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長夫人空歎月,我做流星潤你心


這是兩年前的事了。那時候,我剛開始學做股票,每天都對著電腦,做過股票的人都知道,很多時候其實是很悶的,特別是當你全倉買進一只股票之後,那只股票卻連續幾天不拉升,賣吧,又覺得它有前途,不賣吧,看著天天都有股票漲停,更要命的是有些還是自己曾看好的。所以,當我全倉買進一個股票之後,同時我就在祈禱:但願之後幾天不用無聊。可是,事與願違的事情還是常常發生的。

  有一天,我全倉買進了一只股票,當天買進的股票是不能賣的,看看大盤沒什麽變化的趨勢,於是無聊便開始洶湧而來。經常在這時候,離開電腦是肯定不行的,於是,常常我會在網上打打桌球或打打牌虛度時光。但這天,我提不起玩的興趣。百無聊賴,點進了一個聊天室,準備作觀聊狀。聊天室里,是“輕舞飛揚”、 “曲莖通幽”、“一夜情人”、“電話激情”等的名字一大堆。無聊時進入一個無聊的聊天室,並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於是我正要退出,正在這時,屏幕上顯示有一個叫“誠聊一會(女)”的人進來。——我覺得網上聊天,就是讓我們卸下現實中的面具來真正的聊天,既然在網上,誰也不認識誰,爲何不真一點?——於是,我點了一下“誠聊一會(女)”,並說:“你好”……

  她31歲,湖南人,隨丈夫轉業到了廣州,在一個單位任職辦公室副主任,有一個兒子七歲。自從第一次在聊天室偶遇後,我們之後都是通過qq聯系,在qq 上,她叫“小玉”,我叫“網中e魚”。她的工作不是很忙,單位里有一台專門給她配的電腦,於是,我們可以隨時通訊,我們無話不談。她工作取得了成績,她會第一時間讓我分享她的喜悅;我股票漲了,我們就一起祈禱明天再漲。當然,也有不如意的時候。她常埋怨丈夫只顧在外面應酬,一年到頭難得好好的說一會話,兒子很頑皮,常把她的話不當話。而我,也常常爲中國的資本市場急。開心的時候,我們分享之後,都會更開心。心情不好時,我們就互相勸勉,直到大家都相信明天會更好爲止。慢慢的,如果有一天對方沒在網上出現,心里會有點挂念。

  就這樣,我們通過網絡交往了半年,其間,我曾多次很想見她一面,但是又想,既然我們已相處得很愉快,爲何不維持現狀?如果見了面,發覺對方沒心目中想象的好,可能就會失去了原來的熱情了。於是,我覺得還是不要見面,畢竟這段網絡情緣來之不易。

  後來,我到了一家裝修公司,老板是我的同學,他平時也愛炒炒股票,但經常沒時間,於是,我們走在一起,開市時,我替他盯著行情,他還買了一台手提電腦,以便出外應酬或辦事時,我們都可以隨時隨地展開工作。一個人對著電腦久了,我也樂得走動走動。

  五月份的某一天,同學的公司在一個單位的裝修工程完工了。驗收當天,同學特意擺下十幾桌酒席,請了甲方單位的所有人。爲避鋪張之嫌,地點就設在剛裝修完工單位的空中花園,吃的也只是自助火鍋。入夜後,一輪明月冉冉升起,初夏的涼風習習吹來,新種植的花草散發出陣陣清香,倒是別有一番風味。到來的女士們,年紀稍大的,都穿得端莊穩重,年輕的,就充分發揮她們的年輕,打扮得花枝招展。坐在隔壁桌子面對著我的一位女士引起了我的注意,她長得有點象電視劇〈DA師〉中的陶虹,一頭長發攏在後面,穿一身白色的薄質西裝套裙,里面是同樣白色的絲質襯衣,臉上不施脂粉,只是薄薄的抹了口紅,本來穿衣全身白色不是一個很好的配搭,很容易反差出膚色的瑕疵,偏偏她的皮膚很白很光潔細嫩,白色的衣服,令她顯得更高貴淡雅,明亮照人。

  宴席開始了,酒是少不了的,同學拉上我,從領導席到員工席,逐席敬酒。原來,這單位還沒有正局長,副局長就是一把手了,而那白衣麗人,就是局長夫人。這讓我感到有點意外,通常官太太,即使不盛氣淩人,也會讓人感覺到她的居高臨下,但從她的言行舉止,我卻絲毫感覺不出。一輪酒敬下來後,人們開始吃的吃,喝的喝。但有兩席始終是最熱鬧,其中一席,當然是局長席,而另一席,是局長夫人席。爲了身家前途,作爲下屬的,一般都不會放過在領導面前表現自己的機會,在這樣的場合,希望得到領導好感所要做的事情,當然就是向領導敬酒了,除了局長,還有夫人。

  局長夫人看來是不善喝酒,起初是滴酒不沾,只以汽水代酒,但後來,終於擋不住人們的熱情,改爲一小杯一小杯的喝酒。幾杯酒下去,夫人白嫩的臉上起了兩朵紅雲,笑臉桃花,顯得更是妩媚動人,期間,有一個鏡頭令我至今難忘:喝了酒,可能是覺得有點熱,她站了起來作脫衣狀,當她雙手向後褪下西裝的一刹那,胸前雙峰高高挺立,薄薄的絲質襯衣下乳房和文胸的交界清晰可見。

  宴席延續了大約兩小時,人們已是微醺飯飽,這時同學走了過來,遞給我車鑰匙說:“飯後我還要和局長他們去唱歌,桑拿,今晚看來又得直落到明早了。我坐他們的車去,你送局長夫人回去,今晚你就把車開回家吧。”

  夫人顯然已是不勝酒力,站起來走了幾步便開始有些不穩。我一看心感不妙,今晚我們喝的是洋酒,通常洋酒喝多了,坐著的時候還沒有什麽,但一旦站起來,酒力便開始發作,而且後勁會越來越厲害。好在我們走的通道剛好有一排花木擋住了人們的視線,局長夫人在一群丈夫下屬面前顯出醉態總不是一件好的事情。我連忙叫上一個女員工讓她扶一下夫人,誰料那女員工竟亦好不了那里,兩人扶著走卻不知是誰扶誰。好在她們的酒力還未真正發作,下了電梯來到車上,一路上總算沒出什麽亂子。

  本來是準備讓她坐在後座,但她說容易暈車喜歡坐前面的座位。在車里,我提議如果喝多了不如讓女員工陪她回去,但夫人一個勁的搖頭,舌頭有點發硬說: “我沒事,不用麻煩了。”聽她這麽一說,我心里禁不住笑了起來:看來女的也是一樣,自己喝多了同樣會說沒事。大概是怕暈車,她還把車窗降了下來。我不好意思再跟她說喝酒後不宜吹風,問了她家的地址,心想還是盡快把她送回去爲好。

  一路上,她再沒說話。二十分鍾後,車到了她家樓下。這是一個剛落成的商品小區,很多房屋還在裝修,已入住的廖廖無幾。車停了,可是她沒動靜,不是睡著了吧?於是我打開我這邊的車門,準備過去打開她那邊的車門讓她下來。就在車門打開的時候,車內的燈亮了起來,在我右邊的座位上,赫然是一幅美人醉酒圖:她披著白西裝,斜靠著椅背,身體向我這邊傾斜,頭枕在靠我這邊她座位的靠背,下身短裙隨著她身體的下斜被帶了上去幾乎到大腿根,露出左邊一大段被白色透明絲襪包裹著渾圓柔軟白皙的大腿。

  她的眼睛閉著,幾縷頭發沾在曾被微汗打濕的額上,胸脯隨著呼吸一起一伏,絲質襯衣最上邊的紐扣不知什麽時候已松開,從稍微敞開的領口,露出了右邊的白色文胸上緣以及未被文胸包裹住的乳房上部。我不禁呆了片刻,不自禁的一股熱氣從丹田升起,下體膨脹起來把褲子頂得高聳。

  正在我不知所措時,她突然睜開雙眼,右手快速的摸索到車門開關,猛的拉開車門身體象子彈一般彈了出去。她突如其來的舉動令我大驚失色,急忙也沖了出車外。只見她蹲在地上,背部一聳“嘩”的一聲吐了出來,隨著嘔吐身體不住搖晃,我連忙扶住她的雙肩。驚心動魄的嘔吐持續了幾分鍾,慢慢的連黃膽水也吐出來了。我反手從車里拿出面紙和礦泉水遞了給她,她胡亂的在臉上擦了幾把,並用水漱了口。

  看她吐的差不多了,我關好車門,扶起她向大堂的電梯走去,她含糊的對我說:“不好意思,失態了”。她的雙腿仍然發軟,我只好用右手環過她的背,手掌托住她的右腋,讓她身體的大部分重量承受在我的右手上。進了電梯,按下數字,電梯徐徐升起。忽然,我覺得右手有點異樣,原來我的右手放在她的腋下,四只手指剛好扶在她的右乳外側,她溫暖、柔軟而富有彈性的乳房正抵著我的指尖。她微閉著雙眼,頭靠在我右肩,沒有說話。

  我從她手袋里拿出鑰匙,摸索著打開門,把她扶進臥室,取下她披著的西裝,把她放在床上,脫下她的白高跟鞋。吐了之後,她的臉色有些蒼白,我叫了聲: “大姐。”沒有反應,大概已沈沈睡去。可是,她嘔吐時把襯衣的前面弄濕了一大片,裙子上也有不少汙物,不換衣服是不行的,但看她那樣子,暫時是醒不來。我替她換,也不可能,如她醒來發覺是我替她換的衣服,後果不堪設想。

  突然我想,這家里會不會有保姆?於是我到其他房間轉了一圈,可是,沒有人。我回到臥室,看見床邊的椅子上搭著她的睡衣,我看著她身上的濕襯衣,不知如何是好。忽然我想起,自己喝醉酒,很多時醒來後想不起來醉後的情形,看她睡得這麽沈,大概她醒來後會覺得衣服是自己換的。惟有這樣了。

  她的絲質襯衣很薄,前面一大片弄濕了,緊貼著文胸以及腹部的皮膚上,濕了的襯衣變得透明,文胸的輪廓,腹部的膚色都清晰的顯露出來。我輕輕的解開她襯衣的紐扣,隨著紐扣一顆顆的解開,她戴著文胸高高的胸部,渾圓細致的肚臍,一

  一呈現眼前。我把襯衣的下擺從裙子里拉出來,然後輕輕的推動她的身體變成側臥,輕輕的把她的左臂從袖管里褪出來,並拉下了她短裙後面的拉練,然後把她扳回平臥,右手輕輕的用力托起她的腰臀,慢慢的將短裙拉到小腿,再捧起她的雙腳,把短裙除了出來。我再把她扳成側臥,把她的襯衣從右臂完全褪下來,最後再把她輕輕的推回平臥的姿勢。

  此刻,在我面前的她,上身只剩下白色的一字胸圍覆蓋著下2/3的乳房,露在胸圍外面的雙乳上部如凝脂,又如白玉,在柔和的燈光下泛著聖潔的光。纖細的腰,平坦的小腹。下身包裹著及腰的白色透明絲襪,絲襪的里面,是一條小內褲,包裹著稍微隆起的陰部,透過絲襪,幾條彎曲的毛露出內褲的邊。再下面是渾圓的雙腿,小巧的腳趾整齊地並攏在絲襪里……美色當前,我自認不能是坐懷不亂的聖人。

  我心如撞鹿,下體再度勃起,很想解開她的胸圍,用手撫摩她的酥胸,吻上她的唇,剝下她的絲襪內褲,進入她的身體。——但是,我又知道,世間有很多東西,你是只能欣賞,而不能妄動。你有幸欣賞到,已是你莫大的福了。她仍然睡得很沈,我拿過床邊的睡衣,再次小心翼翼的給她換上。並給她蓋上毛毯。

  我把她的髒衣服撿起來,搭在床邊的椅子上。正當我準備要走時,忽然聽見她從喉嚨深處哼了一聲,並轉過來,身體縮成一團,眉頭緊皺。可能是余下的酒又再發勁。喝醉了酒,吐了之後,往往還會很辛苦,特別是喝多了洋酒。我想起每當我喝醉了酒,我母親都會給我做一碗胡椒雞蛋湯,我吃了之後,會很快的好轉。於是,我來到廚房,真好!竟然有胡椒!我找來一個空瓶子,把胡椒壓碎,從冰箱拿出兩顆雞蛋,打著氣爐。不一會,廚房里就充滿了胡椒雞蛋的香味。

  一碗香氣四溢的胡椒雞蛋湯做好了,我把它捧到臥室。好不容易,終於叫醒了她,她坐了起來,還睡眼惺忪。她看了一下四周,說:“哎?我到家里了?”我說:“是啊,今天晚上吃完飯後局長他們還有工作要做,是我送你回來的。我見你不太舒服,就直接送你到臥室躺下了。”她略一沈吟,仿佛記起了一些事情,說: “我知道是你送我回來的,好象我喝醉了,還嘔吐。”我說:“你沒醉,只是可能喝多了一點,再加上回來的時候有點暈車,吐了也是正常。”

  她有點迷惘,低下頭仿佛想記起點什麽,她看到自己的睡衣,忽然說:“回來後,是我自己換的衣服嗎?”好在我早有準備,於是我不露聲色的說:“是啊,我扶你進臥室後,我見你吃的東西都吐出來了,肚子一定很空,我見廚房有胡椒,冰箱有雞蛋,聽說喝了酒後喝一點胡椒雞蛋湯最好,所以我就給你做了一碗,進來後我發覺你自己已把衣服換了。”她擡起頭來看了我一下,可能她看見我誠懇的樣子,也可能她相信她自己總不至於太糊塗,她的眼光漸漸沒有了狐疑。

  我把手中的湯向她遞了過去,她接了下來,眼里帶著感激,說:“麻煩你一晚,還怎麽好意思讓你給我做吃的。”她真的是餓了,開始一口一口的吃起來,邊吃還邊說,她丈夫喝醉回來,她也是給他做這湯,效果很好,可是她除了試味還沒有真正喝過,想不到這麽好喝。看著她大口大口的吃,我也覺得很高興。不一會,她就把整碗湯吃完了,臉色也恢複了紅潤。

  這時,床邊的電話響了起來,她拿起電話。房間里很靜,電話里的聲音我也能聽得很清楚,是他丈夫打回來的,他酒意已很濃,說今晚還有事不能回來了,叫她馬上打開電腦上網發一份什麽文件給某人急用。聽到丈夫說不回來,她臉上閃過一絲不滿的神色,但很快便恢複平靜,可能對這情形也慣了。

  她一邊嘴里嘟哝著:“有什麽事情這麽急?明天回單位再發不行嗎?”一邊打開臥室里的電腦。電腦運行得很慢,幾乎好象是奔騰100的電腦在運行 WIN98,可是看那機身,還挺新的。我問她,電腦是什麽配置,她說她對電腦也不是很懂,只知道是奔騰4的,買了才半年。我說不對啊,奔騰4的電腦怎麽會這麽慢?她說原來不是這麽慢,後來漸漸的變得越來越慢了,也不知是不是買了假貨。

  費了一會勁,那文件終於發了出去。我對她說:“電腦出現這種情形,可能是軟件的問題,一般不會是機子的問題,讓我來看看好嗎?”她說:“好啊,我正嫌它慢得煩,我還跟我丈夫商量找個時間叫電腦商抱回去修理,可他總是一拖再拖。”我接過鼠標,查看了一下C盤,好家夥!10G的空間居然只剩下30多M,不慢才怪呢。我跟她說明了情況,說只要把一些文件移到另外的盤問題就可以解決了。

  她問我容易解決嗎?我說沒什麽,只要大半個小時就可以了。她看了看表,說:“那太謝謝你了,就拜托你幫我修好它。”於是我開始從C盤里選出可以移到其他盤的內容。她在旁邊看了一會,對我說:“不急,你慢慢修,我先去洗個澡,身上很髒怪難受的。”

  全部選好後,文件開始移動。暫時我也沒什麽可做了。我看著屏幕上的QQ小企鵝,忽然想起今天忙於布置宴席的事情,整天都沒有和“小玉”聯系過,不知她有沒有想起我?於是我上了網,打開QQ,立刻音箱傳出“嘀嘀嘀嘀”的聲音,“小玉”果然聯系過我,還留了言:“今天到哪里去了?整天都見不到你,不要出什麽事才好!今天下班後我要去參加一個酒會,可能要8點多才回到家,希望到時候在網上能見到你。”

  看了留言,我心里不禁一熱,都怪我,下午偷空上一下網就好了。我看了下表,已是九點多了,可“小玉”不在線,大概回家後上網見我又不在已下了。我心里有點內疚,信手打起字來回複“小玉”。

  這時,夫人洗完澡進來,她換了一件桃紅色有暗花紋的絲質睡衣,有一條帶子束著細腰,胸脯高高的聳起來,更顯婀娜多姿;一頭秀發已然解散,如瀑布般瀉下來,渾身上下散發出浴後迷人的清香。她一邊用梳子梳理著頭發,一邊對我說:“機子沒什麽大礙吧?”我說電腦正在自動移動文件,快好了,我沒事做就上了網回複一個網友的留言。她笑了起來,說:“網友是個女的吧,你們有沒有見過面?她長得漂亮嗎?”邊說邊好奇的走近湊過頭來看電腦屏幕。

  我邊打字邊回答說:“我和她還沒有見過面,不過我覺得她應是挺不錯的。”忽然,我感覺到有點異樣,不由擡起頭來看了她一下,只見她睜大了眼睛,看著屏幕張大了嘴,一臉驚詫的神情,梳理著頭發的手也停了下來。我心里一驚,不是有什麽地方出錯了吧?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屏幕,又看了看我,然後伸出手指著屏幕上“小玉”的頭像激動地說:“你就是”網中e魚“?!我就是”小玉“啊!”

  ——突如其來的,我腦子里“轟”的一聲一片空白,我站了起來,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朝思暮想的人突然就在面前!有那麽一刻我以爲自己是在作夢。當我回過神確認這是千真萬確之後,我心里象怒海澎湃,又如萬馬奔騰,我情不自禁地伸出雙臂一下子把她緊緊的擁進懷里……

  整個世界已不複存在,仿佛就剩下我們兩人。她雙臂繞著我的腰,下巴抵著我的肩。我們的臉,我們的身體緊緊地貼在一起,我們的心也緊靠在一起快速“突突”地跳動……

  良久,我們才稍微平靜下來。我擁著她坐到旁邊的床上。她依偎在我懷里,頭枕著我的臂彎,臉上猶存激動後的绯紅,又帶著萬分的羞澀。我們不約而同的回想起在網上初識的情景,以及在QQ聊天當中發生的趣事。當談到她丈夫時,她的眼光暗淡了下來。她說剛結婚的頭幾年,她丈夫對她還不錯,但轉到地方來之後,他就慢慢變了,經常不回家吃飯,回來後夫妻間也很少能好好的說一會話。

  起初,她還認爲丈夫剛調到地方,可能是工作太忙的緣故,但後來,丈夫竟然常常整夜都不回家,有時就算深夜回來了,身上卻帶著一股陌生的香水味。爲此他們倆還吵過幾次,可每次,丈夫都有諸多的理由推卻。她問我:“你們男人是不是都是這樣子?過的日子好點了,就開始胡作非爲。”這倒是一個令我尴尬的問題,現在的社會真的有這回事,可我總不能對她說“是”啊!我說:“或許局長真的是工作很忙呢,你多點理解他可能事情就會好了。”

  爲了逃離這尴尬,我轉換了話題:“哎,不是說你有一個兒子嗎?怎麽不見他在家?”說起兒子,她的眉宇舒展了開來,她說兒子7歲多了,快要上二年級,因爲這邊剛裝修好還沒來得及把他轉到附近的學校,暫時在舊居由剛退休的婆婆帶著。她說兒子淘氣得很,把以前舊居的沙發用刀子給全開了花;牆壁上用色筆塗滿了飛機大炮;總是邊玩玩具邊做作業;吃飯時眼睛一味盯著電視機;拿本小人書進了廁所不叫他半小時都不出來;不過有時候他卻很懂事,當媽媽不開心時,他會自己把垃圾放出門口;當媽媽不舒服時他會倒一杯開水叫媽媽吃藥;去年媽媽生日時,兒子送給她一幅畫著一幢帶花園的別墅的畫,上面寫著:“送給媽媽,生日快樂!”說到這里,她的眼圈紅了起來,一滴晶瑩的淚珠從眼角順著臉頰滑了下來。聽了她的話,我的喉嚨仿佛塞著一團棉絮,說不出話來,惟有用手輕輕的抹去她眼角的淚。

  她接著說下去,她說就在她感到最彷徨無助的時候,在網上遇見了我,每次在QQ上談過話之後,她心里都輕松了很多,逐漸的,她每逢遇到開心或不開心,都喜歡上網找我聊。末了,她輕輕的抱著我,幽幽的說:“很多時候跟你聊天的時候,我都會很想跟你說我很想見你。”

  她的秀發以及身體,散發著令人陶醉的女兒香,她的眼睛象是一泓清池籠罩著一團霧氣,我心里湧出百般憐愛。我柔柔的看著她,她也脈脈的看著我。我伸出手用整個手掌輕輕的撫摩她的臉頰,和她的耳,用手指慢慢梳理她鬓邊的秀發。她閉上雙眼,長長的睫毛輕輕的抖動。我低下頭,用嘴唇輕輕的吻她光潔的額,彎彎的眉毛,柔嫩的眼皮,小巧挺直的鼻。她微張著嘴,我從她上唇的左邊,一點一點的吻到上唇的右邊,又從下唇的右邊一點一點的吻到下唇的左邊。

  她的嘴唇很柔軟,我禁不住深深的吻住她的雙唇,用舌尖輕觸她的牙齒。我的舌在她的口腔和她小巧溫軟的舌頭糾纏在一起,相互忘情地吸吮。她呼出的氣息熱熱的噴到我臉上。我的手,也同時隔著薄薄的絲質睡衣在她的肩背、胸腹之間遊走,並慢慢向上,用整個手掌托住她飽滿的乳房,用掌心及指尖輕輕地揉搓,隔著文胸的罩杯,我的手依然感受到她雙乳的結實、柔軟而彈性十足。

  離開了她的嘴,我火燙的唇順著她的下巴,滑到她的頸,她的頭向後仰了起來,我的嘴唇在她的頸項之間遊走。我的手離開她的胸部,輕撫她平坦的小腹。當我的手越來越往下,到達隆起的陰阜時,她雙腿不自覺地並攏起來,大概第一次跟丈夫以外的男人如此親密接觸,心里還沒有完全放開。於是,我的手向旁邊滑了過去,更加輕柔的在她的大腿來回撫摩。我的唇也吻到了她的耳後,耳後皮膚的體溫比剛才頸項的略高,我沿著她的耳背上下親吻,用牙齒輕咬她的耳垂,我口中呼出的熱氣徐徐進入她的耳道。

  她呼吸加快,張開了口,嘴里發出輕輕的歎息,吐氣如蘭。她的雙腿不知不覺的張開了,我撩起她的睡衣下擺,用手指在她的大腿內側輕掃,並慢慢向上移動,終於碰到了小內褲的邊。我先以指尖沿著內褲的邊遊動,繼而用指腹隔著薄如蟬翼的內褲在她的陰毛、陰唇位置上輕拖,最後我整個手掌蓋住整個陰部,從她喉嚨深處,發出一聲壓抑的“嘤咛”,我的掌心,傳來她私處的溫和熱,我的中指,感覺到陰道口位置的內褲已微微濕潤。

  我解開她腰部睡衣的帶子,把她的睡衣向上翻起,大概她也預感到將要發生的事情,她順從的舉起手讓我把睡衣越過她的頭部脫了下來。她把臉埋在我的的胸前,不敢看我。我一邊用手撫摩她背部如緞子般光滑的肌膚,一邊把她輕輕的放在床上。此刻,她只穿著文胸和內褲的身體又一次呈現在我眼前。她的一頭秀發,披散在枕頭上,燈光下,水汪汪的眼睛格外動人,迷人的胸脯隨著呼吸一起一伏。我脫下身上的衣服,就只剩一條內褲,勃起的雞巴把內褲高高頂起。

  我躺到她的身邊,右手從她身體下穿過去,把她擁入懷中。我們赤裸的身體相互緊貼。她的身體溫香軟玉,柔若無骨。我親吻著她的嘴唇,左手解開她前面文胸的扣子,她的雙乳掙脫了文胸的束縛,“突”的彈了出來,抵住我的胸口。我的嘴唇從她的臉頰,經過頸項,在她的乳溝上下移動,鼻尖和下巴分別摩擦她的雙乳。她的乳頭,因充血而挺立起來,象兩顆紅寶石鑲在白嫩飽滿的乳房中間,乳頭周圍的粉紅色乳暈,有一些小米粒狀的突起。我的一只手握住她的一邊乳房,以掌心摩擦她的乳頭,以指腹由外而里的揉搓乳房的四周。

  我的舌尖,在她另一邊乳房的乳暈周圍打圈,並不時的挑動她的乳頭,隨著我舌頭的跳動,她的乳頭愈加堅挺。她的呼吸再度急促起來,口鼻呼出的氣息變得粗重。我的手離開她的乳房,從她內褲的上邊緣進入內褲里面,她的陰毛很柔軟,陰毛的中間有顆黃豆大小的軟組織,我知道它很敏感,不敢輕易用我的粗指頭去碰,只能用掌心輕輕的呵護。

  我的手指觸到了溫熱的陰唇,她們非常柔軟嬌嫩,我只能極輕的撥弄。陰唇的下部靠近陰道口的地方,變得濕滑,我中指的指尖,無需用力,已經輕易陷入了小屄的口,我的指頭,在溫暖濕滑的屄口里淺淺地進進出出。在上面,我時而用兩片嘴唇夾住她的乳頭,並以舌尖輕掃,進而把她的整個乳暈連乳頭含進嘴里,貪婪地吸吮。她的身體開始扭動,呼吸更加急促,嘴里發出輕輕的呻吟。

  我把右手從她身體下抽出,並坐了起來。她薄薄的肉色絲質內褲,靠近蜜屄口的地方已濕了一大塊,變得透明沾在身體上。我褪下她的內褲,伏在她雙腳之間,嘴唇從腳踝內側吻起,經過小腿內側、膝部、大腿內側,一寸寸地,來到大腿的根部,我的臉,離她的蜜屄僅一寸之遙。隆起的陰阜上,茂密的陰毛柔軟黑亮,兩片大陰唇稍微分開,露出粉紅色的小陰唇,從濕潤的陰道口中,流出的愛液正慢慢地向下面的會陰延伸。陰唇上邊彙合的地方,黃豆般大小的陰蒂突破了皺壁的重重包圍,傲然挺立。我伸出舌頭,舌尖直接抵在驕傲的陰蒂上,突然受此刺激,她全身一震,嘴里禁不住“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我的舌尖繞著陰蒂的根部轉圈,時而作快速的挑撥,時而又用嘴唇把陰蒂整個含住,象哺乳小兒般吸吮。她身體最敏感的地方受著強烈的刺激,全身都緊張起來,雙眼緊閉,頭部極力向後仰,雙手抓住床單,胸部向上弓起,雙腿也緊張地彎起。在她的陰蒂上暴風驟雨地肆虐了一會,我的舌尖往下,在她的大小陰唇上遊走,時而舌面作大面積的舔弄,小陰唇因充血而變成紫紅色,並腫脹起來,從陰道口流出的愛液,一部分向下沿著會陰滴落在床單上,一部分被我的舌帶到上面,她整個陰部濕淋淋一片。

  我的臉貼近她的蜜屄,以鼻尖輕輕觸碰陰蒂,我把舌頭的肌肉緊張起來,舌頭成圓筒狀插進她的陰道,在陰道里進進出出,同時舌尖左右上下地撩撥陰道壁的皺摺。她已極度亢奮,身體猛烈扭動,臀部左右搖擺,嘴里不停地發出呻吟。

  終於她再也忍受不住,雙手抓住我雙肩用力往上拉。我也是如箭在弦,我脫下內褲,靠了上去,右手支起身體,左手握著早已怒發沖冠的雞巴,把漲大的龜頭抵在蜜屄口上,她屏住呼吸,我臀部往前一送,整根雞巴盡數進入了她的體內,龜頭直達她的花心!無法忍受的空虛終於被滿滿地填充,她“啊——”的發出一聲長吟。她里面溫暖而濕滑,我的雞巴被陰道壁密不透風地包裹著。

  爲了讓她充分體驗充實的感覺,我停了片刻才開始動作,我慢慢的退出至陰道口,然後快速進入,頻率逐漸加快,力度逐漸加強,我的恥骨快速地撞擊著她的陰阜,發出“啪啪”的聲響。她閉著雙眼,嘴里“天哪——天哪”地叫著,她的雙手樓著我的腰,雙乳隨著我的快速進出而不斷顫動。突然,她全身痙攣起來,雙手緊緊抱著我,包裹我雞巴的陰道一下一下收縮,一股灼熱的液體澆在我的龜頭上——她到達了高潮。我也幾乎差點丟盔棄甲,我連忙立馬橫刀,龜頭抵住她的花心一動不動。

  我伏下了身子緊貼著她的身體,雙唇吻住她的嘴,我伸出舌頭,她雙手摟緊我的脖子,把我的舌頭用力地往她口腔深處吸。慢慢的,她的陰道停止了收縮,身體也軟了下來,我一邊吻她,一邊用手撫摩她漲大了的乳房,下身又開始動了起來。經過剛才她的噴發,陰道里變得更加暖,更加滑,我溫柔地進出,細細地體味令我陶醉的舒適。然後我退出到陰道口,龜頭在陰道口淺淺的摩擦,一下,兩下,……當我數到九時,她已癢不可耐,我突然深深地進入,她禁不住“啊”了一聲。在深處,我稍作停留,又回到陰道口,八淺一深,七淺一深……她也變得默契,每當我即將深入時,她便屏住呼吸,挺起臀部以迎接我的沖刺。幾個來回之後,她又開始興奮起來,陰道深處的子宮頸又開始變硬。我在她深處,不再退出,雞巴在她體內作圓周運動,龜頭打著圈按摩她的花心。

  我雙手放在她臀部下面,用力揉搓她的臀部,同時中指按摩濕滑的會陰。她快樂地享受著體內充實的撩動。我停止了研磨的動作,策馬揚鞭,開始快速而深的沖刺,房間內又響起我們身體撞擊的“啪啪”聲。她的情緒越來越高漲,一頭秀發隨著頭的搖擺而左右甩動,口中忘情地叫著,身體蛇一般扭曲。我的節奏越來越快,陰莖越來越漲硬,龜頭越來越灼熱,終於,她的雙手死死的抱著我,身體再次弓起,伴隨陰道肌肉的收縮,子宮口又一次噴出熱流,我的龜頭一麻,伴著巨大的快感,一股熱熱的濃精噴薄而出,一下一下地澆在她的花心……

  到如今,差不多兩年時間過去了。因我同學和她丈夫事務上的關系,自從那一夜之後我們就沒有再見面,只能在網上互訴衷腸。再不久之後,她和兒子到了美國,工作比較忙不能常上網。偶爾,我們也通過網絡聯系,但我知道,以前的網上情愫,以及那一夜的纏綿,都只能深深的存在我的記憶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