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亂的星系:017.第十七章 ◆ 邂逅


第十七章 ◆ 邂逅

  「那傢伙還真的沒騙我,我在他星艦的艦倉裡發現了這怪裡怪氣的什麼『超級武器』。這東西太龐大了,而且我手下的機械師們也不會擺弄這玩意,所以我就把這東西給弗雷德閣下您送來了。我想您這裡總該有人會使這玩意吧?」

  當阿方索和伊塞亞被阿歷克斯領進同盟軍總部的會議廳時,正好聽到薇洛妮卡的話。

  在被布里斯托爾人奉若神明的弗雷德面前,桀驁不馴的薇洛妮卡也變得溫順靦腆起來。一向奔放開朗、不拘小節的紅髮女海盜好像一位斯文的淑女一樣併攏著修長的雙腿,微微側身端坐在弗雷德右手的座位上,好像很羞澀一樣柔聲娓娓講述著她從太陽系遠征軍手中繳獲那神秘的超級武器的過程。

  「呦!紅毛妹妹幾時變得這麼溫順了?哈哈哈!」

  一見到薇洛妮卡現在那副顯然是強裝出來的端莊文靜,阿方索就忍不住哈哈笑著調侃起來。

  「閉上你的臭嘴,大鬍子!」

  薇洛妮卡聽到阿方索的調侃,頓時柳眉倒豎厲聲嬌叱道,剛才那副溫柔靦腆的樣子立時煙消雲散。

  「哈哈哈……紅毛妹妹,要裝淑女可不能說髒字哦?」阿方索毫不生氣,笑嘻嘻地說道。

  「你……」薇洛妮卡頓時語塞。她被氣得滿臉漲紅,可當著弗雷德的面又不好發作,只能狠狠地用眼睛瞪著得意洋洋的阿方索,豐滿的胸脯不停起伏。

  「阿方索,你們二人剛才消遣得可好?」

  看到薇洛妮卡的窘態,弗雷德覺得應該給這個脾氣火暴的姑娘一個台階。他抬頭看著阿方索和伊塞亞,不緊不慢地說道。

  聽到弗雷德的問話,阿方索立刻明白了弗雷德已經知道他和伊塞亞剛才幹什麼去了。他趕緊收起了臉上的笑容,和伊塞亞坐了下來。

  「弗雷德閣下,薇洛妮卡剛才說的超級武器可是那著名的『聖卡門羅』大炮嗎?」坐下的伊塞亞平靜地問道,但眼中卻露出抑制不住的興奮。

  「正是。」坐在弗雷德左手邊的傑夫回答。

  伊塞亞立刻看了身邊的阿方索一眼,兩人都興奮地微笑起來。

  『聖卡門羅』大炮是太陽系政府調集了上千名最優秀的科學家,籌劃了幾近十年才製造出的最新式的主戰火器。據說它的威力超過了目前最先進的主戰火器──「卡托」光子聚裂炮二十倍以上!所以「聖卡門羅」還沒有問世,它「地獄使者」的綽號就早已經傳遍宇宙!

  「太好了!這回我們也可以裝備這傢伙了,而且比躲在佩塔魯尼要塞裡的那些膽小鬼們裝備得還早!這下他們可要倒霉了!」阿方索高興地叫了起來。

  「是啊,現在庫特裡斯那混蛋一定氣死了!」伊塞亞也歪著頭笑了起來。

  「不錯,這的確是件足以扭轉戰局的寶貝。不過……」傑夫看起來可沒有這二位提督這麼興奮。

  「不過薇洛妮卡小姐為我們送來的『聖卡門羅』似乎還不是一件成品。」弗雷德面無表情。已經經歷過太多浮沉榮辱的弗雷德知道這次不過是勝利女神拋來的一個微笑,還遠沒到擁抱她的時候。

  「路易初步檢驗過那『聖卡門羅』,發現了一些難以解釋的缺陷。這東西的確很複雜,把它調試好到可以安裝到我們的戰艦上,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唔……不過我們還是得慶祝一下,畢竟我們已經拿到了宇宙裡最好的一件武器。」阿方索嘟囔著。

  「不錯,而且我們首先要感謝薇洛妮卡小姐和她的夥伴們。」弗雷德微笑著看了一眼身邊的紅髮女郎。

  「加入我們的隊伍吧,薇洛妮卡。」伊塞亞滿臉真誠地說道。他很喜歡這個姑娘那火辣辣的奔放性格。

  「讓我和這個噁心的大鬍子在一起?哼!」薇洛妮卡氣呼呼地撅著小嘴,白了一眼阿方索。

  「薇洛妮卡小姐,我們是真誠地希望你加入我們的行列。」傑夫說道。他知道這個年輕貌美的紅髮女海盜雖然脾氣火爆且桀驁不馴,但絕對是一個勇猛善戰的好提督。

  「可是……我散漫慣了,怕是不能適應你們的生活吧?」薇洛妮卡猶豫著。

  她這話倒的確是出自真心。

  「薇洛妮卡小姐,我們不勉強你。不過我希望你留在我們的基地幾天,看看我們的生活究竟是什麼樣子,然後再做決定好嗎?」弗雷德灰色的眼睛中閃爍著誠摯的目光。

  「好吧。那我和我的部下就打擾了。」

  ◇  ◇  ◇  

  馬瑟梅爾的同盟軍基地裡沉浸在歡樂之中。

  一個大型的酒會正在同盟軍的軍官俱樂部中舉行,絕大多數還不知道為什麼而快樂的軍官們在吉姆特酒的作用下,有些開始扯著不怎麼動聽的嗓子唱著海盜們的戰歌,而更多的則開始摟著年輕奔放的布里斯托爾女郎跳起舞來。

  但在俱樂部的一個角落裡,一個年輕的軍官卻顯得很不合群地孤零零坐在一張沙發上,望著那些狂歡中的軍官和姑娘們,眼中露出羨慕和落寞。

  在這些狂熱的同盟軍官兵中間,年輕的公爵布裡安總是顯得那麼與眾不同。

  並非他沒有一顆同樣狂熱渴望光榮與自由的心,而是出身高貴的英俊少年很難使自己真正融入到這些草莽出身的熱血男兒之間。

  布裡安盡力使自己顯得和大家一樣,今晚他已經強迫自己和那些軍官們一樣用最豪爽的方式大口喝著火辣辣的烈酒,敞開軍服的外衣坐在桌子上大聲說話。

  可一到了酒宴撤去、大家開始狂歡時,年輕的公爵還是被大家撇在了一邊。

  「哈,小公爵今晚顯得很寂寞嘛!怎麼不找姑娘們去跳舞?」

  布裡安忽然看到睜著被酒精灼燒得通紅的雙眼的阿方索東倒西歪地朝自己走了過來。

  在同盟軍中,除了阿歷克斯和傑夫少數人之外,絕大多數軍官都如同伊塞亞一樣,只在戰場上才能夠接納年輕的布裡安為他們真正的同伴。不過,像阿方索那樣時常冷言冷語地譏諷「小公爵」的人也畢竟很少。

  但今天阿方索看起來和平日大不一樣,雖然嘴裡還在「小公爵」地叫著,臉上卻露出很少見的笑容──雖然這笑容看起來很古怪。

  「我……不會跳這種舞,而且也沒有姑娘來請我。」布裡安老實地說。

  「呃……小公爵,你當這裡是皇宮嗎?還得讓姑娘們來主動找你?呃……真是個傻小子!」

  阿方索看起來心情很好,他一屁股坐在了布裡安坐著的沙發的扶手上,毫不客氣地一把摟住他的肩膀,打著酒嗝在年輕的公爵耳邊大聲說著。

  阿方索滿嘴的酒氣使布裡安感到噁心,不過既然今天阿方索難得地顯得十分友好,布裡安也不能表現出不快來。而且,布裡安感到這也許是個改善他與這粗魯卻在同盟軍中極有號召力的提督之間關係的好機會?

  「布裡安,呃……這裡沒什麼好玩的!走,我帶你去玩點真正的男人玩的樂子去!」

  看到布裡安在認真地聽自己說話,阿方索忽然站了起來,接著把布裡安也一把從沙發上拽了起來。

  「什麼?……」布裡安莫名其妙地問著。

  「什麼『什麼』?走,和我去了你就知道啦!」阿方索使勁拽著布裡安的胳膊,朝俱樂部門口跑去。

  布裡安雖然不太情願,可又不好拒絕阿方索的「好意」,只好跟著他跑出了軍官俱樂部。

  「喂!阿方索,你要帶布裡安去哪兒?」

  看到兩人剛跑出俱樂部,正和一個姑娘倚在俱樂部門外的一棵大樹下親暱著的阿歷克斯丟下女伴追了上來。

  「哈!阿歷克斯,我帶咱們的小公爵去披紅院樂樂!你就不用來了,別冷落了你的妞兒!」阿方索頭都不回地拖著布裡安飛跑,大聲回答著。

  「喂……」阿歷克斯站了下來,無奈地笑著,接著又回頭朝那在樹下等著他的布里斯托爾女郎走去。

  ◇  ◇  ◇  

  「披紅院」!

  布裡安被阿方索拽著跑進這警衛森嚴的建築,立刻想起了這是個什麼地方!

  雖然布裡安在同盟軍中顯得很孤立,平日裡也沒有人邀請他一起玩樂,可年輕的公爵畢竟已經來這裡快兩年,披紅院雖沒來過,但至少他知道這地方是做什麼的──一個將被俘的敵方女人當作性奴囚禁起來的軍中妓院!

  「阿方索……我,我要回去!」

  布裡安用力將自己的手掙脫出來,站了下來。

  這種地方怎麼是布裡安──受過貴族教育且有著高貴的皇族血統的公爵可以來的?!布裡安一向認為強暴婦女是一種極不紳士的行徑──即便那女人是自己的敵人!雖然布裡安希望融入到阿方索他們之中,可卻不應該是從這種事情開始的?!

  「怎麼啦?小伙子,害羞啦?」阿方索回頭望著滿臉通紅的布裡安。

  布裡安不知該怎麼回答。他確實有些害羞,但他拒絕阿方索的真正原因卻不在於此。

  「那麼你是看不起我嘍?!嗯?」阿方索忽然瞪起了眼睛。

  「不,不。我絕沒有這個意思!」布裡安慌忙解釋。他也確實沒有看不起阿方索他們的意思,因為布裡安能夠理解阿方索他們對敵人的仇恨,所以他在這種事情上只想堅持自己的原則。

  「哈哈,那你還是害羞!沒關係,這種事頭一次的時候都這樣!不過我保証你只要了這第一次,就一定會他媽的的上癮!」

  阿方索哈哈大笑起來。在他的思維裡,拒絕玩女人簡直是件不可思意的事!

  所以他認定布裡安一定是還沒嚐過女人的滋味!

  「不是……」

  布裡安的臉更紅了。年輕英俊的公爵身邊一向不乏多情的女郎,布裡安也不是坐懷不亂的柳下惠。可是該怎麼向阿方索解釋呢?

  「好了,布裡安!別嘴硬了,要不然我可要生氣了!」

  阿方索臉上露出惡作劇的笑容,一把拽住了布裡安。

  布裡安只好不情願地被阿方索拽著跑上樓。

  阿方索和布裡安來到樓上走廊盡頭的一個鐵門前,接著阿方索狠狠地用腳踢開了鐵門!

  「哈哈!果然讓老子猜著了!你們這些傢伙又在這搞這小婊子哪!」

  阿方索看到三個軍服凌亂的軍官正在這牢房裡,圍在一個渾身赤裸著跪伏在地中央的年輕女郎身邊。其中一個傢伙的褲子已經掉到了腳下,正跪在那女郎的身後,抱住那姑娘赤裸著的豐滿渾圓的屁股狠狠抽插姦淫著,而另外兩個軍官則蹲在那女郎身邊,玩弄著她那對柔嫩豐滿的乳房和流滿眼淚的臉蛋!

  「滾!都給我滾出去,該輪到我們啦!」阿方索大聲吼著。

  那三個軍官立刻識趣地站了起來,慌張地提上褲子跑了出去,接著阿方索狠狠關上了鐵門。

  「布裡安,來!我來教教你怎麼玩這小婊子!」阿方索大聲說著回過頭,卻發現年輕的公爵瞪大著眼睛,好像走神了一樣盯著那還虛弱地跪伏在地上啜泣著的女郎!

  這剛剛遭到幾個軍官蹂躪的女人正是被伊塞亞抓來的瑪格麗特。

  此刻瑪格麗特還保持著剛才被軍官們侮辱時的姿勢,弓著腰跪伏在地上。她的雙手被用一副手銬銬在背後,手銬上的鐵鏈連在脖子上的鐵項圈上,肩膀和膝蓋抵在地上,撅著雪白豐滿的屁股,羞辱地不停抽泣著!

  布裡安從沒見過這樣的場面!一個年輕美麗的姑娘一絲不掛地赤裸著成熟誘人的身體,頭髮凌亂地披散著,狼狽地撅著渾圓豐滿的屁股好像狗一樣跪伏在自己面前,而且屁股後面那本來是排泄的肉洞裡還清晰地流淌出粘稠白濁的精液!

  布裡安頓時感到臉上發燒,心跳加快,渾身的血液都湧了上來!

  「哈哈,傻小子,怎麼?沒見過娘們光屁股的樣子?!」阿方索哈哈大笑。

  布裡安英俊的臉上露出既厭惡又難堪的表情,可不知為何卻始終不能使自己的目光從面前這悲慘狼狽的女郎那赤裸的身體上移開!

  「坐下,布裡安!這小婊子的屁眼已經快被我們插爛了,弗雷德又不許我們幹她的騷穴……那就讓這賤貨用嘴來伺候伺候你好了!」

  阿方索將布裡安按到了一張椅子上,接著不由分說就吩咐起來。

  「不……」布裡安用自己都幾乎聽不清楚的聲音顳著。

  年輕的公爵受過的教育告訴他要尊重女性,所以布裡安從沒見到過這樣殘酷的場面,一個年紀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姑娘會被赤裸裸地銬起雙手、被人從肛門裡輪姦施暴,他從沒想到過一個女人會被這樣凌辱糟蹋!可現在不知為什麼,這荒淫殘暴的場面,和這悲慘的姑娘赤裸的身體卻使布裡安感到身體裡有一股莫名的衝動!這使布裡安感到無比難堪和恐懼!

  「小婊子,站起來!」阿方索好像沒聽見布裡安在嘟囔什麼,他徑直走過去將瑪格麗特拽了起來。

  輕聲啼哭著的瑪格麗特搖晃著站了起來,坐在椅子上的布裡安立刻感到一陣暈眩!

  他清楚地看到了瑪格麗特那完全赤裸著的豐滿肉體!瑪格麗特的乳房挺拔豐滿,可兩個嬌小的乳頭卻被用一根細長的繩子從根部拴住,悲慘地腫脹挺立著;她的雙腿筆直修長,可大腿上卻遍佈手抓後留下的抓痕;而且赤裸的雙腳上沾滿了塵土,脖子上套著項圈上還拖著一根長長的鐵鏈!

  第一次看到一個慘遭凌辱的年輕姑娘赤身裸體的悲慘樣子,布裡安感到更多的一種恐懼!因為他驚慌地發現,這姑娘赤裸的身體已經激起了他本能的慾望!

  「阿方索,我……我看還是……算了……」布裡安小聲說著,試圖站起來卻竟然沒能做到?!

  「怎麼啦?」阿方索好像有些不快地問著。

  「我……我想她可能不願意……」布裡安盡量使自己的目光從瑪格麗特赤裸著的迷人肉體上移開。

  「哈哈!不願意?!小婊子,你說你願意不願意?」阿方索看到布裡安的窘態,得意地笑了起來,用手粗魯地將瑪格麗特充滿屈辱的臉托了起來。

  「我……我願意。」瑪格麗特小聲回答著,眼淚卻不停流了下來。

  瑪格麗特這些日子裡一直被囚禁在這裡,成為了同盟軍軍官們發洩獸慾的工具。這種屈辱和痛苦使保民官的女兒終日以淚洗面,可卻不敢有哪怕一丁點的反抗或抗拒表現出來!因為瑪格麗特知道自己反抗的結果只能是更可怕的折磨,就像她親眼目睹過的佩塔魯尼的女執政官莫莉遭到的命運那樣!

  所以一聽到阿方索發問,瑪格麗特趕緊順著他的意思回答,儘管這回答絕非她的本意,不過布裡安的表現卻使遭到過無數粗暴侵犯的瑪格麗特感到十分的意外,因為來這裡的軍官全部都是不由分說地將自己按倒,從屁股後面開始他們野蠻的姦淫凌辱,卻還沒有一個人問過自己「願意不願意」?!

  「你看,布裡安!這小婊子還巴不得有男人來幹她呢!」阿方索更得意了。

  布裡安目瞪口呆!

  單純的布裡安沒想到這飽受蹂躪的年輕姑娘竟然親口說出這樣的話來?!他頓時不知道該再怎麼拒絕了,只能像個木頭人一樣呆呆地看著阿方索將瑪格麗特牽到了自己面前,然後阿方索打開了瑪格麗特被銬在背後的雙手。

  瑪格麗特立刻馴服地跪下,接著強忍著羞愧和屈辱主動開始用手來解開布裡安的腰帶和軍服。

  布裡安已經徹底傻了,他從沒想過會有一個姑娘赤裸著身體跪在自己面前來解開自己的褲子,為自己做口交!他感到意識裡一片空白,身體裡卻好像有一團火在猛烈燃燒!

  「小婊子,你知道這位帥哥是什麼人嗎?這可是位公爵哪!就是在拉森要塞狙擊了你們的艦隊的布裡安,你用嘴來伺候他可一點也不虧啊!哈哈!」阿方索笑著說道。

  瑪格麗特立刻悄悄抬起了頭。

  她聽說過約瑟夫的艦隊在拉森被狙擊的事情。可在她的想像裡,能夠以那麼拚命的方式擊敗了約瑟夫的人一定是個兇惡醜陋的亡命之徒,卻沒想到會是這麼樣的一個看起來比自己還要年輕,相貌英俊完美得彷彿聖經中的大衛王一樣的年輕人!

  瑪格麗特抬起頭看向布裡安,卻發現這年輕的公爵臉上露出害羞和驚慌,甚至還低著頭不敢看向自己!

  對於瑪格麗特來說,這本來是一種巨大的羞辱。

  她的父親是這個星系如今的主宰,他們征服了那個衰落的王朝,可如今征服者的女兒卻赤身裸體地好像奴隸一樣跪在被打敗的人面前!她要以這樣一種卑賤屈辱的姿態出現在昔日的統治者的後人面前,而且還要出賣自己的肉體來取悅對方!

  當剛剛聽到阿方索的介紹時,瑪格麗特甚至生出一種恨不能死掉的羞辱感。

  可布裡安表現出的與阿方索之流完全不同的樣子,卻使瑪格麗特感到了一絲奇怪的感覺!

  瑪格麗特解開布裡安的褲子,立刻看到一根已經徹底膨脹起來的肉棒活潑地跳了出來,而它的主人卻是好像十分害羞一樣把臉轉到了一旁。

  布裡安的表現使瑪格麗特意識到,這英俊的年輕人此刻的心裡恐怕比自己還要慌張和難堪!

  瑪格麗特忽然升起了一種復仇的感覺!她剛才的羞恥和恐慌已經徹底被布裡安的表現打消了,瑪格麗特立刻低下頭,用手握著布裡安的肉棒吞進嘴裡努力吮吸起來!

  布裡安感到面前這姑娘溫暖的小嘴緊密地包容下了自己的陽具,接著十分熟練地吮吸起來。他立刻感到自己身下升起了一種奇妙的快感,這種感覺甚至使布裡安忍不住要呻吟起來!他慌張的目光死死盯著跪在自己腳下的女郎滿頭凌亂的金髮,坐著的身體卻不由自主地微微顫抖起來!

  「媽的!這到底是誰在強姦誰?!」

  看到布裡安幼稚慌張的表現,阿方索忍不住小聲嘀咕起來,臉上卻露出惡作劇的微笑。

  可布裡安已經聽不到阿方索在嘀咕些什麼了,他現在只感到身下那種令他驚慌的快感在迅速蔓延上來!他的雙腿下意識地抖動起來,雙手盲目地按住了跪在自己面前的女郎赤裸著的豐潤的肩膀,頭使勁低了下來。

  瑪格麗特則不停吞嚥啜吸著口中的肉棒,這種事情現在她做起來已經熟練極了,而且面對像布裡安這樣的「強姦者」,她已經完全沒有了那種巨大的羞辱和驚慌!

  瑪格麗特很快就感到自己嘴裡的肉棒開始膨脹火熱起來,一絲絲帶著微微鹹味的液體從肉棒前端流進了自己嘴裡,她加快了吞嚥吮吸的頻率。

  「啊……」

  布裡安終於呻吟起來,他感到自己的身體已經失去了控制,雙手下意識地抓住了面前的女人的頭,接著死死地按在了自己胯下!

  「嗚、嗚……」

  瑪格麗特痛苦地嗚咽起來,她感到一股濃稠的液體在自己喉嚨深處猛烈噴射出來,幾乎使自己窒息!她的雙手下意識地在布裡安結實的大腿上抓撓起來!

  布裡安這時才發現面前的姑娘已經快被自己憋死了,他慌亂地放開手。

  瑪格麗特趕緊把嘴裡已經軟了下來的肉棒吐出,接著劇烈地咳嗽起來!

  布裡安清楚地看到不停咳嗽著的瑪格麗特臉已經被憋得通紅,嘴角掛著幾道白濁粘稠的精液!

  「對……對不起……」

  布裡安立刻感到一種驚慌和尷尬,他下意識地向這個被自己「侮辱」了的悲慘女郎嘟囔著,然後顧不得自己的陽具上還沾著精液,就慌張地提上褲子,然後逃命一般飛跑了出去!

  「哈哈哈……傻小子……」

  阿方索惡作劇的大笑從布裡安背後傳來,更使年輕的公爵感到羞愧!他知道自己今晚的表現糟糕透了,自己丟臉的樣子明天就會傳遍同盟軍,自己從此又多了一個可以被阿方索他們調侃譏諷的笑柄!

  可布裡安現在一點回頭向阿方索解釋或辯解的心情都沒有,他只想趕快逃離這個令他丟臉的地方,越快越遠越好!

  布裡安低著頭,飛跑出披紅院。可他沒跑出多遠,忽然感到自己猛地撞到了一個人柔軟的身體上,然後自己和那被撞的人一起跌倒在地,接著就聽到一個清脆的女聲!

  「死人啦?!跑得這麼快!你沒長眼睛嗎?!」

  布裡安驚慌地從地上爬起來,看到一個披著黑斗篷、一身大紅緊身衣的高挑女郎正揉著屁股從對面站起來。

  那女郎一頭火紅的頭髮,艷麗的臉上露出十分的不快,明亮的大眼睛兇巴巴地瞪著布裡安!

  「對不起!對不起!沒……沒撞壞你吧?」布裡安手足無措地解釋著。

  「哼,哪有這麼容易就被撞壞?」

  被布裡安撞倒的正是繳獲了「聖卡門羅」的薇洛妮卡,她今晚參加了同盟軍的晚會後,正打算去這裡的醫院看望一下治療中的同伴辛茜婭,沒想到卻被匆忙跑出披紅院的布裡安撞了個滿懷。脾氣火暴的薇洛妮卡見對方已經道歉,氣也就消了大半,於是嘀咕著站了起來。

  可當薇洛妮卡看清楚撞到自己的人時,立刻感到眼前一亮!

  她沒想到撞倒自己的竟是個英俊年輕的小伙子!布裡安那英俊得近乎完美的面孔,和露出歉意和慌張的明亮的眼睛,使熱情奔放的薇洛妮卡頓時感到心如撞鹿,猛烈地跳動起來!

  「你是誰?」

  看到布裡安有些驚慌地要走,薇洛妮卡立刻毫不客氣地攔住了他。

  「我……我叫布裡安。阿杜米雷。」

  「呀!你就是在拉森狙擊了太陽系遠征軍艦隊的布裡安?」

  沒想到這英俊帥氣的年輕人就是那大名鼎鼎的「小公爵」!薇洛妮卡立刻感到心跳得更快,臉上也好像熱了起來!

  「嗯,就……是我。」

  布裡安感到面前這高挑美艷的紅髮女郎火辣辣的目光毫無顧忌地盯著自己,頓時感到一陣緊張,臉上又發燒起來。

  「我叫薇洛妮卡,我們交個朋友吧!」

  面對年輕英俊的布裡安,薇洛妮卡只感到自己已經被徹底地吸引住了。熱情奔放的紅髮女郎大方地朝布裡安伸出了手。

  布裡安剛剛遭到了一次沉重的打擊,現在又忽然碰上了薇洛妮卡這樣一個美艷開朗的熱情女郎,頓時感到極其拘謹和緊張。他慌亂地輕輕握了握薇洛妮卡伸來的手。

  「布裡安,我們去找個地方喝杯酒,聊聊天吧!」

  薇洛妮卡可沒有半點的緊張或拘謹,她好像十分熟的朋友一樣,拉著布裡安的手爽朗地笑了起來。

  「謝謝,我……我還有事!」

  布裡安此刻心慌極了,他甚至不敢抬頭面對美麗的紅髮女郎投來的火辣辣的目光,而小聲地說著,接著轉身逃也似的跑開。

  「喂!布裡安,那我改天再去找你啊!」

  看著布裡安跑開的背影,薇洛妮卡大聲喊了起來,接著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

  ◇  ◇  ◇  

  當薇洛妮卡走進辛茜婭的病房時,還在不停小聲笑著。

  「喂,薇洛妮卡,你笑什麼哪?」

  儘管在比爾的戰艦上遭到了可怕的輪姦和折磨,但年輕的辛茜婭已經很快恢復了過來。她躺在床上看到自己的好友開心地笑著走進來,忍不住納悶地問道。

  「嗯……辛茜婭,你絕對猜不到我為什麼笑!」薇洛妮卡的眼睛裡露出明亮的笑意。

  「你不會是又捉弄了誰吧?或者和阿方索打嘴仗佔了便宜?」

  辛茜婭知道自己這個熱情奔放但有些野性的好友一向喜歡惡作劇,而且嘴巴厲害得從不饒人。

  「都不對!算了,我也懶得跟你說!」薇洛妮卡快活地擺著手,然後坐到了辛茜婭的床頭。

  「辛茜婭,你安心地在這裡躺到完全康復吧!」

  「怎麼?薇洛妮卡。你打算丟下我自己回去?」

  「不是!我已經決定了──加入同盟軍!」

  「啊?!你、你是說真的?」辛茜婭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為她知道自己的好友一向最討厭紀律約束的生活了。

  「當然是真的!」

  「為什麼?」

  「為什麼?!不告訴你!」薇洛妮卡得意地撅起小嘴,臉上露出神秘的笑容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