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亂的星系:023.第二十三章 ◆ 命運的歧途


第二十三章 ◆ 命運的歧途

  「諸位,我想提醒大家一點:沒有一場戰爭是完全靠武器打勝的。」阿歷克斯用手指彈著桌面,微笑說道。

  由於「重返梅多維」行動的成功,這個蘊藏了難以計數的天然鑭晶晶體的星球已經順利地進入了布里斯托爾星系,並被帶進了馬瑟梅爾行星的軌道,成為了同盟軍基地星球的一顆衛星。

  這顆新衛星的「加入」,使得同盟軍獲得了幾乎取之不盡的能源。根據初步估計,這些能源足以支撐同盟軍打完一場三十年以上的戰爭。

  同時,將改造後的「聖卡門羅」超級大炮裝備上星艦的工程也在夜以繼日地進行著,裝備上新型主戰武器的星艦被命名為「伊斯托利亞」戰艦,用以紀念二百多年前決定布里斯托爾星系結束內戰在大康西耳王朝統治下統一的一場戰爭。

  同盟軍統治下了所有工業機器全部開動起來,用來生產新型的主戰武器並裝備上原來的星艦。在三個月中,一共改造完成了大約600艘戰艦。生產和改造進度不能令同盟軍那些士氣高昂的提督們滿意的主要原因,是由於一些生產中必需的貴金屬和精密儀器的缺乏,目前同盟軍正在出動所有力量通過各種渠道打量收購這些重要物資。

  但即使如此,初次投入戰爭的「伊斯托利亞」型戰艦還是做出了精彩的表演:伊塞亞?布爾梅耶指揮他只有1500艘戰艦的艦隊,憑借200多艘新型戰艦的力量,在兩周前於克拉米星域大敗太陽系佔領軍的2000艘戰艦的艦隊,並一舉佔領了位於佩塔魯尼要塞內側的凱庫曼行星,打開了跨越佩塔魯尼要塞而直接進攻星系中心地帶的缺口。

  伊塞亞艦隊的出色表現,使得同盟軍內部由於新型武器和戰艦投入戰爭帶來的樂觀情緒繼續升溫,以至於最近的每次軍事會議上提督們熱烈討論的不再是戰術問題,而全是關於新型戰艦如何能加快生產或如何在艦隊之間分配生產出來的戰艦等問題了。

  阿歷克斯儘管自己也被這種樂觀情緒所感染,但他總覺得在任何時候都應該有人站出來唱唱反調才對,否則大家都以一種聲音說話總歸不是好事情。

  阿歷克斯的話一出口,立刻遭到了阿方索投來的白眼,那意思分明是:你這個躲在後方的傢伙,不上戰場不知道強大的武器對我們這些衝殺在最前線的人有多重要……

  阿歷克斯感到有些尷尬,朝著弗雷德投去求助的眼神。他相信這個被敵人形容為魔鬼一樣可怕的天才領袖,無論何時都會保持平靜和鎮定的。

  「阿歷克斯,你說得沒錯啊!」弗雷德果然開始為他的首席情報官解圍了。

  「我們現在的新型戰艦數量還不夠,遠不能達到在戰力方面對太陽系國防軍達到絕對優勢的程度……」依照阿歷克斯等參謀軍官的估算,同盟軍只有擁有了至少3000艘以上的伊斯托利亞級戰艦,才能保證艦隊的戰力總和完全壓倒太陽系國防軍一方。

  「而且,我們在人員方面也有問題,非常缺乏能夠熟練操縱」聖卡門羅「大炮的優秀軍官和技官,不是嗎?伊塞亞……」弗雷德微笑著,望著剛剛凱旋而歸的伊塞亞。

  伊塞亞那張剛剛還神采飛揚的臉上立刻微微泛紅,就連嘴唇上那兩撇得意洋洋的小鬍子也好像耷拉了下來。

  他的艦隊確實取得了輝煌的戰果,初次參戰的伊斯托利亞戰艦隻損失了20幾艘……但這20幾艘中只有三分之一是被敵人擊毀的,剩餘的三分之二竟然全是由於操縱不當而導致的自爆。

  同盟軍艦隊在配備伊斯托利亞戰艦之前還沒有暴露出的~~海盜出身為主的中級軍官和技官缺乏專業的和先進的武器操縱技術及知識的訓練~~問題,在現在終於暴露了出來。

  這些勇猛和富有經驗的軍人,在面對「聖卡門羅」這種利用宇宙中最先進的技術製造出的超級武器時,很多人就想孩子一樣的手足無措。

  因此,弗雷德想出了一個大膽的計劃。

  「所以,我們才決心與太陽系國防軍交換戰俘,不是嗎?」傑夫替伊塞亞接下了弗雷德的反問。

  與太陽系國防軍交換戰俘,這就是弗雷德的計劃。

  長達三年的戰爭,交戰雙方不僅陣亡了數以千萬計的軍人,也都被對方俘虜了不少人。

  在戰爭尚未結束的時候,就開始交換戰俘這樣的行動,確實違背常規。但由於同盟軍方面迫切需要一批有經驗懂技術的軍人,所以弗雷德也只能打破常規,嘗試一下了。

  因為同盟軍方面扭轉了長期以來的不利戰局也只是最近兩年的事情,所以就戰俘數量來說,同盟軍手中的國防軍戰俘要遠少於對方手中的本方戰俘。而交換戰俘的計劃中,雙方在人數上是對等交換的,所以弗雷德預計對方不會反對。

  同盟軍方面已經把長長的希望交換的戰俘名單發給了太陽系國防軍方面,人數在16萬人左右。

  目前弗雷德他們正在等待對方返回的交換名單。

  「嗯,大概就在這幾天,他們的交換名單就會過來的。」阿歷克斯輕輕說道。

  說起交換戰俘,阿方索抬起了頭。

  「如果他們提出交換的戰俘,我們不打算給他們怎麼辦?」「海盜之王」的眼鏡裡閃爍著奇怪的目光。

  「呵呵……你說的大概是」披紅院「裡的那些女人吧……」伊塞亞立刻笑了起來,他一下就看穿了他的好朋友心裡在想什麼。

  披紅院裡的那些女人……這就是同盟軍的提督們口中對那些在戰爭中被俘虜、並被囚禁起來成為他們的性奴隸的國防軍女戰俘的稱呼。

  三年的戰爭,同盟軍俘虜了國防軍上百萬的戰俘,其中女戰俘也有大概幾萬人。這些女人多數不會被和男戰俘一起關押,而是分散到同盟軍的各個基地裡做為軍人們發洩性慾的性奴隸,關押在披紅院裡的則是其中最年輕美麗或最有身份的女戰俘,她們是專門供同盟軍的高級軍官和提督們享用的。

  阿方索在這個時候提出這樣的問題,使得大家都哄堂大笑起來。

  「那就說她們已經死了好了……被幹死的……」弗雷德臉上掛著不懷好意的微笑說道。

  「哈哈……」「你們笑什麼……其實你們心裡也都在想那些母狗,不過我是說出來了而已……」漲紅臉的阿方索不服氣地回答,這時,一個軍官敲門進來。

  「弗雷德閣下,鐵鷹先生來了。」「哦?快讓他來這裡!」「弗雷德閣下,我已經來了!」話音沒落,那個和伊塞亞一樣留著兩撇小鬍子的中國男子走進了會議室。

  這個走私之王真島重宗的養子在同盟軍提督們眼裡,從沒有像現在這樣可愛和可敬。

  因為他們知道,這個神秘的中國男子是給他們運送急需的生產聖卡門羅的物資來了。

  「先生們,還是老規矩……我們是錢貨兩清,互不賒欠。」鐵鷹彬彬有禮地說道,目光不卑不亢地看著那些威震布里斯托爾的提督們。

  「好,我們去宇宙港吧。」弗雷德站了起來,和提督們一起與鐵鷹走出會議室。

  ◇  ◇  ◇  

  馬瑟梅爾基地巨大的宇宙港熱鬧無比。

  弗雷德等人和鐵鷹從宇宙港控制中心的大廳裡,通過監視屏看著鐵鷹帶來的走私艦卸載著物資。

  「呼……整整300艘星艦的物資啊!!」當最後一艘走私艦卸載完畢,一支摒著呼吸的阿方索驚訝得叫了起來。

  「太厲害了……難以想像!」阿歷克斯也由衷地讚歎起他們的走私夥伴這驚人的高效和手段。

  鐵鷹則驕傲地微笑起來。

  阿歷克斯把同盟軍支付給走私艦隊的費用清單交給了鐵鷹。

  「我們的士兵會把這些運送上你的戰艦的。」鐵鷹瞥了一眼手上的清單。

  「那些特殊貨色呢?」他抬頭問道。

  「當然少不了你的……特殊貨色是需要你親自檢驗的啊?」阿歷克斯微笑道,接著拍了拍手,大廳側面的一個門打開了。

  一陣鎖鏈的撞擊聲從門裡傳來,接著一隊被刑具和鐐銬鎖著的女人被同盟軍士兵押著走了出來!

  所有的女人都是全身赤裸著的,甚至連雙腳也是光著的。她們所有人的雙手都被手銬銬在背後,脖子上戴著鐵項圈,雙腳也拖著沉重的腳鐐,而項圈和腳鐐之間還用鐵鏈連著,使這些悲慘的女人只能排成一隊,拖著刑具和鐐銬艱難地行走著。

  押送這些女人的同盟軍士兵用皮鞭和橡膠棍棒毫不留情地鞭打呵斥著她們,把她們好像牲口一樣地驅趕著走近大廳,然後在鐵鷹面前站成了一排。

  這些女人雖然身高不等,但個個都年輕漂亮,體形健美,身材豐滿。她們完全裸露著的豐滿挺拔的胸膛、渾圓結實的屁股、豐滿勻稱的大腿,無一不充滿了性感的誘惑;而那些殘酷地鎖住她們的手腳和身體的刑具和鐐銬,以及她們赤裸的身體上依稀可見的一些被殘酷地拷打折磨過的傷痕,更使人感到一種原始和暴力的衝動。

  她們都是兩周前,伊塞亞艦隊擊敗太陽系國防軍和攻佔凱庫曼行星之後俘虜的國防軍的女軍官。她們以前都曾是國防軍的通訊軍官、軍醫或陸戰隊的女軍官,但現在她們都徹底變成了被赤身裸體地用鐐銬和刑具禁錮起來,供敵人玩弄、凌辱和享樂的女奴隸!

  此刻從這些女人身上已經完全看不出她們原來自信的英姿,而只有被敵人俘虜並凌虐之後的屈辱、狼狽和悲哀。

  「你叫什麼名字?年齡、以前的軍銜和職位……」鐵鷹隨意地走到第一個女人面前,一邊問著,一邊用手放肆地揉搓著這個女人赤裸著的健康挺拔的乳房和飽滿的屁股,甚至把手指插進這個女人的肉穴裡試了試緊密程度。

  這個年輕女人立刻羞恥得渾身顫抖起來,下意識地使勁夾緊赤裸的大腿,手腳和脖子上的鐐銬嘩嘩做響。

  「回答我!賤貨!」鐵鷹不耐煩地催促著,手上的鞭子毫不留情地落在了這個女人赤裸的大腿上!

  「我……叫瑪莉……23歲,國防軍中尉,軍需官……」那個年輕女人囁嚅著,赤裸的身體不停發抖,臉更是羞恥得幾乎垂到了胸前。

  「夠了……你以後不是什麼中尉和軍需官了,你只是一條叫瑪莉的母狗!」

  鐵鷹殘忍地笑著,用鞭梢托起那個女人已經羞辱恐懼得通紅的俊俏面龐。

  他接著開始「驗看」下一個女俘虜,檢查她們赤裸的身體的每個部位,並要她們屈辱地報出自己的姓名和以前的軍銜與職位……

  「不錯,這些貨色都很好,真島先生一定很滿意!」鐵鷹「檢驗」完所有30個女奴隸,命令他的手下把這些悲慘的女人押回自己的戰艦,然後說道。

  「先生們,為了感謝我們合作得如此愉快,我給各位準備了一個餘興節目和特殊禮物……」鐵鷹狡黠地眨著眼。

  大家立刻明白了這種「餘興節目」會是什麼內容。

  「呵呵,鐵鷹先生的節目,我想塞巴斯蒂安和布裡安是不會有興趣的吧?」

  伊塞亞搶先說道。不等他說完,被他提到名字的小個子提督和年輕公爵已經「自覺」地走了出去。

  鐵鷹笑了起來。

  「沒想到你們同盟軍中還有這麼本分的人啊……那麼,大家隨我來吧!」「我也不去了。」傑夫忽然感到有些不悅,也許是鐵鷹言語中對他們顯得不夠尊重。

  看到傑夫不去,有些提督也踟躕起來。

  「那好吧,我們自願。」弗雷德感到了鐵鷹的尷尬,笑著拍拍他的肩膀。

  「我和阿方索會去的。」伊塞亞興致勃勃地說道。

  「還有我……」阿歷克斯好像學生一樣舉手說道。

  ◇  ◇  ◇  

  鐵鷹的星艦中的佈置就帶有一種享樂的奢華味道。

  寬敞的房間牆壁是用吸音的材料裝飾的,顯然是為了防止一些比較刺激的聲音會傳出去;地面是用很柔軟且不失質感的厚地毯鋪設的,方便他們的「娛樂」。

  弗雷德、阿歷克斯、伊塞亞和阿方索都換上了便裝。

  「把第一個」禮物「帶上來!」鐵鷹吩咐一個手下。

  很快,從門外推進來一個用白布蒙著的推車。推車大約一米來高,上面似乎有一個被白布蒙著的人形。

  鐵鷹猛地撤下白布,弗雷德等人頓時感覺眼前一亮:推車上出現了一個被用繩索和精緻的鐐銬禁錮著的赤裸的美女!

  這是一個身材非常豐滿的美女,以一種張開著雙腿的姿勢跪在推車上。她的背後是一根焊在推車上的金屬桿,這個女人的雙手背在後面被用繩索緊緊地捆在金屬桿上,繩索同時繞過她纖細的腰部、渾圓的肩膀和肥碩的雙乳,把她赤裸的身子緊貼在金屬桿上捆得結結實實。

  她跪在推車上的雙腿豐腴細膩,雙膝之間被捆上了一根鐵棍,使她的雙腿張開著,暴露出被剃光了陰毛而完全裸露著的豐潤成熟的肉穴;她裸露著的勻稱纖細的雙腳上被殘酷地戴上了腳鐐,並且用與捆綁她身體的金屬桿鎖在了一起。

  這個女人烏黑的頭髮被用繩子粗暴地捆紮著,吊在背後的金屬桿上,使她的臉微微上揚。她美麗的臉上充滿了一種成熟女人的嫵媚風韻和被如此凌虐羞辱的苦悶和羞恥,這樣的表情混合在一起,使她看起來更加迷人!

  這個悲慘的女人完全赤裸著的身體與她的面孔一樣,充滿了成熟女人的性感和嬌媚,尤其是裸露著的一對雪白渾圓的巨乳,格外引人注目。這個女人的雙乳不僅形狀渾圓完美,而且驚人地飽滿,其尺寸簡直與這個女人嬌小勻稱的身材不相稱,彷彿兩個隨時要爆裂的肉團一樣沉重地掛在她的胸前;而這對美妙的碩乳上的兩個乳頭也比普通女人的要大很多,好像兩粒紫紅色的大櫻桃一樣充血挺立著,顯得格外誘人!

  這個女人就是當初與紫羅蘭小組一起被弗雷德抓獲的女博士橋本洋子。

  但弗雷德等人卻是仔細看了很久,才敢確認這一點。因為女博士的變化太大了,不僅身材和外表比她被做為性奴隸送給走私之王真島之前更美艷動人,而且連神情也和原來被囚禁在雷龍手中的那種憔悴和狼狽不同,竟然恢復了以前的那種高雅,而這種高雅中卻又流露著一種自然的羞澀和嫵媚!

  阿歷克斯看著眼前這個被調教得身體如同熟透的蜜桃一樣成熟誘人的女博士和她那種與一般性奴隸不同的讓人瘋狂的高雅神情,心裡暗暗佩服鐵鷹調教女人的手段果然是登峰造極!

  「這位女博士如今已經被我徹底調教成了一個絕對馴服、而且十分會討人喜歡、可以隨意」使用「的淫蕩的母狗了!」鐵鷹用手撫摸著洋子胸前那兩個顯然被用藥物「處理」過了的、驚人的豐滿的碩乳,驕傲地說道。而被捆綁著的女博士則在鐵鷹看似無意得撫摸下立刻呻吟起來,臉上露出一種自然的嬌媚和紅暈,喘息著羞怯地閉上了眼睛。

  「媽的,鐵鷹你還真厲害……我現在就忍不住想幹這臭婊子了!」阿方索忍不住說道。

  聽到阿方索粗魯的威脅,洋子的臉立刻變得通紅,胸前兩個赤裸的碩乳顫抖著,好像有些害怕似的喘息起來。而阿歷克斯等人更是清楚地看到,竟然有一些亮晶晶的液體順著女博士張開著的雙腿之間流了下來!

  「哇……這母狗竟然這麼淫蕩,只是聽到有人要幹她就已經發浪了!」伊塞亞看到洋子下身由於被剃光了恥毛而暴露著的肉穴裡流淌出了閃亮的淫水,而兩片肥厚的肉唇也開始充血變硬起來,感到吃了一驚。

  「別著急,先喝一杯。」鐵鷹手上端著一杯葡萄酒走回來。

  「這種葡萄酒兌上奶會更美味。」鐵鷹狡黠地笑著,端著酒杯來到被捆在推車上的女博士面前,用一隻手輕輕撫摸了幾下女博士胸前那對漲鼓鼓的碩乳,接著竟然用手捏住那充血挺立的大乳頭,朝酒杯中擠了起來!

  立刻,有一些乳白色的奶汁從女博士的乳頭內噴出,流到了鐵鷹的酒杯裡!

  而被當做奶牛一樣從自己的乳房中擠奶的洋子臉上卻露出一種愉悅的嫵媚表情,赤裸的身子輕輕扭動著,嘴裡吐出抽泣一樣的嬌媚呻吟,同時從肉穴中順著大腿內側流淌出更多閃亮的淫水!

  「天哪……這母狗不是被用了春藥了吧……」阿方索被女奴隸馴服和淫蕩的媚態驚呆了,在鐵鷹背後小聲嘀咕著。

  「看來,有人不相信啊!」鐵鷹回頭朝著阿方索微笑道。

  「那就來看看第二個」禮物「吧。」鐵鷹說著,他的手下很快從門外抬進來一個精製的鐵籠。

  鐵籠子裡是一個與女博士一樣全身赤裸著的金髮美女!

  這是一個身材高大健美的金髮美女,她修長的身體在狹窄的鐵籠子裡以一種半跪半趴的姿勢痛苦地蜷縮著,豐滿白嫩的雙乳被殘酷地擠壓在了身體與鐵籠之間而變形突出來。

  她的頭低著,一副連體的項圈和手銬將她的雙手銬在了背後,而且和脖子距離很近,這使她背在背後的雙手還不得不有些痛苦地朝上舉著。這個女人的雙腳倒沒有被戴上腳鐐,不過她修長勻稱的雙腿艱難地蜷縮著跪在籠子裡的姿勢,使她看起來依然十分痛苦。

  金髮美女的頭垂在胸前,但仍然可以看到她的嘴裡被塞進了一個猩紅色的鉗口球,由於嘴巴被塞住的時間比較長,很多口水已經順著鉗口球流出,在她美麗的下巴和脖子上形成了一道道狼狽的水漬。

  由於蜷縮著身體跪在籠子中的緣故,這個女人渾圓結實的屁股撅著而能被看得十分清楚:她的臀部形狀完美,豐滿細膩且充滿肉感,這與她略顯骨感的身材反而有些不相稱。

  「茱麗亞?」弗雷德看著這個籠子裡的赤裸美女,忽然想到了那個當初幾乎將自己擊墜在宇宙中的、紫羅蘭小組的女軍官!

  「不錯。弗雷德閣下,這個母狗正是那個國防軍的婊子。」鐵鷹證實了弗雷德的猜測。

  阿歷克斯輕輕歎氣。他感到鐵鷹馴服和調教女人的手段簡直是恐怖……因為現在籠子裡的這個馴服、美艷、性感而又悲慘的女奴隸的樣子,使他無論如何也聯想不到那個當年的國防軍中最出色的女炮手了!

  鐵鷹打開籠子的門,用鞭子輕輕抽打著跪在籠子裡的前國防軍女軍官赤裸著的豐滿屁股。

  「爬出來,母狗!」跪在籠子裡的女軍官被鉗口球塞住的嘴裡立刻發出一陣低沉的嗚咽,被鞭子抽打著的雪白渾圓的屁股顫抖著,蠕動著赤裸得身體,屁股朝外艱難地後退著爬出籠子。

  爬出籠子的女軍官蜷縮著赤裸的身體,跪趴在地上,渾圓飽滿的屁股高高地撅著,羞恥地喘息著。

  「跪起來,母狗!」鐵鷹用鞭子狠狠地抽在茱麗亞赤裸的豐臀上,雪白的肉丘上立刻浮起淡淡的紅色鞭痕。

  「哦……嗚……」女軍官嘴裡發出悲苦的呻吟,扭動著赤裸的身子跪了起來。

  現在茱麗亞身上除了銬住雙手的手銬和脖子上的項圈,以及項圈和手銬之間的鎖鏈之外,完全一絲不掛地裸露著。她的胸膛豐滿挺拔,小腹平坦,後背更是細膩光滑得如同象牙一般。

  「抬起頭來。」聽到鐵鷹的命令,茱麗亞顫抖著抬起了臉。她的面龐依然美麗動人,只是塞進嘴裡的鉗口球和流在下巴和脖子上的唾液使她顯得有些狼狽。

  看到周圍的弗雷德等人,女軍官嘴裡發出羞恥的呻吟,俊俏的臉龐立刻漲紅起來。

  「這個母狗也被你調教得越來越漂亮了……尤其是她的大屁股……呵呵,一定經常被人幹吧?」阿方索貪婪地說道。

  鐵鷹微笑不語,而被羞辱的女軍官則含糊地呻吟起來,豐滿雪白的屁股下意識地扭動起來。

  「這個母狗和以前可大不一樣了……她最喜歡被用殘酷的方式虐待和強姦,對不對?」鐵鷹用鞭子輕輕抽打著跪在地上赤身裸體的女軍官。

  茱麗亞嘴裡發出一陣軟弱的嗚咽,赤裸的身體搖晃著。

  「站起來,坐到那張椅子上去!」鐵鷹呵斥著前國防軍的女軍官。

  茱麗亞趕緊馴服地站起來,搖擺著赤裸的身子走到一張寬大的皮椅上坐下來。

  鐵鷹走過去,先用繩子把茱麗亞的上身和雙臂緊緊捆在椅子靠背上,接著粗暴地把她修長勻稱的雙腿分開,分別搭到椅子的兩個扶手上,然後也用繩子牢牢捆住,又把她的屁股朝椅子邊緣拖了拖,使茱麗亞身下的前後兩個小肉洞都徹底暴露在了大家眼前!

  被以這種張開雙腳,完全暴露著肉穴和肛門的姿勢捆在椅子上,前國防軍的女軍官立刻發出羞恥無比的呻吟。但茱麗亞沒有一點抗拒的意思,反而把頭使勁朝後仰著,閉上了眼睛,臉上露出一種渴望和屈辱混雜著的表情。

  「真正的節目要開始了!」鐵鷹提醒著弗雷德等人。

  他的手下已經提來了一個裝滿水的鐵桶,和一根膠皮管子。鐵鷹解開了茱麗亞口中的鉗口球。

  已經知道了自己即將遭受的折磨和凌虐,茱麗亞眼中露出一種恐慌和興奮夾雜的奇怪神色,軟弱地呻吟著。

  鐵鷹則殘酷地冷笑著,捏著女軍官的臉頰,把膠皮管子殘忍地插進她的喉嚨,同時用管子另一端的吸囊把桶裡的水不斷灌進茱麗亞的嘴裡!

  茱麗亞立刻發出含糊的呼嚕聲,臉頓時漲紅起來,被緊緊捆綁在椅子上的身體也不由自主地顫抖掙扎起來!

  鐵鷹殘酷地不斷擠壓吸囊,很快女軍官平坦的小腹就好像身懷六甲的孕婦一樣驚人地隆起。

  鐵鷹看到茱麗亞的肚皮已經漲得滾圓,於是從她的喉嚨裡抽出膠皮管子,提著水桶來到她的身前。

  「哦……不、不要……」茱麗亞眼中立刻露出恐懼的神色,艱難地蠕動著被捆在椅子上、而且被灌進太多水而顯得笨重的身體,小聲呻吟著乞求起來。

  「母狗,別裝了……」鐵鷹冷笑著,把一些刺激的浣腸液倒進了水桶裡,接著粗暴地扒開女軍官雪白豐滿的屁股,把膠皮管子插進了茱麗亞的肛門!

  他接著擠壓吸囊,大量混合了浣腸液的冷水立刻猛烈地倒流進茱麗亞的肛門和直腸裡!

  「……哦……」刺激的浣腸液大量地湧進直腸和屁股裡,女軍官嘴裡立刻發出長長的悲鳴,她撅在椅子邊緣的雪白豐滿的屁股不由自主地顫抖扭動起來。

  鐵鷹擠壓著吸囊,把幾乎2公升混合了浣腸液的冷水灌進女軍官的肛門,接著抽出膠皮管子,並迅速用一個又粗又長的螺旋狀的黑色橡膠肛門塞殘忍地塞住了茱麗亞的肛門!

  「啊……哎喲……」刺激性的浣腸液大量湧進敏感的直腸,加上屁眼被粗大的肛門塞塞住的那種壓迫感,使前國防軍的女軍官立刻就大聲呻吟著啜泣起來,但她斷斷續續的軟弱悲哀的啼哭中卻好像還包含著一種愉悅的味道。

  弗雷德等人看著這個當初幾乎將自己擊墜在宇宙中的前國防軍女軍官赤裸著身子被以及其羞恥的姿勢捆綁在椅子上,被殘酷地浣腸和從嘴裡灌進大量冷水而想孕婦一樣隆起著肚皮,屁眼裡更是被用肛門塞殘酷地塞住,在痛苦和迷亂中軟弱馴服地嗚咽啜泣的樣子,都感到無比的興奮。

  鐵鷹接著把被捆綁在推車上的女博士洋子解開,然後拖到捆綁茱麗亞的椅子前。

  洋子被按倒像狗一樣跪趴在地上,雙手依然被捆在背後,雙腳也拖著長長的沉重腳鐐。她看到茱麗亞被殘酷虐待的樣子,也好像恐懼似的喘息呻吟起來,被繩子捆紮在胸前的兩個碩大飽滿的乳房劇烈地起伏著。

  「去,去滿足一下這個母狗!」鐵鷹揪著女博士的頭髮,把她拖到被捆在椅子上正在扭動嗚咽著的茱麗亞面前,把她的臉按到了女軍官由於雙腳被分別捆在椅子兩個扶手上而徹底暴露出來的嬌嫩的肉穴上。

  洋子發出羞辱的呻吟,但卻立刻馴服地用舌頭和嘴巴在茱麗亞裸露著的肉穴上使勁地吸吮舔弄起來。

  毫無疑問已經被調教得極其敏感的陰部被洋子吮吸刺激著,正被來自屁股裡和膀胱裡的巨大壓力和痛苦折磨著的茱麗亞立刻大聲呻吟哀叫起來!她激烈地扭動著被捆綁的身體,赤裸的雙乳猛烈搖晃起來!

  「這個母狗喜歡被人一邊強暴,一邊用鞭子抽……弗雷德大人可不要讓她失望啊!」鐵鷹殘酷地用腳踢著跪趴在地上的正在為同樣被凌虐著的茱麗亞口交的女博士豐滿厚實的屁股,笑著把鞭子交給了弗雷德。

  弗雷德沒有猶豫,他感覺自己心中那些原始狂暴的慾望被這兩個已經被馴服並遭到殘酷凌虐的女奴隸徹底激發了出來。

  弗雷德跪到了女博士的身後,用手粗暴地扒開她肥厚的屁股,把自己粗大的肉棒狠狠地插進了洋子已經羞恥地濕透了的肉穴!

  弗雷德開始在這個被馴服了的女博士緊密溫暖的肉穴裡狂暴地抽插起來,同時掄起手中的鞭子,毫不留情地在女博士赤裸的後背、肩膀和屁股上抽打起來!

  「啊……啊!……哎喲……啊!!」被一邊從背後姦淫,一邊無情地鞭打著的女奴隸立刻毫不掩飾地大聲呻吟哀叫起來!她一邊馴服地吸吮調弄著被捆在椅子上的茱麗亞的肉穴,一邊扭動著被殘酷鞭打的成熟肉體迎合著弗雷德的姦淫,哀叫和嗚咽中充滿了興奮與痛苦混合的淫蕩感覺!

  而被捆綁在椅子上的茱麗亞聽到被鞭打和姦淫的女博士發出的淫蕩誘惑的悲鳴,也彷彿興奮起來似的,不停扭動著被捆綁的身子,閉著眼睛大聲呻吟起來。

  「我可以幹這母狗嗎?」阿方索興奮地問著鐵鷹。

  「當然,她會感激不盡的。」阿方索受到鼓勵,走到捆綁著茱麗亞的椅子背後,粗暴地扯著女軍官的頭髮使她的臉從靠背上方仰了過來,接著把自己粗大的肉棒粗魯地插進了她的嘴裡!

  頭從靠背上方仰過去的姿勢,使阿方索的肉棒立刻深深地插進了茱麗亞的喉嚨深處,她立刻含糊地嗚咽起來。

  阿方索雙手死死地按著茱麗亞的臉,使她的頭不能轉動,在她溫暖的嘴巴和喉嚨裡殘酷地抽送姦淫起來!

  被殘酷地浣腸和朝肚子裡灌進大量冷水,並被塞住肛門,使茱麗亞感到強大的壓迫感;而敏感的肉穴被洋子用嘴巴吮吸逗弄,同時又被阿方索從喉嚨裡殘酷地姦污,加上被赤裸著身子以這樣羞恥的姿勢捆綁……茱麗亞感到了一種被徹底地侮辱和糟蹋的羞恥感,同時她被調教得十分敏感的肉體又從這種刺激和痛苦中感到一種強烈的愉悅和興奮,這種複雜的滋味使悲慘的女軍官陷入了一種瘋狂的狀態。

  茱麗亞開始不加掩飾地激烈扭動著被捆綁的身體,豐滿屁股顫抖著使勁朝前挺著,用她已經濕透了的火熱的肉穴來主動磨擦跪趴在自己身前的洋子的臉龐,嘴裡更是利用阿方索的肉棒抽送的間隙大口喘息著發出嫵媚淫蕩的呻吟!

  而被弗雷德從身後姦淫並鞭打著的女博士被捆在背後的雙手開始胡亂地抓著,扭動著已經被鞭子抽打得傷痕纍纍的豐滿屁股和身體,樣子好像是在掙扎似的,嘴裡發出的呻吟和哀叫卻越來越大聲和淫蕩!

  被捆在椅子上的茱麗亞屁股扭動得越來越激烈,洋子同時感到她使勁在自己臉上磨擦著的肉穴也越來越熱!

  突然,茱麗亞喉嚨裡發出長長的低沉哀號,被捆綁著的赤裸身體激烈地抽搐顫抖著,洋子立刻感到一股熱乎乎的液體從她的肉穴裡噴射出來,湧到她的嘴裡!

  被馴服的女軍官竟然在這種痛苦和羞辱的折磨下興奮的達到高潮!

  達到高潮的茱麗亞興奮地激烈扭動著赤裸的肉體,屁股猛烈搖擺著,大量尿液終於猛烈地噴撒出來,不斷淋到了洋子的臉上和身上!

  洋子被茱麗亞的尿液淋到臉上和身上,立刻大聲哀叫起來。

  而正鞭打姦淫著女博士的弗雷德則感到洋子的肉穴一陣急促的收縮,火熱的肉穴強烈的擠壓纏繞著自己的肉棒,一些液體則噴濺著從肉穴深處湧來!

  「真是一條淫賤的母狗!」弗雷德喘著粗氣,用鞭子狠狠抽打著女博士的後背,在她的肉穴裡噴射出來!

  感到一股火熱的精液射進自己肉穴裡,洋子發出一陣羞愧的呻吟,被弗雷德用鞭子抽打得傷痕類斷裂赤裸身體顫抖著癱軟下來。

  與此同時,正從嘴裡姦淫著茱麗亞的阿方索也大聲呻吟起來,接著把大量濃稠的精液射進了她的喉嚨深處!

  阿方索把射精之後的肉棒在茱麗亞喉嚨裡停留了一會,抽了出來。

  看著因為高潮、失禁和被從嘴裡姦淫得幾乎窒息的女軍官被捆綁著癱軟在椅子上,失神地大口喘息著,白濁的精液順著嘴角倒流下來,而依然被肛門塞塞住無法排泄的屁股痛苦地機械地扭動著的悲慘洋子,所有人都殘忍地大笑起來。

  「求求你們……幫幫我……饒了我……」茱麗亞掙扎著,總算從幾乎被精液窒息的感覺中緩過來,她喉嚨裡發出含糊的呼嚕聲,精液順著嘴角流淌著,痛苦地蠕動著感覺已經快要漲裂了的豐滿屁股,悲哀地啜泣著哀求道。

  鐵鷹看了看茱麗亞的樣子,前國防軍的女軍官現在的表情說明她真的被巨大的痛苦折磨著。

  鐵鷹把那個水桶拖到捆綁茱麗亞的椅子前,把她的屁股對準水桶,然後飛快地從她的屁眼裡拽出肛門塞。

  「噗嚕……」女軍官的屁股裡立刻發出一陣巨大的聲響,同時大量混雜著糞便的惡臭液體猛烈地噴濺到了她屁股下的水桶裡!

  看到茱麗亞狼狽不堪地當著大家面前排泄的樣子,鐵鷹等人都哄笑起來。

  而茱麗亞則在強烈的羞恥感和排泄的輕鬆感混合下,虛弱地癱軟在椅子哭泣起來。

  「夠了,母狗!該你用你下賤的身體來滿足我們了!」鐵鷹惡狠狠地抽了茱麗亞一個耳光,接著把她的頭推向後面。

  阿歷克斯興奮地走到椅子後面,像剛才阿方索那樣,抓住茱麗亞的臉在她的嘴裡和喉嚨裡抽插姦淫起來。

  而伊塞亞則按住茱麗亞被捆綁在椅子扶手上的豐滿結實的大腿,在女軍官剛剛被殘酷地浣腸之後的柔嫩的肛門裡姦淫抽插起來!

  「嗚、嗚……」茱麗亞又開始痛苦地嗚咽起來,被捆綁在椅子上的赤裸成熟的肉體則有些興奮地蠕動著……

  而女博士洋子則被帶到房間的一個角落吊了起來,鐵鷹的手下開始一邊殘酷地拷打她,一邊輪番對她施暴。

  當所有人都滿足了慾望之後,兩個悲慘的女奴隸則一個被捆綁著癱軟在椅子裡,臉上、大腿上、肚皮上和下身糊滿了白濁的液體,而下身的兩個肉洞則悲慘地紅腫張開著;另一個則被吊在半空,同樣糊滿精液的赤裸肉體傷痕斑駁,奄奄一息地喘息呻吟……

  「弗雷德閣下,這兩個女人今後是你們的了。」正當弗雷德等人準備離開,鐵鷹忽然開口說道。

  「哦?」「是的。她們本來就是你們送來的禮物,現在物歸原主也是應當的……何況,我們對已經調教好的母狗就不再有興趣了,哈哈。」「是嗎?那我們就卻之不恭了。」弗雷德微笑回答。

  聽到自己又被當成物品一樣地送回給敵人,兩個奄奄一息的女人不禁都悲哀地抽泣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