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亂的星系:027.第二十七章 ◆ 沉淪


第二十七章 ◆ 沉淪

  同盟軍情報部的營區裡,這天的中午出奇地熱鬧。不僅是那些情報官們,就連附近一些營區內的軍人也跑了過來。

  大約三十幾個軍人圍在營區大門口的一個空地上,不斷有男人不懷好意的哄笑、嘲諷和女人含混的嗚咽哀叫從中間傳出。

  人群中央是一個將近一米高的桌子,桌面是皮製的,桌子的頂端有一排焊在上面的金屬欄杆。一個赤裸著的黑髮女子正被以一種極其恥辱的姿勢捆綁在上面!

  這個正無助而羞辱地哭泣著的女子,就是卓凝。

  卓凝此刻正仰面躺在桌子上,脖子上戴著精緻的金項圈,項圈上的鎖鏈鎖桌子頂端的那排欄杆上;她同樣戴著黃金刑具的雙手向頭上方舉著,也被用繩子牢牢地捆在欄杆上;而她的雙腿則曲著,大腿靠近膝蓋的部位用繩子緊緊捆綁,並從身體兩側向肩膀方向拉開固定在欄杆上,使她的雙腿以一個難堪的『M』姿勢被捆著拉到身體兩側,拖著金燦燦的腳鐐的雙腳和小腿向上舉著,豐滿雪白的屁股則朝天撅著,把下身極其不堪地完全暴露出來!

  年輕女孩的胸前裸露著一對與她的相貌和苗條的身材不相稱的、豐滿得近乎臃腫的白嫩乳房,這兩個令人垂涎欲滴的白嫩肉團頂端的兩個漲大挺立著的乳頭被用結實的細線殘忍地捆住了根部,並栓在了一起;而她的下身完全裸露著的肉穴頂端,那粒突出出來的幾乎有小手指甲大小的陰核,則由於充血和腫脹而泛著一種淫邪而奇異的血色!

  年輕女孩歪在一邊的清秀美麗的臉上此刻充滿著痛苦和羞恥的表情,漲紅的臉蛋上掛滿了淚水,被鉗口球塞住的嘴裡不斷發出含糊的嗚咽和呻吟,而順著鉗口球的小孔和嘴角流出來的口水則流滿了她漂亮的下巴和脖子,使她的樣子看起來既狼狽又淒美!

  「看啊,這個小母狗的騷穴還在流水哪!」

  一個軍人用手指撥弄著卓凝充血腫脹的陰核,指著年輕女孩雙腿之間那一大片泛著淫蕩光澤的水漬,大笑起來。

  卓凝則痛苦地蠕動著被捆綁成一團的雪白迷人的肉體,不停抽泣。

  她已經被這麼捆在這裡一個上午了,一直被過往的軍人們放肆地觀賞著她赤裸的肉體,用最下流的語言評論著,甚至被軍人們粗魯地玩弄著乳房、肉穴和屁股……這種殘酷的羞辱和折磨已經使年輕女孩幾乎要崩潰了!

  可更令卓凝痛苦和羞恥的是,自己赤裸的肉體竟然還不斷能感到那種潮水般的快感,這種墮落和淫蕩的感覺使卓凝的意志已經處在了崩潰的邊緣。

  軍人們則都已經得到了阿歷克斯的許可,可以用各種殘酷無情的方式來蹂躪和羞辱這個女孩,除了真的對她施暴。

  那個軍人繼續用手指玩弄著卓凝敏感的陰核,使年輕女孩被鉗口球塞住的嘴裡發出含糊的哀號,被拉成『M』形捆在身體兩側的雙腿淒慘地抖動著。

  「還有這對下賤的大奶子,哈哈……又有奶水了!」

  另一個軍人用手使勁抓捏著卓凝胸前那對肥嫩豐滿的碩乳,這對白嫩的大肉團顯然已經被殘酷地玩弄了無數次而步滿了手印紅腫起來,白色的乳汁則隨著擠壓和揉捏不斷從年輕女孩脹大的乳頭裡噴湧出來!

  乳汁和汗水混合在一起,早已經把卓凝赤裸的雙乳和上身弄得滑膩膩的,被軍人的大手撫摸著,那種滋味使卓凝感到極其羞辱和噁心,她開始艱難地搖擺著身體掙扎起來。

  年輕女孩徒勞的抵抗使軍人們更加興奮,那個揉捏著她的雙乳的傢伙開始用手拽住捆著卓凝兩個乳頭的細線,殘忍地拉扯起來!

  「啊!!!」

  嬌嫩的乳頭上立刻有一陣強烈的疼痛傳來,使卓凝感到自己的乳頭好像要被從乳房上撕下來一樣,可憐的女孩立刻發出低沉的哀號,被捆在桌子上的身體猛地向上掙扎著挺了起來,但隨即被一雙大手抓住她的肩膀,用力地把她的身體按住不能動彈!

  「把這個小母狗的這對大奶子打爆!」

  人群中一個傢伙叫了起來。

  拉扯著卓凝的乳頭的軍人立刻受到啟發,他放開手,轉而開始用巴掌用力地抽打起年輕女孩胸前的那對肥碩嬌嫩的乳房來!

  巴掌用力拍打在沾滿了乳汁和汗水的乳房上,立刻發出沉悶而殘酷的劈啪聲,兩個雪白肥嫩的肉團被拷打得立刻激烈地搖擺晃蕩起來!

  「嗚……嗚!!!」

  卓凝頓時失聲哀號起來!殘酷無情的虐待和羞辱使她反抗的意志漸漸瓦解,她開始像個普通的女孩一樣放縱地哭叫起來!

  「讓開一點,給這個小母狗看一齣好戲!」

  人群外傳來一陣喊叫,接著幾個軍人架著一個渾身赤裸的女人擠了進來!

  這個女人的頭髮凌亂不堪,雙手被用繩子緊緊地捆在背後,赤裸著的成熟豐滿的身體上佈滿了一些殘酷的鞭痕和指印,顯然曾經遭到過殘酷的拷打和凌辱。

  「睜開眼睛看著,小母狗!這個臭婊子就是那艘準備接應你逃跑的戰艦上的女軍官,哈哈……」

  軍人們把那個悲慘的女俘虜拖到卓凝的身邊,然後把卓凝的臉按著使她的眼睛直視著女俘虜赤裸的身體,說道。

  而那個不幸被俘的國防軍女軍官則虛弱地掙扎著,做著徒勞的抵抗,但隨即被幾個軍人抓著手腳,按成了一個跪趴在地上的姿勢!

  「小婊子,好好看著,我們是怎麼幹你們這些國防軍的母狗的!」

  軍人們叫囂著。

  一個傢伙解開褲子,從後面按住那女俘虜的屁股,用力把肉棒插進了她的肉穴!

  被按在地上跪趴著的女軍官立刻死命地扭動著屁股,竭力掙扎反抗起來!

  赤身裸體的女軍官的反抗激起了軍人們的獸慾,那個從後面強暴她的軍人站了起來,掄起皮帶朝著被同伴捉住手腳按著跪趴在地上的女俘虜抽了起來!

  「抽爛這個婊子的大屁股!」

  軍人們爆發出殘酷的笑聲,皮帶呼嘯著不斷重重落在了赤裸著身子的女俘虜那渾圓肥厚的屁股和結實的大腿上,女俘虜發出淒慘的哀號,被反綁雙手跪趴在地上的身體痛苦地扭動翻滾,皮帶則雨點般地落到了她赤裸著的肚皮、肩膀甚至乳房上!

  被俘虜的女軍官的掙扎和哀號漸漸微弱下來,肥白的屁股已經被抽打得皮開肉綻,大腿、肩膀和雙乳上甚至也都佈滿血紅的鞭痕。

  卓凝目睹著她的女同僚遭受到的殘酷暴行和拷打,強烈的恐懼感和悲哀使年輕女孩感覺幾乎要嘔吐了起來!

  「把這母狗拖起來,幹死她!」

  軍人狂笑著,把被殘酷鞭打得奄奄一息的女俘虜拖了起來。一個傢伙從背後抱住女俘虜的腰,把她傷痕纍纍的赤裸肉體攬在自己懷裡,拖到卓凝面前。

  「看清楚了,小母狗……我要從這臭婊子的屁眼裡幹她!」

  他把已經被拷打得奄奄一息、無力反抗的女俘虜赤裸的下身對著卓凝,另兩個傢伙立刻上來各自抓住女俘虜的一條大腿,把她的雙腿抬起來,屁股朝上扳著。

  卓凝驚恐地看到,女俘虜背後的傢伙用手扶著自己的肉棒,竟然對準女俘虜屁股後面的肉洞塞了進去!

  被俘虜的女軍官的肛門顯然已經遭到過強暴,所以略顯鬆弛的屁股洞很輕鬆地就被軍人的肉棒撐開,接著那軍人的肉棒全部深深地插進了女俘虜的直腸裡!

  軍人開始在被俘虜的女軍官的屁股裡奮力地抽插姦淫起來,使她發出虛弱而痛苦的呻吟。但很快就有另一個軍人走上來,把肉棒插進了女軍官的肉穴裡抽送起來!

  卓凝看著這些同盟軍的軍人像野獸一樣地對被俘的國防軍女軍官施暴,同時從前後兩個肉洞裡對她野蠻地輪姦,這種淫虐而殘忍的場面使卓凝感覺幾乎要窒息了!

  「小母狗,好好看著!哈哈……」

  一個軍人發現卓凝試圖把臉轉過來,立刻上來狠狠地按住她的頭,同時用另一隻手抓住女孩胸前柔軟豐滿的碩大乳房,殘酷地揉捏了起來!

  「啊……」

  卓凝立刻發出疼痛的哀號,舉著雙腳被捆在桌子上的赤裸肉體痛苦地蠕動著,她的眼中已開始不由自主地流露出畏縮的神情。

  此時,在卓凝面前輪姦著被俘的女軍官的兩個傢伙已經先後喘息著,在悲慘的女軍官的肉穴和屁眼裡射了出來,但隨即又有兩個傢伙接替了他們的位置。

  卓凝看著女軍官那雪白的裸體被兩個軍人的身體夾在中間,痛苦而羞辱地扭動著;兩根又粗又長的肉棒分別插進女軍官的肉穴和肛門裡,快速而殘酷地抽插,而一些黏稠的白濁液體則隨著肉棒的抽插,緩緩地從兩個已經被幹得紅腫鬆弛起來的肉洞裡流淌出來!

  這種殘酷的場面使卓凝完全震驚了,年輕女孩的內心開始感到了深深的恐懼和畏縮,她甚至比剛才自己遭到蹂躪和羞辱的時候還要痛苦地哭泣起來。

  軍人們彷彿經過排練似的,在卓凝的眼前,兩個一組地輪流對被俘的女軍官施暴,直到這個女人被蹂躪得完全癱軟下來,好像失去知覺一般。

  「來,小母狗,嘗嘗你們國防軍的騷貨的味道!」

  意識也已經幾乎模糊了的卓凝聽到一個軍官在耳邊的獰笑,接著就感到一個熱乎乎、濕漉漉的肉體壓到了自己的臉上!

  卓凝睜開眼睛,立刻發出羞恥的尖叫!

  原來幾個軍人竟然抱著剛剛被殘酷輪姦過的女俘虜的大腿和腰,把她的身體抬起來,雙腿分開,把女俘虜飽受姦淫後糊滿精液、汗水和女性分泌物的下身壓到了卓凝的臉上!

  卓凝此刻能清楚地看到,被輪姦後的女俘虜前面的肉穴腫脹不堪地張開著,而那個原本緊窄的屁眼更是成了一個幾乎有兩根手指寬窄的紫紅塌陷的肉洞,不斷有白濁黏稠的液體淋淋漓漓地從兩個肉洞裡淌了出來,與汗水和女人的分泌物混合在一起,把女俘虜的下身弄得一塌糊塗!

  一個軍人過來,從卓凝的嘴裡取出了鉗口球。

  卓凝剛想出聲,就感到那女俘虜紅腫肥碩的屁股被軍人們抬起來並重重地壓在了自己的臉上,而女俘虜還流淌著精液的屁眼則正好對準了卓凝的嘴巴!

  「啊……嗚……嗚嗚……」

  卓凝發出一聲短促的呼叫,接著就感覺一些散發著刺鼻異味的黏乎乎的液體流進了自己嘴裡,她立刻明白那是從壓在自己臉上的女俘虜的屁股裡流出來的男人的精液!

  強烈的噁心和屈辱感使卓凝立刻嗚咽著,死命地試圖把臉從被軍人們抬起來的女俘虜的屁股下面掙扎出來,但她立刻感到自己的頭被有力的大手死死按住,接著鼻子也被捏了起來。

  窒息感使卓凝立刻下意識地張開嘴巴,但她立刻感到自己的舌頭觸到了一個濕漉漉、黏乎乎的溫暖鬆弛的肉穴,一些黏乎乎的液體則立刻順著舌頭流進了嘴裡!

  「哈哈,大家看……這小母狗在舔這個臭婊子的屁眼哪!」

  軍人在耳邊的狂笑,使卓凝明白了自己下意識的動作是多麼丟臉和屈辱,她強忍著強烈的嘔吐感,努力閉上嘴,屈辱地抽泣起來。

  軍人們則抬著被輪姦得幾乎昏死過去的女俘虜軟綿綿的軀體,用她的屁股和下身在卓凝的臉上來回蹭著,同時開始殘忍地拉扯著拴住年輕女孩兩個淤腫的大乳頭的細線,用手指擠壓著她下身充血膨脹起來的巨大陰核……

  「噢……不……嗚、嗚嗚……」

  乳頭上尖銳的疼痛,和被刺激的陰核帶來的觸電一樣的滋味,使年輕女孩不堪忍受地哭泣起來!軍人們則趁機再次把女俘虜紅腫的肉穴壓在了女孩的嘴上。

  「嗚……嗚……」

  卓凝抵抗的意志已經完全垮掉了,她開始放縱自己的脆弱和屈服,不停地哭泣起來,任憑順著女俘虜被輪姦後的肉穴裡流淌出來的精液和女性分泌物流進自己嘴裡。

  軍人們則發出興奮而滿足的狂笑,他們抬著被輪姦後的女俘虜赤裸的身體在卓凝同樣赤裸著的身體上蹭來蹭去,把女俘虜下身的那些噁心的污穢和粘液蹭滿年輕女孩的乳房、肚皮、下身甚至是臉上,同時放肆地揉搓著卓凝膨脹肥碩的雙乳,用手指玩弄著她腫脹的陰核和肉穴,使年輕女孩不斷發出受傷的小獸一樣的尖銳痛苦的悲鳴。

  卓凝的意識漸漸混亂了,她開始對軍人們施加與自己身上的暴行麻木起來,只知道淒慘地蠕動著自己被捆綁和玩弄著的赤裸肉體,不斷發出軟弱而屈服的哀叫和哭泣,直到她感覺軍人們漸漸地離開了自己身邊。

  年輕女孩依稀中聽到了一個聲音:「把這個小母狗抬回去……」

  卓凝甚至連睜開眼睛看一下的力氣都沒有了,長時間無休止的羞辱和蹂躪已經使年輕女孩精疲力竭,幾乎處於了半昏迷的狀態中。

  幾個軍人抬著那張捆綁著卓凝的桌子,把赤裸的女孩和桌子一起抬進了一個牢房,然後關上門出去了。

  卓凝則依舊保持著那個雙腿被朝上舉著捆成『M』形的難堪姿勢躺在桌子上,她已經太疲倦了,甚至連輕微活動一下被捆綁著的雙手和雙腳、甚至是睜開一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了。

  依稀中,卓凝聽到了牢房門被打開的聲音,接著一陣清脆的鞋跟踩在地面上的聲音逐漸向自己而來。

  幾秒鐘後,卓凝聽到鞋跟踏在自己臉旁邊的桌面上的聲音,她疲憊地睜開眼睛,看到了一條穿著過膝的黑色高跟皮靴的修長美腿出現在自己眼前。

  卓凝的目光順著這條修長筆直的雪白大腿向上看去,看到一個穿著一身妖冶性感的黑色皮裝、手持一根柔軟的皮鞭、身材高挑修長的金髮美女正在俯身望著自己!

  這個金髮女郎上身只穿著一個用柔軟的黑色皮革製成的胸罩,可這個胸罩在胸前的部位竟然是鏤空的,把女郎那對雪白豐滿的美麗乳房完全裸露在了外面;她裸露著的平坦的小腹下面只穿著一個吊襪帶似的東西,把她剃光了恥毛的白嫩恥丘和豐滿迷人的陰戶、以及雪白渾圓的屁股也完全暴露出來!

  卓凝望著金髮女郎那張美艷成熟的臉,忽然想起她正是自己行刺弗雷德的那天晚上見到的那個被軍人輪姦的同盟軍女教官!

  這個女教官此刻的裝束極其性感和妖冶,甚至充滿了一種淫蕩的味道,與那天晚上卓凝見到的被軍人輪姦蹂躪的悲慘樣子完全不同,這種巨大的反差使年輕女孩忍不住輕聲驚叫了起來!

  卓凝沒有看錯,這個打扮極其妖艷性感的金髮女郎正是茱麗亞。

  卓凝行刺之後的第二天,弗雷德就把那四個公然輪姦茱麗亞的同盟軍士官抓了起來,並正式宣佈茱麗亞此後的人身安全必須得到保證,而茱麗亞的隸屬關係也歸到了阿歷克斯的名下。

  弗雷德的此舉無疑等於宣佈:這個美麗性感的前國防軍女軍官,如今已經不再是公開的軍妓,而是由阿歷克斯管束的、少數高級提督才可以享用的高級性奴。

  經過兩天的修養,茱麗亞的身體又恢復了過來。今天她來到這裡,是接到了她如今的主人阿歷克斯的一個特殊任務¯¯馴服面前的這個年輕女孩!

  茱麗亞俯身望著被以一種極其難堪的姿勢捆綁在桌子上年輕女孩:卓凝赤裸著的年輕健康的身體上沾滿了汗漬和污跡,胸前那對與她年輕的相貌和苗條的身材不相稱的碩乳已經被過度地揉搓得淤腫起來,兩個被細線紮住的乳頭腫脹不堪,汗水和乳漬糊滿了這對柔嫩肥碩的肉球。

  而卓凝裸露著的下身和大腿上則遍佈指印,陰核依舊充血腫脹著,肉穴也被用手指玩弄得微微紅腫外翻,女孩的臉上更是糊滿了黏乎乎的精液和汗水、淚水的混合物,整個赤裸的肉體都散發著一種難聞的味道!

  茱麗亞看著眼前的整個飽受蹂躪、已經幾乎崩潰了的可憐女孩,彷彿看到了當初被雷龍捉住後殘酷凌辱虐待的自己一樣。她的目光中充滿了憐憫和同情,同時卻又帶有著一種奇異的誘惑和殘酷的愉悅!

  茱麗亞現在的心情,已經完全從自暴自棄墮落到了慾望的奴隸,她已經無力也無心再與什麼命運或原則做無用的抗爭,茱麗亞只感到自己被徹底拋棄了,她對於拋棄出賣自己的人的痛恨反而比那些曾經凌辱折磨過自己的人更加強烈。

  也許是這個原因,此刻茱麗亞看著還在憑借僅存的一點意志抗爭著的卓凝,心裡忽然升起一種毀滅和報復的快感!

  茱麗亞望著卓凝的那種充滿誘惑和性感的奇異眼神,使年輕女孩的意識中忽然升起一種莫名的畏懼,當茱麗亞用手中的那根用柔軟的皮革製成的多頭寬皮鞭輕柔地拂過年輕女孩柔嫩豐滿的乳房時,一種極其羞恥的戰慄般的感覺使卓凝情不自禁地呻吟著,閉上了眼睛。

  卓凝接著感到一雙溫暖的手開始握著一塊吸滿水的海綿,在自己赤裸的身體上十分仔細而溫柔地擦拭起來!

  茱麗亞先用海綿把年輕女孩身上的那些污穢擦洗掉,接著丟下海綿,用手仔細地把那些海綿不易觸到的部位的污漬擦乾淨。由於卓凝依然被捆著保持著那種雙臂舉在頭頂、雙腿張開成『M』形舉在肚皮上的姿勢,這使得茱麗亞可以很輕鬆地用修長的手指在卓凝的腋下、脖子周圍、乳房、大腿內側、甚至是小穴等敏感部位撫摸擦洗起來。她甚至用手指輕輕地揉開年輕女孩小穴周圍的那些柔嫩的皺褶和包皮,仔細地擦拭掉每一點污漬!

  茱麗亞這種與其說是擦洗,不如說是挑逗和愛撫的刺激,使卓凝忍不住渾身顫抖起來。被同性以這種既溫柔又殘酷的方式撫摸赤裸的身體,使年輕女孩感到極其羞恥的同時,又有一種難以克制的愉悅從身體敏感的部位傳來!

  茱麗亞看到閉著眼睛的年輕女孩開始沉重地喘息,羞澀的紅暈泛起在被擦淨了污漬而重新變得清秀美麗的臉蛋上,胸前那對還依然被細線捆紮著乳頭的豐滿雪白的肥嫩雙乳也興奮得微微泛紅,一絲絲透明的粘液漸漸從被自己手指輕揉著的嬌嫩肉穴裡滲了出來!

  茱麗亞的眼中露出一種既憐愛又冷酷的神情。

  做為一個也曾經遭受過這種極其殘酷的虐待和折磨的女人,茱麗亞非常瞭解面前的這個年輕女孩的心理:在遭受了那麼多男人施與的殘忍的暴行和折磨之後,這種由一個同為女人的施與的溫柔細膩的挑逗與『虐待』,更加能夠徹底摧毀年輕女孩最後的心理防線,而徹底墮落到慾望的陷阱裡!

  茱麗亞開始更加細緻地用手指輕揉著年輕女孩已經開始充血的嬌嫩肉唇,擠壓著她勃起的陰核,使女孩的嘴裡不斷吐出斷斷續續的嗚咽,被繩索捆綁拉開的大腿機械地顫抖起來,晶瑩的淫水很快就濡濕了女孩迷人的肉縫!

  忽然,茱麗亞用另一隻手上的鞭梢按上了卓凝胸前鼓脹白嫩的碩大乳房,接著在繼續愛撫女孩肉穴的同時,用鞭梢好像幹面杖一樣在年輕女孩的乳房上輕柔地擠壓起來!

  稀薄的乳汁立刻隨著鞭梢的擠壓,從漲鼓鼓的雪白乳房裡噴濺出來!

  「啊!嗯……啊……」

  卓凝立刻輕聲地尖叫出來!被茱麗亞從自己的乳房裡擠出奶水,不僅沒有使年輕女孩感到痛苦,反而有一種難以形容的輕鬆感。卓凝睜開眼睛,看到茱麗亞正在低下頭,一邊用鞭梢碾壓著自己的乳房,一邊用嘴親吻著自己脹大的乳頭並把自己乳房中噴濺出的奶水吸進她的嘴裡!

  「啊……不要……求求你……嗯……」

  卓凝立刻感到一陣強烈的羞恥感,但同時也有一種奇異的熱潮隨著茱麗亞溫柔的『虐待』和羞辱從年輕女孩體內泛起,這種感覺使她忍不住開始輕輕蠕動著身體,發出柔弱婉轉的悲啼!

  忽然,茱麗亞用手捧住了卓凝的臉,接著吻上了她的嘴唇。

  卓凝立刻感到一個柔軟的舌頭剝開自己的嘴唇,接著一股帶著淡淡的甜味的溫暖液體迅速流進了自己的喉嚨裡!

  那是自己乳房裡流出的奶水!?

  茱麗亞的舌頭靈活地攪住了年輕女孩的舌頭,使卓凝剛剛意識到這點,那些混合著金髮女郎的唾液的自己的乳汁就已經流進了她的喉嚨。

  「哦…………」

  卓凝立刻發出一陣低沉婉轉的嗚咽……自己竟然在喝自己的奶水……羞愧的念頭使年輕女孩立刻渾身顫抖起來,同時一種戰慄般的快感也偷偷在她的意識裡湧動起來!

  「小母狗……你其實很喜歡被虐待,知道嗎?」

  茱麗亞用一種極其性感的聲音在卓凝耳邊輕輕說道。當從嘴裡說出『小母狗』這樣的字眼時,茱麗亞忽然也感到身體一陣震顫,一些暖洋洋的液體從她的大腿間流了下來!

  「不……哦……我不是……嗯……」

  卓凝聽到茱麗亞說出的羞辱的語言,立刻感到渾身發燒。年輕女孩發出婉轉的嗚咽,但隨即感到茱麗亞再次開始親吻自己敏感的乳房!

  鞭梢再次開始殘忍地擠壓著年輕女孩豐滿的雙乳,茱麗亞用嘴含著卓凝乳頭噴出的奶水,接著又像剛才那樣,嘴對嘴地把這些還帶著年輕女孩的體溫的奶水餵進卓凝的嘴裡!

  「嗚……嗯…………」

  一種受虐的感覺隨著自己乳房中流出的乳汁一起,流進了卓凝的身體,而另一種奇妙的暖洋洋的滋味則開始在體內湧動起來,使卓凝忍不住開始扭動著被捆綁的赤裸肉體,發出一種極其柔美的嗚咽和呻吟!

  「淫蕩的小母狗……你真可愛……」

  茱麗亞那種性感中略帶惡毒的柔和聲音再次在卓凝耳邊響起,這種聲音彷彿象咒語一樣,使卓凝開始感到意識混亂,最後的一點點羞恥感和自尊也開始融化了。

  卓凝感覺到一對柔軟溫暖的肉團擠壓在自己的乳房上,她睜開眼睛,看到金髮女郎已經爬上了桌子,跪在自己被捆綁著拉開的雙腿間,俯下身體用雙手托著她豐滿結實的乳房,在自己的雙乳上磨擦擠壓著!而金髮女郎的雙腿之間,赫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巨大假陽具,一頭插進她的肉穴裡,另一頭則正對著卓凝自己的嬌嫩肉穴!

  「啊…………」

  年輕女孩立刻發出無比羞恥的呻吟,渾身顫抖著閉上眼睛。她想掙扎或做出抗拒的姿態,可與茱麗亞的雙乳磨擦擠壓在一起的自己的乳房上卻不斷有奇妙的快感傳來,身體裡也有一種越來越猛烈的暗流幾乎要衝決而出。

  「小母狗,你下邊都已經濕透了呢!」

  茱麗亞那種略顯邪惡的柔和聲音再度響起在卓凝的耳邊,使卓凝情不自禁地顫抖起來。她潛意識中感到極其羞恥,可是身體卻明顯地感到一陣更強烈的快感!

  茱麗亞雙手捧著自己的乳房,慢慢跪了起來。她現在自己也感到一種從沒有過的興奮,這種興奮使茱麗亞忍不住也渾身發抖起來。

  茱麗亞慢慢地把一端插進自己肉穴裡的黑色雙頭假陽具的另一端插進了被捆在自己面前的年輕女孩的小穴裡!

  「啊!……」

  已經完全濕透了的火熱小穴裡,突然被粗大逼真的假陽具插入,卓凝立刻發出一聲短促的哀叫,身體興奮得幾乎痙攣起來!

  茱麗亞則感到被自己姦淫的年輕女孩的肉穴裡一陣收縮,把雙頭假陽具插進她自己肉穴裡的那端頂得猛插了一下,一陣強烈的快感使她也忍不住身體一陣顫抖!

  但茱麗亞隨即控制住了自己的身體,接著開始雙手按著卓凝被捆綁著拉開在身體兩邊的大腿,有節奏地緩慢而深入地用那連著自己和女孩的肉穴的雙頭假陽具抽插起來!

  「啊……嗯……啊!……」

  茱麗亞的每一下抽插都使卓凝發出一聲低沉的哀號,但她被假陽具抽插著的肉穴裡不斷流淌出的透明粘液、和充血膨脹起來的碩大陰核和乳頭,以及臉上那種美麗的紅暈,都說明整個年輕女孩那赤裸敏感的肉體已經無可救藥地興奮起來!

  而茱麗亞也感到了一種從沒有過的感覺:以施虐者的身份對一個失去反抗能力的女孩施暴的興奮和新鮮感,和自己被調教得極其敏感淫蕩的肉穴裡的強烈快感混合在一起,使茱麗亞感到一陣陣暈眩!她甚至不得不用手使勁按在卓凝的大腿上,才能支撐得住自己身體興奮的顫抖!

  茱麗亞一邊扭動著腰肢,有節奏地在控制著插進自己下身的假陽具在卓凝的小穴裡抽送姦淫著,一邊用一隻手拿起了那根柔軟的多頭皮鞭。

  『啪』!

  柔軟的皮鞭不輕不重地落在了卓凝雪白豐滿的乳房上,漲鼓鼓的肉球立刻淒慘地抖動起來,一條淡淡的微紅鞭痕浮現出來!

  「啊……嗯……」

  卓凝發出短促的哀叫。茱麗亞的鞭打不僅沒有使年輕女孩感到特別的疼痛,反而使她感到一種奇妙的滋味象暗流一樣在體內湧動,加上被茱麗亞用假陽具抽插的小穴裡那種又漲又酸的快感,使年輕女孩忍不住嗚咽著,開始不停扭動著屁股迎合起來!

  茱麗亞注意到被自己玩弄和虐待著的年輕女孩的慾望已經被自己完全撩撥了出來,開始不斷地扭動著被捆綁的赤裸肉體,嘴裡的嗚咽也逐漸變成了嬌媚的呻吟和啼哭。

  「小母狗,你現在知道自己是多麼淫賤了吧?」

  茱麗亞感到一種從沒有過的興奮和快感,她一邊用鞭子輕輕抽打著卓凝泛紅的肥碩雙乳,一邊用插進自己肉穴裡的雙頭假陽具抽插著女孩已經濕透了的嫩穴。

  「不……嗯、嗯……啊……啊!!!」

  茱麗亞的羞辱使卓凝感到一種戰慄般的感覺,這種奇妙的滋味和來自下身的強烈快感混合在一起,使年輕女孩徹底失去了控制,嬌羞地呻吟啼哭著,激烈地扭動著屁股,陷入了瘋狂的狀態。

  茱麗亞自己也開始興奮得幾乎失去了控制,她開始激烈地用雙頭假陽具抽插著年輕女孩開始不停收縮律動的肉穴,停止了對她的鞭打而用鞭梢殘酷地擠壓著卓凝充血勃起的巨大陰核。

  「啊!!!!」

  隨著一陣尖銳的哀叫,茱麗亞感到自己身下的女孩赤裸的肉體激烈地扭曲痙攣起來,卓凝的陰道一陣猛烈的收縮,接著一股暖暖的液體猛地湧了出來!

  達到了高潮的年輕女孩發出垂死的小動物一樣的尖銳悲鳴,被捆綁著的身體激烈地扭動著,雙腿和下身不停地抽搐著,翻著白眼幾乎昏厥了過去!

  與此同時,由於卓凝的陰道猛烈的收縮,使得雙頭假陽具被擠壓得猛地反向插進了茱麗亞也已經興奮不已的肉穴裡,使金髮女郎也發出大聲的哀叫,渾身顫抖著達到了高潮!

  卓凝此刻的頭腦裡已經幾乎是一片空白,她只感到強烈的快感好像決堤的洪水一樣不停猛烈地衝擊著自己的意識,使年輕女孩不停無意識地哀叫著,身體不停抽搐扭動!

  忽然,卓凝依稀感到一根修長柔滑的手指在自己屁股後面的那個小小的菊花洞周圍撫摸擠壓著,接著突然侵入了進去!

  「啊……不……」

  還沉浸在高潮的餘韻中的女孩立刻發出哀羞的啼叫,汗津津的豐滿屁股猛地抽搐著扭動起來!

  卓凝微微睜開眼睛,看到同樣滿臉興奮的紅暈的茱麗亞仍然跪在自己張開的雙腿間,她的一根修長的手指則沾著自己高潮後的肉穴裡源源流淌出的淫水,像毒蛇一樣地插進了自己的肛門並開始轉動抽送起來!

  「啊……不要……那裡……不行,嗯……」

  卓凝立刻感到一陣強烈的羞恥感,但這種和剛才被茱麗亞鞭打時一樣的戰慄的感覺卻使受虐的女孩渾身顫抖著,那種令她意志崩潰的奇妙快感再次從體內湧了起來!

  「別害怕……小母狗,你屁股後面的這個肉洞其實也是很淫蕩的……」

  茱麗亞嘴角帶著邪惡的微笑輕輕說道,她修長柔滑的手指開始在卓凝緊密柔嫩的屁眼裡不斷轉動抽送,同時用其他的手指輕輕按摩著年輕女孩已經被淫水完全濡濕了的會陰和屁股。

  一種又漲又癢的感覺從屁股後面的肉洞裡傳來,加上那種戰慄般的羞恥感,年輕女孩開始扭動著身體哭泣起來,但興奮的滋味卻不可遏制地從被茱麗亞玩弄的身體裡湧了起來。

  「嗚嗚……不要這樣……啊!嗚嗚……」

  卓凝的意志完全崩潰了,她對自己身體的反應感到極其無奈和羞愧,只能不停發出嫵媚的啼哭,豐滿的屁股左右搖擺著,樣子極其誘惑。

  「放鬆一點,小母狗……你會喜歡上這種方式的……」

  茱麗亞用手指不斷把年輕女孩再次興奮起來的肉穴裡源源流淌出的淫水抹進她緊窄嬌嫩的屁股洞裡,她感到這個女孩那緊密的肉洞裡已經漸漸濕潤起來,於是換上了一個一頭較細的雙頭假陽具,把粗的一端插進自己的肉穴,接著用手輕輕扒開年輕女孩豐滿的屁股,把較細的一端慢慢擠進了卓凝的屁眼裡!

  「啊……噢……」

  卓凝感到自己的屁眼被逐漸撐開,一種奇怪的酸漲感逐漸從屁股後面擴散開來,她忍不住發出嬌羞的啼叫,身體竟然再次興奮地顫抖起來!

  茱麗亞慢慢把身體假陽具插進卓凝的肛門,同時用手輕輕揉著年輕女孩戰慄著的豐滿屁股,接著輕輕抽送起來!

  「啊……不……嗚……嗚嗚……」

  屁股後面的肉洞被逐漸撐開並被假陽具插入抽送,一種強烈的恥辱感伴隨著難以形容的怪異快感使卓凝再次無助地呻吟啼哭起來,但已經被完全撩撥出性慾的年輕肉體卻失控地顫抖起來……

  阿歷克斯一走進牢房就聽到了一陣含混的、哭泣一般的嗚咽和呻吟。

  順著聲音看去,他看見了一個年輕女孩被鐐銬和繩索禁錮捆綁著跪趴在地上的赤裸雪白的肉體。

  年輕女孩的雙手被用一副金燦燦的手銬銬在背後,捆住雙臂的繩子則吊在天花板上,使她的上身與地面保持水平。她的雙腳則戴著同樣金燦燦的腳鐐,雙腿大大地叉開著跪在一個柔軟厚實的墊子上。她的面前則是一個表面用柔軟的皮革包裹的矮凳,女孩的頭和肩膀軟綿綿地靠在水面,支撐著上身的重量,這樣的姿勢使她即使這樣跪趴著很久,也不會感到過於疲勞或疼痛。

  這個跪趴在墊子上的女孩就是卓凝,她的頭現在正無力地歪在面前的矮凳上,嘴裡不斷發出興奮又疲憊的嗚咽,一對與她苗條年輕的身材不太相稱的肥碩乳房沉甸甸地墜在身下,一對充血興奮地脹大起來的乳頭上被殘酷而邪惡地穿上了金燦燦的精緻乳環!

  而年輕女孩高高翹著的赤裸豐滿的屁股後面,一個怪異而邪惡的機器正在嗡嗡轉動著,機器前面有兩個逼真的烏黑假陽具,上面的一個尺寸較小的插進了女孩雪白渾圓的屁股後面的小肉洞裡,而較粗的一個則插進了女孩前面那個濕淋淋的肉穴裡。兩個假陽具一進一出地以一種均勻的節奏在年輕女孩的兩個肉洞裡抽插著,使卓凝不斷發出興奮而又羞恥的啼叫和呻吟!

  阿歷克斯注意到年輕女孩已經完全放棄了抗拒和羞恥心,而迎合著屁股後面的機器抽送姦淫的赤裸身體上遍佈一些淡淡的血紅鞭痕,那個汗津津地泛著淫靡光澤的豐滿屁股更是被鞭打得微微紅腫起來!他獰笑著從旁邊的地上拾起了那根柔軟的皮鞭,對著年輕女孩正興奮地扭動著的雪白屁股抽了下來!

  鞭子落在沾滿汗水而變得滑膩膩的屁股上,立刻發出沉悶的啪啪聲!

  年輕女孩的屁股上立刻浮現出幾道交錯的淡淡鞭痕,豐滿的屁股立刻輕輕地搖擺起來,卓凝的嘴裡也洩漏出一陣痛苦和興奮交織的低沉嗚咽!

  阿歷克斯滿意極了,因為他看出卓凝的自尊心和羞恥感都已經被強烈的快感和肉慾徹底撕碎了,這個女孩已經徹底地墮落成了一個洩慾的玩具和性奴隸。

  他開始用鞭子不停地輕輕抽打著卓凝赤裸的肩膀、大腿和屁股,而受虐的女孩則不停發出低沉嫵媚的哭泣和呻吟,兩個被機器操控著的假陽具則不停地在女孩的肉穴和屁眼裡快速抽送起來!

  「啊!啊!啊……」

  被虐待和玩弄著的年輕女孩忽然發出一陣興奮的尖銳悲鳴,她赤裸著跪趴在墊子上的身體猛地弓了起來,接著大腿開始抽搐痙攣,被兩個假陽具抽插著的豐滿屁股更是激烈地左右搖擺起來!

  卓凝再一次在這種殘酷而淫邪的調教虐待下達到了高潮,她尖叫著,扭動著赤裸的身體,漸漸地又癱軟了下來。

  「小母狗……舒服了嗎?」

  卓凝聽到了一個邪惡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她疲憊地睜開眼睛,看到了蹲在面前的阿歷克斯。

  卓凝的眼裡立刻流露出一種羞愧和畏縮的神情,她呻吟著,無力地搖了一下頭。

  「小母狗,還說謊?」

  阿歷克斯冷笑著,用鞭子用力抽打了一下卓凝汗水淋漓的後背,使年輕女孩發出一聲短促而無力的呻吟。

  他接著走到卓凝的背後,把正在輪番抽插年輕女孩的小穴和屁眼的機器停了下來,接著搬開。

  還在興奮地翕動收縮著的兩個肉洞裡的假陽具忽然被抽出來,卓凝立刻發出一陣婉轉的嗚咽,被鞭子抽打得紅腫起來的豐滿屁股不安地扭動起來!

  「哼哼……你這個淫蕩的小母狗,還嘴硬嗎?」

  阿歷克斯用手拍著年輕女孩不安地扭動著的豐滿屁股,撫摸著她已經被大片的淫水徹底濡濕的股間和大腿,使卓凝羞恥地呻吟著顫抖起來。

  「小母狗,讓你下賤的屁眼嘗嘗真正的肉棒的滋味吧!」

  阿歷克斯說著,在卓凝的身後跪了下來。

  卓凝立刻感到一根火熱粗大的東西輕易地撐開了自己已經被調教得完全適應了異物插入的肛門,接著一種與假陽具完全不同的溫暖的充實感從屁股後面的肉洞裡傳來!

  「嗯……不……啊!啊……」

  卓凝起初還勉強試圖抗拒一下,但隨即就感到那種奇妙的暖暖的充實和酸漲的感覺從屁股洞裡蔓延開來,那種混合著羞恥感和興奮感的滋味使年輕女孩立刻放棄了無力的抵抗,渾身顫抖著興奮地呻吟起來!

  「好一個淫蕩的小母狗……啊……」

  阿歷克斯感到年輕女孩那柔軟溫暖的直腸緊密地纏繞著自己的肉棒,面前這豐滿的屁股馴服地扭動著,這種徹底的征服感使他興奮地喘息起來!

  阿歷克斯開始用手按住面前跪趴著的卓凝那豐滿結實的屁股,在她的身體裡用力地抽插姦淫起來。

  阿歷克斯的下身撞擊著卓凝豐滿的屁股發出沉悶的劈啪聲,再加上男人沉重的喘息和受虐的年輕女孩哭泣一樣興奮淫蕩的哀叫和嗚咽,在牢房裡形成一種迴盪著的極其淫邪的樂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