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亂的星系:025.第二十五章 ◆ 刺殺


第二十五章 ◆ 刺殺

  桑德拉簡直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戰艦上的,她感覺這幾乎是她走過的最艱難的一段路程了。

  因為她的肛門被弗雷德用大號的肛門塞殘酷地塞著,而且直腸裡又滿是被強暴後射進去的精液,所以女軍官現在感到強烈的壓迫感,以及與被浣腸之後差不多的排泄感!而她前面的肉穴則依然疼痛著,桑德拉甚至還能感覺到精液從肉穴裡緩慢流淌到下身和大腿上的那種噁心的黏乎乎的感覺!

  而更可怕的是,桑德拉此刻軍服裙子下竟然幾乎可以說是赤裸的!只有薄薄的褲襪包裹著自己的下身,那種下身幾乎裸露在空氣中的感覺使她感到極其羞辱。

  下身強烈的不適感和緊張使桑德拉走路都顯得非常彆扭,她知道她的隨從們一定在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看著自己,可是桑德拉卻只能小心翼翼地盡量併攏雙腿慢慢走著,唯恐不小心跌倒而被其他軍人發現自己裙子下赤裸的下身,以及那令她幾乎羞憤欲死的塞在屁股裡的肛門塞!

  桑德拉甚至還要小心地與其他人保持一段距離,因為她怕會被別人聞到糊滿自己下身和大腿內側的那些精液的噁心味道!

  桑德拉終於艱難地回到了自己的戰艦,立刻丟下隨從急忙回到自己的艦倉,然後直奔衛生間!

  她跌跌撞撞地跑進衛生間,幾乎是撕扯著拽掉自己的裙子,拉下自己的褲襪,然後把屁股對準馬桶。

  桑德拉用手小心地旋轉著取出被塞進自己肛門裡的肛門塞,女軍官的屁股裡頓時發出一陣難聽的「噗噗」聲,接著大量的精液混合著糞便猛烈地排泄出來!

  隨著屁股和直腸裡可怕的壓迫感的消失,桑德拉這才感到一陣輕鬆,但她隨即就虛弱地跌坐在馬桶上,羞憤萬分地捂著臉痛哭出來!

  過了半天,桑德拉的情緒才恢復平靜。她站起來,沖掉馬桶裡的那些穢物,然後脫光衣服開始淋浴。

  「弗雷德……你這個卑鄙的惡棍!我一定要殺了你!!」桑德拉使勁地搓洗著自己飽受蹂躪的肉體上的污穢,看著自己被弗雷德抓捏得淤腫起來的雙乳,和身上的那些殘酷的鞭痕,咬牙切齒地念叨著。

  換洗整齊之後,桑德拉叫來一個隨從的軍人。

  「把卓凝上尉叫到我這裡來!」幾分鐘後,清秀活潑的年輕姑娘來到了桑德拉的房間。

  卓凝早就發現,從會議室裡出來的桑德拉表情和舉止都十分奇怪,而此刻的桑德拉臉上的表情更是充滿殺氣,甚至有些可怕。但單純的她並沒有深想。

  「卓凝,現在有一個特殊任務交給你:暗殺弗雷德!」「什麼?」卓凝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怎麼會突然要自己去刺殺敵方領袖?

  「是的,我命令你,去暗殺弗雷德!」「什麼時候?現在嗎?」卓凝看著桑德拉那被怒火燃燒著的雙眼,困惑地問。

  「當然!你現在就去潛伏下來,今天晚上行動!」「這……太倉促了吧?」

  卓凝猶豫著,儘管她對自己的能力有絕對的信心,可刺殺敵方領袖這樣的行動畢竟需要事先周密計劃才好。

  「嗯,是有些倉促。不過現在是一個好機會,我們雙方正在短暫的合作期間,他們的警惕性會下降……機不可失啊!」桑德拉勸說著猶豫中的姑娘。

  「那……既然是您的命令,我一定盡力而為……可是我需要至少兩周以上的時間來偵查熟悉馬瑟梅爾基地的地形和分佈,否則我實在沒有把握……」「好的!那我們就把行動的時間定在兩周之後,那也正好是我們來接收第二批戰俘的時間……我、可能不會親自來,但我會命令到時留下一艘戰艦到馬瑟梅爾行星的背面,你行動之後,去那裡尋找戰艦離開。」「是!」「卓凝……祝你好運。」桑德拉望著卓凝離開的背影,有些不安地默默說道。

  入夜的馬瑟梅爾同盟軍基地裡,燈火漸漸稀落。

  在中心區域的一片營區中,一個苗條嬌小的身影在陰影中敏捷地穿梭移動,這就是已經在馬瑟梅爾基地中潛伏偵查了兩周之久的國防軍女上尉卓凝。

  超能力少女現在穿著一身同盟軍的軍服,這是她從兩周前被她幹掉的一個同盟軍士兵身上剝下來的,因為不是量身定做,所以顯得略為有些寬大。

  對於受過特殊訓練,且又身懷絕技的卓凝來說,即使是在馬瑟梅爾基地這樣的敵方心臟地帶,潛伏兩周也不是一個很困難的事情。但是,想要偵查清楚這個龐大嚴密的基地,並找出敵方首腦弗雷德的住處,而且瞭解刺殺目標的起居習慣,就比較困難了。

  卓凝現在不敢說自己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但她起碼已經初步摸清楚了這龐大基地的地形,找到了弗雷德的住處,甚至連逃跑的路線都已經計劃好了。

  但是說到刺殺,她現在可實在沒有把握。因為弗雷德的住處警衛實在很嚴密,而且這個危險的敵人又幾乎從不離開住處,再加上今天是與桑德拉約定的行動時間,所以卓凝決定只能硬著頭皮來碰碰運氣。

  「唉,萬一刺殺不到,我寧可回去被桑德拉訓斥,也一定要趕緊逃走……」

  卓凝躲在陰影裡盤算著,觀察著,直到確信自己撤退的路線萬無一失。她聽說過那些被雷龍俘獲的國防軍女軍人的可怕遭遇,所以儘管卓凝確信憑自己的超能力一定可以安全撤離,但依然小心翼翼。

  卓凝動作矯健地在樓房的陰影之間穿梭著,利用這裡已經被自己偵查得一清二楚的地形掩護著自己的身影,謹慎地靠近著目標區域。

  前方有一棟比較高大的建築,據卓凝偵查那是同盟軍的一所研發和培訓中心,這棟建築正處在卓凝設定的行動路線上。

  這個建築通常警戒是比較松的,所以卓凝放心地快速穿過一條道路,接著貼著這建築的外牆蹲下,觀察到周圍沒有異樣之後,開始沿著的外牆貓著腰小心移動著。

  忽然,卓凝聽到自己頭上一個透射出光線的窗戶裡傳出一個女人的聲音!

  「你、你們要幹什麼?放開我!」卓凝頓時好奇起來……她悄悄站直身體,向窗戶裡看去。

  裡面是一間空空蕩蕩的教室,一排排固定在地面上的寬大的桌子前方,一個身穿金髮的同盟軍女軍官正被四個同盟軍軍人包圍在講台前。

  那個發出驚叫的同盟軍女軍官是一個女上尉,高挑勻稱、略為有些骨感的身材,胸部和屁股卻非常的豐滿性感;金色的長髮披散在肩上,身穿一套合體的灰色同盟軍軍服,裙子下露出兩條黑色絲襪包裹著的修長筆直的美腿,纖秀的雙腳上穿著一雙白色的高跟鞋,樣子極其美艷動人!

  看到這個同盟軍的女上尉,卓凝都忍不住在心裡驚歎她的美貌。只是,這個女上尉的臉上此刻卻充滿了驚慌的表情!

  因為她身邊那四個穿著同盟軍士官軍服的男人,正不懷好意地淫笑著,慢慢朝她圍攏過來!

  「你們……想幹什麼?別過來!」「嘿嘿,茱麗亞教官……還問我們想幹什麼?你別假裝正經了!還不快來和我們好好玩一玩……」那四個士官淫笑著,圍上來粗魯地從後面抱住了女上尉的身體,並捉住了她的雙手。

  這個女人正是由於對國防軍的失望和傷心,加上阿歷克斯的威逼而加入了同盟軍的前紫羅蘭小組的茱麗亞。她現在的身份是同盟軍的教官,負責向同盟軍的軍人講解和傳授炮術的知識。

  現在的工作對茱麗亞這樣的一流炮術專家來說,實在是太輕鬆了。但是,她晚上卻還時常要被一些高級軍官找去,提供另一種「服務」……這使得茱麗亞仍不時地為自己的遭遇感到悲哀和羞愧,但她知道自己也只能接受這種命運了,畢竟這比當初被當成性奴隸囚禁起來,被男人不分白天黑夜地蹂躪摧殘要好得太多了!

  但是卓凝不認識茱麗亞,所以看到四個同盟軍士官竟公然侮辱他們的女教官,不禁大吃一驚。

  茱麗亞的軍服紐扣轉眼間已經被全部解開了,接著被那幾個傢伙硬是從身上剝了下來!

  一個體格比較粗壯的士官把茱麗亞的雙臂粗暴地扭到背後,使她的上身不能活動,接著另三個傢伙開始放肆地解開茱麗亞襯衣的扣子,把她的軍服裙子朝腰上掀起。

  「不……求求你們,不要這樣……」茱麗亞渾身發抖,不停地哀求著。本來以她的身手,擺脫這四個傢伙的糾纏輕而易舉,但現在的茱麗亞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個紫羅蘭小組的英勇的女軍官了,三年可怕的性奴隸生涯已經完全磨滅了她的勇氣,即使現在這些同盟軍的軍人已經可以算是她的「同僚」,茱麗亞仍是打從心裡對他們感到畏懼。

  所以,被四個軍人脅持侮辱著的女教官只能軟弱地扭動著迷人的身體,苦苦哀求。

  但這只能使那四個傢伙更加興奮和放肆。轉眼間,茱麗亞的襯衣已經被敞開著扒到了肩膀下,接著乳罩也被粗暴地推了上去,豐滿的上身頓時袒露出來,一對白嫩渾圓的碩乳也立刻沉甸甸地跳了出來!

  「呼……這母狗的奶子真肥真嫩啊……」一個傢伙貪婪地盯著女教官胸前裸露出的那對渾圓豐滿的碩乳,用手不停撫摸著,輕輕捏著兩個雪白的肉球頂端的那兩個嫩紅的嬌小乳頭。

  另兩個傢伙則乾脆把茱麗亞的裙子掀起來,捲到了腰上,使她的下身也暴露出來:性感的黑色絲襪包裹著女教官雪白修長的雙腿,渾圓飽滿的屁股則把白色的絲製內褲撐得好像要裂開了一樣,而且隔著薄薄的內褲甚至還能看到她雙腿間的那個豐潤迷人的肉穴!

  「看這婊子的大屁股,我都快忍不住了!」一個士官用雙手抱住茱麗亞豐滿肉感的屁股,使勁地揉著。

  茱麗亞被身後的士官用力扭著雙臂,軟弱地扭動著半裸的身體,乳房和屁股被軍人粗暴地揉搓玩弄著,使她感到臉上火辣辣地發熱,呼吸急促,恐懼和羞恥的感覺交織著使她幾乎就要呻吟起來。

  「先不要急,我們把這個賤貨捆起來,再慢慢玩她個夠!」說話的士官從身上拿出幾卷結實的繩子,分給同伴。

  「不……不要!不!啊……」茱麗亞立刻驚慌地尖叫起來。她知道自己一旦被這幾個傢伙捆起來,就又會被他們像以前那樣殘酷地虐待和輪姦……可是不知為什麼,茱麗亞卻感到自己毫無反抗的力氣,只能幾乎癱軟在背後的傢伙懷裡,羞恥地呻吟和哀求。

  「別裝了,母狗……」說著,茱麗亞的雙手已經被用繩子死死地捆在了背後,接著她的襯衣被粗暴地扒到兩個扭到背後的胳膊上,乳罩被徹底扯了下來,然後雙臂被緊貼著後背和上身牢牢捆住!

  「把這個母狗的這兩個大奶子也捆起來,這樣才好玩!」一個傢伙說著,用繩子在茱麗亞裸露著的豐滿肥嫩的雙乳根部交叉編成一個「八」字,然後繞過她的上身,又如此繼續捆了幾圈之後把繩子在她的背後打了個死結,這樣茱麗亞赤裸的雙乳就被殘酷地捆紮了起來,更加驚人地膨脹著突出在了雪白的胸前!

  「不要……求你們放過我……嗚……」茱麗亞感覺自己被繩子緊緊捆綁得幾乎喘不上氣來,雙乳更是被勒得漲痛起來,她開始扭動著已經幾乎全裸的豐滿的上身,不斷哀求掙扎起來。但她隨即感到自己的屁股一涼,內褲被一雙大手粗暴地扯破撕了下來,接著塞進了自己嘴裡!

  「母狗,叫得讓我們心煩!」說話的傢伙淫笑著,把從女教官屁股上扒下來的內褲塞進她的嘴裡,接著拍著她被繩索捆綁起來的豐滿的乳房說道。

  「嗚、嗚嗚……」茱麗亞嘴裡發出含混的嗚咽,眼淚都流了出來。

  真是一群禽獸!對自己的女同僚都這樣毫無人性!!

  從窗外偷看的卓凝在心裡恨恨地罵道。

  茱麗亞被四個傢伙凌辱淫虐的場面已經使卓凝看得臉上發燒,她心裡感到十分憤怒。如果不是在敵人的基地裡,她一定會衝進去狠狠教訓那四個混蛋!

  但現在卓凝知道自己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她還沒精力去解救一個被凌辱的敵方女軍官。

  卓凝重又小心地貓下腰,敏捷地消失在了樓房的陰影之中……

  而房間裡的施暴才剛剛開始。

  茱麗亞已經被那四個軍人抬了起來,放到了一張寬大的桌子上。

  「把這母狗的腿也捆起來,免得她一會掙扎……」軍人們淫笑著,抓住女教官穿著黑色絲襪的修長筆直的雙腿,用力地朝兩邊分開,然後兩個傢伙分別拿繩子捆住了她的兩個纖秀的腳踝。接著他們又抓住茱麗亞穿著白色高跟鞋的雙腳,分別緊貼在她的兩個大腿上,然後用腳踝上拖著的繩子把她的雙腳分別和大腿牢牢捆在了一起!

  兩個傢伙又接著分別抓住茱麗亞的一條腿,用力分開並推到她的肚皮上,使得女教官赤裸的下身完全暴露出來,前後兩個迷人的肉洞一覽無餘!

  「呵呵,看這母狗的淫穴,還在動呢……還有她的屁眼……一看就是經常被人插!」一個傢伙用手指撥弄著茱麗亞完全暴露出來的那個嫩紅豐潤的肉穴,和兩片肥厚的肉唇,另一個傢伙則用手指粗魯地擠壓按摩著女教官屁股後面的那個緊窄的小肉洞。

  茱麗亞則感到一陣強烈的快感從被粗魯地玩弄著的兩個敏感的肉洞傳來,加上此刻被幾乎完全赤裸地捆綁起來的羞恥感,被按在桌子上高舉雙腿的女教官開始軟弱地呻吟啜泣起來。

  「哈哈,這個母狗下面竟而已經開始流水了!」軍人們發現被他們粗暴玩弄著的女教官那敏感成熟的身體竟然開始出現反應,迷人的肉穴逐漸濕潤起來,一些閃亮的液體從翕動著慢慢張開的肉穴裡滲了出來!

  「果然是個淫賤的婊子!」因為像茱麗亞這樣的女奴隸以前是專門供高級軍官們享用的,所以這幾個傢伙對於現在可以這樣盡情玩弄凌虐這個美艷性感的女教官感到無比興奮!

  茱麗亞則徹底放棄了抵抗,幾乎完全赤裸的肉體癱軟在了桌子上,不停呻吟哭泣起來。她成熟美妙的肉體經過長期殘酷的調教,已經完全習慣了被這樣粗暴地虐待和玩弄,一陣陣強烈而真實的快感猛烈衝擊著女教官已經開始混亂的意識,使茱麗亞徹底崩潰和投降了!

  茱麗亞感覺自己的身體被拖到了桌子邊緣,接著嘴裡的內褲被拽了出來,隨即一根火熱粗大的肉棒帶著男人難聞的體臭,粗暴地塞進了自己嘴裡!

  「母狗,好好服侍我們……我們一定會把我幹得爽翻了的……」站在仰面躺在桌子上的茱麗亞面前的軍人興奮地喘息著,用手扶著自己的肉棒在她的嘴裡和喉嚨裡快速地抽送姦淫起來!

  而另外幾個傢伙也沒有停止對女教官的蹂躪。那兩個抓著茱麗亞雙腿的傢伙繼續用手玩弄刺激著她的肉穴和屁眼,另一個傢伙則用雙手抓住茱麗亞胸前裸露著的被繩子殘酷地捆紮起來的雙乳,不斷大力地揉搓抓捏著!

  潮水般的快感從身下被軍人用手指玩弄抽送著的兩個肉洞裡傳來,加上敏感的雙乳被捆綁和蹂躪的那種痛苦與快感混合的滋味,使得茱麗亞完全放棄了最後的一點抵抗和自尊,不顧嘴裡還被一根肉棒粗暴地抽插姦淫而含混地嗚咽哀叫起來!

  茱麗亞被四個軍人按在桌子上的幾乎完全赤裸的肉體逐漸開始興奮而苦悶地蠕動搖擺,正被軍人用手指抽送玩弄著的兩個小肉洞也興奮地不斷翕動收縮起來!

  「這個賤貨真騷啊!被這麼虐待還這麼興奮?我們讓這個賤貨再樂一樂吧!」說著,抓住茱麗亞雙腿的兩個傢伙,把她穿著高跟鞋的雙腳用力朝胸前扳著,並把她的軍服裙子揉成一卷堆到雪白的肚皮上,使女教官那渾圓飽滿的雪白屁股朝天撅著完全暴露出來!

  那個剛才玩弄著茱麗亞的肛門的傢伙抽下自己腰上寬闊的皮帶,開始淫笑著掄起皮帶,朝著茱麗亞赤裸著朝天撅起的雪白豐滿的屁股狠狠抽了起來!

  「嗚!……嗚、嗚嗚……」茱麗亞頓時感覺一陣陣火辣辣的疼痛從屁股上傳來,她正被肉棒抽插著的嘴裡立刻發出痛苦的嗚咽和哀號!

  「哈哈!真過癮啊,我要用皮帶把這個賤貨的大屁股打開花,然後再從她的屁眼裡操她!」興奮無比的軍人叫著,一隻手繼續抓住茱麗亞的腳朝胸前按著,另一隻手上的皮帶不斷重重地落在女教官悲慘地裸露著的豐滿渾圓的屁股上!雪白肥厚的屁股很快就被抽打得紅腫起來!!

  另外兩個傢伙則繼續按著茱麗亞扭動得越來越激烈的身體,同時繼續揉搓著她豐滿肥嫩的雙乳,用手指玩弄著的她已經濕淋淋的肉穴!

  被殘酷地拷打的痛苦和被玩弄著的肉穴和雙乳傳來的強烈的快感混合在一起,使茱麗亞感覺幾乎要瘋了。她激烈地扭動著赤裸的肉體,被肉棒抽插著的嘴裡不停發出含糊而興奮的哀號!

  軍人們已經發現這個正被他們殘忍地虐待和玩弄的金髮美女開始失去控制,不顧自己被捆綁和強暴的狼狽和屈辱,而興奮地扭動著她幾乎全裸的美妙肉體,正被手指玩弄著的濕淋淋的肉穴也開始翕動收縮起來!

  那個傢伙把沾滿女教官肉穴裡流出的淫水的手指抽出來,接著淫笑著用手剝開茱麗亞那兩片已經充血腫脹起來的肥厚肉唇,開始用手指用力地擠捏起她肉穴頂端的已經充血變大的陰蒂!

  「嗚!嗚、嗚……嗚!!!」茱麗亞頓時感覺一種強烈無比的快感迅猛地從下身襲來,她的意識裡立刻一片空白!她含著男人肉棒的嘴裡立刻發出含混的長長的哀號!同時被繩索捆綁的赤裸肉體也觸電一樣地戰慄顫抖起來!

  而用皮帶抽打著她豐滿肉感的屁股的傢伙也越發用力地抽了起來,已經漸漸淤腫受傷的渾圓豐滿的屁股在痛苦和興奮中激烈地抖動著,樣子格外刺激!

  忽然,女教官的嘴裡發出一聲短促而清晰的尖叫,接著被軍人們按在桌子上的身體一陣激烈的抽搐,一股溫熱的液體從肉穴裡猛烈地噴射出來!

  發現這個女教官竟然在他們殘酷而惡毒的玩弄和虐待下洩了出來,軍人們立刻發出一陣邪惡大笑!

  同時,那個正在女教官的嘴裡抽插姦淫著她的傢伙也興奮地呻吟著,接著在她的喉嚨裡猛烈地射了出來!

  還沉浸在高潮中的茱麗亞幾乎被射進嘴裡的大量精液窒息,她立刻劇烈地咳嗽了起來,大量白濁黏稠的精液順著她的嘴角流了下來。

  不等茱麗亞恢復過來,又一根粗大的肉棒插進了她的嘴巴裡!同時另一個家伙跳上桌子,雙臂扛起女教官被捆綁的雙腿,把他的肉棒猛地插進她緊密的肉穴裡抽插姦淫起來……

  卓凝靜靜地伏在一個山丘的背光處,盯著前方不到50米處的一棟僅有兩層、連院子都沒有的小房子。

  那裡就是她要刺殺的目標弗雷德的住處,於國防軍的那些高官們豪華的別墅不同,卓凝對這個傳說中宇宙裡最危險邪惡的傢伙住處的簡陋和寒酸感到吃驚。

  但是,這個簡陋的小樓外的警戒卻是和她要刺殺的對象身份相符的:不僅有幾十名精銳的衛隊在24小時地警戒和巡邏,而且面前這幾十米的空曠地帶中顯然也佈置了足夠密集的警戒和陷阱。

  卓凝這兩周來,已經數次靠近這裡,始終沒有想出突破這些警戒的辦法:她並非沒有把握對付那些衛隊,而是沒有把握不觸發那些暗藏的警報系統。

  而且今天格外奇怪的是,小樓二層的那扇通常都會有光亮的窗戶,此刻竟然還是一片黑暗的!這使得卓凝本來打算冒險採取的狙擊手段都無法實施了。

  卓凝開始在心裡抱怨桑德拉交給自己了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年輕的女刺客在山丘後潛伏了一個多小時了,仍然不見那扇窗戶裡的燈光出現,而根據她的計算,馬上就會有一對巡邏的警衛經過她藏身的山丘了。

  「對不起了,桑德拉……我看來不能完成這個任務了,還是到戰場去消滅那個惡棍吧!」

  卓凝歎了口氣,悄悄沿著原來的路線退了回去。

  卓凝又退回到了那棟剛才看到茱麗亞被同盟軍軍人們侮辱玩弄的大樓下,她本來想繞開那個房間,但她的潛意識裡卻忽然感到了一種力量,在把她朝著那個窗戶下拖了過去!

  好奇怪啊?!為什麼有一種很緊張的衝動?!

  卓凝感覺到自己的超能力似乎在受到幹擾一樣,一種從來沒體會過的緊張和興奮混合的壓迫感覺,使她不由自主地走了過去!

  當她走近那窗戶時,忽然聽到了裡面傳出了女人模糊而低沉的呻吟。當卓凝悄悄地抬起身體朝裡面看去的時候,年輕姑娘頓的臉頓時漲紅起來!

  房間中,軍人們對他們可憐的女教官的蹂躪還沒有結束!

  卓凝從窗戶外看到了一個背對著自己,幾乎就是赤裸著身體的金髮美女象狗一樣地跪趴在一張桌子上,被兩個軍人分別從嘴裡和屁眼裡殘酷地輪姦!她一下就認出這個不幸的女人就是一個多小時前,被自己看到在這裡遭到軍人們糾纏和侮辱的那個女教官!

  那個女教官的雙手被繩子反捆在背後,上身僅存的襯衣被揉成一團幾乎褪到了被繩子捆著的手腕上;皺巴巴的軍服裙子被捲到了她的腰上,將她豐滿而又紅腫著的屁股完全暴露出來;她的雙腳上穿著一雙白色的高跟鞋,而雙腿上的黑色絲襪則已經被撕扯得破爛不堪,幾乎和漁網一樣纏繞在她修長美麗的雙腿上。

  由於背對窗戶的關係,卓凝看不到女教官的正面,卻能清楚地看到她高高地撅著的那個原本雪白細嫩、現在卻被鞭打得紅腫淤傷的豐滿屁股。卓凝甚至能清楚地看到金髮女教官背後的軍人胯下那根烏黑粗大的肉棒深深地插進她屁股後面的肉洞裡,在她的直腸中殘酷地來回抽送姦淫!

  卓凝頓時感到一陣強烈的噁心和眩暈……因為這是她第一次看到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在做「那種事情」,而且還是以這樣一種殘酷而變態的方式!

  卓凝立刻就想離開,可是她潛意識裡的那種神秘的壓迫力量卻越來越清晰而強烈,使她幾乎無法抗拒!

  這時,房間裡正在從茱麗亞屁股後面對她施暴的軍人嘴裡發出長長的呻吟,接著他的身體顫抖了一會,然後滿足地站了起來。

  卓凝則清楚地看到,隨著那軍人的肉棒的抽出,立刻有一股白濁的濃稠粘液從女教官紅腫的屁股之間的那個已經被姦淫得變成一個紫紅外翻、無法合攏的肉洞一樣的肛門裡流淌了出來!

  「把這個臭婊子抬下來,我們換個姿勢再幹她吧……這桌子上已經被弄得太滑了!」一個軍人說著。順著跪在桌子上的茱麗亞大腿和下身流淌下來的精液,,已經在她身下的桌面形成了黏乎乎的一大攤污穢!

  正在從嘴巴裡對金髮的女教官施暴的軍人不太滿意地嘟囔著,從茱麗亞嘴裡抽出了肉棒,接著和其他軍人一起,把茱麗亞軟綿綿的肉體從桌子上抬了下來。

  當卓凝看到女教官正面的樣子時,更是幾乎要叫了出來!

  茱麗亞現在已經處於了一種半昏迷的狀態,連續的殘酷姦淫和蹂躪已經使她精疲力竭,成熟美妙的肉體也被摧殘得幾乎失去了反應能力。

  茱麗亞的眼睛半閉著,隨著含混而微弱的呻吟和喘息,不斷有白濁的精液從她的嘴角淌了下來,把她原本美艷動人的臉龐弄得一塌糊塗;她胸前赤裸著的豐滿結實的雙乳則還被繩索捆紮著,由於過度的揉搓和虐待,兩個白嫩豐滿的乳房已經淤傷腫脹起來,兩個乳頭更是充血淤腫成了兩個紫紅色的肉塊;而她下身的那個嬌嫩的肉穴更是被摧殘成了一個不斷流出精液的紅腫肉洞!

  一個傢伙坐到椅子上,然後其他人抬著已經癱軟成一團的茱麗亞赤裸的身體擺成坐在他身上的姿勢,使這傢伙從前面插進茱麗亞的肉穴。另一個傢伙則從茱麗亞的背後壓過來,同時插進她的屁眼,與前一個傢伙配合著從女教官的一前一後兩個肉洞同時姦淫起來!

  真是一群比野獸都不如的傢伙!竟然把自己的女同僚糟蹋成這樣,甚至還不肯放過她!!

  看到女教官被輪姦蹂躪後的慘狀,卓凝忍不住噁心得要嘔吐了出來!

  她實在看不下去了,即使潛意識裡的壓迫感仍然存在,卓凝也決定離開這裡!

  正在這時,她忽然聽見了門被打開的聲音,接著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從頭頂的窗戶裡傳出!

  「你們難道想搞死這個賤人嗎?混蛋!」卓凝忍不住再次抬起頭。

  她看到剛才還在興奮地對女教官施暴的那四個軍人,現在已經被嚇得面如死灰。三個傢伙在狼狽地提著褲子,只剩下一個還光著身子的傢伙抱著癱軟在自己身上的幾乎全裸的女教官坐在椅子上,不知所措地渾身發抖。

  順著這四個傢伙那畏懼的目光,卓凝看到門前站著一個身材瘦削筆挺的金髮男子,他的眼神好像冰一樣的寒冷!

  弗雷德!

  竟然在這裡看到了自己要刺殺的目標?

  卓凝立刻感覺心猛烈地跳了起來,而那種神秘的壓迫感也突然變得更強烈了!

  弗雷德望著房間裡的軍人,和被輪姦蹂躪得奄奄一息的茱麗亞,忽然感到了一種從來沒有過的無力感!

  也許是由於兩周前的那次對桑德拉的凌虐的原因,弗雷德感到自己最近身體裡的那種本來已幾乎被使命感壓抑下去的獸性再次被激發了出來。尤其是今天晚上,他感到一種少有的焦躁,於是隻身離開自己的住處,決定來找一個女人發洩一下。

  於是,弗雷德想起了茱麗亞。

  他知道茱麗亞儘管現在已經加入了同盟軍,但仍然是高級軍官們私下裡的洩欲工具和性奴隸。

  可是弗雷德卻沒有在茱麗亞的住處找到她,於是他又來到這裡,看到了茱麗亞被四個士官輪姦施暴的場面。

  這四個傢伙在未經上司允許,而對不屬於他們這個階級的女奴隸施暴的做法已經違法了同盟軍內部不成文的規矩,更何況茱麗亞目前至少在名義上已經是他們的同僚。以弗雷德一向的嚴厲,等待這四個傢伙的只有最嚴厲的處罰。

  可是,當弗雷德走進這個房間的時候,忽然感到了一種神秘的壓力,這種壓力不僅使他的注意力很難集中,甚至使他感到了一種精神上的無力感!

  難道這裡也有具有超能力的人?

  弗雷德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自己潛意識裡受到了其他超能力的幹擾。

  「你們快滾,以後不要讓我再看到你們做這種事!」危險的感覺使弗雷德已經無力再對付這幾個膽大包天的部下。

  那四個傢伙頓時感覺死裡逃生一樣,慌忙逃了出去,而把依然被反綁著雙手的茱麗亞丟在了椅子上。

  弗雷德走近茱麗亞,解開她雙手和胸前的繩索。

  「你也快滾,賤貨!」他冷冰冰地說著。茱麗亞現在這已經被輪姦蹂躪得慘不忍睹的赤裸肉體已經不能激起弗雷德的慾望了,更何況他現在已經感到了潛藏在身邊的危險!

  茱麗亞虛弱地站起來,屈辱地抽泣著拾起自己被丟在地上的衣服穿上,整理了一下自己已經被揉得皺巴巴的裙子,然後拖著傷痕纍纍的身體踉蹌著走了出去。

  當所有人都離開之後,弗雷德忽然好像很疲憊似的抱著頭坐了下來!

  幾秒鐘之後,房間的窗戶忽然好像氣球一樣地膨脹了起來!

  那些合金的框架和玻璃變得好像柔軟而富有彈性一樣,以難以思議的弧線彎曲拉伸,並無聲地化成了粉末飄散在了空氣之中!

  緊接著,一個身穿同盟軍軍服的窈窕身影,輕盈地從窗外躍了進來!

  卓凝的右手腕上露出一支機弩,這種古老的兵器經過改造後,仍然最適合殺人於無聲無息之間。

  卓凝臉上的表情很緊張,因為她終於知道自己潛意識裡的壓迫感來自於哪裡了──面前不到5米遠處的這個男子,原來真的也是一個具有超能力的人。她一直以為對弗雷德的這種描述是為了更加邪惡化這個可怕的敵人,因為那些對弗雷德的超能力的描述實在太過於誇張和邪惡了。

  就在卓凝手腕上的機弩無聲地發射出一道白光的時候,一直以一種極其痛苦的姿勢佝僂著身體坐在椅子上的金髮男子忽然站了起來!

  弗雷德的眼中露出凌厲的寒光,但當他的目光落到對面的刺客身上時,卻忽然變得遲鈍起來!

  「女人?!」望著卓凝一頭烏黑的秀髮和寬鬆的軍服下依稀可見的窈窕身形,弗雷德喃喃自語道。

  「嗤」!

  弗雷德寬闊的肩膀搖晃了一下,竟然被鋒利的弩箭毫無反應地刺進了胸膛!

  鮮血瞬間將弗雷德雪白的上衣染得通紅,他忽然發出野獸一樣的咆哮,身體猛地一振,那射進胸膛的弩箭竟然被從傷口裡彈射了出來!

  卓凝吃驚地望著弗雷德,他胸前的傷口竟然奇跡般地止住流血並癒合起來!

  天哪!

  這一次真是碰上對手了!

  卓凝心裡大叫倒霉,她知道自己今天無法完成任務了,因為弗雷德剛才那聲可怕的吼叫一定會在幾秒鐘之內把警衛招喚來的。

  幾乎就在弗雷德施展自己的超能力,癒合自己胸前的傷口的同時,他面前的女刺客已經好像魅影一樣,輕盈敏捷地凌空倒翻出了窗戶,轉眼間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竟然是一個女刺客?而且還擁有超能力……有趣的對手……」弗雷德沒有追趕,而是望著卓凝身影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語著,嘴角露出冷酷的微笑,接著臉色突然變得慘白,手撫著胸口受傷的部位,痛苦地跪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