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三夜的旅行 一龍二鳳


背包旅行近年來越來越火,從去年開始我也加入到這項活動中,並且從中得到不少的樂趣。那是一次四天三夜的旅行,那條線路是我和女友都嚮往以久的,而且還有三晚的外宿……這更讓人激動不已。想想看,可以在野外一邊看星星,一邊聽蟲鳴,一邊做愛做的事,多麼難得的享受……

第一天早早的和女友趕到集合地點。這次的隊伍加領隊共23人,15男8女。很意外的,我女友發現她關係很好的高中同學也在這個隊中。

我女友叫陳依,通過介紹知道她同學叫徐悠。我可是仔細的打量了徐悠一下,為什麼呢?因為她長得挺像一個av女優,那個女優好像櫻田什麼的(Sakura Sakurada)。不過徐悠的氣質要好得多,畢竟人家是當老師的嘛。因為是小學老師,所以徐悠還微微給人一個甜甜的感覺……總的來說是美女。

帶著:「徐悠、徐悠,從名字就知道你果然和女優有源。」這樣無聊的想法,踏上了這次旅途。這天乘車、進山、紮營、就餐。。。。。。通通略過。只是紮營時有個小插曲,我女友那個女優同學因為領隊的失誤,無帳可混,而我們的是160CM的大雙人帳,勉強可以擠三人,於是……二人世界就這樣沒有了。

飯後本來該休息的,但因為是第一天,大家精力都還比較旺盛,於是就開始搞那些傳統的遊戲,這些遊戲本來就是讓男女互相有機可乘的,再加上野外黑燈瞎火的,我乘機對女友上下其手,女友也不甘示弱的對我還擊,徐悠在遊戲中也和我們靠得比較近,嘿嘿我當然乘機吃了點豆腐,手感還不錯……反正搞得有點興奮了。

終於玩累了,各自入帳

很鬱悶帳中多了一個人,強壓下剛才遊戲帶來的興奮,緩緩睡去,我女友睡中間……好像有個美女在帳中她也不自在哈。濛濛濃濃中感覺有隻手在我小弟上來回撫摸,睜眼一看,不知什麼時候女友已經悄悄拉開了我的睡袋拉鏈,現在正用手在給我的小弟打氣。

我輕輕把女友拉在懷裡,在她耳邊輕聲說到:「小依,想要啊,帳篷裡面可有三個人喲。」

平時女友都比較害羞,這種有人在旁邊的情況下是不會有太親暱的舉動的。但今天不知道是怎麼這麼興奮,居然主動來撩撥我。

`「我不管,人家就是想要嘛,而且……而且她好像已經睡著了……」

聽到小依主動的要求,我也不由得興奮起來,狠狠的吻了過去。當然,仔細的聽了聽徐悠的呼吸,沈穩而深長,確實是睡著了。馬上動手把我倆的睡袋拼起來(特地買的可對拼的睡袋),輕輕的除去彼此的衣物,然後用手向對方進攻過去。

小依寶貝,你今天這麼想要啊,下面都這麼濕了……」

「討厭,你……你下面還不是硬得不像話。」女友被我模得有點激動了,聲音也大起來。

「噓……小聲點,不要把她吵醒了。」話雖這樣說,手卻加緊在小依身上遊走,在她的敏感地帶更是用力的照顧,不一會就讓她不能自已了。

「來嘛……快來嘛……我要你……」小依低聲要求道。

聽道小依這樣說,我馬上壓了上去,用已經漲大的陰莖在小依的桃源洞口和陰蒂上來回的磨著,讓她更是激動,陰道也能縮得更緊。小依的雙腿已經緊緊的纏住了我,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感覺是時候了,我挺起我的武器狠狠的插了進去。

「啊……討厭……你怎麼這麼大……」

不給她踹息的機會,我馬上小聲但快速的抽插起來,真是緊啊。

由於不敢大聲的呻吟,小依只得用力的纏緊我,在我耳邊急促的嬌喘。

旁邊還睡著其他人,而我正用力幹著我心愛的女友,真是一種莫名的興奮,比平時刺激多了,驢行途中做起來真是爽啊。我用勁、我加快速度衝刺……小依的嬌喘聲也越來越沈重,她馬上要高潮了,我也要來了,又是一次完美的性愛。正在這個緊要關頭,我突然發現徐悠動了一下,好像是驚醒了。

「拜託,不要是現在吧!」我暗暗祈求道。

好像老天開眼了,徐悠只是動了一下,似乎並沒有醒過來,我加緊衝刺,難得的刺激呀。

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有被人注視的感覺,難道徐悠真的醒了?

下面雖然沒有停下來,但射精的感覺卻慢慢變淡了,不行,我要加快,用力。我緊緊的貼在小依身上,幾乎全部抽出再一查到底,用恥骨磨擦陰蒂,用身體磨擦小依的身體,慢慢的興奮的感覺又回來了,並且我也感覺到小依也到了高潮的邊緣。

「快……加油……加油……」小依緊緊的抓著我,手指象陷入了肉裡。

「小依,寶貝,舒服吧,我也要來了……」最後的衝刺。

突然,我下意識的扭過頭去看向徐悠,發現她睡袋中正輕輕的起伏著,她在動!她醒了!該死,這意外的發現把射精的感覺從我體內完全抽了出去,雖然身體沒有停下來,但已經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

這時,小依開始在我身下顫抖起來,她卻達到高潮了。怎麼辦?停下來嗎?

我不甘心,我也要一洩為快。我還是不停的抽插著,卻不得不觀察徐悠的舉動,她在動個什麼勁啊?

不知道過了多久,反正小依又高潮了,而我卻越來越沒有感覺,都怪這個徐悠,壞了我的好事。

「老公,你今天怎麼這麼厲害,這麼久了還沒來,我不行了,我感覺要暈過去了……」小依有點吃不消了,向我討饒。

「我也不知道,唉,算了,那就不來了吧。」說著,我停止了抽動,慢慢的拔出仍然堅挺的老二。

「老公,對不起,沒讓你盡興,改天人家一定好好補償你。又纏綿了一會兒,小依竟然沈沈睡去,還輕聲打起了鼾,大概也是累了吧。卻沒注意我和她換了位置,現在是我睡中間了。我輕輕分開睡袋,讓小依睡得更舒服,我卻翻來覆去睡不著。聽著小依悠長的呼吸聲,想著徐悠到底睡沒睡,過了好久才又迷糊起來。

怎麼又來了?我感覺又有手隔著睡袋在撫摸我還半硬不硬的老二,小依又想要了?

我睜開眼卻發現那不是小依的手,竟然是徐悠的手!

「你….你….你,你幹什麼!」沒想到竟然是我有點慌。但老二已經不爭氣的硬了起來。

「我幹什麼?你們兩個討厭死了,有其他人還幹得熱火朝天的。還問我在幹什麼。」

原來你真的醒了,那你剛才一直在旁邊偷聽!」

「還用偷聽麼?我不想聽都不行。」 徐悠一邊說著,手上卻一直沒停。我也越來越硬了。

「你停下,你停下,我女朋友在旁邊呢!」我的手在睡袋中去檔住徐悠的手。

「哼,她也要負責,剛才你們倆讓人家睡不著,人家就忍不住想用手解決一下,誰知越弄越睡不著…….」

「停,停,停,你的手不要再動了,小心我犯錯誤。」我可是男的,你再摸下去我可忍不住了。

「嘻嘻,就是要你犯錯誤,來吧,讓我也好好滿足一下,你不是剛才沒射嗎。」

「不要開玩笑了,剛才的事算我們對不起好不好。」

誰和你開玩笑,你不讓我好好滿足一下,我怎麼睡得著,如果睡不好明天會變難看的。」

「不會吧,小依就睡在旁邊呢。」

「怕什麼,她不是睡著了嗎,正打鼾呢。剛才我在旁邊你們兩個不是做得很愉快嗎!」

「那可不一樣啊。那是和我女友呀,和你算什麼呢?」

哼!你要是不做,我明天就告訴小依說你乘她睡著了非禮我……再說我和小依不是好朋友麼,你就當幫幫好朋友的忙吧。」 徐悠突然摟住了我的脖子,在我耳邊低語,並開始親吻我的耳垂,用舌頭調皮的在我脖子耳朵來回的打著旋,手也不停的撫弄我下面。

士可殺不可挑(逗),居然敢威脅我,我等會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終於我拉開睡袋,雙手如狼般惡狠狠的撲了過去。徐悠也把睡袋完全拉開,高興的迎接我。徐悠的皮膚跟小依差不多光滑,但是感覺身上更緊一些,可能是平時有經常運動的緣故吧,這點可以從乳房上得到證實。小依的乳房大一些,柔軟一些,而徐悠的則小一些,堅挺一些,摸起來更有彈性。我的手開始向下面的森林探索,徐悠的手也早已握住我的老二上下套弄。原來你已經這麼氾濫了,剛才一定忍得很辛苦吧。」我的手指在徐悠的洞口和陰蒂上來回碾壓。" 「嗯……輕點……好舒服……就是那裡……我就是想要嘛…….啊……不要笑人家……」

感覺徐悠的唇和身體越來越燙,套弄我的陰莖也越來越用力,知道她想要了。

「小壞蛋,是不是想要了呀,想要就說喲。」手更是在她的要害處加力。

「嘿嘿,著急了吧。不要急,先等等。」

「還等什麼呀,快來呀,不要逗人家了。」

「同樣的錯誤我可不想再犯,萬一等會小依醒了,那可不得了,我可是真心愛她的,不想讓她傷心,這樣吧,先穿點衣服,然後拿上野餐墊和一個睡袋,我們走遠點。」這本來是我想和小依一起做的,沒想到居然和徐悠一起去了。

「這是個好辦法,快點走吧,人家忍不住了。」

我們離開營地走了100多米,找了個辟靜的地方。剛鋪好了墊子,徐悠就迫不及待的撲過來坐在我身上扒掉我的褲子,扶著我的陰莖狠狠的坐了下去。她下身早就脫得光光並且水流成河,於是應聲而入。

野外的晚上是很冷的,用野餐墊墊在地上再用睡袋把我倆緊緊的裹起來。徐悠坐在我懷裡,雙腿纏著我的腰,手死命摟著我,不知是冷還是沈靜在被插入的性福中。徐悠的小穴包圍著我的老二,熱得像熔爐一樣,這種全新的感受,讓我感覺特別的刺激。

現在這種姿勢,陰莖插入得特別的深,直接抵在子宮頸,也就是所謂的花心上,平時用這種姿勢干女友時,她總是才被插了十幾下就不斷唉聲求饒,我也因為特別的深入而爽得不行。現在,是用這種刺激的姿勢幹著可以說是一個陌生的美女,更讓人high得不行。腦海中閃現著干死她的念頭,手不斷托起徐悠結實的臀部再重重的放下,感覺老二不斷鑽入那一團火熱,然後猛的擊打著一團軟肉,十下,二十下……無數下,興奮的我彷彿不知疲倦,不停的托起放下,直至感覺到有些洩意才停下,這幾十下沒有對女友時那種憐香惜玉的感覺,完全是性慾發洩式的狠幹,一種不同平日的莫名的興奮正在心底滋生,真他媽太爽了!比干女友爽多了。 剛才狂干時沒注意,停下來才發現徐悠的向後仰著,一動不動。天哪,不會是真被我干死了吧!「喂,徐悠……」我輕輕的搖了搖她。

「啊…」幾秒鐘後,徐悠終於嬌喘了一聲。「你太狠了,你,剛才酸死我了,感覺象完全透不過來氣了。」說著,她的身體微微的顫抖起來。這好像是高潮的前兆!

「不是讓你很爽麼……」我調笑道,「你是不是要來了。」

「討厭,你一點都不憐香惜玉……不過,感覺……感覺好像真的不錯,平時都沒有這麼快高潮的……你……你繼續嘛……」

「怎麼,你男朋友沒我厲害麼?嘿嘿……」我淫笑著(真的是淫笑),「說點淫蕩的話,求我,平時小依越求我,我越能讓她……嘿嘿。」

「討厭,你這人怎麼這麼變態……我才不說……嗯…啊」見她嘴硬,我用老二在裡面緩緩的攪拌。

「嗯…啊,癢啊,你,不要動,不……動。」

「到底是動,還是不動!」一邊說一邊抵在花心上磨著。

「要動,啊,不,那裡,啊,不……動啊……」

「快求我!」我用力的在裡面鑽動,不時的襲擊徐悠的花心,她顫抖得越來越厲害,嘴裡也哆哆嗦嗦的快要說不出話來,越來越緊,似乎裡面也在顫抖。

感覺到她的變化,已經是高潮邊緣了,我索性停了下來。

「不要停啊,繼續用力,用力啊,加油,加油……」這女人已經動情得胡言亂語了。

「求我,不然我就停下,就此打住了。」

「你!你太壞了,我,我……啊!」我又用力的頂了一下,「說,快說!求我干你,求我干死你!」我也有點興奮得發狂了。「說了我馬上讓你高潮得昏死過去……」

「我不說,啊∼∼」我用力的研磨徐悠的花心,然後猛的抽出,停在洞口。我要摧毀她的防線。

「啊∼!求你來嘛…」終於被我征服了!嘿嘿。「要說干,求我干死你……求我用jb幹你的騷逼,快說!」繼續逼迫她。

「嗚,來嘛,求你幹我,干死我的,干死我的騷…啊∼∼∼」聽到這裡,我也再忍不住了,重重的插了進去。

由於剛才的那幾十下,我的手也酸了,那個姿勢征服感也不強,於是把徐悠仰放在墊上,把她的兩條結實的玉腿架在肩上,分開,狠狠的一插到底,再磨上一磨,攪上一攪,再完全抽出,一插到底……心裡瘋狂的念叨著「干死你,干爛你…」一種虐待、強姦般的快感,生理和心理的雙重興奮……

「啊∼,啊∼,哎呀,啊∼……」徐悠歇斯底里的呻吟著,叫喊著,在靜夜裡顯得格外的淫蕩,野外的蟲蟲也嚇得不敢吱聲了,除了抽插的啪啪聲和徐悠的呻吟,格外的「寧靜」。

雖然已經離營地較遠,但聽見她這樣的高聲淫唱,我還是用手摀住了徐悠的嘴,還讓她吸吮我的指頭,現在只能聽見她的嗚咽聲,越來越像在強姦她了,快感也越來越強。

我也要射了。於是把她的雙腿從肩上放下,分開兩邊,用我的身體壓在她身上,雙手從她背後用力摟著,這樣每一次不僅插入得深,而且還能摩擦她的陰蒂、摩擦她的乳房,揉弄她的身體,我也會得到更大的刺激。

用力做最後的衝刺,並用唇再次封住了徐悠的嘴,還是讓她只能發出嗚嗚聲。

正在這時,徐悠突然全身緊繃,陰道也縮得緊緊的,似乎在抽搐,似乎有數股熱流噴射……她先高潮了,這更激起了我的暴虐,更發狂的衝刺……更緊的陰道,奸她,奸死她……終於,又十幾下後,憋了許久的精液如潮的噴入她的秘穴,她的花房,液體灼熱的溫度加上衝擊,極度的快感讓徐悠白眼一翻,暫時失去了意識……

我喘息著壓在徐悠身上,用唇輕吻著她的頸側,好半天她才幽幽回過神來。

「太舒服了,像上了天,你太會幹了……」剛才用力過度,我懶懶的沒有力氣,不想說話,只是揉著她的乳房。徐悠滿足地帶著高潮的餘韻自言自語著。享受著手中的溫軟,聽著徐悠那象催眠曲一樣的囈語,我好像睡著了。冷不丁的醒來,想著萬一女友醒來發現身邊沒人……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徐悠赤條條的纏在我身上,好像也睡著了。趕緊搖醒她,催促著立即回帳篷去。

回到帳篷,盡量最小心最輕聲的睡下,好像女友沒醒過。剛躺下調整好姿勢準備睡覺(打完上下半場確實有點累了),女友突然探過身來纏在我身上,囈語道,「剛才你怎麼不在呀,上哪去了?」「我,哦,這個徐悠想出去piss,一個人怕,我陪她去的……」急中生智啊!還好女友迷迷糊糊沒有細問,趴在我身上沈沈睡去,我也漸漸入睡。一夜無夢,睡得很香。

第二天走在路上,同行的旅友在互相調笑是誰昨晚叫床叫得那麼大聲,害其他人睡不著,女友的臉紅紅的,還以為是她自己。我偷偷看徐悠,她也偷偷看我,媚眼如絲,還面有得色。我又有點「性奮」了,騷逼,看今晚不干死你……