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亂的星系:020.第二十章 ◆ 總督約塞巴


第二十章 ◆ 總督約塞巴

  一支足有近千艘戰艦組成的浩大艦隊,好像一道金屬洪流,飄搖在浩淼的太空之中,直指向一顆不起眼的藍色小行星──梅多維。

  「梅多維……我又回來了……」傑夫。雅各布森失神地望著灰藍色的監視器上的一個細小的白色亮點,歎氣說道。

  梅多維──這個宇宙中幾千萬顆小行星中的一個,曾經是那麼普通,幾乎埋葬了傑夫所有的夢想和雄心。

  但現在,一切都不同了!

  傑夫。雅各布森又回來了,歸來勾起了他對於隱姓埋名於落後愚昧的赫爾人部落時的記憶。他彷彿又品味到了那種極度的沮喪、灰心、傷感的滋味,當然還有當初重見弗雷德時的狂喜。

  當年落魄於梅多維的傑夫,如今即將成為這個小行星命運的主宰。

  該如何決定那些淳樸而愚昧的赫爾人的命運呢?

  傑夫沉思,因為他的同情正掙扎在冷酷的漩渦之中。

  「布裡安,你那時候真的沒想到死嗎?」一個逐漸放大的清脆女聲從傑夫背後的角落裡傳來。

  紅髮女海盜薇洛妮卡睜大著美麗的眼睛,雙手支在桌子上托著下頦,問著桌子後坐著的年輕的公爵布裡安。

  薇洛妮卡現在的身份已經不是海盜,而是傑夫艦隊的陸戰隊長──因為這個潑辣的紅髮女郎有著不輸任何男子的勇猛和剽悍。

  同樣,美麗的紅髮女海盜也有著不輸任何女子的癡情,只是薇洛妮卡表達得十分直接和坦白而已。

  現在,薇洛妮卡的癡情都清清楚楚地寫在了她的臉上和眼中,她火辣辣的眼神灼燒下,腆的布裡安已經徹底地不知所措了。

  「……好像……是真的,不……其實也不是……」布裡安顫著,臉已經幾乎埋進了桌面裡。

  關於當初自己在拉森要塞狙擊約瑟夫艦隊的「豐功偉績」,薇洛妮卡已經仔仔細細地盤問了至少一百遍,可是熱情如火的紅髮女郎還是能不斷找到自己「疏忽」了的細節來發問。

  傻瓜也該看出薇洛妮卡的真實目的了。

  布裡安肯定不是傻瓜,所以他現在感到慌亂極了。

  他偷偷抬起頭,看向幾乎要和和自己的頭碰頭了的薇洛妮卡,立刻感到眼前一花!

  薇洛妮卡身上銀灰色的軍服和裡面襯衣的上邊兩個紐扣都解開了,因為俯身趴伏在桌子上,紅髮女郎胸前那兩個豐滿圓潤的乳房被身體擠壓得從軍服下隱隱露出了兩片耀眼的雪白和一道深邃的乳溝!

  戰艦裡面肯定沒有熱到要敞開領口的程度,而紅髮女郎也不會疏忽到連春光外洩都不知道的程度,所以薇洛妮卡這麼做的用意就不言自明瞭。

  布裡安從沒想到會有這樣潑辣奔放的姑娘,如此不加任何掩飾地「勾引」自己?

  布裡安頓時感覺臉上火辣辣地發燙起來,他好像偷東西的小孩被大人當場捉住一樣,慌張地站了起來,把頭轉向了旁邊。

  「哈哈,怎麼啦?布裡安,你好像有點不舒服似的?」看到年輕的公爵的窘態,薇洛妮卡立刻咯咯嬌笑起來。她一雙美目中閃動著俏皮和狡黠的眼波,站起來走過桌子,逕直把手伸向了布裡安的額頭。

  「我……沒事……」布裡安緊張地把薇洛妮卡的手撥開說道。

  「還嘴硬?臉這麼紅,不是病了……難道是害羞?!」薇洛妮卡毫不掩飾地嬌笑著,伸手攬住了布裡安的肩膀,歪著頭從側面看著滿臉通紅的布裡安,裝出好像恍然大悟似的叫了起來!

  紅髮女郎身上那種年青姑娘的淡淡體香和如蘭的吐息一起撒向了布裡安,年輕的公爵感到渾身發熱。他意識到自己已經抵擋不住豪爽奔放的薇洛妮卡那如火的熱情了,必須趕緊逃跑,否則一定會大大地失態!

  「對、不起,薇洛妮卡,我、我有正經事還沒做呢……」布裡安說話已經結巴了,他耷拉著腦袋,彎腰從薇洛妮卡的手臂下鑽出來朝門口溜去。

  「哎,什麼正經事?」薇洛妮卡楞了一下,布裡安已經趁機溜出了門外。

  「啊……原來你說我不正經?!布裡安,你別跑……」薇洛妮卡彷彿恍然大悟,美麗的臉龐上立刻露出氣憤的神色,但轉瞬就又變成了得意的嬌笑。她尖叫著,旁若無人地從傑夫身邊飛跑過去,追出了門外。

  傑夫的思緒已經被薇洛妮卡毫無掩飾的調情徹底破壞了,他望著薇洛妮卡跑出去的修長俏麗的身影,呵呵笑了起來。

  「笑什麼呢?」路易。范。古爾德走了進來,看到傑夫呆呆傻笑的樣子覺得很奇怪。

  「沒什麼……唉,路易,看來我真的是老了……」傑夫忽然若有所思地歎氣起來。

  「怎麼啦?你難道還老?那我怎麼說哪?」路易知道傑夫說這種話一定是有緣故的。因為他瞭解傑夫,他一向不是容易消沉的人,而且剛剛三十幾歲的人本也不能算老。

  「呵呵,現在的年輕姑娘連看我這種老頭都不看一眼了,怎麼不老?」傑夫狡黠地眨眼笑著。

  「哈,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你一定是在說薇洛妮卡那個姑娘吧?薇洛妮卡雖然野了一點,但我看布裡安遲早會倒在她的裙下。」「嗯……他們確實很有意思,不過我看他們很難走到一起的……」「為什麼?」「嘿嘿,你想葆拉公主會喜歡這樣一個潑辣的媳婦嗎?像布裡安那樣的貴族家庭是最講究那些囉嗦的禮教了。」「未必吧?」路易搖著頭。

  「好了,路易,我們關心年輕人的這些事做什麼?還是說點正經事──你真的有把握把梅多維」送「回布里斯托爾嗎?」「當然,只要你說的是事實──梅多維是一個鑭晶鑄就的星球!」「那是當然啦!」「那就沒問題了。我把改造後的那一千多個戰艦用的推進裝置安裝到梅多維的質量等分線周圍,用它自身的能源推動,可以很輕易地改變這樣一個小行星的軌道,把它像流星一樣推進到布裡斯托爾星系的引力範圍內。而且,像梅多維這樣質量小且密度高的小星球,變成馬瑟梅爾的一顆衛星也很簡單!」路易胸有成竹地解釋著。傑夫其實一點也沒聽明白,不過他知道這些本來也不是自己必須明白的事情,他只要負責保證路易能指揮著那些工程師安全地把改進過的推進裝置裝上梅多維就行了。

  「倒是你要考慮好──怎麼安置梅多維上那幾十萬赫爾人。要知道,人類的身體是承受不了星球以光速飛行的!他們會全喪命的!!」傑夫默默點頭,這也正是他感到為難的地方。

  「其實,把幾十萬赫爾人都帶上我們的戰艦,送回布里斯托爾也是可能的。我想你也是這麼考慮的吧?否則你把你的艦隊全部帶來做什麼?對付那些落後的赫爾人用得了上千艘戰艦嗎?」路易輕描淡寫地說著,但傑夫眼中的愁色卻愈重了。

  「要是那麼簡單就好了……路易,我有一種擔心……」「擔心什麼?」「一個人。一個與眾不同的赫爾人,他可能會成為我們的麻煩。」「是你和弗雷德提起過的那個叫約塞巴的赫爾少年吧?嘿嘿,一個赫爾人能聰明到什麼程度?他能給我們製造什麼麻煩?」路易不以為然地搖頭。

  「我也不知道。但我有預感,也許是很大的麻煩!」

  ◇  ◇  ◇  

  一艘火紅色的巨型戰艦

  緩緩地降落在梅多維荒蕪的土地上。

  傑夫。雅各布森率領著幾百個全副武裝的同盟軍士兵,還有精神抖擻的紅髮女郎薇洛妮卡和表情緊張的布裡安,一起走下了旗艦「火雲」號。

  布裡安感到很緊張。但是他並非緊張自己腳下這個神秘的小星球上潛在的危險,而是緊張身邊的這位美麗而又野性的紅髮女郎──他很怕薇洛妮卡會不分場合地糾纏自己。

  但布裡安的擔心看起來有些多餘了,薇洛妮卡現在像一個真正的戰士一樣神情嚴肅,她畢竟還沒有幼稚癡情到布裡安擔憂的那種程度。

  「奇怪?」傑夫詫異地嘟囔著。

  他相信自己的方位感一向是很好的,自己面前應該是當年那個赫爾人聚居的城鎮,可事實上眼前卻是一片荒蕪?!

  難道當年在自己和弗雷德撤離之後,追來的國防軍血洗了這個星球?國防軍會因為赫爾人破壞了紫羅蘭小組追捕弗雷德的行動,而將赫爾人殺絕了?這倒使自己此次的行動變得簡單了!

  「通知艦隊,到梅多維的各處檢查──看看有沒有赫爾人的蹤影!」傑夫還沒說話,布裡安先開口命令道。年輕的公爵現在的做派已經是一個十足的指揮官了。

  傑夫的目光投向了遠處的一片環型山,那裡隱約有輕煙浮現。

  「走,我們去那裡看看!」傑夫等人駕駛著登陸車,朝環型山後而去。

  他們來到環型山後,這裡的景像不禁令傑夫大吃一驚!

  他們的眼前,出現了一座頗具規模的都市!儘管這都市中沒有什麼很顯眼的大型建築,但從傑夫等人的角度看去,簡直可以稱是梅多維這落後的行星上的一個奇跡!!

  而且,這城市的外圍有一些明顯的塹壕和角樓,基本上已經是一個軍事要塞的樣子了!

  難道國防軍已經知道了梅多維的秘密?已經駐守在了這個小星球上?!

  「傑夫閣下,看來我們要做作戰的準備了!」薇洛妮卡快人快語,她的眼睛裡流露出對戰鬥的渴望。

  傑夫點點頭,但很快又擺手示意薇洛妮卡不要鹵莽,因為他還有一個疑問──假如這裡駐守的是國防軍,那自己的艦隊就決不會這麼輕易地著陸!國防軍應該早就知道一支如此龐大的艦隊在朝著他們進發!

  「我們先過去看看,但大家要小心,注意周圍情況!」傑夫示意薇洛妮卡和布裡安等人跟上自己,朝著不遠處的都市步行前進。

  他們感到很詫異──因為這幾百人一直走到了那都市外圍的要塞附近,都沒有一個人來阻攔或狙擊!

  「怪了?!難道敵人已經被我們嚇跑了?」急性子的薇洛妮卡已經忍不住叫了起來。

  「站住!!!」正當傑夫等人狐疑的時候,忽然一個聲音從他們前方的地下傳出,接著幾個身材矮小的人突然從塹壕裡跳了出來!!

  所有人都吃驚地瞪大了眼睛,望著他們前方出現的這幾個「敵人」。

  「哈哈哈……」過了片刻,薇洛妮卡忽然哈哈大笑起來!她指著面前的這幾個人,笑得彎下了腰,連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塹壕中跳出的幾個人身材矮小,面色黃黑,身上穿著一身搭配極其拙劣的紅色軍服,樣子顯得好像滑稽劇中的丑角。他們手裡都拿著一支火槍,那種在布裡斯托爾早已經淘汰掉、只有博物館裡才有的火槍──這種武器不要說作戰,就連薇洛妮卡身上穿的那種緊身合金戰衣都射不穿!!

  難怪薇洛妮卡會笑得抬不起頭來,就連傑夫和布裡安都得使勁咬著嘴唇才不至於像紅髮女郎那樣被「敵人」「折磨」得慘不忍睹!

  「你們是什麼人?!」那幾個赫爾人緊張地望著面前這些不速之客,問道。

  「你們是什麼人?!」傑夫強忍著笑,反問這幾個緊張得直朝後退的赫爾人。

  「我們?我們是約塞利亞的防衛隊、約塞巴總督閣下的近衛軍!」「約塞巴總督?!」傑夫吃驚得叫了起來!

  「你、你是什麼人?不許再朝前走,否則我們要射擊了!」看著傑夫等人慢慢走過來,那幾個赫爾人緊張得舉起手中那老掉牙的火槍威脅道。

  「帶我去見你們的約塞巴總督,我是他的老朋友了!」傑夫語氣中流露出不容辯駁的威嚴。

  ◇  ◇  ◇  

  「傑夫,我開始相信這個小星球是鑭晶鑄就的了。」薇洛妮卡用好奇又吃驚的目光掃視著「總督府」的前庭。一尊雕刻精製的巨大神像閃爍著迷人的藍色光澤──那是完全用純天然的鑭晶晶體雕製出的!

  「哼哼,可惜呀!這些赫爾人只知道用鑭晶來雕刻神像和飾物。」傑夫瞥了一眼那神像,嘴角露出不屑的冷笑。

  「總督大人到!!」一隊穿著滑稽的軍服的赫爾人走了出來,很嚴肅地站成了筆直的兩列。

  一個身材瘦小的年輕人跟在赫爾人後面走了出來。

  他長著一張標準的赫爾人的面孔,黃褐色皮膚、高顴骨、小眼睛、突出的額頭和嘴部,但是目光中卻有著赫爾人所沒有的自信和驕傲──甚至是狂妄。

  但是當他看到前庭裡站著的傑夫、薇洛妮卡、布裡安和那些精壯的同盟軍陸戰隊員時,目光中的傲慢立刻被吃驚取代!

  「哈哈,約塞巴!還認得我嗎?我是奧斯卡!」傑夫熱情地走了上去。

  年輕的赫爾人卻倒退了幾步,他的目光中露出一絲轉瞬即逝的敵意!

  「怎麼啦?約塞巴?忘記了嗎?當年我和你父親一起……」傑夫伸出手,接著說著。

  「別說了!」年輕人忽然尖利地叫了起來。

  薇洛妮卡和陸戰隊員們立刻下意識地把手伸向了腰間!

  「你……不用說了。我想起來了……你是奧斯卡?」年輕的赫爾人眼睛飛快地轉著,掃視著全副武裝的薇洛妮卡和陸戰隊員們,臉上立刻浮現出天真的微笑。

  「奧斯卡!你……真的是你呀!」約塞巴的臉上露出罕見的熱情微笑,走上來牢牢地握住了傑夫的手。

  傑夫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

  「奧斯卡,怎麼又想起回來看看了?你是不是聽說我現在發達了,又想回來投奔我哪?」傑夫簡直哭笑不得。

  薇洛妮卡則差點又笑出聲來,這赫爾人總督的無知和傲慢簡直讓紅髮女郎感到自己都替他害羞。

  陸戰隊員們也鬆了一口氣,只有布裡安臉上的表情依然凝重。

  「約塞巴,你是怎麼當上這個總督的?」傑夫知道自己得多少滿足一下約塞巴的虛榮心。

  「哈哈,這說來可就話長了。」約塞巴眼睛眨著,考慮著該不該把自己當年「保護」了紫羅蘭小組唯一倖存的女隊長桑德拉,之後又利用各種狡詐的手段消滅了赫爾人中的反對者,最後才當上了這個宇宙中最不起眼的小星球的總督的故事都說出來。

  「我能給赫爾人帶來幸福和和睦,所以赫爾人都擁護我,就這麼簡單。對不對?」約塞巴驕傲地說著,回頭看著那些赫爾人。

  「我們赫爾人誓死效忠偉大的約塞巴總督!」那些赫爾人立刻齊聲叫了起來。

  傑夫感到一陣反胃。

  他太知道眼前的約塞巴有著令人吃驚的狡猾和機智──儘管他的智力不能與弗雷德或其他同盟軍中的提督相提並論,但用來控制這些淳樸粗魯的赫爾人還是綽綽有餘的。但約塞巴的夜郎自大和赫爾人的無知愚忠還是使傑夫感到一種難以形容的痛苦。

  「好樣的,約塞巴……」傑夫苦笑著。

  「呵呵,不要客氣,奧斯卡。只要我約塞巴統治著梅多維一天,這裡就會是你最安全的避難之所。」約塞巴慷慨地笑著,目光飛快地瞟了一眼站在傑夫背後的薇洛妮卡。明艷照人的紅髮女郎使年輕的赫爾人總督的小眼睛中放射出激動和興奮的光芒。

  「不,約塞巴。」傑夫臉上沒有約塞巴渴望看到的感激和喜悅,而是嚴肅和沉重。

  「既然你已經是梅多維的總督,那就更好了。約塞巴,我這次來是有特殊使命的──請你率領所有赫爾人登上我們的戰艦,離開梅多維。」「什麼?離開梅多維?!不!!」約塞巴還沒聽完傑夫的話,就失聲尖叫起來!

  他臉上的傲慢瞬間變成了驚恐和憤怒,面孔都扭曲起來!

  「你聽我說完!約塞巴!!」傑夫一個箭步過去,抓住了約塞巴的手。

  約塞巴立刻嚇得臉色煞白。

  「約塞巴,這個星球必須離開它的軌道,飛向布里斯托爾。你和赫爾人必須離開梅多維,否則你們都會沒命的!」「我們會在布里斯托爾安置你和赫爾人,而且我保證你依然還是赫爾人的總督。」「等等,奧斯卡。你憑什麼保證?」約塞巴的臉色慢慢恢復了正常,眼睛飛快地轉著。

  「我以馬瑟梅爾同盟軍聯合艦隊總司令的名譽向你保證。」「什麼?」傑夫那一長串頭銜使約塞巴楞住了,但他很快臉上又出現了笑容。

  「看起來你現在混得也不賴呀!」約塞巴又露出了那種孩子般天真燦爛的笑臉。

  「約塞巴,我是認真的!」「我知道。可是,你總得給我點時間安排一下吧?」約塞巴很誠懇地說著。

  「奧斯卡,你和你的人明天下午再來吧。我要在我的總督府設宴款待遠來的客人,那時我再給你答覆。」

  ◇  ◇  ◇  

  陰森的牢房,暗淡的燈光,淫邪的刑具。

  高穎對於自己看到的一切,都習慣和麻木了。

  她已經記不起自己被約塞巴囚禁在這地牢裡多長時間了,只知道自己每天除了吃喝和睡眠之外的全部生活就是──被赫爾人肆意地蹂躪、姦污和拷打。

  起初高穎曾竭力反抗,試圖逃走或說服約塞巴釋放自己。但每次努力的結果只是招致更殘酷的拷打和折磨。

  漸漸地,高穎開始絕望了。因為約塞巴非常坦白地告訴不幸的女情報官──她的未來是沒有指望的,他已經通過保護桑德拉從而與國防軍建立了良好的合作關係,成為了這個在國防軍眼中毫無價值的小星球的主宰。沒有人會知道她被他秘密囚禁在這裡,所有人都認為她死在了「雷龍」的手裡。

  所以,昔日的國防軍女情報官只能接受被囚禁、調教並成為赫爾人總督的性奴的命運。她可能將會永遠生活在這陰暗的地牢裡,她將成為約塞巴的私人收藏品,她的身體將被僅僅用來使他滿足和發洩。

  如果一個女人,她生活的全部內容就是被赤身裸體地捆綁、拷打和姦淫,沒有日與夜的分別,那麼即使她有鋼鐵一般堅強的意志也會被慢慢侵蝕。

  高穎開始由反抗、拒絕,逐漸變成了在約塞巴變態地蹂躪下哭泣、哀求,但她的眼淚和悲哀也不能打動年輕的赫爾人的鐵石心腸。

  她終於徹底地絕望了,開始認命地接受施加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凌辱,甚至連最初那種羞恥和悲憤的心情也逐漸冷卻了。

  使高穎偶爾會感到一絲驚慌和恐懼的是,她發現自己成熟的肉體開始漸漸適應了約塞巴的折磨和姦淫,甚至開始不由自主地喜歡上了這種在她從前認為是極其變態和屈辱的行為。

  高穎感到驚慌和羞愧──但僅僅是偶爾而已。更多地時候,昔日的女情報官就像一個真正的、訓練有素的性奴一樣,溫馴地接受著她的「主人」的調教,用她成熟美妙的肉體侍奉著她的「主人」,並從中獲得那份墮落的快樂!

  從前的一切都已經成為了高穎記憶深處的模糊影子,她只有在夢中才能回憶起過去與紫羅蘭小組的隊友們在一起戰鬥的清淨,而一睜開眼睛──昔日的國防軍女情報官就立刻變成了一個被囚禁和玩弄的悲慘性奴。

  高穎現在赤裸著身子,只穿著黑色的吊襪帶和黑色絲襪,雙腳穿著一雙細跟的紅色高跟鞋,被鐐銬禁錮著躺在一張大床上。

  她的雙手被戴上了手銬,手銬之間還拖著一根細長閃亮的鐵鏈;雙腳也戴著沉重的腳鐐。

  她雪白纖細的脖子上則戴著一個栓狗的項圈,項圈上的皮帶牢牢地栓在了床頭的柱子上。

  赤裸著身子的女人神情委頓地躺在床上,已經麻木了的羞恥感使她毫不介意地張開著雙腿,把她的私處毫無遮掩地暴露出來。

  雖然被約塞巴姦污過無數次,可高穎身下那迷人的肉穴依然緊密,甚至兩片豐潤的肉唇還是那種性感的深紅色,只是被剃光了陰毛而赤裸的陰部顯得有些狼狽和淫蕩。

  高穎嘴裡吐出一陣哀怨的呻吟,閉著的眼睛慢慢睜開,因為她又聽見了那熟悉且令她感到一種複雜感情的腳步聲,在慢慢走近牢房。

  沉重的鐵門被打開,臉色陰鷙的約塞巴出現在了門口。

  「我的母狗,今天休息得可好嗎?該吃點東西了。」約塞巴露出莫測高深的微笑,把一個裝著食物的盤子放在了地上,接著走過來把高穎項圈上的皮帶解開。

  假如是在從前,國防軍的女情報官現在就可以用雙手上戴著的手銬間的那根鐵鏈輕易地把面前的男人絞殺!

  可是,這樣的念頭,現在高穎甚至連動都沒動過一下。

  長期地囚禁和折磨,以及被約塞巴用那種變態的方式來「愛撫」和姦污,雖然使得高穎成熟的肉體變得更加豐潤性感,肌膚變得更加白皙細膩,但也使得她的勇氣和力量在迅速地消失。

  高穎現在已經不做任何幻想或逃脫的企圖,因為她知道──即使自己能幹掉這個囚禁折磨自己的惡魔,也逃不脫門外那些粗魯卻忠實無比的赫爾人的手心,自己的反抗只會使自己的下場更加悲慘!

  完全絕望了的女情報官已經接受了眼前的現實,至少──約塞巴不會讓除了他之外的第二個男人碰自己哪怕一個指頭。

  不用約塞巴吩咐,高穎已經自己爬下了床,接著好像狗一樣地撅著雪白豐滿的屁股,爬到了地上的盤子前,然後趴在地上吃起盤上的食物來。

  她甚至連手都沒用,而像一條真正的狗一樣,只是用嘴就吃了起來!

  站在高穎背後的約塞巴竟然用一種充滿著柔情的目光,目不轉睛地盯著赤裸著身體跪趴在地上的女人看了起來!

  高穎那高高地撅著、並不自覺地輕輕搖晃扭動著的雪白肥美的豐臀,已經由於大張著雙腳而若隱若現的兩個緊密迷人的肉洞,使得年輕的赫爾人胸中的激情和獸性被再度點燃!

  約塞巴也不時會感到迷惑──為什麼自己會對這個曾經是自己敵人的女人的肉體如此迷戀?甚至到了不能自拔的地步!

  約塞巴不相信任何人或感情,尤其不相信自己會「愛」上這個只是被自己用來玩弄、折磨和發洩的美女。

  他要自己的心腸冷酷下來,尤其是在今天這個特殊的日子!

  「啪」!

  一聲沉悶卻響亮的聲音從高穎狼狽地撅著的豐滿屁股上傳來,約塞巴手中的皮鞭在女情報官赤裸的雪白豐臀上印下了一道醒目的血紅鞭痕!

  高穎立刻呻吟起來,跪趴在地上的赤裸肉體瑟瑟發抖起來。

  「吃得差不多了吧?母狗,該給主人表演一下了──爬到桌子上去!」高穎馴服地爬到了桌子前,接著拖著鐐銬笨拙地爬上了桌子。

  「給主人表演一下──主人不在的時候,不要臉的母狗是怎麼自己玩自己的淫穴的?」高穎俏臉立刻羞得通紅,但她還是立刻顳著答應了一聲,然後乖乖地蹲在桌子上,努力分開自己戴著腳鐐的雙腳,把自己迷人的肉穴暴露在約塞巴充滿獸性的目光下。

  高穎左手支在桌子上,接著努力把身體後仰,使自己的下身暴露得更加充分和徹底,然後把右手伸向了自己的雙腿之間!

  高穎已經不記得自己做過多少次這種羞辱的表演了,只知道自己現在已經不需要鞭子的「提醒」,就能夠「表演」得極其熟練和自然了!

  「嗯,嗯……」女情報官的頭朝後仰著,柔順的黑髮披散著,閉著眼睛從嘴裡吐出極其嫵媚妖冶的呻吟。

  她修長的手指已經併攏並插進了自己身下那緊密迷人的深紅色肉穴,接著用食指和中指在自己的肉穴裡熟練而有節奏地抽送起來!

  高穎朝後仰著的身體開始淫蕩地扭動,胸前裸露著的一對雪白肥嫩的乳房激烈地晃動不止,蹲著並竭力分開著的雙腿也顫抖起來!

  她的嘴裡開始發出越來越大聲的呻吟,那充滿著誘惑和淫蕩味道的美妙聲音無疑能激發任何男人的本能的衝動!

  高穎插進自己肉穴裡抽送的手指能感到自己緊密的肉洞開始變得火熱濕潤,溫暖的淫水開始順著自己的手指流了出來,甚至把自己的下身和屁股都弄濕了!

  她感到無比地羞愧,因為她知道現在自己已經墮落得比最下賤的娼妓還要不知羞恥,她的身體已經被約塞巴調教得比最淫蕩的女人還要敏感和誠實,而尤其令她感到丟臉的是──自己竟然一點抗拒的意識都沒有了,只是像一個真正的妓女一樣享受著這種丟臉的快樂!

  約塞巴望著半蹲半躺在桌子上,以一種極其難堪的姿勢表演著自慰的女情報官,心中的衝動終於決堤而出!

  他狂暴地撲了過去,把高穎按倒在了桌子上,接著開始在她美妙成熟的肉體裡瘋狂地抽插起來。

  高穎則閉著眼睛,漲紅著俏臉大聲地呻吟、哀叫著,放蕩地扭動著雪白豐滿的肉體迎合起來……

  野獸一般的狂暴交媾結束了,約塞巴又恢復了那種冷酷的表情。

  而赤裸著的女人則軟綿綿地拖著鐐銬癱軟在桌子上,雙腿大張著,身下那迷人的嬌嫩肉穴微微張開著,白濁粘稠的精液從肉穴裡流出,一直流到她的大腿和桌面上。

  「很好,母狗!」約塞巴用手殘忍地大力抓捏著高穎胸前那對雪白柔嫩的大肉團,使閉著眼睛的女人嘴裡發出一陣痛苦卻溫順的呻吟。

  「母狗,你知道嗎?你的老朋友回來了……」高穎閉著的眼睛忽然睜開。

  「哼哼,不是你的那個母狗隊友,是傑夫──哦,是奧斯卡,不過他的真名是傑夫?雅各布森!」高穎立刻驚訝地睜大了眼睛,她的目光中露出已經很久沒有過了的仇恨!

  奧斯卡──傑夫?雅各布森──雷龍的二號人物!

  高穎已經麻木的記憶,被這個名字激活了!

  女情報官當然不知道這幾年來,在遙遠的布里斯托爾發生的一切。但她起碼還知道──「雷龍」是國防軍在這個宇宙裡最危險的敵人,他們無論到哪裡,都會掀起翻天巨浪!

  傑夫為什麼回到梅多維?弗雷德那惡棍如今怎樣?琳達她們又怎樣了?

  高穎太想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了,不過她知道約塞巴是不會回答自己的。

  「哼,這傢伙竟然還把我當成那個可以任他們擺佈的傻瓜魯塞爾,想讓赫爾人跟他們走?」約塞巴冷冷地笑著。

  高穎從他的笑容中明顯感到了敵意,她忽然感到一種不祥的預兆!

  「奧斯卡……我會讓你知道我的厲害,讓你知道輕視我會付出什麼代價!」

  傲慢的微笑從約塞巴的嘴角浮現出來。

  「你……不會是他們的對手的。」高穎忽然開口了,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對那折磨自己的惡魔講話。

  「你說什麼?母狗?!」高穎閉上了眼睛,把臉扭了過去。

  她知道,極度狂妄的約塞巴是不會聽自己這個女奴隸的話的。

  「他以為幾句威脅和好話就能打動我?哼哼,好吧──我就要讓他們知道,我約塞巴不是好對付的!哈哈……」赫爾人總督狂笑起來。

  不知為什麼,聽著約塞巴那刺耳的笑聲,高穎忽然有了一種預感──一種不知是悲哀還是解脫的預感──她的苦難可能將要結束了!

  幾滴晶瑩的淚水,順著高穎的眼角輕輕地流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