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亂的星系:026.第二十六章 ◆ 美麗的獵物


第二十六章 ◆ 美麗的獵物

  「你們都是一群飯桶!!」

  阿歷克斯走進弗雷德的辦公室時,恰好聽到他在訓斥同盟軍基地的防衛官和值日軍官。

  在阿歷克斯眼裡,弗雷德很少如此失態和激動,竟然用這種侮辱性的字眼在辦公室裡訓斥自己的部屬。

  「竟然被一個刺客這麼輕易地進出基地,你們難道只知道玩女人和睡覺嗎?!」

  弗雷德沒有血色的薄薄嘴唇中吐出惡毒的字眼。

  「可是,基地中有上百萬人啊……那個刺客又穿著我們的軍服……」

  值日軍官不服氣地小聲嘟囔著。

  「你再說一遍?」

  弗雷德眼中露出可怕的目光。把他的兩個部屬嚇得幾乎要發抖起來。

  「好了,你們下去吧……以後小心些!」

  阿歷克斯朝著這兩個倒霉蛋笑了笑,說道。

  那兩個軍官立刻如蒙大赦般飛快逃了出去。

  「阿歷克斯,你從什麼時候起開始替我下命令了?」

  等那兩人退下後,弗雷德餘怒未消地望著阿歷克斯。

  「弗雷德閣下,我的部下今天早晨在行星的背面發現了一艘國防軍的戰艦,並佔領的那艘戰艦,抓住了上面所有的人。」

  阿歷克斯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心平氣和地說著。

  弗雷德眼中的怒氣逐漸被興奮和驚喜的神色取代。

  「說下去,阿歷克斯!」

  「他們的目的是接應一個叫『卓凝』的國防軍女軍官離開,這個女人應該就是昨夜的那個刺客吧……你說呢?弗雷德?」

  「……應該是吧。」

  弗雷德低聲說道。但從他臉上的表情,可以看出是在刻意地克制著心中的興奮。

  「無論是不是那個女刺客,我都已經在那艘戰艦裡佈置好了,只等對方落網。」

  「好!」

  弗雷德說著,但隨即又撫著胸口劇烈地咳嗽起來,臉色變得更加蒼白。

  卓凝昨夜的那一弩,雖然體表的傷口已經被弗雷德用自身的超能力癒合,但體內的傷卻還依然很重。

  「可惜我受傷了,否則一定去親自抓住那個賤人!」

  「您放心,弗雷德閣下。我親自去指揮,一定把那個女人毫髮無損地給您捉回來!」

  「好的……不過你要小心,阿歷克斯……那女人可能會很扎手的!」

  弗雷德嘴角露出詭異的笑容。

  馬瑟梅爾行星由於自傳的軌道非常奇異,是在一個120度的平面內旋轉的,所以始終有幾乎三分之一的星體表面是背對著布里斯托爾星系的『太陽』的。

  這始終處於黑暗之中的部分,就被習慣地稱作是馬瑟梅爾行星的『背面』。

  在行星背面的一個幽深狹長的谷地中,此刻正有一艘龐大的星艦好像可怕的怪獸一樣潛伏著。

  一個苗條的黑影無聲無息地靠近了星艦。

  「看來沒什麼意外哦。」

  卓凝望著熄滅了全部燈火的星艦,她手上的定位儀和信號接收器上顯示的信息完全正常。

  她脫下身上那套同盟軍的軍服,露出了裡面的黑色緊身衣,接著走向了戰艦。

  戰艦外已經有幾名身穿國防軍軍服的軍人在等候著她了,一個軍官模樣的人看到走過來的年輕女孩,立刻迎了上去。

  「卓凝上尉,請隨我來。」

  卓凝看了看那些軍人,沒有感到有什麼異常的地方,於是跟著軍官走進了戰艦。

  「喂,你帶我去哪裡?」

  注意到領路的軍官只顧悶頭快走,後面的卓凝不滿地叫了起來。

  「上尉,我帶你去見艦長。」

  「艦長是誰?」

  卓凝隨口問道。

  「是……亞迪斯中校。」

  軍官踟躕了一下,說道。

  「哦,是那個貪吃的傢伙啊……他胖得還能走路嗎?」

  卓凝爽朗地笑了起來。中國女孩笑起來的時候,大眼睛立刻瞇成了一對月牙,臉上露出兩個俏皮的酒窩,樣子十分甜美。

  「是啊……呵呵,中校走路雖然不利落,但爬得還是滿好的。」

  走在前面的軍官放慢了腳步,好像被卓凝迷人的笑容感染了,也開懷大笑起來。

  「你先帶我去通訊室吧,我要先向桑德拉匯報一下行動狀況。」

  「這……好吧。」

  軍官猶豫了一下,領著卓凝上了旋梯。

  他們很快走上戰艦的上層,轉過兩個走廊,來到一個房間前。

  「這裡是通訊室?」

  卓凝望著那軍官,忽然冷笑起來!

  那軍官有些吃驚地回過頭,發現卓凝的兩個手腕上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露出一雙弩箭,正對著自己胸口!

  「上、上尉……不要開玩笑……」

  軍官緊張得結巴起來。

  「哈哈……我現在可沒心情和你開玩笑!亞迪斯中校是國防軍裡有名的美男子,幾時胖得連路都走不動了?國防軍戰艦的通訊室向來都是在頂層的,你怎麼走到這裡就不走了?」

  卓凝俊俏的臉上露出殺氣,銳利的目光盯著那軍官開始流汗的臉。

  「我……」

  那軍官汗流滿面,張口結舌地嘟囔著,眼睛卻賊溜溜地四處亂轉。

  「別打什麼鬼主意了!快說,這戰艦裡有多少你們的人!」

  卓凝厲聲說道。

  「哈哈哈……果然是國防軍中的精英,觀察力和警惕性就是不一般……看來我該讓我的手下們背熟你們的人的長相,還要讓他們熟悉一下你們的戰艦內的佈局才對啊……是我的疏忽!」

  一個爽朗的男人聲音忽然從卓凝頭頂的揚聲器中傳來!

  「你是誰?」

  卓凝忽然閃電般地躍過去,一把扣住對面軍官的手臂轉到背後,另一隻手從他的腰間抽出光束手槍對準他的太陽系,接著將這個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成了人質的傢伙擋在自己身前,然後大聲對著空氣問道。

  「哈哈……小妞,你不用著急,很快就會知道我是誰了!」

  詭異的笑聲從頭頂傳來。

  與此同時,卓凝背靠的牆壁忽然坍陷下來!

  卓凝心中大叫不好,飛快地把面前的那個軍官向背後拋去,同時轉身。

  慘叫聲立刻從背後牆壁的塌陷處傳來,那個被卓凝拋過去的軍官被牆壁中伸出的幾隻機械手頃刻間抓得皮開肉綻!

  卑鄙!

  卓凝心裡暗罵,手上的光束手槍對準牆壁上出現的大洞射了進去……裡面立刻傳出中槍者淒厲的嗥叫,接著伏擊者的屍體頹然地倒了出來。

  卓凝幹掉了牆壁裡面的敵人,接著沒有猶豫,朝著斜向的一個通道飛奔。

  對於國防軍戰艦的內部結構,卓凝確信對手遠不如自己熟悉,所以選擇了一個稍微繞遠一點的路徑,朝著停泊太空梭的艦倉飛奔,因為卓凝知道自己已經不可能從來路退回去了!

  果然,卓凝背後的走廊裡很快就傳來的急促雜亂的腳步聲和咒罵聲。

  「笨蛋!你們就跟在我後面轉圈吧,嘿嘿……」

  卓凝輕盈的身影不停穿繞在戰艦複雜的迴廊和艦倉之間,與身後追來的敵人兜著圈子,很快後面的腳步聲漸漸稀落下來,顯然敵人被她漸漸拖散了。

  卓凝這時才飛快地超著一個不引人注目的迴旋狀的樓梯跑去,通過那個樓梯下面就是太空梭發射倉的一個側門了。

  然而,就在卓凝準備跑下旋梯的時候,忽然聽到一個男人冷酷的笑聲從側面傳來!

  「嘿嘿……果然是個精明過人的小妞……看來我還要加強一下我的部下們的跑步能力……」

  卓凝停下腳步,歪過臉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去。

  她身側拐角處的一個門忽然打開了,一個身穿同盟軍少將軍服的年輕男子冷笑著出現在門前。

  這個年輕的同盟軍少將身材勻稱高大,有著一頭和卓凝同樣的黑髮,湖水一樣幽深的藍色目光中充滿了得意,手上的一支光束手槍對準著卓凝黑色緊身衣下年輕挺拔的胸膛。

  「阿歷克斯˙霍克?」

  卓凝看著那男子英俊而冷酷的面龐,立刻認出了這個叛逃的前國防軍准將。

  「正是在下,卓凝上尉……請你放棄徒勞的抵抗,這樣我們或許還能對您這樣年輕漂亮的小姐溫柔一些……」

  阿歷克斯不懷好意地笑著,眼中露出野獸面對獵物一樣的貪婪。

  「是嗎?少將閣下?」

  卓凝嘴角露出嘲諷的微笑,隨手將光束槍丟到地上,接著轉過身,面對著阿歷克斯的槍口,驕傲地挺起胸。

  「我倒想看看,您是怎麼『溫柔』地對待我……」

  卓凝迷人的雙眼緊緊盯著阿歷克斯的槍口,冷笑著說道。

  阿歷克斯眼中的貪婪和得意,瞬間變成了驚恐和懷疑!

  「哦!天哪!!這怎麼可能……」

  阿歷克斯吃驚地看著自己手上的光束手槍的槍管,不可思議地扭曲起來!很快,他的武器竟然變成了一個扭曲成一團的金屬!!

  「天哪!你竟然能……」

  阿歷克斯驚慌地望著對面的女孩,卓凝臉上依然充滿了嘲諷和蔑視的微笑。

  這個女孩竟然能憑借意念扭曲和破壞金屬!太可怕了!!

  恐怖的念頭從阿歷克斯腦中閃過,他下意識地丟下槍,飛快地向身後的門內退去。

  「你逃跑的動作太遜了!我來幫你快一點吧!」

  卓凝冷笑起來。

  隨著女孩清脆的話音,阿歷克斯感覺眼前一花,接著胸口感到被重重地踢了一腳,接著整個人向後飛了出去,撞開身後的門,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阿歷克斯被摔得天旋地轉,他剛掙扎著要爬起來,就感到自己胸口被一隻腳重重地踩住。

  「嘿,少將閣下,我可是個粗暴的女孩,不會和你講什麼風度的喲?」

  卓凝俏皮而蔑視的笑臉出現在阿歷克斯的視線裡,她手上的一把鋒利的匕首架在同盟軍首席情報官的脖子上。

  阿歷克斯現在可笑不出來了。

  「起來,別想和我耍什麼花樣喲?」

  卓凝冷笑著抬起踩在阿歷克斯胸口上的腳,警惕地看著阿歷克斯從地上爬起來。

  這時,門外的走廊上響起了嘈雜的腳步聲。

  「喲,你的部下們趕到了……可惜他們好像跑得太慢了啊!」

  卓凝得意地笑著,用匕首架在阿歷克斯的脖子上,推著他朝門口走去。

  「不錯,我的部下都是一群飯桶,我以後一定要他們節食,多鍛煉鍛煉。」

  阿歷克斯勉強擠出一點笑容。

  幾十個穿著國防軍軍服的同盟軍士兵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們的長官垂頭喪氣地被一個身穿黑色緊身衣的年輕女孩,用匕首架在脖子上從門裡推出來。

  「喂,你們這些飯桶,誰丟給我一支光束槍?」

  卓凝臉上掛著得意的微笑,毫不客氣地命令著。

  軍人們互相望著,不知所措。

  「笨蛋!還不快丟一支槍給她!?」

  被匕首架在脖子上的感覺實在不好受,阿歷克斯感覺渾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一個軍人戰戰兢兢地把一支光束槍朝卓凝拋了過來,卓凝輕巧地接住,接著頂在了阿歷克斯的後心上。

  「這樣好多了,也免得我一失手割斷了你們長官的脖子!」

  卓凝感覺捉弄這些敵人實在很好玩,尤其是現在有阿歷克斯這樣的人質在手上,可以毫不擔心敵人的反撲。

  「小婊子,你等著落到我的手上……」

  阿歷克斯心裡惡狠狠地罵著,他感到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可是卻絲毫不敢發洩怒氣,反而要裝出笑臉來。

  「卓凝小姐,我看我們可以商量一下了吧……」

  阿歷克斯盡量裝出滿不在乎的樣子說道。

  「呵呵,你現在小命就在我的手上,有什麼資本和我商量啊?」

  卓凝咯咯地笑了起來。

  「可是,如果你敢動我一下,我的部下也一定會在你美麗的身上開無數個窟窿的。」

  「喲,那你就讓他們試試啊?」

  卓凝用槍口使勁捅了一下阿歷克斯的後背。

  阿歷克斯沒想到這個女孩雖然年輕,但膽子還真不小,而且在目前這麼危險的場合依然保持鎮靜。

  「好吧……我投降了,你說要怎麼辦……」

  「簡單……讓你的部下把武器都放下,然後你陪著我離開這裡!」

  「什麼?!」

  阿歷克斯幾乎要跳了起來!這個女孩竟然要把自己俘虜回去?

  「怎麼,少將先生有什麼不同意見嗎?」

  卓凝感覺自己已經控制住了局面。

  「……那,你打算怎麼離開這裡?不會是要我給你駕駛戰艦離開吧?」

  「當然不,這裡下面就有太空梭,我要你陪我一起下去。」

  聽到卓凝的話,阿歷克斯嘴角露出不易覺察的冷笑。

  「好吧,你們把武器都放下!」

  那些軍人們乖乖地把武器都丟在了地上。

  卓凝臉上露出勝利者得意的微笑,她沒有想到阿歷克斯這個對手竟然這麼容易對付?

  卓凝用槍頂著阿歷克斯的後背,拽著他倒退著走下旋梯,而那些軍人則不知所措地保持著一段距離,跟了上來。

  走下旋梯,通過一個走廊,來到一個艦倉前。

  卓凝警覺地傾聽著,四周沒有異常的聲響,除了跟過來的軍人們的腳步聲。

  她接著一腳踢開艦倉的門。

  艦倉裡,兩排小巧的太空梭閃爍著銀光,靜靜地停靠在裡面。

  卓凝用沒有持槍的一隻手打開一個開關,艦倉盡頭出現了一個飛行通道。

  「好了,我們可以走了!」

  卓凝拉著不情願的阿歷克斯的衣領,拖著他走向一艘太空梭。

  當卓凝打開太空梭的艙頂時,阿歷克斯的部下們也出現在了門口。

  「小姐,你不會讓我們兩個人擠在這麼小的地方裡吧?」

  阿歷克斯回頭看著太空梭狹窄的空間,說道。

  太空梭是單人飛行器,裡面的空間對於兩個人來說確實過於擁擠了。

  看到卓凝在猶豫,阿歷克斯趕緊接著說。

  「我以人格保證,不會阻撓你離開這裡的。不如放了我吧……」

  「你的人格?哼哼,大概已經餵狗了吧?」

  卓凝冷笑著,但心裡已經開始動搖。她相信行星的背面不會有什麼防空警戒,只要自己能順利飛離這艘星艦,就足可以保證安全地找個地點隱藏起來,等待新的接應了。

  「小賤貨!等你落到我手裡,我一定要你求死不得!」

  阿歷克斯在心裡又狠狠地咒罵了一遍這個年輕卻棘手的對手。

  「好吧,你可不要耍什麼花樣!」

  卓凝說著,敏捷地鑽進太空梭,接著一下把阿歷克斯推得摔出很遠,然後合上了太空梭的艙頂。

  阿歷克斯的部下們立刻圍了上來,把阿歷克斯擋在身後保護起來。

  卓凝看著那些失去了武器的軍人們望著自己的那種茫然的眼神,得意地按動了控制面板上的按鈕,等待著太空梭迅速進入軌道飛離戰艦。

  而被軍人們保護在背後的阿歷克斯,望著太空梭裡的卓凝,則露出了得意而陰險的微笑。

  太空梭竟然沒有進入軌道?

  卓凝驚疑地望著控制面板,她眼前的裝置裡突然噴射出大量濃煙!

  不好!是麻醉毒氣!中計了!!

  卓凝飛快地按動開關,試圖打開艙頂,但她驚慌地發現艙頂竟然被自動鎖死了?!!

  太大意了!早知道再擠也應該把阿歷克斯那個傢伙拖進來做墊背的啊!!

  悔恨和絕望的念頭浮現在女孩的腦海裡,她的意識很快模糊起來。

  僅僅幾秒鐘的時間,阿歷克斯看到太空梭內的女孩就已經癱軟了下來。

  等太空梭裡的毒氣逐漸消散,軍人們打開艙頂將昏迷過去的卓凝抬出來時,阿歷克斯仍在驚魂未定地大口喘著粗氣。

  「她簡直是個魔女……」

  阿歷克斯看著部下們將昏迷中的卓凝手腳都緊緊捆綁起來,塞進一個鐵籠子裡,喃喃自語道。

  「真是一個美麗的尤物!」

  弗雷德望著昏迷中的卓凝的裸體,情不自禁地讚歎道。

  卓凝身上的衣物已經被全部剝掉,現在一絲不掛地躺在一個檯子上,依然緊閉著美麗的雙眼處於昏迷之中。

  年輕女孩完全赤裸著的身體健康美妙,她的肌膚細膩而富有彈性,完全發育成熟的雙乳好像一對雪白飽滿的玉峰聳立在胸膛上,下身並不濃密的陰毛下露出一個嬌艷鮮嫩的粉紅色肉穴,雙腿筆直結實,腳踝纖細精緻,就連赤裸的雙腳都雪白勻稱得彷彿藝術品一樣!

  現在卓凝的手腕和腳踝上都被用寬寬的皮帶捆著,手腳張開成一個大大的『X』形,被捆在檯子上昏睡著,只有胸前挺拔白嫩的雙乳微微起伏著。

  弗雷德用手撫摸著昏迷中的女孩那絲綢般細膩光滑的肌膚,用手指撥弄著她嫩紅緊閉的肉唇,慢慢將手指插進她的陰道……

  「哦?還是處女?嘿嘿……」

  弗雷德望著昏迷中的年輕女孩,冷冷地笑著。

  阿歷克斯站在旁邊,看著昏迷中的女孩,眼中卻有些憂慮。

  「弗雷德大人,可這個小妞的超能力確實可怕啊……我擔心她一旦甦醒過來,我們就會有麻煩了!」

  「不會的……我知道怎麼收拾這個小母狗,保證讓她服服帖貼地任我們擺佈,哈哈!」

  弗雷德大笑起來,接著拍拍手,一個隨從端著一個沉甸甸的盤子走進來。

  「這……是什麼意思?」

  阿歷克斯看到盤子上是用黃澄澄的純金打造的手銬、腳鐐和項圈,困惑地望著弗雷德。

  「阿歷克斯,這是黃金啊?只有黃金可以克制超能力者的精神力……我小時候,每當闖禍的之後,我的父親就是用這種辦法懲罰我的,哈哈……」

  弗雷德得意地笑了起來。

  阿歷克斯頓時感到如釋重負!終於可以不用忌憚卓凝的超能力,而對這個女孩任意折磨和玩弄了!

  「快給這個小母狗穿戴起來!」

  阿歷克斯的手下立刻走過來,解開卓凝手腳上的皮帶,把赤裸的女孩架了起來,接著給她的脖子上戴上黃金項圈,把她的雙手用黃金手銬銬到背後,然後又給她的雙腳戴上沉甸甸的黃金腳鐐!

  金燦燦的鐐銬鎖住了昏迷中的女孩赤裸健康的身體,顯得既華貴又邪惡。

  「把這個小母狗吊起來……」

  弗雷德邪惡地冷笑著。

  他指揮著手下把卓凝被銬在背後的雙臂抱在一起緊貼著後背,然後用繩子把她的手臂和上身牢牢捆綁,接著用一根連接在滑輪上的繩索再捆住女孩的雙臂,把她的身體吊了起來。

  接著,弗雷德命手下用結實的繩索捆在了卓凝戴著腳鐐的美麗的腳踝上,然後把她的雙腳朝身體兩側向上拉扯到幾乎與肩膀在一個水平面上,再把繩索固定好。

  這樣,昏迷中的女孩就被用繩索捆著上身和雙腳,以一種雙腿大張著從身體兩側向上舉起的難堪姿勢被吊了起來,而她雙腳上則還拖著的長長的黃金腳鐐。

  弗雷德搖動滑輪,把卓凝的身體拉起來到離開地面有幾乎一米的距離上,然後望著年輕女孩被羞恥地捆住雙腳、張開雙腿而徹底暴露出來的嬌嫩迷人的處女肉穴,貪婪而邪惡地冷笑起來。

  「把這個小母狗弄醒,阿歷克斯!」

  阿歷克斯走上來,用手撫摸著昏迷中的女孩胸前豐滿結實的白嫩雙乳,接著殘忍地笑著,用手指夾住她的兩個粉紅嬌嫩的乳頭,狠狠捏了起來!

  雙乳上尖銳的刺痛使昏迷中的女孩呻吟起來,慢慢睜開眼睛。

  當卓凝看清楚自己現在的樣子時,立刻羞恥得尖叫起來!

  「你、你們……」

  卓凝被繩索捆著筆直地拉扯張開著的雙腿徒勞地踢動著,羞恥地竭力彎著腰試圖把自己裸露著的下身和雙乳掩蔽起來。

  「哈哈,粗暴的女孩……現在知道害怕了?」

  阿歷克斯得意地笑著,揉搓把玩著卓凝胸前赤裸的雙乳。

  「你們……太卑鄙了!放開我!」

  卓凝羞憤地尖叫起來。

  「呵呵,還這麼凶?你不是有超能力嗎?試試看啊?」

  卓凝這時才注意到,自己的手腳上戴著精緻而淫邪的黃金鐐銬,她的眼裡立刻露出巨大的驚恐和絕望!

  「啊!你、你們……放開我!」

  年輕女孩絕望地哀叫起來,被懸空捆綁吊著的雪白肉體徒勞地扭動著,樣子十分淒慘。

  「夠了,你這個小母狗!」

  弗雷德冷笑著走了過來。

  看到弗雷德胯下那粗大怒挺的巨大肉棒,卓凝立刻發出羞恥驚慌的哀號!

  「你、你要幹什麼?!」

  「小母狗,竟然敢來刺殺我?!哼哼,現在輪到你付出代價了!」

  弗雷德抓住了卓凝被吊著從身體兩側張開著的雙腿。

  「不……你,你這個無恥的混蛋……」

  卓凝驚恐地掙扎著,但失去了超能力的女孩現在已經完全沒有了抵抗能力,她感到弗雷德的雙手好像鐵鉗一樣死死地抓住了自己的雙腿,把自己的下身朝著他胯下那可怕的肉棒拉了過去!

  「看著我!小母狗,你知道我要對你做什麼嗎?」

  弗雷德殘忍地笑著,直視著卓凝充滿驚恐和絕望的美麗雙眼。

  「你、你……」

  卓凝已經緊張恐懼得幾乎連氣都喘不上來了,她從來沒想到過自己竟然也會有如此絕望無助的時候……被敵人抓住並扒光了衣服,毫無抵抗能力地任憑敵人蹂躪施暴!

  她聽說過的那些被俘的國防軍女軍人被強姦、拷打並被當做敵人的性奴隸囚禁起來的悲慘故事,此刻忽然浮現在了卓凝的意識裡!自己竟然也淪落到了這種悲慘的境地?!

  卓凝忍不住絕望得要哭了起來!

  「哈哈,小母狗!我要強姦你!然後還要把你這個賤貨剝得一絲不掛,送到我的軍營裡做軍妓!讓所有軍人都來幹你,直到把你的肚子操得大起來!」

  弗雷德用下流的語言威脅著年輕女孩,他其實並沒有打算真的這麼做,但卓凝那種好像無助的羔羊一樣的羞恥而驚恐的表情,使弗雷德感到極其興奮。

  聽到弗雷德無恥的威脅,卓凝幾乎要昏了過去。但她還是堅持著不使自己表現出軟弱和畏懼來,可是赤裸的身體卻不住地顫抖起來。

  「哈哈,害怕了?小母狗,那就乖乖地聽話,做我的性奴隸,我或許還可以對你溫柔一點……」

  弗雷德說著,慢慢地抓著卓凝赤裸的大腿,把她的身體向下拉著,使年輕女孩下身那嬌嫩緊密的處女肉穴已經頂在了自己怒挺的肉棒上!

  卓凝則感到一個火熱堅硬的東西頂在自己柔嫩的肉穴口,淫邪地跳動著。一陣巨大的驚恐和羞恥感襲來,她情不自禁地歪過頭閉上了眼睛。

  「嘿嘿,好漂亮的小穴,你大概還沒嘗過男人肉棒的滋味吧?」

  弗雷德明知故問地淫笑起來。

  卓凝羞憤得渾身不停發抖,她索性把心一橫,尖叫著大罵起來!

  「你這個卑鄙的混蛋、畜生!你來吧,我、我不在乎!」

  卓凝尖叫著,可臉蛋卻漲得通紅,緊閉著的美麗的大眼睛裡也轉著眼淚。

  「哦?看來還是個淫賤的小母狗,巴不得男人來幹你,是嗎?」

  弗雷德殘酷地笑著。

  卓凝接著感到一陣猛烈的撕裂感從下身傳來,她情不自禁地慘叫起來,睜開眼睛看去,只見弗雷德胯下的那根粗大可怕的肉棒竟然全部插進了自己的雙腿之間的那個緊密嬌嫩的小肉洞裡!

  「啊!啊……」

  強烈的恐懼和疼痛使卓凝尖叫著,赤裸的身體不停顫抖抽搐起來!

  「嘿嘿,小母狗,看你還嘴硬不?」

  弗雷德獰笑起來。他雙手死死地抓緊年輕女孩的雙腿,用力把肉棒全部插進她柔嫩緊密而又溫暖的肉穴裡,他感到女孩從沒領教過肉棒滋味的陰道由於緊張和痛苦而不斷收縮蠕動,緊密地包裹纏繞著他的肉棒,這種感覺使弗雷德興奮得難以控制。

  「小母狗,你的肉穴真不錯啊!」

  弗雷德喘息著,看著被撕裂的處女肉穴裡的鮮血一絲絲地順著自己的肉棒滲了出來。

  卓凝則已經疼痛得連叫罵的力氣都沒有了!她從沒想到被強姦竟然會是如此地痛苦,這種強烈的痛苦和恐懼已經完全壓倒了她的羞恥感,使年輕女孩再也控制不住而哭了起來!

  弗雷德則不理會卓凝痛苦不堪的顫抖和哭泣,開始興奮地在她被撕裂流血的嫩穴裡快速而有力地抽送起來,他粗大的肉棒不斷衝擊拉扯著女孩柔嫩的穴肉,使卓凝疼痛得幾乎難以呼吸!

  「小母狗,看你還猖狂不猖狂……」

  弗雷德興奮地喘著粗氣,他能感到被自己蹂躪強暴著的這個年輕美妙的肉體由於痛苦和恐懼而在不停顫抖,自己雙手抓緊的結實細膩的大腿甚至幾乎痙攣起來,而卓凝的哭泣和哀叫更使他感到獸性在不斷膨脹。

  終於,弗雷德一陣快速狂暴的抽插過後,身體一陣顫抖,在卓凝剛剛被殘酷地奪去處女之身的嬌嫩肉穴中射了出來!

  絲毫沒有體驗到半點快感,只有強烈的疼痛包圍著的卓凝感到自己被弗雷德的肉棒反覆姦淫抽插得火辣辣疼痛著的陰道裡,一股熱乎乎的液體迅速噴濺開來!竟然被敵人射精在了自己的身體裡?強烈的恐懼感迅速壓倒了肉體的疼痛。

  「啊!!!」

  卓凝立刻發出尖銳的悲鳴,身體猛烈地痙攣起來!

  「禽獸……你、你不得好死……」

  隨著弗雷德把肉棒抽出卓凝的身體,她低頭看到自己已經被強暴蹂躪得紅腫起來的肉穴裡,一些黏乎乎的白濁液體正在慢慢地淌了下來,一陣強烈的羞辱感和恐懼使卓凝嗚咽著大罵起來。

  「喲?看來這小母狗還是很精神啊……我怎麼死你不需要關心,你還是關心一下你自己吧!我會讓你生不如死,你信不信?」

  弗雷德冷笑著,用手在卓凝紅腫張開著的小穴上摸了一把混合著血絲的白濁粘液,接著抹到了她的肚皮上。

  「你……」

  卓凝又是羞憤又是恐懼,渾身顫抖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弗雷德悠閒地用手把那些從卓凝肉穴裡流出來的污穢,在她雪白平坦的肚皮上抹勻,望著年輕女孩。

  「小母狗,我倒想看看,你還能囂張多久?」

  卓凝一陣哆嗦。弗雷德眼中那種露骨的淫邪和殘忍,使她感到巨大的恐懼。

  自己現在已經失去了超能力,徹底落到了敵人手中而毫無抵抗能力,還不知道要遭到多麼可怕而殘酷的折磨和凌辱,一向樂觀開朗的卓凝不禁感到一陣絕望!

  「阿歷克斯,這個小母狗就交給你了,你來把她馴服!」

  「什麼?」

  阿歷克斯疑惑起來。自己身為同盟軍的情報部門負責人,可沒有負責調教女奴隸的職責啊?

  「嘿嘿,這是個特殊任務,這次就不要麻煩鐵鷹了。」

  弗雷德笑了起來。

  阿歷克斯掃視著還依然被捆綁著吊在半空抽泣的年輕女孩的赤裸健康的肉體,一個邪惡的念頭忽然冒了上來!

  「好吧,弗雷德大人,這個小母狗就交給我了,嘿嘿……」

  阿歷克斯的冷笑使卓凝一陣發抖。

  她看著阿歷克斯拿著一個注射器朝自己走來,驚慌得掙扎起來!

  「小母狗,別害怕……這不過是麻醉劑,讓你睡一覺的。」

  阿歷克斯陰險地笑了起來,抓住卓凝被捆在背後的手臂,把注射器紮了進去……

  卓凝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只感覺自己醒來後,是被捆綁在了一個椅子上。

  年輕女孩呻吟著,慢慢睜開眼睛,發現自己仍然渾身赤裸著,雙手被戴著那邪惡的金手銬並用繩子捆在椅子靠背後,自己的雙腿則被分別戴著腳鐐並捆在椅子的兩條腿上,使自己的下身完全暴露在外面。

  當卓凝低頭看到自己赤裸的身體時,立刻又是驚恐又是羞恥的尖叫起來!

  她發現自己被用繩子從上下捆紮得緊緊的一對乳房,竟然像哺乳期的婦女一樣,比原來臃腫膨脹了幾乎一倍,那兩個原本小巧精緻的乳頭也驚人地漲大著挺立起來!而自己下身則被剃光了陰毛,好像初生的嬰兒一樣光潔白嫩,陰核則更是變成了一個幾乎有她的小手指甲大小的粉紅色的大肉珠,明顯地突出在了肉穴口上!

  自己的身體怎麼會變成了這樣?

  一陣強烈的羞恥感和恐慌使卓凝幾乎又昏死了過去!

  「醒過來了?粗暴的小母狗?」

  阿歷克斯不懷好意地笑著,從卓凝背後走了過來。

  「你……你這個卑鄙的混蛋,對我做了什麼?」

  卓凝驚慌而羞恥地尖叫著,拚命扭動著被捆綁在椅子上的赤裸雪白的肉體。

  「嘿嘿,不過是一個小手術而已。」

  阿歷克斯坦白地笑著。

  「小騷貨,你看看你現在的這對肥嫩的大奶子,還有你這個淫蕩的肉穴……就連最下賤的妓女的身體也沒有你這麼誇張啊!」

  阿歷克斯無恥地笑了起來。

  他用雙手抓住年輕女孩胸前被繩子捆紮得沉甸甸地突出著的一對飽滿白嫩的碩乳,卓凝立刻感到一陣難以形容的又漲又麻的感覺!她驚恐地看到,隨著阿歷克斯的擠壓和揉搓,自己漲大起來的乳頭中,竟然有一些稀薄的乳汁噴濺了出來!!

  「啊……你,你這個無恥的畜生……」

  看到自己的雙乳中竟然流出了奶水,卓凝立刻羞憤得抽泣了起來。

  阿歷克斯則淫笑著,放開了年輕女孩那對被改造得驚人的豐滿肥碩的乳房,轉而把手順著卓凝被剃光了陰毛的光禿禿的恥丘摸索下來,用手指夾住她膨脹得已經突出在了包皮之外的陰核,輕輕捏了一下。

  「啊!!!!」

  卓凝立刻發出一聲尖銳的哀號!

  一種她從沒體驗過的電擊一樣的麻酥酥的感覺,從女孩敏感的部位傳來,使卓凝尖叫的同時,身體不停激烈地顫抖起來!

  阿歷克斯嘴角露出殘忍的微笑,因為他發現這個女孩被自己通過手術改造得極其敏感和淫蕩的肉體,已經開始感覺到了強烈的刺激。

  他開始用手指輕輕夾住卓凝漲大的陰核,用十分柔和的力量和頻率擠壓按摩起來!

  立刻,卓凝感到那種令她極其羞恥的感覺,潮水般地從被阿歷克斯玩弄的部位傳來!強烈的快感使年輕女孩立刻渾身激烈地顫抖起來!!

  「不……你這個卑鄙的混蛋,拿走你的髒手!!啊……」

  卓凝對自己身體的反應感到極其羞恥和憤怒,她開始嗚咽著,尖叫起來!

  「小母狗,你淫蕩的騷穴裡都流水了吧?哈哈……」

  阿歷克斯淫笑著,看著卓凝被強烈的快感和內心巨大的羞恥感折磨的樣子,他感到了一種惡毒的快樂。

  卓凝確實感到自己身下的小穴變得火熱起來,她甚至感到一些滑膩膩的液體在順著兩腿之間流到自己的屁股下面,這種極其羞愧的感覺使年輕女孩立刻嗚嗚地哭泣起來,但敏感的肉體卻無法控制地顫抖興奮起來!

  「禽獸……你、哦……你,你這樣,我也不會屈服的……」

  卓凝幾乎是咬著牙,呻吟著說道。

  「還很倔強啊?小騷貨!你的下面都已經氾濫成災了,哈哈……」

  阿歷克斯把手指粗暴地插進卓凝翕動著、已經完全打開的肉穴裡,狠狠抽送了幾下,使年輕女孩立刻哀叫著渾身痙攣起來。他接著把手指抽出來,放到卓凝眼前,他的手指上清楚地掛著一絲絲晶瑩透明的淫水!

  「你卑鄙……啊……嗯……你、嗯!……」

  卓凝羞憤得幾乎要昏死過去,她想大罵阿歷克斯的無恥和卑劣,但狡猾的阿歷克斯卻立刻把手指又插進了她火熱濕透的小穴裡抽送起來,使年輕女孩立刻斷斷續續地呻吟起來!

  阿歷克斯看著卓凝徒勞地試圖克制身體裡潮水般的快感的樣子,感到十分興奮。但他知道,自己邪惡的手術不過是征服了這個年輕女孩的肉體,還需要更加殘酷的手段才能徹底粉碎這個女孩的自尊心和自信!

  他忽然停止了動作。

  卓凝立刻感到濕淋淋的小穴裡一陣空虛,下意識地扭動著豐滿的屁股,把下身朝前挺了過去,但隨即就意識到了自己的動作是多麼羞恥和下賤,立刻感到渾身一陣發燒!

  「小騷貨,是不是感到難過了?想被男人操了吧……」

  阿歷克斯看著卓凝的窘態,冷笑起來。

  「呸!」

  卓凝感到臉上一陣發燙,使勁扭過臉去。

  「好,果然夠倔強!嘿嘿……」

  阿歷克斯看著卓凝,漸漸褪去的快感的餘韻使年輕女孩赤裸的身體還在微微顫抖著,胸前那對與她健康苗條的身材不相稱的雪白肥嫩的碩乳更是劇烈起伏。

  一個更加惡毒的念頭出現在了阿歷克斯的腦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