叫聲。」比爾說著,惡毒地笑著朝桌子上撒了一把鹽。

  兩個軍官將像狗一樣撅著豐滿肥碩的屁股跪趴著的女海盜翻了個身,使她仰面朝天地躺在了會議桌上,接著把勒在辛茜婭嘴裡的繩子解開。

  被皮帶抽打得紅腫裂傷的屁股和腳心被身體壓在了撒了鹽的桌面上,立刻使辛茜婭感到屁股下面一陣火辣辣的劇痛!因為勒在嘴裡的繩子已經解開,她立刻大聲地慘叫起來!

  「啊……不!不、不……啊……」辛茜婭虛弱地哭叫著,羞辱痛苦地搖著頭呻吟起來。

  「下賤的布里斯托爾母狗,知道和我們作對的下場了?」

  「啊……求求你們,饒了我吧……放過我……」辛茜婭雖然對這些傢伙抱有無比的痛恨,可殘酷的凌辱虐待已經超出了她的忍耐,痛苦不堪的女海盜只能屈服地哀求起來。

  「饒了你?嘿嘿,你當初攔截我們時的威風勁哪裡去了?臭婊子,休想就這麼便宜地放過你,你這身肥嫩的皮肉還有得苦頭吃哪!!」

  比爾獰笑著,掄起皮帶殘忍地朝著女海盜胸前那兩個雪白肥碩的巨乳狠狠抽了下來!

  「啪」!

  一聲悶響,女海盜胸前兩個碩大肥嫩的肉團一陣悲慘的抽搐,一道寬寬的血紅鞭痕清晰地浮現在了辛茜婭兩個赤裸的乳房上!

  「啊!!!」辛茜婭立刻可怕地嘶號慘叫起來!

  皮帶不停雨點般落在女海盜胸前赤裸的肥碩雙乳上,兩個雪白渾圓的大肉團立刻不停地劇烈抖動晃蕩起來,很快就可怕地紫紅腫脹起來!

  「不,不要打我……求、求你們……」辛茜婭實在熬不住這種殘酷的拷打,她眼看著自己美麗的雙乳被德魯格用皮帶抽打成兩個紅腫瘀傷的肉團,痛苦和驚嚇使女海盜立刻大聲哭叫著哀求起來。

  「哼哼,你這條布里斯托爾母狗,才打了一頓就受不了了?誰讓你這愚蠢的臭婊子來找我的麻煩?母狗,你還有得苦頭吃呢!」

  比爾丟下皮帶,用手扯著遍體鱗傷的女海盜的頭髮,惡狠狠地說著。能如此徹底痛快地凌虐一個美麗的女海盜,並使這女海盜悲慘地哭叫著向自己求饒,使他感到征服的快感。

  「不要……啊……不……」辛茜婭又是痛苦又是羞辱,她從沒想到過自己會落到這樣悲慘無助的境地,被敵人俘獲、輪姦和殘酷地拷打!辛茜婭絕望地閉上眼睛哭泣起來。

  「把這母狗拖出去,讓弟兄們也都來幹這條送上門來的布里斯托爾母狗!這回我們回佩塔魯尼的路上可不寂寞了!哈哈,臭婊子,想來打劫我的戰艦?這就是你的下場!」

  比爾得意洋洋地笑了起來,指揮著兩個軍官將手腳都被捆綁著、赤身裸體的女海盜抬下了桌子。

  「薇洛妮卡,薇洛妮卡!快來救揪我啊……」

  聽到比爾無恥的命令,辛茜婭知道這傢伙竟然還要讓這戰艦上所有的士兵都來輪姦凌辱自己,把自己做為他們的性奴隸一樣囚禁起來帶回佩塔魯尼!羞辱的女海盜立刻想起了自己的好友,在心裡絕望地呼喊起來……

  ◇  ◇  ◇  

  冷寂的太空中,一艘龐大的星艦以一種沉著的慢速緩緩行駛,這星艦的速度之慢令人感到它好像一條蹣跚的龐然巨獸,充滿了一種狩獵得勝之後的傲慢和得意。

  這龐然巨獸悠然地勻速行駛著,在它的後面,一艘有著美麗的流線形狀的火紅戰艦正在飛快地逼近並趕了上來!

  可這巨獸絲毫沒有意識到危險的逼近,它已經被荒淫的快樂麻木了它那本來就有些遲鈍的神經。

  ◇  ◇  ◇  

  比爾得意洋洋地坐在星艦指揮大廳裡的一張舒適的椅子上。

  這裡本來是他作為星艦指揮官施展權利與才能的場所,現在更是成了他誇耀自己「戰功」的最佳所在!

  比爾現在開始覺得,自己也許不必一輩子都躲在驕傲的提督約瑟夫。蘇拉的陰影裡謀求平安,他完全可以親自指揮一支艦隊來光明正大地與叛軍交戰!因為他現在忽然發現,指揮星艦作戰原來竟是這麼地簡單?!

  他的星艦「不幸」地遇到了素以剽悍著稱的布里斯托爾海盜戰艦,但他卻是那麼「聰明」地指揮了這次「激烈」的戰鬥,並且成功地殲滅的海盜,而且還俘獲了海盜頭目──一個美麗的布里斯托爾金髮女海盜。

  他現在當然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著勝利的快樂,而且按照自己的願望對自己的女俘虜施以她應得的「懲罰」!

  「提督,我們已經把那個愚蠢的布里斯托爾母狗帶回來了!」

  一個軍官得意地走進大廳。

  按照比爾的吩咐,這軍官帶著士兵,押著被他們俘獲並已經被他們「懲罰」過了女海盜到星艦的各處去「展覽」,讓所有士兵都來看看這和他們做對的女海盜的下場!

  在他的背後,兩個士兵用一根鏈子牽著不住抽泣呻吟、步履蹣跚的女海盜辛茜婭走了進來。

  更準確地說,辛茜婭不是自己走進來的,而是被她身邊的兩個士兵連拖帶架地弄了進來。兩個士兵將辛茜婭架到比爾面前,然後放手,女海盜立刻虛弱地癱倒在了比爾的腳下。

  女海盜被押到星艦各處「展覽」之前被「裝扮」了一番:辛茜婭全身赤裸,雙手被用一根繩子捆綁在背後,腿上穿著一雙黑色的吊帶絲襪,雙腳上穿著一雙黑色的高跟鞋;她性感的厚嘴唇上塗抹著厚厚的口紅,脖子上被栓上一根鐵鏈,鐵鏈上還掛著一塊寫有「布里斯托爾母狗」字樣的牌子;她赤裸著瘀傷的肥碩雙乳,上面兩個乳頭都被用結實的細繩捆住根部連在一起,可怕地腫脹起來!

  辛茜婭虛弱地跪伏在了比爾的腳下,她撅起的豐滿的屁股上遍佈纍纍傷痕,平坦的後背和赤裸的肩頭也滿是一道道醒目的鞭痕,樣子既屈辱又狼狽。

  「嗯?」比爾有些吃驚地抬起頭。

  他忽然注意到,面前的女俘虜雙腿上的黑色絲襪和遍佈鞭痕的屁股上竟然沾滿著大塊白濁的污穢,而且她虛弱地喘息著的嘴角和脖子、甚至腫脹的雙乳上也都沾著大片還沒有乾涸的精液!!

  「提督,剛才在下面,有些弟兄已經忍不住幹了這母狗一頓!」那軍官趕緊解釋這女海盜身上沾著這些穢跡的原因。

  「無所謂,反正我本來也是準備把這母狗賞給大家來玩的!」比爾寬宏地笑了起來。

  辛茜婭剛才被赤身裸體地押到星艦各處「展覽」時,已經被那些按捺不住獸慾的士兵殘酷地輪姦了。那些傢伙不僅從肉穴和屁眼裡對這個不幸被俘的女海盜施暴,甚至還強迫這個失去反抗能力的女人為他們做羞恥的口交。聽到了比爾的話,辛茜婭立刻想起自己剛才身上所有的肉洞都被插進敵人骯髒的肉棒姦淫的樣子,立刻羞辱不堪地哭泣起來。

  「把這賤貨牽到那邊,栓在柱子上。讓剛才沒幹過這臭婊子的弟兄們進來,都來嘗嘗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布里斯托爾母狗的滋味吧!」

  比爾粗魯地用穿著皮靴的腳踩在跪伏在面前的女海盜撅著的豐滿的屁股上,用靴子底碾踏著女海盜糊著大片精液的赤裸臀部說道。

  「不要……」辛茜婭痛苦地呻吟哀求著,被兩個士兵粗暴地拖起來,拽到指揮大廳門口的一根柱子前,把她脖子上的鐵鏈栓在了柱子上,將被赤裸著豐滿的身子的女海盜像狗一樣栓在柱子上。

  接著已經等候在門外的十來個士兵走了進來,看到跪在柱子前啼哭呻吟著的女海盜赤裸著的豐滿誘人的肉體,立刻興奮地撲了上來!

  「不!不……嗚……嗚……」

  辛茜婭驚慌地尖叫起來,但立刻感到自己的頭髮被一名士兵揪住,接著一根粗大的肉棒粗魯地插進了自己嘴裡,在自己喉嚨裡粗暴地抽插起來!

  接著辛茜婭感到自己的屁股被一個士兵抬了起來,然後一根粗大堅硬的肉棒就毫不留情地戳進了自己已經遭到殘酷姦淫的屁眼裡,狠狠抽插起來!

  「嗚……嗚……」

  身體前後兩個肉洞裡都被插進肉棒姦淫著的女海盜立刻感到可怕的痛苦!被敵人打敗並遭到輪姦的羞辱使辛茜婭悲哀地哭泣嗚咽起來,她淒慘地扭動著赤裸瘀腫的屁股來減輕被敵人從肛門施暴的痛苦,口水順著被插進肉棒姦淫著的嘴角流淌下來……

  比爾看著一個又一個士兵姦淫蹂躪著被他們俘獲的女海盜,聽著這女人悲哀痛苦的哭泣和呻吟,使他感到無比愜意。

  他悠閑地閉上了眼睛,剛才的那一番激戰加上面前正被殘酷地輪姦著的女海盜那成熟美麗的肉體,已經使比爾幾乎耗盡了精力和體力,他開始感到疲倦了。

  「德魯格提督!!不、不好了!!!」

  一個軍官忽然慌張地衝進來,大聲喊叫起來!

  「一、一艘海盜戰艦已經靠上我們了!!」那軍官不等同樣驚慌地跳了起來的比爾發問,就喊了起來!

  被海盜戰艦靠上了?!這就意味著已經無法逃逸或遠程作戰,只能進行慘烈的肉搏戰了!!

  「該死的!!觀測室的傢伙們都幹什麼去了?怎麼能讓海盜貼近我們?!」

  比爾惱怒驚慌地咆哮起來。他知道這些海盜幾乎可以肯定是面前正被輪姦蹂躪著的女海盜的同夥,一定是來營救這女海盜的!

  「他們……他們不是正在這兒嗎?」那軍官看著剛剛慌張地從赤身裸體的女海盜身上站起來的幾個士兵,不知所措地顳著。

  「該死!!!!」比爾惱怒地叫了起來。

  一聲沉悶的爆炸聲伴隨著劇烈的震動從指揮大廳下面傳來,比爾立刻搖晃著摔倒在地上!

  「快!快叫弟兄們都出來,把那些該死的海盜全消滅!!」比爾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驚慌失措地叫喊著。

  ◇  ◇  ◇  

  「去死!!」

  薇洛妮卡尖叫著,追上一個正在逃命的士兵,手中鋒利的戰斧將這個傢伙的身體斬成兩段!

  鮮血從那士兵的身體上激射出來,猛地噴濺到了紅髮女海盜被仇恨扭曲了的年輕美麗的臉上!

  「殺光他們!都殺光!!為辛茜婭和死去的弟兄們報仇!!」

  薇洛妮卡用舌頭舔去順著自己臉上流到嘴邊的敵人的鮮血,像一頭狂暴的母獅的一樣咆哮著。

  在這種突如其來的肉搏戰中,準備不足的敵人根本不是剽悍驍勇的布里斯托爾海盜的對手,更何況薇洛妮卡和她的部下們現在已經完全被復仇怒火燃燒了起來!

  薇洛妮卡的部下們像瘋狂了一樣,在戰艦裡四處追殺著已經失去鬥志,開始四散奔逃的士兵。戰艦各處遍佈支離破碎的屍首,鮮血染紅了戰艦的每一寸地板和牆壁。

  薇洛妮卡衝上戰艦的最上層,前面就是星艦的指揮大廳。

  紅髮女海盜想都沒想,一腳踢開了指揮大廳的門!接著修長的身影矯捷地匍匐、躍進大廳,同時戰斧閃電一樣像背後揮出!

  一聲慘叫從薇洛妮卡的背後傳來!接著她聽到了一個失去生命的軀體頹然倒下的聲音。戰鬥經驗豐富的她早知道,怯懦的敵人一定會躲在那裡──失去鬥志的敵人現在已經不敢和自己正面作戰。

  薇洛妮卡接著向前翻滾,站起。

  她驚異地發現,這指揮大廳裡竟然已經沒有敵人了?!

  看來敵人真的已經被自己殺散了?薇洛妮卡警惕地環視著四周,忽然注意到大廳一張桌子後面傳出一些輕微的呻吟和沉重的喘息!

  「出來!!」薇洛妮卡朝著桌子的方向叫著。

  女海盜驚訝地睜大了美麗的眼睛!她看到那桌子下面竟然站起了兩個人?!

  準確地說,是站起了一個男人和一個被他挾持著的女人!

  那神情慌張驚恐的男人渾身瑟縮著,用手勒著一個被捆著手腳、渾身赤裸的女人站了起來,他的另一隻手握著一支槍,抵在那好像昏迷了的女人的脖子上!

  薇洛妮卡圓睜雙眼,一步步逼近那怯懦地用那被捆綁著的女人赤裸的身體擋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辛茜婭?!!」

  薇洛妮卡驚叫起來!她已經認出這個被那男人挾持著的赤身裸體的女人正是自己的好友、鹵莽的女海盜辛茜婭!

  聽到薇洛妮卡的尖叫,辛茜婭虛弱地睜開眼睛。她的目光中充滿了痛苦和屈辱。

  薇洛妮卡清楚地看到辛茜婭的嘴被一塊破布堵著,頭髮披散,目光迷離;她赤裸著的豐滿成熟的身體上遍佈被凌虐後的傷痕,胸前裸露著的雙乳更是被瘀腫得不成樣子!

  而辛茜婭下身的樣子更是慘不忍睹:迷人的肉穴可怕地紅腫張開著,從悲慘的肉洞裡還在流出少量粘稠的白濁黏液,而她雙腿上那破碎的黑色絲襪上更是糊滿著大片白色穢跡!

  顯然不幸落入敵人手中的女海盜已經遭到了最可怕殘酷的蹂躪!

  薇洛妮卡的眼中射出可怕的怒火!

  「站、站住……你再往前走,我就殺了這臭婊子!」那躲在已經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辛茜婭背後的男人驚慌地威脅著。

  薇洛妮卡站住了。她本來以為落入敵人手中的辛茜婭已經被殺了,而一心只想為她報仇。可現在她發現辛茜婭還活著,薇洛妮卡不得不重新考慮了。

  「你、你放我一條生路……我,我拿這女人和你交換。」

  「卑鄙的雜種!」薇洛妮卡憤怒地叫著,但她內心卻猶豫起來。

  這些傢伙雖然沒有殺害辛茜婭,可他們顯然已經用對待女人最殘酷的一種方式蹂躪了她!薇洛妮卡恨不得把面前這卑鄙怯懦的男人碎屍萬段!她有把握對付這個手持武器的傢伙,殺掉他很容易,可是辛茜婭怎麼辦?……

  「你,你只要放我一馬,我,我還給你一樣東西……」

  比爾看到面前這個渾身沾滿鮮血、雙眼噴火的高大美麗的紅髮女海盜猶豫起來,知道自己可能還有生路。為了使自己逃命的機會更大一些,他已經顧不得什麼「重要的使命」了!

  「這戰艦上有一樣『超級武器』,但沒有我的密碼,誰若要打開那艦倉就會使整個戰艦爆炸!小姐,那超級武器可以使你的戰艦無敵於宇宙……你,你想想吧……」

  比爾不停地說著,諂媚地勉強笑道。

  「超級武器?」薇洛妮卡忽然感到好奇起來。

  這艘戰艦裝扮成民用星艦進入布里斯托爾,薇洛妮卡已經猜到這戰艦上一定有些秘密。看到面前這傢伙的樣子,薇洛妮卡確信他不敢說謊。

  「好吧,我答應你!」

  薇洛妮卡不能用辛茜婭的生命冒險,更何況還有那什麼「超級武器」的巨大誘惑?

  「你,你說話算數?」比爾頓時感到一陣狂喜!

  「王八蛋!我說話當然算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