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小龍女


 楊過已十六歲了,已是個俊秀少年。這一日小龍女說道:「我古墓派的武功,你已學全啦,明兒咱們就練玉女心經。次日兩人同到一間石室,依照屋頂的符號練功,過得數月,兩人已將「玉女心經」的外功練成轉而進練內功,由於練功時全身會熱氣蒸騰,需揀空曠無人之處,全身衣服暢開而修習,所以兩人便於每晚二更過後,來到山後花蔭深處,二人各處花叢一邊,解開衣衫,手掌相抵修習起來。

這四周一片清幽,杳無人跡,二人每天練至天欲破曉才回古墓中休息。一日兩人照往常一樣練功,約莫再過一刻時間便可收功,這時山後傳來腳步聲響,只見兩人一面爭吵一面走近,這時小龍女正運功到緊要關頭,對聲音全然不聞,而楊過卻是可以聽見。

  那兩人越走越近,原來是全真教的尹志平和趙志敬,那尹志平向來愛慕小龍女,一日在夢中與小龍女溫存親熱之時,被趙志敬聽到他猥褻淫穢的夢話,又無意間發現尹志平寫滿對小龍女遐想的白紙,於是便要脅要稟告掌門師伯,爭吵之際尹志平忍不住雙掌翻擊,趙志敬急忙凌空一躍,楊過見他落下之處正對准了小龍女坐處花叢,大驚之下縱身而起揮出右掌,趙志敬忽遇這危急情勢,硬是於空中挺腰翻身,閃過楊過一掌後整個人趴摔下去,而楊過勁力使猛卻無著落,登時站立不穩往尹志平跌去,尹志平鬥見一上身赤裸之人撲過來,來不及出招反應,趕忙身形一側順勢點了楊過的曲池穴和肩井穴,楊過登時動彈不得癱倒在地,而在這同時趙志敬整個人趴跌在小龍女身上,小龍女運功之際不知何物突然撞來,大吃驚,運轉的內息阻在丹田之中,立即昏暈。

趙志敬作夢也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荒郊野外撲倒在一個半裸女子身上,再仔細一看那女子竟是絕色美人小龍女,登時便呆了,不知是真是幻,這時尹志平向趙至敬走來,見到這情景也愣了一下,尹志平正苦苦暗戀小龍女,想到自己晝思夜想所渴望的意中人的胴體,此時竟被趙志敬先碰?了,登時醋勁大發一把將趙志敬拉開。

  此時只聽見楊過大叫:「臭道士不准碰我姑姑!」這時趙志敬碰了那溫軟柔香的肉體,早已淫性大發,便附在尹志平耳邊耳語一番,起先尹志平搖頭不肯答應,趙又指著躺在地上的楊過道「楊過那小子和小龍女兩人荒淫無恥的在光天化日下交媾,如今你愛慕的對像大好機會?尹志平想到在夢理和小龍女溫存的景像,不禁也起了色心。

趙志敬又道:「我讓尹師弟你先獨自一人慢慢享用,你看如何?」此刻尹志平心中強烈的渴望小龍女的肉體,於是便答應了,趙志敬便朝楊過走去又點了他的巨骨穴,楊過全身發麻昏厥,失去意識;趙志敬便將他拖到一旁的花叢。

  而尹志平此時也已將小龍女的上衣剝個精光,順便用衣服綢帶將小龍女的眼睛蒙住,繞在腦後打了個結,把雙手也綁了,他不想讓小龍女認出他來此時小龍女漸漸轉醒,只覺得雙眼被人用布蒙住,全身癱軟無力,又驚覺陣陣微風吹拂在赤裸的胸脯上,還來不及反應過來,隨覺有人抱住了自己。小龍女嬌羞問道:「是過兒嗎?」尹志平並不答話,雙手顫抖著在柳腰上撫摸那渴望已久的身體。

「過兒快住手啊!」卻只覺那雙手漸漸放肆地往上移,小龍女則是羞得滿臉通紅,心想原來楊過這孩子對我愛慕已久,一定是這小子練功時偷看了我的身體,一時把持不住。其實小龍女對楊過也早已暗生情愫,此時不禁心頭砰通亂跳。是時天色早已大亮,仲夏的朝陽很快就變的光耀照人,但是山中的嵐風依舊有些許涼意,只見小龍女那敏感粉嫩的乳頭,被寒涼的山風吹得縮緊勃挺起來,周圍的乳暈也隨著皺縮,雪白的酥胸也起了雞皮疙瘩,尹志平無暇欣賞這美麗的畫面,便將嘴往小龍女的朱唇湊去,雙手更是迫不及待搓揉那對柔軟而有彈性的乳房,時而用指甲摳弄著那越來越堅挺的乳頭,冷不防用力捏揉著。

「嗯~~~~~~」小龍女不禁也輕啟櫻唇呻吟了一聲,尹志平趁機便將舌頭往裡探去,小龍女此時已意亂情迷,自小於古墓中長大的她,從沒有人教過她男女間的事,以為男女肌膚之親只是裸裎愛撫,而此刻體內卻有一種不知如何發泄的欲火,全身卻無力動彈,於是感覺到「楊過」的舌頭時便激情的吸吮。尹志平享受那香滑的唇舌一陣之後,將他的舌頭順著小龍女的白淨的頸子和圓潤的肩膀舔了下來,最後停留在那被揉捏得泛紅的乳頭上,恣意的吸吮囓咬著。「啊啊~~~~~~嗯~~~~啊~~~~~~」一邊享受小龍女的嬌吟,並滑動貪婪的舌頭品嘗著每一寸緊實滑嫩的雙乳肌膚,雙手則把小龍女下半身的衣褲褪去大半。

  想到這是在山野草地中且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小龍女一時羞赧想用手挽住,只是雙手無力舉起。「不要~~~~~~~~啊~~~~」尹志平索性起身,將小龍女半褪的衣褲全部脫下,沒想到那小龍女竟是無毛白虎,陰阜白滑稚嫩,尹志平不曾如此清楚見過女體私處,加上艷日高照,將那一塊白腴脂滑又肥美的肉丘照耀得如此誘人,中間那條凹陷處的肉芽毫無遮掩的暴露著,粉紅的肉珠因為興奮也從中膨脹出來,接連著的兩片充血的唇瓣亦在大陰唇的夾縫中像蚌肉一樣露出,尹志平忍不住將臉在那平滑無毛的陰阜肉丘上磨蹭著,隨後將小龍女的雙腳抬起分開,鮮紅溫濕的粉潤唇瓣也隨著綻放開來。

  「~~過兒~~~~不行啊~~~~~~」小龍女正感到極度的羞恥,尹志平卻接著用手指把那蜜穴用力扳開來。「啊~~~~過兒~~不要~~~~羞死我了~~~~」那蜜穴裡頭被日光照得一清二楚裡,一層完美純潔的薄膜在洞口守護著,薄膜中間天生的小洞絲毫沒有破損。

  ﹝我愛慕的人果然還是守身如玉的處女﹞尹志平心中暗爽如此想著,小心的用食指伸入薄膜中間的小洞中試探著,並用舌頭來回舔刷著肉芽,「啊~~唔嗯~~~~」小龍女已經把極度羞恥的感覺和身體深處的欲望結合成一種更淫蕩的肉欲,她想到過兒正徹底侵犯她最私密的地方,肉穴不禁泌出一股淫汁,尹志平將沾濕的食指緩緩抽出,聞著那淫水的騷味並舔著,然後用食指和中指撐開薄膜的細洞,溫柔地抽插著。

小龍女不知自己的身體竟會流出這樣可恥的?西來,她一直以為這地方只是用來排出經血的,如今完全不知道等一下還會發生什麼更羞恥的事,一種莫名的羞赧和興奮讓她的淫水再次泛濫。

  尹志平看到那汁液已經溢到蜜穴洞口,他決定不要浪費這處女的蜜汁,於是將整張嘴湊過去,一邊用力的吸吮,一邊用鼻子擦著那粉紅色的蒂頭。

  「啊!過兒~~不行呀~~~~~姑姑那裡~~~~~~」小龍女大吃一驚,心底想﹝那私處怎麼可以?用用嘴?﹞完全不懂男女之事的小龍女連想都覺得異常羞恥,不敢想像,想扭開身體卻只能微弱的擺動腰身,只聽到嘖嘖啾啾的吸吮聲,陰蒂因為過份的刺激而縮了回去。

  尹志平轉而用力吸著那陰蒂,而小龍女終究也無力抵抗這種感。 「~~~嗯~~~」只能抿緊雙唇阻止自己發出淫浪的叫聲。

  尹志平不停的吸著舔弄著那甜蜜的花蕊,並用嘴唇拉扯著那花瓣,手指飛快地壓揉粉紅的肉芽,小龍女承受不住這般刺激,從蜜穴的深處傳來一陣陣的抽搐,緊抿的雙唇再也顧不得羞恥放聲淫叫起來。

  啊啊啊~~~~過兒~唔~唔~啊~~~啊~~啊~啊~啊~~喔~喔~~~喔喔喔!!!」在小龍女亢奮連連的浪叫聲中,淫水從痙攣緊縮的陰膣中射出,噴了尹志平滿臉,尹志平看到清純稚嫩的小龍女這番淫蕩模樣再也忍不住,挺起那暴著青筋的肉棒就往小龍女的蜜穴戳進去。小龍女生平第一次嘗到高潮的滋味,以為這就是男女魚水之歡的全部,沒想到這時卻感到私密處有著火熱粗硬的?西正插進去。

「~~~~過兒~~~~你要對姑姑做什麼~~~~啊~~什麼?西~~~~」小龍女從來沒見過成熟男人的陰莖,更不知道那話兒興奮時會有這般神奇的變化,而此時她蒙著眼睛什麼也看不見,只想著那最隱密的地方竟然被過兒如此百般玩弄,忽然私處一陣劇痛。

  「啊!過兒快住手啊!你弄痛姑姑了~~」小龍女只感覺那粗硬溫熱的?西仍插在私處,漸漸的疼痛感消去後取而代之的是私密洞口的飽漲感,小龍女處子的蜜穴非常的緊實,初次插入男人的棒,穴口的黏膜肌膚顯得非常緊繃,這種緊繃的飽漲感讓小龍女再次體驗到無名的快感。尹志平站直身子,雙手抓著小龍女的腰臀,並一直保持讓小龍女的蜜穴緊緊吞沒他那支肉棒,然後漸漸緩慢的抽動著「啊~~~~過兒~~快停啊~~~~把姑姑放下來~~~~」這樣一來小龍女癱軟無力的?體就半垂著隨著抽插晃動,肩膀和頭部抵著草地前後摩擦,形狀極美的陰唇也隨著肉棒的進出不停地翻動著並牽扯著陰蒂,那還稚嫩的唇瓣被蹂躪得紅腫起來,沾滿了淫水更顯得鮮紅嬌艷,窄小的肉洞和肉棒緊緊摩擦的快感讓淫水又澿澿的滲出,尹志平看著混著處子之血的紅色淫水泄流出來,隨著陰阜肉丘的凹縫在雪白平滑的肌膚上蜿流,這異樣的淫穢情景讓他更瘋狂的粗暴地抽插著。

  「啊啊~~~~過兒~~~~~~~~啊啊輕點~~~~啊~~~~」小龍女初開苞的蜜穴已是又腫又痛,但是這種疼痛隨即變成更猛列的快感,她一邊聽著讓人羞恥的噗嗤噗嗤的聲音從她濕淋淋的蜜穴傳來,一邊感到一股快感就要爆發開來,就在這時,和地面頻頻磨擦的蒙著眼睛的綢帶竟松開來。小龍女感到眼前一片光亮,便將雙眼睜開,一時之間被忽來的強光刺的睜不開眼,等到眼睛看得清楚之後,小龍女幾乎羞愧氣憤得就要暈死過去。「~~你~?~你~~~~你~~」這時小龍女雖然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可是下體也正達到比剛才更強烈的高潮,蜜穴痙攣著緊緊包住尹志平的肉棒,小腹也激烈的收縮著,整個人都顫抖起來。

「啊~~哦哦~~喔驚駭之余還是不自主的發出淫叫,連腳背都因強烈快感弓曲起來,腳指緊緊的縮著,小龍女看到自己的淫水噴灑在尹志平的小腹上,旋即感到羞憤欲死,但是興奮的雙乳仍然堅挺地晃動著,這時候雖想反抗又苦於身體無力動彈,眼淚不禁奪眶而出。尹志平怕她咬舌自盡,便用左手一捏將她下巴關節給松開了,同時還不斷一插一磨的使﹝?啊啊?住手啊淫賊﹞小龍女只能在心中吶喊著,而她此時最感羞恥難過的不只是因為自己被尹志平如此荒淫的玩弄著,還有一點就是自己竟然在看到尹志平的臉之後還能泄出那淫穢的汁液。其實那下體是在她發現真相之前,就已誠實的反應著那欲罷不能的快感,小龍女只以為自己原來是天下至淫的女人,拼命搖著頭流下眼淚,一頭烏亮直長的秀發散亂在臉上、胸前和地上。

  「啊~~~~嗚~~嗚~~」此時小龍女只能嗚咽的哭著。

  這時趙志敬也赤條條的挺著堅舉的肉棒走過來,粗黑的陽具在小龍女面前抖動,說道:「尹師弟,可得先留個干淨的淫穴讓我也嘗嘗。」尹志平點了個頭。那小龍女聽得如此無恥的對話,又是生平第一次清楚看見勃起的男人陽具,簡直是又羞又驚怕,尤其她是白虎,根本也從不知人的私處會長陰毛,看到那又粗又長的陽具長得如此怪異惡心,之上還長著濃密卷曲的毛發,只覺得她就像被兩頭怪物野獸強奸一般。

  尹志平這時也快要泄精,便抽出他那沾滿濕黏淫汁的肉棒,輕輕拂去小龍女臉上散亂的秀發,抓著肉棒便朝那微吐蘭氣的小嘴塞去。小龍女被他忽然的舉動嚇倒,一時倒忘了哭泣,頻頻搖頭閃避,心想人世間哪有這等齷齪之事但尹志平一手搓著肉棒一手將她下頷捏住,早已松脫的櫻桃小口無力抵抗那粗大肉棒。將肉棒深深地擠進溫潤的口中之後,尹志平像只發春的公狗般快速地擺動腰臀,淫屌在鼓漲的香腮裡狠狠肆虐。

  可憐小龍女純稚的臉龐和雙眸充滿著驚嚇的神情,趙志敬則於一旁享受這淫靡的畫面。不久後一股液體從肉棒激噴而出。「~~嘔~~」小龍女只覺得一陣麻熱和從未嘗過的腥味,不知是什麼黏糊之物,惡心欲嘔。尹志平立刻將她的鼻嘴捏住,小龍女一口氣喘不上來便吞咽了一下,將那精液全給吞進肚裡,濃稠的精液糊在喉頭散著濃濃腥味,想到自己身體已經變成這般污穢,小龍女不禁兩眼發酸,淚流滿面。

  尹志平愛憐地舔著那細嫩臉頰上的淚水,小龍女只是閉著眼睛不停抽搐地哭泣。

  這時趙志敬不讓小龍女有喘息的機會,立即玩弄那可憐的蜜穴,一會便又上來含弄著小龍女的乳頭,左手用力揉抓小龍女左胸,右手則沾著口水在陰蒂上輕巧的揉劃著。尹志平則往花叢察看楊過,這時小龍女已感到體力漸漸恢復,便任由那惡人隨意玩弄,暗地將丹田內力運轉開來,於背後奮力扭動雙手,待雙手掙脫綢帶後,雙腳猛然一踢將趙志敬踹開。

可惜此時她內力大損,無法傷得趙志敬,一旁的尹志平聽到異響趕緊趨身察看。話說那小龍女抓起衣衫遮身,方才爬起便聽得掌風呼呼,趙志敬怒掌已駕風而至,尹志平見狀一慌欲撲身搶救,小龍女也急忙一個蹬足,身形後飛,待足尖落地後纖腰一扭,轉身欲奔向旁邊樹林,那趙志敬一掌未中旋即踏足前飛,一個回轉順勢揮出右手,側掌成刀便往小龍女裸背劈去。「賤人,看我將你先殺後奸!」掌隨話至冽冽而來,小龍女已是無法閃躲,此時只見尹志平低身竄出飛腳疾掃,早一步將小龍女絆伏在草地上,並將她點住穴道兩手反綁。

  趙志敬一掌於小龍女肩背上凌空掃過,隨即站定身子,說道:「妳這可惡的賤人,待會我會讓妳自己掰開淫穴求我用力插妳,哼!」趙志敬說著伸腳朝小龍女肥腴的陰阜上用力蹂踹,敏感的陰蒂受到強烈刺激而感到痛楚。「嗯~~~~」小龍女悶哼一聲,即已絕望,想著今日是無法逃過這淫賊的玩弄了;清麗秀雅的臉上掛滿淚水,顯得楚楚可憐。

趙志敬道:「待會妳就會知道什麼是欲仙欲死的滋味,哈哈哈~~~~」趙志敬笑著朝自己地上的衣物走去。尹志平實在不想看到他的小龍女受到如此作賤,如果可能的話他只想獨享這冰清玉潔的處子之身,雖不想事跡敗露,卻也不忍殺了她,但事已至此也非他所能控制。這時趙志敬拿著一個小藥袋和一只裝滿水的皮囊袋,那皮囊袋是外出隨攜之物,藥袋尹志平卻是沒見過,只見趙志敬拉開藥袋活結,拿出三顆紅色藥丸,尹志平見那袋中像是還有暗袋,甚是好奇。「師兄,這是~~~~~~~~」尹志平問道。

「如今你我都犯下這淫戒,我也不用瞞你了,這藥丸是百花淫春丸,只要一顆便足以讓貞節烈女變成淫娃蕩婦,我從沒試過三顆,怕普通人身體承受不住~~~~」原來那趙志敬雖是全真派弟子,卻常利用這淫藥奸淫富貴人家年輕的姨太太,由於這些富豪的姨太太們受了玷污也不敢聲張,所以並沒有鬧出什麼事情來,雖說他也想嘗嘗黃花大?女的滋味,但怕惹出人命把事情鬧大,所以只敢偶一為之。小龍女看到眼前淫藥,心中甚是害怕。

  趙志敬拿了三棵淫藥和著水強灌入小龍女腹內,不一會,小龍女只覺頭腦昏沉,且覺得喉干欲裂,陰穴卻濕癢難耐「嗯~~」小龍女狀似異常痛苦,快要昏厥過去。

  「哈哈哈!三顆淫藥果然藥力太過強烈,尹師弟,你先合了她下頷,聽她有何話說。」尹志平依言照做,只聽小龍女痛苦地呻吟:「水,水~~~~~~」那趙志敬伸手從藥袋的暗袋之中拿出兩顆藍色藥丸和一顆白色藥丸,丟入皮囊水袋裡喂喝了這清涼的水後頭腦不再昏沉,但是身體卻起了可恥的變化,乳頭和陰蒂微微勃起,她拼命想用理智抵抗體內熊熊焚燒的欲火。

趙志敬故意解開她的穴道,小龍女立即運功想與淫藥抗衡,卻不知內力運行只會讓淫藥加速發作,於是越抵抗眼神愈是流露出?渴的神情,胸前兩對肌理晶瑩的粉乳,也隨著胸口劇烈的喘息起伏抖動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