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亂的星系:018.第十八章 ◆ 鐵面人


第十八章 ◆ 鐵面人

  「我的女兒……我可愛的瑪格麗特……」

  布里斯托爾執政府的保民官約翰。納托癱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後,本就顯得遲鈍笨拙的保民官夢囈一樣愁容滿面地小聲嘟囔著,樣子顯得格外頹廢。

  對於納托保民官來說,假如這個世界上除了財富和他自己之外還能有什麼令他真正關心的話,那就是他的女兒瑪格麗特。

  可是此刻瑪格麗特卻十分不幸地落到了他的死敵──布里斯托爾叛軍手中,這令納托感到簡直如同令他一文不名一樣地絕望!

  身為保民官,納托自從得知了瑪格麗特被俘的噩耗之後,已經足有幾個月茶飯不思,公務更是徹底拋到了腦後,甚至連秘密運輸的超級武器「聖卡門羅」被叛軍截獲的壞消息都不能令他感到哪怕一點的擔憂。

  「瑪格麗特……瑪格麗特……」

  保民官好像要哭了一樣嘟囔著,油光閃爍的肥臉上充滿了悲苦。他盯著面前辦公桌上的美麗的金髮女郎的照片,使勁地用他的胖手揪扯著他頭上本就足夠稀罕了的頭髮。

  「大人,您整日這麼唸叨小姐的名字就能將她救回來嗎?」保民官的背後傳來一個冷冰冰的聲音,這聲音嘶啞低沉地簡直不像是人發出來的。

  納托保民官費了好的力氣才抬起自己的肥臉,眼中充滿愁苦地望向了聲音的出處。保民官辦公室的落地窗前,站著一個身材瘦小的男子。他好像陷入沉思一樣癡癡地望著窗外夜色,緊握的雙拳用力抵在窗框上。

  「托馬斯,你說該怎麼辦哪……」保民官的聲音聽起來簡直像在哭一樣。

  「哼哼……」那男子冷笑著回過頭。

  保民官辦公室的燈光直射在他的臉上,他灰暗的臉上竟然反出金屬的光澤!

  這男子的臉竟然罩著一個銀灰色的金屬面具!!

  金屬面具將這男子的臉完全罩住,只有眼睛和鼻子的部位露出小孔,閃爍著灰暗的光澤的金屬面具加上他的冷笑,使這男人顯得好像來自另一個世界一樣的詭異恐怖!

  這個叫托馬斯的男人是保民官在上任途中偶然遇到的一個落難者,他當時身無分文且奄奄一息,納托出於他一種少見的同情將托馬斯做為隨從帶來了布裡斯托爾。

  本來納托只打算將這個可憐人當作一個普通的隨從,但他很快發現這個相貌極其醜陋可怕的男人卻有著令人吃驚的智慧,而且他對於他的「救命恩人」納托十分忠誠,於是納托將他做為了自己秘密的智囊和參謀──他也的確需要一個這樣的人來幫他應付那些自己的確無法勝任的公務。

  於是托馬斯就一直留在了保民官的身邊。他是納托在這個星系裡為數不多的幾個可以相信的人,而且令納托格外滿意的是,托馬斯從不在公眾場合出現,他只是滿足於隱身於保民官的背後行使著他智囊的本分。

  「托馬斯,你有什麼好主意嗎?不!托馬斯,我知道你現在一定有了什麼好主意能救回瑪格麗特!你快教教我!!」

  保民官幾乎是在乞求,因為他已經很瞭解這個性情乖戾的托馬斯的脾氣,如果不是已經有了主意,他不會輕易嘲諷自己的。

  「我哪有什麼好主意?」托馬斯還在冷笑,他面具後的眼睛中毫無遮掩地流露出對這個愚蠢的大人物的嘲諷和蔑視。

  「夠了,托馬斯!你別再折磨我這個可憐的父親了。」保民官站起來走向了倚立在窗前的鐵面人,拉住他的手說道。

  「唉……」托馬斯嘆了口氣:「事到如今還能有什麼好辦法?」托馬斯口氣中帶著一絲嘲弄:「保民官大人,您只有破點財了。」

  「什麼?」保民官好像很吃驚。

  「我的意思很明白了──您出一大筆錢,再寫一封信,我去馬瑟梅爾看看能不能把小姐贖回來。」

  「……好吧。出錢沒問題,可是這件事如果讓侯塞因他們知道了,我怕他們會找麻煩……」保民官咬咬牙說道。看得出,出一大筆錢已經令他夠心痛了。

  「哼哼,一個父親用錢去贖回自己的女兒難道有什麼不對嗎?大人,您趕快準備吧,別忘了給我準備一個特別通行証。」

  ◇  ◇  ◇  

  馬瑟梅爾的同盟軍總部。

  「弗雷德大人,我們抓到了一個敵人的探子!」

  正埋頭讀書的弗雷德抬起頭,見一個值勤軍官大步走了進來。接著,一個身材瘦小的男人被幾個士兵押了進來。

  「我不是探子。我有秘密的使命,要親自面見奧斯赫洛姆大人。」那男人不卑不亢地昂頭說道,他的聲音低沉而嘶啞。

  「啊?!」弗雷德抬頭看去,情不自禁地發出一聲驚呼!

  說話的男人摘下了他的面具,弗雷德看到的簡直不是一個人的臉!

  這男人的臉──如果還能算是臉的話──好像一個被扭曲了的麵團,遍佈暗紅粗糙的疤痕;他鼻子的部位是一個恐怖的大洞,嘴唇反捲出來,兩個耳朵分別只剩下一半烏黑的肉片!

  這男人臉上唯一完好的只有那一雙深邃烏黑的眼睛。

  可是這眼睛,這眼神?!令弗雷德感到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我就是弗雷德。奧斯赫洛姆。」

  弗雷德的眼睛死死盯著這醜陋詭異的神秘男人。

  「我有秘密使命在身,請您讓其他人退下。」

  那男人看著弗雷德的眼中並無半點驚異或畏懼,全然不像面對著一個傳言中最兇惡狡詐的敵酋。

  弗雷德毫不憂鬱地揮手,值勤軍官和士兵們紛紛走了出去。

  沉默。

  弗雷德和這神秘醜陋的男人都沉默著,只有四隻眼睛互相凝視著。

  弗雷德忽然感到一種莫名的激動和緊張,這種感覺已經很久沒有了──就像在那個落難的小星球梅多維上遇到化名「奧斯卡」的傑夫時那樣!

  因為他從面前這瘦小醜陋的男人那熟悉的眼神和身形上看出了一個熟悉、卻又認為再也不會見到的影子!

  「弗雷德,我、我是……」那男人沙啞的聲音竟然顫抖起來!

  「安東尼!安東尼。舒拉!!」弗雷德猛地叫了起來,手中的書滑落到了地上!

  ◇  ◇  ◇  

  「……在我面前爆炸的是一枚帶有腐蝕性的化學物質的炸彈,那些東西噴濺到我的臉上。不禁我的臉毀了,聲帶也被燒壞了,於是就成了現在這模樣。」

  安東尼用手擺弄著自己那從不摘下的鐵面具,醜陋得令人作嘔的臉上已經完全沒有了表情。已經過了五年,再次說起這段不堪回首的厄運,安東尼沙啞的聲音顯得很平靜,眼中並未流露出特別的憤怒和痛苦。

  「該死的!原來他們當初襲擊我們時還使用了化學武器!!」

  傑夫突然爆發了,他憤怒的表情使他臉上那道深深的刀疤顯得更加恐怖。

  而坐在傑夫身邊的路易。范。古爾德則已經痛苦地摀住了自己的臉,因為他實在不忍再去看安東尼那張被毀容了的臉。

  此刻雷龍的首腦們都在弗雷德的辦公室裡,只有執行例行巡航的塞巴斯蒂安除外。和傑夫一樣,阿方索和伊塞亞的臉上也都是掩飾不住的仇恨和震驚。

  「傑夫……其實國防軍在戰場上從來也沒真正遵守過不使用化學武器的星際條約。不過當年的海神行動,那是國防軍唯一一次在太陽系內使用這種東西。」

  阿歷克斯清了清嗓子說道。

  在這件事情上,阿歷克斯是最有發言權的,因為他曾經是國防軍中能夠接觸到最高機密的少數情報官之一。

  「傑夫,你感到吃驚嗎?這就是戰爭,只有勝利是大家遵守的唯一法則。」

  安東尼沙啞地笑了起來,這樣的話從他的口中說出,使所有人都感到意外,因為安東尼曾經是那麼浪漫的人,以至於被弗雷德譏諷為「只適合出現在姑娘們的閨房裡的人」。

  弗雷德笑了。因為他現在知道了,自己為安東尼付出的所有擔心和痛苦都已經是多餘的了。

  弗雷德瞭解安東尼,就像他瞭解自己一樣,因為他們是將近二十年的朋友。

  他知道那枚罪惡的炸彈雖然毀了這個當年是那麼風流多情的詩人的容貌,卻為他灼燒出了一顆充滿仇恨的堅強的心。

  弗雷德默默地用手拿起了安東尼手上的面具。他沒有把這能夠遮掩起安東尼痛苦的東西給他戴上,而是丟到了沙發上,然後緊緊地握住了他冰冷的手。他知道安東尼現在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支持。

  「好了,安東尼,不說那些不愉快的事了。告訴傑夫他們,你這次是為什麼來的?」

  弗雷德做了個鬼臉,笑了起來,就像從前和安東尼一起時那樣。

  「我是奉保民官納托大人之命,來和你們這些反賊商量贖回他的女兒。納托保民官可是肯付一筆大數目的!」

  「哈哈哈……安東尼,你還是這麼會講故事!」

  傑夫突然大笑起來。但他很快發現,聽了這麼「可笑」的故事,弗雷德竟然沒有一點笑的意思?

  「我說的是事實,傑夫。這是納托保民官的親筆信。」安東尼眼中的目光很嚴肅,將放在弗雷德桌子上的一封信遞了過來。

  「這是真的?!?」傑夫沒有看那封信,而是狐疑地望著弗雷德。

  弗雷德很認真地點了點頭。

  「媽的!哪有那麼便宜的事?那頭蠢豬在布里斯托爾做了那麼多壞事,怎麼能這麼便宜地放了那小婊子?!多少錢都不行!」暴躁的阿方索跳了起來。

  「聽我說,阿方索。你缺女人嗎?」安東尼平靜地說道。

  「不缺……可是那小婊子不一樣。」阿方索看到弗雷德面無表情,阿歷克斯和路易也微笑著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立刻感到自己在這件事上很孤立,口氣不由軟了下來。

  「那何必為了一個女人錯過一個機會呢?」

  「機會?!」

  「不錯。在傑夫、伊塞亞和你來之前,我們和路易、阿歷克斯已經商量過,決定答應我們的保民官大人的要求。」

  弗雷德說起保民官,口氣顯得很輕蔑。

  「我們用他的女兒,和他交換『聖卡門羅』的資料。」阿歷克斯接著說。

  「交換聖卡門羅的資料?」傑夫驚訝地看著路易。

  「抱歉,傑夫。聖卡門羅的構造實在太複雜了,沒有資料,我實在沒法改造它,甚至連試用一下都不行。」路易臉上露出一絲尷尬的表情,攤開雙手道。

  「而且我就想利用那小婊子和保民官談談條件了,這次安東尼來得真是及時呢!」弗雷德接著說。

  「可是……納托那肥豬會答應我們的要求嗎?這樣做國防軍會饒了他?」傑夫還是有些猶豫。

  「會的。納托那個蠢貨,為了他的女兒,什麼事都能做!」安東尼肯定地回答:「我現在就返回切阿,再回來時一定會把聖卡門羅的資料帶回來!」

  ◇  ◇  ◇  

  瑪格麗特被兩個衛兵帶著,走進弗雷德的辦公室。

  進門時,年輕的金髮女郎腳下一個踉蹌幾乎摔倒!

  瑪格麗特這些日子裡已經習慣了脖子上的鎖鏈、捆綁雙手的繩索、手銬和腳鐐,已經習慣了赤身裸體的被囚禁在牢房裡,任憑敵人侮辱蹂躪,以至於她現在忽然發現自己竟然已經不習慣穿著高跟鞋毫無阻礙地行走了!

  現在的瑪格麗特又穿戴上了符合她高貴身份的衣著了。她身穿一件質地很好很合體的連衣裙,一雙肉色的連褲襪,和一雙白色的高跟鞋;長長的金髮梳洗得飄逸柔順,臉上也化上了適宜的淡妝,使身材修長健康的金髮女郎顯得美麗而又充滿高貴文雅的不凡氣質。

  現在的瑪格麗特已經和當初那個被囚禁在牢房、可以被隨意姦淫侮辱的可憐姑娘完全不同了,只是她臉上的表情還顯得有些困惑和不知所措,還沒有恢復從前那種身為保民官的千金小姐的自信和驕傲。

  「瑪格麗特小姐!」

  忽然聽見這麼一聲帶著輕蔑和調笑的稱呼,金髮女郎有些驚慌地朝前看去,看到了那個令她恐懼的金髮男子──弗雷德。

  弗雷德姿態優雅地背倚著牆站著,迷人的灰藍色眼睛中射出深邃的寒光,盯著這個穿戴齊整的美麗女郎。

  弗雷德心中暗暗驚嘆:這姑娘當初被赤身裸體地捆綁禁錮在牢房裡、整日被他和部下們大肆姦淫侮辱,渾身沾滿汗水和精液的樣子顯得是那麼狼狽齷齪,活像一個下賤的母狗和娼妓;可一旦重新打扮穿戴整齊之後,卻又顯得這麼美麗照人,渾身上下充滿高貴健康的魅力!

  對比之後才能顯出另一種誘惑,弗雷德現在忽然感到身體裡又升騰出那種可怕的慾望!

  「瑪格麗特小姐,我要祝賀你──你馬上就自由了!」

  那兩個衛兵將瑪格麗特帶進門後就退了出去。等他們關上門後,弗雷德面無表情地說著,但他能感到自己身體裡的那團火在越燒越旺。

  瑪格麗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由?!這是真的嗎?!

  瑪格麗特忽然渾身顫抖起來,她忽然有一種想痛哭的衝動!

  「我……自由了?」瑪格麗特聲音顫抖著問道。

  「是的!你的父親派來了使者將你贖了回去,使者現在就在隔壁,你馬上就可以和他回切阿了!」弗雷德冷冷地說著,他眼中的神情說明他沒有說謊。

  瑪格麗特圓潤的肩膀聳動著,忽然站在那裡雙手捂著臉哭泣起來!

  她現在的心情太複雜了──那是一種激動、喜悅、痛苦和屈辱交織的滋味!

  噩夢終於結束了!瑪格麗特實在沒法以致自己現在的心情,只能用哭泣來表達!

  瑪格麗特好像一個孩子一樣毫不掩飾地哭泣著,忽然感到一雙有力而冰冷的手攬住了自己的肩膀,接著自己的身體被用力地緊貼到了一個健壯的軀體上!瑪格麗特驚慌地放下捂在臉上的雙手,朦朧的淚眼看到了一張英俊而冷酷的面龐!

  「小婊子,你知道你那蠢豬父親為了贖出你而付出了什麼代價嗎?」弗雷德貼近瑪格麗特的耳朵低聲嘲諷。

  金髮女郎忽然渾身瑟瑟發抖起來!

  因為瑪格麗特忽然意識到了,面前這惡魔一樣邪惡的英俊男子不僅在侮辱她的父親,而且還要侮辱自己的身體──弗雷德冰冷的手已經惡毒地滑進了她的裙子下面!

  弗雷德的雙手熟練地掀起被自己攬在懷中的金髮女郎的裙子,接著粗暴地將瑪格麗特的連褲襪從大腿根開叉處撕破!

  瑪格麗特的身體不住地哆嗦起來!她的雙手不知是該推開面前這侮辱著自己的男子,還是該摀住自己的臉!她清楚地聽到了自己下身傳出的內褲被撕裂的聲音,接著猛地感到下身一涼!

  「小婊子……」

  弗雷德喘息著,將手伸進瑪格麗特被撕破的連褲襪下,粗魯地將她的內褲撕裂扯了出來,然後拉開金髮女郎連衣裙的領口,將被揉成一團的內褲塞進了她溫暖的胸膛裡!

  「不……」

  瑪格麗特羞恥地呻吟著,雙手摀住臉又抽泣起來。她感到弗雷德惡毒的雙手又伸進了自己的裙子,用力地抓住了自己已經變得赤裸的屁股使勁揉捏起來!

  「趴到那桌子旁邊!撩起裙子來!」弗雷德突然變得兇惡起來,狠狠地把瑪格麗特推向了自己辦公桌。

  「不要……求你……」

  瑪格麗特驚恐地小聲哀求著,但弗雷德眼中那可怕的兇光使她立刻失去了反抗的勇氣。她輕輕哭泣著,羞辱地俯下身體趴在了桌子上,然後顫抖的雙手伸到背後,將自己的裙子拉了上來。

  一個雪白豐滿而又充滿彈性的屁股立刻從破裂的連褲襪下暴露出來!渾圓雪白的肉丘由於羞恥和驚恐而微微顫抖,顯得更加誘惑。

  「叉開腿!」弗雷德一邊惡狠狠地命令著,一邊開始解自己的腰帶。

  連褲襪下的修長健康的雙腿顫抖著朝兩邊慢慢張開,而趴在桌子上的金髮女郎則已經抽泣出了聲音,朝上提著自己裙子的雙手不停發抖。

  「啪!」一聲沉悶而殘酷的聲音!

  弗雷德的皮帶狠狠落在了面前赤裸著的豐滿肉感的屁股上,雪白的肉丘上立刻浮出一道又寬又長、淡淡的血痕!

  「不!!」

  屁股後面傳來的火辣辣的疼痛使瑪格麗特忽然大聲尖叫起來!她下意識地用提著裙子的雙手摀住了自己遭到惡毒拷打的赤裸的屁股!

  「放開你的手,提著你的裙子!」弗雷德冷酷地說著。

  瑪格麗特立刻屈服地放開了捂著自己屁股的手,接著又將自己滑下來的裙子提到了腰上。

  皮帶繼續毫不留情地落在了豐滿赤裸的屁股上!

  瑪格麗特咬著嘴唇抽泣呻吟起來。她感到自己被殘酷拷打的屁股火辣辣的疼痛起來,她已經不止一次遭到這種羞辱可怕的蹂躪,而且這一次很可能是最後的凌辱了,可瑪格麗特還是感到巨大的羞恥和痛苦!

  悲慘的金髮女郎趴伏在桌子上,雙手撩著自己的裙子,不住地哭泣呻吟著。

  被殘酷抽打的豐滿渾圓的屁股淒慘地顫抖蠕動著,很快就微微紅腫了起來!

  瑪格麗特聽到了皮帶被丟到地上的聲音,接著感到一雙有力的手從背後狠狠按住了自己由於疼痛和羞辱而扭動著的赤裸的屁股!

  「不!……啊………」

  瑪格麗特知道接下來自己要遭到什麼樣的蹂躪!她驚恐而羞恥地呻吟著,剛剛想要做出些反抗的姿態就立刻感到一陣熟悉的漲痛從自己屁股後面的肉洞裡傳來!一根火熱堅硬的肉棒殘酷地插進了自己的屁眼!

  弗雷德雙手按住自己面前這個已經紅腫起來的豐滿肉感的屁股,在金髮女郎溫暖柔嫩的直腸中狠毒地抽插姦淫起來!

  「啊……不……不要……啊……」

  瑪格麗特感受著屁股後面傳來的那種熟悉而痛苦的撕裂和充實感,這種感覺帶來的巨大羞恥使她趴伏在桌子上語無倫次地嗚咽悲啼起來!可憐的金髮女郎一點反抗的勇氣也沒有,只能咬著嘴唇不停啼哭著,忍受著被弗雷德從屁眼裡殘忍姦污的痛苦和屈辱……

  弗雷德則帶著施虐的快感在金髮女郎的肛門中重重地抽插姦淫著。他雙手按著的這個豐滿結實的屁股的輕微扭動反抗,和這姑娘屁股洞裡的那種溫暖緊密都使他陶醉!儘管弗雷德深信自己將來還會再得到這個迷人的肉體,可暫時的失去還是使他感到一絲留戀!而這使他姦淫抽插得更加猛烈狂暴起來!!

  ……

  瑪格麗特感到一陣格外狂暴的抽插之後,一股火熱的液體噴射進了自己直腸深處!她知道這可怕的蹂躪終於結束了!!但巨大的羞辱和痛苦還是使金髮女郎虛弱地趴在桌子上不停哭泣起來,甚至都沒有力氣站起來!

  「小母狗,記住──你永遠是個出賣屁眼的娼妓!!」

  弗雷德已經漸漸軟下來的肉棒還插在瑪格麗特屁股後的肉洞裡,他彎下腰湊在金髮女郎的耳邊殘忍而又輕佻地小聲說道。

  「嗚嗚……」

  瑪格麗特感到弗雷德的肉棒從自己依然疼痛著的屁眼中抽出,然後一些粘稠溫熱的液體從自己的肛門裡流了出來,順著自己的大腿緩緩流淌下來。弗雷德殘酷的羞辱使她趴在桌子上摀住臉痛哭起來!

  「起來吧,瑪格麗特小姐!換上新的內褲和褲襪,使者還在等著你呢!」

  弗雷德的聲音從瑪格麗特背後傳來,這聲音平靜冷漠得彷彿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