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孩子後還是第一次,很久都沒有做過這事情喲!… 玉蘭人妻


“這床是小了點,可是也好舒服。玉蘭,你看好不好?”

“慢慢來!人家生了孩子後還是第一次,很久都沒有做過這事情喲!你要小心一點,別太重了。”

“是,是的,小姐。嘻嘻嘻!我自有分寸。”

國鵬把玉蘭的上衣脫了下來,一吸一吮地舔著玉蘭的乳房,所以顯得特別大和漲。乳頭也粉黝黝地,好像一顆粉色的小葡萄一樣,不但富有彈性,而且光滑閃亮。

玉蘭被他這一吸,吸得像是哺育小孩一樣,她在不知不覺中把手抱住他的頭,一手撫摸著他的臉在愛惜撫弄他,使得國鵬的淫欲大發,用舌頭在乳頭上舔著流出的乳汁,深怕有被浪費了。

國鵬慢慢地把舌頭從乳房上移到腹部,在肚臍的四周舔著,他又再度移到三角褲上,他幹脆把舌頭移到三角褲上舔著,把三角褲舔得濕濕的,口水透過了三角褲,擴散到陰毛上去,陰戶被舔得癢趐趐的。

玉蘭被舔得全身騷癢,混身不自在,她對國鵬說:“國鵬,你……你怎麼還不動手呀?”

他於是用手把三角褲的一邊扒開,使陰戶斜露在三角褲的外面,用舌尖把大陰脣一舔一開,一啜一閉地揉插著陰戶。

玉蘭的性慾被他這一攻,可就糟了,一發不可收拾,她開始騷動了,身子就像中了邪一樣,全身顫抖不已,刺激得他用手把三角褲扒開了,可是玉蘭把屁股坐在椅子之上,所以脫不下來。

國鵬對玉蘭說道:“小姐,請你高擡你的屁股一下。”

於是玉蘭就照著他的意思做,他順利地把三角褲脫了下來。

他也把自己的皮帶解開,拉鏈拉下,全身的衣服在幾分鐘之內扒得精光,一絲不掛的赤身裸露在玉蘭面前。

玉蘭已經看見他的陰莖挺直,一厥一翹的在和她打招呼,彷彿說:“嗨!玉蘭,我們好久不見了,今天咱們又可揣磨一下打炮了吧!我們來回味一下吧!”

他躺到她的身旁,左腿壓在她的大腿上,拼命地摩擦著玉腿,他用手指頭一按一彈地玩弄著乳頭,又用手指頭彈弄乳頭,使得奶頭上下左右搖搖晃晃地站立在乳峰上,玩得一陣令人爽快。

玉蘭在生小孩前後,再也沒有性交上的接觸了,今天玩弄起來,特別格外的興奮和快樂。

她嬌嬌嗔道:“鵬,你可別只顧著在我的乳房上打轉,還有其它的事情要辦呢?你看,人家的洞穴已經被你挑逗得洪水外流了,你要是再不動手,等一會兒我們兩人可就被淹死在屋子裡面喲!”

“哇哈!那一定不得了,你的陰戶不就變成水庫了嗎?只要一泄洪水,底下的居民一定要疏散,否則就要被洪水衝走了,那時候,可就不得收拾了。我不曉得十年不見,你的洞穴會變得如此的厲害呀!令我大感到驚訝,我看我得小心了。”

這是玉蘭產後第一次造愛。

在她今年二十歲的女人軀體之內,就好像烙印似的燒附著在她的子宮上,無限地快感,她正是這樣地看著這個男人。

而他在此刻已經把她的上半身的每一處都舔得奇癢無比,他開始覺得上半身已經無從下手了,於是他挺直了陰莖,對準肉洞刺下去了。

陰莖的經驗是如此的老練,絲毫一點也不做作,不留情地就全插了進去,她呻吟著:“哎喲……你……你要死啦……開……開始我就已經……告訴過你……人家……剛生過小孩……今……今天才是第一次……怎……怎麼你就……不能輕……輕一點……把……把人家的洞穴……都……都插痛了……萬……萬一要插出什……什麼問題……那……那你可要負責喲!……死……死相……輕一點啦……不……不然就不給你插……插進去了!”

國鵬一聽,嘻嘻笑笑,對玉蘭示意道:“對……對不起,我忘了,誰叫你長得這麼漂亮,我一看到你,就什麼都忘了,什麼也都記不住了。玉蘭,別這樣,我待會兒會小心一點,輕一點就是了,你可別生氣呀!對不起,我給你敬禮,你滿意了吧!”

“是!死相,你就會這一套,討厭!”

“玉蘭,我可以來了吧?你準備好了沒有?”

“好了,你難道沒有看到啊!”

國鵬緩緩地已經又把陰莖插了進去,只聽見她說:“嗯……嗯……唔……唔唔……對……對……好……嗯……嗯……好……唔……唔……輕……輕一點……對……對……嗯!唔……進……進了沒有?”

“還……還有一點。”

“你……趕快把那一點也塞進去呀!快……快一點,別……別耽擱了……”

輕輕地試了一下,似乎要使點勁才能進得去,他屁股一頂,只看見陰莖整根被陰戶吞沒了,一點也沒有殘留在陰戶的外面。

玉蘭被這一刺,整個人幾乎被刺暈了,額頭上冒出了冷汗,對他大叫:“你在幹什麼?我不是告訴過你要輕一點嗎?你到底怎麼搞的,一點也不知道憐香惜玉的道理呢?”

“可是,剛才是你叫我刺進去的呀?怎麼又怪起我來了呢?”

“我叫你刺,可沒有叫你放力拼命地刺吧?真是的,你怎麼這麼粗魯呀?”

“對不起,我……我小心一點就是,可雞巴都進去了。”他一副自認倒黴的樣子,內心卻說:“你倒很會挑剔,還東罵罵西罵罵的,真是好囉嗦,等會有夠你瞧的。”

國鵬逐漸地把陰莖抽出,再緩緩地刺進去,她開始感覺到陰莖已經發動了引擎,開始在陰戶裡面工作了,她雙眼閉著,在享受高潮的到來。

他見她沒有什麼反應,於是開始加快腳步了,他並沒有深深地刺入,他只是在反反覆覆地進進出出,摩擦著陰道肉壁,他在激發她的性慾,不使她得到其他的快樂感覺和反應。

玉蘭的陰道壁被磨得又燙又熱,並且還在發癢,使得她的陰部奇癢無比,饑餓異常,她嬌喘道:“嗯……嗯……唔……唔……你……你用點勁……用點力呀……好癢……我……我的子宮壁上好癢……用力……用力插……再插深一點……嗯……唔……嗯……唔……對……對了……繼……繼續……繼續……用勁……唔……唔……啊!……啊!”

他一聽,玉蘭的情慾已至,性慾已來,她那浪浪的淫叫,一聲一聲敲在他的心上,陰莖的動作隨著浪叫而一進一出的運動著,絲毫配合得完美無缺,可說是天生一對,地造一雙的淫人。

他開始用陰莖在陰戶內扭動牴觸,陰莖把陰戶內搔得奇癢熱熾。玉蘭全身上下像蛇一樣地扭擺、彎曲地顫抖、擺動著,這一副模樣可憐極了。

起先,玉蘭還是一個被動的極完美的女人。現在的她……卻是不然了,她現在無知地、無識地、毫無作用地一邊被玩弄地活動著,一直自以為得意的女人們,這種事情,實在是太多啊!

這一種快樂、這一種的完美、這一種燒身,她似乎在玩火自焚,但是,又是非常有樂趣。

玉蘭把身子向後仰著,發出了呻吟的聲音,行為確實是可以使他長處得以舒展,而且給予了某一種的存在感。

每當國鵬他自己把身子投到玉蘭身邊過來的時候,他肯定地說,他對美麗的女人是要好好地照顧的。

玉蘭過了不久,便感覺到了她自已的手指和腳趾在發抖,全身痙攣。然後,當她盡量地想依靠自己的意實去控制行動和忍耐去抑制行動時候,通過體內的熱氣,好像一條光芒向四面八方散開擴展開來了。玉蘭被他的陰莖插得走也不是、逃也不是,最後,只有拼命忍耐挺著。

他似乎想把多年來沒有和女人發泄的精液一併發射出來,於是,他狠狠摩擦著陰道壁,龜頭緊緊頂刺花心,這一頂一刺,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玉蘭的陰戶內插了多少下,他只曉得一直不停地做著做著,他全身汗流浹背地辛勤地幹著。

終於,來了,玉蘭的陰戶裡淫水泛濫,四處流動,當她的淫水和他的陰莖在子宮內一會合,雞巴受不了那一股炎熱岩漿,在他那根肉棒尖端的火山口也射出了濃濃的熱滾滾的岩漿。那來自不同火山口的岩漿混合起來,燙得兩人全身顫怵抖動著,互相在肉體上摩擦著。

過了幾分鐘後,玉蘭一邊被睡魔誘惑去了,一邊在他那一身健康的肌肉下,感到人體與人體之間的溫暖,和人的溫情地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