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讓我終生難忘的女子


這個故事發生在07年,我大四那會兒。

  大四那年課業不多,大家都在忙著找工作或找對象,生活忙碌而又充實。而我工作已經找到,女友也不少,那時候也不知道有性吧這所伊甸園,所以反倒成了整天無所事事的閑人。

  千篇一律的日子過久了誰都會煩,我也一樣,所以我就尋思著做點小生意,鍛煉鍛煉自己。觀察了一段時間,我決定倒騰二手筆記本電腦。說干就干,東拼西湊借了點錢就直奔中關村中海市場去了。

  在公交車跑到鐵獅子墳那站的時候,一個女子隨人流上了車,不是滄桑的女人,也不是稚嫩的女孩,是個女子。生平從未見過如此美人,遊遍花叢的我,竟自慚形穢,不敢上前搭讪。事實上,驚見如此絕色,全車雄性誰不驚豔,都想一親芳澤,但被她高貴的氣息一逼,卻誰都望而卻步。高馬尾,小山眉,剪水眸,挺拔但不失柔美的鼻子,還有稍稍翹起的晶潤的粉唇,略施粉黛,讓本來就嫩白滑膩的臉上更添一抹嫣紅,柔媚,又不乏英氣。

  正巧坐我身邊的學生起身下車(我當時也沒座),我瞟了眼座位,又看了看她,微微一笑,下巴朝座位稍稍一指。

  她會意,回我甜甜一笑,走到我身旁坐下,還柔柔的說了聲謝謝。

  我一路上都想跟她說話,但面對女生一向遊刃有余的我此時卻感詞窮,直恨的自己想狠狠抽自己幾個耳光。

  到了中關村一街,她竟和我一同下車,我的心剛又泛起些許悸動,卻發現她繞過中海的正門走遠了。我搖搖頭,收拾收拾鋪滿殘花的心房,進了中海。

  漫無目的的走著,腦袋里全是她的身影,恨自己無能,后悔沒和她搭讪。

  " 想買電腦呀?" 一把好聽的聲音把我召回現實。

  我擡頭,看到她正站在櫃台內,微笑著看著我。她脫去了外套,此刻一件緊身的兔毛薄毛衣把她堅挺的乳房和柔細的腰肢展現的淋漓盡致,雪白的臉蛋在雪白纖長的兔毛的映襯下顯得粉嫩粉嫩的。

  " 呵呵,想要什麽型號的呀?" 她的輕笑讓我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趕緊支支吾吾了幾聲,想擺脫尴尬,卻連自己都不知道說的是什麽,反而讓自己更加尴尬。

  " 是要買電腦嗎?" 她爲我解圍。

  " 是" 我連忙應到。

  " 自己用還是轉手呀?"

  " 轉手的,想在學校里賣。" 我如實相告。

  " 哦,賣給學生的話,這款NC6000不錯哦……"

  ……

  第一次拿貨,我沒有貨比三家,也沒有討價還價,在她那里買了三台NC6000和一台T40。

  后來我了解到,她給我的價錢比市場價低了150,她只有50快的利潤,而且還不包括從沿海到北京的運費。臨走時她給了我她的QQ和電話,說以后要拿貨還來找她,我當然爽快的答應。

  回去以后我就趕緊加了她的QQ,存了她的電話。然后每天呆在網上等她。期間又去中海找了她幾次,買了些根本用不著的東西。通過QQ,我們的關系拉近的很快,一個月后,當我拿的那四台筆記本電腦全部出手的時候,我們也已經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她告訴我她叫靜,今年27歲,結婚3年了,剛來北京三個月,老公在廣東大沙頭也做二手筆記本電腦。在這期間,我們聊起我們初次見面的情景,我赤裸裸的告訴她:“第一次見你我就看上你了,你太漂亮了。”她那邊沈默了好久之后,一段話躍入我的眼睛:" 謝謝,那天你用的香水的牌子是 ONE 吧?"后面還帶了一個害羞的表情,我當時的心情立刻從緊張變成了幸福的眩暈。

  我在QQ上高興的告訴她我的電腦已經賣完了,她恭喜我,還開玩笑說要我請她吃飯。我說沒問題啊,求之不得呢。她有點意外,問我真的要請客?我說,明天正好去你拿再拿幾台電腦,順便一起吃個飯。

  第二天,我洗了個澡,打扮的整整齊齊的到了中海,挑好了貨,又在那幫她賣了一下午電腦,生意還不錯,一下午賣出去了六台。她挺高興,開玩笑的說:" 帥哥出馬,一個頂倆呀。" 我說:" 得了吧,你看那些買電腦的男人,哪個不是沖著你來的?" 她接著說:" 咱倆雙劍合璧,天下無敵。" 我有些放肆的在她耳邊開玩笑說:" 行啊,那你以后就跟了我吧。" 她笑著要掐我,明顯的臉紅了。

  她下班以后,我們出去找飯店,由於我們對這一帶都不是很熟,找了好久只發現了兩個賣包子的和一個賣神農架大燒餅的,這時天也黑了,還下起了小雨。北京的秋季幾乎從不下雨,但偏偏在今天這個重要時刻……

  還是她先開了口:" 要不咱們改天好嗎,我請你哦。" 我看也只能這麽辦了,就提議送她回家,她說不好意思麻煩我,她家也挺遠的,在我的堅持下,她最終還是同意了。

  到了立水橋地鐵站的時候,已經快8點多了,雨也下的挺大,由於從地鐵站到她家還要走上十幾分鍾的路,所以還沒到到她家樓下的,我們都淋濕了。我看她已經到家了,就故意說要冒雨回去,她說:" 你都淋濕了,這麽晚了也還沒吃飯,到我家避避雨,吃了飯再走嘛。" 夾雜著廣東腔的普通話用她糯糯的聲音說出來,讓我的骨頭都酥了。

  她和一對夫妻合租一套房子,而那對夫妻這幾天剛好不在。大家可能會奇怪,爲什麽巧合這麽多呢?其實如果沒有這些巧合,我的這些體驗以及這篇文章又怎麽會存在?就是因爲某個奇迹般美好的結果是由一系列巧合促成,所以它才值得被回憶,被記錄。

  在這個彌蕩著溫溫的香氣的密閉空間里,我看見了她用過的馬桶,用過的浴缸,擦過乳房和臀部的毛巾,赤裸著身子睡過的床,還有晾在窗前的絲襪,胸罩和內褲還有地上曾包裹她可愛腳丫的絨毛拖鞋,再看著她挺翹渾圓而不碩大的臀部扭來扭去的忙東忙西,我感到內心邪惡的欲望升騰,幻想著自己沖上去把她按在沙發上,撕開她的短裙,撕爛她的絲襪和內褲,瘋狂的啃咬她俏生生的雪臀,再把腫脹的要爆掉的陰莖狠狠的刺進她嫩白多水的陰戶中,拼命沖刺,濺起一顆顆水珠。

  "你先擦擦,我去洗個澡哈,洗完就給你做飯" 柔柔的聲音讓我驚醒,隨后飄來一條潔白的毛巾,然后就看到她已經換了一身藍色的毛茸茸的睡袍走向浴室,優美的曲線若隱若現,長長的頭發披散著,向我展示著她最最柔媚的一面,這時我發現我的弟弟早已腫脹的難受了。

  她出來后就去做飯,然后一起吃飯,我們天南海北的聊著,吃完飯,雨還沒停,我們就到她的臥室里看電視,並排坐著,邊吃桔子邊胡侃,她用胳膊肘子頂頂我,對我說:" 把手伸出來。" 我不知道她要干嘛,老實的伸到她面前,她卻撅起小嘴,把兩顆桔子籽吐到了我的掌心,水汪汪的眼睛笑盈盈的看著我說:"姐姐教你,追女孩子,眼睛要放靈活點,女孩子可都是很注重細節的。" 我用下巴指指她的胸前,跟她開玩笑說:" 嘿,我的眼睛已經很活啦,那,你已經走光啦。" 她低頭一看,睡袍兩個前襟咧開了一個很大的縫隙,從我這里望過去剛好能看到她大半個凝脂般的酥胸。她趕緊把手按在胸口,然后咬著下嘴唇,微微蹙

  眉裝作生氣的樣子,在我腰上狠狠掐了一把。我又勃起了,我發現,調戲她,特別容易讓我興奮。

  我借機深呼吸了幾下,讓自己冷靜下來,仔細的想了想,我今晚想要干什麽?這個大家都知道。

  我如果侵犯她,她會翻臉送客嗎?應該不會吧,這麽晚了帶一個男人到家里來,誰都會浮想聯翩。但是她可能真的只是想讓我避避雨,真的只是把我當弟弟?到底做還是不做?我很猶豫,最后決定賭上一把,於是使出了誘拐人妻的金玉良方——按摩大法。

  我硬著頭皮跟她說:" 姐,你一站就是一天,那麽辛苦,我幫你按摩吧。"說完我的臉滾燙滾燙的,也不敢迎上她的目光,似乎我的任何龌龊想法在她的目光下都會赤裸裸的暴露。

  " 呵呵,好啊,謝謝你哈。" 我沒想到她答應的這麽爽快。

  她趴到床上,把飄香的長發攬到右邊,右臉趴在交疊的兩只前臂上,左臉則暴露在我色色的目光中。臉蛋的輪廓線條很美,柔柔的。

  我跪在她身邊,輕輕的捏著她的肩膀,她的肩膀狹長,單薄而又柔軟,更大的感覺是滑膩,像水一樣。

  我的手慢慢朝下按,從頸椎到腰椎,然后停了下來。觸摸著她滑膩的肌膚,用兩只手掌丈量她柔軟的纖腰,想象著浴袍下的胴體是何等的柔嫩光鮮。然后再朝下,慢慢接觸她的臀部,當半只手掌覆蓋了她的又肥又滑的屁股時停了下來,輕輕按著,看她的反應。結果,她沒說什麽。

  我正猶豫是不是要再朝下試探試探的時候,她慵懶的聲音膩膩的說:" 別老按一個地方呀,都按按。" 聽了這話,我一咬牙,沒給自己思考的機會,就突然把兩只手覆蓋在了她渾圓的屁股頂端,那時我好激動,腦袋嗡嗡直響,耳朵也只能聽見自己的心在" 砰砰砰" 的快速跳動。我的手就覆蓋在她屁股上輕輕按著,看她沒有什麽反應之后,手指漸漸施力,由按轉捏,在確定她沒什麽不悅后,再逐漸加大力道,把她的美臀捏成各種形狀,腦袋里還在幻想著睡袍下面雪白的屁股被我狠狠掰開,粉紅的菊花暴露在我眼前的樣子。

  我越想越興奮,越興奮就越沖動,終於,我的沖動沖破了理智的束縛,猛地從她后面壓上,嘴唇和鼻子在她香噴噴的臉上脖子上,貪婪的摩擦,貪婪的聞香,放在她臀部的右手,也以中指爲代表,挺進了那道深深的溝壑中,在溝壑和兩腿之間顫抖的摸索。她也開始迎合我嘴唇的探索,將她那讓我朝思暮想,想把舌頭和陰莖都狠狠的塞進去的小嘴送到我的唇上,我們動情的吻著,貪婪的吮吸對方的舌頭,吞下對方的津液,我聽的到她的呼吸也變得粗重,偶爾的一聲呻吟更是讓我幾欲射精。

  我右手拉起她的裙擺,撫摸揉捏她滑膩的臀縫,陰戶和大腿,緊繃繃的棉質內褲已經有了水漬,摸上去滑膩膩的,想到這些水漬的源頭,焚身的欲火燃燒的就更旺。我把手伸到她內褲里,中指塞進她臀縫的深處,輕輕的揉按那朵溫暖柔軟的小菊花,小菊花害羞,花心收縮,試圖逃離我的指尖,花瓣也一合一合的妄想把我的手指推出。然后中指繼續朝下,經過一片光滑,到了一個安靜的溫泉,指尖輕輕掠過水面,她顫顫的長長的" 嗯" 了一聲,又讓我的大炮差點走火。

  右手中指插進泉眼攪弄,由輕到重,由慢道快,溫熱的泉水四處飛濺,她鼻腔里顫顫的" 嗯" 聲也連在了一起,髋部還偶爾猛烈的痙攣一下。

  她突然懸崖勒馬,我有點詫異,沒想到她說:" 你身上濕濕的,去洗個澡吧。" 我也懷疑這是不是她的緩兵之計,但看著她濕潤朦胧的雙眼,我認爲我不忍也不敢硬來,因爲我發現我已經深深的愛上了眼前這個美麗的有夫之婦。

  乖乖的洗完澡,只穿了一條內褲就進了她的臥室,弟弟還硬著,被內褲勒成了一個圓弧。她已經穿著睡袍鑽進了被窩,我因爲身上有水就沒急著進去,趴在她身邊,用手指背部輕輕撫摸她臉龐的輪廓,她沒什麽反應,只是閉著眼。我輕輕的吻了她的額頭和臉蛋,正當我準備吻她的嘴唇時,她睜開了眼,用右手撫摸著我的左臉,望著我說:" S(MYNAME),我們不能這樣啊。" 我握住她的右手,輕吻著,說:" 可是,我愛你啊,第一次見到你就愛上你了,這就是一見鍾情吧。" 其實我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愛上她的,只是男人都喜歡這麽說。接著她淡淡的說:" 可是我已經結婚了。" 我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麽好,停頓了一會,說:" 恩,我知道。" 然后沒給她思考的時間,就用右手捏住他的下巴,吻上了她的唇。

  她有點抗拒,扭著頭,用手推我,還不肯把嘴張開,我就放開了右手,吻她的耳朵和脖子,她也總是躲閃,老說:" 不行啊,別這樣。" 我右手伸進她的睡袍里,握住她的乳房,入手一片溫軟滑膩,輕輕的捏著。她又來抓我的右手,勁還挺大。

  我有點急惱了,猛地起身,掀開被子,她被嚇了一跳,手捂住胸前,我抓住她的兩只手按到她的頭頂,身子壓上去,瘋狂的親吻她任何我能親到地方,她左右搖頭抵抗,這幕場景我感覺像極了日本AV里的強奸片。慢慢的她呼吸變得粗重,也漸漸停止了反抗,開始迎合我的親吻,腿也纏上了我的腿,我放開她的雙手,穿過她的后背將她環抱,她也動情的摟緊我的脖子,我雙腿撐開她的雙腿,前胸貼著她滑膩豐滿的雙乳,腫脹的陰莖隔著兩層內褲摩擦著她的陰部。此刻我只想牢牢的把她抱緊,體驗肝膽相照,靈肉相接的滿足感,我們把對方勒的越來越緊,仿佛這樣我們就會溶爲一體,我們的呼吸越來越粗重,直到她又長長的"嗯" 了一聲,說:" 哎呦,喘不過氣來了。" 然后我們相視而笑,她像淘氣小女孩一樣飛快的咬了下我的嘴唇,然后把臉埋到我的肩頸" 咯咯" 笑了起來。此時我感覺自己就是她的依靠,她的男人,而她就是我心愛的小女人。這種滿足感太強烈了,之后我跟別的女孩子上床時也試圖尋找這種感覺,雖然也有,但卻遠遠不如和她強烈。

  她咯咯的笑聲在我耳際回蕩,溫熱的呼吸撫摸著我的肩頸,挑撥著我的原始欲望。看著她雪白的耳朵和幾絲烏黑的鬓發相互映襯,我忍不住將她柔軟的耳垂含在口中,用舌尖輕輕撩撥,鼻孔噴出冗長的熱氣,灌入她的耳孔,仿佛呼呼的風聲,吹的她渾身酥麻,又開始輕輕呻吟,脖子上也起了一層細細的雞皮疙瘩。我繼續向下,舔舐她的粉頸,鎖骨,用牙齒輕咬她的喉管,繼續向下,來到夢想已久的乳房。

  我抽出壓在她背后的雙手,撐起身子細細打量這對讓我魂牽夢繞的玉兔,這一看,不禁讓我心神飄蕩,就像白玉豆腐一樣,雪膚凝脂,細看還有些微透明,可以看到幾根青筋在膚下若隱若現。我的鼻息打在上面,仿佛那團雪膩都要凹陷一塊。乳暈是淡淡的棕色,櫻桃一樣的乳頭也早已傲然挺立。

  而她兩手深深的插入我的發中,稍稍用力下壓,我會意,開始用舌尖在那顆櫻桃周圍緩緩打轉,另一手則覆蓋住另一團雪膩,竟然沒能盈握,柔軟的乳肉從我指縫中漲出,在我松開緊握的反複中,另一邊的櫻桃也已  在腹部沒做逗留我的舌頭就直接來到了那兩條白膩晶潤的大腿之間,脫下她的內褲,仔細觀察那腿間的溫泉。

  那溫泉只有稀疏的遮蔽,绛色的細縫隱藏其中,仿佛一塊晶瑩的漢白玉從中裂開,露出誘人的淺紅色澤,還有一泓泉水正慢慢溢出,在泉口下方慢慢聚積,形成一滴晶瑩的玉露。我伸出舌頭卷走那滴玉露,口感膩滑溫鹹,再順著裂縫逆舔上去,又擠粘出些許,舌尖探入縫中,開始無度的索取。她也因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五指抓住我的頭發,晶潤的大腿也夾緊了我的臉。我強行掰開她的雙腿,用舌頭猛烈掃蕩她的溪谷,每條溝壑,每個褶皺都不放過,再用舌頭深深插入泉眼,瘋狂攪拌,把溫熱的泉水和著津液一起吞下。她的叫聲越來越高,越來越急,最后在頂端嘎然而止,小腹緊收,可以清晰的看到一根根肋骨,就這樣保持了三秒后,全身開始有規律的抽搐,她高潮了。

  高潮過后,我們又抱在一起,深情擁吻,她比之前更狂熱,把我嘴邊沾來的泉水統統舔走,然后翻身把我壓在身下,亂吻了一通后,在我耳邊夢呓般的對我說:" 寶貝,我來服侍你。" 又一陣射精的欲望沖的我眩暈。

  她的第一站是我的乳頭,我的乳頭不太敏感,就略過不說了。

  接著往下是我的腹部,舌頭在我腹肌上輕輕滑動(腹肌現在已經沒了),還輕咬我的側腰。她跪趴在我兩腿間,拉下我的內褲,被壓迫已久的弟弟終於得到釋放,興奮的朝她點頭,我閉上雙眼,準備集中心力盡情享受即將到來的歡愉。

  一只柔軟的小手握住我的弟弟,輕輕的套弄,這感覺確實比自己的右手好太多太多了,正自享受,就聽她調笑的說:" 喂,流水了哦,快看!" 我擡頭看去,馬眼上果然溢出綠豆大小的一滴,她用舌頭飛快的舔過,我卻渾身一個激靈。她得意的笑了,撸著我的弟弟柔柔的說:" 閉上眼睛,好好享受吧。" (我在性吧下的一部片里的女優也這麽說過,汗……)我對她感激的一笑,閉上眼睛躺好,感受著她溫柔的小手,也期待著更強烈的快感。

  毫無征兆的,她的手停了下來,接著我就突然感覺我的下體仿佛置身於一片溫熱的水煙之中,其中還有一條靈巧的小蛇,時而隱入云煙,時而在我的馬眼,冠溝和龜頭上四處遊走,直弄得我通體舒泰,不自覺的也呻吟出來。期間她還會和我閑聊幾句,問我舒服嗎?別的女孩有沒有她做的好?看著她性感的小嘴就在我龜頭上方一張一合的和我說話,想象著剛才就是這張好看的嘴含住我的陰莖,就是這只純潔的舌將我的龜頭全部潤濕,一種變態的快感蔓延全身,迫的我精關大急,差點噴在她雪白的臉蛋上。接著她擡起我的雙腿,邊注視著我邊用舌尖挑逗我的陰囊,這里並不是我的敏感區,但是看著這樣一個曾經碰碰她的手都會讓我興奮的女子正伏在我的兩腿之間,用她最聖潔的地方和我最肮髒的地方做著親密的接觸,只爲能讓我快樂,這種視覺上的刺激和精神上的滿足感再次使我精關告急。

  連忙拉起伏在我胯下的美人,翻身壓上,撇開她的雙腿,勃怒堅挺的男根對準她濕膩柔軟的泉眼,一刺到底,隨之而來的是一聲銷魂的高音,高音未收,便轉變成急速而連續的顫音。陰莖在那泓清泉中肆虐,龜頭在那層層嫩滑的褶皺中進出,晶瑩的淫水經過連續的肉體摩擦變成了白色泡沫,混雜著還未變成泡沫的液體,四處飛濺,粘在小腹上,陰毛上,陰囊上,還有她雪白的屁股上。

  我趴伏在她身上,胸膛壓緊她柔緩的乳房,手從她背后托起她渾圓的屁股,用力掰開,陰莖拼命插入,沒有什麽九淺一深,沒有什麽G點插法,只有被獸性支配的激烈的全根沒入的活塞運動。她短促的顫音一直持續著,我由陰莖和她陰道摩擦獲得的快感也快速的在龜頭積蓄,她的顫音越來越短促,我的快感也越來越強烈。當她的顫音又變成最高音再嘎然而止時,我龜頭的上的快感也已到達了爆發的阈值,她又收緊了小腹,挺起了細腰,屁股極力下壓,想躲開我龜頭的伐撻,但是卻遇到我雙手的阻攔。我用力的捏住她的雪臀,陰莖插入她陰道深處,小腹頂著她的陰蒂,PC肌開始劇烈收縮,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子彈一般的噴出,噴在她也正在劇烈收縮著的子宮頸口,就這樣一波一波,我們面頰相依,胸腹緊貼,靈與肉達到了真正的融合。

  事后,她貓兒一般的依偎在我懷里,在我的輕輕撫摸中沈沈睡去。

  接連幾天,我們每天都瘋狂的做愛,廚房里,浴缸里,馬桶上,晚上的陽台上,到處都有我們交合的痕迹,我整整用光了兩盒避孕套。再往后,她老公也來過幾次,但由於廣東那邊生意忙,呆不了幾天就回去了。我們倆又重新租了一套房子,離我的學校和中海都不遠,每天一起做飯,一起吃飯,一起洗澡,一起看電視,一起睡覺,就像一對小夫妻。

  有時候她跟她丈夫通電話,也看得出她是很在乎她老公的。我也從來沒有問過她愛不愛我,因爲我覺得自己沒有資格這樣問,第一,我是個小三;第二,我也沒能力成爲她的依靠。

  后來二手筆記本一直跌價,她在北京撐不下去了,於是打算回廣東。走前,她說她來北京這麽久了,還沒去好好玩過呢,就讓我帶她到處逛逛。我就帶她去了香山,雁棲湖,八達嶺還有譚拓寺等幾個有名的景點,那時正是桃花盛開的季節,她看見譚拓寺滿天的桃花,滿臉洋溢著開心,我看著她開心的笑臉,心里卻流淌著濃濃的憂傷。每天逛完,回到家里稍事休息就去浴室邊洗澡邊做愛,做飯的時候有時也做,甚至有時候一邊吃飯一邊做(挺刺激,狼友不妨試試),睡覺前在床上的一次是每天必做的。

  后來,她真的回了廣東。她走后,我換了QQ和電話,我們也再也沒有聯系過。從她走一直到現在,我和5個女孩子上過床,但沒有哪一個的身體讓我像對她的身體那樣癡迷,她給我的感覺也是她們遠遠比不上的。和她做愛之后,愛撫貓在懷里的她,那讓我感到是一種幸福,但是和她們做完愛后,只能感到無盡的空虛,對她的思念也愈加強烈。

  都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我想,也應該包括思念吧。

  我和她都是瘋狂的人,今天我把我們的過往呈現給各位狼友,並沒有亵渎她的意思,我和她都不是肉欲的奴隸,所以我認爲我們瘋狂的性愛就是我們相愛的最好體現。

  今天我花了6個小時寫出此文,權當祭奠我們已逝的愛情。

  (全文完)

  在腹部沒做逗留我的舌頭就直接來到了那兩條白膩晶潤的大腿之間,脫下她的內褲,仔細觀察那腿間的溫泉。

  那溫泉只有稀疏的遮蔽,绛色的細縫隱藏其中,仿佛一塊晶瑩的漢白玉從中裂開,露出誘人的淺紅色澤,還有一泓泉水正慢慢溢出,在泉口下方慢慢聚積,形成一滴晶瑩的玉露。我伸出舌頭卷走那滴玉露,口感膩滑溫鹹,再順著裂縫逆舔上去,又擠粘出些許,舌尖探入縫中,開始無度的索取。她也因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五指抓住我的頭發,晶潤的大腿也夾緊了我的臉。我強行掰開她的雙腿,用舌頭猛烈掃蕩她的溪谷,每條溝壑,每個褶皺都不放過,再用舌頭深深插入泉眼,瘋狂攪拌,把溫熱的泉水和著津液一起吞下。她的叫聲越來越高,越來越急,最后在頂端嘎然而止,小腹緊收,可以清晰的看到一根根肋骨,就這樣保持了三秒后,全身開始有規律的抽搐,她高潮了。

  高潮過后,我們又抱在一起,深情擁吻,她比之前更狂熱,把我嘴邊沾來的泉水統統舔走,然后翻身把我壓在身下,亂吻了一通后,在我耳邊夢呓般的對我說:" 寶貝,我來服侍你。" 又一陣射精的欲望沖的我眩暈。

  她的第一站是我的乳頭,我的乳頭不太敏感,就略過不說了。

  接著往下是我的腹部,舌頭在我腹肌上輕輕滑動(腹肌現在已經沒了),還輕咬我的側腰。她跪趴在我兩腿間,拉下我的內褲,被壓迫已久的弟弟終於得到釋放,興奮的朝她點頭,我閉上雙眼,準備集中心力盡情享受即將到來的歡愉。

  一只柔軟的小手握住我的弟弟,輕輕的套弄,這感覺確實比自己的右手好太多太多了,正自享受,就聽她調笑的說:" 喂,流水了哦,快看!" 我擡頭看去,馬眼上果然溢出綠豆大小的一滴,她用舌頭飛快的舔過,我卻渾身一個激靈。她得意的笑了,撸著我的弟弟柔柔的說:" 閉上眼睛,好好享受吧。" (我在性吧下的一部片里的女優也這麽說過,汗……)我對她感激的一笑,閉上眼睛躺好,感受著她溫柔的小手,也期待著更強烈的快感。

  毫無征兆的,她的手停了下來,接著我就突然感覺我的下體仿佛置身於一片溫熱的水煙之中,其中還有一條靈巧的小蛇,時而隱入云煙,時而在我的馬眼,冠溝和龜頭上四處遊走,直弄得我通體舒泰,不自覺的也呻吟出來。期間她還會和我閑聊幾句,問我舒服嗎?別的女孩有沒有她做的好?看著她性感的小嘴就在我龜頭上方一張一合的和我說話,想象著剛才就是這張好看的嘴含住我的陰莖,就是這只純潔的舌將我的龜頭全部潤濕,一種變態的快感蔓延全身,迫的我精關大急,差點噴在她雪白的臉蛋上。接著她擡起我的雙腿,邊注視著我邊用舌尖挑逗我的陰囊,這里並不是我的敏感區,但是看著這樣一個曾經碰碰她的手都會讓我興奮的女子正伏在我的兩腿之間,用她最聖潔的地方和我最肮髒的地方做著親密的接觸,只爲能讓我快樂,這種視覺上的刺激和精神上的滿足感再次使我精關告急。

  連忙拉起伏在我胯下的美人,翻身壓上,撇開她的雙腿,勃怒堅挺的男根對準她濕膩柔軟的泉眼,一刺到底,隨之而來的是一聲銷魂的高音,高音未收,便轉變成急速而連續的顫音。陰莖在那泓清泉中肆虐,龜頭在那層層嫩滑的褶皺中進出,晶瑩的淫水經過連續的肉體摩擦變成了白色泡沫,混雜著還未變成泡沫的液體,四處飛濺,粘在小腹上,陰毛上,陰囊上,還有她雪白的屁股上。

  我趴伏在她身上,胸膛壓緊她柔緩的乳房,手從她背后托起她渾圓的屁股,用力掰開,陰莖拼命插入,沒有什麽九淺一深,沒有什麽G點插法,只有被獸性支配的激烈的全根沒入的活塞運動。她短促的顫音一直持續著,我由陰莖和她陰道摩擦獲得的快感也快速的在龜頭積蓄,她的顫音越來越短促,我的快感也越來越強烈。當她的顫音又變成最高音再嘎然而止時,我龜頭的上的快感也已到達了爆發的阈值,她又收緊了小腹,挺起了細腰,屁股極力下壓,想躲開我龜頭的伐撻,但是卻遇到我雙手的阻攔。我用力的捏住她的雪臀,陰莖插入她陰道深處,小腹頂著她的陰蒂,PC肌開始劇烈收縮,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子彈一般的噴出,噴在她也正在劇烈收縮著的子宮頸口,就這樣一波一波,我們面頰相依,胸腹緊貼,靈與肉達到了真正的融合。

  事后,她貓兒一般的依偎在我懷里,在我的輕輕撫摸中沈沈睡去。

  接連幾天,我們每天都瘋狂的做愛,廚房里,浴缸里,馬桶上,晚上的陽台上,到處都有我們交合的痕迹,我整整用光了兩盒避孕套。再往后,她老公也來過幾次,但由於廣東那邊生意忙,呆不了幾天就回去了。我們倆又重新租了一套房子,離我的學校和中海都不遠,每天一起做飯,一起吃飯,一起洗澡,一起看電視,一起睡覺,就像一對小夫妻。

  有時候她跟她丈夫通電話,也看得出她是很在乎她老公的。我也從來沒有問過她愛不愛我,因爲我覺得自己沒有資格這樣問,第一,我是個小三;第二,我也沒能力成爲她的依靠。

  后來二手筆記本一直跌價,她在北京撐不下去了,於是打算回廣東。走前,她說她來北京這麽久了,還沒去好好玩過呢,就讓我帶她到處逛逛。我就帶她去了香山,雁棲湖,八達嶺還有譚拓寺等幾個有名的景點,那時正是桃花盛開的季節,她看見譚拓寺滿天的桃花,滿臉洋溢著開心,我看著她開心的笑臉,心里卻流淌著濃濃的憂傷。每天逛完,回到家里稍事休息就去浴室邊洗澡邊做愛,做飯的時候有時也做,甚至有時候一邊吃飯一邊做(挺刺激,狼友不妨試試),睡覺前在床上的一次是每天必做的。

  后來,她真的回了廣東。她走后,我換了QQ和電話,我們也再也沒有聯系過。從她走一直到現在,我和5個女孩子上過床,但沒有哪一個的身體讓我像對她的身體那樣癡迷,她給我的感覺也是她們遠遠比不上的。和她做愛之后,愛撫貓在懷里的她,那讓我感到是一種幸福,但是和她們做完愛后,只能感到無盡的空虛,對她的思念也愈加強烈。

  都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我想,也應該包括思念吧。

  我和她都是瘋狂的人,今天我把我們的過往呈現給各位狼友,並沒有亵渎她的意思,我和她都不是肉欲的奴隸,所以我認爲我們瘋狂的性愛就是我們相愛的最好體現。

  今天我花了6個小時寫出此文,權當祭奠我們已逝的愛情。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